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 2
畫中仙
定  價:NT$220元
優惠價: 79174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庫存: 2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十年等待,經典回歸!
引頸期盼的《琉璃碎》續篇,獨家收錄全新加筆番外〈此時相望〉──
繼《仙魔劫》後,墨竹再次以細膩筆觸織就上古神眾的愛恨繾綣

情愛怨恨,不過是蒙上了自己的眼睛,
做了一個想做的夢。

謠傳,洛陽侯府的梅林鬧鬼。
日日夜夜在林間徘徊的孤獨身影,
不知自己從何而來,亦不曉得該往何方。
他擁有的,僅只一幅賴以棲身的畫,與左手心猙獰的疤。
直到一雙令他無端心痛的墨綠雙眼,帶來一個總被他遺忘的名字。
青鱗……
原來現實不過是一場不會醒的夢,夢中,愛與恨徒然反覆交錯。
雖然看透,卻終究難以勘破。

 

 

墨竹

余自幼乖僻,熱衷詩文,偏愛戲曲,生長於震澤之畔,閒好飲茶聞酒。
最喜文字,錄記異想遐思。

繪者簡介
mine


mine的發音是麥。

 

楔子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尾聲
番外一
番外二 此時相望

 

楔子

「有人傷得了妳?」半躺在上位白玉座上的男子撐著下顎,看著站在空曠大殿裡的美麗女子。「仙子,妳不是在和我說笑吧!」
「山主明鑒,傷了我的,不是普通的妖魔或者精怪。」那女子咬了咬下唇:「我已經盡力了,可是我不是他的對手,反倒被他吸取了近百年的修為。」
「喔?真有這樣的事?」男子站起了身,衣袂飄飄地走下白玉臺階,來到了女子面前。
女子忍不住退後了一些,垂下了頭。
「仙子,妳還記不記得我耗費心力,把妳從異層界陣裡救出來的時候,妳答應過我什麼?」他微笑著問。
「記得……必須服膺於山主,遵從山主的心意行事。」
「我還以為妳是在天上待得太久了,總覺得自己是什麼高高在上的神仙。」他面色一變,異常陰沉地說:「掌燈,別忘了,妳違反天規,早就不是什麼九天上的仙子。如果現在連這點小事也做不好,我要妳這廢物又有什麼用處?」
掌燈一個哆嗦,臉都白了。
「是掌燈沒用,請山主不要怪罪!」她急忙為自己辯解:「不是我沒有盡力,實在是那東西邪門得很,我怕鬥不過他,枉自送了性命,才倉惶遁逃的。」
「掌燈,既然盡力了,妳還這麼害怕做什麼?」他又揚起了笑容:「妳告訴我,究竟是誰能讓妳這麼狼狽?」
「我原本以為只是個普通的鬼怪,所以沒放在心上,就讓山主供我役使的小妖去……」掌燈一五一十地稟告著,不敢遺漏半點細節:「沒想到他看見我額上的刻印以後,突然放鬆了警覺,我才能趁機離開。」
「還有能吸取法力的本事?」他想了想:「妳說說看,那到底是個什麼樣子的人?」
「他的樣子起初和普通的幽魂沒什麼區別,而他吸取了法力以後,就實體化了。」掌燈猶豫了片刻:「要說他長什麼模樣……雖然我只是匆匆一瞥,可是那人容貌相當俊美,而且隱隱有股傲然神氣,連上界諸仙也少有這樣的。」
「不是鬼魂?」他轉身走回了座上:「沒有妖氣也不是神仙,這倒是有趣了。只可惜我不會數算命運的本領,不然,倒是簡單了許多。」
掌燈知道他喜怒無常,往往因為一句話就動了殺機,不敢隨便接他的話。
「掌燈,妳在洛陽侯那裡也有五、六年的時間了吧。」
「是。」
「嗯,也差不多是時候了。」
掌燈一愣。
「掌燈……曾經有人當著我的面,說我做了會讓自己後悔的事。」他舉起自己的右手仔細看著,像是那上面有什麼值得認真研究的東西一樣。「妳猜,我會怎麼處置這個人呢?」
掌燈聞言,直覺地答道:「殺了他嗎?」
「掌燈,妳真是慈悲的仙子呢!」他笑出了聲,然後又突然斂去了笑容:「殺了,不是太簡單無趣了嗎?她說我會後悔,我就讓她先嘗嘗後悔的滋味!她最想要什麼,就永遠得不到什麼。讓她後悔生生世世,這樣,才能解我心頭之恨……」
愚蠢的人,我當年說的話,妳現在可明白了嗎?這就是妳逞一時口舌之快的後果!
「掌燈,洛陽侯對妳很好,是嗎?」他又問。
「是。」掌燈戰戰兢兢地答了:「他總是百般討好於我。」
「妳看,凡人啊!」他仰起頭,嘲諷的笑聲在空蕩的大殿裡撞擊出陣陣回聲。

