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 > 10
定  價:NT$370元
優惠價: 79292
可得紅利積點:8 點

庫存 > 10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明代傳奇小說是中國古代小說發展史上一個重要的環節。它遠紹唐人傳奇,近規宋元傳奇和話本,在內容和形式上都有所開拓和創新,產生不少頗具創意和藝術新質的作品,為後代的白話小說和戲曲提供了大量的創作素材。本書選錄注譯三十八篇有代表性的明傳奇小說,期使讀者能通過本書了解明傳奇小說的發展概貌和成就,並從小說家們專注與描寫的種種平民生活細節中,感受明代逐漸奔湧的人文主義思潮與平民意識。

 陳美林(校注者)
湖南師範大學中文系博士生導師

 導 讀(節錄)

傳奇是唐代興起的一種小說體裁,其名稱得之於晚唐裴鉶的傳奇小說集《傳奇》。所謂「傳奇」,就是傳述奇聞異事的意思,同以往略述故事梗概的筆記體小說相比,唐代傳奇具有敘事詳盡、想像飛騰、情致婉曲、文采華茂等特徵,它是我國古代文言小說高度成熟的標誌。
宋代傳奇小說有其自身獨具的特色,也產生了一些較好的作品,但總體來看,多數作品過於平淡質實,想像力和創造性明顯不足,傳奇創作呈現了一種衰頹的趨勢,這與宋代理學盛行、文人思想拘謹內向的文化背景有一定的聯繫。傳奇小說這種衰頹的趨勢直至明初方被扭轉過來。
宋濂、高啟都是明初執文壇牛耳的人物,同被列入「明初三大家」。他們雖無意於作傳奇小說,但宋濂的〈王冕傳〉、〈秦士錄〉、〈杜環小傳〉,高啟的〈南宮生傳〉、〈書縛鷄者事〉等人物傳記,著力描繪了一些具有卓異特行的人物,展示他們超群蓋世的才藝、狂傲不羈的個性或豪俠仗義的品格,在寫奇人時以奇氣灌注其中,體現了元明之際崇揚個性的時代精神和呼喚英豪的社會心理,這對後代的傳奇小說創作是有啟迪作用的。
瞿佑的《剪燈新話》是文言小說史上具有里程碑意義的作品。書中所記多為「好事者」提供的「近事」,「遠不出百年,近祇在數載」,這就扭轉了宋代傳奇小說假託歷史、迴避時事的偏向;《新話》追摹唐人傳奇的風韻情致,所記多為婚戀故事和靈異故事,「涉于語怪,近于誨淫」,追奇述異,著意虛構,在一定程度上突破了宋代傳奇小說崇實尚質的町畦,從而開創了明代傳奇小說創作的新格局。
《新話》靈異類作品大多通過譎詭幻怪的故事,表達元末明初的社會心理和文人們複雜而痛切的現實感受。如〈太虛司法傳〉寫恃才傲物的書生馮大異在荒野之中先後被群屍、夜叉和無頭惡鬼圍攻追打,躲進佛像腹中,又險一點兒成了佛像的點心。大異失足墜入鬼谷,鬼王對他濫施酷刑,時而把他拉成三丈長的「長竿怪」,時而將他壓成一尺高的「蟛蜞怪」,最後眾鬼又讓他變成獸角鳥嘴、朱髮碧眼的怪物。小說中陰森恐怖的描寫透射著元末的黑暗與險惡,馮大異所受到的種種折磨和摧殘,則喻示著亂世百姓所經受的深重災難,篇末馮大異天庭訴訟獲勝、群鬼夷滅無遺、鬼谷陷為巨澤的描寫,折射著久亂思治、渴望有正義的力量來鏟除邪惡的社會心理。〈申陽洞記〉中的猴妖搶占他人地盤,擄掠良家美女,則象徵著元末軍閥混戰、生靈塗炭的社會狀況。在李德逢這個憑藉著智慧和勇武除妖滅怪的人物身上,也寄託了人民對見義勇為、除暴安良的英雄人物的企盼和崇拜之情。
最能反映元明之際文士心態和命運的,當屬〈華亭逢故人記〉。元末松江士人全某、賈某豪放不羈,抱負非凡,企望在風雲開闔的年代乘時而動,立身揚名,自信「袖中一把龍泉劍,撐住東南半壁天」。兩人為起兵支援張士誠的錢鶴皋出謀劃策,兵敗後投水自殺。他們的鬼魂與故人相遇,縱論古代謀求功名富貴之人的種種不同的結局。其中有兵敗被殺前為貪圖富貴而喪身感到後悔的劉黑闥,有不願投降稱臣而寧可自盡的田橫,有反隋有功但因為嫌官小而叛唐遭殺的李密,有功高蓋主而卒受誅夷的韓信、劉文靜,也有失敗後遁入空門而全身的駱賓王、黃巢。「貧賤長思富貴,富貴復履危機」之語,深刻揭示了富貴與危機的關係,對士人的尷尬處境和兩難心理作了準確的概括。「丈夫不能留芳百世,亦當遺臭萬年」,則反映了某些士人為攫取名利而不顧道義、不擇手段的人生態度。作者對韓信、劉文靜等開國名臣功成受戮深有感慨,這在朱元璋大開殺戒的明初,顯然有深意存焉。
