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2
人民幣定價:69元
定  價:NT$414元
優惠價: 65269
可得紅利積點:8 點

庫存:2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一本小說贏來了一個歷史博士:彌補了歷史文獻的不足,將巨人林立的古羅馬歷史變為緊張刺激的長篇小說,其中的歷史可靠性得到學術界認可
一套小說中的古羅馬歷史:瞭解巨人林立的古羅馬,不需要枯燥的史書!
“羅馬主宰”系列歷史小說首次以中文版面世

《幸運的寵兒》是澳大利亞著名作家考琳?麥卡洛的歷史小說系列“羅馬主宰”的第五、六冊。這套小說描寫了古羅馬最激蕩的歷史時刻,無數歷史巨人是其中的主角:馬略、蘇拉、愷撒、龐培。

流傳至今的歷史資料對於古羅馬的歷史是斷斷續續的,而考琳?麥卡洛通過小說的手法歷史巧妙連接成生動的故事。而小說對於歷史的嚴謹性又得到了學術界的認可,澳大利亞墨爾本大學因為這套書授予了作者榮譽歷史博士的崇高稱號,也讓這套小說成為了一段佳話。

(澳大利亞)考琳•麥卡洛

澳大利亞作家,代表作著名愛情小說《荊棘鳥》,從事過多種工作,是位多才多藝的小說家。寫作時經常進行大量調查工作,創作《荊棘鳥》一書前用去四年才動筆寫作。於上世紀末開始創作歷史小說,至今全球暢銷不斷,並且為她在學術界贏得了榮譽歷史博士的崇高聲譽。

第五章 公元前80年8月至公元前77年8月

第六章 公元前77年9月到公元前72至71年冬季

第七章 公元前78年9月到公元前71年6月

第八章 公元前71年5月到公元前69年3月

天氣很好,海波平穩,一陣清風吹得麻布風帆漲鼓鼓,這讓劃槳的水手可以暫且休息。船長和愷撒一起站在船尾,他向愷撒保證明天就能到達哈利卡納蘇斯。

船隻沿著海岸前進了七八裡,海岬的尖端插入海中,愷撒的船隻在海岬和一座若隱若現的海島之間平穩前進。

“法馬庫薩。”船長指著那個海島說。

他們緊貼著海岸經過這個海島,遙望著大陸另一邊的伊阿索斯島。

這是一個很小的地方,法馬庫薩的形狀就像一對女人的乳房,南邊的那個島顯得更大一些。

“那裡有人居住嗎?”愷撒悠閒地問。

“就連一個牧羊人和他的羊群都沒有。”

他們差不多快要超過那個島嶼時,一艘戰船從比較大的那個島嶼後面滑出來。這艘船前進的速度很快,看來是要攔截愷撒的船隻。

“海盜!”船長一聲驚叫,臉色煞白。

愷撒轉頭望向他們的船尾,點點頭說。“是的,還有另外一艘戰船從我們的後面過來。前面那艘船上有多少人?”他問道。

“能戰鬥的人?至少有一百,而且都全副武裝。”

“後面那艘呢?”

船長伸長脖子。“那艘船更大一些,上面可能有一百五十人。”

“那你應該不會建議我們進行抵抗。”

“天啊,元老,當然不會!”船長嚇得半死。“他們一看到我們就會

把我們殺死!我們只能希望他們是想要得到贖金,因為他們從我們船隻的吃水情況就可以看出我們船上沒有貨物。”

“你是說,他們知道我們這艘船上有人能換來一大筆錢?”

“元老,他們什麼都知道!他們在愛琴海的每個海港都有探子。我猜,米利都的探子昨天去向他們報信,告訴他們我的船上有一位羅馬元老,還向他們描述了這艘船是什麼模樣。”

“那些海盜的根據地就在法馬庫薩嗎?”

“不,元老。那樣米利都和普裡恩?要找出他們就太容易了。他們只是躲在那裡幾天,看看有沒有可以下手的對象。他們最多也就是等上幾天。

總是有一些肥羊送上門。我們太倒黴了。現在是冬季,通常都會有風暴,我想著應該能躲開海盜。但天氣卻這麼好,真是糟糕!”

“他們會把我們怎麼樣?”

“把我們帶回他們的大本營,然後在那裡等待贖金。”

“他們的大本營可能在什麼地方?”

“可能在呂西亞,在帕塔拉和米拉之間。”

“距離這裡還挺遠。”

“航程有好幾天。”

“為什麼要這麼遠?”

“那裡絕對安全,那個地方是海盜的天堂!有幾百個隱秘的小海灣,

那片區域至少有三十個比較大的海盜基地。”

雖然兩艘戰場正在迅速逼,但愷撒還是處變不驚。他可以看到船的兩邊都有一排排全副武裝的海盜,還可以聽到他們的叫喊。“我交完贖金之後,有什麼能阻止我帶著艦隊回去抓住他們呢?”

“元老,你永遠都找不到他們的老巢。那裡有好幾個海盜窩點,而且看起來都一模一樣。就像克諾索斯?的迷宮一樣,只是那裡是長條形而不是方形。”

愷撒叫來他的貼身僕從,平靜地讓他把托迦拿來。那個大受驚嚇的僕人抱著白色托迦過來,愷撒站著讓僕人幫他把托迦穿上。

布爾根杜斯走過來。“愷撒,我們要戰鬥嗎?”

“不,當然不。在勝算渺茫時去戰鬥是一回事,但在戰鬥意味著自殺時還去戰鬥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布爾根杜斯,我們會乖乖配合。聽到了嗎?”

