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4
這一代的武林10:鬥志如虹(大結局)
定  價:NT$280元
特  價:NT$199
優惠價: 9179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庫存:4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深受鐵掌功反噬之苦的王小軍,偏偏又遇上余巴川等仇家的挑釁,更糟的是,武當小聖女陳覓覓竟被召回武當,眼看危機接踵而來,王小軍卻仍鬥志如虹,深信這一代的武林仍有可為。他將會怎麼做?本書即將進入最高潮的完結篇,且看王小軍如何出奇招!
※《這一代的武林》全套共10本,為感謝讀者對本書的支持熱愛,本社將於5/20推出張小花另一暢銷熱作《史上第一混亂》,敬請期待。
※古龍的武林流星蝴蝶,金庸的武林笑傲江湖;摸頭殺壁咚是哪一招,這一代的武林搞什麼?沒聽過的武林,沒玩過的武林,讓人欲罷不能的武林!年度十大作品之一最受歡迎網路作家張小花讓人崩潰的神來之作!看了立即腦洞大開!
※沒有很混亂,只有更混亂!王小軍在莫名其妙的狀況下當上了鐵掌幫第四順位繼承人,本以為可以好吃好騙混過一生,誰知一堆奇怪的人找上門來,案子應接不暇,讓他不想管事也不得閒。既然無法置身於武林之外,乾脆做好做滿,將門派發揚光大,終成一代「叫主」,無人敢惹。且看這一代的武林如何高手過招!
古龍的武林流星蝴蝶,金庸的武林笑傲江湖;
摸頭殺壁咚是哪一招,這一代的武林搞什麼?

人在矮簷下,怎能不低頭;
常在江湖混,別忘拜碼頭!
要想學得會,得跟師父睡?
武林高峰會,華山來論賤!
只聽過斧頭幫跑單幫,鐵掌幫是個什麼幫?
果真是高手在民間?還是武俠小說看多了?
不是舞鞋也不是五邪,武協又是哪位同學?
高手紛紛來踢館,難道是真人挑戰實境秀?

上一代的武林殺人於無形;
這一代的武林到底行不行?
山雨欲來,一場驚天風暴正要席捲武林……

沒想到在幕後操控另組民協的神秘人物竟是武林中德高望重、人人景仰的少林派綿月大師!他為了打響民協的名號,竟使出賤招,將各派精英囊括旗下,並說服他們參與一樁鑽石劫案,王小軍為了戳破他的真面目,冒險深入敵營臥底,他能成功揭開真相嗎?此外,他身上已經出現鐵掌功反噬的現象,他能找出解決辦法嗎?這一代的武林又將掀起怎樣的風波?王小軍又該如何帶領武林走出新的風格?

【武林秘笈】
北斗七星陣:武俠小說中的北斗七星陣,是《射雕英雄傳》中全真教教主王重陽根據北斗七星陣所創的鎮教武功。陣法結合道教一元、兩儀、三才、四相、五行、六合、七星、八卦、九宮的規律,十一人即可聯手流轉不息。
張小花
男,內地網路大神級作家,08年投入網路創作,作品搞笑中卻帶著哲理,讀者結合其筆名與寫作風格往往戲稱為「無性花妖」。天才是小花的自稱。又因他可以一次睡36個小時,所以是當之無愧的「覺主」。著有多本《史上第一混亂》、《我就是妖怪》、《史上第一混搭》高人氣作品。
第一章 自導自演
第二章 命裡剋星
第三章 只要有用就好
第四章 霸氣師兄
