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1
神州豪俠傳(四)〈完〉
  • 神州豪俠傳(四)〈完〉

  • 系列名:臥龍生精品集
  • ISBN13:9789863527008
  • 出版社:風雲時代
  • 作者:臥龍生
  • 裝訂/頁數:平裝/320頁
  • 規格:21cm*15cm*1.8cm (高/寬/厚)
  • 版次:1
  • 出版日:2019/04/10
  • 中國圖書分類:武俠小說
定  價:NT$240元
優惠價: 9216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庫存:1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台灣武俠泰斗臥龍生精品集,重溫武俠經典
臥龍生與司馬翎、諸葛青雲並稱台灣俠壇「三劍客」
後加入古龍合稱為「台灣武俠小說作家四大家」
二十年恩仇的根本癥結,以及潛伏在最底層的武林秘辛:原來一切爭端,都源自金玉仙在無意中得到一部內載高明武學與極詭秘邪術的「天竺奇書」,由此滋生出想要及身一統江湖、進而問鼎皇權的野心。
江湖險惡,險在正邪難分,惡在狡詐難防。
一如當年金劍門崛起於江湖之後,使少林、武當、峨嵋等九大門派黯然失色,表面上,他們很尊重金劍門,但骨子裡,對金劍門卻是十分妒恨。
另一方面,此次金劍門重出江湖後,則是誰能控制了金劍門,誰就可以利用這一批龐大的力量,爭霸武林,逐鹿江湖。
因此棘手的狀況是,與金劍門對立的江湖新興勢力天人幫,似乎並不以消滅金劍門為滿足,而是企圖使用各種毒物、暗器、甚至臥底等歹毒手段,寄望能收服王宜中為己用。
好在,連番的險局與風波,已使他知曉江湖上除了武功之外,還要心機和謹慎……
臥龍生,為台灣最著名的武俠小說作家之一,被譽為「武俠泰斗」。本名牛鶴亭,一九三○年的端午節出生於河南省鎮平縣。幼年從軍失學,但自幼喜讀武俠小說,頗有才思。一九五五年自軍中退役,在友人慫恿下開始學寫武俠小說。一九五七年以祖居南陽臥龍崗取筆名「臥龍生」一炮打響。一九五九年《飛燕驚龍》出世,奠定了他的地位。
據說當年臥龍生的小說《玉釵盟》在中央日報連載時,他不幸遇上小車禍而無法續稿,不料居然驚動蔣介石親自過問此事,由此可見臥龍生當年知名度之高。
卅一 洞房風暴
卅二 天人幫主
卅三 嚴陣以待
卅四 同床異夢
卅五 正面交鋒
卅六 鳥盡弓藏
卅七 銷魂蕩魄
卅八 決戰對陣
卅九 生死之搏
四十 天竺奇書
王宜中道:「那婚禮只不過是一個形式,難道會那等重要嗎?」
西門瑤兩頰突然間泛起了紅暈,道:「可是你們已成了夫婦。縱有什麼話,我也不便說。不過,我要奉勸你一句,金劍門的基業,希望你好好照顧,別被人謀奪去了。」
王宜中道:「這麼嚴重嗎?」
西門瑤淡淡一笑,道:「我是這樣說,聽不聽在你了。不過,有很多事,變化無常,你心中有了準備,也許能扭轉乾坤,我言盡於此,告辭了。」套上面巾,準備離去。
王宜中歎息一聲,道:「姑娘,請留步片刻,在下奉告一事。」
西門瑤道:「你說吧!我在聽著。」
王宜中道:「我們只有過婚禮的形式,三媒六證,只有木偶主人一個媒人,而且,目下為止,我們只能有一個夫婦之名。」
西門瑤一下子又取下了頭上的面巾,四顧了一眼,道:「這是你的書房?」
王宜中道:「是的。如若那形式婚禮沒有鑄成大錯,我們還有改變的機會,姑娘有什麼見教,我們可以詳細談談。」
