TOP
瀏覽紀錄
【反詐騙】接到不明來電說:升等為「高級會員」「購物滿意度調查」,這是詐騙!請絕對「不要依照指示操作ATM或網銀」
1/1
庫存:9
魯德亞德.吉卜林 Rudyard Kipling:叢林奇譚&怒海餘生
定  價:NT$680元
優惠價: 79537
2022/5/20-2022/5/31
讀書的快樂 滿$699再享95折
可得紅利積點:16 點

庫存:9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內容介紹

《叢林奇譚》
  男孩毛克利被狼群扶養長大,狼群是他的父母兄弟,熊和黑豹是他的老師,蟒蛇是他忠實的朋友,他在野獸們的教導與守護下長大,學會各項技能與叢林的法則。毛克利與他的叢林夥伴們,一起逃脫猴民的挾持、手刃邪惡老虎希爾汗、智取擊退豺狼大軍……叢林生活精彩又刺激。
直到有天他走出森林,進入人類社會,他找到母親,感受到母親的愛,但被野獸扶養長大的他,在人類眼中宛如異類,不被居民們接納。但身為人類的他,仍渴望著人類母親的愛,面對來自同族的惡意,毛克利該如何應對?他又如何在叢林之王和人類身分做出取捨?

《怒海餘生》
  驕縱任性的貴公子哈維在搭乘豪華郵輪的途中,因為自己的任性與大意而意外落水。當他再次醒來時,是躺在充滿魚腥味的漁船「在那兒號」上,這一跌,讓他的生活從紙醉金迷掉到了波瀾壯闊的陌生世界中。
  急於回家卻無法證實身分的哈維,沒有高貴的身分和金錢的倚仗,只能待在過去鄙夷過的漁船上生活,與漁民們同吃同住,並為了每月十元美金的酬勞,在船上打掃、捕魚。這段奇遇與天翻地覆的生活體驗會帶給哈維怎樣的影響?他又如何從驕縱任性的男孩,蛻變成堅強可靠的領導者?

本書特色

 諾貝爾文學獎最年輕獲獎者兩部曠世巨作,陸、海的雙重體驗。
 《怒海餘生》―― 改編電影《怒海餘生》誕生史上第一位連續兩年獲頒奧斯卡男主角獎的 演員史賓沙.德利西。
 《叢林奇譚》―― 迪士尼動畫《森林王子》、電影《與森林共舞》原著,動物文學經典之作。
 附錄故事學習單,回顧故事內容與延伸思考,貼進故事角色的內心世界。
魯德亞德.吉卜林(Rudyard Kipling, 1865~1936)
魯德亞德.吉卜林為史上最年輕的諾貝爾文學獎得主。1865年出生於印度孟買,6歲時與妹妹一起被送到英國寄宿學校,但這段經歷並不快樂,與他在印度自由愉快的童年時光大相逕庭。童年的經歷影響到吉卜林日後的創作風格,他會透過作品表達對兒童的關懷,且擅長描述以印度為背景的故事,將他熟悉的印度風光和生活描繪得宛如身臨其境。
吉卜林一生中都在文字海航行,他扎實的文筆和精彩絕倫的故事,歸功於他平常醉心於旅行和採訪,熱衷紀錄各地的民俗風情和當地軼事,亞洲、歐洲和美洲各國都留下他的足跡。早年以記者身分遊歷印度時,他出版了6部短篇小說,其中包含著名的《霸王鐵金剛》。吉卜林因為旅行經歷對世界各地的文化民俗都有深刻的認識,並將其回饋在作品當中,閱讀他的故事就像與主角們一起踏遍世界各地,他也因此成為當代最受歡迎的散文作家,並被譽為「短篇小說藝術創新之人」。
《叢林奇譚》

第一章 狼孩毛克利
第二章 巴魯的法則
第三章 恐懼的起源與蔓延
第四章 老虎!巫師!
第五章 叢林的力量
第六章 死神的祕寶
第七章 血戰沙丘
第八章 春奔
第九章 奇蹟
叢林奇譚學習單

