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鬼道少女01:我的鄰居是天狐
定  價:NT$230元
優惠價: 9207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書摘/試閱

POPO原創網 超人氣浪奇網遊之作
期待值100%、好笑值150%、揪心值200%!!!
PTT飄板才女作家 逢時 × 金漫獎知名繪師 YinYin

「嗨,我以後會跟在妳身邊,隨時準備殺掉妳。」
冷高少女千秋VS.賣萌天狐蘇輕
正所謂不打不相識,不相殺怎能相愛……咦?

葉千秋和蘇輕都是倒楣鬼,
什麼都沒能擁有,有的只是亂七八糟的命運……

葉千秋是鬼子,天生孤煞,無親無故,
只能靠著在網遊裡推王打裝備,獲得一點點吃飯錢與微薄的快樂。
蘇輕則是隻長錯了黑尾巴的美貌天狐,被拘在地底千年,
直到仙人告訴他,去殺了千秋,就能重獲自由。

蘇輕很確定自己是必定要殺葉千秋的,
隨時都可以,所以不急著下手,
還有恃無恐地搬到她家隔壁,在網遊裡開個帳號死纏著她不放。

氣得葉千秋在遊戲裡一見蘇輕就砍,
被虐了千千萬萬遍的蘇輕,雖然無法待葉千秋如初戀,
倒也始終不離不棄,彷彿不被她虐一下,就渾身不舒坦。

日子一久,葉千秋不由得想著,
這隻狐狸雖然看著討厭,也還算是待自己不錯,
如果自己的一條爛命可以換來他的自由,
或許可以考慮把命交給他……嗎?