西門瑤緩緩坐了下去,道:「你說的如是實話,咱們倒是真應該好好的談談。」
王宜中道:「所以,姑娘可以不用顧慮,儘管暢所欲言。」
西門瑤忸怩地笑笑,道:「我一個女孩子,和你談這些事,本來是很難出口,但現在事情緊急,只好從權了,只要我們心裡無邪,那就無話不可說了。」
王宜中點點頭,道:「姑娘說得是,君子不欺暗室,大丈夫無愧於天地,只要我們心同日月,自無不可出口之言了。」
西門瑤笑一笑,道:「那麼小妹斗膽請問幾件事。」
王宜中道:「姑娘請問,在下知無不言。」
西門瑤道:「你見過新娘子的真面目嗎?」
王宜中道:「見過了。」
西門瑤道:「她很美,美得像天仙化人一般,是嗎?」
王宜中道:「不錯。姑娘認識她?」
西門瑤道:「更難得的是,她看起來像是一位純潔天真、嬌稚無邪的姑娘,對嗎?」
王宜中忽然站起了身子,道:「是的,一點都不錯。」
西門瑤笑一笑,道:「請坐下,王門主。」
王宜中緩緩坐了下去,道:「姑娘怎會如此清楚,你們定是相識了。」
西門瑤道:「我知道這麼一個人,但卻未見過面。」
王宜中道:「西門姑娘,可否說得清楚一些,在下不太明白姑娘的用心。」
西門瑤沉吟了一陣,道:「她是個很可怕的人,你要小心。唉!我想好的比喻,她該是一頭凶殘的野豹,但卻穿了一件羊皮衣服。」
王宜中道:「是這樣嗎?」
西門瑤道:「你可以不相信我的話,但我要說給你聽。我急急地趕來,就是為了要說明這件事。」
王宜中道:「我相信姑娘是一片誠心,但只是說得太簡略了一些,如若姑娘能夠說得更清楚一些,在下更為感激。」
西門瑤道:「我已經說得很明白了,信不信,不關我的事了。」霍然站起身子,轉身欲去。
王宜中微微一笑,道:「姑娘,慢一些,你來此的用心,是希望說服我,現在,我還沒有完全被你說服,怎的就要走了?」
西門瑤道:「你錯了,我不是要說服你,只是提醒你。」
王宜中道:「有道是救人救活,姑娘既來了,為什麼不說個明明白白呢?」
西門瑤道:「一個人如是不知死活,你救了他也是沒用,我告訴你,她是毒蛇、猛獸,但你卻偏要認為她是一隻溫柔的小羊,叫我有什麼法子。」
王宜中道:「姑娘,我信了你的話,應該如何?」
西門瑤道:「那是你的事了,與我有什麼關係?」
王宜中道:「如是全無關係,姑娘怎肯風塵僕僕,兼程趕來此地。」
西門瑤氣得一跺腳,道:「你心裡在想什麼啊?」
王宜中道:「我在想,你救了我,也救了金劍門,我該如何的感激你。」
西門瑤道:「誰要你感激,我只是不忍看著你……」
王宜中道:「姑娘,在下初出茅廬,對江湖上的事物知道太少,所以,有很多事,在下也許問的太纏夾了一些,這一點,還得姑娘原諒。」言罷抱拳一揖。
西門瑤道:「你這人真是沒法子。」
坐了下來,接道:「說吧!你還要問什麼?」
王宜中道:「那位新娘子,究竟是怎樣一個人,為什麼嫁給我,用心何在?」
西門瑤道:「為什麼?我也無法說出來,但我可以斷言,他們有著很大的陰謀。」
王宜中道:「武林中有很多人人事事,大都有些脫出常規常情,但不管如何,總該有一點軌跡可尋,像這樣突然而來的怪事,實叫人有著無法捉摸的感覺。」
西門瑤道:「也正因為事情來的突然,使你們完全無備,一步步陷入了人家的圈套之中。」
王宜中道:「他們算的雖然很清楚,但可惜的是留下了疑竇太多,這就會使我們多加防備。」
西門瑤嫣然一笑,道:「人家用美人計,你為什麼不能將計就計呢?」
王宜中道:「這件事,我會小心。不過……」
西門瑤道:「你還有別的事?」
