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限量 6
定  價:NT$450元
優惠價: 9405
可得紅利積點:12 點

限量 6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特裝版內含:
1. 《夜鴉事典06-毒瀧惡霧-》1本
2. [特裝獨享] 丹鹿&榭汀《catch you》穿脫資料夾
3. [特裝獨享] 極鴉兄弟壓克力夾組(4*4cm)
4. [特裝獨享] 夜鴉事典番外特典漫畫
5. [特裝限定] 華麗收藏盒(31.5*22.7*2.8cm)
6. [首刷贈品] 《魅魔與神父》PVC人物卡(16cm*6cm)

★耽美BL知名大手俺爺跨界腐系!上市24小時緊急再刷!
★韓國知名手遊繪師 woonak 華麗封面&特殊服裝立繪奉上!
巫族和教廷的「白鴉協約」反應良好,神使與男巫間各式PLAY盛行中?!

為了拯救珍貴的孫媳(x),暹貓家與針蠍家槓上,鼠鼠爭奪戰開打!
眼看解毒進度逼近99%,最重要的一味藥,竟然被超.雜食派的暹因吃掉了Ψ( ̄∀ ̄)Ψ
兩巫一教士只好暫緩教廷任務,踏上了「拯救丹鹿成為家庭煮夫」的尋藥路程……
同時,萊特也決定要先幫鹿學長好好照顧榭汀。
每天給他吃好吃的食物,每天幫他梳毛,再拍很多漂亮的照片……
咦?自家小烏鴉好像不太高興?
萊特連忙舉手發誓,不管再蓬鬆再會呼嚕的貓,他都不會對親親小烏鴉變心!

To教廷:萬一鹿學長正式嫁入暹貓家,我要求接捧花!(╯✧∇✧)╯

 

碰碰俺爺
最為人所知的事蹟為一個人吃掉一盒摳死摳壽司。
歡迎上噗浪或粉絲團找我玩。

繪者簡介

Woonak
魅力的なキャラを描くことはいつもドキドキしますね。
繪製有魅力的角色時,總覺得怦然心動呢!

 

