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3
流傳千年的北歐神話故事
  • 流傳千年的北歐神話故事

  • 系列名:大智慧
  • ISBN13:9789866276927
  • 出版社:知青頻道
  • 作者:鍾怡陽
  • 裝訂/頁數:平裝/266頁
  • 規格:23.2cm*17cm*1.5cm (高/寬/厚)
  • 出版日:2011/07/01
  • 中國圖書分類:西洋各國神話
定  價:NT$280元
優惠價: 9252
單次購買10本以上8折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庫存:3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冰與火的交戰
幾乎被遺忘塵封的故事精采重現
 
歲月掩蓋了往日的傳奇,歷史成為了過去輝煌的傳說,並在時光的流逝中被逐漸遺忘淡漠。時至今日,這些寶貴的傳說和資料只有少數倖存,而這段逐漸被歷史淡忘的毀滅之歌,也正是北歐神話試圖用自己的語言著力描述宇宙萬物間生死存續的映照。

世界因戰鬥被創造,也最終因戰鬥而遭致毀滅。有生就有死,因緣輪迴,這是亙古不移的定律,諸神也不例外。北歐人認為神是巨人的後嗣,他們是善與惡的混合體,是不完備與非純種的,他們的身體基因中隱伏著死亡的根,透過肉體的死亡昇華,神達到精神上的永存與不朽。

善與惡同歸於盡,這正是北歐神話與其他神話最顯著的不同。命運的劫火縱然毀滅了宇宙,卻也摧毀了一切邪惡,新的秩序又將重新建立,新世界的曙光已然照亮!

鍾怡陽

中國文學系畢業。
對於中國古典文學有深入且透徹的研究,曾發表多篇引人注目的論文。在專業之餘,對於中國、日本、阿拉伯、歐洲等各地的神話故事充滿興趣,經多年研究整理,儼然成為神話故事專家。
編著有《流傳千年的日本神話故事》、《流傳千年的埃及神話故事》等。

和世界上其他比較完備的神話體系相比,北歐神話的形成時間則相對較晚,其口頭傳播的歷史大致可以追溯到西元1至2世紀,在丹麥、瑞典和挪威等地率先流行開來。後來到了西元7世紀,伴隨著一批北上的移民,早期的北歐神話在冰島等地也開始傳播。

對於太陽、高山、冰川等自然現象、景觀的崇拜與敬畏,是北歐神話最初的起源動力。它們最初都是以歌曲形式為載體進行傳播的。發展到中世紀時,開始有冰島當地的學者嘗試著用文字把這些歌曲記錄下來。現在我們可以查考的主要有兩部《艾達》:一是冰島學者布林約爾夫•斯韋恩松於1643年發現的“前艾達”,或稱“詩體艾達”,寫作時間大概在9至13世紀之間;一部是“後艾達”,或稱“散文艾達”,由冰島詩人斯諾裏•斯圖魯松在13世紀初期寫成。它是對“前艾達”的詮釋性著作。

和其他的神話體系類似,北歐神話也是一個多神系統。巨人、神、精靈和侏儒,構成了北歐神話的四個體系。其中世界由巨人創造,巨人又生出了眾神,但眾神卻同時也是巨人們最大的敵人。神又分為兩個部族,其中主神有十二個。侏儒和精靈屬於半神,他們為神服務,但它們的具體由來至今仍很不清楚,屬於北歐神話的特有創造。

雖然不如聖經和希臘神話那樣完整和著名,北歐神話對世界的影響仍然隨處可見,幾乎滲透于生活的方方面面。西方的各種節日,如耶誕節是由紀念太陽神的活動演變而來,復活節則是春天女神的名字;而星期周日則是以北歐諸神的名字命名的:週一月神、週二戰神、週三主神、週四雷神、週五春神、週六火神、周日太陽神。

中世紀時,基督教在整個歐洲盛行,夾雜著政治的龐大滲透力,基督教信仰開始借助政治強力在古代北歐異教神祗的廟宇中潛行。隨著時間的推移,開化較晚的北歐人尚未來得及把他們的原始神話信仰發展成系統的神話體系時,基督教信仰的“正規軍”即已大規模侵入,徹底扼殺了北歐神話的組織化、精湛化和體系化這一自然發展的過程。到了北歐地區完全成為基督教世界的政治附屬,大多數記載北歐神話的資料被認為是有損風化的異端邪說而被付之一炬。因此,北歐神話可以被看作是中途折戟的未完成品。

就這樣,歲月掩蓋了往日的傳奇,歷史成為了過去輝煌的傳說,並在時光的流逝中被逐漸遺忘淡漠。時至今日,這些寶貴的傳說和資料只有少數倖存,而這段逐漸被歷史淡忘的毀滅之歌,也正是北歐神話試圖用自己的語言著力描述宇宙萬物間生死存續的映照。

