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關鍵96小時
定  價:NT$350元
優惠價: 9315
單次購買10本以上8折
可得紅利積點:9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書摘/試閱

如果你的生命只剩九十六個小時,你要怎麼活下去?

查莉.葛蘭特相信自己將在九十六小時內被殺害,她花了將近一年的時間學習射擊、搏擊來武裝自己,她遠離家鄉避開人群等的就是那一刻,一月二十一日晚上八點,她將不著痕跡地死去,除了她脖子上細微的勒痕,兇手不會留下任何線索。

查莉的兩名童年摯友都在一月二十一日晚上八點被人殺害,前後相隔一年的時間,一樣的手法,一樣的時間,一樣沒有破案。查莉堅信今年輪到自己了,她希望由波士頓頂尖刑事警探D.D.華倫偵辦自己的命案,她找上D.D.將自己握有的線索和盤托出,期盼D.D.能藉此偵破自己的命案,把殺害兩名摯友的兇手繩之於法,但D.D.卻發現查莉和新近幾起命案有所牽扯,警方開始布線想要逮住她,但隨著時間接近,查莉卻消失無蹤,她究竟是畏罪潛逃,還是已經命喪黃泉?

麗莎.嘉德納  Lisa Gardner

《紐約時報》犯罪小說暢銷作家,也用筆名Alicia Scott寫羅曼史小說。嘉德納在奧勒岡州(Oregon)長大,一開始從事餐飲服務業,但頭髮著火無數次後,她發現這是老天爺在暗示她該考慮轉行,後便專注於寫作。她形容自己是研究中毒者,將自己對警方辦案程序與最新鑑識學的熱愛,投注在自己十多部全美暢銷作品,包括:女警探華倫系列(Det. D.D. Warren Series,臺灣商務陸續出版本系列):《活著告訴你》(Live to Tell)、《鄰人》(The Neighbor)、《藏身處》(Hide)、《孤身一人》(Alone)、《亡命抉擇》(Love You More)、《關鍵96小時》(Catch Me);FBI心理分析員系列(FBI Profiler Series):《The Perfect Husband》、《The Third Victim》、《The Next Accident》、《The Killing Hour》、《Gone》、《Say Goodbye》;以及獨立作品《The Other Daughter》、《The Survivors Club》、《I’d Kill For That》等。版權售出英國、法國、德國、日本、瑞典、挪威、波蘭、荷蘭、捷克、葡萄牙、俄羅斯等十餘國。

作者現與親愛的家人、兩隻被寵壞的狗、一隻三腳貓居住在新英格蘭地區。慣例在一年一度的「殺死或重傷好朋友大獎」活動中,抽出一名幸運讀者,讓他提名的親友死在她的下一本新書中。

譯者簡介
楊佳蓉

台灣大學外國語文學系畢業。現為自由譯者,背負文字橫越語言的洪流,在翻譯之海中載浮載沉。譯有《藏身處》、《希特勒的皇帝夢》(以上皆由臺灣商務出版)、《在妳身邊90天》、《黑屋》、《馬雅預言書》系列、《早安,陌生人》、《下一頁,愛情》、《壁花姊妹秘密通信》、《借物少女》系列等書。

媒體推薦

★ 「嘉德納真的能把讀者扯入劇情之中。故事分為兩條線:查莉以第一人稱視角講述她遭遇的恐怖事件;以第三人稱視角看D. D.如何辦案。驚嚇程度破表……」—《書單》雜誌(Booklist),星號書評

★ 「嘉德納讓讀者不斷猜測……也把讀者逼到崩潰邊緣。」—《洛杉磯時報》(Los Angeles Times)

★ 「扣人心弦……讓人忍不住一頁頁看下去。」—《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

★ 「嘉德納將所有的元素融合得天衣無縫……難以抗拒的通俗驚悚劇碼。」—《克科斯書評》(Kirkus Review)

★ 「如果你知道自己的死期,你會怎麼做?『人總是會死。要勇敢。』……嘉德納是這個領域最優秀的驚悚作家之一。出色的人物、驚人的情節、生動的氣氛,本書是推理迷必讀的大作。」—美聯社(Associated Press)

★  「  『女警探華倫』系列的第六本作品從第一頁就抓住讀者的目光……嘉德納將所有的懸疑要素融為一體……」—《時人》雜誌(People Magazine)