CHAPTER 1 早晨遊戲
CHAPTER 2 前往白懷塔
CHAPTER 3 審判開始
CHAPTER 4 異狀
CHAPTER 5 每日治療
CHAPTER 6 最後一味藥
CHAPTER 7 悲傷安東尼
CHAPTER 8 小鎮觀光
CHAPTER 9 尋鬼行程
CHAPTER 10 墓園之舞
CHAPTER 1 早晨遊戲
朱諾在黑暗中點燃了一根火柴,並將火苗沾在用小玻璃杯裝著的苦艾酒上。澄澈的綠色液體一下子冒出了藍亮色的火焰,玻璃杯裡像水蛭一樣的黑紅色塊狀物則不停扭動著。
他拿起酒杯,一口氣吞下了燃燒中的苦艾酒,火焰消失在他的嘴裡,一片黑暗的周圍卻逐漸明亮起來。
「吧檯。」朱諾想像著一座吧檯,手指往空中一點,一座輪廓模糊的吧檯立刻出現在他面前。
接著是一整排高大的酒櫃、華麗的燈飾和一扇雕刻著蠍子浮雕的紅色大門。即使只是隨興製造的夢中場景,朱諾仍希望一切盡善盡美──
畢竟他是個完美主義者。
接著他打了個響指,燈飾開始旋轉,蠍子形狀的奇異光影在他精心布置好的昏暗場景內緩緩移動。
一切準備就緒,就差最重要的東西了。朱諾拿起桌面上憑空出現的金色搖鈴。
「回來、回來、回來,小寵物,誰在叫你回來?」朱諾一邊吟唱著,一邊搖著金色搖鈴,「回來、回來、回來,小寵物,主人叫你回來。」
鈴聲在室內不斷迴盪,噹噹噹,門外同時傳來了腳步聲,卻只在外面徘徊著。
最近朱諾發現他的寵物不是這麼好召喚了,八成是因為某位老婆婆的介入。他將搖鈴搖得更響亮了些。
「回來、回來、回來!」朱諾幾乎是用吼的,門口終於有了動靜。
「不用擔心,奶奶,我最近睡得還不錯……」大門被打開來,紅髮的矮個子教士一邊對後方說著什麼,一邊走進門內。只是當他轉頭看到眼前場景,立刻愣在了原地。
大門碰一聲關上。
丹鹿瞪大眼睛看了朱諾一眼,又環視周圍。
「搞什……我剛剛明明還醒著!」紅髮教士發出了懊惱的叫聲,一邊不高興地碎念著,一邊打開他原本進來的那扇門又走了出去。
朱諾並沒有太大的反應,他好整以暇地拿出酒杯擦拭,並挑選著自己喜歡的酒。
門很快又被打開,丹鹿再度走了進來,「搞屁啊!」他按著額頭一臉不可置信地叫著。
「坐下來,小寵物。」朱諾下達了命令,吧臺前方隨即出現了一張高腳椅。
丹鹿並沒有聽朱諾的話,他不死心地再度從大門走出,幾秒後卻又走了回來。
「該死的!」丹鹿看上去很抓狂,「我不相信這裡沒有出口!」
朱諾雙手撐在吧檯上,他看好戲似地看著丹鹿急得團團轉,就像在看老鼠跑滾輪一樣,令人感到愉快。
丹鹿完全不想理會朱諾,他四處張望著出口,朱諾則是好心地替他指點了方向。
地板上忽然出現了一扇門。
這很明顯是個陷阱,也許門後有隻巨大的毒蠍子在等他。丹鹿瞇起眼,看了眼朱諾,又看了眼地板……但巨大的毒蠍子也比跟這傢伙獨處好。丹鹿沒有猶豫太久,快步上前,拉開地板上的門然後走了下去。
兩秒後,丹鹿又從大門走了進來。
「啊啊啊啊──」丹鹿氣到跳腳,於是這次他衝動地試了左邊出現的門、右邊出現的門,甚至是天花板上出現的門,然而無論他怎麼努力嘗試,最後依然會從原本的大門回來。
丹鹿意識到自己再次被朱諾困在了夢境中。
第五次回到原處後,丹鹿終於放棄了,他邁著挫敗的步伐走向朱諾,然後在吧檯前的高腳椅上頹喪地坐下。
「來杯蠍尾酒?」朱諾在玻璃杯裡倒入了綠色的酒、紅色的酒和黑色的酒,然後掛上一隻小小的活蠍子當裝飾。
丹鹿抹著臉,疲憊地看著朱諾把那杯顏色很奇怪的酒推到他面前。