北歐的原始部落,在最初目視著天地自然而索解的時候,他們就感受到了兩種截然相反的力量卻讓他們同樣著迷與敬慕。北歐夏季的時光是十分短暫的,在這短促而又美好的夏日時光裏,藍天碧海,熾烈的陽光照耀著繁茂的花木。原本被冰雪覆蓋的山原開始解凍,融化了的雪水在山間變成小溪靜靜地流淌,彙聚成河流穿過寬廣的平野,最後湧向大海,一幅如此雋美的風景。而時光悄然一轉,隨即而來的便是寒冷冬季裏淡弱的日光,漫長寒冷的黑夜,怒吼的冰凍之海,遠處的驚濤駭浪猛烈地撞擊著山石峭壁。

光明與黑暗,溫暖與寒冷的對比是如此強烈驟然。北歐人在剛剛享用了夏季短暫的溫婉陽光後,就要在漫長冬日裏的冰天雪地中漁獵,受盡了苦難折磨。這一切,讓他們認為冰與火就是構成世界的基本元素,寒霜和冰雪是宇宙間惡勢力的代表,而熱量與光明則是善的存在。季節的交替是這兩種善惡勢力此消彼長,不斷交戰。善勢力的神和惡勢力的巨人之間無休止的鬥爭,就構建了北歐神話的主要脈絡。

可以說,北歐神話中的諸神身上所顯示的戰鬥精神與生活態度,與北歐人民的性格特徵密切相關。諸神與眾多惡魔戰鬥的精神正是北歐民族與惡劣自然條件作長期鬥爭的現實反映。極其嚴酷的自然條件,讓北歐民族不得不學會在惡劣的環境下,拓展自己生存空間能力與毅力。而北歐神話正是反映了北歐原始部落的多神教信仰,以及他們同大自然作鬥爭的綺麗想像,標明了古代北歐部族不畏艱難與大自然奮勇作戰的英雄氣概。

如果非要提取北歐神話的關鍵字,那就是:英勇和果敢。在北歐神話中,戰死在沙場上的的英雄,無論他們是天神還是普通的凡人,他們都享有至高的社會地位。北歐神話不斷的喻示,人可以因為勇敢而變成天神,飛升到天界的英烈祠中享受極樂世界的美好生活。而相反,那些苟且偷生、怕死卑賤的懦夫則被投入黑暗的地獄。在這裏,勇敢是對人最高的褒獎,是所有人的行為準則。北歐的原始居民認為,男人若不能戰死在沙場上,那便是最大的恥辱和不幸。

和一切強大敵手之間作無法逃避的命運之戰,這正是北歐原始民族所面對的宿命。縱觀其早期的奮鬥史,北歐原始部落的生存方式就是戰鬥、遷徙、再戰鬥,依次迴圈。這是充滿艱辛苦痛的戰鬥生涯,而民族的命運就取決於這一次次的戰鬥,在戰爭的風險中求生存,而北歐神話正是這種生活態度的映射。

如此,現存的北歐神話之軀殼框架,已然與斯堪的納維亞的群山同樣粗獷而巨偉。英勇的神是如此莊嚴、正直、博大。如果說南方的希臘神話是“抒情詩的”,是古希臘人在蔚藍色的愛琴海柔和的波浪中吟唱的愉悅詩篇;那麼,北歐神話便是“悲劇的”,是北歐民族在荒涼殘酷的惡劣自然環境中書寫的傲然樂章。

北歐神話裏的諸神們始終在與破壞世界的惡勢力巨人族在戰鬥。諸神縱然逐漸取得勝利,但到最後,那不可避免的命運,“諸神之黃昏”仍要到來,於是在對立雙方一場最後的決戰之後,諸神俱滅,世界歸於虛無。這便是悲劇的意味與結構;這和希臘神話裏的諸神總是能和希臘人像凡人之間一樣交往相處,在林間泉畔玩耍、戀愛、捕殺,在基調風格上,也是迥然不同的。

世界因戰鬥被創造,也最終因戰鬥而遭致毀滅。有生就有死,因緣輪回,這是亙古不移的定律,諸神也不例外。北歐人認為神是巨人的後嗣,他們是善與惡的混合體,是不完備與非純種的,他們的身體基因中隱伏著死亡的根。通過肉體的死亡昇華,神達到精神上的永存與不朽。

善與惡同歸於盡,這正是北歐神話與其他神話最顯著的不同。命運的劫火縱然毀滅了宇宙,卻也摧毀了一切邪惡,新的秩序又將重新建立,新世界的曙光已然照亮!