★ 「……精心設計的懸疑情節……嘉德納以高超的寫作技巧讓讀者的心思隨著劇情動盪……書迷可以好好享受嘉德納其他作品角色的串場。」—《出版人週刊》(Publishers Weekly)

★ 「紐約時報暢銷排行榜作者嘉德納打出不少好球,但這本傑出的驚悚小說可說是一支滿貫全壘打,充滿了謎樣的角色(有好人也有瘋狂的惡人)、專業的辦案細節、出類拔萃的敘事手法。讀者會不斷猜測真兇的身份—忠實書迷一定會熱愛從過去作品來此串場的角色。麥可.康納利(Michael Connelly)跟哈蘭.科本(Harlan Coben)的書迷保證會喜歡嘉德納帶來的驚悚嘉年華。」—《圖書館期刊》(Library Journal),星號書評

★ 「《關鍵96小時》讓你心跳加快,覺得天搖地動,帶著你踏上一段驚人的旅程。你得要看個仔細,因為事物的本質不一定與它們的外表相符。毋庸置疑,這是麗莎.嘉德納最優秀的作品。」—《極品書評》(The Best Reviews)

★ 「麗莎.嘉德納是一位不斷進步的作者。最新的作品《關鍵96小時》是她目前為止最優秀的驚悚小說。裡頭充滿了出乎意料的轉折,精彩的角色在書頁間栩栩如生。如果你從未讀過嘉德納的作品,這是成為她書迷的大好機會。」—《赫芬頓郵報》(Huffington Post)

小女孩遵守她接受過的訓練,以迅速安靜的方式起床。她吸了口氣,喘息聲劃破寧靜的夜晚,接著雙眼盯住母親緊繃的臉龐。

「噓。」母親食指豎在嘴脣前。「他們來了。就是現在,孩子。快走。」
女孩拉開被子,坐起身。在寒冷的冬夜,她看得見自己的吐息,明月四周環繞著冰涼的霧氣。不過小女孩已經準備好了。她跟姊姊睡覺時總是穿戴整齊,一層層T恤、運動衫,無論四季都披著外套。你絕對不知道他們什麼時候會來,將獵物從溫暖的住所驅趕到嚴峻的野地間。毫無準備的孩子馬上就會被擊倒,屈服在曝曬、脫水、恐懼之下。

但小女孩跟她姊姊絕對不會落得這樣的下場。她們已經為種種狀況訂定計畫。打從她們學會走路的那一天,母親便開始教導她們生存之道。
現在小女孩抓起她擱在床腳的背包,將背帶掛上肩膀,小腳伸入鞋帶略鬆的運動鞋,接著跟在母親背後走到陰暗的二樓樓梯口。母親停下腳步,手指抵著嘴脣,偷瞄腳下的那片黑暗。

小女孩停在母親背後一步遠處,目光掃過後方的走廊,她姊姊通常睡在那裡。租來的小房子沒有多餘的房間讓她睡,她甚至連自己的床鋪都沒有。她姊姊只能睡在地上,墊著外套,枕著背包。母親說優秀的士兵就該如此。

但遠處那面牆的牆腳下空空如也—沒有姊姊,沒有外套,沒有老舊的紅色背包。小女孩現在完全清醒了,第一絲恐懼湧上心頭,她得要抗拒呼喚姊姊名字的衝動。
母親為這種狀況訂下嚴格的規定:不要擔心對方,不要等待對方。她們得先離開屋子,躲進樹林。馬上行動。安全撤離屋子之後,她們將在事先約定好的集合地點碰頭。第一要務是離開屋子,別被逮住。

假如她們失敗的話……
母親比實際年齡還要蒼老的單薄五官皺成一團:要勇敢。人總是會死。
小女孩的母親踏出第一步,站在樓梯的最右側,上樓梯的人通常不會走這邊。過大的毛料外套隨著她的步伐在腿邊翻動,如同繞著她腳踝打轉的黑貓。
小女孩緊跟在後,以同樣謹慎的方式跨步,同時豎起耳朵,捕捉樓下的任何聲響。她們租來的二層樓小屋子過去是一間農舍,離鬧區有一段距離,座落在塵土飛揚的漫長道路旁,這塊髒兮兮的土地緊鄰樹林。她們跟社區毫無干係,與鄰居不相往來。

