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瀏覽紀錄
【反詐騙】接到不明來電說:升等為「高級會員」「購物滿意度調查」,這是詐騙!請絕對「不要依照指示操作ATM或網銀」
1/1
庫存:2
人民幣定價:59元
定  價:NT$354元
優惠價: 79280
可得紅利積點:8 點

庫存:2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細雪》是文學大師谷崎潤一郎的長篇代表作,講述了蒔岡家四姐妹優雅絢爛而又瀕臨潰滅的人生。

蒔岡家姐妹的四季,比任何人來得更像夢境。春光晴好的日子裡,她們會穿上盛裝,看瓣瓣櫻花飄落袖口。當螢火蟲季節來臨時,姐妹幾人聚在河畔看螢火蟲沿著岸邊交錯飛舞,綿延不見盡頭。然而,在看似毫無波瀾的日常之下,每個人的生活都暗流涌動。眼看著雪子已過適婚年齡,幸子夫婦積極為其物色合適的物件,沒想到相親之路起起伏伏。另一方面,妙子飛蛾撲火般的愛情,讓這個本就不平靜的家變得愈發緊張……

那個舊日世界的蕓蕓萬象,仿佛一場靜靜的細雪,緩緩落入每個人的生命深處。





谷崎潤一郎(1886-1965)

文學大師,曾七次提名諾貝爾文學獎。

早期被學界冠以“惡魔主義者”之稱,後回歸日本古典與東方傳統,追求靜溫典雅之美。他的作品在丑中尋找美,在惡中肯定善,在死亡中思考生存的意義,日式風情濃郁。著有長篇小說《細雪》,中篇小說《春琴抄》《瘋癲老人日記》,短篇小說《刺青》,隨筆《陰翳禮贊》等。

生活中的無窮日常,落在每個人的生命裡,便成了細雪

七度入圍諾獎的文學大師谷崎潤一郎代表杰作,讀10次《菊與刀》,不如讀一次谷崎潤一郎;看100遍櫻花,不如看一遍《細雪》!

你愛讀的作家都在推薦《細雪》:村上春樹、三島由紀夫、川端康成、石黑一雄、薩特、大衛·米切爾、柳原漢雅......

一種空靈精致的美麗夢境,一個即將潰滅的可愛世界。在那個搖搖欲墜的時代,再也沒有比《細雪》更美的逃避了

影視化改編不斷,豆瓣8.5分口碑之作

四次改編影視化,舞臺劇演出累計超過1500次;被翻譯為15種語言,在西方受歡迎程度媲美《雪國》

名家翻譯,譯文清新淡雅,精準還原谷崎文字的細膩之美

知名設計師操刀設計,精選水波紋理的云宣書紙,更具風雅質感;內外雙封設計,版式更加舒朗,是不容錯過的典藏必收之選

上卷

中卷

下卷

夜裡睡不好,大概是因為換了個地方,更主要的原因還是過於勞累。今天早晨起得早,又冒著暑熱在火車和汽車裡搖晃半天,晚上還在黢黑的田埂上和孩子們一起起勁兒地跑來跑去,差不多走了七八裡路......不過,捉螢火蟲這樣的遊戲,事後回想起來依然覺得有趣。說起捉螢火蟲,幸子只記得在文樂座觀看《朝顏日記》時,其中有深雪和駒澤在遊舫裡悄聲私語的場面。一直以為捉螢火蟲正如妙子所說的那樣,身穿友禪寬袖和服,任田間的晚風吹動著下擺和衣袖,手持團扇到處追撲流螢,充滿天真爛漫,然而實際情況大為不同。出門之前,菅野遺孀說:“天黑時在田埂、草叢上走來走去,會弄臟衣服,換上這個吧。”隨後她便給幸子、雪子、妙子、悅子每個人拿來一件花色艷麗的平紋細布單衣,不知道是為今晚的活動特地準備的,還是家裡常備的浴衣。妙子笑著說:“真正的捕螢並不是圖畫上那個樣子啊。”捉螢火蟲是在晚上,天色越黑越有意思,因此也就沒有了在衣裳上爭奇斗艷的趣味。

出門的時候,外面黑乎乎的,只能模模糊糊地辨認別人的臉型。走到據說有螢火蟲出沒的小河邊時,天色一下暗了下來......說是小河,其實就是一道比田地裡的溝渠稍寬一點的水流,兩邊長著茂密的芒草,覆蓋在河面上,幾乎看不見水流,開始還能看見大約百米之外的土橋......

