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4
我和我哥,以及我們的男神
定  價:NT$270元
優惠價: 79213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庫存:4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書摘/試閱

POPO超級新星――牛牛阿南
喜歡一個人,
就是要讓對方的眼睛裡只有你一個人,
不管手段有多荒謬愚蠢。

「至少你得讓他注意你!一直看著你!眼睛裡只有你一個人!」
「我一直都在這麼做。」簡丹雲淡風輕地笑了。

簡丹是我哥,不過不是那種原廠哥哥,他是副廠品來著,
他爸帶著他,我媽帶著我,兩人再婚後我們就成了一對沒有血緣關係的兄妹。

「妳長這麼肥怎麼沒被物競天擇啊,妳的存在感低到連達爾文都忘了妳!」
「別霸占廁所,妳是忙著生小孩嗎?都忙幾年了體型還是那樣,妳胎死腹中啊?」
「再給妳一顆橘子,妳就可以去神桌上趴了。」

聽聽簡丹平時是怎麼欺凌我、嘴砲我的,聽多了都是淚!
可也就是這樣的他,記得為我張羅我愛吃的餅乾,為我慶祝十八歲生日。

至於夏瑾琛,他是我和我哥共同的男神。
每次男神對我笑,我都覺得花兒綻放、陽光燦爛、鳥兒啾啾叫,春天到了。
別誤會,我對男神是最純淨的那種崇拜,我只想膜拜他,不想褻瀆他,
但簡丹不一樣,他是真的喜歡男神,默默藏在心底喜歡了七年。

我很希望簡丹喜歡的人也能喜歡他,我很想幫幫他。
親愛的神明啊,請讓痴情種簡丹得到他的幸福吧!

只是神明的理解能力是不是有什麼問題?為什麼我許下這個心願沒幾天,
簡丹和我就因為車禍莫名其妙互換了靈魂,
而我不僅把他的人生攪得雞飛狗跳,還漸漸察覺了他的另一個祕密……
牛牛阿南
路痴,曾經不小心把山豬騎上高速公路,然後被警察先生趕下來。
飯痴,覺得白飯加海苔肉鬆是全世界最好吃的東西沒有之一。
龜痴,和家人一起養了兩隻巴西龜,兩隻都胖得理直氣壯。
狗痴,在路上看到狗狗會眼冒愛心,情不自禁地尾隨。