女孩擁有的一切全都在她背上。從衣物到水瓶、乾燥水果、杏仁,還有一本皺巴巴的《神探南西》系列(譯註:Nancy Drew,Edward Stratemeyer在三○年代創造出的偵探小說主角)小說,那是她兩年前在某戶人家的二手物品拍賣攤位花十分錢買的,當時她們住在另一座小鎮的另一條路上,後來母親也像這樣在半夜喚醒她們姊妹倆,爾後她們再也沒有見過那幢屋子。

或許其他孩子擁有許多玩具。寵物。電視。電腦。在學校交到的朋友。
小女孩擁有她的背包,她的姊姊,她的母親,還有這本書。
母親已經踏上一樓,默默舉起手,小女孩停在樓梯上。她還是什麼都沒聽到,楞楞望向母親腳下靴子四周迴旋的銀亮塵埃。

現在小女孩聽見了。格格的震動聲,接著是砰砰兩聲。老舊的火爐抵擋寒意,亮起火光。又過了一會,遠處的騷動停止,恢復了寂靜。小女孩看著、聽著。她找不出危險的跡象,抬眼認真地望向母親蒼白的臉龐。
小女孩知道有時候她們趁夜逃跑並不是為了躲避惡名昭彰的惡徒、盤據在陰影中的無名威脅。

有時候,逃跑的原因是她們忙著接受種種訓練,沒空工作,沒錢支付租金,或是暖氣,或是食物。「他們」有各式各樣的手段,可以讓小女孩一家飢寒交迫,疲憊不堪,這是最有用的一招。

在這個年紀,小女孩可以像影子般無聲地移動,像貓咪般看清黑暗中的事物。但她的肚腹可能會發出飢餓的鳴叫,或者她的身體可能會冷得顫抖。或許,到了最後,她會太餓、太冷、太累,害家人喪失性命。
母親似乎讀到她的想法,微微轉身,握起小女孩的手。
「要勇敢。」母親低語:「孩子……」

母親的嗓音沙啞,展現出少有的情緒,突如其來的話語聽在小女孩耳中,比黑暗、寒冷、太過寧靜的屋子還要嚇人。她用同樣的力道回握母親的手,很清楚這不是演練,這不是假警報。這不在預料之中。
有什麼事情發生了。
他們找到了她們。這次是來真的。
母親移動腳步,將小女孩牽到小廚房,月光透過窗框,照亮地板,投下一排排細如手指的陰影。
女孩哪裡都不想去。她想要賴在原地。中止所有的瘋狂。衝上樓,把自己埋進毯子下。

或是衝出門外,逃離她的家,逃離緊繃的氣氛,逃離母親嚴峻的臉龐。她可以穿過樹林,衝向另一幢白色的老房子。那裡住了個小男孩,她有時候會攀在枝葉茂密的橡樹上偷看他。她兩度逮到他從背後盯著她,一臉若有所思的模樣。不過她從未說過半個字。好女孩不會跟男孩子說話。士兵不會與敵人來往。
姊姊。她需要姊姊。姊姊在哪裡?

「人總是會死。」母親低語。她走到廚房中間,突然止步,似乎正在端詳月光,或許是在聆聽是否有其他危機逼近。
小女孩首度開口:「媽咪……」
「噓!孩子,他們可能就在廚房外頭。你有沒有想過?就在這裡,就在窗外,背貼著牆面,聽我們的腳步聲。光是想到他們能對我們做什麼事,他們就會飢渴得硬起來。」

「媽咪……」
「我們要燒了那些髒東西。在牆上點火,聽他們怒吼,看他們痛苦地跳來跳去。」
女孩的母親猛然轉向窗戶。月光直射她的臉龐,照亮她猶如黑暗池沼的大眼。這時,她母親笑了。

女孩往後一縮,鬆開母親的手,但已經太遲。母親依然抓著她的手腕。她不肯放手。她要做某件事。某件恐怖、駭人的事情。
她的對象應該是他們,不過根據過去的經驗,小女孩很清楚母親只會傷害她跟她姊姊。

