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定  價:NT$260元
優惠價: 79205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我叫薛主翔,今年十歲,因為爸媽看不見,我們全家四個人只有三隻眼,再加上一隻導盲犬歐文!
每天早上我和爸爸、妹妹排成一列,先送妹妹到托兒所,再送爸爸和歐文到公車站牌。出門時,當爸爸將手搭上我的肩膀,我就是這列小小步兵隊的隊長!
即使我帶領的最多只是一個人一隻狗或三個人一隻狗──
我也要好好帶領我的小隊,安全到達每個地方!

我還有一隻眼睛。張開眼,就能看見爸媽、妹妹和歐文,看見老師和同學,還有高山大海、天邊的一抹彩虹和樹葉上短暫停留的露珠。
希望我們一家人,能夠更勇敢的面對人生中的每一關挑戰,我要繼續擔任「步兵小隊長」──歐文帶著爸爸、我帶著全家,牽手搭肩,繼續向前!
不論是四個人一隻眼或沒有眼,只要全家人永遠在一起,我就不害怕!

【薛主翔小檔案】
‧2005年全國孝行獎最年輕得主
‧因先天性青光眼,右眼幾乎看不見,左眼矯正後視力1.0
‧從兩歲開始就當全盲父母的眼睛
‧因為熱愛自由,所以英文名字叫Free
‧最喜歡運動和畫畫
‧最愛吃媽媽煮的義大利麵,特別是有濃濃起司味的
‧興奮時最愛說:No problem!
‧目前就讀臺北海洋技術學院經營管理科

本書特色
◎全國孝行獎最年輕得主薛主翔真實勵志故事!感人落淚!
◎好書大家讀年度好書推荐
◎行政院新聞局優良讀物
◎教育部生命教育優良出版品

薛以柔

全國孝行獎最年輕得主薛主翔的母親。

凌明玉

曾獲聯合文學巡迴文藝營小說首獎、中央日報小說首獎及小小說獎、世界華文成長小說獎、吳濁流文藝獎小說類、陳國政兒童文學獎等。小說曾選入年度小說選,傳記故事曾獲年度好書獎。

主翔一家人的故事,有笑聲也有淚水,有心酸也有溫馨,書中的一字一句,不但看到這家人對生活的認真與努力,也感到小小年紀的主翔那顆成熟與懂事的心。
                                                    ——馬英九/總統
主翔的故事讓我深受感動,希望藉由主翔的故事讓更多人珍惜生活中所擁有的一切。                                          ——杜正勝/前教育部長
身為孝行獎評審必須實地查訪每個候選者家庭,令我驚訝的是:這個孩子遭遇了這樣的家庭,反而表現得那麼積極、樂觀、進取!——陳淑女(退休校長)

1我們這一家 
我摸不到你的難過/三個人一隻眼睛/妹妹出生了
2我們家的生力軍 
四個人三隻眼/又有新成員/歐文 Let's go
3人龍,出發!
小小步兵隊隊長/下雨天嘩啦啦啦/Men's talk
4生活悲喜樂 
靜不下來/最悲傷和最快樂的事/媽媽的手
5我看見…… 
星期五的夜間派對/小手拉大手的歡樂假期/歡迎!導盲犬
6我上報了! 
和媽媽約會/我得獎了!/爸爸媽媽的決定
7飛上青天 
在藍天白雲上/美好的回憶/在影像世界和聲音世界之間