《怒海餘生》

第一章 貴公子落難
第二章 漁船生活
第三章 重要的一課
第四章 晦氣星
第五章 海上趣聞
第六章 沈船悲劇
第七章 「老聖母」驚魂
第八章 滿載而歸
第九章 預言實現
怒海餘生學習單
《叢林奇譚》
水位還在一天天的下降!
巴魯擔心毛克利沒有辦法支持到旱季過去,因為他看起來非常骨瘦嶙峋。毛克利並不這麼想,但他明白老巴魯會有這樣的想法,完全是因為他沒有皮毛遮掩。事實上,他還是非常健壯的。
希爾汗也一瘸一拐地走下水來,他很快就發現了毛克利的存在,而且他發現毛克利正用最傲慢的眼光盯著他瞧。希爾汗被看得挺不自在地說:「不人不獸的東西,你休想來喝一口水!」他倨傲地把嘴巴浸到了水裡開始喝水,黑色油亮的條紋在水底飄動著。不一會兒,他冷冷地說了一句:「我一個小時前殺死了一個人!」獸群裡立刻引起一陣騷動,剛開始是耳語,後來聲音逐漸變大:「人!人!他殺人了!」但是野象哈迪沒有任何反應。
希爾汗更加得意了,「我獵殺人類是為了叢林法則,不是為了食物。現在我來喝水,順便把自己洗乾淨!」
哈迪終於忍不住了,問道:「你獵殺人類是為了叢林法則?」
希爾汗回答:「是的,殺人是我的專權!」
哈迪生氣了,「那就走吧!這條河是用來喝水的,不可以玷汙。在這樣的季節裡,人和叢林居民都處在生死邊緣, 可是一隻瘸腿的老虎卻還在吹噓他的權利,不顧叢林自由之民的死活,明顯違反了叢林法則。你別把這裡的水沾汙,還是先回自己的窩去吧!」
毛克利很好奇,在巴西拉的鼓勵下,他鼓起勇氣向哈迪問道:「希爾汗說殺人是他的權利是怎麼一回事啊? 」
哈迪說:「好吧,今天我就在這裡跟你們講一個古老的傳說!」
動物們立刻安靜下來,開始聆聽哈迪講述一個和人有關的傳說。
「在叢林剛剛誕生的時候―我們誰也不知道那是多麼古老的一個時代,動物居民們全部生活在一起,誰也不害怕誰。那時候沒有乾旱,樹上長滿葉子、花兒和果實,足夠所有的動物們享用。那時候的叢林之王是『始祖象薩阿』,他使用他的神力創造了叢林中的一切―樹木、河流、池塘等等。」
「但是不久之後,叢林居民開始為食物爭吵。他們整日遊手好閒,希望自己躺在那裡就有充足的食物。可是始祖象忙著創造工作,無法兼顧群獸的糾紛。為了把叢林管理得更好,他委任了始祖虎作為法官,解決居民的爭端。那時候的始祖虎和其他叢林居民一樣,也吃果子和草,身上也沒有條紋,叢林居民也不懼怕他。」
「可是有一天,兩隻雄鹿之間發生了爭吵,他們倆一起對調停的始祖虎講話的時候,雙方互不退讓,一隻雄鹿用角頂了一下始祖虎,始祖虎非常生氣,他一時間忘了自己的身分,猛然撲向那隻雄鹿,咬斷了他的脖子。始祖虎顯然被自己闖下的大禍嚇傻了,一路跑到了北方大澤就沒回來了。叢林居民們因為沒有了法官,時常起內訌。薩阿聽見吵鬧聲又回來了,他知道誰是凶手後,詢問誰願意接任叢林的法官, 這時候樹上的灰猴跳出來說他願意當叢林的法官,薩阿笑著說:『那就這樣吧!』」
「灰猴表面上一副聰明相,實際卻是愚不可及的,他讓叢林居民蒙受了巨大的恥辱。後來薩阿再次把大家召集在一起,說:『你們的第一個法官把死亡帶進了叢林,第二個法官把恥辱帶進了叢林。現在我們需要擬定一套叢林法則,一套你們不可以隨意冒犯的叢林法則。現在你們將要知道『恐懼』了,一旦你們發現了他,你們就必須承認他是你們的主人,大家必須服從於他。』」