瞿佑在元明鼎革之際的社會大動亂中飽受流離顛沛之苦,入明後又切身體驗到獨裁專制和政治高壓政策的嚴酷可懼。潦倒落拓,滿腹窮愁,於是藉小說來馳騁才思,哀窮悼屈,為抱才遭困的寒士鳴不平。〈修文舍人傳〉中的震澤書生夏顏,「博學多聞,性氣英邁」,卻過著「日不暇給」的生活,最後因窮愁困苦而客死他鄉,他傾注畢生心血寫下的文章也無錢刊印,遭盜賊偷竊和蟲鼠毀傷,十不存一。〈永州野廟記〉中的寒儒畢應祥路過永州野廟時,因無錢設奠敬獻,便遭到妖蟒追殺,幾陷死地,這實際上是貪官酷吏壓榨和迫害文士的隱喻。在〈令狐生冥夢錄〉中,剛直之士令狐生寫詩諷刺冥府受財曲法,觸怒了冥府,被加上「敢為狂辭,誣我官府」的罪名打入「犁舌獄」,這實際上是明初文字獄的寫照。
《新話》中有不少作品通過文士在幽冥世界的奇遇來彰揚文士的才學和品格,反襯陽世的吏治腐敗和賢愚倒置。在〈水宮慶會錄〉中,潮州士人余善文為南海龍王廣利新建的靈德殿作〈上梁文〉而被奉為上賓,得以與四海龍王平起平坐。東海龍王的隨從輕賤斯文、藐視「白衣」、反對讓余善文與龍王共席,遭到了廣利等龍王的呵斥。事後余善文還得到了一大筆「潤筆之資」。瞿佑將本篇置於《剪燈新話》全書之首,大有為寒士吐氣揚眉的意思。〈令狐生冥夢錄〉中的令狐生,在冥王殿受審時據理力爭,拉斷殿檻也不肯入獄。他藉寫供狀之機吐冤泄憤,揭露冥府的媚富欺貧和不明不公,連冥王也不得不承認他「持論頗正」,將他放還。像令狐生這樣傲骨嶙峋、富有抗爭精神的文士,在文言小說中還不甚多見。〈修文舍人傳〉中的夏顏在陽世坎坷困頓,死後在陰間卻受到重用,擔任修文舍人之職,「頗極清要」。夏顏的鬼魂與故人相見,極力稱讚冥間的清廉公正,用人「必當其才,必稱其職」,「黜陟必明,賞罰必公」,「非若人間可以賄賂而通,可以門第而進,可以外貌而濫充,可以虛名而躐取也」。該篇借陰諷陽,用冥司反襯人間官場,對當時社會在取士用人方面的種種弊端惡習作了深入骨髓的鞭撻,作者憤世嫉邪的情緒也傾瀉而出。《新話》被視為「邪說異端」而橫遭禁毀,這恐怕是其中的重要原因之一。
《新話》中婚戀類的作品較多地反映了市民階層的世俗願望,這是彰揚個性的人文主義思潮在小說中的反映。元末是一個思想控制相對鬆弛的時期,特別是蘇州、杭州一帶,由於手工業和商業的迅速發展,市民意識顯得較為活躍。個體的世俗情感和欲望在一定程度上得到了承認和肯定。元末著名詩人楊維楨,個性狂狷放達,他用詩寫世俗享樂生活,表現了一種反禮教、非道德的傾向。當時有人攻擊他是「以淫詞譎語裂仁義,反名實,濁亂先聖之道」的「文妖」(王彝《王徵士集‧文妖》)。瞿佑少年時代就與楊維楨多有接觸,曾當場和楊維楨的〈香奩八 〉,並按楊的要求,以「鞋杯」為題填〈沁園春〉詞一曲,深得楊的賞識,被楊譽為瞿家的「千里駒」。瞿佑受楊維楨的影響,是十分自然的事。在《剪燈新話》的婚戀故事中,雖然也有一些勸善懲惡的道德說教,但表現得更多的是市民的思想意識和道德觀念。如〈聯芳樓記〉中蘇州富商之女薛蘭英、薛蕙英在小樓上窺見年青的商人鄭生在船上洗澡,便投下一對荔枝表達愛慕之情。夜晚,二女又用竹兜將鄭生吊上樓去私會,二女一男,「盡繾綣之意」。薛商知道後也並沒有加以訓斥和制止,而是順水推舟地將兩個女兒嫁給了鄭生。〈渭塘奇遇記〉中的酒店店主女兒見到來店飲酒的王生年少英俊,頓生愛心,「頻於幕下窺之,或出半面,或露全體,去而復來,終莫能捨」。「非禮莫視,非禮莫動」的戒律對她似乎不起作用。在〈秋香亭記〉中,商生與表妹楊采采自幼相愛,後遭逢戰亂而天各一方。亂平之後,商生在金陵找到采采,采采已嫁給一個開彩帛鋪的王某為妻。采采寄詩給商生,詩末有「安得神靈如倩女,芳魂容易到君邊」之句,希望自己能像〈離魂記〉中的張倩女那樣靈魂出走,飛到意中人身邊。作者在所作的〈滿庭芳〉詞和篇末的議論中,連用唐傳奇〈崑崙奴〉和〈無雙傳〉中的典故,盼望能有磨勒、古押衙那樣具有奇謀神術的俠義之士出現,將有夫之婦采采從她丈夫那裡奪過來,讓她與商生結為眷屬。這充分體現了新興市民重情不重禮的婚戀觀,明顯帶有離經叛道的思想特徵。〈金鳳釵記〉、〈滕穆醉遊聚景園記〉、〈綠衣人傳〉等寫人鬼相戀的作品,則通過淒美幽怨的故事表現了男女主人公之間生死不渝的真摯愛情,宣揚情具有超越生死的巨大力量,其異端傾向非常突出。
新譯明傳奇小說選 目次

