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4
淺草鬼妻日記06:妖怪夫婦大駕光臨
定  價:NT$260元
優惠價: 79205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庫存:4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書摘/試閱

茨木真紀,前世為「茨木童子」的高中女生。
與同樣身為前「酒吞童子」的天酒馨,
還有兩人前世以來的夥伴們,
這一世一同在淺草熱鬧地生活著。
然而,淺草的妖怪界發生了大事!
妖怪接二連三地被惡劣的人類──「狩人」們綁架。
連真紀可靠的夥伴也被囚禁……

──為了救出被抓走的夥伴們,奪回大家的未來
淺草最強隊伍出動!
真紀等人的前世之謎,也將解開?

©Midori Yuma 2019

★《妖怪旅館營業中》作者友麻碧最新力作!
★於日本系列累銷突破35萬冊!
★あやとき描繪,與前集成對的日常與非日常美麗封面!

相關系列
畫: 漫畫《淺草鬼妻日記》,作者:藤丸豆ノ介;《淺草鬼妻日記 天酒馨希望與前世妻子過安穩小日子》,作者:鳴原千

友麻碧
成長於福岡。系列小說《妖怪旅館營業中》大暢銷,漫畫版刊載於B’s-LOG COMIC,也已經推出電視動畫版。
另有「淺草鬼妻日記」系列,以及「鳥居の向こうは、知らない世界でした。」系列(幻冬舍出版)等其他代表作品。

莫秦
擁有四分之一的日本血統,自小即與內斂安靜的和文化結下不解之緣。曾在東京居住多年,喜歡日本人複雜難解卻善良細膩的內心。熱愛自由、音樂、戲劇和旅行。目前為自由譯者。

那天,我作了一個夢。
夢裡有位赤紅色長髮編成三股,臉上貼著寫有「大魔緣」的靈符,缺了一隻手臂的女鬼。
大魔緣茨木童子。
還不少人知道當時擁有這個稱號的我。
因為我活了這般漫長的歲月,一路與歷代大妖怪及當朝掌權者對峙。
可是,酒吞童子──馨,他並不知道。
我那副醜陋的模樣。