「叢林居民們開始上上下下的尋找『恐懼』,終於在叢林的一個山洞裡找到了。他沒有毛,用後腿走路。他一看見我們就尖叫,那聲音讓動物們不寒而慄。在令人恐懼的叫聲中,叢林居民們沒有像往常一樣全部聚集在一起,而是各自和同類族群聚在一起發抖。那個恐懼的名字就是『人』。」
「這個消息最後傳到了躲在北方大澤的始祖虎的耳裡, 他氣憤填膺地說:『我要去找那個東西,咬斷他的脖子。』在他疾奔回來的路上,沿途的藤蔓和樹木在他的身上留下了一道道的條紋,始祖虎希望能靠游泳和在泥地裡打滾,洗掉身上的條紋,可是發現怎麼也洗不掉。他問薩阿:『我究竟做了什麼,竟然碰上這樣的事情? 』薩阿說:『你殺死了雄鹿,把死亡帶入叢林,而伴隨著死亡,就帶來了恐懼。因為這樣,叢林裡的居民開始互相懼怕,就像你懼怕沒有毛的傢伙一樣。』始祖虎不相信,『他們不會懼怕我,因為他們很早以前就認識我了。』但薩阿只是平淡地說了句:『去看看吧!』」
「始祖虎跑進了叢林大聲呼叫,卻發現叢林居民因為害怕,全遠遠地躲著。始祖虎的自尊心垮了,他只希望薩阿能讓他的孩子知道,他曾經是沒有恥辱、沒有恐懼的。薩阿對他說:『這個我能辦到。今後你每年都會有一個晚上,可以恢復那頭雄鹿被殺死之前的情況。在那個晚上,你如果碰見了人,你不必懼怕他,他卻要懼怕你,就像你仍是叢林的法官時一樣。在那個夜晚,你不要嚇唬人,要饒恕他!這樣,你就會再度受到動物們的愛戴。』」
「可是,當始祖虎看見身上條紋的時候,卻火冒三丈,在他專權的那個夜裡,竟對人進攻,咬斷了人的脊背。他認為叢林裡只有那一個東西是恐懼,他已經把恐懼殺死了。薩阿從北方的森林裡回來,無奈地對他說:『你多麼魯莽、多麼愚昧啊!你已經鬆開了死亡的腳,他將一直跟著你。你教會了人類如何捕殺! 』隔天早上,出現了另一個人,他看見那個被殺死的人和始祖虎,於是拿起了一根尖棍子。從此,人類開始發明了套索、陷阱、機關、飛棍、來福槍等等,而叢林裡亦充斥著對人類的恐懼。然而,誠如薩阿所承諾的, 每年的某個夜晚,人會害怕起老虎,而老虎也不會對他們手下留情。至於其他日子,人會追殺虎,『恐懼』則日日夜夜行走於叢林之中。」
「只有一晚人類會害怕老虎嗎?」毛克利問道。
「是的,只有一晚。」哈迪回答。
「可是,叢林的所有居民都知道,希爾汗趁夜晚三番兩次殺害人類啊!」
「即使如此,他還是從背後而來,並在襲擊時將頭轉向一邊,他仍帶著原始的恐懼,因此只要人類一看著他,就會馬上逃跑。可是當那個夜晚來臨,他就會大搖大擺跑下山, 在村莊的街道房舍開始獵殺。」
「噢!」毛克利一面自言自語,一面在水裡打滾:「現在我終於知道為什麼希爾汗無法一直看著我的眼睛了。可是我是叢林居民,又不是人類。」
「人類知道這個故事嗎?」巴西拉問。
「除了老虎和象群外,無人知道,現在我說完這故事,你們都知道了!」
故事說完後,哈迪將鼻子伸入水中,不想再說話了。
「可是……可是,」毛克利轉向巴魯:「為什麼老虎不再吃草、葉子、樹呢?他只不過咬了雄鹿的頸子,又沒有吃了他。是什麼促使他對肉產生興趣?」
「全是因為樹和蔓草在他的身上做下了記號,小傢伙! 所以他就再也不吃樹上的果實,並將仇恨都報復在草食者身上。」巴魯答道。
「這麼說來,你早就聽過這個故事囉?為什麼我從沒聽說過?」
「因為叢林裡充滿了這類故事。但只要我開了頭,就很難一下子說完。」