「交給我吧,等妳死了,妳的靈魂就會被從冥界撈出來,裝成球讓我扔著玩~」
「你才讓人當球扔著玩,你全家都讓人當球扔著玩!!!」

葉千秋端坐在書桌前,右手的滑鼠按得劈里啪啦響,左手則在鍵盤上飛舞。她表情嚴肅,彷彿與面前螢幕裡的樹精王有不共戴天之仇。
葉千秋靈敏地走位,間或在地圖裡面翻滾,甚至在幾個空檔放了大招,大招打到了樹精王,樹精王吃痛,白色的破千傷害值輕輕飄了起來,葉千秋抽空看了一眼樹精王的血條。
很好,不愧是有玻璃大砲之稱的法師,拿這隻賺錢果然划算。
賺錢?
對,人家玩遊戲是為了娛樂,葉千秋玩遊戲是為了賺錢。在這個遊戲裡面,她總共有六隻角色,每一隻都滿等,裝備不錯,卻算不上頂級。
頂級的都讓她拿去賣錢了。
所以葉千秋會這麼嚴肅地瞪著眼前這隻樹精王,一瞪就是兩個小時,也是因為事實上,這關係到她今天晚上吃什麼。
樹精王的血量降到10%以下了,螢幕上炸開一道白光,滿地的小樹精應樹精王的召喚前來,紛紛從地底竄起,螢光樹精滿螢幕亂跑。葉千秋皺了皺眉,自己一個人挑戰還是太勉強了嗎?
但她吞了一口口水,看著放在桌邊的肯德基點餐單。
今天好想吃一桶炸雞,再配一盒蛋塔……
葉千秋一咬牙,點開了裝備欄,換上近身匕首,操縱著遊戲裡的法師直接撲了上去。如果這時候旁邊有高等玩家看到,一定會覺得這傢伙瘋了,法師就是皮薄的角色,遠程攻擊會讓你痛到叫媽媽,但一被近身就像一棵小白菜一樣,一下就能切碎下鍋。
但是葉千秋憑著對炸雞桶的執念,硬是在小樹精滿地圖的轟炸攻擊中,左支右絀地鑽來鑽去,偶爾還補上幾刀帶毒的攻擊。她又磨了樹精王大概半小時,滿地的小樹精一隻沒死,樹精王卻終於轟然倒地。
塵煙漫起,地上的特大布包閃閃發亮,葉千秋的眼神也亮了。她一把拿起布包,開了加速技能逃逸無蹤,留下滿地的小樹精嗷嗷直叫。
葉千秋懶得回城,直接鑽進山脈中的一個小山洞,這裡算是比較安全的地方,至少不會有忽然生出的野外怪。她亮著雙眼打開儲物欄,點開了那個灰濛濛的特大布包。
一點開布包,儲物欄立刻被塞了個滿滿當當。
葉千秋點著滑鼠掃過去,拆掉了沒用的垃圾,將能賣錢的分一邊,不能賣錢的當場銷毀。但讓她失望的是,所有戰利品都清點完畢了,還是沒看到那顆會發亮的樹母之心。
樹母之心是這隻樹精王的特產,但是掉落率很低,而且樹精王打人又痛,瀕死的時候還會召喚小樹精,所以在網路上的價碼一直都滿高的,一顆樹母之心價值一千塊左右。
怎麼這麼難打啊……王八蛋!
我的炸雞……葉千秋把下巴靠在桌上,徹底蔫了。
她懶洋洋的,什麼事情都不想做了,乾脆起身到小套房的流理台前沖了一碗泡麵。沒有炸雞那就隨便吃吃吧!
葉千秋捧著泡麵回到螢幕前,打算一邊吃泡麵,一邊把剛剛的戰利品掛到交易所的時候,忽然發現有個很奇怪的人物在她身邊打轉,左戳右砍的。
她把滑鼠移過去,這隻人物的等級很低,才十五等,大概是剛解完新手任務而已。
但自己所在的這張地圖可是高等地圖,就算人物不用封頂,至少也要練上個把月才能來這裡打樹精王的主意。
這隻劍士人物卻穿著簡陋的新手裝,拿著一把大劍在自己身上揮來揮去,然後揮出一個又一個的MISS。
想也知道,等級差距太大,這隻滿等法師要是真能被砍出傷害,那她也不用混了。
這傢伙有毛病嗎……
葉千秋盯著這個人物直直看,忽然打了一個冷顫。
這臉怎麼有點眼熟?
這遊戲的創角機制做得非常嚴謹,光是臉型跟髮型交互搭配就有上百種,更別說臉上的各部位都能夠任意調配,眼角想上升幾公分、嘴唇想嘟起幾吋,都任君選擇,只要你有足夠的耐性。
而某人因為對外表異常執著,於是在創角頁面耗了大半個下午。
她飛快地打字,「你是誰?」
對方頓了一下,放下大劍,似乎正在摸索著如何回話,好半天才拖拖拉拉地冒出幾個字,「我們前天才見過面的。」
