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3
神州豪俠傳(三)
  • 神州豪俠傳(三)

  • 系列名:臥龍生精品集
  • ISBN13:9789863526995
  • 出版社:風雲時代
  • 作者:臥龍生
  • 裝訂/頁數:平裝/320頁
  • 規格:21cm*15cm*1.8cm (高/寬/厚)
  • 版次:1
  • 出版日:2019/04/10
  • 中國圖書分類:武俠小說
定  價:NT$240元
優惠價: 9216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庫存:3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台灣武俠泰斗臥龍生精品集,重溫武俠經典
臥龍生與司馬翎、諸葛青雲並稱台灣俠壇「三劍客」
後加入古龍合稱為「台灣武俠小說作家四大家」
十七年前朱崙遭到陰謀圍殺,王父隨之被打入天牢,一氣而歿。高萬成及金劍門中二老、四護法、八劍士及數百精銳弟子在朱崙死後,迭遭武林中諸大勢力打壓,但仍茹苦含辛,謹遵遺囑,一心等待其義子王宜中成年,接任新門主,以期為朱崙報仇雪恨……
金劍門前門主朱崙,曾耗費十年苦心,使天下魔道斂跡,江湖上風平浪靜,只是,當朱崙遭人暗算後,不但使金劍門因群龍無首而陷入式微,也給與了江湖各路人馬的重起之機。
二十年過去了,雖然金劍門終於等到了新一代掌門人的繼任,但是當年那些蠢蠢欲動的幫派,卻也在陸續整合後,併為一股包含有少林、武當門人的強大神密組織。
即使身懷絕技,但沒有一點江湖閱歷、從無真正對敵經驗的王宜中,到底要如何找出此一江湖的新興組織?又將如何對抗危機四伏的各種陷阱與攻勢?
臥龍生,為台灣最著名的武俠小說作家之一,被譽為「武俠泰斗」。本名牛鶴亭,一九三○年的端午節出生於河南省鎮平縣。幼年從軍失學,但自幼喜讀武俠小說,頗有才思。一九五五年自軍中退役,在友人慫恿下開始學寫武俠小說。一九五七年以祖居南陽臥龍崗取筆名「臥龍生」一炮打響。一九五九年《飛燕驚龍》出世,奠定了他的地位。
據說當年臥龍生的小說《玉釵盟》在中央日報連載時,他不幸遇上小車禍而無法續稿,不料居然驚動蔣介石親自過問此事,由此可見臥龍生當年知名度之高。
廿一 強敵迭至
廿二 將計就計
廿三 神功卻敵
廿四 巧破毒計
廿五 盡入掌握
廿六 討價還價
廿七 母子重聚
廿八 各擅勝場
廿九 索債逼婚
三十 朱崙遺書
這是一個很熱鬧的小鎮,兩側的客棧、飯莊,已經挑出了燈籠。
王宜中目光左右轉動,找了一家最大飯莊行了進去。
店小二行了過來,道:「客官一個人嗎?」
原來,王宜中文質彬彬,身穿長衫,配著那俊美的面貌,似是一位書生,但也像一位貴公子,怎麼看也不像一個獨自在江湖上走動的人。
王宜中點點頭,道:「只有我一個人。」
店小二啊了一聲,道:「大爺吃點什麼?」
王宜中從來沒有一個人在館子裡吃過飯,沉吟了一陣,道:「配四個菜,來一盤牛肉。」
店小二道:「大爺不吃點酒嗎?」
王宜中道:「我不用酒。」
店小二應了一聲,轉身而去。
片刻之後,菜和牛肉都送了上來。
王宜中慢慢地食用,一面目光轉動,四面環顧,希望瞧出高萬成等是否已改扮趕到。
小鎮飯莊,雖然是最大的一家,也不過有十幾個座位,此刻已有十幾個人在吃飯。
王宜中仔細地打量了每一個人,但卻都不認識。
這當兒,突然有一個身著翠綠衣裙的少女,急步行了進來,四顧一眼,直向王宜中的座位行去。
王宜中看那少女年約十六、七歲,長得十分嬌媚,臉上卻滿是驚慌之色。
他心中早已得高萬成甚多指點,一面暗作戒備,雙目卻盯注在那位綠衣少女的臉上。
綠衣少女行到王宜中身前四、五尺處,停了下來,道:「公子請救救小女子。」
王宜中微微一怔,道:「救你?」
綠衣少女點點頭,還未來得及答話,一個滿臉橫肉的大漢,疾快地衝了進來。
那大漢手中執著一條皮鞭捲了過來。鞭勢如電,正纏在綠衣少女的玉頸之上。
那大漢一挫腕,綠衣少女整個身軀被帶了過去。
王宜中事先已得指點,想到這可能是敵人的圈套,故而一直未有所行動。
