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7
史上第一混亂04:尋找岳飛
定  價:NT$270元
優惠價: 79213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庫存:7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三百岳家軍來到現代,訓練有素的他們讓眾人看了皆肅然起敬。雖然花花世界更有許多誘人的東西,然而三百鐵血軍卻一直在密謀一樁計畫――尋找岳飛!難不成岳飛欠錢未還?還是單純的只是思念主將?此刻岳飛又身在何處呢?
※年度最受歡迎網路怪才作家張小花另一絕倒眾人、腦力大開的爆笑經典小說!作者發誓亂不驚人死不休,混到極致亂到崩潰的神穿越搞笑劇混亂上演,徹底顛覆傳統穿越小說!
※書中人物個個都是歷史上叱吒江湖的狠角色,高顏值,夠大咖,絕對令你血脈賁張的超狂亂作!網路排行榜第一名,在網上掀起一股搞笑風暴。網友評此書之於穿越小說,相當於《鹿鼎記》之於武俠小說。
※前世為了爭奪天下成死對頭的項羽和劉邦前後腳來到現代,仇人相見分外眼紅,他們的心結該如何打開?行刺秦始皇失敗的荊軻,兩人在今世重逢,竟能盡釋前嫌、和平共處一室?逆時空穿越,古人也跳Tone!徹底顛覆你的歷史知識!
三桂虞姬竟同框,荊軻秦王也來亂!
劉邦李白還搞粉絲見面會?
司馬遷的《史記》到底是會不會?!
人生難得幾個秋,不笑不罷休:
人生不過幾個妞,不亂不退休!
歷史名人群集現代,且看強哥如何搞定!

王安石面色大異,脫口道:「岳飛的部隊?」
我納悶地說:「怎麼您……也知道岳飛?」
為了廣闢財源,育才文武學校也報名參加了盛大的武林大會,只見來自各地的武林好漢紛紛齊聚一堂,不但有練家子,也有娘子軍,他們跟梁山好漢的對決,究竟會是誰勝誰負?真正的黑馬又會是誰?在比賽的過程中,又會發生什麼樣的爆笑場面?三百岳家軍在萬事俱備之後,終於決定與蕭強告別,要出發去尋找岳飛,只是茫茫人海中,岳飛又會身在何處?三百岳家軍真的能找到他嗎?

【不混亂便利貼】
曹沖(196-208),是曹操最小的兒子,素有神童之稱。有一次,孫權送曹操兩二頭大象,曹操很想知道大象的重量,曹沖就說:「把象帶到船上,在吃水的地方做上記號;再換上能使船吃水到同樣刻度的石頭,只要秤一秤石頭的重量,就可知道大象的重量了。」曹操聽了立刻叫人去做,果然知道大象的重量。
張小花,閱文集團神級作家,08年投入網路創作,作品搞笑中卻帶著哲理,讀者結合其筆名與寫作風格往往戲稱為「無性花妖」。天才是小花的自稱。又因他可以一次睡36個小時,所以是當之無愧的「覺主」。著有多本《史上第一混亂》、《我就是妖怪》、《史上第一混搭》、《這一代的武林》高人氣作品。
第一章 顛峰之戰
第二章 秦朝的遊騎兵
第三章 八大天王
第四章 尋找岳飛
第五章 史上第一奸臣
第六章 小強危機
第七章 天才神童
第八章 狸貓換太子
第九章 群英會
第十章 通靈太后

我們的車暢通無阻地來到體育場門口,我正要下車,散打迷離著老遠已經對門衛喊:「打開大門!」
門衛一看一輛警車風風火火地撲過來,以為出了什麼事,急忙跑進傳達室按開電子門,我們的車馬不停蹄地直接衝進會場,然後一個漂亮的飄移停在觀眾席的邊上。
我謝過兩位員警,鑽出車來,這才發現全場所有人的眼睛都盯在我身上,他們有的張口結舌,有的喜出望外,有的用手捂住了嘴,總之整個會場為之一頓,連主席臺的幾個評委也站起身頻頻向這邊張望。
看來想低調出場已經不太可能了,我有點抱歉地用手衝他們小招了幾下,驀地,會場裡爆發出一陣歡呼聲,我順著臺階走下去,到了場邊手扶著圍欄,一片腿就進了場,端地是乾淨俐落,觀眾們毫不吝嗇地為我齊聲叫了一個好。
那個開車的員警一直目送著我,這時評價了一句:「一看就經常跳馬路。」
擂臺很好找,四進二的比賽當然是單場進行的,擂臺上正在進行楊志的比賽,左邊是段天狼的徒弟同門們,右邊是眾好漢以及佟媛和老虎他們一大幫人。