刊印古籍今注新譯叢書緣起
導 讀
王冕傳 宋濂 一
南宮生傳 高啟 一○
三山福地志 瞿佑 一九
金鳳釵記 瞿佑 三六
令狐生冥夢錄 瞿佑 五二
渭塘奇遇記 瞿佑 六五
申陽洞記 瞿佑 八一
愛卿傳 瞿佑 九四
翠翠傳 瞿佑 一一三
太虛司法傳 瞿佑 一三七
修文舍人傳 瞿佑 一五○
綠衣人傳 瞿佑 一六三
長安夜行錄 李昌祺 一七七
聽經猿記 李昌祺 一九六
鸞鸞傳 李昌祺 二二○
鳳尾草記 李昌祺 二四五
瓊奴傳 李昌祺 二六一
胡媚娘傳 李昌祺 二八一
芙蓉屏記 李昌祺 二九五
秋千會記 李昌祺 三一四
心堅金石傳 陶輔 三二七
中山狼傳 馬中錫 三三八
東游記異 董玘 三五八
招提琴精記 釣鴛湖客 三六六
洞簫記 陸粲 三七四
娟娟傳 楊儀 三九○
遼陽海神傳 蔡羽 四○八
劉堯舉 佚名 四四一
桂遷夢感錄 邵景詹 四五○
姚公子傳 邵景詹 四七五
貞烈墓記 邵景詹 四九一
負情儂傳 宋懋澄 五○一
劉東山 宋懋澄 五二三
珠衫 宋懋澄 五三四
周廷章 馮夢龍 五五一
沈小霞妾 馮夢龍 五六六
唐寅 周復俊 五七一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