第一章 我們這一家
*我摸不到你的難過
「小弟弟,你好乖呵,會幫家人掛號。」坐在櫃檯裡的護士阿姨,一面用電腦打著掛號單,一面笑嘻嘻的看著我。
「嗯。咳……。」
唉,一開始是我有點咳嗽,後來媽媽可能是被我傳染了,接下來換成爸爸也感冒了。我們全家人的感情還真不是普通的好,連生病都約好同一個時間呢!
我的身高比櫃檯還高一點了,上次我帶媽媽來看醫生的時候,要踮起腳尖才能看見坐在裡頭的護士阿姨。看著坐在候診室的小朋友,有人耍賴的哭著說:「我不要打針,不要吃藥。」而他們的爸媽正在一旁細心呵護或是等著掛號。
其實,這和我們家的情形差不多,只不過,我家都是由我來幫忙掛號和拿藥,因為我的爸爸媽媽眼睛看不見,診所的擺設他們並不熟悉,一不小心碰傷身體,那可就不妙了。所以,我們家不管是誰生病了,一定是全家出動,有時我甚至還得請假帶爸媽去看病。這就是我們家與眾不同之處。
不知是不是診所的病人太多,等了很久,正當我覺得很無聊時,護士阿姨突然驚訝對著我說:「咦?小弟弟,你的家人都在這裡看病,沒錯吧?可是,你家怎麼是三個人三個姓啊?真是奇怪。」
這個嘛,的確是這樣沒錯,我姓吳,爸爸姓陳,媽媽姓薛,有些複雜。當時有些人正等著看病,護士阿姨忽然這樣大聲問我,爸爸媽媽也聽見了。站在櫃檯前的我,覺得好像有幾百盞燈打在自己身上,熱得我直冒汗。
「嗯……。」這要我怎麼回答呢?
這時我感覺到媽媽走到我身後,雙手按著我微微發抖的肩膀,對著護士阿姨說:「是這樣沒錯,他是我和前夫的小孩。」
媽媽好勇敢,而且她一定也感覺到我不知所措的心情。媽媽一說完,護士阿姨立即連聲道歉,尷尬的說:「原來是這樣,真是不好意思。」
還好一下子就拿到藥了。帶著爸爸媽媽回家的路上,我們都沒說什麼話,氣氛很沉悶。我覺得心裡似乎有個炸彈,彷彿隨時要引爆了!
回到家,我坐在客廳甩著藥包,還一直用腳踢著茶几,心中好像燒著一把無名火,越踢越大聲,最後連我自己都嚇了一跳。
「主翔,你怎麼了?」媽媽著急的向我走過來,她走得太快,不小心碰到了桌角。
「沒有啦。」
「你剛才在玩藥袋是不是,還踢桌子,你是怎麼搞的?」媽媽的聽覺非常靈敏,我做什麼事情都逃不過她的「耳朵」。
「主翔,你過來,媽媽摸摸,看你一頭汗,快點擦擦,不要又著涼了。」當然我身體的任何細微變化,都逃不過媽媽的手掌心。
「嗯。好啦。媽,我想問你……。」我的聲音像是忽然哽住似的,卡在嘴脣與牙齒之間。
媽媽皺起眉頭說:「主翔,從進門到現在你都怪怪的,到底是怎麼一回事?跟媽媽說好不好?」
看著媽媽焦急的樣子,我不想讓她擔心,便直接說:「為什麼護士阿姨要說我們一家『三個人三個姓』?」
「主翔,你覺得這件事讓你很困擾嗎?」媽媽摟著我,眼睛一直盯著我瞧。
「嗯,很討厭。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這樣好了,媽媽跟你說,有一次,你要寫爸爸和媽媽當初是怎麼認識、結婚的故事,還記得嗎?」
「嗯,記得。」
由於爸爸媽媽是「視障者」,也就是盲人,他們那段「看不見」的戀愛,談得比一般人更為辛苦。我還記得媽媽說,那時她的工作必須常常使用電腦,但是她對如何操作盲人專用電腦很不靈光,於是她開始求助於身邊所有懂得電腦的人。沒過多久,媽媽身邊的朋友全被她問倒了!幸好這時經由
某個朋友的介紹,認識當時就讀大學三年級的爸爸──陳冠武,由他親自教媽媽電腦。久而久之,他被媽媽的溫柔吸引住了,於是展開了一場猛烈的追求,經過數不清的困難,最後他們終於走上了紅毯的另一端。
「說起來,媽媽能和爸爸結婚,主翔也是我們的小小紅娘呢。」媽媽露出甜蜜的笑容說。
「為什麼?我那時候什麼都不懂啊?」當時我才三歲,只有一點點印象,陳叔叔還沒變成我的爸爸。可是媽媽說,其實在我還沒出生之前,她就已經認識陳叔叔,說起來真是有緣哪。