小女孩輕聲啜泣。「媽咪。」她又試了一次,想在那雙太過深沉的眼眸中找出熟悉的光彩。
「火柴!」母親大喊。她不再壓低聲音,近乎愉悅地高吼。彷彿是在生日派對上,準備要點燃蛋糕上的蠟燭。多麼美好的時光!多麼歡樂的冒險旅程!
小女孩再次啜泣。她扭動手臂,試圖掙脫母親的箝制,使出更大的勁力。
可是沒有用。每到這種時刻,母親的手指就化作利爪,渾身上下散發出緊繃精實的力道,根本無法掙脫,只能任由她為所欲為。

母親拉開第一個廚房抽屜,左手依然扣住小女孩的手腕,右手翻動抽屜裡的雜物。白色的塑膠餐具如雨般灑落在鋪著斑駁油布的地面上。一包包一袋袋番茄醬、芥末醬、免費取用的乾麵包丁噴出來。小女孩有時候會偷拿這些東西到床上吃,因為母親相信飢餓會讓她們更強壯,但大半時間她只覺得胃痛。所以她會吞下麵包丁,吸吮番茄醬,最後在口袋裡塞一些芥末醬,這是要給姊姊的,她知道姊姊一定也很餓,卻又沒辦法像她一樣靜悄悄地走來走去。

醬油。筷子。餐巾紙。溼紙巾。母親瘋狂地翻過一個個抽屜,一手仍抓著小女孩。
「媽咪。拜託。媽咪。」
「啊哈!」
「媽咪!」
「給那群混帳一點教訓!」母親舉起火柴盒。閃亮的銀色外盒,嶄新的黑色砂紙。
「媽咪!」女孩拚了命地又試了一次。「前門。我們可以從前門出去。進入樹林裡。我們跑得夠快。我們可以跑過去。」

「不行!」母親義正詞嚴地反駁:「他們早就料到了。絕對有三個、六個、十二個男人等在門外。沒錯。我們點燃窗簾。沒多久牆壁就會燒個精光,逼得他們開溜。他媽的懦夫。」
「克莉絲汀!」小女孩換了個策略,啞聲大喊。她站穩雙腳,盡量挺直背脊。「克莉絲汀!住手!沒空讓你在這裡玩火柴!」
在一瞬間,小女孩以為這招奏效了。她母親眨眨眼,臉上少了異常的光彩。她盯著她的女兒,右手軟軟地落在身側。

「火爐熄了。」小女孩大著膽子說道:「不過我會處理。現在回床上。不會有事的。回床上。」
母親盯著她,一臉茫然,這比瘋狂好多了。小女孩憋住呼吸,揚起下顎,挺起肩膀。

她不知道他們是誰。但她跟姊姊這幾年來一直在準備、計畫、思考策略,好在她們母親手中保住小命。有時候你得要跟她一起演戲,但有時候你得要掌握控制權。在母親玩過頭之前。在她們真的要逃命之前。她們的母親幹過難以形容的事情,只為了對付腦海中看不見的敵人。

幾年前,小女孩曾經做了一陣子的惡夢。她聽到嬰孩的哭泣聲縈繞在她耳邊。那時比較平靜、柔和、豐腴的母親會進房安撫她。她會撫摸小女孩的頭髮,以傷感美麗的嗓音唱出青綠草地、晴朗天空、遙遠的仙境,在那裡,每一個小女孩整晚在舒適的大床上安眠,肚子填得飽飽的。

那時候,小女孩很愛她的母親。偶爾她希望自己可以做惡夢,這樣就能聽到母親的歌聲,感覺到母親的指尖輕輕撫過她的臉頰。
可是小女孩跟姊姊不再做惡夢了。她們已經活在惡夢之中。
那個男孩,住在樹林另一側的男孩。如果、如果她有足夠的力氣甩開母親的手,跑得夠快……

小女孩挺直背脊。她並沒有真正相信區區一個男孩子救得了她。無論是過去還是未來。
「克莉絲汀。上床去。」小女孩命令道。
母親一動也不動。她鬆開小女孩的手腕,但右手依然捏著火柴。「艾比,對不起。」她說。
小女孩放柔嗓音。「回床上。沒事的。我會幫你。」
「太遲了。」母親一動也不動。她傷心地低聲說:「你不知道我做了什麼事。」
「媽咪—」
「我得這麼做。孩子,總有一天你會懂的。我得這麼做。」
「媽咪……」

