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鬼道少女03:不能重來的遊戲(完)
定  價:NT$230元
優惠價: 9207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書摘/試閱

POPO原創網 超人氣浪奇網遊之作
★ 金漫獎知名繪師YinYin傾心繪製絕美書封

淚水與歡笑交織的精采完結篇,人狐戀(?)孽緣的浪漫終場♥

一入網遊深似海,從此節操是路人。
為了填飽肚,大神也吃霸王餐!

蘇輕來到冥界尋找成為疫鬼的葉千秋,
但人還沒救到,跟著溜進來的仙人就先和鬼主來了場大混戰,
華麗麗地驚動了主宰萬物的幕後黑手……
於是他與葉千秋就這樣被丟進網遊裡,莫名得到重生。

在網遊的世界,葉千秋不再是疫鬼,蘇輕也不再是天狐,
鬼主和仙人被變成一黑一白兩隻小龍,當起不太可靠的寵物,
他們的第二人生就此展開──從消滅毛毛蟲開始。
沒有錢萬萬不能,爆蟲蟲是新手脫貧的第一步,
可沒人說刷毛毛蟲會刷出BOSS,更沒人說在這裡死會不會真死啊!

歷經生死危機,蘇輕和千秋找上幕後黑手興師問罪,
對方悠悠說:「打怪會累,吃飯會飽,那還需要問死了會怎樣嗎?」
──最好是有沒得讓人復活的網遊啊!坑人啊!

作者簡介
逢時
天秤座女子,喜歡公平、對稱、和諧。
家有四貓,是個無可救藥的貓本,住處跟寫作風格一樣難以預料,最近即將前往花蓮展開新生活,寫作風格也來到艱巨困難的戀愛新路線,歡迎來信跟我討論美食、貓咪、心得、搬家。
「嗨,我是逢時,我們相逢正當時。」
曾出版《陰陽仲介員》、《歲時卷之陰陽關東煮》、《歲時卷之繁花綻放時》

繪者簡介 
YinYin
漫畫家與插畫家
2008年以《寓樂園》入圍2008女性影展短篇動畫。
2011年獲選參與法國香貝里漫畫節-台灣漫畫主題館。
2012年獲選參展法國安古蘭國際漫畫節台灣館。
2012年以《上上籤》獲文化部第三屆金漫獎最佳新人獎優勝。
曾為《噩盡島》、《眼見為憑》、《天夜偵探事件簿》等系列小說封面繪圖。