我邊走邊觀察著擂臺上的形勢,楊志招式古樸,但威力不凡,已經完全佔據了場上的主動。我面帶微笑走到好漢們近前,本來以為他們會為我的新決定小小的興奮一下呢,結果一個個還是板著臉。
我拍了拍時遷的肩膀說:「勝利就靠你了,有問題嗎?」
時遷瞪著小眼珠說:「我倒是沒問題……」
「有問題的是我,」張清忽然站到我面前,鄭重地說:「我第二場輸了。」
我很快就判斷出他們不是在和我開玩笑,我顫聲問:「怎麼會輸的?」
張清說:「你的電話打得太晚了,那時我已經讓出了太多的分,已經是第三局,而且對手很強。」
我一屁股坐在地上,看著四周人山人海的觀眾說:「怪不得他們那麼高興呢,原來是想看老子屍橫當場。」
前面輸了兩場的意思就是:我們想贏就必須連勝三場,意味著:我必須上,那也就是說:我準死。
我踢了一腳土說:「那還打個雞毛啊!」我一骨碌爬起來,指著臺上的楊志喊:「讓老楊下來吧,也好省點力氣準備下一場比賽,那樣我們還能得第三名!」
吳用見我血灌瞳仁,形似癲狂,問道:「小強你怎麼了,為什麼突然想開了?」
我低聲把老張的事情和好漢們一說,這群鐵一樣的漢子都默然無語。
李逵叫道:「都到現在了,還管他別的,我們一起趕將過去把段天狼的人殺個片甲不留,咱們育才自然就贏了。」
扈三娘立刻道:「我同意!」兩個人第一次有了默契,相對一笑泯恩仇。
我瞪著他們兩個道:「你們也知道自己代表的是育才啊?」
林沖過來按住我的肩膀,語重心長說:「小強,正因為這樣,我們才更不能放棄,你也不缺胳膊不少腿,拼一把力,未必就會輸。」
我也把手按在他肩膀上,語重心長地說:「沖哥——你說得輕巧!」
這時楊志的第二局打完,他滿頭大汗地下臺,高呼道:「痛快!好久沒遇到這樣的對手了。」
有人上前跟他把情況一說,楊志道:「別的我不管,反正我這場一定要打完。」他看了看我,又說:「對手其實也強不到哪裡,讓林沖哥哥臨時教你幾招,說不定還能管事呢。」
我沒好氣地說:「你以為我是張無忌啊?」
佟媛這時終於看出了端倪,鄙夷地說:「原來你真的不會功夫?」
林沖看看眾好漢,說:「現在先什麼也別管,把這兩場贏下來再說。」
這時楊志的第三局開始了,他繼續佔據著場上的主動,時遷穿戴整齊,摩拳擦掌,我一把拉住他問道:「遷哥,你也要湊這個熱鬧嗎?」
時遷指著段天狼隊伍裡一個小個兒說:「看見那個人沒,我注意他很久了,也是練輕功的,非得和他比個高下!」
「那你贏了以後,我倒是上不上啊?」我愁眉苦臉地問。
其實我現在特希望楊志敗下陣來,那樣對我也算個解脫,事已至此,育才明顯是回天乏術了。
但觀眾們並不這麼想,自打我出現以後,他們就變得特別亢奮,沒有人比他們更想看我下場比賽的了,這種情緒甚至愛屋及烏到了楊志身上,楊志一得點,他們就跟著歡呼雀躍。
老虎看了看沸騰的觀眾,捅捅我說:「這麼多人都是為了看你來的,我要是你,就算被打死也願意上!」
我端詳了一會兒他貼滿膠布的臉,說:「我要是你我就上,問題是你是你,我是我——我要上去肯定被打死!」
就在楊志的第三局將將結束的時候,他終於一個重拳把對手打倒在地。
時遷和對手往臺上同時一站,觀眾就一片哄笑聲,這兩個人,一個又瘦又小那是時遷,一個又矮又胖,都是堪堪高過擂臺的欄杆,人們想要看清楚,非得踮起腳尖。
裁判也不禁失笑,核對選手名字之後,低著頭看了看兩個人,叫了聲「開始」。話音未落,一紅一黑兩條影子已經躥了出去,眾人眼前一花,二人已經糾纏在一起。
這兩個人交起手來,巴掌大的擂臺得到了充分利用,臺角欄杆無一不是戰場,甚至在裁判頭上肩膀上也展開了戰鬥,裁判不時地像趕蒼蠅一樣在頭上揮手,最後只得站在臺邊上,遠離是非之地。
他們動作雖快,還是可以明顯看出時遷局勢不利,矮胖子在速度上不吃虧,那就扼住了時遷的制勝之道,而且他出手兇狠,兩人在點數上雖然不相上下,時遷所吃進的拳腳要沉痛得多。第一局下來,時遷被揍得眼歪嘴斜,矮胖子卻只是出汗較多。