《怒海餘生》
「你從來沒看過起錨嗎?」普拉德見哈維目瞪口呆地望著濕漉漉的船帆,於是開口詢問。
「對。我們現在要去哪裡?」
「我們要找個地方停下來捕魚。我知道你是新手,所以對船上的任何事情都很陌生,但不用一個禮拜,你一定就能學到……」
「唉呀,我都忘了船上還有一位什麼都不懂的富家少爺呢! 」賈隆正閒得發慌,於是高興地說:「普拉德,就讓我們來好好教教他吧!」
「哈維,你得把皮繃緊一點了!」阿丹笑著說。
接下來的一個小時,賈隆領著哈維在船上走了一圈,嘴巴不停地介紹各種船具。當他想讓哈維注意斜桁升降索的時候,就會捉著孩子的後頸,要他目不轉睛地看上半分鐘;要是他想要哈維知道帆桁前後的差別,就會按住哈維的頭,使哈維的鼻子沿著帆桁,從這頭擦到那頭。哈維忍不住偷懶的時候,賈隆便會用繩索鞭策他。
「好了,哈維,現在你告訴我該怎麼收捲前帆?別急,想清楚了再回答。」賈隆將雙手交叉在胸前問。
「把那個收進來。」哈維指著下風處說。
「哪個?你要把整個北大西洋拉過來嗎?」
「不是,是收下那個桁梁,然後把後面那根繩子繞過那一邊……」哈維支支吾吾地回答,絞盡腦汁地回想剛才學過的專有名詞。
「那根繩子叫做收帆索。你得明白,船上的每根繩索都有它的用處,否則早就被扔進海裡了。等你將來能夠自己駕駛帆船時,別忘了告訴大家是我教會你的喔!現在,我說到哪一條繩子的名字,你就把手放到那根繩子上。」
賈隆開始念,但是哈維早已疲憊不堪,雙腳移動的速度不知不覺慢了下來。就在這時,賈隆握在手裡的繩子朝他甩了過來,重重地打在他的背上。哈維痛得跳了起來,他看看周圍的人,盼望有人能替他求情。可是,所有人的臉上都毫無笑容,就連一向嘻皮笑臉的阿丹也緊繃著臉,不發一語。顯然,這是非常重要的一課,如果他想在這艘船上和大家平起平坐,就得咬緊牙關撐下去。
其實,哈維本就是個聰明的孩子,只不過被家裡的長輩們寵壞罷了。他看到大家的神情後,立刻明白家裡的財富並不能帶給他方便。在這茫茫大海裡,想要獲得同等的待遇就得憑自己的本事。於是他打起精神,敏捷地從這一根繩子跳到另一根繩子,簡直就像一隻靈活的鰻魚。
「做得好!」曼紐爾說:「吃飽飯後,我讓你瞧瞧我做的雙桅船模型,教你一點駕駛漁船的要領。」
「好了,現在換我教你賈隆不會的本領。」普拉德說完後,從船尾的置物櫃裡拿出一個用鉛製成的深海重測錘。
狄斯科見狀,立刻轉動舵輪,將船停了下來。同時,曼紐爾忙著降下船頭的三角帆。只見普拉德把重測錘高高地舉起,然後在頭頂上甩呀甩,重測錘轉動的速度愈來愈快,最後撲通一聲掉進了船頭前方的海裡。
「老手聽聲音就知道海水有多深。」阿丹說:「一個人在海上待了一星期之後,就得靠深海重測錘探路了。爸爸, 您看這裡的海水有多深?」
「六十噚,我想應該不會錯。」狄斯科微笑著說。他喜歡人家尊敬他,重視他航海的經驗。
「六十!」普拉德大喊,收回濕漉漉的重測錘。
「在這兒號」再次起航,行進了一小段距離後,狄斯科命令:「現在,投下重測錘!」
「爸爸,這裡有多深?」阿丹又問了一次,同時得意地望向哈維。
「五十噚。」狄斯科篤定地說。
「五十!再前進一碼,我們就到綠海岸了!」大家聽見普拉德的聲音從船頭飄過來,卻因為霧太大,沒看見人影。
「哈維,快拿釣鉤!」阿丹一邊說,一邊拿起繞在捲線架上的魚線。
「在這兒號」此刻漫無目的地在海上閒逛,船頭的帆被狂風吹得啪啪作響。大人們站在一旁,悠閒地看著兩個孩子忙著釣魚。
阿丹的魚線在斑駁的船舷上扭動得很厲害,哈維連忙趕來協助,終於合力拉起一條大約二十磅重的鱈魚。大夥兒仔細一瞧,發現這隻魚居然把魚餌和魚鉤統統吞進肚子裡了。