蘇輕扯了扯葉千秋的手,他現在需要跟旁人交流一下自己的眼睛是不是出了問題。
「妳有沒有覺得這地方……有點熟悉?」
葉千秋果斷地翻了個白眼,這傢伙新手時期死回村裡沒有千次也有百次,現在才問她是不是覺得有點熟悉?
她抹了抹臉,「別懷疑了,我們在命運裡,這裡是新手村,你往左走,可以看見咱家黑明最喜歡的雅美娜姐姐。」
提起黑明,蘇輕的心沉了一下。當初他跟黑明一起去找霜月,人沒找到,只看見了等著收割他們性命的冥界鬼主,才一打照面,黑明就活活被斬成了兩半,要不是冥界鬼主要留著他刺激葉千秋,他恐怕也是同樣的下場。
這些事情他還沒來得及跟葉千秋說,但他想,葉千秋恐怕也心裡有數。只是,眼下最重要的問題是──
「我們為什麼會在命運裡啊……」
蘇輕有些猶豫地拐過一間小木屋,還真的看見了新手NPC,神殿使者雅美娜,她就站在村子中間的噴水池旁,笑盈盈地對來往的人們打招呼。
「恐怕我們得自己去找答案了。」
葉千秋玩過上百款遊戲,深知情報在遊戲中的重要性,而獲取情報的第一步就是從NPC身上下手。她毫不猶豫地走向雅美娜,站定在她面前。
「喂!」
蘇輕發誓,他看見雅美娜的臉色僵了一下。
他趕緊拖過葉千秋,「喂喂妳這樣沒問題嗎?我記得在遊戲中冒犯NPC會遭受士兵追殺啊!」
「那是指主動攻擊NPC好嗎?」
葉千秋懶得理他,又走回雅美娜身前,「喂,妳到底有沒有聽到我說話?」
雅美娜眼神飄忽,望向遠方,明顯想要忽略來勢洶洶的葉千秋。
蘇輕又一把拉過葉千秋。
「我覺得妳這樣不對。」
葉千秋挑眉,「你行,你去。」
蘇輕撥了撥頭髮,拉了拉身上的衣服,走到雅美娜面前。
「尊貴的神殿使者,我們是新生的冒險者,是否能請您為我們點亮眼前的道路?」
「你從哪裡學來的?」葉千秋狐疑。
「妳都不看任務介紹的嗎?」
「當然不看,只看重要線索。」
「閉嘴啦妳!」
蘇輕狠狠拉了一下葉千秋,兩人期待地看著眼前的雅美娜。
「……」
「我們是不是做錯了什麼步驟?還是我打開的方式不對?」
蘇輕挫敗地問。
「可能是你的樣子太蠢。」
蘇輕被氣得臉歪嘴斜,但無論他們兩個說了什麼,雅美娜都只會回答他們同一句話。
「尊貴的冒險者,我無法為您服務。」
「尊貴的冒險者,我無法為您服務。」
蘇輕推推身旁的葉千秋,「欸,她真的是NPC欸!」
「廢話嗎你……」
葉千秋的白眼都要翻到後腦勺了,她忍不住挽起袖子。
「喂妳不能打女人啊!」
「她是NPC,不算女人!」
葉千秋說做就做,撿起地上不知道哪來的枯枝,就想往雅美娜身上丟去,但枯枝還沒扔出去,雅美娜就舉高了手,「異界冒險者,你們找錯人了!」
「喲?講話了?」葉千秋挑眉看著她。
雅美娜立刻摀住嘴,看向天空。
「算了!」葉千秋用力摔下枯枝,枯枝彈了幾下,剛好斷在雅美娜腳下,嚇得雅美娜小臉慘白。
蘇輕心裡頓時升起一陣惡寒,這女人還真是一點都沒變啊!當初第一次見到她,兩個人話都還沒說上幾句,這女人手上的刀就招呼過來了。
現在就算到了完全陌生的世界,竟然也是想先動手再說。
真是可怕的女人啊……
走神的蘇輕被葉千秋拉走,等他站定在村長家門口的時候,才看著葉千秋輕巧翻牆過去的背影張大了嘴巴。
「喂喂!小偷啊妳?有門不走,爬牆幹什麼?」
「這裡的NPC明顯聽得懂人話,還在那邊裝模作樣,我要去問個清楚。」葉千秋俐落地往裡邊走,絲毫不理會跟在身後緊張兮兮的蘇輕。
村長身為新手村的最高管理者,家中還是挺豪華的,葉千秋拐了好幾個彎才爬上二樓,來到一間書房。
蘇輕大氣都不敢喘一下,別說葉千秋已經不是疫鬼了,他也不是天狐啦!葉千秋這樣橫衝直撞,就不怕招來衛兵,直接把他們押進大牢裡嗎?
不過這遊戲他玩了又死,死了又玩,可還沒見過大牢長什麼樣。
「喂喂喂!妳打算就這樣闖進去?唉唷我的媽呀!」
蘇輕摀住眼睛,幾乎不敢看,那扇看起來很厚實的木門被葉千秋一腳踹飛,她摸摸鼻子,「本來只想踹鎖的。」
大姊,您就算不是疫鬼,這武力值也真是驚人。蘇輕無力地想。
總之,葉千秋一個箭步上前,抓起桌上的拆信刀抵在村長的脖子上。
「說!這裡是哪裡?不然我殺了你!」
蘇輕冷汗直流,他們這樣真的沒問題嗎?
村長也嚇得不輕,夭壽,這兩個冒失鬼怎麼這麼兇啊!按照眼下的狀況看來,即使上面交代要刁難對方,他也得先問問對方手上的刀同不同意啊!
村長是個識時務的,他清清嗓子,「來自異界的冒險者,我謹代表整個命運世界歡迎你們,你們將在這裡獲得自己的第二人生,實現任何不敢做的事情,只要你擁有足夠的勇氣,命運,將由你自己書寫……」
「講重點。」
葉千秋手上的拆信刀又陷入一點。
村長深深吸了一口氣,這兩個傢伙,就不要落到他手裡!
「左邊櫃子最下面數來第二個,領了你們倆的包裹給我滾!」
葉千秋示意蘇輕過去拿,蘇輕按照村長的話打開櫃子,還真的找到兩個灰色包裹,拿在手裡沉甸甸的。他扛在肩上,又繼續看葉千秋逼供。
「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這裡是哪裡?」
「命運世界。」
村長眼神飄忽,「兩位想必對這裡十分熟悉,都能熟門熟路地找到我家,還知道我這個時間會待在書房發任務給冒險者,就不要為難我了吧!」
葉千秋與蘇輕的懷疑終於被證實了。
這裡真的是他們熟悉的命運世界,也就是遊戲世界。
但這明明是一個虛擬的空間,只是由一串數據組成的地方,照理說,世界上任何地方都不存在這樣一個空間啊!
但她瞬間想起世界法則最後說的話。
「葉千秋,眼前是未知的世界,連我都無法掌握太多,妳要擺脫疫鬼身分,自己走自己的路?那妳敢不敢往前一步?
她的心中忽然湧現無以明狀的興奮。
她瞇起眼睛笑,換了個問法。
「是第幾個伺服器?」
村長也瞇起眼睛。「這我不能說……好好,拿開妳的刀!那把刀可珍貴了,是用龍骨打造的……好好我不說廢話,是第十三個伺服器。」
葉千秋驚訝了。
「第十三個伺服器是官方伺服器。」
「那一位說過了,要給你們未知,連他都無法完全掌控的世界,因此他無法創造,只能改造。這裡雖然是存於人界的第十三個伺服器,但就是你們的新世界。」
村長笑得很真心誠意,「葉千秋,因為妳,我們全都是真實了。」
葉千秋終於放下手上據說很貴重的龍骨拆信刀,往後一拋,嚇得村長立刻飛身去撿,「葉千秋!」
村長的大吼聲迴盪在書房內,卻只看到這兩個可惡的冒險者翻身從窗台一躍而下,消失無蹤。
「年輕人就是年輕人啊……」
村長賊賊一笑,走向剛剛蘇輕打開過的櫃子,彎腰伸手,摸出了櫃子裡最深處的一大袋金幣。
他眉開眼笑地把裝滿金幣的袋子拽進自己的抽屜裡。

