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2
金劍雕翎(三)
定  價:NT$240元
優惠價: 9216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庫存:2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出版重點:
《金劍雕翎》乃是臥龍生施展出渾身解數,將他數十年著作歷程中所累積蘊蓄的根柢和功力,藉由一個包羅萬象之故事架構,一舉傾囊而出的「特技展演」,因此可視為他殫心竭慮的扛鼎力作。

臥龍生畢竟不失為成名已久的俠壇重鎮,他採取了不疾不徐、不慍不火的敘事節奏,將各個本可獨立成篇的傳奇情節「嵌入」到整體規劃的宏大架構中,使整體與局部之間儼然形成一種迴環呼應的有機聯繫。這種類似〈一千零一夜〉的敘事模式,使得整個故事的篇幅儘管不斷滋生增長,但在讀者看來卻是有倫有脊,繁而不紊。



蕭翎雖已與百花山莊決裂,但父母受沈木風囚禁,若要保住父母之命,需聽命沈木風前去殺害武林中人。為此,蕭翎易容偽裝為馬文飛的僕役,混入百花山莊,卻伺機救出父母。
馬文飛與蕭翎一入百花山莊,即受款待,房中尚安排柔情少女鳳竹施以美人計迷惑,幸馬文飛機警異常,不受誘惑。百花山莊這次大宴群雄,明是宣稱三莊主加入,暗是剷除異己。宴會中有一異人司馬乾,聲稱自己為東海神卜,算得眾人將受害,與蕭翎等人聚為一夥。司馬乾且讓鳳竹前往沈木風所居之處施放毒物,然反使鳳竹身亡。幸毒手藥王相救,始撿回一命。
隔天大會,鳳竹有感蕭翎等人對她的好,勇敢站出揭露沈木風的狠毒,群雄大驚,場面大亂,致使沈木風決定速戰速決,解決與他為敵之人。
群雄分裂之下,僅餘部分願一同衝出百花山莊,以丐幫長老孫不邪帶領下,殺出一條血路,只是百花山莊高手如雲,蕭翎能否順利脫險,並救出五年不見的父母……

臥龍生,為台灣最著名的武俠小說作家之一,被譽為「武俠泰斗」。本名牛鶴亭,一九三○年的端午節出生於河南省鎮平縣。幼年從軍失學,但自幼喜讀武俠小說,頗有才思。一九五五年自軍中退役,在友人慫恿下開始學寫武俠小說。一九五七年以祖居南陽臥龍崗取筆名「臥龍生」一炮打響。一九五九年《飛燕驚龍》出世,奠定了他的地位。據說當年臥龍生的小說《玉釵盟》在中央日報連載時,他不幸遇上小車禍而無法續稿,不料居然驚動蔣介石親自過問此事,由此可見臥龍生當年知名度之高。

 

 

廿九 故人留書
三十 金蛇之鬥
卅一 忠義為先
卅二 化險為夷
卅三 血救佳人
卅四 卜算如神
卅五 大宴群豪
卅六 起死回生
卅七 暗施陰謀
卅八 輪轉大陣
卅九 力抗群梟
四十 勇救雙親
四一 浴血對決
四二 千鈞一髮
四三 捨身救母
四四 視死如歸

