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缺貨無法訂購
森山大道的台灣街拍
定  價:NT$420元
優惠價: 9378

缺貨無法訂購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台灣,與我的記憶有一種臍帶相連的感覺,彼此連繫著,
所以不論怎麼拍都拍不夠呢!

一趟高雄至基隆的台灣縱貫之旅,
展開了森山大道的台灣街拍。

讓我們跟著森山大道的街拍,以及仲本剛的行旅之眼,
探究這名世界級的攝影藝術家對著眼前的事物
舉起相機、透過鏡頭看出去之時,
所見到的與眾不同影像。
並且,解開森山作品中獨特的不可思議感。
------

森山大道首度與海外出版社合作,推出在地原作街拍攝影集
森山大道的台灣街拍之旅

本書要帶著讀者了解,森山大道這名攝影家在拍攝的那一瞬間,所捕捉到的奇妙感受:森山先生對著眼前的事物舉起相機、透過鏡頭看出去的同時,他所看見的與眾不同的影像。
  究竟他看到了什麼?
為了找出這個答案,而有了這趟台灣的旅行。解開森山作品中獨特的不可思議感,正是適合本書的一大主題。
這本書是仲本剛與森山大道這名攝影家一同在台灣旅行,同時也是探索森山大道內心之旅的記錄。

森山大道
Daido Moriyama
1938年10月10日生於日本大阪池田市。
1958年以自由設計師的身分於大阪平野町成立事務所。
1959年進入岩宮武二攝影工作室擔任助理,為其攝影啟蒙階段。
1961年為了參加VIVO而轉赴東京(VIVO,1959年成立的日本攝影師組織。成員有川田喜久治、佐藤明、丹野章、東松照明、奈良原一高、細江英公等。1961年解散)。VIVO解散後,成為細江英公的助理;次年,協助細江完成三島由紀夫攝影集《薔薇刑》。
1964年成為獨立攝影師。
1965年以《相機每日》雜誌刊登的橫須賀美軍基地攝影作品展露頭角。
1966年起與作家寺山修司展開合作關係。
1968年首次出版攝影集《日本劇場寫真帖》,以「晃動、模糊、粗粒子」的前衛手法拍攝,展現了森山藝術家風格的明顯印記。
       廣受好評的《On The Road》系列開始於《相機每日》連載。
       從第二期起參與《挑釁》雜誌(攝影家中平卓馬與高梨豐、詩人岡田隆彥、評論家多木浩二共同創辦)。
1970年獲選為「時下之人,70年代百人選」。
1971年與日本設計大師橫尾忠則共赴紐約
1972年出版《攝影再見》攝影集,70年代為森山的個人反思期。
1974年於東京四谷與成田秀彥成立共同事務所。
     於Work Shop攝影學校講學。
1975年任東京寫真專門學校專任講師。
1976年與北島敬三、倉田精二等人於東京新宿成立CAMP藝廊。
1980年首度海外個展,後展開全球巡迴展。
1981年《光與影》系列於《寫真年代》上展開連載,外界諸論森山走出此前的迷惑,邁向另一個新的階段。
1993年出版《COLOR》為首本彩色攝影集。
2011年出版《NORTHERN3》為首本全以數位相機拍攝的攝影集。

得獎紀錄∣
1967年 第11回日本寫真批評家協會∣新人賞(發表於《相機每日》上的藝人系列)
1983年 日本寫真協會∣年度賞(攝影集《光與影》)
2003年 第44回每日藝術賞(攝影集《新宿》)
2004年 德國攝影協會∣文化獎
       日本寫真協會∣作家賞
2012年 國際攝影中心(紐約)∣Infinity Award(無限獎)

森山大道公式網站∣http://www.moriyamadaido.com/


仲本剛
Takeshi Nakamoto
1968年生於神奈川縣。
在身兼雜誌特約寫作的工作之餘,持續編輯製作寫真集,包含與森山大道同行拍攝的《BUENOS AIRES》、《S'》、《São Paulo》、《上街去吧!森山大道的街拍意見》(森山大道 路上スナップのススメ)在內,尚企劃製作了《Light & Shadow》、《NAKAJI》等森山大道的作品集。

究竟他看到了什麼?    仲本剛

  二○一四年五月,攝影家森山大道與我走了一趟由高雄到台北、基隆的台灣(西部)縱斷之旅。森山所拍攝的台灣照片以及我撰寫的側記將編輯成冊,由台灣的出版社出版,這次旅行即為此而來。

