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 > 10
  • 蔣勳紅樓夢青年版(一)石頭與草的因果《紅樓夢》前二十回的故事(7CD+導讀書)

  • ISBN13:2733051013016
  • 出版社:趨勢教育基金會
  • 作者:蔣勳
  • 裝訂/頁數:盒裝/48頁
  • 附件:CD*7
  • 規格:18.6cm*14cm*3.4cm (高/寬/厚)
  • 出版日:2013/09/16
  • 促銷優惠:特殊書展B
定  價:NT$680元
優惠價: 79537
可得紅利積點:16 點

庫存 > 10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音檔

《紅樓夢》是一部青春的輓歌。
前二十回所有繁華都寫盡了,而所謂繁華,只是前世忘不掉的一次花季吧。

在靈河岸邊,在三生石上,他們曾經見過。在他們還沒有修行成人的肉身之前,曾經見過。一塊石頭,一株草,他們在洪荒中就相見了。石頭為草澆了水,有這樣的因果,她要來人間,用這一世一生的眼淚還給石頭。

一生一定要記得,因為前世因果,有一個生命你會再次相見,可以再次相認。茫茫大荒,幾世幾劫,只有因果,會讓肉身重來,再次相見。芸芸眾生,他們都還要相見相認,纏縛,纏綿,各自了各自的因果。

蔣勳

福建長樂人。一九四七年生於古都西安,成長於寶島台灣。中國文化大學歷史學系、藝術研究所畢業。一九七二年負笈法國巴黎大學藝術研究所,一九七六年返台。曾任《雄獅美術》月刊主編,先後執教於文化大學、輔仁大學、台灣大學、淡江大學、東吳大學,並曾為中山大學、政治大學、東華大學駐校藝術家,擔任東海大學美術系創系系主任七年。現任《聯合文學》社長、並與趨勢教育基金會執行長陳怡蓁共同主持中廣《藝文Fun輕鬆》節目。

現專事寫作、繪畫、藝術美學研究推廣。舉辦個展、聯展二十餘場,著作有詩集、散文、小說、藝術史、美學專論、畫冊、有聲書等數十種,作品多次獲獎。近年在美學教育推廣方面,更推展向兩岸四地,散播無數美學種子,用佈道的心情傳播對美的感動。

CD目錄(7CD / 6小時40分49秒):

 

上卷

 

Disc 0160’01”

1. 洪荒中的石頭

2. 石頭下凡

3. 我曾見過的

 

Disc 0260’49”

1. 馮淵與薛蟠

2. 男孩的夢

3. 劉姥姥進大觀園

 

Disc 0360’27”

1. 寶玉遇見秦鐘

2. 莫失莫忘

3. 上學記

 

Disc 0460’32”

1. 可卿的病

2. 賈瑞

3. 相思局

 

下卷

 

Disc 0558’16”

1. 盛筵必散

2. 可卿的喪禮

3. 王熙鳳弄權

 

Disc 0661’02”

1. 元春封妃

2. 遊玩大觀園

3. 元妃省親

 

Disc 0739’42”

1. 茗煙

2. 襲人

 

 

導讀書目錄:

洪荒中的一塊石頭   09

眾生   13

還淚   17

一僧一道   25

我曾見過的   28

第五回男孩的夢   31

賈瑞   36

假作真時真亦假   42

導讀書精選內容 :
石頭與草的因果

蔣勳

《紅樓夢》一開場就講了一個石頭與草有緣的因果故事。
「緣」是東方人很愛用的一個字,「緣」卻不容易講清楚究竟什麼意思。
「緣」是一種因果,卻又不是西方科學上說的邏輯。邏輯可以用科學上一加一等於二的方式做出結論,因果卻常常恰好一加一可能不等於二。

基督教《聖經》說:一粒麥子在地裡死了,就結出許多麥子來。種子是因,果實是果,這是比較簡單的因果邏輯。從「緣」的觀念來看,因果卻不只是種子與果實,因果還包含了土壤、陽光、風、霜、雨、露、氣溫,包含著蟲的侵食或傳播花粉,包含著我們意想不到的許許多多在因與果之間發生影響的必然和偶然介入的因素力量。