王宜中道:「我希望對姑娘也能夠多一些瞭解。」
西門瑤沉吟了一陣,道:「我們那個組織很複雜,如是我們內部沒有無法解決的糾紛,你們金劍門將會遇上一個勁敵。」
王宜中接道:「你們為什麼一定要和我們作對,姑娘可否說明原因?」
西門瑤沉吟了良久,道:「王兄,這一點求你諒解我。此刻,還不到告訴你的時機,到時候,我當然會告訴你。」
王宜中笑一笑,道:「希望那時機快些到來,我們能聯手重整江湖。」
西門瑤笑一笑,道:「我想這日子很快會到,不過,我可以先把敝門中的事,告訴你一些。」
神情突然間,變得十分嚴肅,低聲接道:「我們那個組織中,武功很博雜,而且,走得大都是邪門外道。有很多事,邪功來得快速,也來得有效。」
王宜中道:「姑娘的武功,可是以天竺武學為主嗎?」
西門瑤道:「除了天竺奇書上,得到那些古古怪怪的武功之外,還有很多其他的怪異武功,他們一旦闖入江湖,必將引起一番風波。」
長長吁一口氣,接道:「我只能說這些了,以後我也會仔細地告訴你,請代我向你母親問好。」
王宜中道:「在下代家慈謝過姑娘。」
西門瑤戴上了頭套,道:「我去了。」步出書房,飛身一躍,登上了屋面,又一躍消失不見。
王宜中急步行出室外,看天色已然大亮,但西門瑤卻早已走得蹤影不見。
高萬成緩步行了過來,一欠身,道:「門主。」
王宜中笑一笑,道:「先生來的正好,我正要找你。」
兩人行入書房,坐下,高萬成接口道:「來人是誰?」
王宜中道:「先生猜猜看,他是什麼人?」
高萬成道:「很難猜,但可能和新娘子的事情有關。」
王宜中道:「不錯,和新娘子有關,但來的人太奇怪了。」
高萬成突然接道:「可是西門瑤?」
王宜中一怔,道:「神啦,先生,你怎麼知道是西門瑤?」
高萬成道:「本來我不知道,但門主說得太激動了,這就觸動了屬下的靈機。」
王宜中哦了一聲,道:「原來如此。」
高萬成道:「西門瑤怎麼會知道這件事情?」
王宜中道:「對啦!這一點我倒是忘記問她了。」
高萬成道:「這不要緊,也不是最重要的事情,重要的是,她對這件事情的看法。」
王宜中道:「她的看法很奇怪。」
高萬成道:「如何一個奇怪法?」
王宜中道:「她說那位新娘子是有為而來,不過我和她談過了很多話,實在看不出她是個善用心機的人。」
高萬成道:「也許她是被人利用。」
王宜中道:「很可能。不過,西門瑤的口氣中,卻有些不同。」
高萬成似是突然間發覺了什麼喜事一般,忽然站了起來,道:「她說什麼?」
王宜中道:「她似是說那位姑娘,是一位主謀人物。」
高萬成道:「有這等事!」
王宜中道:「所以,我覺著很好笑,也完全被她說得迷惑了。」
高萬成道:「那西門姑娘,可曾提過這位姑娘叫什麼名字?」
王宜中道:「沒有,沒有提過。」
高萬成道:「這就是了。不過,西門姑娘這一提,使我想起了一個人。」
王宜中接道:「什麼人?」
高萬成道:「一個非常可怕的人,沒有人知道她的名字,也沒有人能說出她什麼樣子,但她的外號卻在江湖上流傳,人稱虛偽仙子。」
王宜中道:「虛偽仙子?」
高萬成道:「是的,聽說其人善於做作,只要和她見了面,任何人都無法不相信她說的話。」
王宜中哦了一聲,道:「有這等事?」
高萬成道:「門主可是不太相信?」
王宜中道:「是的。我有些不太相信,世間怎會有這樣的人?」
高萬成道:「這只是江湖上傳言的事,二十年前,那虛偽仙子的事蹟,還常常聽人說起,但只是傳說,因為那虛偽仙子雖然名滿天下,但她並不是任何人都能見得到她。」
王宜中道:「二十年前的人,應該很老了。」