媽媽說「有緣」就是即使一時錯過了,不管過了多久,分開多遠,有一天還是會相聚。那時我還聽不大懂,不過,以前我的吳爸爸很凶,常常無緣無故發脾氣,一不高興就會打我和媽媽,媽媽為了保護我,很快就決定離婚。我想我們應該就是「無緣」吧。
但是,陳叔叔和以前那個可怕的爸爸完全不同,他說話不但輕聲細語,而且對媽媽也很好,對我更是超好,常帶著我和媽媽到處去玩。不管我心裡在想什麼,想做什麼,他都知道,真是神奇。我好喜歡陳叔叔,我偷偷想過,還在心裡默默祈禱,如果他可以當我的爸爸該有多好!
沒想到過不了多久,陳叔叔真的成為我的爸爸了。上帝真是太酷了!祂這麼忙,還抽空完成我的心願,真是太感謝祂了。
本來,爸爸一心想收養我,讓我姓「陳」,爸媽還為了這件事上過法院,也拜託人寫狀紙。但是到了法庭,才知道還需要我的生父親自到法庭,要有他的同意認養切結書才可以如願。結果當天只有我和爸爸媽媽到庭,我的生父根本沒有出現,於是法官就駁回我們收養改姓的案子了。
媽媽說當初和生父協議兩週探親一次,以及撫養費等,他也不當一回事,何況是要他上法院。從此以後,生父再也沒有出現過。我心想,「以後可能不會再見到他了。」而且我更加明白,真正愛我疼我,可以當我學習典範的是現在這個有情有義的爸爸。
「所以,媽媽還沒嫁給爸爸之前,只好先讓你保留原來的姓氏,畢竟你已經讀小學了,你的生活還是不要有太多變動的好。和爸爸結婚後,你不能跟著他姓,這也是不得已的。」媽媽說起往事時,她的眼睛閃著淚光。
「媽媽,不要難過嘛。」其實,我好喜歡現在的爸爸,雖然我不是他親生的小孩,他卻對我這麼好,只要這樣就夠了。
「主翔,媽媽沒事。你知道,爸爸是非常尊重你的,而我們也開始了全新的生活。這樣,你還會因為別人說我們『三個人三個姓』而難過嗎?」
「因為剛剛又聽到,當然很生氣呀。」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每次有人對我家「三個姓」感到懷疑時,我實在不知道如何面對別人的詢問。這是我的黑暗記憶。這次,剛好媽媽在場,她及時的說明,才讓我不再那麼難堪。
媽媽不斷的開導我:「那是他們不了解真相,我們原諒他們吧。聖經的路加福音不是這麼說嗎,『父哇,赦免他們,因為他們所作的他們不曉得。』主翔,有很多大人世界的問題,要你來承受是不公平的。不過,媽媽覺得主翔不但長大了,也懂事了。」
我想,當我受到傷害時,媽媽的心裡其實比我還要難過。
「主翔,媽媽看不到你的表情,你有任何事情要和媽媽說,不管是難過、受委屈、開心,都要說出來。媽媽只能聽和摸索,我摸不到你難過的樣子,也聽不到你快樂的表情。」
聽到媽媽這麼說,我很珍惜自己還看得見,但看到的卻是媽媽傷心了!我覺得自己很不應該,為什麼不能控制自己的脾氣。這不是第一次有人這樣問我們,我卻總是不能忍耐。我一定要好好改改這個臭脾氣才行!
「媽媽,你放心,不管別人說什麼,我知道,爸爸媽媽都很愛我。」她聽我這麼說,豆大的眼淚滾落下來。其實媽媽的眼睛很漂亮,一點都不像盲人,她黑溜溜的眼珠散發著晶瑩的光彩,這時卻蒙上了哀愁。
媽媽將我摟在懷裡說:「啊,主翔最乖了。」
為了我的「姓」,真是歷經不少波折,我和媽媽都覺得好累好累,像是被一塊大石頭壓住,久久無法呼吸。後來,這件事終於露出了一線曙光。
有一次,媽媽聽到廣播節目裡提到,離婚後的子女如果是由母親撫養和監護,不需要生父同意,就可以改成媽媽的姓。那一天媽媽高興得一直發抖,她趕忙告訴我這個好消息。知道我終於能不再姓「吳」,開始要姓「薛」,和媽媽好像變成同一國似的,心裡有一種奇異的感覺。
媽媽和我商量之後,特別選在她和爸爸結婚三週年紀念日當天,帶著我到戶政事務所去更改姓氏。那是在我三年級下學期結束時──我的名字正式從「吳主翔」變成了「薛主翔」。這是我的「新生」。從改姓薛的那一刻起,我覺得自己更愛我的家了,也和那段黑暗的記憶永遠說再見。