據說螢火蟲害怕人聲和亮光,所以不能用手電筒從遠處照射,也不能大聲說話,可是走到河邊的時候,仍不見螢火蟲的影子。有人低聲說道:“今天不會不出來吧?”“不,會出來很多,到這邊來。”於是大家走進河邊的草叢,此時正是周圍的一絲殘光迅速變成一片漆黑的微妙時刻,只見螢火蟲從兩岸的草叢中輕快地飛出來,劃著與芒草一般低的光弧飛向中間的小河......放眼望去,無數的螢火蟲從整條河的兩岸飛舞起來,綿延不見盡頭......剛才之所以沒有看到螢火蟲,是因為芒草長得又高又密,而且螢火蟲並不飛出草叢,而是依戀地貼著水面在低處搖曳。

在夜幕完全降下的那一剎那,濃重的黑色從低洼的河面爬上來,但視覺還能朦朦朧朧地捕捉到附近芒草的搖擺,遠遠地,遠遠地,直到小河的盡頭都能看見螢火蟲拖曳著數不盡的光弧,在河的兩岸交織飛舞,忽明忽滅。那幽靈般的螢火仿佛至今還在幸子的夢中拖曳著,閉上眼睛也會清晰地浮現在眼前。整個晚上,就這一刻令人印象最深。能夠品味到這一刻的情趣,捕螢一事也就不虛此行。捕螢縱然沒有賞櫻那般詩情畫意,但也可以說具有某種冥思性吧,還有童話世界般的情趣......比起圖畫,那個世界應該更適合音樂,要是能以古琴或鋼琴譜曲來表現出那種心情該多好......

夜深人靜,幸子閉著眼睛躺在床上,回想著無數的螢火蟲整夜在小河畔無聲無息地閃亮飛舞的景象,沉浸在一種難以言喻的浪漫心境裡,仿佛自己的靈魂脫離了軀殼,與成群的螢火蟲一起在水面上高高低低地搖曳而去......她們沿著河岸追趕螢火蟲,感覺那條小河是一條筆直的、無邊無際地伸向遠方的長河。她們走過好些土橋,在小河兩岸來回奔走......一邊小心翼翼地互相提醒不要掉進河裡,一邊提心吊膽地提防著眼睛閃動著螢火蟲般光亮的蛇。但是,菅野家同行的六歲男孩惣助對這一帶的地形了然於心,在伸手不見五指的黑夜裡依然到處奔跑。“惣助、惣助......”今晚的領路人、菅野家的家主、惣助的父親耕助不時擔心地叫喊。這時,螢火蟲已經漫天飛舞,所以大家都滿不在乎地大聲說話,零零散散地追逐螢火蟲,彼此之間不得不相互呼喚,以免失散在黑暗中。幸子忽然發現只剩自己和雪子兩個人在一起,從對岸斷斷續續地傳來悅子叫“二姨、二姨”以及妙子回答的聲音。因為有點起風,聲音時有時無。只要是孩子的遊戲,三姐妹中就數妙子精神最活躍,身體最靈活,所以這種時候總是讓她陪著悅子。

從河對岸順風而來的聲音傳到幸子的耳朵裡,“媽媽、媽媽......你在哪兒?”“我在這兒呢......”“二姨呢?”“二姨也在這兒。”“我捉到二十只螢火蟲了......”“注意別掉進河裡......”耕助拔起路邊的雜草捆成笤帚狀的一束,幸子起先不知道這是做什麼用的,原來是讓螢火蟲停在上面,以便捕捉。耕助說,捉螢火蟲的勝地在江州的守山附近以及岐阜市郊外等,那些地方盛產品種名貴的螢火蟲,因為要獻給權貴,所以禁止平民捕捉。大垣不是螢火蟲勝地,再怎麼捉也沒人說。這次捉得最多的是耕助,其次是惣助,他們父子倆勇敢地下到水邊,才捉到那麼多。耕助手裡的草束上螢光點點,如同“玉帚a”。耕助不說往回走,幸子等人也不知道要走到什麼地方才能返家,便說“風大了,我們回去吧”。耕助答道:“我們正往回走啊,這和來時走的不是一條路。”可是,幸子覺得走了好久還沒到家,心想今天晚上不知不覺竟走了這麼遠。突然,耕助說“到了”,只見果真已經走到菅野家的後門。於是,大家將手裡的幾只螢火蟲放進各自的容器裡,幸子和雪子則把螢火蟲放到袖子裡,用手捏著袖口......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60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