第一章 天地初造
一顆會說話的聰明腦袋
神馬難過美人關
亞薩和華納兩大神族的會議
青春女神伊敦
火焰的統治者諾德
帝王之位,鹿死誰手?
人類三個等級的誕生
這張煮不爛的鴨子嘴

第二章 王行天下
聰明反被聰明誤
假扮新娘奪神錘
赤手空拳,不滅神威
「恥辱」的東方之行
這來之不易的美酒
識時務者為俊傑
誰動了我的項鏈?
「鑽石王老五」的艱難愛情

第三章 神之黃昏
精誠所至,金石為開
亞薩神與三個怪物的糾葛
復仇之不可逆轉的命運
無法挽回的生命
天網恢恢,疏而不漏
命運掌握在誰的手中?
利里爾的復仇
命運女神的預言
沉睡少女的甦醒

一顆會說話的聰明腦袋

很久很久以前,洪荒時代中的天地一片混沌,沒有天空,沒有大地,沒有海洋。在這一片混沌中,有一道深深開裂著的無比巨大的鴻溝,叫做金恩加之溝。巨人國所在的約頓海姆,就是金恩加鴻溝所在的地方。在這裏,宇宙的中心地帶,矗立著一棵無比偉岸的大樹,稱為尤加特拉希。

這棵生機盎然、枝繁葉茂的大樹是宇宙萬物的起源和載體,它覆蓋了整個天地。它有三條強勁有力的樹根作為支撐,三條樹根分別通往神國、巨人國、冰雪世界尼夫爾海姆。分別有三眼泉水通過樹根的末端為宇宙樹提供充足的水分。

連結宇宙樹巨根的泉水是由智慧巨人密密爾看守的,所以這眼泉水跟隨他叫做密密爾泉。密密爾的誕生也是相當離奇的。在金恩加鴻溝的北方,是一片廣大的冰雪世界尼夫爾海姆。濃霧終年籠罩著萬年封存的冰塊和積雪,弄得整個冰雪世界既寒冷又黑暗。

一股巨大的泉水從尼夫爾海姆最深邃的地方奔湧而出,形成了許多川流不息的溪流。這些溪流夾帶著尼夫爾海姆的無數冰塊,由北而南地向金恩加鴻溝奔騰而來,歷經千萬年的時間,逐漸在金恩加鴻溝旁邊堆積成了許多冰丘。在金恩加鴻溝的南方,是火焰之國摩斯比海姆。那裏終年噴射著沖天的熊熊火焰,弄得整個火焰之國炙烤在一片無比強烈的光亮和酷熱中。

那些長年噴射的火焰,飛濺出許多劇熱的火星,墜落在金恩加鴻溝的兩岸堆積著的冰丘上。冰丘遇到劇熱的火星後溶化成水氣,繼而又被從尼夫爾海姆吹來的強勁冷風再次凍結起來。在冰雪世界的寒氣和火焰之國的熱浪千萬年的不斷作用下,這些冰丘慢慢孕育出了生命。巨大的生靈伊米爾就在冰丘中誕生出來了。

在混沌世界中,摸索著尋找食物的伊米爾遇到了同樣也在熱浪和寒氣的作用下誕生於冰丘的一條母牛奧都姆布拉。巨大的母牛胸部源源不絕地流淌出了四股乳汁,彙集成了四條白色的河流。於是,兩個生靈相依相偎。伊米爾以奧都姆布拉的乳汁為食,而母牛則以舔食冰雪為生;運氣好的時候,伊米爾能幫奧都姆布拾些鹽霜回來舔。在一片混沌的洪荒時代裏,只有這樣兩種巨大的生靈存在著。

很久很久以後,終日飽飲牛乳的伊米爾變得非常地強壯有力。有一天,他如往常一樣飲完牛乳沉沉睡去,從他的雙臂下面忽然生長出了一男一女兩個巨人。從巨人之祖伊米爾雙臂下面生出來的那對巨人後來結成了一對夫妻,生下了許多巨人子裔。在他們的許多孩子中,其中一個就是密密爾,從小就聰明非凡,長大後成了一個極其富有智慧的巨人。密密爾看守宇宙樹巨根的泉水的時候,已經是一個老巨人了。

密密爾泉的泉水中充滿了知識和智慧,關於天地之間九個世界裏發生的一切事情都熔匯在這清澈透明的泉水中。因此,不管是神祗、精靈、巨人、侏儒還是人類,只要喝上一口密密爾泉裏的泉水,就腦子就能立刻變得很聰明。但是,老巨人密密爾卻一步不離地看護著密密爾泉的泉水,不讓任何試圖盜取泉水喝的神祗或者巨人靠近一步。

天地之間,從來也沒有哪一個生靈能夠喝上一口密密爾泉的泉水,除了老巨人密密爾自己。每天傍晚,當絢麗的晚霞把泉面映照得令人醺然沉醉的時候,老密密爾就會用一個精緻的角杯汲上一杯象徵著知識和智慧的泉水,獨自一人慢慢享用。

時光一日日滑過,巨人密密爾變得越來越老,皺紋密佈,肢體靈活度都在不斷退化。但是,每天不多不少的一杯泉水令他的大腦絲毫沒有衰老,他越來越富有智慧,記載的事務也繁多而精確。他知道天地之下已經發生過的、正在發生的和將要發生的一切事情。