***

還不知道自己被坑了的葉千秋,隨便找了一間新手村的房子,撬開了門鎖,跟蘇輕兩個人蹲在地上開始分贓……不,是拆包裹。
葉千秋毫不猶豫地直接拆開,裡頭各放著一塊石板、一套衣服、一把武器。
「這是……」她皺起眉頭。
「新手包裹。」蘇輕倒是熟門熟路,他當初被霜月逼著練了很多隻角色,他又有看見包裹就非得點開的強迫症,這種灰色包裹他大概拆了上百個。
葉千秋抹了抹臉,他們身在遊戲裡,拿到新手包裹好像也不是什麼值得意外的事情,只是──
「一把短刀、一把弓箭,職業沒得選了?」
蘇輕也皺起眉頭,「我討厭從遠處偷襲的小人。」他拿走了那把短刀,雖然他的最愛是長劍,但眼下只好湊合著用了,有總比沒有強。
葉千秋聳聳肩,她最擅長的角色是法師,皮薄血少攻擊力強,獵人的攻擊力雖然不如法師,但血多了一點,或許在這個未知的世界裡是更好的選擇。
她拿起弓箭跟旁邊的一捆箭矢,聽到自己的耳邊響起熟悉的系統聲音。
「尊貴的冒險者,妳已選擇獵人做為初始職業。」
她跟蘇輕對看一眼,知道對方也聽到了相同的聲音,這時候剛剛那塊重得能拿來砸人的石板上也浮現一串金色文字。