這座大墳,年代十分久遠,墳上生滿了半人高的青草。
商八繞著墳墓,走了一周,果然覺得草叢下面,有不少新土,心中一動,分開草叢,仔細瞧去。
黯淡星光之下,只見一座兩尺見方洞穴,掩蔽在草叢之中。
想那毒手藥王,定然認為此地十分隱秘,決然是不會有人找來,竟然連那洞穴亦未掩蓋。
凝神聽去,裏面傳出來隱約語聲。
那毒手藥王乃武林中久有盛譽之人,商八不敢大意,悄然退回,讓玉蘭、金蘭帶著虎獒,躲在遠處等候,卻低聲對杜九說道:「老二,那毒手藥王,武功非同小可,大哥又落在他的手中,咱們投鼠忌器,難以全力施展,切不可莽撞出手。」
杜九道:「小弟聽命行事就是。」
商八帶杜九輕步行到那大墳前面,右耳貼在土穴洞口處,凝神聽去。
只聽墓中傳出蕭翎的聲音,道:「我已被你擒住,生死還不是聽你擺佈,你為何還要這般求我?」
一個蒼沉的聲音,道:「小女心地善良,她如醒來之後,知道是我逼你輸血,決計不肯接受,那時,老夫也無能迫她強受了。」
蕭翎道:「你求我之意,可是要我告訴她,是我自願輸血救她嗎?」
那蒼沉聲音道:「正是如此,蕭大俠仁心俠骨,反正你已經死定了,何不做點好事,救活老夫小女呢?」
商八聽來心頭泛起一股涼意,忖道:這生死大事還可以商量的嗎?
蕭翎長長歎息一聲,道:「捨身為人,原是一件大大的好事,只是此時此刻,在下還不願死。」
突見火光一閃,墓穴中亮起了燈光。
商八凝神望去,只見那棺材上面,鋪著一張紅氈,氈上躺著一個少女,棺旁的磚土,早已挖去,四壁還蒙垂一片紅色的布幔,顯然,毒手藥王經營這容身之地,費了不少工夫。
蕭翎和毒手藥王,緊傍那棺木而坐,但卻離洞口甚遠,影子由燈光反照過來,商八只要看那兩個人影,就可了然兩人的舉動。
但聞毒手藥王歎道:「你現在已經是死定了,已不是願與不願的事,老夫當以藥物助你,減少你的痛苦,讓你死得安詳一些就是。」
蕭翎道:「我有幾樁心願未完,死也難以瞑目。」
毒手藥王道:「什麼心願?你只管說出好了,救得小女性命之後,老夫一定替你完成。」
蕭翎長歎一聲,道:「說了也是無用,不說也罷,你動手吧!」
商八心中突然一跳,暗道:那毒手藥王傍身之處,在墓內一處死角,縱然想暗中施展,也是無法下手,看將起來,非得設法進入這墓中不可了。
他足智多謀,為人謹慎,心中雖然緊張,卻是急而不亂,相度了一下形勢,打算好拒擋毒手藥王之策,突然一吸氣,那便便大腹疾快地收縮起來,身子一沉,直墜而下。
左手揮動金算盤,寶光閃閃,護住了身子,右手卻一把抓住了那躺在棺材上的少女。
毒手藥王萬沒想到,在這等荒涼之地,竟然會有人找了上來,待他警覺到發掌禦敵時,那棺木上的少女,已然落在了商八的手中,不禁心頭一涼,鬥志全消。
緩緩放下手掌,說道:「快放開她,她全身虛弱,奄奄一息,如何還能夠受人驚駭!」
商八看自己估計不錯,毒手藥王果然把這位重疾垂死的女兒,視若寶貝,不禁膽氣一壯,哈哈一笑,道:「在下自有分寸,如若你不胡亂出手,在下決不會傷到令嬡就是。」
毒手藥王英雄氣短,歎息一聲,道:「老夫和你們中州雙賈素無嫌怨,你們這般和我作對,破壞我療救小女之事,是何用心?」
商八哈哈一笑,道:「那只怪藥王找錯了人!你可知那蕭翎是咱們中州二賈的什麼人?」
毒手藥王怒道:「這蕭翎明明是百花山莊中的三莊主,和你中州二賈何干?」
商八道:「不錯啊!他是那百花山莊的三莊主,但也是中州二賈的龍頭大哥!」
毒手藥王黯然說道:「你要什麼條件?說吧!反正中州雙賈一向是唯利是圖……」
商八道:「不錯,放了蕭翎!」
毒手藥王道:「老夫苦等十年,才找到了這麼一個人來,你如迫我放去蕭翎,那無疑奪去了老夫愛女之命……」
商八冷冷說道:「令嬡的性命是命,難道在下龍頭大哥的性命,就不是命了嗎?」
毒手藥王那乾枯瘦小的身體,微微抖動,雙目中暴射出狠毒的光芒,厲聲喝道:「你要以我女兒生死,要挾老夫嗎?」
商八冷冷說道:「這不是要挾,而是千真萬確的事,藥王可是看出在下不敢傷害令嬡嗎?」
毒手藥王雙目中那種凌厲凶芒,瞬間變成了一片慈愛,望著那躺在棺蓋上的少女,緩緩說道:「老夫放了蕭翎就是。」右手揮動,拍活了蕭翎受制的穴道。
蕭翎緩緩站起身子,望望那躺在棺蓋上的少女,歎道:「殺一人,救一人,豈是好生之德……」
毒手藥王接道:「能救我女兒之命,殺上千百人有何不可?」
蕭翎道:「可憐天下父母心,你生性惡毒、冷酷,但對待自己的女兒,卻是慈恩深重,親情如山,實也令人……」
語聲微微一頓,接道:「難道天下除了我蕭某身上的血,當真就無藥能救令嬡之病嗎?」
毒手藥王欲言雙止,沉吟了一陣,接道:「世間或有靈藥,但老夫還未發現。」
蕭翎暗中運氣戒備,回頭對商八說道:「你先出去吧!」
商八心知蕭翎武功要強過自己很多,當下並不謙辭,鬆開那少女手腕,一提氣穿洞而出。
毒手藥王動作快速無比,商八身子剛剛躍起,右手已遞了出去,扣向蕭翎左腕脈門。
蕭翎早已有備,哪還容他得手,左掌一揮,反向毒手藥王抓來的掌勢上面迎去。
毒手藥王屈起的五指一伸,變抓為掌,砰的硬接一掌。
彼此都覺著心頭一震,這一掌力拚得半斤八兩。
毒手藥王右掌和蕭翎硬拚掌力的同時,左手已悄無聲息地點了過來。
蕭翎右肘一沉,反向毒手藥王的脈穴上撞去,迫得毒手藥王一挫腕,收回掌勢。
就這一瞬工夫,蕭翎已搶了先機,展開反擊,掌指齊施,連攻六招。
這六招迅快如電,迫得毒手藥王連退兩步,才把六招封擋開去,說道:「不要傷到了我的女兒。」
蕭翎冷冷說道:「如不是看在令嬡份上,今日我蕭翎決不就此放手。」冷笑一聲,道:「你已兩度對我暗算,今後決不會再有第三次了。」突然一提氣,穿出洞外。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