“聽到了。”

“那你要告訴每個人,我可不想看到有勇無謀的英雄。”他轉身對著船長。“所以,我永遠都找不到他們的窩點?”

“元老,永遠都找不到,相信我。很多人都試過了。”

“在羅馬,我們都以為,在普布利烏斯•賽爾維利烏斯•瓦提亞打敗伊紹裡亞人之後,就徹底擺脫了海盜的問題。因為他的豐功偉績,他甚至還被叫作瓦提亞•伊紹裡庫斯。”

“愷撒,海盜就像蜂擁而至的昆蟲。你可以把它們熏走,但一等到空氣恢復清新,它們又回來了。”

“我明白了。所以,當瓦提亞——噢,瓦提亞•伊紹裡庫斯!——結束了海盜頭子澤尼克特斯的統治時,他只是刮去表面一層浮渣。船長,這麼說對不對?”

“對也不對。澤尼克特斯只是一個海盜頭子,至於伊紹裡亞人,”船長聳聳肩膀,“我們這些航海的人都不明白,為什麼一個偉大的羅馬將軍要跟一個皮西狄亞的內陸部族作戰,然後就覺得他給了海盜團夥致命一擊!也許確實有少數一些伊紹裡亞人加入海盜團夥,但是伊紹裡亞人距離海洋太遠,不太可能跟海盜有關。”

現在兩艘戰船都靠攏過來,上面的海盜湧上愷撒雇傭的商船。

“啊哈!這就是海盜頭目了。”愷撒冷冷地說。

一個高大的年輕人穿著泰爾紫繡金的托伲,他推開甲板上的人群,走過踏板來到商船的尾部。他沒有攜帶武器,看起來也完全不像是好戰之人。

“你好啊。”愷撒說。

“你是那個贏得市民冠的羅馬元老蓋烏斯•尤利烏斯•愷撒嗎?我有沒有認錯人?”

“不,你沒有認錯人。”

那個海盜頭子眯起眼睛,他伸出一隻整潔乾淨的手摸了摸那精心梳理的黃色卷髮。“元老,你很鎮定。”那個海盜說,從他的希臘語聽來,他可能是來自斯波拉澤薩斯群島?的某個小島。

“我看不出除了保持鎮定還能怎麼樣。”愷撒說著揚了揚眉毛。“我想,你應該會允許我為自己和手下人付贖金,所以我並不害怕。”

“沒錯。但是我的俘虜常常會嚇得屁滾尿流。”

“我可不會這樣!”

“好吧,你是戰鬥英雄。”

“現在是怎麼回事?呃,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

“波呂戈努斯。”那個海盜轉身看著他的手下,他們已經把商船上的船員分成一組,又把愷撒的二十個隨從分成另外一組。

其他海盜也像他們的頭目一樣打扮得花裡胡哨。他們有的戴著假髮,有的用燒熱的鉗子把長髮燙出發卷,有的濃妝豔抹弄得像個妓女,有的精心修飾自己的鬍鬚儘量顯出陽剛之氣,而且所有人都穿得很好。

“現在是怎麼回事?”愷撒重複道。

“你的人要到我的船上去,我會讓我的人到你的船上去,然後我們就會儘快向著南邊前進。在日落之前,我們就會離開尼多斯,不過我們還要繼續前進。三天之後,你就會安全到達我家裡,然後你就會以客人的身份住在那裡,直到你付清贖金。”

“讓我的一些僕人從這裡離開不是更方便嗎?他們可以搭著一艘小船回到米利都,那是一個富裕的城市,要湊齊我的贖金應該不會太困難。

對了,我的贖金是多少?”

那個海盜頭頭暫且忽略愷撒的第二個問題。他用力地搖了搖頭。“不,我們剛剛從米利都得到一筆贖金。我們會分散負擔,因為有時候被綁架的人要拖上很久才還清某個城鎮為他拼湊的贖金。現在應該輪到桑索斯和帕塔拉了。所以等我們到達帕塔拉時,就會讓你的僕人出發。”波呂戈努斯甩甩頭讓他的卷髮飄起來。“至於具體數目,就是二十塔蘭特銀子。”

愷撒大吃一驚。“二十塔蘭特銀子?”他生氣地大叫。“我才值這麼一點錢?”

“所有海盜都達成共識,元老就是這個價格。你太年輕了,應該不是什麼官員。”

“我是蓋烏斯•尤利烏斯•愷撒!”這個被俘者高傲地說。“你顯然沒有搞清楚!我不只是一個貴族,還出自尤利烏斯氏族!你可能要問,出自尤利烏斯氏族又意味著什麼呢?這意味著我是阿佛洛狄特女神的後裔,因為我們的氏族出自她的兒子埃涅阿斯。我的先人擔任過執政官,我自己也會在適當的年齡當上執政官。我不只是一個元老!我曾經贏得市民冠。我可以在元老院發言。我坐在中間的位置。而且當我進入元老院時,所有人,包括前任執政官和監察官都要起立鼓掌。二十塔蘭特銀子?我應該值五十塔蘭特!”

波呂戈努斯出神地聽著愷撒的講述。他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俘虜!這麼自信,這麼鎮定,這麼高傲!但是那張英俊的臉上有什麼東西讓他很欣賞,也許是愷撒眼中的光芒?這個蓋烏斯•尤利烏斯•愷撒是不是在開他玩笑?但是這個玩笑意味著他的贖金將會翻倍,所以他為什麼要開這種玩笑呢?他看起來很認真,他確實很認真!但是,他的眼裡確實閃耀著光芒!

“好吧,閣下,那就五十塔蘭特!”波呂戈努斯說,他自己的眼裡也發出光來。

“這還差不多。”愷撒說著就轉過身去。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45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