第一章

「聽說侯爺府上有一處廣闊梅林,風景如畫,不知是否有幸一遊?」
「這……」俞韜臉上露出了為難:「只是幾株老梅,實在不敢拿來汙了貴客的眼睛。青王若是想要賞梅,洛陽城東有梅林千頃,我們可以到那裡……」
「我只是隨口說說,如若主人不便,我也不敢強求。」貴客笑著說。
「這……只是……」只是有隻鬼沒日沒夜地待在梅林裡瞎逛,把他洛陽侯的梅林當作了自己的領地。
去是無妨,可要有個萬一……
「只是因為……」
「我說算了。」貴客擺了擺手:「我雖然想看梅花,不過主要還是為了拜訪侯爺和探望疏影而來。」
「王爺太客氣了,沒有什麼不便的,我只是怕言過其實,會讓王爺失望。」
這人可得罪不起,再說大白天的,那隻鬼也許不在梅林裡,看一眼就走,應該沒什麼問題!
「得青王垂愛,這是我的榮幸,那我們這就過去吧!」
貴客含笑站起,跟著引路的俞韜往後院的梅林去了。

青石小徑,疏影橫斜。
「王爺,這就是我家的梅林。」俞韜環顧了一眼,沒看見什麼異樣,放下了心,高興地介紹著:「不知青王是否覺得……王爺!王爺!」
這青王是怎麼了?
「啊!我是沒想到,侯爺居然是如此風雅的人物。」青王像是回過了神,笑著說:「這座梅林規模不小,照顧起來頗費心力吧。」
「王爺過獎了!」
兩人說著客套推崇的話,沿著小徑漸漸往梅林深處走去。
「青王,這雪下大了,我們還是回前廳喝杯酒暖暖身子吧。」其實想往裡走的只有青王一個人,俞韜可是滿心不願:「不如等雪停了再來?」
可惜,貴客的興致高昂。
「噯!踏雪尋梅,這麼難得的雅事怎麼能錯過了?」
俞韜摸摸鼻子,只能暗暗禱告不要出什麼亂子。
不過,顯然他的禱告沒有上達天聽。
「侯爺,你可聽見了?」貴客停下了腳步,滿臉驚訝地問著俞韜:「像是有什麼聲音……」
「沒有!」俞韜用力搖頭。
「是人聲,有人在說話……」貴客側耳傾聽,辯明方向後直直走了過去。
「青王!」俞韜跺了跺腳,覺得要糟,只能快步跟上。
漫天細雪,滿目寒梅……天地白茫一片之中,孤獨地站著一個人影。
白衣、白傘、長髮……修長的白衣人影,撐著白色的綢傘,傘上畫著一枝墨色梅花。傘沿下,長長的烏黑頭髮直拖到地面上,迤邐以極。
只看見背影,已經足以令人感嘆,如斯高潔,恍若仙人。
如玉的手從白色的衣袖裡伸了出來,從身旁的梅樹上折了一枝梅花。
風裡傳來縹緲的聲音:「朔風……如解意……」
朔風如解意……
手心猛地一痛,直扯痛了胸口。
他停下了腳步,看著自己的右手。恍如被炙傷的烙印,形狀異常美麗的傷痕占據了手心,幾乎完全遮掩了掌上原本的紋路。
抬起頭,眼裡映入了一張高貴傲然的容顏……
一雙眼睛……深得看不見底!
蒼淡然地看著,平時總是混亂的思緒這一刻這麼清明,讓他自己也覺得吃驚。
這雙眼睛,在哪裡看過呢?就算見過……也忘了吧!忘了好多事呢……
蒼淡然地走過對方身邊,錯身時停了下來,看了看自己手裡的梅花,然後遞了過去。
「給你。」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這麼做。
鬆開手,對方沒有接到,梅花落到了地上。他低頭看看落到雪裡的梅花,沒有原因地嘆了口氣。低低長長,隱隱約約地嘆了口氣。
「碎了……」梅花落到地上,摔碎了花瓣,他再沒有看第二眼,頭也不回地走了。
「王爺!王爺!」俞韜站在一旁,驚訝地看見貴客臉色古怪地站在那裡看著地上的梅花。
「不是他,不可能是他。」青王緩緩搖頭。
「不是誰?」俞韜一頭霧水地問,趁機又找藉口解釋:「青王可是指剛才那人?那只是寄居在這裡的一個閒人,別看他貌似天人,可惜腦子不大正常,王爺不要理他就是了。」
「天人……對!那不是凡人的模樣。」
「啊!王爺!」俞韜沒有注意他在說些什麼,倒是看到令他心驚肉跳的事:「您的手怎麼了?」
順著青王垂放在身邊的指尖,鮮血一滴滴地掉落下來,鮮紅的血液在雪地上顯得觸目驚心。
手心結痂了近百年的傷口……裂開了……