「我的老天爺,你到底想怎麼樣?就不能放過我嗎?」
「主人是不會輕易拋下他的寵物的。」
「我不是你的寵物!」丹鹿用拳頭往桌面上一搥,杯緣上的蠍子滑進了杯內。蠍子掙扎了一會兒,很快就醉倒在酒中。
「完美。」朱諾在酒杯裡又灑了些砂糖。
「聽我說話!我告訴你,我不是……」
朱諾打了個響指。
「汪汪汪汪!」丹鹿發出了狗叫聲,「汪汪汪……汪!」他遮住自己的嘴,因為他現在只能發出狗叫聲。
「我在你臉上打了記號,你就是我的寵物了。」朱諾往臉上一指,又把蠍尾酒推向丹鹿。
丹鹿抹了抹臉頰,發出呼嚕聲,激動地比手畫腳著。
「想要講話,就把酒喝下去。」朱諾說。
丹鹿一臉不願地看著桌上的酒,蠍子看起來已經醉了……或溺死了。
朱諾微笑,像是要證明給丹鹿看那些酒沒有問題似的,一口氣喝下了另一杯蠍尾酒,連同蠍子一起。蠍子像冰塊一樣被朱諾喀擦喀擦地咬碎了。
丹鹿臉色鐵青地倒抽了口氣,猛搖著頭。
「你可以不要吃蠍子,雖然那才是精華。」朱諾說。
「汪汪汪汪汪!」
「我叫你喝掉!」朱諾雙手往吧檯上一拍,他的怒氣化為了火焰,從身後朝丹鹿猛衝上來。
丹鹿的臉被一陣熱風侵襲,髮尾發出了燒焦味,臉像遇熱塑膠的塑膠一樣融化了。丹鹿發出了可憐的哀號聲,慌張地想用手把臉拼回原樣。
在這個看似永無止境的惡夢裡,朱諾像是神一樣的存在,他想做什麼,就能做什麼。
「現在抬頭挺胸,併攏雙腳,喝掉你的酒。」朱諾說。僅僅幾秒後,他身後的火焰消失,丹鹿的臉立刻恢復成原狀。
隨後,丹鹿照做了──他的大腦並不想照做,但身體照做了。他抬頭挺胸,併攏雙腳,一口喝掉了蠍尾酒。
蠍尾酒的味道喝起來像加了一堆芥末的甘草和焦油。
「噁……」丹鹿的臉皺成一團,這是他能說話之後的第一個詞彙。他的胃像有一團火在燒,他忍不住打了個嗝,竟然有幾顆黑色泡泡從他嘴裡冒出,還往上飄去,直到被朱諾戳破為止。
「那是什麼?你到底給我喝了什麼?」丹鹿試著遮住嘴,但他的嘴裡仍不斷地冒出黑色泡泡。
朱諾笑瞇了眼,對方的慌張失措逗樂了他。
「蠍尾酒是針蠍家族的女巫們在狂歡時都會喝的一種酒,雖然一開始你可能不會喜歡它的味道,但喝久了會上癮的。」朱諾用他擦著大紅指甲油的食指不斷地戳破那些飄起的泡泡,他靠在吧檯上看著丹鹿,「試著放輕鬆點,寵物。不然接下來我們要怎麼好好玩樂呢?」
「我不想玩樂,我只需要你停止你現在的行為!如果你膽敢再繼續捉弄教士下去的話,教廷會……」
「教廷會怎樣?在我的事典上記個幾筆,然後把我釘在木樁上燒死?」朱諾一臉滿不在乎的模樣,「別忘了,我們不再是教廷的男巫了。」
「不管你是不是我們的男巫,你對一名教士下了咒,依照白鴉協約的內容……」
「噁!別跟我提那個狗屁協約,那種陳舊的爛協約早點廢掉對所有人都好。」朱諾翻了翻白眼,「你知道有多少條款多荒唐嗎?」
「女巫和男巫不得於午夜時分圍著火推於月光下跳舞,否則將施以刑罰;
女巫和男巫不得於白晝時分進入動物園內,否則將施以刑罰;
女巫和男巫不得在中午時分把池塘裡的魚灌醉,否則將施以刑罰……」
如果給朱諾一點時間,他可以講出更多荒唐的條款。
丹鹿難以反駁,白鴉協約是很古老的協約了,有些符合當時民情的條款在現代看起來的確相當莫名。
「但如果我們在凌晨把魚灌醉就完全不會有問題了。」朱諾強調。
「不,我相信一般的動物保護法也會有罰則……再說你們到底為什麼要灌醉池塘裡的魚啊?」