「天啊,看來這些大魚已經餓昏頭啦!」賈隆說:「狄斯科,你的眼睛就像長在船底下似的,讓我甘拜下風啊!」
他說完後,立刻放下船錨。大家拿起魚線,站在船舷旁開始釣魚。不久,大木桶裡的魚就快要滿出來了。
「阿丹,為什麼大家非得用平底船出海捕魚呢?這樣在大船上釣魚不是很方便嗎?」哈維不解地問。
「待會兒你就知道了,一直這樣彎腰釣魚很耗體力啊!我看,我們今天晚上還是得駕小船出去一趟。」阿丹回答。
阿丹說得沒錯,在大船上釣魚雖然方便,卻相當吃力,因為收魚線時,魚是被水拖著的,大船距離水面遠,因此得花很大的力氣才能將魚拉上來。
「賓斯法尼亞和索爾特叔叔去哪裡了?」哈維問。他拍掉衣服上的黏液,小心翼翼地模仿別人的樣子把魚線收好。
「走,我們去看看他們在做什麼吧!」阿丹笑著說。
昏黃的燈光下,有兩個人分別坐在桌子的兩端,聚精會神地下著棋,絲毫不在意外面的天氣和捉魚的事。
「你們在外面做什麼?」索爾特叔叔漫不經心地問。
「釣魚啊!大木桶裡的魚都滿出來了呢!」哈維回答。
「哈維,今晚我們不用打掃環境啦!我父親為人公正,既然他們兩個現在偷懶,待會兒就得補償回來。」
這時,狄斯科正好走了過來,於是說:「沒錯,不過在他們破魚的時候,你們兩個小傢伙就得去抓更多的魚。」
阿丹在蒼茫的暮色中,搖搖擺擺地走向裝滿流釣繩的木桶旁,對哈維說:「喂,你要不要和我一起放魚線?」
木桶裡裝滿了捲得整整齊齊的魚線,繩線上每隔幾英尺就拴著一個釣魚鉤。從船上放魚線是一件需要技巧的工作, 不僅得一邊放,一邊檢查魚鉤拴得是否牢固,還得順便將魚餌穿上去。
這時天色已經暗了,四周一片漆黑,可是阿丹絲毫不受影響,手腳俐落地做著工作。相形之下,哈維顯得十分笨手笨腳,一下子手指被魚鉤勾住,一下子魚線纏在手臂上。
「別急,哈維,我還沒學會走路就已經學會穿餌了呢! 只要多做幾次,很快就能夠上手了。」接著,阿丹大聲問父親:「爸爸,我們的魚線要放多深?」
正在和普拉德一起醃魚的狄斯科頭也不抬、毫不猶豫地回答:「三噚!」
「每一個桶子裡都有三百噚長的魚線,」阿丹向哈維解釋:「足夠我們今晚用了。」
「阿丹,我的手指頭都被割破啦!」哈維哭喪著臉說。
「唉呀,小心點!其實,我父親平常是不允許大家在大船上流釣的,但最近他正在做某種實驗,所以才吩咐我們這麼做。不過,根據以往的幾次經驗,等會兒收線的時候,如果不是大豐收,就是連一條魚的影子也見不到。」
賓斯法尼亞和索爾特叔叔按照狄斯科的命令,把魚剖開洗乾淨,並用鹽巴醃漬完畢。可是,兩個孩子的收穫卻少得可憐。狄斯科只好叫他們收回流釣繩,整齊地放回木桶裡。就在這個時候,普拉德和賈隆正好檢查完小船,提著油燈回到甲板上。
到了晚餐時間,哈維只顧埋頭去吃碎魚肉和煎餅,一句話也沒說。吃飽後,曼紐爾從置物櫃裡拿出一艘兩英尺長的帆船模型,打算將船上的各個纜索告訴哈維。沒想到轉身回來,哈維就已經倒在桌上呼呼大睡了。
賓斯法尼亞費盡力氣將哈維拖上床的時候,他連手指頭都沒動一下。阿丹用完餐後,也昏昏沉沉地躺上床鋪,進入甜甜的夢鄉。看來,剛才拚了命地釣魚把他們倆累壞了。
船艙外面大霧瀰漫,風愈刮愈凶猛,飛濺起來的浪花打在煤油爐上,發出嘶嘶的聲音。當這兩個孩子熟睡的時候,狄斯科、賈隆、普拉德、索爾特叔叔和賓斯法尼亞就輪流守夜。每一個值班的人都得去查看舵輪是否固定,錨鍊是否安然無恙,有時候還得為油燈添加煤油。他們靠著做這些事情來打發漫漫長夜,減少對故鄉的思念。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