有一次,眾神之主奧丁在旅行途中路過了密密爾泉,正好碰上了拿著牛角杯汲泉水喝,一臉陶醉的密密爾。看著清澈的密密爾泉水,奧丁的心中激起了追求知識和智慧的強烈欲望,他對著密密爾請求道:“智者密密爾啊,請讓我喝一口這知識和智慧的泉水吧。”密密爾毫不猶豫地拒絕奧丁:“絕無可能。”奧丁不放棄地繼續說服道:“密密爾啊,知識和智慧是多麼可貴,我奧丁追求它們的信念多麼堅定!密密爾啊,我願用我的一切東西,來換取一口珍貴的泉水,只是為了增加我的智慧,滿足一下我這個平凡的求知者的願望吧。”老巨人密密爾聽了奧丁的話,有點心動了:“奧丁,你果真是個難纏的神。

你真的願用一切東西,只為換取一口珍貴的泉水嗎?”奧丁堅定地回應說:“是的,我很確定,為我的話負責任。“好”,夠爽快!如果你能夠犧牲你的一隻眼睛,把它丟到密密爾泉水裏去,我便讓你隨便喝夠這象徵著知識和智慧的泉水。”奧丁有些猶豫了,這畢竟是自己的眼睛啊。

不過,奧丁很快就在泉水和眼睛之間作出了選擇,他小心翼翼地把右眼挖了出來,扔到了密密爾泉裏。那只眼睛穩穩地沉到了泉底,向上張開著。透過明淨的泉水,它能看到宇宙中一切已經發生過的、正在發生的和將要發生的事情。不只是眼睛,奧丁自己也喝了很多密密爾泉的泉水,從此變得更加富有知識和智慧了。雖然,他失去了一隻眼睛,以致於後來經常被人稱為“獨眼老頭”;但是,也因為他的智慧超群而被人尊稱為“智者奧丁”。

而密密爾同樣欽佩奧丁敢用眼睛來換取泉水的膽識,臣服於眾神之主奧丁。後來,亞薩神族和華納神族之間爆發了一場曠日持久的戰爭,起因是這樣的:一個叫格爾薇克的女華納神帶著華納神族的使命來到了亞薩園,目的就是和亞薩神理論亞薩和華納兩大神族究竟哪個才有資格受到人類的頂禮摩拜。但是,亞薩眾神斷定格爾薇克來意不善。

眾神之主奧丁向格爾薇克投擲長矛以示宣戰,眾神也紛紛跟隨這奧丁向她發動攻擊。儘管眾亞薩神用長矛刺死她和用火燒死她達三次之多,具有強大魔力的女神格爾薇克卻每一次都能死而復活。正因為亞薩神誤解華納神的理論,擅自胡亂殺害使者格爾薇克,憤怒的華納神正式向亞薩神們宣戰了。這是世界混沌初開以來第一場規模宏大、場面慘烈的戰爭,兩個神族的戰士們英勇無畏地在戰場上廝殺,繼而倒地身亡。戰場上屍橫遍野,到處沾滿了神族戰士們的鮮血。

由於雙方勢均力敵,戰爭持續了許多個年頭,卻始終沒有分出個勝負,兩大神族兩敗俱傷。最後,所有神祗都厭倦了這場曠日持久的戰爭,也厭倦了沒完沒了的無謂的廝殺。為了締結和平,維護神族的生活秩序,亞薩和華納兩大神族的眾神們舉行和談會議。眾神決定雙方互相派遣人質,以求保持和平穩定的現狀,不讓戰火在神的世界中再度燃起。華納神族送往亞薩園的是最傑出的華納神諾德和他的一對孿生兒女—夫雷和芙蕾雅;而亞薩神族送往華納海姆的是海納和智慧巨人密密爾。

派往華納海姆的海納是亞薩神中的首領之一,他長得高大強壯,看上去也十分英俊,一雙長長的腿奔跑起來快捷有力。美中不足的是,海納相較于其他聰慧的亞薩神,稍顯弱智。他的腦子有點魯鈍,性情又有些木納,特別不善於說話。也許正是因為這個原因,奧丁才會請智者密密爾與他同行。因為長年喝智慧泉水,老密密爾能言善辯,知識面也極為廣博,正好可以幫助海納回答各種問題。

亞薩神族的海納和密密爾來到華納海姆後,起初博得了華納神的熱烈歡迎。華納神的領袖還讓海納擔任了一個不大不小的首領。但是,華納神們逐漸發現,在所有的場合都是密密爾這個老頭在喋喋不休地解答華納神們提出來的各種各樣問題;一旦密密爾不在的時候,海納這個看上去高大英俊的亞薩神表情呆滯,幾乎是一無所知,從來都是愚鈍而窘迫的,哪怕是一個最簡單的問題它都回答不出來。