懶癌末期患者;內在浮誇,外在低調。
夢想世界末日那天,天空會下起乳牛雨。

  流鼻血了。
  先說好,我不是色女,但一大清早看見不該看的東西,多多少少還是會有反應。當我鼻子來月經的時候,我正頂著簡丹那道比平常還要鄙夷萬倍的視線,沒辦法,誰叫我親愛的男神一大清早就光著美好的上半身,開門來迎接我。
  「寧甯,早。」男神笑著說。
然後沒幾秒,盯著他胸膛看的我,就流鼻血了。
  不是有首歌的歌詞是這樣嗎?那畫面太美,我不敢看。哈哈哈,我不但看了,還有反應。總之,男神接著走回房裡繼續穿他的衣服,而簡丹走過來瞪我,用唇語罵了句「死變態」,我才發現自己肝火過旺了。
我懶得搭理簡丹,只朝他比中指,並狼狽地用另一隻手遮住鼻子,笑笑地對房裡的男神說:「學長,早餐準備好了,是法國土司喔。」
  男神轉頭看我,迷人笑容釋放出十萬伏特的電力,我感覺另一道鼻血蓄勢待發。
   「好,我待會就下樓,謝謝妳。」
  男神的溫柔嗓音立刻讓我心、花、怒、放!
  「不客……」話沒能說完,簡丹就用力把門甩上,門板正好擊中我的鼻子。
「去死!」我小聲罵。
  「死很多遍了。」簡丹在門板後方小聲回答。
  「缺德鬼,靈骨塔也不收你!」我繼續罵。
  「去擦鼻血,肉球。」簡丹又說。
  我使勁踹了下門板,負氣離開。
    下樓走進廁所,我趁媽媽發現前迅速洗掉鼻血,怕鼻血又跑出來見人,更乾脆往鼻孔塞了兩團衛生紙。
  「夏寧甯,快出來吃早餐!」還沒等我忙完,媽已經在廁所外面吼我,一如往常。
  「我便祕。」唉,這種時候還要扯這種謊,真是讓人心情不愉悅。
   「妳便祕是全世界都知道的事,不用特別解釋。叫哥哥他們下樓用餐了沒?」媽又說。
  「簡丹吃不吃都無所謂啦,學長有吃到早餐就好。」可能有人會覺得我很沒良心,但我說的是事實。
    簡丹這傢伙就算一天不吃都不會餓死,他吸收邪惡的日月精華長大,放他到荒野自生自滅都可以!可是男神,哼,我美麗的男神,一餐不吃就要傷身體了,那美麗有型的Body啊!
  媽又說了一些話,我沒聽得很仔細,只聽見一句「我出門上班」。我應了她一聲,她才走出客廳,關上鐵門,離開家裡。
  接著我聽到簡丹下樓的聲音。我就算眼瞎了都知道是他,走路超大聲。
  「別霸占著廁所,出來。」他走到廁所門口狂敲門。
  「幹什麼?姊正忙著呢。」我回應。
  「怎樣?忙著生小孩啊!都忙幾年了,肚子還是那麼大,妳胎死腹中啊?」簡丹繼續搥門,「出來,臭三八。」
  「你到底要幹麼!」煩,超煩。到底為什麼他會是我哥?
    沒有血緣關係還得住在同一屋簷下,真的讓人覺得心好累。
    尤其他又不是少女漫畫或言情小說裡的那種原廠好哥哥,他是副廠品來著,雖然外觀百分之百沒問題,可是內在瑕疵一堆,所以我從來就沒把他當作哥哥。
  簡丹,就是個嘴巴超賤的爛人。
  「六師弟!快出來踢足球!」簡丹邊喊邊搥門。
  看吧,他又開始嘴砲了。六師弟是周星馳電影《少林足球》中出現的角色,體型胖得驚人,簡丹總愛以此揶揄我。我猛然拉開廁所門,在他猝不及防,差點把手往我臉上招呼
的同時,用力踩了他一腳,還「深情地」碾了四下。
  「喔──」他哀號,帥氣的臉龐猙獰起來。我太愛那表情,證明我讓他吃鱉了,很大的一隻鱉。
  「ㄘ……早、安!」原本想撂句髒話,瞥見男神正笑看著我們,逼得我硬是把快到嘴邊的話修改成朝氣十足的問候語,僅獻給我最愛最愛最愛的簡丹哥哥。
  簡丹大概是被我的霸氣攻擊荼毒到說不出半句話,我也懶得搭理,逕自繞過他,走向我的男神,「學長,我們來吃早餐吧!」 
笑,我笑,男神也笑。花兒綻放、陽光燦爛、鳥兒啾啾叫,春天到了。
  「你們兄妹的感情真好。」男神說。
  噁,我立刻感到冬天來了。鬼才跟他感情好!
  「喂,怎麼只有一份早餐,我的呢?」簡丹一拐一拐地走到餐桌旁,雙手撐在桌面。在男神面前,他會收斂一點,辱罵我的次數大大減低。
  唉,用「收斂」這詞還抬舉他了,應該說他虛偽、做作。
  男神,我的男神夏瑾琛,任何東西都無法玷污他,除了簡丹……嘖嘖嘖,男神挑朋友的品味真的有待商榷。
  「不知道耶,被宇宙黑洞吸走了吧?」我讓自己笑得好甜好甜,對著簡丹,對著男神。
  百分百好妹妹課程,All Pass。
  「簡小丹,我的早餐給你吃吧!不然住你們家又吃你們家的,有點不好意思。我等一下去學校的路上再買就好。」
  糟糕,男神開始讓梨了!
  「不用啦!」簡丹橫了我一眼,「夏寧甯大概忘記做我的份了,她就是這樣,蠢蠢的。」隨後又用唇語再加一句:「還有暴食症。」
  「還望兄台包涵。」我朝他拱手作揖,笑得超開心。其實上樓叫他吃早餐前,我就已經把他的土司吃掉了,過癮,超級過癮。我胖得開心,他氣得開心,皆大歡喜。
  簡丹朝我比中指,我立刻翻白眼回敬他,這就是我們日常的相處模式。
  但其實在最初的時候,我們也曾是一對以禮相待的兄妹。
  
