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 > 10
定  價:NT$150元
優惠價: 79119
可得紅利積點:3 點

庫存 > 10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評

◎榮獲《讀書人》二○○三文學類最佳書獎。

閱讀之所以私密,不在我們所讀的對象,而是我們閱讀的方式其實透露了我們自己。用這個觀點看,書評可以跟那本書一點關係也沒有,所以「讀後感」其實沒有多大的意義,因為你的閱讀並不能等同他的閱讀,他看到了什麼東西,完全不能保證你也看到,雖然明明白白你們在看同樣的東西…

 袁瓊瓊

1950年出生,省立南商畢業。1982年參與美國愛荷華國際寫作班研究計畫。作品得過聯合報小說獎、散文獎、時報文學獎,並曾參與電影、電視劇編劇寫作。現為專業作家、編劇。

 

母親一直到現在還提起這件事:如何我在非常小的時候,她要我去倒垃圾,結果我一去不回。母親正準備去找,隔壁鄰居來敲門,說:「你們家瓊瓊在垃圾堆裡看起書來了,叫她走都不走,一堆蚊子圍著呢。」母親出去找我,看到我正撿著垃圾堆裡的一張舊報紙讀得津津有味。
 
這件事對照我如今在寫作上的小有名氣,似乎也是一種小時了了的徵兆。我自己是完全沒有這段記憶。忍不住要想,在那漫長的童年時代,也許這件事只發生過一次吧,其間不過十來分鐘吧,占我整個人生那麼小的部分,但是,由於我在寫作,而且,一直在閱讀,這件事也就成為了我一生的某個印記或圖騰了。神話大約都是這麼來的。幸而我成為寫作者,如果我是個政客,這個在垃圾堆裡流連的行為就很難解釋了。
 
我之所以酷嗜閱讀,實在是因為小時候家裡非常窮的緣故。因為窮,所以「娛樂」都得是免費的。拜那個年代對於「看書」這件事的尊敬,整個世界對閱讀都抱著寬容態度。我記得我小時候常常跑到鄰居熊媽媽家裡看過期的《皇冠》雜誌,一待整個下午,從來沒有人趕我走。到書店裡看書,站一整天,也絕不會有店員到你身邊來巡梭徘徊。
 
幾乎到處都有書看,圖書館、學校、公共場所的公布欄。現在不這樣做了,但是我們從前,許多地方的公布欄都會貼當天的報紙。我最初投稿,沒錢訂報,於是每天跑公布欄,去看自己的文章登出來沒有。頭一次在火車站的公布欄上,看到自己的文章刊登在副刊裡,再旁顧周圍的閱報者,明明白白的看見別人在閱讀自己,那是美妙的經驗。自己真像個隱身的俠士,懷抱絕世武功,可以取人性命於無形無影之間。那閱讀著我的人,把他的生命片段與我交換,我餽贈我自己渺小的人生經歷,取走了他那幾分鐘的注意力。
 
於我,閱讀是窺伺。透過閱讀,我窺伺了偉大與不偉大的心靈,窺伺了智慧和白痴的腦袋,窺伺了正常與變態,窺伺了古今中外或燦爛或平凡的各種人生。同樣是體驗世界,讀萬卷書和行萬里路,還難分優劣,但是我寧取前者,閱讀不會腰酸背痛,閱讀不會身陷險境,頂多是把眼睛看壞而已。
 
我自己對於目盲一直有一種絕大的恐慌,從小如此。不能想像自己如果失去了閱讀的能力。近年來讀了些神秘學的書籍,講到前世與輪迴,於是便猜想,盲這件事,如果不是我的宿世記憶,也許是預示我之未來。近年來視力差了,閱讀產生了新經驗,看書報時會有個暖身過程,那些字一片模糊,要瞪著老半天,瞪到眼花了,「字」們才開始跑動起來,像小螞蟻似的,在紙面上遊走,半天歸了正位,開始有筆有劃的讓我閱讀。
 
我並不討厭這狀態,至少視力正常時,我是沒法知道字是會跑來跑去的。這樣想來,最壞的狀況也不過就是「字」們排隊的時間要花的更久一點。許多可怕的事,臨到頭來,才發現也沒有那麼可怕。而且我還可以看電子書,在電腦上,亮堂堂的,字體要多大就多大,我想,靠著電腦,我還可以看很久的書,看很多的書。