第五章 制勝之法
第六章 真相大白
第七章 力求轉型
第八章 自己人
第九章 意外老媽
第十章 戰鬥才剛剛開始
眾人見他主動挑戰余巴川都是驚訝不已,這麼多年來,華濤一直唯唯諾諾,今天怎麼忽然轉了性了?余巴川也翻起三角眼道:「姓華的,誰借給你的膽子?」華濤道:「余掌門在武協大會就多次揚言要收拾我,我這人喜歡成人之美,這就來給你個機會。」「少說廢話!」余巴川飛撲而上,華濤將兩隻手的大拇指藏在食指中指之間,隨後握成拳狀,雙拳分襲余巴川胸口和小腹要穴,正是華山派的點穴拳。數招一過,眾人都看出余巴川雖然佔據了主動,但勝負尚不好說,即便是要分出輸贏也得在百招之後了,心想華山派能成為「六大」之一果然還是有成色的,華濤這也是忍了余巴川好久終於爆發了!江輕霞和韓敏一起奔向王小軍,沙麗遲疑道:「你們……」韓敏冷眼道:「怎麼,沙姑娘還想繼續跟我們峨眉作對嗎?」沙麗訥訥道:「余掌門怎麼會和劫匪攪在一起,他不是綿月大師找來的幫手嗎?」王小軍嘿然道:「說你沒腦子吧你還不服,這一切都是綿月早就設計好的,你們紅組負責當好人給民協打名氣,藍組的人演過場戲加悶聲大發財,千面人手裡那箱子鑽石就是他們的報酬,別說到現在了你還沒認出他來。」武經年大聲道:「別想那麼多了,現在當務之急就是把所有參與搶劫的人都抓起來,誰真誰假事後再說!」張庭雷背手走進來道:「你這個蠢材終於說了一句聰明話,只是,光憑你們幾個有這個本事嗎?」武經年失色道:「師父。」張庭雷站在余巴川和華濤邊上躍躍欲試道:「華掌門,能否讓老朽代替你一會兒,我也看姓余的不順眼很久了。」華濤一邊動手一邊道:「暫時不用,我倒要看看他這麼狂,到底有幾分本事!」司機越來越焦急,眼看對方幫手不斷增加,他打定主意要讓千面人先脫困,只要鑽石到手,自己這些人想撤也就簡單了許多。他左手一劃,將江輕霞的手掌黏住,隨即推送而出,讓這隻手掌恰好迎上韓敏的攻勢,手上一加力,二女就像喝醉酒一樣踉踉蹌蹌被摜出老遠。他雙手穩抬,慢慢落向王小軍的一雙手腕,王小軍一驚,掌力加急發出,卻在最後一刻由快變慢,居然主動貼上了司機的手掌。二人身形扭轉,四隻手像被強力膠黏住一樣牢不可分。隨著抖、揉、甩、崩這幾個姿勢,王小軍臉色越來越難看,發現自己就像一隻被老鷹握在爪子裡的麻雀,逐漸失去控制不說,且一步步滑向了不可逆料的深淵。司機神色倨傲地低喝一聲:「班門弄斧!」說罷雙臂一擺,把王小軍抖離出去,接著又以重手向王小軍胸口按去。這一掌,他要的是王小軍重傷的效果,然後趁眾人照顧他之際,帶著千面人迅速離開。然而,他的手掌按在王小軍胸前不到一寸的地方,忽覺有股柔和卻不容輕視的力量反彈了回來,那種感覺,就像一個壯漢猛地一拳打在了氣墊上,他身不由己地倒退出去,幾乎一個趔趄摔倒在地。這是他武功有成以來從沒有過的事情,他臉色大變,忍不住道:「你這又是什麼功夫?」王小軍極其臭屁道:「你總不會沒聽說過游龍勁吧,專剋太極拳——」他盯著司機一字一句道,「你果然是武當派的!」司機不再說話,忽然拔腿跑向千面人。韓敏上前問王小軍:「這人到底是誰?我總感覺他年紀不大,竟然有這麼深厚的太極功底!」王小軍搖頭道:「說實話我也不知道,不過他雖然戴著面具,但我知道他長什麼樣子。」