朱諾自己也聳肩搖頭,古時候的女巫和男巫們的行為有時也令人費解。
「這些都是很老舊的條款,時代變了,現在你就算大搖大擺地進動物園也不會有人理你。」丹鹿試著想解釋。
「當然,不管有沒有那個破協約的存在,我想去哪裡就去哪裡。」朱諾不在乎這些,他動手敲了敲吧檯,西洋棋、輪盤、撲克牌和遊戲機一一出現。
「先別說那些無聊事了,快決定一下今晚我們要玩什麼。」朱諾把話題帶回了遊戲上,他熟練地洗起了撲克牌,「抽鬼牌如何?還是西洋棋?另外我們還要決定這次輸的人有什麼懲罰。」
朱諾看起來興致高昂,丹鹿可就不這麼開心了。就像先前所提到的一樣,朱諾在這場夢境裡就像神一樣,無論是哪種遊戲,丹鹿從來沒贏過。
每次被朱諾困在夢境中,丹鹿就必須一遍又一遍地接受輸家的懲罰。
「你說呢?這次你想要什麼懲罰?」
「我不想要任何的遊戲和懲罰!」丹鹿說,「我只需要知道你纏著我不放的目的究竟是什麼,是想逼我透露教廷的機密?或是和你兄弟密謀利用我做什麼事?」
「不,都不是。」朱諾伸手按住丹鹿的腦袋,「我只是純粹覺得折磨教士很好玩而已。」
「你別太過分了!」丹鹿拍開朱諾的手,就在他起身準備和對方拚命的同時,朱諾拍了他的臉頰一把。
這一拍,把丹鹿拍成了一隻紅毛的小老鼠。
朱諾捏著丹鹿的尾巴把他提到面前,然後敲了桌面一下,冒著火的小滾輪出現在了桌面上。
「快點決定,不然你就進去邊跑邊想。」
「放開我!把我變回來!」丹鹿發出了像花栗鼠一樣的尖叫聲,眼見朱諾就要把他丟進滾燙的小滾輪內,丹鹿老鼠恐懼地縮成了一團。
就在他要被迫投降的同時,門口卻傳來一陣敲鈴聲。
朱諾停住動作,看向門口,一陣微弱的亮光從門口縫隙透了進來。
「……瓦倫汀,丹鹿瓦倫汀!」女人的聲音傳了進來,原本緊閉的大門忽然被一股力量打開,門後刺眼的亮光乍現。
丹鹿老鼠鬆開了身體,淚眼汪汪地看向門外的亮光。女人的聲音忽遠忽近,隨著鈴聲的接近而越來越大,彷彿她正徘徊在門口。
「醒來,懶蟲,你今天已經睡飽了,你現在不需要做這種無意義的夢!」女人繼續說著,聲音清澈又響亮。
「老太婆!別來打擾我和寵物的遊戲!」朱諾凶狠地對著大門吼。
「丹鹿瓦倫汀,快醒來!」女人繼續喊著,門外的亮光更加強烈。
「蘿絲瑪麗奶奶……」丹鹿老鼠呆愣地看著門口,直到亮光幾乎刺痛了雙眼,而他的人中和臉頰也在瞬間感受到了強烈的疼痛,彷彿有人正用力掐捏著這些部位。
丹鹿老鼠痛得直流淚的同時,卻也恢復了一些反抗的力量。他扭動著身體,然後弓起腰來,扒住朱諾的手指就往上頭狠狠一咬。
朱諾吃痛地放開了手中的紅毛老鼠,而紅毛老鼠則是用盡全力地瘋狂奔跑,直到他跑進了門外的那團亮光之中。
「回來!寵物!」朱諾對著大門喊,但無論他怎麼喊,丹鹿都沒有返回的跡象。
「蘿絲瑪麗!」朱諾掃掉了吧檯上的酒杯和遊戲,雙手用力往桌面上一拍,對著門後那端的亮光喊道,「妳確定要繼續跟我玩下去嗎?」
門縫外的亮光一閃,彷彿是在挑釁一樣。
「很好,那我們就來玩吧!先警告妳,我可不會因為妳是個老婆婆就手下留情!」朱諾冷冷地笑了,與此同時,他所建構出的空間也開始崩塌,酒櫃上的酒瓶一一爆裂開來,連天花板上的漂亮燈飾都停止了旋轉。
門外的亮光則是在一陣強烈的閃現之後,隨著用力闔上的大門而消失。
朱諾的酒櫃、吧檯和燈飾也在一瞬間傾倒,所有亮光消失,獨留他一人待在黑暗的空間中。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