1999
知識或能力都救不了她──記《BJ的單身日記》
置病人死生於度外──記《白色巨塔》
罪人始終未被定罪──記《一個人的聖經》
彷彿傾聽和敘述都是愛情──記《不朽的傳說》
從衣食住行來理解人生──記《心靈旅站》
隨時想逃又隨時想留下──記《春膳》與《完全壯陽食譜》
不可能獨力成為女人──記《爽》
偶像劇的真實世界
在色彩線條和形狀的河流中浮沉──記《丈夫不見了》
超級獨特的姿態──記《五體不滿足》
童話沒有告訴我們的事──記《落葉歸根》
 附:訪談嚴君玲
不只是牌戲──記《命運交織的城堡》
假裝是正常人──記《盲人的星球》
一個逃不出的圓弧──記《危險的年紀》
勇氣與希望之書──記《重生》
單純的收拾自己──記《僧侶與哲學家》
2000
一次只戒一天──記勞倫斯‧布洛克
學者也是人──記《有光的所在》
神祕閱讀
女人為什麼會知道──記《乳房的歷史》
比天生者更美──記《大水之夜》
房間裡的暗香──記《凝脂溫泉》
秦始皇的知己──記《秦相李斯》
現代唯識學的愛因斯坦──記肯恩‧威爾伯
有限制也有恩賜──記《時鐘的眼睛》
漂流的星球
情書四說
祕密英雄──記哈利波特
柔軟也是一種力量──記《內在英雄》
假如林徽音不認識梁思成
與這個世界相處不了的人──記《神交者說》
在惡夢的星球上──記《戴爸爸的頭》
生命回頭帶我玩耍
六百頁的喃喃自語──記《新罕布夏旅館》
在時間之流中任意遊走──記《輓歌》
思無邪的境界──記《心塵往事》
龐大的家族樹──記《月球姓氏》
只是一個僧人──記聖嚴法師
花神祭
2001
老時代的回聲──記《高塔》
焚燒瘋狂,凌遲理智──記《食草家族》
相信愛──記『似曾相識』
無法品飲的時代就要來臨──記《築草為城》
不想照顧讀者──記《無愛紀》
沒有去過的地方──記《她》
直視生命的本質──記《聖地牙哥性靈之旅》
最高階的家庭主婦──記《歌女皇后衛子夫》
介於魔與獸之間──記《美國》
簡單的和不簡單的──記《遍地風流》
鋼鐵心靈──記《中國抗日戰爭史》
獰惡的生命力──記《新郎》
最偉大的領導──記《僕人》
常識不一定是通識──記《常識與通識》
發表人:小編
2003/04/22 00:00
閱讀的三種方法.侯延卿  最近三民書局一口氣出了三本書評集:韓秀的《與書同在》、袁瓊瓊的《食字癖者的札記》及蘇偉貞的《私閱讀》,提供了三種風格殊異的閱讀方法。  旅美小說家韓秀的讀書札記溫柔敦厚,不僅讀書,也讀「書裡的人」;透過對每一本書的心得感想,結合個人情感,筆下流露溫馨,彷彿親切引領讀者走入她的書房。她說老舍「鄉愁是寫小說的近因。而文字的掌握,那使記憶中的圖畫生動起來,活動起來,發出聲音的,才是根本」,其實韓秀自己對於文字,也有相同的熱情。  袁瓊瓊的「不道德書評」可謂「有膽識、有洞見」,時常一針見血。對於「傳說」,她的看法是:「只有謊言,或夢想,才能成為傳說,因為沒有任何人真正經歷過」。她看《春膳》與《完全壯陽食譜》,直言「做菜和做愛的類同之處是:都是手工業」。評黃碧雲《無愛紀》裡的〈七月流火〉精心設計的人名,因為一體的典雅、不食人間煙火而造成「一體的面目模糊」。  相較於前兩本的筆記形態,《私閱讀》就顯得嚴肅一些,閱讀範圍同樣不分中西,以報導的方式評述文學大家如金庸、吳爾芙,探討馬華文學、小說與女性與時代的對位、以記憶應答父親的書寫、家族史中的母親角色……還有上海女作家的自覺與性格,每一篇都有振聾發聵的功力。(2003.04.20中央日報副刊)
發表人:童非
2003/02/24 00:00
亂世裡的盛世 德國出版統計,男人有六成六對書感興趣,女人逼近八成。在台灣,讀者、出版編輯、各書評版面的編輯群,也已形成一個隱形的姊妹會。她們對書的孤意深情,彷彿曹雪芹「不過幾個異樣女子,小才微善,或情或癡」。袁瓊瓊《食字癖者的札記》、韓秀《與書同在》(以上三民版)、夏綠蒂《發燒的城市》(聯合文學版)最近約好也似,相繼出版的書評集,更是如此。文章不僅摽格,而且低調,毫不故作姿態然豐豔天成。袁瓊瓊的小說,向來可以排在世界文學裡的,小地方道德觀的塵埃一點也沾不上她。你時而會在影展法國、北歐片裡撞見她人物的型款,然後疑惑她究竟超前了時代、地域多少年呢。如今雖說言論發達,實則多元壓力而顧忌更重,可也拘不了她說真話的膽識與洞見。