第二局一開始,這兩個人變本加厲地快了起來,時遷固然是來去如風,身後掛著一趟虛影兒,那矮胖子居然並不慢多少,只見一團黑風裹住時遷,那一片紅怎麼也掙不出來,接著砰砰作響,時遷顯然吃了大虧了。
片刻之後,擂臺上那股旋風轉到我跟前的時,我忽然感覺到臉上一涼,伸手一摸,是滴血珠,我一抬頭間,腮幫子上又染了一滴,我雖然看不清臺上的情形,但也猜測出這血八成是時遷流的,沒等我說什麼,這團風已經鬥到了另一邊去,那片紅始終是被黑霧挾持著,只有偶爾奮力一跳,才能隱約看見。
如是幾次轉來轉去,只聽砰砰聲不斷,當他們再次打到我面前時,我感覺到這次濺出來的血不再是滴,而是一小簇一小簇地噴射到了我臉上,我再也忍不住,大喊道:「遷哥,別打了!」但兩人已經又遠遠跳開。
我忽然記起時遷每次比賽之前都會把一條白毛巾放在臺下,還要千叮嚀萬囑咐林沖,一見不對馬上扔上臺去,我四下一看,果然有一條,我毫不猶豫地過去撿在手裡就要往臺上拋,時遷忽然躥到我前面的欄杆上,只說了一句話:「不要扔。」然後身子一栽,被矮胖子掃了下去,接著二人繼續大打出手。
第二局一完,時遷跳下擂臺,看樣子已經有點不那麼麻利了,他衝我一伸手:「毛巾。」
我愕然道:「現在才想起來投降?」
時遷瞪我一眼,把毛巾搶過去擦著臉上的血,一屁股坐在凳子上,我肅然起敬道:「還打啊?」
時遷喘著氣說:「他沒我快,而且我發現他的弱點了。」他含了口水,把嘴裡的血漱出來,小眼珠子炯炯地瞪著對面他的對手。
觀眾們這時又開始給育才加油,剛才的兩局看得他們膽戰心驚,幾乎都忘了出聲,誰都能看得出時遷屢屢命懸一線,他們最怕的就是時遷一輸,比賽就此終結,我相信現在裁判就算直接吹黑哨宣布時遷勝利,這幾萬人絕不會有一個去舉報他,弄不好連主席他們都等我上完場再說。
開局哨響,時遷一起身就打了個趔趄,旁人要扶他時他說了一句「沒事」就跳上了臺,盧俊義看著他的身影感慨道:「我還從來沒見過他這樣。」
段天狼一直抱著膀子坐在那裡,神色木然,裁判一吹哨,他輕輕在矮胖子背上推了一把,意味深長地看了我一眼。
兩人再一出手,場面依然如故,胖子還是壓著時遷打,但奇怪的是,時遷這次卻沒吃多少虧,雖然那一團黑風還是包住了他,但剛才那團黑是像霧一樣,人們根本看不到裡面有什麼,現在這團黑卻失了神,遲滯得像塊破舊的幕布,人們不時能看到幕布後時遷那鮮紅的盔甲,幾個來回之後,胖子體力越來越不濟,漸漸地,他跟不上時遷了。
讓所有人想不到的是,時遷卻偏偏又貼了上去,他利用慣性把胖子閃在自己身前,伸出小拳頭在他肋下一托,胖子疼得怪叫一聲,回身一拳,時遷又靈巧地鑽他另一側照舊是那麼一托,胖子哇哇怒吼,使了一個迴旋踢,時遷這時才人如其名,像個伶仃古怪的跳蚤一樣,他就那樣屢屢貼在胖子身側,胖子居然束手無策,兩個人一個使勁要往對方身上貼,一個使勁要擺脫,攻守之勢逆轉,又在臺上打起了圈圈。
我見時遷又占了主動,剛想喊聲好,想到他要是贏了我怎麼辦?馬上又一咧嘴。
這時那兩個人在臺上又開始飛跑起來,只不過這次是胖子在前,時遷在後,按點數來說,胖子已經領先頗多,現在他只要再拖半分鐘就能贏,所以拼上了所有力氣,這倆人一旦盡力,擂臺上再次一團繚亂,我感覺就像被人在臉上拍了一板磚一樣金星亂冒,只一眨眼的工夫,臺上就只剩下時遷一個人了。
我驚悸地叫道:「我靠,太快了,我看不見胖子了!」
林沖拍拍我,用手點指說:「在那兒呢。」
我低頭一看,胖子掉到臺下去了。原來在最後時刻,時遷終究是快了一步,趕在胖子之前等著他,照舊是那麼一托,加上巨大的慣性,胖子以一個肉眼幾不可辨的速度飛出了擂臺——這個時候,比賽結束的哨聲吹響了。
分數定位在十一比十五上,時遷落後四分,按規則,將對手擊出擂臺一次得三分,時遷最終輸掉了比賽。
我第一個歡呼了起來,這正是我想要的結果,便宜也占了,比賽卻輸了,現在我要回賓館洗把臉睡一大覺,我現在形象極其不佳,張清一把拽住了我的脖子把我翻過來,然後我就看見裁判蹲在矮胖子前大聲喊:「四、三、二、一……該選手退出比賽,育才文武學校獲勝!」
胖子暈過去了,他不遲不早在這個關鍵的時刻暈過去了!