  事情始於我們在日本光文社所出版的《上街去吧!森山大道的街拍意見》(森山大道 路上スナップのススメ)。該書於二○一○年八月在日本出版,由森山大道的攝影作品與我的側記文字所構成,亦是講述所謂森山式街拍心法的一本書。書中詳述森山大道思想中街拍所需的最低限度技術、一名攝影師所具備的姿態,以及依此而實際拍攝的相片。
  該書的台灣繁體字版於二○一三年由本書的出版社──大藝出版翻譯出版,並且在同年秋天舉行了新書座談暨簽書會,邀請森山大道與我造訪台北。會後,該書責任編輯賴譽夫主編提出了本書的企畫:「希望可以與《上街去吧!森山大道的街拍意見》相仿,由森山先生來拍攝台灣,並且搭配仲本先生的隨行記」,而森山大道與我也當場允諾。
  只是《上街去吧!森山大道的街拍意見》已經在台灣翻譯出版,而該說的街拍技巧在那本書裡我們都寫過了,我想是不能重複的;因此,我的側記究竟該以什麼為主題?一直到搭上從日本出發的飛機,我都還在煩惱著;於是成了一趟比起期待,不安的感覺更為顯著的旅行。
  然而,就在旅途之中,我漸漸地找到了方向。
  在仔細觀察著拍攝台灣街角的森山大道的過程裡,在休息時於路旁便利商店停車場抽著菸與森山先生的對話中,足可構成這本書主題的想法一點一滴地浮現。
  那就是森山大道這名攝影家,在拍攝的一瞬間所捕捉到的奇妙感受:森山大道對著眼前的事物舉起相機、透過鏡頭看出去之時,所看見的與眾不同的影像。
  究竟他看到了什麼?
  為了找出這個答案,繼續著這趟旅行;我想解開森山作品中獨特的不可思議感,而這正是適合本書的一大主題。
這本書是我與森山大道這名攝影家一同在台灣旅行,同時也是我探索森山大道內心之旅的記錄。

序  究竟他看到了什麼?