「……呼、呼。」
我全身都淌滿了汗水。作前世的夢很耗體力。
由於我醒了過來,睡在旁邊的小麻糬似乎也跟著醒了。
他一開始還迷迷濛濛地,但看到我滿頭大汗,就拿自己的毛巾幫我擦拭。
「噗咿喔、噗咿喔。」
「小麻糬,謝謝。你好體貼喔。」
我一把緊緊抱住小麻糬。將臉埋進他柔軟的身體裡,小麻糬又「噗咿喔」地叫了。可愛的小麻糬療癒了我的內心。
「有點太早起了呢。對了,小麻糬,要不要去早晨散步?我們可以在半路上買飯糰。」
「噗咿喔~、噗咿喔~!」
馨是會早上爬起來寫作業的人,所以搞不好現在也醒著,但又不好去打攪他。就別問他好了。
我偶爾也會想要一個人思考些事情。
雖然已經三月中旬,但早晨依然很寒冷。我穿上外套、圍好圍巾,再幫小麻糬套上手織的披風,抱起他靜靜地走出家門。
早上的淺草寺,仲見世街的店家當然還沒開門。比起稀稀落落的觀光客,遛狗的人倒是不少。我則是遛企鵝寶寶。
但這種地方正是淺草日常的模樣,令人有種安穩的感覺。
仲見世街的店家鐵捲門上的壁畫稱為「淺草繪卷」,上面繪有淺草的歷史及一年四季的活動。是為了就算拉上鐵捲門,還是能有一番視覺饗宴所下的工夫。
這是小知識呢。
「噗咿喔~」
「好好。小麻糬你肚子餓了吧,等一下喔。」
我們快步穿過淺草寺,走到淺草車站那一側的十字路口轉角,先去「明亮的農村」這間販售手捏飯糰的店家。
這家店一早就開始營業,上班或上學前可以外帶便當、飯糰或三明治等餐點。
我買了梅子、芥菜、鮭魚及焙茶飯口味,每個一百日圓的小飯糰。來到隅田川岸邊,展開晨間散步。
現在是白色情人節的早上。
昨天阿水和影兒提早一天送我白色情人節的回禮,那個好好吃喔。
兩人都是我重要的眷屬,以及前眷屬。
當然,沒有隨時跟我們在一塊兒的凜音也是。
還有,不曉得在何方的木羅羅也……
「嗯?小麻糬,你在看什麼?」
「噗伊。」
小麻糬用翅膀指向樹木上方。
在那兒動來動去的是,隅田川的那群手鞠河童。他們爬上隅田公園提早開花的櫻花樹上,撥開花朵發出窸窸窣窣的聲音。
「啊啊,那個呀,是在吸櫻花的花蜜喔。」
大批手鞠河童將嘴伸進花朵裡簌簌吸蜜的模樣,是隅田川春季特有的景象。
小麻糬雙眼晶亮,興味盎然地觀察著。
「啊,打架了。」
有兩隻動手推對方,打了起來。旁邊的其他手鞠河童遭到牽連,糾纏在一塊兒,互相推擠,甚至還有傢伙嘩啦嘩啦地從樹上滾下來。這些傢伙在幹嘛呀,真是的。
就算淺草的結界復活了,這些傢伙仍舊是沒有一絲警戒心的低級妖怪。
明明有好多隻夥伴被狩人抓走了……
我走下樓梯到岸邊步道,坐在石製長椅上,凝望著寬闊川面的水流,拆開剛剛買的飯糰的保鮮膜,大口大口吃了起來。
還有一點點溫溫的,手工捏製飯糰特有的鹹味恰到好處,我很喜歡包裹住白飯、略帶濕潤的海苔。家常又讓人放鬆,令人有點懷念的味道。
我的是梅子跟芥菜,小麻糬則是焙茶飯和鮭魚。
「小麻糬,你看。今天的晴空塔也很高耶。」
「噗咿喔!」
雖然是理所當然的事,但不管什麼時候抬頭看,晴空塔果然都很壯觀。
畢竟它可是這個國家最高的建築物,那是肯定的呀。
晴空塔在隅田川對岸堂堂聳立著,無論何時都守望著我們。它變成了這樣的一個象徵,真是有些不可思議。
時代剛進入明治時,作夢也想不到會在這塊土地上蓋那麼高的塔。
「茨木童子死在淺草。」
我輕聲脫口而出。那幾個字,被早春強勁的晨風吹散得無影無蹤。
酒吞童子過世後,變成惡妖的茨木童子為了尋找「酒吞童子的首級」,一路上打遍各方人士。
一直活到明治初期,輾轉來到淺草。然後,最終遭到陰陽師土御門晴雄制伏,命喪於此。
一心只想著,別再將當時的負面情感帶進新的人生。
不,或許我直到今天都還在逃避。
不想讓馨知道當時醜陋的我,有好多好多事都沒能告訴他。
並不是害怕他會因此討厭我。只是,不知道該怎麼說。也不曉得該從何啟齒。畢竟花了太過漫長的時間。
可是,慢慢來也沒關係,還是必須告訴他真正的我。
「我們都開始交往了……」
不是吧,前世夫妻還交什麼往呀。連我自己都想這樣吐嘈了。但實際上,雖然事到如今,我跟馨現在的關係就是開始交往了。
我拉出戴在脖子上、藏在衣服裡的紅寶石項鍊,緊緊握住,像個少女想著心愛的那個人。這是馨買給我的聖誕禮物。
「啊啊!小麻糬~你吃得到處都是飯粒。」
「噗咿喔?」
小麻糬捧著焙茶飯飯糰吃到渾然忘我。我捏起他嘴邊的飯粒。
這時,風勢依然強勁地颳著。
「那個……」
背後有人出聲搭話。我回過頭,看見那兒站著一位戴著眼鏡的陌生青年。
不對,這頭蓬鬆亂髮跟黑框眼鏡,我有印象。
高瘦的身材,穿著鬆垮垮的毛衣……
「啊啊!你是家庭餐廳裡不知道怎麼用飲料吧的那個人!」
我不禁手指向那位青年,嘴裡吐出一長串說明般的話。
他有一點被我的大嗓門嚇到,但就像在說沒錯似地使勁點頭。
「剛剛覺得背影有一點像,就想說搞不好是妳。」
「啊啊,原來如此。呵呵,我的頭髮澎澎的,又帶有一點紅色,所以背影也很引人注目吧?」
他又無聲地點頭,然後低頭道謝說:「那時多謝妳了。」
禮數端正,但總覺得不太靠得住。這個青年有種人畜無害草食動物的感覺。
我捲起自己的紅色頭髮把玩。
「我呀,因為這個頭髮,在學校常被警告。明明是天生的,我也拿它沒轍呀。」
「……為什麼?明明這麼漂亮。」
結果青年意外大膽地開口讚美我的頭髮。
剛剛才擅自認定對方是草食系男子的我,現在一時手足無措。
「啊,謝……謝謝你。那個,你住在這附近嗎?」
「沒有,我只是偶爾有事要來淺草,並沒有住在這裡。今天也是有事必須完成。咳咳。」
他輕聲說話,最後還咳了起來。是感冒了嗎?
「你還好吧?現在早上還很冷,要穿暖一點。」
我跟平常一樣發揮如同淺草歐巴桑的雞婆,拿下繞在自己脖子上的白色圍巾,圍在青年的脖子上。
因為他的毛衣是寬鬆的V領,脖子周圍看起來好冷。
「這個……妳的……」
「給你吧。我還有一條。啊,還是你會覺得被強迫塞了一條舊圍巾?」
「沒、沒這回事,很溫暖……」
「那就好。因為我們是在情人節遇見的緣分,在白色情人節送你這個。」
我嘴裡還說著自己都覺得莫名其妙的理由。那個人大概也沒聽懂是什麼意思,皺起眉來,嘴巴半開。
不過,他在意的似乎是坐在我的大腿上,穿著披風的寶寶企鵝。
「嗯,那個……」
我驚聲大叫「啊啊」。
「我該去學校了!」
或許看起來有點不自然,但實際上時間也差不多該趕緊回家了,馨要來接我了。
而且,在去學校前,還得把小麻糬帶去阿水的藥局托育。
「先這樣吧。我住在淺草,下次應該還有機會碰到吧。對了,我叫作茨木真紀。你呢?」
我順勢問了對方的名字。
下次再遇見時,如果還不曉得名字,也不好意思叫人家呀。
我腦中轉著這些念頭時,青年一言不發,低下頭從我的旁邊走過。

「來栖未來。」

沒錯,他在離去時說了名字。只有那道聲音,清晰地傳進了耳朵。
春風依舊強勁地吹著。我回過頭時,那位青年已經不見蹤影。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