──果然是那個古怪的傢伙!
葉千秋本想立刻走人,但是隔著螢幕,好奇一下也不會送命,葉千秋的好奇心升起了一個前所未有的高度,她咬著指尖,片刻後,「你想幹麼?」
這次對方回話的速度快了一點,「跟在妳身邊。」
葉千秋冷笑一聲,劈里啪啦地打了一句回去,「好讓你殺我?」
「我說過,要等妳變成疫鬼,我才會動手。」
對方的話一個字一個字的冒出來。
不知道為什麼,葉千秋沒有操縱著人物走掉。她知道自己身上的鬼氣越來越濃,自從老爸老媽都在她眼前病死之後,葉千秋就不再跟任何人來往,除了紅鬱姨以外。
不過眼前這傢伙,葉千秋絲毫不替他擔心,這傢伙的命肯定比自己硬上很多,她關心的是別的事情。
葉千秋遲疑了一下,還是忍不住打了字。「你似乎對我很了解?」
「不算太了解。」對方慢騰騰地停頓了片刻,「妳是鬼子,注定成為疫鬼,又用那種方式吸收鬼氣,恐怕很快就要死了,到那時候,妳會比現在還痛苦百倍,不如──現在就死。」
對方長篇大論了起來。
葉千秋翻了翻白眼,「我是個不正常的人類,但我有一顆正常的人類大腦。」
言外之意是,正常人不會沒事求死,就算知道未來可能痛苦不堪,現在她也不想沒事把自己的頭伸出去給人家切著玩。
「妳不要用那種方式吸收鬼氣,或許還能活久一點。」
對方打出來的字讓葉千秋下意識地摸了摸肋骨,「但是鬼氣不除,一樣會成鬼。」
「總有別的辦法能處理。」
「或許吧。你叫什麼名字?」葉千秋纖細的手指在鍵盤上幾個起落。
她問的當然不是這隻劍士角色的名稱,劍士頭上還頂著一串亂碼呢,大概對方註冊時根本是胡亂打的。創角這麼認真,名字卻隨便註冊,這傢伙也是奇葩了。
葉千秋如此跳躍性的思考,讓身在遠處的天狐愣了一下。他的名字?
真是個好問題。
他才睜開眼睛就被扔到幽冥地底裡,雖然那些仙人都叫他天狐,但那是他們沒常識,天狐只是種族,可不是他的名字。
那他的名字是什麼呢……
天狐望了望自己桌邊的一本小說,隨手打上兩個字。
「蘇輕。」
「還真奇怪。」葉千秋回了一句,只是純粹覺得兩個字的名字少見。
「我也這麼覺得。」另一邊的螢幕前,剛剛幫自己取名為蘇輕的天狐也點了點頭,這名子感覺輕飄飄的,一點分量都沒有。
「……」
葉千秋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她隨手幫自己上了幾個狀態,準備繼續去尋找下一餐的蹤跡,操縱著法師直接走出了山洞。
「喂喂喂喂喂喂喂喂!」
後面有一排白色的字飄了過來,那隻劍士又跟了上來。
「?」
滿足了好奇心的葉千秋惜字如金。
「讓我跟著妳吧?我說過現在不殺妳。」對方鍥而不捨,只是渾然不知自己打出來的話有多惹人嫌。
「別煩。」
葉千秋進入潛行狀態,這是她這隻法師滿等之後的獎勵,不限職業的一個技能,而一向以打寶為己任的葉千秋,自然選了潛行這個盜賊技能──方便她偷偷摸到王面前。
但是這個獎勵比不上人家高等盜賊辛辛苦苦練出來的潛行,進入潛行狀態的葉千秋只能瞞得過野外怪物,是瞞不過玩家的。
而蘇輕一直跟著她,只會引來一圈又一圈的野外怪。
葉千秋不耐地想甩掉蘇輕,對方卻開始跳針了。
「讓我跟著妳吧?」
葉千秋操縱著法師,猛地回頭,一個火焰技能迅速放了出來,完全沒跟人PK過的蘇輕只能愣愣地看著自己的角色全身著火,然後倒地不起。
「我說了別煩我。」
葉千秋遠遁而去,另一邊坐在網咖裡頭的天狐倒是笑了。活著,果然很有趣啊……
他的目光看著桌邊的小說,攤開的那一頁上,主角蘇輕正被一個男人抱了滿懷。
呵……
天狐抹了一把桌子,一張身分證憑空出現,上頭的名字赫然就是蘇輕。
就借你的名字一用了,反正你我都不是世間人嘛。
蘇輕笑得悠然,拿起桌上的身分證,慢騰騰地晃了出去。