姓名:葉千秋
種族:精靈
職業:獵人
等級:1

她跟蘇輕交換了一下石板,發現兩人都只有一等。
但蘇輕的臉一瞬間黑了,他剛剛才說不想當從遠處偷襲的小人,現在就立刻成了盜賊?這分明就是雞鳴狗盜之輩啊!
他憤恨不平,咬牙切齒,咒罵不已,只差沒躺在地上打滾了。
葉千秋懶得理他,又往包裹裡面一摸,看這包裹鼓鼓的樣子,應該還有東西。她伸長手一掏,果然又掏出了兩顆蛋。
「喂蘇輕,這是啥?」
這兩顆蛋一墨黑一亮白,上面刻印著繁複的紋路,上尖下圓,有好幾斤重,手感不錯,圓潤圓潤,活像特大號的鴕鳥蛋。她遞給蘇輕,揚起了眉毛。
「我哪知道啊!」
蘇輕沒好氣的回她,「上輩子」玩遊戲的時候,他只專注在兩件事情上,一件事是追在葉千秋的屁股後跑,一件事是去競技場虐殺玩家,現在問他這蛋是啥,他哪知道啊!
葉千秋深深皺起眉頭,如果是能在遊戲中賺錢的事,她肯定知道。但這遊戲裡的寵物是綁定帳號的,意思是不能交易也不能賣販售。
寵物的攻擊力又低下,頂多給怪搔搔癢,主人隱匿的時候還會暴露主人的位置,讓玩家無法越等打怪。
總結上述原因,寵物系統對於三餐要吃什麼還得看打到什麼寶物而定的葉千秋來說,就是廢物般的存在。
「扔了唄?」
葉千秋跟蘇輕嚴肅地看著這兩顆蛋。
「還是不要吧……」蘇輕有些猶豫,自從來到這個世界,失去了所有天狐的能力後,他變得小心翼翼起來,跟恣意妄為的葉千秋完全不同。
他清清嗓子,慎重地開口。
「還是……吃了吧?」
「你餓了?」
「有一點。」
「好吧,我記得村邊有個爐火是專門給新手修理裝備的,拿去烤了吧!這麼大顆,烤起來應該不錯吃。」
葉千秋拍板定案,只可惜人算不如天算,這時候兩顆蛋嗶嗶剝剝的裂開了,裡頭兩隻小獸控訴般地瞪著蘇輕跟葉千秋。
「什麼鬼東西?」
葉千秋皺起眉頭,拎起其中一隻的尾巴。這兩隻小獸和蛋殼一樣,一黑一白,頭圓如球,身體微長,有四肢爪子還有一條尾巴,背上長著一對小肉翅,濕糊糊的,明顯還不能飛。
「有點醜。」
蘇輕簡直想把牠們往外扔,這兩隻小東西醜得天怒人怨,根本挑戰他的審美觀,但他拎起另外一隻黑的。蛋沒了,換來肉,感覺挺划算的?
這時,系統的聲音又在他們耳邊響起。
「尊貴的冒險者,您的寵物已綁定完成,未來請帶著您的寵物一起在這個世界冒險吧!」
葉千秋跟蘇輕滿臉黑線,兩人下一個動作就是一把抓起石板。靠!果然!
蘇輕立刻爆了粗口,原因無他,他的石板上面清楚地多了一行──

寵物:陰離
種族:龍族
等級:1

葉千秋的則是──

寵物:玄明
種族:龍族
等級:1

兩人對望一眼。好吧,這下不能吃了。
他們膽子再大,也不能把二界的管理者給吃了,就算有天大的仇恨,把曾經活生生出現在眼前的人烤來吃,他們自認還是沒有這麼狠心。
蘇輕不抱希望地開口,「陰離是我想的那個人嗎?」
葉千秋絕望地點頭。「玄明也是我想的那個傢伙嗎?」
蘇輕嘆口氣,拎起陰離,連同石板跟武器一起塞進自己的灰色包裹裡。
得了,身無分文,還得養家,這兩隻小的不知道食量大不大。
他們垂頭喪氣地走出小木屋,也不去理會在袋子裡不斷抓咬的小龍,又來到了雅美娜面前。
不過他們這次記取教訓,事先換上了包裹內的新手服裝,包裹裡面就一套衣服跟武器,傻子也知道這衣服不穿不行。
他們換上新手服裝,雅美娜果然笑逐顏開。
「尊貴的冒險者,有什麼我可以為您服務的嗎?」
葉千秋想了想,既來之則安之,「我想接新手任務。」
雅美娜的眼神閃了閃,「好的,我這裡有兩個新手任務,一個是帶回一百株回春草,另一個是消滅二十隻綠毛蟲。另外,兩位來自異界的冒險者不用擔心,您所消滅的怪物數量都會記載在史冊中,回來與我核對即可。」
「石板就石板,說什麼史冊……」蘇輕嘟噥著,比起殺蟲,他寧願去拔草,但他還沒來得及開口,就聽見葉千秋果斷接了任務。
「我選第二個,消滅綠毛蟲,我跟他都是。」
葉千秋話音剛落,蘇輕就聽見耳邊響起接到任務的提示聲。
「喂!」蘇輕氣得跳腳,卻被葉千秋一把拉走,「我不要去殺蟲啦!噁心死了!選這個幹麼啦!」
蘇輕的審美觀一向高於水準,以往他用鍵盤滑鼠就能屠殺一切遊戲怪物,現在卻得親自上陣,他還拿短刀欸!
難不成要他拿這把長不過手臂、寬不過手掌的短刀刺進蟲身裡,然後噴出一堆血,把自己搞得黏糊糊的,像是剛從屍體堆裡爬出來的噁心鬼嗎?
「你傻了?拔一百株草,我們兩個加起來就是兩百株了,你要拔到天黑還是天亮?再說,那麼多草怎麼扛回來?你要拔自己去拔,我要快點賺錢!」
「賺錢做什麼……」
「新手村的旅店一個晚上要二十個金幣,你想睡荒郊野外還是稻草堆?」
「……我用短刀跟妳換弓箭好不好?」蘇輕哀求。
「帳號綁定的。」葉千秋用看白痴般的眼神看著蘇輕。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