第一日  高雄
第二日  高雄│台南│台中
第三日  台中│基隆
第四日  基隆│台北
第五日  台北
歸國之後──記憶之旅

後記  與森山大道的台灣街拍旅行

歸國之後∣記憶之旅

仲本:去台灣街拍回來後又過了一段時間了,這次的旅程中森山先生拍了七千多張,還是一樣拍了非常大量的照片呢!
森山:嗯,我街拍時一直都會拍這麼多,所以這次在台灣拍的也不算特別誇張啦 !
仲本:就是您平時常與我們聊到的,您一貫的哲學:「先有量,才有質」。現在我們回頭去看這些照片,重新想一下這次在台灣的旅行給您的感覺是?
森山:這次的攝影旅行總體來說,台灣之旅也是我的記憶之旅。不過,我想也不限於台灣,只要是在攝影,對我而言都會有這樣的感覺。只是這次在台灣,我心中的記憶之輪時常轉動,有這麼多記憶之中的影像投射在眼前,我讓那感覺引領著我前進、拍攝,這樣的印象十分深刻。
仲本:這點連跟在一旁看著您拍照的我也發現了,我們也聊到這是您在國外其他地方沒有的,您自身的記憶與台灣相連的感受。
森山:對啊,與我的記憶直接連結的氣味、聲音、光線等等,在這次的台灣之旅裡感受到了好多次。
仲本:在其他外國的城市,例如巴黎、倫敦、夏威夷等,很少有什麼是與森山先生的記憶之輪相連結,或該說相關的記憶很單薄?所以您才會說像是在巴黎很快就膩了。
森山:是啊,不過偶爾也是有些地方會有濃厚的記憶,比方說夏威夷的希洛(Hilo)雖然是個小地方,但它也跟台灣一樣喚起了我許多記憶,同樣是在夏威夷,檀香山幾乎就感受不到這些,反倒是小小的希洛隨便一個街角就會有。我這樣說也許希洛的人會生氣,但是在希洛的大路轉往小巷子裡去的時候,有好幾條小巷子裡都是又小又破的小屋林立,我就是走在這些地方時感覺到從前的記憶。
仲本:這是不是與您小時候曾生活在二戰剛過的日本有些相像呢?
森山:不能說是有直接的連結,只是那一帶的氛圍喚起了我的記憶,比方說我們不是看到有一座與我出生同年一九三八年建造的橋?
仲本:是啊,當時森山先生確實是在雨中站了很長的時間,有種執拗似地不斷拍著它。
森山:對啊!
仲本:我記得跟你一起在現場,因為不想要被淋溼,又不能直接說「還要拍喔?」,只好委婉地問說:「相機這樣淋雨不會壞吧?」(笑)。
森山:呵呵呵,那個時候我完全陷入與記憶交歡的狀態,一邊還不忘持續按下快門。當初說要到夏威夷去拍照的目的早已拋至九霄雲外,一味地對著被喚起的記憶、曾經看過的某種影像按下快門,大致是這種感覺,或許可以說是任憑情緒帶領我吧!
仲本:所以您拍的不是眼前的橋,要說的話應該說是您自己的內心世界?
森山:嗯,說得誇張點的話是這樣沒錯,只是即使如此,照片上呈現的也只是那座橋而已。
仲本:像這樣很情緒性地、將自己的記憶投射在某個被攝體而拍攝的情況是否常出現呢?
森山:很少,但還是會有,我也不知道究竟有幾分是這樣的投射。我不論是到哪個國家都會拍些電線、電線桿、人孔蓋之類的不是嗎?我想應該就是進入那樣的狀態了吧!
仲本:於是就從眼前的被攝體潛入浮現的記憶之中而拍攝著嗎?
森山:對,那是我小時候的記憶,關於電線、電線桿、人孔蓋的記憶,街道的記憶,我一邊與這些記憶交歡,一邊將這些景象與眼前的風景重疊。
仲本:一般拍攝風景照的攝影師都很討厭有電線遮住畫面吧!
森山:是嘛?我倒是很喜歡(笑),一點也不討厭吶,還特定去取有電線的景咧(笑)。
仲本:您說電線、人孔蓋會喚起記憶,這幾乎已經深刻地刻畫在您心中了呢 !接近心靈創傷的程度(笑)。我在一旁以編輯的角度來看,相信這畫面一定可以拍出好作品,但是這種拍攝再多也只會用上一張啊(笑)!
森山:呵呵呵。
仲本:不過,可以更具體地形容,所謂因電線、人孔蓋喚起的記憶、召喚出的風景究竟是怎樣呢?
森山:嗯,其實就是戰後的模樣。從父親老家所在的宅野,大阪車站的後方看過去是一片混亂,一大群的孤兒、無依無靠的人流浪在黑市裡的景象。我被喚起的畫面就如同描繪戰後一片混沌的風景。
仲本:這在大阪車站後方看到的景象是否可稱為森山先生心靈的原鄉?
森山:嗯,與其說是心靈的原鄉,我覺得是更細碎的切片之類的。由於父親的工作時常要調動到不同地方,昭和二○年代我不只待過大阪,也曾經在東京、浦和住過。戰爭結束時我應該住在千葉,這些被切得細碎但是一片片都非常鮮明的記憶,在我心中是很清晰的。開始當攝影師沒多久,就常有人說:「你的照片看不出是哪個時代拍的」、「就算說是昭和二○年代的照片也不覺得奇怪」。雖然我會回他說「哪是你說的這樣啊?」,現在回想起來,才發現原來我對於戰後日本街角的風景有很強烈的執著,所以不論是在日本的哪個城市,或是到海外去,我都一直找尋著會喚起這些記憶的場景、與記憶之頁直接連結的氣味、光線,想要找到一樣的街角。哎,雖然說了也沒有用,但我最想拍的其實是昭和二○年代前半的日本吧!
仲本:在拍攝國道時您提過那是對「剛剛經過的街道」的懷念之情,但其實是對「遠遠逝去之時代」的悼念。
森山:是的,也可能是因為到了這個年紀才有的感覺,畢竟帶著相機四處街拍已超過五十年以上了,總是終於能夠了解自己了。
仲本:您是為了找回這樣的風景而在世界各地遊走對嗎?
森山:啊 !被你這樣一說,覺得好像太過感傷,有點想要抗拒這感覺,不過確實是如此。不,應該說那個時代的日本,戰爭結束後的五、六年間;若可以的話我想存在於當時的日本,年紀大概三十歲上下,帶著相機,在東京的新宿、池袋、新橋一帶亂晃,能留下一本三百頁左右的攝影集,我就死而無憾了吧(笑)!
仲本:森山先生從以前就常說想要有「肉眼相機」,希望能夠將眼前所見的一切全都拍成相片留存下來。不過我感覺現在您想要的是「記憶的掃描機」,也就是將過去記憶的碎片全都掃起來,做成照片之類的。
森山:沒錯,心中潛在的所有記憶我都想要列印出來,若可以,我會印成黑白照,純粹的、黑墨用很重的黑白相片。我大概是為了能夠多接近這個想法一步才拍了這麼多照片、製作成那麼多攝影集。只是這麼多年來我不僅沒有離終點近一些,這樣的想法反而愈加強烈。
仲本:這樣的想法這次在台灣是否也強烈地感受到了呢?
森山:沒錯,不論是在高雄的市場裡、基隆的棧橋、台北的小巷弄,突然看見一道光線、聞到氣味、聽到歌曲的一瞬間,我對戰後的記憶將我拉進彼方,促使我去捕捉眼角裡記憶的碎片而按下快門。因此我感覺自己在台灣拍的照片,比起在其他任何國家任何地方拍的照片,更貼近我內心的情緒,我想我可以說,台灣之旅便是我的記憶之旅吧!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