小女孩伸出手。但為時已晚。她母親已經移動腳步,衝到黃色的蕾絲窗簾旁,火柴盒翻開又闔上。第一根火柴離開紙盒的禁錮。
「不、不、不!」小女孩追上前去,抓住母親過大的外套,努力揪住毛料,拉回母親。

她們像是在跳舞,在月光下轉圈,在細長的陰影間迴旋,只是她母親比她高大,速度比她快,力氣比她大。瘋狂賜予她蠻力,小女孩手中只有絕望。
第一根火柴亮起火光,那是黑暗中美麗的橘色燄舌。
母親停頓一會,彷彿在欣賞她的成果。

「這不是很美嗎。」她低語。
接著那根火柴被她丟向飄動的窗簾。這時,小女孩的姊姊踏出起居室的陰影,手持銅製燭臺,往她們母親的後腦杓打下去。
她們的母親腳步一個踉蹌。抬起頭。姊姊再次出擊,這回目標是左側的太陽穴。母親如同石塊般倒在地上。

陳舊的燭臺落在她身邊,蕾絲窗簾的邊緣噗的一聲燒了起來。
小女孩搶先衝到窗邊,赤手空拳拍打火焰,將窗簾往髒兮兮的牆面上甩,直到火光熄滅,只留下燒得焦黑的布料跟小女孩灼傷的手掌。
小女孩重重呼吸,終於轉身面對她的姊姊。姊妹倆分別站在母親兩側。小女孩抬頭望著姊姊。姊姊低頭望著小女孩。

「你跑去哪了?」小女孩率先開口。
姊姊沒有回答,小女孩這才注意到哪裡不對勁。姊姊打量她身軀左側的神情。她身上冬衣的灰色尼龍布料綻開深色的污漬。
「姊姊?」
小女孩的姊姊按住身側。她攤開手掌,深沉的色塊湧出,流過灰色的外套,屋裡的月光相形失色。

小女孩終於知道姊姊為什麼沒在樓梯口跟她們會合了。因為她們的母親先把她喚醒,先帶她下樓,先聆聽腦海中的聲音要她對自己的大女兒做什麼事。
小女孩不再開口。她伸出手,姊姊握住她的手,身軀晃了晃,跪倒在地。小女孩跟著跪下,落在骯髒的廚房地板上。兩人雙手在母親的身軀上交握。她們多次一同潛入廚房,翻找食物,躲避她們的母親,或者僅是在這裡碰面,僅是與對方相伴,因為在戰場上,誰都需要盟友。

小女孩不是蠢蛋。她知道母親傷害姊姊的次數更多、手法更重。她知道姊姊之所以會默默忍受那些懲罰,是因為當母親情緒不穩時,總要有人付出代價。姊姊是個好士兵,保住了她妹妹的性命。
「對不起。」姊姊輕聲說出她的歉意,一聲充滿遺憾的嘆息。
「拜託,姊姊,拜託,不要離開我……」小女孩哀求道。「我會打給九一一,會有人來幫我們。你等著,等我。」

姊姊的手握得更緊。「沒事的。」她的吐息是輕柔的抽噎。「人總是會死的,對吧?要勇敢。我愛你。要勇敢……」
姊姊的手慢慢鬆開,落在地上,小女孩衝向電話,照姊姊過去的教導按下九一一,因為她們深知終有一天會走到這步。只是她們沒有料到這天會來得這麼快。
小女孩說出母親的名字跟住址,要求勤務中心派救護車過來。她咬字清晰,不帶一絲情緒,因為她早就練習過了。她曾經跟姊姊一起準備、計畫、思考策略。

她們的母親說過的話並非一派胡言:人總是會死的,你得要一直勇敢下去。
達成任務後,小女孩放下話筒,跑回姊姊身旁。但為時已晚,姊姊再也不需要她了。她雙眼緊閉,不管小女孩再怎麼努力也無法喚醒她。
母親在廚房地板上掙動。
小女孩看著她,接著望向老舊的銅製燭臺。
她舉起沉重的燭臺,細瘦的手臂抽緊,雙眼盯著被銀色月光照亮的黯淡表面。
她母親又呻吟了聲,漸漸恢復意識。

小女孩想起搖籃曲和火柴;她回想柔軟的懷抱與飢餓的夜晚。她還記得姊姊,那是真正愛著她的親人。接著,小女孩緊握燭臺上端,站在母親身軀旁,最後一次將燭臺高高舉起。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