「聽說,青王來了。」趙玉清靠在窗邊,也不知是在說給誰聽:「他是那個疏影的義兄,因為聽說她病了,專程來探望她的。青王在朝廷勢力很大,侯爺當然要好好招待他。」
「青……」
「其實,侯爺也待我不薄了,寧願得罪青王,也把我這個無謂的擺設放在家裡。」趙玉清苦澀一笑:「大家都在等我病死吧!要是我死了,責任、道義,什麼都說得過了。這麼看來,我還是死了好……」
毫無用處的人……沒有用處的情感……
滑落的眼淚,落進了蒼白的手心。
趙玉清愣愣地看著在月色下晶瑩剔透的液體,然後抬頭看著那個總是接住她眼淚的人。
「眼淚……」蒼的另一隻手摸上了自己的面頰:「我沒有……」
「沒有才好。沒有,就不會傷心。」
「可是……」那個聲音虛無空曠:「我想哭……」
「為什麼?你為什麼要哭?」
「碎了……」他朝窗外伸出了手:「其實,我是想哭的……可是,沒有眼淚……」
左手的掌心,像是有著圖案的炙痕深深地嵌進了皮肉,裂開了一道道猙獰的紋路,卻沒有血……
沒有了淚,也沒有了血……什麼……都沒有了……
可是為什麼,還是這麼痛?

青鱗,你為什麼要騙我呢?我只是想要一個愛我的人,只是不想這麼孤獨地活著。你若不愛我,也不該騙我的。
青鱗……我只是要你送我一握月光,你又給了我什麼呢?你可知道,我有多麼傷心,多麼傷心……
「夠了!」青鱗用力閉上眼睛,長長的黑髮在半空中飛揚,漸漸變成了深深的綠,右手緊握成拳,發出了強烈的光芒。
過了好一會兒,光芒漸漸暗淡下來,他的額頭已經滿是冷汗。張開眼睛,深綠色的眼珠再也遮掩不住。
都是因為這凝聚了意念的刻印,連魂飛魄散了也要讓我永遠記得!
攤開手掌,裂開的皮肉重新凝結了起來,宛如新癒的傷口一般……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