  吃完早餐後,我們三個人一起騎車上學。
  「究竟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你和寧甯一見面就恨不得掐死對方?」停紅燈時,男神好奇地問了簡丹這個問題。
  簡丹很快回答:「我不記得了。」
  我在一旁聽了不禁冷笑,簡丹轉頭瞪我,我裝作沒看到。
  不記得了?這種事怎麼可能忘得了呢?
    看著男神一貫的和煦笑臉,我突然覺得簡丹怪可憐的……喜歡一個永遠不可能會喜歡上自己的人,還要在他面前裝沒事,而且情敵眾多,連自己的妹妹也是其中之一。
  仔細想想,簡丹暗戀男神至少七年了,真的怪可憐的。
  
***
  
  簡丹的爸爸再娶我媽那年,我十一歲,簡丹十二歲。我們爸媽都不是注重細節的人,決定共組家庭的那天,他們只簡單介紹彼此的家人,然後讓兩個孩子握握手,這件事就這麼過了。
  小時候的簡丹長得跟現在的我一樣,圓圓肥肥,讓人看了就想捏一把。但兩者差別在於,簡丹小時候雖然肥,但他的五官其實很好看,大大的眼睛、直挺的鼻子,笑起來還有酒窩,一看就是支帥哥潛力股。
  「夏寧甯?是疊字嗎?」當時的簡丹很和善,笑得跟個好哥哥一樣。
  「不是。」我搖頭,「寧靜的『寧』,另一個『甯』……」大腦中的字彙有限,我突然不知道該怎麼解釋,媽媽遞給我紙跟筆,我立刻一筆一劃地寫下來。
  「寧甯,」簡丹接過字條,和他爸爸一起笑了,「請多指教。」
  這句禮貌萬分的話,讓我一記就是七年。
  那時我和簡丹的友好互動與接下來的相處方式,真是相敬如賓到我現在回想起來都覺得那是場幻覺。
    我們習慣直呼對方姓名,兩個本來就沒有血緣關係的人,若是喊哥哥、妹妹的,多彆扭。基本上簡丹待我滿友善的,我們之間的互動就像一般普通同學,我很高興家裡多了個玩伴。
  這樣平淡的日子過了一年,男神出現了。也就是在那年,我發現了簡丹的祕密。
  直到現在,我仍清楚記得當時的情景。
  那一天,男神來我們家玩,簡丹的房門沒關好,身為重度美男控的我便趁機從門縫偷看男神,卻意外看到驚世駭俗的畫面。
  躺在床上的男神很明顯睡著了,而我家哥哥……那時我還心懷景仰的哥哥,正趴在男神正上方,用一種極為複雜的表情緩緩湊近他,只差幾毫米就要親上他的嘴唇。
  「啊!」我忍不住倒抽一口氣。
  一聽見聲響,簡丹立刻嚇得跳下床鋪,尷尬地瞪向門口,察覺來人是我,他皺起眉頭,朝我走來。
  「妳……」他壓低聲音。
    「嗚啊!簡丹,你、你,你想對他幹、幹、幹麼!」我立刻截斷他的話,吃驚得不斷口吃。
  簡丹伸手摀住我的嘴巴,把我拖進隔壁房間,關上房門,指著我一字一句地問:「妳看到什麼?」
  「什、什麼都看到了。」我的大腦一片混沌,「你是不是想親他?」
  簡丹沉默幾秒,從牙縫裡迸出一句:「不干妳的事。」
  「你是同性戀嗎?」我急忙又問。
  簡丹沒有回答,只是瞇著眼看我。
  「你是嗎?」我放慢速度再問一次。
  「我不知道。」簡丹閉上眼,「我真的不知道,我只知道一件事,」再度睜開那雙漂亮的眼睛時,他似乎下定了決心,「我喜歡他這個人,喜歡夏瑾琛。」
  那是簡丹第一次,應該也是最後一次,對我坦白他的心意。
  「……你會跟他說嗎?」我愣愣地問。
  「不會。」他沒好氣地說,「又不是傻子。」
  「真的?那很好,因為我也喜歡他。」不過我對男神的喜歡是純淨的那種崇拜,非關愛情。
