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 > 10
定  價:NT$120元
優惠價: 7995
可得紅利積點:2 點

庫存 > 10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評

聰聰回到家,看見牛欄竟是空的,原本掛在阿黃脖子上的鈴鐺,現在卻孤零零的留在柵門上。阿黃呢?記得那天媽媽和長根公公商量要賣掉阿黃,幫爸爸買地修墳,該不會……
「老牛賣掉,多半是被宰殺了。」聰聰想起長根公公的話,想到阿黃那雙潤濕的眼睛望著他的那份情意,他恨不得一腳跨到了城裡,把阿黃贖回來。

琦君看似輕柔的筆觸,蘊含人性的光明與良善,深含人類最原始、最純真的情感,娓娓道出超越功利的更高價值——愛,企盼重新喚起人性中失落已久的美好。
本書溫婉的文字,充滿童趣的插圖,等您來細細品嘗箇中「愛」的滋味。

 琦君(一九一七~二○○六)

本名潘希珍,浙江永嘉人。浙江杭州之江大學中文系畢業。曾任中國文化學院副教授,中興大學、中央大學教授。作品以散文為主,另有小說、詞論、兒童文學專著等。曾獲中國文藝協會散文獎章、中山文藝創作散文獎、新聞局圖書著作金鼎獎、國家文藝獎散文獎。著有《紅紗燈》、《琦君小品》、《文與情》、《讀書與生活》、《桂花雨》、《橘子紅了》、《琦君說童年》等。
 
田 原
字飯牛,祖籍江蘇溧水。中國國家一級美術師。曾出版畫集、雜文七十餘本;作品曾在美國、英國、日本、義大利、比利時等三十餘國展出。曾獲中國全國連環畫獎、漫畫金猴獎等。2002年獲聯合國頒發「工藝美術大師」榮譽證書。題寫匾額、對聯、碑刻等一千多件,遍及中國各地。

 

 充滿了愛的仙境

三民書局重新出版了琦君的小說〈賣牛記〉和〈老鞋匠和狗〉。由我寫序實在不敢當此重任。但我重讀這兩篇小說後深受感動,覺得有許多話要說,就欣然動筆了。
 
多年來,人們對琦君散文推崇備至,甚至譽為「琦君的名字幾乎就是現代散文的代稱」。而對她的小說認知和評論不太多,直到她的小說《橘子紅了》由「公視」改編成電視連續劇,轟動兩岸後,大家就連連稱讚,原來琦君的小說寫得也這麼好!
 
十多年前我認識琦君不久,她便贈我兩本小說集:《菁姐》和《錢塘江畔》。並幾次對我說,她的小說不比散文差。我那時正在美國新澤西州的《現代》週刊任總編輯,徵得她同意後,把《菁姐》分期連載,受到讀者熱烈歡迎,紛紛來信、來電告訴我,他們非常喜歡《菁姐》的故事情節,尤其文句之優美、典雅、動人,許多小說家是望塵莫及的。那時我曾想過,如果《菁姐》拍成電影,一定會催人淚下,感動天地的。
 
從琦君的作品創作年表來看,我們就會發現,原來她的早期創作是以小說為主。從民國四十三年,三十八歲時出版第一本散文小說合集《琴心》後,直到民國六十年她五十五歲時,整整十七年中,共計出版了小說集六本,散文集僅兩本。以後寫作雖以散文為主,但也出版了《橘子紅了》和許多兒童翻譯小說。可見琦君的小說成就實不亞於散文。
 
有人評論琦君的作品,「散文似綠野平疇,意境超越;小說若小橋流水,潺潺不絕」。「琦君的散文善於刻劃人物,在氣氛的烘托和渲染上,非常接近小說筆法」;而琦君的小說「卻往往有一個真實的人、事、物作為背景,寫來如行雲流水一般自然平順,不似一般小說的刻意製造的高潮迭起,具有一種空靈的美」。簡言之,琦君的散文裡有許多小說故事,而琦君的小說裡卻有無窮無盡的散文韻味。不論是散文是小說,琦君的永恆主題是「愛」。
 