被蘇輕鬧了一陣,葉千秋的泡麵都冷了。
葉千秋責怪了自己三秒,譴責自己那無聊的好奇心,接著木然吃完了冷掉的泡麵,食不知味的操縱著法師四處晃。
後知後覺的她一直到現在才想起來,那個古怪的傢伙怎麼知道自己的人物名稱?
她下意識地看了一眼窗戶,窗外有一棵參天大樹,長得比這棟五層樓的房子都還高上一點,不得不說,這棵樹能在都市中安然活到這麼老,也算是一種奇蹟。
前幾天,那傢伙就是坐在那裡看著自己吧?
葉千秋瞇起眼,這樣的距離,真能連螢幕上的小字都看得清楚嗎?她瞇了老半天,放棄打量自己電腦與老樹之間的距離,乾脆站起身來,「砰」的一聲,一把將窗戶關上了。
誰知道那傢伙是什麼妖怪,說不定還真的能看到……
死變態!
葉千秋哼了一聲,手上的法師在地圖上走了老半天,卻連一隻世界王的影子都沒看到,好不容易看到一隻還活著的,卻已經是殘血,旁邊圍了一整圈的某公會成員。
親友團啊……
葉千秋繞道走了,她還得做生意呢!這些高等玩家都是自己的潛在客戶,得罪不起,還得好好供著,於是葉千秋果斷放棄。
圍繞著那隻殘血世界王的玩家們,渾然不覺自己在葉千秋眼中,全成了亮澄澄的金錢符號。
葉千秋的法師又繞了一會兒,時間已經有點晚了,將近凌晨。葉千秋揉揉眼睛,收拾了幾隻次等的菁英怪,卻什麼寶物都沒有。
她嘴裡罵了一聲,沒帶寶物也跟人家出來混?
活該被我殺回老家去,反省反省再多帶點東西來吧!
葉千秋碎碎念著,感嘆自己今天晚上的打寶運真是太差了。
她乾脆關了電腦,打不到寶就不用浪費電了。
她隨手拿了一本小說,鑽進被窩裡看。小說的封面很煽情,兩個男人滾在一團,故事也沒什麼內容,兩個主角吵架滾床單、和好也滾床單,恐怕整篇劇情看完,床單的戲分最重。
葉千秋打了個哈欠,迷迷糊糊地睡著了,連房間的燈都忘記關。
她知道遠處的小鬼還在窺伺著她,但她睡得安安穩穩,這些雜魚還沒膽子找上門來。葉千秋翻了個身,蹭了幾下,蜷曲成一隻小蝦子,進入了有如大海的夢鄉。
這幾天斷斷續續下了幾場雨,正是適合人入眠的時節。
葉千秋以為自己會就這樣一覺到天亮,但沒想到事與願違,走廊外在大半夜傳來了乒乒砰砰的嘈雜聲,似乎有人正在搬動大型家具之類的東西。
葉千秋痛苦地張開眼睛,拿起床頭的手機一看。
半夜三點……
靠……北邊走,哪個瘋子半夜搬家?
葉千秋把棉被拉起,蒙頭蓋上,試圖找回已經逐漸遠去的睡意,但是外邊的聲音越來越吵,甚至有人大呼小叫的在安裝什麼東西。
葉千秋猛地翻身坐起,滿臉煞氣。這傢伙到底腦袋哪裡有洞,她非得出去幫他灌點水不行了!
葉千秋打開房門,走道上都是被吵醒的住戶,大家睡眼惺忪的看著葉千秋隔壁的房間,有許多搬運工進進出出,搬來的家具等級高、質感好,都是價值不菲的東西。
看看,那張床上頭還包著席夢思的塑膠套呢!
葉千秋心中警鈴大響,還沒等她反應過來,一張欠揍的臉就湊到了她面前,狀似親暱地說著:「妳好啊,以後我們就是鄰居了。」
對方甚至握了握葉千秋的手。
這下子走道裡的租客全部瞪向了葉千秋,原來這半夜吵人的瘋子是你朋友啊……
葉千秋傻了一會兒,看著眼前幫自己拉了滿滿仇恨值的傢伙,張了張嘴,剛睡醒的聲音還很沙啞。
「蘇輕,你到底想幹什麼?」
饒是面對各種窮凶惡極的鬼怪都不曾變臉的葉千秋,這下子也有些傻了。
蘇輕妖嬈地一笑,臉上流露出桃花般的殷紅,他本來就是狐,就算貴為天狐,天生的魅惑本事仍然無損一絲一毫,只有更增而已。他這樣一笑,滿通道的租客都暈了。
剛剛拉得穩穩的仇恨值,一下全消失了。
葉千秋毫不懷疑,整層樓的租客現在絕對捨不得傷害眼前這傢伙一根頭髮,別說他要半夜搬家,現在開演唱會都行。
只是大家都戀愛了,葉千秋卻瞪著他,什麼也沒說,轉身走回房內,大力地甩上了門,她甩得用力,連門框都微微震動了起來。
她很明顯的生氣了,覺得自己今天晚上真是衰透了!
她這短短的一生中可從沒遇過這麼死皮賴臉的傢伙,她知道自己打不贏蘇輕,但可沒打算讓自己的頭上隨時懸著一把刀啊!
就算對方說什麼會等自己變成疫鬼才下手,但是這種有人虎視眈眈的感覺可不好受。
打也打不贏,趕也趕不走……葉千秋氣呼呼地重新開了電腦,登入遊戲,把自己所在地圖上的野外怪全部橫掃了一遍。
可憐的樹妖一族全都遭了殃。
而門外的蘇輕吃了一頓結實的閉門羹,他杵在葉千秋房門口的孤單模樣,令所有租客都立刻替他傷心了一把。
只差沒有敞開自家大門,歡迎蘇輕登堂入室了。
但蘇輕本人絲毫不以為意,來日方長嘛!
他拍了拍手,掏出支付給搬家公司的工資,遣散了工人們,也跟著鑽進自己的未來小窩,興致高昂地開始擺弄這些人間的擺設。
他還不忘幫新買的電腦開機,慢慢摸索著,灌入了今天葉千秋在玩的那個遊戲,然後登入了自己的角色。
他可是睚眥必報的狐狸啊!
等他等級高了,也要踩著葉千秋的屍體威風一把!
這個晚上,隔著一道單薄水泥牆的兩間房間都是燈火通明,主機的風扇飛快地運轉,散發出烘人的熱氣。
各據一間房間的兩人都下了死力氣折磨手上的鍵盤跟滑鼠,罵聲不斷,一邊是打不到寶的怨恨,一邊是又躺地板看星星的羞恥,熱熱鬧鬧。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