*三個人一隻眼睛
媽媽有時會說起我小時候有多麼「厲害」,如何在日常生活中努力的幫助她。媽媽說,我兩歲半就會帶著她到菜市場買菜,這麼一說,我好像有點印象,但聽來還是有點不可思議呢!
原來媽媽從我牙牙學語起,就開始教我許多生活常識,包括請阿姨幫忙購買教育幼兒的立體數字教材,以及各種蔬果和生活用品的圖卡,教我辨別一個個數字和物品。有一天,她拿著手杖牽著我去市場買東西,我突然可以清楚說出「蘋果,魚魚」等名稱,她也嚇了一跳呢!
慢慢的,我知道媽媽都在固定的攤位買菜,後來還能正確念出蔬菜水果旁邊所標示的價錢給她聽,所以陪媽媽買菜對我來說一點也不困難。媽媽說,有了我這個小幫手,她實在是很幸福。其實我本來就很喜歡陪著媽媽去菜市場;攤位上每樣花花綠綠的東西都讓我覺得新奇,還有市場裡香味撲鼻的烤雞烤鴨更是讓人垂涎三尺。
後來,我「神奇」的功力還展現在帶媽媽搭公車。我可以清楚辨認公車的號碼,大聲念出來給媽媽聽,每一次我們都準確無誤的坐上公車呢。
「主翔,你小時候,連走路都還走不穩,就會幫媽媽做這麼多事,真是乖孩子。」
「媽媽,那我小時候有沒有被你K頭?」
每當我帶路帶得不好,爸媽就會K一下我的頭,算是小小的懲罰。但是現在他們K中我的機率不高,因為我已經練就了「移形換位」的神功,在爸媽的手尚未落下前,我早就先閃了。不過,這也代表我帶路的技巧實在爛到不行。
「有哇,小時候的你,帶路時最喜歡東張西望,結果媽媽跟在你後面,好可憐哪!經常撞得青一塊紫一塊的。你看,這裡有個好深的疤痕,就是你的傑作!」媽媽指著她的大腿說。
「真的有 。我不是故意的啦,沒想到我小時候和現在一樣呢。」我噘著嘴說。
「都一樣少根筋,真是的。」媽媽好像想起什麼似的,眼睛突然一亮,又對著我說,「對了,主翔,你還記得以前你讀幼兒園時,我和爸爸還沒結婚,我們高高興興的帶你去兒童樂園玩,你咻一下!開心的跑去坐小飛機,結果忘了爸爸還跟在後面,也沒告訴他飛機前面有一條橫槓,跟在你後面的爸爸一下子就撞得眼冒金星,流了好多血。結果呀,那天什麼也沒玩到,我們就回家了。」
「當然記得,那時好可怕,爸爸的頭上都是血,好多人來幫我們。」
「所以,主翔,你要記住,帶路時一定要專心。你知道,你是爸爸和媽媽的眼睛,因為你,我們才能走得更遠,看得更多。而且,爸爸媽媽的安全都交給你了。」
「嗯,我知道。」其實我也知道帶路時要非常專注,但我就是忍不住會被路上的人或事所吸引,看著看著,完全忘記自己正在當爸媽的眼睛。每次我總是犯同樣的錯誤,答應媽媽要改過、要以他們的安全為重,卻常常沒做到,想想自己的草率,實在是很不應該。
我的媽媽是先天性的青光眼,爸爸是先天性夜盲症,有時他們會說起以前眼睛還看得見時,留在腦海裡點點滴滴的印象。以前我不大能體會爸媽回憶起這些影像的感覺,現在因為先天性青光眼的關係,我的右眼視力退化到幾乎看不見,目前右眼裸視只有○.○六,矯正後○.一,左眼裸視○.
八,矯正後 一.○。我們家三個人,居然只有一隻眼睛可以用。對我們來說,這是非常糟糕的狀況,但也因為如此,我更能感受到我對父母的重要。
爸爸和媽媽一直很注意我的視力發展。我的左眼視神經受損,也有部分萎縮,之前已經開過幾次刀,在密集治療之下已經保留了最好的視力。不過,右眼的眼壓還是太高,必須持續追蹤治療,每次治療的過程就像是坐雲霄飛車,心情會隨著醫生的診斷忽高忽低。
當我的視力沒有惡化,媽媽會暫時鬆口氣;視力如果變差了,她又會難過好久。於是,她希望我可以趁著視力還好時,多看看青翠的山、蔚藍的海、可愛的動物、萬紫千紅的繽紛世界……
「主翔,以後媽媽會多拜託朋友,帶我們出去玩。這樣,如果有一天,你真的看不見了,至少這些美麗的回憶都會留存在記憶裡。雖然我並不希望這最壞的情形發生,不過,至少我們對未來要有準備。」媽媽有些擔憂,又有些期望的說。
而我,並不像媽媽想得這麼多、這麼遠。我只知道,我喜歡我的家,即使我以後也看不見,大不了只是和爸爸媽媽變成一樣,我們全家還是要繼續努力生活的,不是很好嗎?
不論是三個人一隻眼或沒有眼,只要全家人永遠都在一起,我就不會害怕。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