華納眾神感覺受到了亞薩神的欺騙,因為華納海姆送去的人質是華納神中最出色的諾德、夫雷、芙蕾雅,而換來的卻是一個天生愚笨的亞薩神和一個喋喋不休的老人。於是,華納眾神一怒之下砍下了密密爾的腦袋,派人送往亞薩園,以示他們強烈的憤怒不滿之情。亞薩園的眾神在收到密密爾的腦袋後,對華納神的行為也無可奈何,只能幹生氣。或許他們本來就存有欺詐之心,或許他們確實不願再度挑起戰火,這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當遊歷歸來的奧丁見到密密爾的腦袋後,驚訝萬分。他立即找來藥草塗在密密爾脖頸的傷口上,念誦盧尼文字的咒語對已被砍下來的腦袋施行法術。在奧丁的努力下,密密爾充滿知識和智慧的腦袋竟然能夠脫離身體,奇跡般地存活下來。奧丁歎息華納眾神竟不知道這是個寶貝,把這個腦袋精心存放在宮殿的內室中。每當有什麼疑難和困惑的時候,奧丁就來到密密爾的腦袋旁邊,念動盧尼文字的咒語,向密密爾討教,而密密爾總是能夠為奧丁解答各種各樣的困難問題。

小知識:
奧丁,眾神之王,世界的統治者,又有“天父”之稱。他頭戴大金盔,手持從來不會射偏目標的長矛“岡尼爾”,配帶著德勞毗尼爾飾環,胯下是八足神馬“斯萊普尼斯”,雙肩上棲息著兩隻烏鴉胡晉(思想)與穆寧(記憶),左右跟著兩條狼格裏(貪欲)和弗萊基(暴食)。

他只有一隻眼睛,但是可以發出如太陽般的光輝。另一隻眼是在為了獲得終極智慧時,為了喝到世界之樹下的智慧之井密密爾泉的水而自殘的。發明了北歐古文字,創造了北歐的人類,掌管死亡,戰鬥,詩歌,魔法及智慧等等。他住在阿斯加爾德的英靈殿中,通過寶座看到九個世界的芸芸眾生。

帝王之位,鹿死誰手?

眾所周知,眾神之主奧丁酷愛旅行。旅行的經歷不僅給了奧丁無窮無盡的樂趣,還給予了他無窮無盡的知識和智慧。奧丁也時常化裝成老人或者巫師,到人間旅行的同時體察疾苦,懲惡揚善。因而,奧丁的瀟灑神跡也紛紛揚揚地留在了人類居住的中間園內。其中,就有這樣一個流傳人間的故事。

從前,人間裏有一位國王,他的兩個兒子叫做安格納和吉洛德,從小調皮搗蛋。在安格納十歲,吉洛德八歲的那年,有一次,尚未長大的兄弟兩人瞞著家裏人,偷偷搖著小船去河裏捕魚。兄弟兩人找了一處不錯的捕魚點,捋起袖子準備下手。不幸的是,他們捕魚的地方突然刮起了猛烈大風,吹得兄弟兩人完全睜不開眼睛。儘管兩兄弟頂著風拼命划船,小船還是被狂風吹到了一望無際的浩渺大海上。天色漸暗,夜已經降臨,小船在漂泊了很久很久以後,終於在一處海灘上擱淺了。

黑暗中,又餓又累的安格納和吉洛德只能棄船登岸,摸索著向陸地走去。陌生的土地上,他們循著燭光找到了一戶農家。開門的是一對農夫夫婦,兄弟兩人講述了遭遇,請求能夠暫且借宿休憩。恰好這對憨厚老實的夫婦結婚多年無子,他們好心收留了兄弟倆,給他們捧來了溫暖的被褥。在這一整個寒冷的冬天裏,老夫妻把安格納和吉洛德當作親生兒子對待,精心照料他們。農夫照料年幼的吉洛德,農婦則負責照料年長的安格納,他們不僅把兄弟倆養得壯壯實實,還教會了他們許多的知識。

轉眼間,春暖花開,兄弟兩人熬過整個寒冷的冬天,愈發想念自己的家鄉。眼見他們鄉心切的農夫親手為兄弟倆打造一條小船,方便他們駛回到自己的故鄉。沒多久,小船就造好了,這也意味著送別的日子到了。想到大家即將分別,每個人的內心都非常捨不得。農夫夫妻傷感地將安格納和吉洛德送到海邊,依依惜別。這裏有個小插曲,兄弟兩人即將啟程的時候,農夫悄悄把自己照顧的年幼的吉洛德拉過一邊,說了些悄悄話,神秘地教授了一些機宜。

安格納和吉洛德搖著小船,哼著小曲,一路平安前行,眼看離故鄉的國土越來越近。然而,就在他們即將靠岸的時候,站在船頭的吉洛德帶著槳一下子跳上了岸灘,轉身用力將小船推離岸邊。正好大風吹來,加上這一推之力,載著安格納的小船又向海中漂去。

安格納慌張地邊大喊邊用手用力劃水,但小船根本無法回頭。原來,這得歸咎于農夫的授意。吉洛德無情地做了這一切後,得意洋洋地對他遠去的兄弟安格納喊道: “你隨便漂到哪里去吧!”可憐的安格納被大風和自己的弟弟吉洛德推向了遙遠的巨人國度約頓海姆。成堆的邪惡巨人抓住了安格納。安格納成了日日服侍巨人的奴隸和平日供巨人玩耍取笑的小丑。