我們在〈賣牛記〉和〈老鞋匠和狗〉中都能看到上述的特點。〈賣牛記〉情節簡單,講述了農家兒童聰聰不忍媽媽把朝夕相處的老牛阿黃賣掉,離家出走到城裡找回了老牛的故事。但在琦君的妙筆敘述下,娓娓動聽。描寫的江南農村晚春景色,如詩似畫;老老少少的五個人物:聰聰、媽媽、長根公公、花生米、張膏藥,個個栩栩如生,呼之欲出。而人與動物之間的愛的表達和交流更是震懾人心,掩卷而久久不能忘卻。其人、其景、其牛都是琦君自幼在農村生活熟悉的,所以寫起來如此得心應手。〈老鞋匠和狗〉裡的兩條小狗「小黃」和「小花」是琦君童年時的伴侶,家中小狗的寫照,老鞋匠對小黃和小花的愛心完全是琦君的真情流露。
 
兩篇小說中的人物和動物都是那麼美好,與今天人心不古、慾海橫流,道德墜落的社會相比,那故事裡的江南小村宛如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境。也許現代的一些讀者會懷疑小說中人物和情節的真實性。而這正是重新出版此書的理由。讓小說如一幅長卷的山水畫展示在人們面前,那個善良的牧牛童聰聰正騎在阿黃的背上,款款向你走近,講述過去的美麗童話,使你步入仙境,洗滌你的心靈,使你也變得如此純潔可愛,這正是琦君寫此小說的期盼。
 