所有的人都呆住了,失望溢於顏表的臉上慢慢爬上了一絲喜悅,和我的滿面驚愕相映成趣,不知哪個曉得我名字的大喊了一聲:「小強,來一個!」
這一聲喊異軍突起,當人們知道我叫小強以後,他們毫不保留熱情地喊起來,那個聲音無比有煽動力:「小強,垮垮(跺腳聲),來一個;小強,砰砰(捶胸聲),來一個!」
就連主席臺上的幾個評委都相擁而泣,連聲說:「太好了!」
我第一次體驗到了人性的險惡……
蕭讓摟住我的肩膀,用手平推著觀眾席,用沉厚而有鼓惑力的聲音緩緩說:「看看,他們都是為你而吶喊,為你而激情澎湃,他們現在簡直可以為你去死,你呢,願意為他們而奮鬥嗎?」
我說:「不願意——」
張順一腳踢飛蕭讓,捏著我脖子說:「那行,你走吧,你看看這幾萬人能不能把你吃了!」
我跳著腳嚷道:「好了好了,死就死吧,我去還不行麼!」
眾好漢都笑:「還是張順瞭解小強。」
他們七手八腳地幫我穿防護服,觀眾都跟著歡呼了起來,我隨意地往對面看了一眼,只見段天狼也在有條不紊地穿護具,我忍住巨大的驚悚感輕輕拍了拍林沖,小心翼翼地問:「哥哥,你看段天狼在幹什麼?」
「準備比賽呀。」林沖很自然地回答。
我的眼淚奪眶而出:「他不是跟你打的嗎?」
林沖說:「當然不是,我也很奇怪他怎麼會排在最後一個,好像知道這場比賽要打滿五局一樣。」
我邊擦眼淚邊傷心地喃喃自語:「永別了,爸媽……永別了,包子……」
佟媛終究是善良一點,關切地說:「真不行就別打了。」我還沒來得及感動呢她又說:「段天狼那一腳不管踹在你哪兒,我包子姐也得守活寡。」
這時項羽不知道從哪個角落冒出來,他撥開人群,表情堅毅地對我說:「小強,還記得倪思雨比賽的時候,我跟你說的話嗎?」
他還沒說完,我已經跳著腳咆哮起來:「少跟我說你那套狗屁理論,老子就是贏不了,就是贏不了!」
項羽一呆之後樂了:「對對對,上陣之前要的就是這種氣勢。」

當我最終和段天狼面對面站在一起的時候,我發現高手就是高手,他的眼神平靜得簡直可以漾出水來——我的已經漾出來了。
他的手很穩定,腳步也不多不少,好像是怕多走了一步路就浪費掉力氣似的——我一直在蹦。
裁判也為能為此場比賽執哨而感到榮耀和興奮,他帶著顫音核對完名字之後又看了我們一眼,看段天狼時充滿了敬畏,而打量我的眼神裡則全是莫測和崇拜,我討好地對他笑了笑,希望一會他能認真履行好他的職責,盡可能在我倒下去的第一秒就終止比賽。
當裁判的手高高舉起時,我也索性把心一橫,緊緊地握住了拳頭,幾萬人看著我,也不能太丟人,就算你最後能把老子打死,起碼老子也得狠狠給你一下。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