吉洛德獨自一人回到了父王的宮殿。恰逢老國王剛剛亡故,大臣們正在宮殿大廳中發愁。吉洛德安然無恙地出現在了眾人面前,群龍無首的大臣們欣喜萬分地擁戴他做了國王。國家在受到農夫教導過的吉洛德手裡被治理得井井有條。

受盡屈辱的安格納每天都子岩石上劃上深深的一條線,這線蘊藏著他心中無名的怒火。在劃第一千條線的時候,安格納偷取了巨人埋在最高山上的藏寶圖;在劃第二千條線的時候,安格納在雪山深處拔出了曾經屬於光明之神的寶劍;在劃第三千條線的時候,安格納開始秘密製造一艘小船,他決心逃離這鬼地方,去找無恥的弟弟報仇雪恨。當風吹進解凍的河裏時,安格納頭也不回地向海中駛去。經過了三個晝夜,他終於看到了自己的故鄉。

霧氣朦朧,安格納踏上故土,清晨的安寧並沒有讓他心中有稍許的平靜。安格納忿恨地將路邊嬌羞含苞著的花往掌心一捏,它還沒來得及綻放清香的花蕾,就香消玉殞在復仇的恨意中。安格納走過了森林與河流,山脈與村莊,終於回到了熟悉的城堡。一路上,他聽到的都是對弟弟吉洛德國王的讚美:討伐蠻夷帶來奴隸和土地,擒獲盜賊帶來平安和貿易,這是一名偉大英明的國王,全民愛戴。而這一切,本來全部都該屬於眼前這位衣衫襤褸的流浪漢——安格納。

憤怒的安格納無法忍受這些人對如此無恥弟弟的讚美,寶劍以閃電一般的速度劃過了這些歌頌君主的人。安格納長年居住于巨人堆,早已養成了殘忍暴躁的性格。整個土地頓時染成了一片血紅。 毫無疑問,沒多久全國就貼滿了用最昂貴的價格通緝他的告示。安格納無路可逃,只好躲進了森林深處。

一日,盜賊團路過森林,在泉水旁邊發現了安格納。盜賊首領跟安格納說:“你好,我的名字叫做霍爾德爾。”安格納狐疑地看著盜賊頭目,隨時都準備著拔出自己的寶劍防禦。霍爾德爾接著說:“你是否願意跟我做筆交易?”“什麼交易?”“我幫你逃離這個國度,代價是你手中的寶劍。”安格納苦笑著說:“我歷盡千辛萬苦才來到這裏,你卻叫我離開?”“難道你不知道,國王現在可是在用5000個金幣通緝你。”“我是不會走的!我只要吉洛德死!”“吉洛德是這萬里疆土的主人,你憑什麼奪得了千人守護的國王的頭顱!”“只要你們願意幫助我,我將告訴你們巨人族埋藏寶藏的地點!”“巨人族生活在遙遠的北方,你怎麼可能知道他們的秘密?”

安格納拔出手中的寶劍指向天空,寶劍在陽光的照耀下閃現出繽紛的顏色。“這就是巨人族從亞薩園中掠奪來的巴爾德爾之劍,得到它的人將獲得無限的力量!”盜賊們聚精會神地看著聖劍,完全沉溺在了對無盡寶藏的幻想之中。霍爾德爾開口了:“要我們幫你殺死吉洛德對嗎?也許我們會死很多人,甚至我們整個盜賊團都會滅亡!那付出的代價太大了!”“若成功,你們的收穫也大,將得到巨人族獨一無二的寶藏!”

最終,貪婪戰勝了恐懼。為了得到傳說中的巨人寶藏,盜賊團整日整夜地謀劃著如何殺死國王吉洛德。安格納日日夜夜的憤怒,終於看到了得以發洩的曙光。經過策劃,盜賊們決定趁著吉洛德慣例在每年初春到各地視察,一年內唯一確定離開守衛森嚴的城堡的時機下手。這是戰鬥力處於絕對弱勢的盜賊們謀殺國王的最好機會。霍爾德爾開始佈置計畫,在收集多方情報後,眾人決定在伊斯特下手謀殺。小村莊伊斯特森林環繞,人煙稀少,盜賊們可以藏匿在村莊的周圍,對國王的親衛軍實行偷襲。

安格納看到記恨了十年的仇人衣裳華麗地踏入自己眼簾,他的心就像燃燒著的火山熔漿一樣沸騰。滿腔的仇恨沖昏了安格納的頭腦,他已經無法控制行為,迫切地要衝下山去一刀殺了虛偽無恥的弟弟。當然,霍爾德爾制止了安格納愚蠢的行為。