《賣牛記》裡充滿了愛心:愛母親、愛子女、愛朋友、愛動物,使我們如沐愛河。正像琦君的所有作品,充滿了一個愛字,使你深深感動,嚮往那已不存在的江南小村,……。
 
正因為如此,琦君的作品必永遠流傳下去,不斷重新出版。
‧充滿了愛的仙境 冰 子
‧賣牛記
‧老鞋匠和狗
發表人:謝忠憲
2006/12/24 00:00
本書溫婉的文字,充滿童趣的插圖,等您來細細品嘗箇中「愛」的滋味。
發表人:李潼
2004/12/01 00:00
琦君少年小說集《賣牛記》收錄「賣牛記」和「老鞋匠的狗」兩個中短篇小說,小說的文字調性是琦君保持半世紀的典雅、溫馨和幽微的風格,也就是說,琦君的少年小說偶有他的散文韻味,如同她的散文也有小說的生動,特別是在她的人物刻劃上,小說和散文有了鮮明的風格通路。   琦君從1954年出版第一本散文小說合集《琴心》後,直到1971年他共計出版小說集共六種,散文集僅僅兩本。可在文友和讀者的印象中,琦君是以散文讓我們深深迷戀的,幸好《橘子紅了》和類似《賣牛記》這些少年小說作品,才喚醒我們重新認識她的文學初戀。  《賣牛記》和《老鞋匠的狗》果然具有文學評論者解析的「琦君的小說往往有一個真實的人、事、物做背景,寫來如行雲流水般平順,不同一般小說的刻劃和高潮迭起,具有一種空靈的美。」琦君更在乎是她的永恆主題「愛」的把握。  《賣牛記》描述中國江南農家男孩聰聰,不忍媽媽把朝夕相處的老牛阿黃賣掉,離家出走到城裡,找回老牛的故事。媽媽賣掉阿黃是為了籌措聰聰到城裡上學的費用,還有為他父親重做個體面的新墳,《賣牛記》裡接連幾段成人與孩子的價值衝突,真令人揪心:媽媽把從小養大的雞、鴨、鵝在年節時一隻隻宰來吃了,還把養肥了的豬一頭頭賣掉,聰聰看了心生不忍,他在學校裡聽課,老師說要愛護一切動物,甚至不要惡意傷害昆蟲,說螞蟻和蜜蜂都是很有靈性的。媽媽反問聰聰:「就像你,抓田螺剁碎了餵鴨子,這不就是我們莊稼人的生活嗎?」  聰聰還是不同意養了一輩子的老牛給賣去屠宰場,特別是他剛在端午節時,用雄黃酒在阿黃的額頭畫了一個王字,辟邪和招吉,他還在阿黃的脖子上掛了三個鈴鐺,為他調了雞蛋拌酒進補。  琦君在《賣牛記》娓娓道來,情韻動人。若干腳色如長根公公、城市來的小女孩花生米和幫她找回老牛阿黃的江湖藝人張膏藥,個個有情有愛,讓《賣牛記》這篇小說,在殘酷的現實裡,不時閃爍人情的溫暖、無奈和義氣,這不也是琦君散文的風格,令人窩心且難以忘懷。  《老鞋匠和狗》裡的小黃和小花更完全是琦君的真情流露,這裡有作者對往事的眷戀,對良善人情的緬懷,有她對中國江南農村美感的提煉,這也是琦君寫作半世紀的文學主張吧!  台灣少年小說的發展,約莫也和琦君的寫作生涯同步,早期少年小說作家的潘人木、林鍾隆、林良、鄭清文、傅林統,他們的題材風格和琦君有相似之處,至於文字運用,那又各具擅長了,也因此,分別了他們的作品風貌。台灣的少年小說中生代作家們,從廿世紀七零年代以來,無論小說題材、文字運用、敘述技巧、節奏調控、文學主張或價值推崇,都展現了新的創作意圖。  事實上,題材無關老成或新穎,文字的活潑生動和成熟穩重,也難說優劣,至於敘述技巧和節奏調控,這又牽涉到文學的環境和養成,驟下評斷並不公允。  最值得注意的是創作者的文學主張和價值推崇,新世代的少年小說創作者,稍一疏忽,往往蔑視了比如琦君的《賣牛記》呈現的文學風貌和價值,有人對於醜惡、虛假、不公和不義的人事描述,在涉及血腥、暴力、殘酷和色情的情結,為顯現時潮而忽略少年讀者的身心感受,這是值得深層考量的。  琦君的少年小說和一系列散文作品,也許有人覺得溫吞和沒勁,這是因為生活的厚度不夠、生命的體驗不深以及對於文學作品在大眾的影響上,認識不明所致。有人以為琦君的作品題材個人自傳色彩太濃,而忽略她的想像力和組織功夫,亦因粗心而未發現,她對細微之文學技巧流暢的運用,這誤解也是遺憾的。  少年小說主題的揚善特質,何嘗不是文學藝術的終極關懷之一?琦君的《賣牛記》和因此讓我們想起她的一系列散文,在在都讓我們相信「人生不如意十常八九,但種種過程和結果必有歡樂和慈愛在間縫竄出,有甜美和溫馨在不經意處發生,因為我們相信了苦中有樂,悲裡有歡。」  我們也相信被愛是值得感恩的幸福,愛人是無償的付出,而愛與被愛的結果,不必留下傷害的烙痕。  我們相信,悔改是一種新生,寬恕是值得嘉許的氣度,互信互愛的境地讓我們嚮往,那樣美好的情懷,我們願意永為珍寶。   我們更相信,純真的底蘊涵有多量的善良,值得疼惜、把握。必要時,我們將挺身而出,成為純真的捍衛戰士。  恭喜琦君女士的新出老書,感謝她推崇歷久彌新的人間情懷。
發表人:五年級「後段班」的媽媽
2004/08/11 00:00
相信五、六年級生對省政府教育廳出版的中華兒童叢書一定不陌生吧!這套叢書陪伴許多人渡過美好的童年時光。多年後,中華兒童叢書已絕版,只能往圖書館裡頭尋。而三民書局最近出版的《賣牛記》收錄了原屬中華兒童叢書中的兩冊:《賣牛記》、《老鞋匠和狗》,這無疑是讀者的一大福音。 和女兒分享這兩個故事的同時,自己也彷彿搭乘時光機,回到了童年,幻想和聰聰一起到城裡救回阿黃;為張膏藥早夭的小孩鼻酸;也想起看完書之後拒吃雞肉,媽媽無奈的表情。那真是一段美好的時光。 不管是哪一個年代,小孩子果然都一樣。女兒也同樣為阿黃擔心,為小動物受苦而難過。這也是琦君女士文章的特點吧。她的故事往往可以超越時空的限制,每一個人讀來都備受感動。 現在多為人父、為人母的五、六年級生,不僅可藉由這本《賣牛記》重溫兒時記憶,也可與下一代一起分享,創造屬於兩代共同的「童年回憶」。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