高萬成道:「應該是這樣的,但江湖上有很多事,無法測度,那虛偽仙子,更是個神秘莫測的人物。」
王宜中道:「先生,江湖上真是這麼光怪陸離、無奇不有麼?」
高萬成道:「是的,門主,江湖上很多人、很多事,都出於人意料之外,不能以常情測度。」
王宜中歎息一聲,道:「先生,難道這些事情都會發生在咱們金劍門麼?」
高萬成沉吟了良久,笑道:「門主,每一個時代,江湖上都有一個主體,二十年前的金劍門,是江湖上的主體,金劍門隱息了二十年,江湖上開始了紛亂的局面,二十年後,金劍門重起江湖,又成了江湖中事物發展的主體了。」
王宜中道:「先生,這有原因嗎?」
高萬成道:「自然有原因。金劍門昔年的威名,因先門主之死而消沉,但人人都知道,金劍門是江湖上一股龐大的力量,也是一批最有訓練的精銳武士,誰能控制了金劍門,誰就可以利用這一批龐大的力量,爭霸武林,逐步江湖,這就是咱們重出江湖的原因。」
高萬成話聲微微一頓,接道:「加害先門主的江湖魔頭,是咱們的舊仇,新仇加上舊仇,就把咱們金劍門集中成一個主體,所以江湖上發展的事情,都落在咱們金劍門的身上了。」
王宜中道:「唉!看起來,事情是越來越複雜了。」
高萬成一欠身,道:「門主,屬下想,傳下門主令諭,調集二老和幾位香主到此,另外,再增加兩隊劍士。」
王宜中接道:「幹什麼?」
高萬成道:「似乎是,目下武林變化,都已集中於此。」
他放低了聲音,接道:「然後,咱們找一人冒充門主,置於重重保護之下,門主可以脫身而出,從旁觀察,或可找出原因。」
王宜中沉思了片刻,道:「這話倒也有理。如若他的目標,都是對我而來,把我置於一種嚴密的保護之下,以觀變化,或可找出一些內情出來。」
高萬成道:「屬下已經思索了很久,只要門主允准,咱們立刻可以行動。」
王宜中道:「行動容易,但有幾件事,必須先要處理清楚。」
高萬成落:「什麼事?」
王宜中道:「最麻煩的是那位新娘子。」
高萬成微微一笑,道:「不是麻煩,而是門主很難下此決心。」
王宜中道:「什麼決定?」
高萬成道:「門主是信那西門瑤呢,還是信那位新娘子?」
王宜中道:「這個,我覺著應該多信西門姑娘一些,先生以為如何?」
高萬成道:「對此事屬下無意見,但不論門主對何人相信的多些,咱們必須進行咱們的計畫,就必得先委屈那新娘子一陣。」
王宜中道:「如何委屈她?」
高萬成道:「先把她囚禁起來。她如是真有所為而來,耐性有限,在被囚期間,定可看出一些蛛絲馬跡,如若她真是門主所言,賢淑女子,也可以為她洗刷清白,也不會把這段囚禁日子放在心上。」
王宜中道:「辦法很好,但古往今來,哪有無緣無故把新婚妻子給囚起來的?」
高萬成道:「說得也是,所以,這件事還得請門主作主。不過……」
王宜中一皺眉頭,道:「不過什麼?你只管說吧!」
高萬成道:「現在江湖上諸般事端,都對準金劍門而來,事實上,卻都是對準你來。」
王宜中道:「對準我?」
高萬成道:「金劍門有了你門主,如虎奔山崗,龍歸大海,重新地活躍起來,門主得金劍門這樣屬下,如虎生雙翼,所以,只要有心對付金劍門,第一個必先設法對付門主。」
王宜中霍然站起身子,道:「走吧!」
高萬成道:「去擒拿新娘子嗎?」
王宜中道:「不錯,先生說服了我。」
高萬成道:「四大護法現在書房外面,屬下略作佈置,隨後就到。」
王宜中點點頭,舉步行出書房。
四大護法早已恭候門外,追隨在王宜中身後,直奔新房。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