就在吉洛德國王微笑著發表演說的時候,霍爾德爾一聲令下,無數的圓木從山頂滾向山腳下的伊斯特村莊。同時,冒著火星的弓箭瘋狂地射向了圍在村子中央的人們。不一會兒,山下已然變成一片火海。狂暴的安格納帶領著盜賊們沖下山去,劍與斧頭已無情地砍向生靈,鮮血四處飛濺,慘叫聲不停地回蕩在山間。安格納發瘋似地尋找著吉洛德,他等候了那麼久,就為了這一天!然而事與願違,安格納閱盡了倒地的每一個人,踏遍了村莊的每一寸土地,都無法找到國王吉洛德。

霍爾德爾生氣地說:“我們花費鉅資襲擊了這個貧瘠的村子,最後居然什麼也得不到!”安格納掩飾不住自己的失望,但他只得耐心地繼續引誘盜賊,因為他清楚地知道,沒有這些人的幫助,僅憑自己一人之力是不可能達到目的的。“等你們幫我殺死國王,你們將擁有一切。”

“我們當然非常願意幫助你,但是這場戰鬥花費了我們所有的積蓄,已經沒有錢來準備第二次襲擊了。”安格納沉默不語。“我們需要資金!”霍爾德爾把話挑明,“你還是告訴我們巨人寶物的藏匿地點,以便讓我們再次籌集資金,否則我們無法再幫助你。”“好吧,寶物藏在約頓海姆東邊大陸的第十三座山上。”“山上的哪里?”霍爾德爾急切地追問道,“確切的地點呢?”

安格納從懷中掏出了一塊黑色的爛布,用火焰點燃了它。讓人意想不到的是,黑色的爛布火被火光吞噬著,卻怎樣也燒不成灰燼。漸漸地,黑色開始褪去,留下了一張灰白色的紙張,這便是巨人族的藏寶圖。霍爾德爾激動地接過地圖,翻來覆去地確認著是否是真正的藏寶圖。等到肯定後,霍爾德爾仰天大笑。

“你一定要幫我殺死吉洛德!”“好的、好的,放心吧,我一定會的。”霍爾德爾笑著拍著安格納的肩膀。可就在此時,他突然從身後拔出了一把匕首,刺向了安格納的心臟。安格納躲閃不及,中刀倒在了地上。他感到了死神一步步地臨近,吞噬著自己的生命,“為什麼自己落得如此下場?”安格納內心抽痛。

“安格納。”一名身穿鎧甲的女子正漂浮在半空中,對著安格納喊道。正在無邊黑暗中掙扎的安格納問道:“你是誰?”“瓦爾基裏。”女子安詳地說。“瓦爾基裏?女武神瓦爾基裏?”安格納吃驚地說道。“是的。”“那這裏是?”“你已經死了,我將指引你去瓦爾哈拉,你將為神而戰。”“我只想復仇!”“可你已經死了,人間的一切你都無法再觸摸了。”“為什麼!我還不想死!”“為神而戰,你將得到你想要的。”

許多年後的一天,眾神之主奧丁和妻子芙莉格一起坐在亞薩園中的神奇御座上俯瞰各個世界。無意之中,奧丁在人類的中間園裏看到了已經當上了國王的威風凜凜的吉洛德。往事一下子湧入記憶中,許多年前,他和芙莉格裝扮成農夫和農婦,將兩個走失的年幼兄弟撫養了一整個冬天的事情。

奧丁轉身對芙莉格說道:“你還記得那兩個人類的年幼兄弟嗎?你看我撫養的這個吉洛德,已經成了位高權重的國王!你撫養的那個安格納,現在大概在哪個山洞裏和女巨人生了一堆兒子吧?”芙莉格當然知道,當年奧丁為了和她比試,有意讓弟弟吉洛德在回家時算計他的兄弟,順利繼承王位。這樣,奧丁足以向她證明,他的神力智力遠勝於芙莉格,就連他倆分別撫養過的兒童成不成才也有天壤之別。

看著奧丁得意洋洋的樣子,芙莉格故意只是淡淡地說:“可惜,吉洛德國王是個暴虐之君。他時常無緣無故地虐待子民,百姓早已怨聲載道。”奧丁狐疑地看著芙莉格,不願相信她說的話:“你瞎說的吧!你沒看見他把國家治理得井井有條,百姓安居樂業嗎。”芙莉格笑道:“不信你就自己去看看嘍!”

不服氣的奧丁決定親自前往中間園,微服察訪吉洛德國王的德行作為。事實上,芙莉格說吉洛德國王是個暴虐之君其實是一種誹謗,就是為了氣氣奧丁。在奧丁動身之前,早已知道奧丁計畫的芙莉格立即派貼身女侍芙拉前去拜見吉洛德國王。芙拉對吉洛德說:“我乃天上的神仙,近日預言出有一個神通廣大的巫師即將降臨到你的國家來了,這個巫師會用妖術蠱惑於你。

看你治理國家有方,不忍心你受害,特來提醒你一定要預先提防。”吉洛德疑惑地問道:“既然巫師如此神通廣大,我又怎能將他辨別出來有效提防呢?”芙拉不慌不忙地回答道:“雖然這個巫師精于變化,但因為他神通廣大,就連最兇惡的狗都不敢朝他吠叫,所以還是很容易就辯認出來的。”