  話音剛落,他突然對我惡言相向:「憑什麼!死胖子!」
  「幹麼罵我!你才是死胖子!」我不甘示弱地罵回去,「憑什麼喜歡他?就憑我是女生,而且我沒有偷親人家!」我吐舌頭。
  「我也沒有!」他愈來愈激動。
  「這次沒得逞,下次呢?下下次呢?你們是好朋友,他對你又沒有半點防備,誰知道你哪天會不會再偷襲他。」我說得趾高氣昂,把別人的真心踩在腳底下踐踏,極盡揶揄。
    現在回想起來,我倆會處處針鋒相對,好像就是從那時候開始的。從我發現簡丹的祕密之後,一切就不一樣了。
    他怕我跑去向男神大爆料,在學校看見男神跟我打招呼總是緊張兮兮,即使這麼提心吊膽,他還是沒停過對我的惡言惡語,見到我總要酸上幾句,「胖子」、「肉圓」、「大笨象」等,什麼惡毒的中文語詞我統統聽過。
  某天晚上,我經過簡丹的房外,剛好瞥見他落寞地盯著手機,手機啟用擴音模式,男神變聲期中的低啞嗓音自另一頭傳來:「……不夠,我覺得你應該要再凶一點。」
  簡丹沒給予任何回應。他剛洗好澡,神清氣爽的外表跟臉上那副失魂落魄的神情形成強烈對比,看得我一陣出神。
  「簡小丹,你在嗎?」男神又叫了他一次。
     簡丹回過神來,尷尬地笑了笑,「我有點累了,明天再聊。」
  「好,明天見。」電話那頭的男神聲音聽來開朗依舊。
  結束通話,簡丹深深嘆了口氣,雙手耙耙頭髮,目光不經意地飄向房門口。
  他看見我站在門外,立即起身往我這裡走來,我在他關門前俐落地衝進他房裡。
  「肉球,胖歸胖,身手倒挺敏捷啊。」簡丹挑眉,低頭看我。
  簡丹正逢青春期,不過短短幾個月,個頭就抽高了二十幾公分,活生生從漂亮的小肉球長成漂亮的小王子,駐足在他身上的目光以倍數增長,開始有女孩子寫情書給他,甚至直接把信投進家裡信箱。
    但廣受女生喜愛的他,雙眼卻始終望著固定方向:他的夏瑾琛,我的男神。
  「我跟你說幾句話,說完馬上走。」我抬頭看他。他長高了,我的身高卻還是一場悲劇。
  簡丹沒有應聲,只是雙手環胸看著我,濕答答的劉海流淌下一滴水,看起來有幾分性感。嘖嘖,要是現在偷拍他一張照片,起碼可以在學校賣個一、兩千塊。
  「妳又在想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警告妳,不要以為我不知道妳拿我的照片去幹麼,我不瞎也不笨,只是懶得跟妳計較。」他用手指戳我的臉頰,每說一個字就戳一次。
    奇怪,他怎麼知道我高價賣他的照片賺取暴利?
  我拍掉他的手,鼓起勇氣,一不做二不休地說:「你……你應該很討厭我吧?每天都防著我抖出你的祕密。」
  他聽完頓了一下,似乎沒料到我會來上這麼一筆。
  我深吸一口氣,把這幾個月來的心情一股腦兒倒出:「我以我的人格及尊嚴發誓,我絕對絕對不會跟任何人說你喜歡我的男神,所以你儘管放心。」
  簡丹嘴巴微張,一時之間不知道該回我什麼,再開口時,還很明顯放錯重點:「……什麼男神?」
  「夏瑾琛是我的男神!」我朝他吐舌頭,接著掉頭就走,沒再看他一眼。
  我可以理解簡丹為何處處針對我,畢竟我知道他的祕密,對他而言就像顆不定時炸彈,隨時有可能炸毀他的世界。可他不知道的是,我從來就沒想過要傷害他,相反的,我其實非常、非常同情他。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