江輕霞好奇道:「什麼樣?」王小軍淡淡道:「挺帥的。」隨即大喊道:「這不是重點好嗎,現在的問題是不能讓他跑了!」韓敏嘆口氣道:「我說句難聽的話,雙方勝負猶未可知,現在還不好說誰需要逃跑。」她咬咬牙道:「只能先打再說了。」王小軍和江輕霞都跟著韓敏追擊司機而去。這時車庫裡已經打成了一鍋粥,華濤和張庭雷一明一暗頂住余巴川,段青青和郭雀兒纏住了千面人,丁青峰在和孫立酣戰,剩下司機一個人左右周旋,雖然沒能幫千面人甩開郭雀兒,居然也沒讓別人靠近一步!這時他也不再刻意隱藏什麼,一身太極拳的功夫都暴露無遺,然而可怕就可怕在場中竟無人能近他身。王小軍用游龍勁讓他吃了點苦頭,那是出其不意且是自保中使用的,如今想故技重施已無可能。就在熱火朝天之時,金刀王手挽他那把價值幾百萬的金刀,帶著秦祥林和熊炆還有一大幫河北武林界的老兄弟趕到了。金刀王隔著老遠就痛心疾首地喊:「好哇,你們就這麼明目張膽地在我的地盤鬧事啊!」王小軍嚇了一跳,也隔老遠喊:「老王,你先說清楚你是幫誰來的?」金刀王大聲道:「那還用說,當然是幫你來的!你說吧,我砍誰?」王小軍聽說來的是援軍,頓時嘻嘻哈哈道:「這你還看不出來嗎,誰擋著臉砍誰。」「好。」金刀王舞著大刀就劈向司機,秦祥林和熊炆也老實不客氣地撲了過來。司機閃身躲過金刀王的刀,抬手架住秦祥林的腳,熊炆迎面的一拳卻怎麼也躲不開了,他咬緊牙關用肩膀抵了上去,熊炆就覺自己一拳像打在了深水漩渦裡,不但沒占到便宜,還被那股迴旋力摜出老遠。剩下的河北大俠們前仆後繼地衝上來,又先後被司機用太極拳摔出來。這些人武功不見得多高,勝在抱團,不管對方武功多高,只要一個上了,其他人就必上,司機邊打邊崩潰道:「哪來的這麼多阿貓阿狗?」這些人雖然對他造不成致命的打擊,不過一窩蜂地湧上來也夠他忙活。金刀王怒道:「敢說我們是阿貓阿狗!你好大的膽子!」掄圓了大刀劈頭蓋臉地砍向司機。這時忽然從旁邊伸過來一隻手,輕巧地捏住了刀鋒,金刀王只覺這一刀像砍進了山間岩縫。來人也戴著面罩,露出短髮,和氣道:「使刀的不要太容易動怒。」金刀王怒眼圓睜,脫口道:「綿月?」他倒不是透過那個髮型看出對方是誰,而是綿月的一舉一動仍然保持了一個少林高僧的風度,更主要的,整個武林裡,能這樣接住他一刀的人屈指可數。綿月笑道:「你稱呼我什麼?我可聽不懂。」所有人見綿月出現了,都自覺地停下了手。武協這邊人雖多,但綿月一個人就使雙方的力量又懸殊起來,繼續打下去也沒有意義了。王小軍盯著綿月看了老半天,忍俊不禁道:「綿月大師,你這也太糊弄了吧,你不想讓人認出來,倒是把腦袋遮上點啊,還有,你這雙鞋也穿好些日子了,武協大會的時候穿的就是這雙吧?」綿月雖然擋著臉,卻仍然流露出微笑之意道:「不想讓人認出自己的人,必定心懷鬼胎,從這點上說,過去的你和現在的我都是一樣的。」王小軍好笑道:「可是我們都認出你來了啊。」綿月道:「你說我叫綿月,我可從來沒承認過。」這時沙麗幾步走上前來,冷峻道:「大師,真的是你嗎?」武經年、梅仁騰和丁青峰也都表情各異地看著綿月,他們被綿月「劫」到民協,為的是有朝一日能出人頭地,一鳴驚人,這時事情失控,綿月又以這副打扮出現,一種不祥的感覺升上心頭,失望、憤怒、震驚種種神情也都出現在他們臉上。