不明就裏的吉洛德還是相信了芙拉的話號令天下,竭力捉拿惡狗見了也退避三舍的巫師。結果,喬裝打扮成巫師的奧丁行走在吉洛德國王的地盤沒多久,很容易就因為所有狗都不敢朝他吠叫而被武士識破抓了起來。當時,身穿著一件深藍色的大衣的奧丁很快就被武士扭送到了吉洛德國王的面前。

吉洛德問道:“你叫什麼?來此有何目的?”奧丁自稱格裏姆尼爾,除此之外,他態度強硬地拒絕回答任何其他的問題。心急火燎又懼怕巫師的吉洛德等待半天也不見奧丁的回應。為了徹底盤查格裏姆尼爾的底細,吉洛德國王下令對他嚴刑拷打逼問。奧丁被綁在了陰濕黑暗的地下牢獄中,後怕他逃跑,又遷移到了宮殿裏面。兩盆熊熊烈火一前一後無情地灼燒著奧丁。八天八夜,奧丁不曾移動身體,也沒有人送上肉食和蜜酒。滴水未進的奧丁被折磨得死去活來。

吉洛德國王有一個年幼的兒子,後來已經登上王位的吉洛德感到頗為對不起自己的兄長,就把兒子的名字取的和他伯伯的一樣,以求紀念安格納。小安格納是個善良的孩子,平日裏四處玩耍的他親眼目睹宮殿裏無端吊著這個被大火烤了八天八夜的可憐老人,感到無比同情與憐憫。他不明白父王為什麼要這樣對待一個弱不禁風的老人。小安格納用一個牛角杯盛了水,偷偷地端去給這個受刑的老人喝。在小安格納看來,吉洛德父王這樣無緣無故地拷打一個不知來歷的老人家,是非常不公正的。

受盡折磨的奧丁接過牛角杯,喝了一口甘露,將剩下的水倒在了身下的火盆中。小安格納不可思議地看到火焰不僅沒有澆滅,反而愈燃愈旺,點著了眼前這位老人那一身深藍色上衣。小安格納呆坐在地上,目不轉睛地盯著這位神奇的老人。火光映照下,奧丁對小安格納吟唱起了一首宏偉的詩歌。在詩歌中,他詳細地敍述了世界與人類的起源、統治世界的眾神、亞薩園裏的情景。詩歌末尾,他揭露了自己的真實身份,世界的最高統治者—奧丁。

在奧丁吟唱的時候,聽到宮殿聲響異常的吉洛德國王手持寶劍跑了進來。剛進了大殿,他就看見火光沖天的巫師在高亢地吟唱;而小安格納坐在地上,癡迷地聽著,全然沒有注意到他的到來。吉洛德國王剛想拔劍發火,卻聽見詩中充滿了他聞所未聞的博大知識,轉而被深深地吸引住了,不知不覺中他鬆開緊握寶劍的手,與小安格納做在地上一起聽他吟唱。當吉洛德國王聽到這個自稱格裏姆尼爾的巫師就是眾神之主奧丁時,不由大吃一驚,感到自己犯下了一個不可饒恕的過錯。

吉洛德國王趕緊起身,伸手欲將奧丁從火焰中拉出。沒想到,早已忘記放置在膝蓋上的寶劍滑落在地,而急著跑上前拉奧丁的吉洛德又不幸一下子絆到在寶劍的劍口上,當即命喪黃泉。而格裏姆尼爾,也就是奧丁,在吉洛德國王死去的時候突然消失得無影無蹤。奧丁當然不知道芙莉格早已暗中使了計謀。回到亞薩園的時候,芙莉格笑吟吟地迎了上來:“此番行走,感覺如何?”奧丁垂頭喪氣極了:“我沒想到會是這樣的,失望啊,可惜了一條性命。”

吉洛德國王死後,他的兒子小安格納如奧丁所願,繼任了國家的國王。因為深受奧丁的諄諄教悔與寄予的厚望,小安格納為人處事大方得體,治理國家井井有條。在他統治的時期,國家風調雨順,人民安居樂業,中間園內所有人過著幸福的生活。

小知識:
弗麗嘉(Frigg),又譯芙莉格,奧丁的妻子。是愛神,掌管婚姻和家庭,在天堂和冥府中都有統治權。她容貌美麗,金色的頭髮中間夾著白色的羽毛,身著束著金色腰帶的白袍,腰帶上掛一串鑰匙。她喜歡漂亮的服裝和閃光的珠寶。她偷了奧丁的黃金去買一串貴重的項鏈。奧丁發現後,憤而出走。

宇宙隨即為冰霜巨人所統治,嚴冬窒息了一切生機。直至七個月後,奧丁回到阿斯加爾德,這場危機才過去。因此享有坐在奧丁寶座上的特權,弗麗嘉有周知宇宙間萬物的力量。她又是睿智的預言者,知道一切未來的事,但是卻沉默,從不說出她所知道的知識。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