佛經習慣說:不可思議-不可思維,不可議論。思維與議論都是知識蔽障的無明,因為對全部因果無知,因而容易自大,像瞎子摸象,摸到鼻子,就說象是管子,用自己知道的局部做結論,評論東,評論西,堅持自己的結論不放,卻恰恰好看不見全面的真實因果。

從小就常聽人說:同船過河,要五百年修來。小時候聽到這話,會忽然對身邊匆匆擦肩而過的人有不同的感覺。原來只是偶然擦肩而過,原來只是在捷運公車上偶然同坐,原來應該毫無關係的一個人,卻因為這一句話,因為「緣」這一個字,突然有了不同的感覺。這個身邊的陌生人,這個原來毫無關係的存在,好像因為有了五百年漫長的修行等待,有了這麼深的緣份,等了五百年,才等到這一刹那。對如此短暫的一刹那,就突然慎重了起來,覺得要好好珍惜。

東方哲學裡的「緣」深深影響了大眾的生活,影響了廣大民眾對待人與對待事物的態度。

東方許多文學戲劇都從「緣」這一字講因果。因果義理容易講得很深奧,玄之又玄,文學戲劇卻常常只是用一個淺顯容易懂得的故事,讓因果緣份的來龍去脈清晰明暸。《紅樓夢》是一部講因果的小說,書中所有人物都是太虛幻境中註過冊的,最後也都要回到太虛幻境去銷號。

我喜歡「註冊」與「銷號」的說法,好像我們入學,都要註冊,最後也都要畢業。
太虛幻境有警幻仙姑,小說裡時時出現,警示眾生,一切的因果都只是虛幻。不只偶然同坐是虛幻的夢幻泡影,父母的因果是夢幻泡影,夫妻的因果是夢幻泡影,兄弟姊妹,乃至糾纏不清的一切恩怨愛恨,最終也都是夢幻泡影。緣分因果裡註了冊,最終也要一一銷號。

《紅樓夢》是一部佛經,卻不講義理哲學,只講故事。故事讀懂了,一樣可以了悟因果。

洪荒中的一塊石頭
小說一開始,講創世紀開天闢地的神話。講顓頊、共工兩個好鬥的男人,打來打去,打得不亦樂乎,撞斷了天柱不周山。不周山撞斷,天穹出現了大破洞,好像頭上屋頂塌了,人民失了庇護。女媧悲憫眾生受苦,決定把破洞補起來。她就採集五色石,用來作補天的材料。
這是一個古老的神話,流傳很久了。《紅樓夢》的作者藉著這一古老神話要講他自己的故事,講生命與生命不可思議的因果。

女媧採集了三萬六千五百零一塊石頭,這些石頭用大火熬煉,熬成稠黏岩漿熔液,用來彌補天穹的破洞。

三萬六千五百,當然是時間的暗示。時間一拉長,我們自以為是的邏輯,常常就顯得局促狹窄。我們的科學至今無法回答時間的本質矛盾。時間究竟有沒有開始,有沒有結束?如果時間有開始,開始以前是什麼?如果時間有結束,結束以後又是什麼?

屈原「天問」裡一開始就逼問了時間的本質:「邃古之初,誰傳道之?」邏輯只是有限時間裡對無限時間的尺寸丈量。以管窺天,以蠡測海,東方哲學極早已有提醒,用一支管子看見的天,畢竟不會是天的全部,用一支小小的瓢去測量的大海,也畢竟不是無限遼闊的大海。

知識邏輯的自以為是,劃地自限,恰好看不到真正因果中千絲萬縷的複雜牽連。
《紅樓夢》的作者在漫漫時間的洪荒裡,卻單單關心記掛起那一塊沒有用來補天的、被遺棄的石頭。

三萬六千五百塊石頭都用來補天了,唯獨剩下一塊,丟棄在大荒山,無稽崖,青梗峰下。洪荒裡不可稽考、不可知的一處山崖,大荒,無稽,不是科學邏輯可以到達的邃古之初。穿過歷史,深邃回溯,探尋到時間的最初。時間的最初,當然不是歷史,是沒有人類出現的洪荒,是神話之初。那個時間之初,不可思維,不可議論。然而那棄置在大荒中的一塊石頭,在孤獨中有了感覺,感覺到被遺棄,感覺到無材可補天,他日日嗟嘆,自怨自哀。

在極度空寂荒蕪的孤獨裡,生命開始了自思自想。

目前播放:音檔1
1.音檔1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