沙麗又向前一步,幾乎是逼問道:「大師,這是怎麼回事?」綿月嘆了口氣道:「沙麗,你我都一樣,都是理想主義者,但現實和理想想要達到統一,大部分時候是需要做出犧牲的。」沙麗冷淡道:「你只要告訴我,這次『行動』是不是你在幕後策劃的就行了。」這時有個老者邊走進來邊沉聲道:「我來這麼晚都看出來了,你還有必要這麼問嗎?」原來崆峒派掌門,或者說原掌門沙勝也到了。他盯著蒙著面的孫立道:「師弟,你被警察通緝之後又故意回幫中找我,卻又什麼也不說,就是為了讓我有把柄落在你們手裡,然後幫沙麗取代我吧?」孫立也不說話,怯怯地躲到後面去了。沙麗終於滿臉通紅道:「爺爺,我一開始……」沙勝一擺手:「做錯了事,先彌補,然後再說別的。」綿月對這祖孫倆置若罔聞,忽然大聲道:「王小軍,你和劫匪沆瀣一氣,搶劫外國大使鑽石,這已經成了鐵案,你還有什麼要說的?」王小軍納悶道:「你怎麼說起胡話來了?」隨即恍然道,「你這是要拉個人陪你堵槍口啊——你又不是小孩子夜裡撒尿怕黑,非得拉上我幹什麼?」綿月道:「你是武協主席,拉上你就是拉上整個武協,你要是栽了,全體武林人以後也抬不起頭,這件事你也不考慮嗎?」王小軍無言地往上方指了指。綿月道:「你想告訴我抬頭三尺有神明嗎?」「不是,咱頭上有監控鏡頭。」綿月一笑道:「這件事我策劃了這麼久,監控鏡頭這種小事,自然是我想讓它拍到什麼它就能拍到什麼,不想讓它拍的,嘿……」王小軍喊道:「攝影組呢,你們在這兒嗎?」黃大飛黃小飛兄弟分別從兩邊的車後冒出頭來,不動聲色地擺了擺手,算是和眾人打過招呼。王小軍道:「你們把這一切都拍下來了嗎?」黃大飛道:「這還用說?我們可是很專業的。」王小軍道:「那你願意把你拍下來的視頻交給警察,替我作證嗎?」黃小飛道:「警察?我們可不愛和警方打交道,和你說話的那位主兒才是我們老闆,他說讓我們幹什麼我們就幹什麼。」綿月笑道:「你現在明白了吧?」王小軍點頭道:「這兄弟倆也是神盜門的,所以你開會只叫行動組的人參加,因為你怕這兄弟倆知道有這樣的好事之後會搶先下手。」綿月道:「不要說這些了,我有個建議,這次咱們民協和武協就算打個平手,鑽石一人一箱分了就此拉倒,你看怎麼樣?」王小軍搖頭道:「不怎麼樣,你們的人臉擋得都跟偷情的明星似的,我們的人在鏡頭下面杵了半天都快成大頭貼了,現在逃走,用不了幾個小時就有警察上門——你覺得我們都傻子是嗎?」綿月道:「你要有心,這些事情我會替你搞定。」王小軍笑嘻嘻道:「你猜我信得過你嗎?」綿月語氣一冷道:「可是動起手來,你們的勝算連三成都不到!」王小軍認真道:「那你等會兒,我徵求一下我們這邊的意見。」他大聲道:「武協的各位兄弟姐妹,老前輩們,綿月說咱們的勝算三成都不到,你們覺得呢?」沙麗皺眉道:「王小軍,都這時候了你還在發什麼瘋?」王小軍卻像發現了新大陸一樣道:「咦,對了,一會兒打起來你幫誰——還有你們幾個。」他說的是丁青峰他們三個。沙麗咬牙道:「我做錯的事我會認!」王小軍唱喏一樣道:「好,告訴大師一聲,你的幾位愛將決定棄暗投明了。」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