但出他意料之外的是,那大漢一把抓住綠衣少女之後,轉身向外行去。
王宜中心中暗道:「這是真的抓人,那大漢凶惡無比,我豈能坐視不管?」
心念轉動,突然覺著左腿膝蓋處微微一痛,本能地揮掌拍去,只見一個奇大的綠色長腿怪蟲,應手而落。
王宜中呆了一呆,撿起來,放在木案之上,仔細看去,只見那怪蟲形如螞蟻,但卻比一般螞蟻大上十餘倍,已被王宜中一掌把頭顱拍碎。
就在這一陣工夫,王宜中整個左腿就麻木起來,不禁心中大駭,急急扶著木案站起,一條左腿,整個已失去作用。
情勢的變化,完全出了高萬成的預計,王宜中頓然感覺到無所依憑。
這當兒,突然有一個肩揹藥箱,身著黑衣,手搖串鈴的走方郎中,緩步行入店中。
那郎中目光一掠王宜中,大吃一驚,道:「閣下中了毒。」
王宜中已然本能地運氣封住了右腿穴道,聞言點點頭,道:「不錯,我中了毒。」
那走方郎中哦了一聲,道:「閣下中毒很深,如若不早些施救,只怕是沒有機會了。」
王宜中伸手指著木案上的長腿螞蟻,道:「我被這個毒蟲咬了一口。」
黑衣郎中放下藥箱,瞧了那巨大的長腿螞蟻一眼,道:「這是產在苗疆的毒蟻,而且是最毒的一種,腿長行速,惡毒無比。如是被牠咬中一口,多則十二個時辰,少則六個時辰,奇毒攻心而死。不論如何硬朗的身子,也無法抗過十二個時辰。」
王宜中茫然說道:「這螞蟻產於苗疆,怎會突然在此地出現?」
黑衣郎中道:「這毒蟻雖然厲害,卻決不會由苗疆自行跑到這裡,定然是有人帶牠來此,故意暗算你閣下。」
王宜中奇道:「故意暗算我?定然是她了!」
黑衣郎中道:「什麼人?」
王宜中道:「那位綠衣姑娘。」
黑衣郎中道:「人呢?」
王宜中道:「逃走了。」
黑衣郎中搖搖頭,道:「看你閣下,不像走江湖的人,怎會和人結仇?」
王宜中道:「我和她無怨無仇啊。」
黑衣郎中突然站起身子,行到一張木案前面,高聲說道:「夥計,給我兩盤小菜,一碗麵。」不再理會王宜中。
王宜中皺皺眉頭,道:「大夫,你能夠療治我的毒傷麼?」
黑衣郎中道:「也許有法子,不過沒有把握。」
王宜中歎息一聲,道:「小二,這地方,哪裡有大夫?」
只聽一個熟悉的聲音,道:「不用找大夫了,這是擺好的圈套。」
王宜中轉頭望去,只見那說話之人,似是一個跑單幫的生意人,面目平凡、陌生,從不相識,不禁一皺眉頭。
那生意人一隻手,已然搭在了黑衣郎中的左肩之上,所以,那黑衣郎中一直沒有動過。
因為他已感覺那搭在肩上的掌勢,力道十分強大。
王宜中茫然地望著那生意人,道:「你是……」
那生意人接道:「屬下高萬成。」
黑衣郎中哈哈一笑,道:「高兄,貴門主的毒傷很重,如不能及時施救,只怕要後悔無及了。」
高萬成冷笑一聲,道:「你朋友如是不想死,那就趕快取出解藥。」
黑衣郎中道:「古往今來,從未見過把刀架在大夫的頸子上,迫人看病。」
高萬成道:「朋友,敝門主傷勢很重,在下的心情不好,惹火了我,吃虧的是你朋友。」
黑衣郎中道:「放開手,我拿解毒的藥物給你。」
高萬成道:「你最好不要多耍花招,你現在有一隻左手可用。用左手足可以打開藥箱,取出解藥。」一面五指加力,扣緊了那黑衣郎中的肩井穴。
黑衣郎中冷冷說道:「高萬成,你如若傷害到我,貴門主要陪在下殉葬。」
高萬成道:「這箱子裡如有解藥,我高某人自信能夠認得出來。」
王宜中沒有抗毒的經驗,聽兩人談話,心中感慨萬端,想到這江湖上的詭詐,果然是凶險得很。一念仁慈,就可能喪失了自己的性命。心念轉動之間,不覺間鬆了一口氣。那毒性強烈無比,就在他鬆一口氣時,毒氣乘勢而上,霎時間,臉色大變,泛起了一片鐵青之色。
高萬成心中大急,但又不敢說出口來,暗中加力,指尖透入了那黑衣郎中的肩頭之內。
那黑衣郎中一面運氣抗拒,一面伸出左手,打開藥箱,取出一個玉瓶,道:「解藥在這裡,拿過去。」
高萬成接過玉瓶,打開瓶蓋,倒出了一粒解藥,道:「朋友,先吃下一粒。」
黑衣郎中一張口,吞下了一粒藥物。
高萬成見黑衣郎中吞了一粒藥丸,緩緩說道:「閣下帶著成藥而來,顯然是早有準備了。」
黑衣郎中道:「我說實話,這玉瓶中的藥物,只是一種治標的藥物,也是一種慢性毒藥,服用之後,只能暫時堵住那毒蟻的毒性發作,卻無法阻止那毒性蔓延。」
