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中國後現代:先鋒小說中的精神創傷的反諷(簡體書)
  • 中國後現代:先鋒小說中的精神創傷的反諷(簡體書)

  • ISBN13:9787542632050
  • 出版社:上海三聯書店
  • 作者:楊小濱
  • 裝訂/頁數:平裝/279頁
  • 出版日:2013/11/01
人民幣定價:35元
定  價:NT$210元
優惠價: 87183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目次

書摘/試閱

前言
導論二十世紀中國小說敘事的絕對和疑問
第一章 現代性:歷史主體與表現主體
第二章 動搖與錯位的現代范式

上篇 精神創傷、事后性與不可表現性:為過去的精神和歷史招魂
第三章 時代的精神創傷與歷史暴力
第四章 余華:回憶過去或肢解現在
第五章 殘雪:永遠縈繞的噩夢

中篇 言辭誤喻的反諷:主流話語中的精神分裂
第六章 反諷與主人話語的另類閱讀
第七章 徐曉鶴:絕望中的笑聲
第八章 殘雪:話語的反烏托邦

下篇 結構戲仿的反諷:解構宏大敘事
第九章 永恒的插敘與無窮套:馬原作為范本
第十章 格非:不確定的歷史與記憶
第十一章 余華:困惑的敘事與主體
第十二章 莫言的《酒國》:盛大的衰頹
結語答問:什么是中國后現代?
引用書目
  盡管如此,根據亞力克斯·哈利(Alex Haley)的小說《根》命名而又純屬誤會的“尋根”文學并沒有在本質上逆轉歷史的邏輯。“尋根”文學對理性歷史的重新估價并非純粹的懷舊,在很大的程度上,是通過回溯設想為更加純粹和更有生機的原始狀態,將歷史發展引向一個理想的未來,以迂回的方式重新確認宏大歷史的有效性。這在張承志的作品《黑駿馬》(1982)和《北方的河》(1984)中尤其明顯。雖然張承志不是嚴格意義上的“尋根”作家,他的作品(有些寫在“尋根”運動興起之前)卻概括了“尋根”的本質:頌揚遠離都市的生活方式,復興超越的精神狀態。張承志小說中始終為改善處境奮斗的主人公再度被提升到主體的高度。統治著整個符合歷史秩序結構的歷史主體保留了主流文學中原有的那種魅力超凡的聲音和形象。脫離了現實主義之后,張承志的象征主義(以駿馬、河流等象征)主導并且統治了整個敘事,明確地指向一種截然不同卻又宏大絕對的理想。張承志通過把過去和原始加以理想化來重新調節和重新構建現代性的概念。
  面對宏大歷史話語的破滅,“尋根”文學是渴望回歸沒有歷史污染的純文化的一項懷舊運動。“尋根”文學中更加老到的作品,比如阿城的中篇小說,開始將文化精萃凌駕于歷史之上,希望這樣的文化精萃能夠幫助人類抵抗歷史的外在壓力。《棋王》(1984)中王一生對中國象棋的執著,《孩子王》(1985)中王福對中國語言知識的純情投入,他們對當時的宏大歷史話語的文化抵抗具有深遠的意義。阿城的作品試圖通過在歷史壓力的無效性與文化精萃的活力之間建立溝通來詳盡闡述歷史主體性。這樣一來,阿城就可以回避歷史經驗中的真正沖突和痛苦:他的困境在于這種純凈的、非歷史的永恒文化的不可能性,事實證明,那只是一種幻覺,因為這種文化能夠順利地收編到強勢的宏大歷史話語之中。
  很顯然,《棋王》中的純文化努力演變成了另一種至高無上的主體的奮斗:僅僅通過贏得一場比賽,或者說通過對人類歷史的奮斗和成功的隱喻,王一生獲得了他生命的終極價值。文化力量在抵御歷史力量的過程中失去了能量而且落入了同樣的主體模式。甚至在《孩子王》中,脫離現實的文化精神被嵌入作者權威的修辭當中。傾注著作者理想的男孩王福渴望自己能夠寫作(那是脫離政治動亂的手段),然而他對他的父親(一個典型的農民)走進早晨的太陽里去的描寫難免有宏大象征主義之嫌。用“白色”(而不是紅色)描寫早晨的太陽并沒有完全脫離政治話語的體系,那只是對象征秩序的擴展。這也許是不受污染的原始文化不可能脫離社會現實的另一個證明。在阿城的《樹王》(1985)中,在親近自然的心靈中,具體化的文化理想遭到了悲劇性的失敗。小說有意識地突出了歷史與文化之間的沖突,阿城最終承認,那是一個無法解決的沖突。正如歷史主體那樣,相信中國文化的凈化和振興功能的文化主體無法成功地履行贖救民族的功能。
  ……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45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