高萬成啊了一聲,道:「服了這藥物之後,是否還有解救之法?」
黑衣郎中道:「有,不過,那不是在下所能為的。」
高萬成回顧了王宜中一眼,只見他臉上泛起一片濛濛青氣。
暗暗歎息一聲,道:「門主,快服下一粒藥物。」
王宜中應了一聲,接過一粒藥,吞了下去。
這是對症下藥,只是藥力不夠和別含奇毒,但對那毒蟻之毒,卻是很快地見效。
王宜中服下之後,霎時間,臉上的青氣就褪了下去。
高萬成看那玉瓶中,還有四粒藥物,緩緩把玉瓶交給了王宜中,道:「門主收著。」
王宜中本已感覺到有些頭暈眼花,但服下那藥物之後,立時頭腦清醒。
高萬成一面和那黑衣郎中談話,一面右手仍然不停地加力,五個手指已然深入那黑衣郎中肉內半寸,鮮血由黑袍中流了出來。
王宜中輕輕歎息一聲,道:「高先生,放開他。」
高萬成呆了一呆,道:「為什麼?」
王宜中道:「不是他謀算我的。」
高萬成道:「他們是一夥的,對敵人一分仁慈,對咱們就多一分傷害。」
王宜中道:「我知道。對這句話我體會得很深刻,但你還是要放了他。」
高萬成道:「門主的氣度,在下是佩服得很。」
一鬆手,放開了那黑衣郎中的右肩。
那黑衣郎中緩緩站起身子,望了王宜中一眼,輕歎一聲,道:「金劍門主的風度,果然與眾不同。」
高萬成道:「閣下能保住這條命,全是我們門主氣度過人,還不謝過。」
黑衣郎中望了高萬成一眼,欲言又止。
王宜中道:「高先生,別要他謝我,我們彼此為敵,他想法子陷害我,那也是情理之常。」
黑衣郎中聽得怔了一怔,道:「在下閱人多矣,卻從未見過像你王門主這等氣度,在下告辭了。」
王宜中淡淡一笑,道:「你去吧!」
黑衣郎中突然探手入懷,取出一個藥瓶遞了過去,道:「王門主,這玉瓶中共有九粒藥物,每三日服用一粒,三九二十七天……」
高萬成伸手去取藥瓶,那黑衣郎中卻突然縮回手去,接道:「我要親手交給王門主。」
高萬成冷笑一聲,道:「人心難測,在下要先行看過。」
王宜中搖搖頭,伸手接過玉瓶,道:「我相信他不會害我,不用檢查了。」
黑衣郎中道:「王門主這般相信在下,在下感到榮幸得很。」轉身向外行去。
王宜中道:「朋友好走,王某人不送了。」
黑衣郎中一躬身,道:「不敢有勞。」提起藥箱,大步向外行去。
那黑衣郎中剛剛行出大門,突然慘叫一聲,又轉入店中。
王宜中轉頭看去,只見那黑衣郎中前胸之上,正插著一把飛刀,飛刀把柄之上,飄著一條白綾,上面寫著「叛逆者死」四個大紅字。
高萬成一把抓住黑衣郎中,道:「你受了傷?」伸手去拔他前胸的飛刀。
黑衣郎中急急說道:「不要動我,刀上有奇毒,離身即死。」
高萬成手已抓住刀柄,卻不敢拔出。
那黑衣郎中苦笑一下,道:「扶我到王門主的身側,我有話對他說。」
其實,王宜中早已行了過來,忙道:「我在這裡。」
黑衣郎中道:「刀上毒性至烈,我已無法看到三尺外的景物了。」
他語聲微微一頓,接道:「目下,我已經到了將要死亡的時刻,我想趁還有一口元氣未散,讓我把我知道的秘密說出來。」
高萬成道:「你朋友說吧,我們洗耳恭聽。」
黑衣郎中長歎一聲,道:「有一個神秘的組織,準備對付整個江湖。金劍門,是他們首先要對付的門派。」
高萬成道:「這個,我們知道,最重要的是,我們想知道都是些什麼人?」
黑衣郎中道:「我也是被他們役用的人,但我不知道他們是誰。不但是我,整個江湖上,只怕也沒有幾個知道他們是誰。」
高萬成道:「你朋友又是何許人呢?」
黑衣郎中道:「在下王培。想不到我竟然會被人役用,變做了走方郎中。」
高萬成道:「原來是王神醫,在下失敬了。適才,在下十分莽撞,開罪之處,還望王神醫多多原諒。」
王培苦笑一下,道:「貴門主服下我九粒藥物之後,可保三個月內,毒傷不會發作。不過,三個月後,在下就不敢保證。你們有三個月的時間找尋出一種藥物,救治貴門主的毒傷。如是三個月內,你們仍然無法找到解毒藥物,那就只好為貴門主辦理後事了。」
高萬成輕輕咳了一聲,道:「王神醫,當真無法可想嗎?」
王培道:「能救貴門主的人,只有一個……」
話到此處,似乎無法繼續,突然閉上了嘴巴。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