《食字癖者的札記》收錄歷年《讀書人》版「不道德書評」專欄文章,觀察鞭辟入裡,好像你就坐她對面板凳上聽私房話,院牆外殺聲震天,她這真話可句句要殺頭的。她總能從某些描寫直見底蘊。《歌女皇后衛子夫》寫遲暮宮女被逐,武帝見憐而留納衛子夫。袁瓊瓊卻道「我實在不相信在這群『不中用』的女人列隊出宮時,武帝會在一旁觀看有哪些是可以『資源回收』的」,對傳奇她永遠存疑,好比張愛玲相信偶像都有黏土腳,不然站不穩。屬於熟手巧匠那種目測精準的懷疑,本身已是一件珍品。新銳作家夏綠蒂是她們當中最年輕,在閱讀世界的驚異眨眼中迅速崛起。報上登了她一篇文章,圈內就到處聽得人說。《讀書人》「夏綠蒂的異想閱讀」專欄結集成《發燒的城市》,那慵懶耽於安適的文字,如馬蒂斯的標題「奢侈,寧靜與享樂」,句子以一張安樂椅搖晃的節奏,慢慢享受描述這件事。她總說「我用最舒服的方式去寫」,語出輕盈,依然敏銳實際而一語中的。渾不經意一開口,直截率直的見解便語驚四座,可能她對這事也沒辦法。像童話裡孤女張口便吐出薔薇、鑽石、紅寶石,對著一地璀璨,非常無助地聳聳肩。旅美小說家韓秀曾因中美混血兒身分,飽受文革摧殘,也造就卓絕傲骨與史詩感性。她的《與書同在》,從《上海的紅顏遺事》娓娓回憶與影星上官雲珠、趙丹的交遊;因《上海寶貝》同情新一代風流人物的淺薄空洞。她自言偏愛溫柔敦厚、健康積極,喜愛琦君、李家同、廖玉蕙;但也從世交長輩老舍的身世,時時刻刻提醒讀者戰亂文革浩劫不容遺忘。全書傳達了舊式文人的嚴謹治學,對文學、歷史的使命感,以及閨秀纖巧的精緻品味。張愛玲說蘇青是亂世裡的盛世的人,其實她們一旦遇見了就像個盛世。【 2003-02-23/聯合報/22版/讀書人 出版線上 】
發表人:喵奇
2003/02/13 00:00
看完了這本書有很多心得。如果真要評論,一定沒有鍾叔河先生在他所編的《知堂書話》的序文中寫得好。所以抄在下面:「我一直還算喜歡讀書的,然讀書於我亦大不易:一是不易有閑,二是不易到手,三是不易讀懂。有時便只好找些書評書話來看看,舔眼救嚵,掬水降火,不免為三百年前的陶庵所笑了。使我感到不滿的是,這類文字雖不算少,真正值得讀和經得起讀的卻不算多。奉命來罵或者來捧某一種書的,為了交情或者交易來作宣傳、做廣告的,自以為掌握了文昌帝君的秤砣或砝碼來大聲宣布權衡結果的,我都不太想看。我所想看的,只是那些平平實實的文章,它們像朋友賢談一樣向我介紹:這是一本什麼樣的書,書中敘述了哪些我們想要知道的或者感到興趣的事物,傳達了哪些對人生和社會、對歷史和文化的見解。這樣的文章,無論是客觀的談書,或是帶點主觀色彩談他自己讀書的體會,只要自具手眼,不人云亦云,都一樣的為我所愛讀。如果文章的內涵和筆墨,還足以表現出本文和原書作者的學養和性情,那就更為佳妙了。雖然鳩摩羅什大師早已說過:「嚼飯哺人,反致噦吐」明白昭示這是一件多麼不易討好的事情,但在被哺的方面,若是像薛蛟或劉海哥那樣,一口吞下別人吐出的紅珠,五百年道行便能歸我所有,亦不可謂非人生難得之遭逢也。」看完整本書後,竟然只有一篇介紹自己的書,讓我這個書蟲不得不佩服他們老闆的大氣。
發表人:仁昌
2003/01/28 00:00
袁瓊瓊在〈只是一個僧人〉中寫道:「……我因為有『食字癖』,拿書當飯吃……」或許是書名的由來,一個不看書會死的人,陸陸續續有意識無意識地記錄下來的文字。您或許會把他視為文學批評,但我們不建議您這樣看待這一本書,因為作者不會搬弄一些文學理論,只是單純的從一個讀者的立場,寫下自己的感想,它是如此的隨興,一如「札記」,就像書名明明白白宣示的。這本書有很多好處,但是對於讀者而言,最重要的只要一點--這本書有趣。相對於一般文學論述的枯燥無味,這本書出乎意料的輕鬆有趣,例如下面這兩段文字:如果以閱讀的「困難度」來評選書籍的話,黃碧雲的《無愛紀》絕對在我的排行榜十名內,不,五名內。之所以「提升」它的名次,是因為很多「困難讀」的書,大可以放下不看,但是黃碧雲又不行,看到一個地步,你就是非看下去不可。這種無奈大概跟電影科學生看大師級電影差不多。我們是因為這部影片(或者這本小說)是經典,因此才吃苦耐勞的看下去(或讀下去),並且根本不大敢告訴別人,自己大部分的力氣是花在讓自己的眼皮保持打開狀態上。我個人對付那些「困難讀物」的秘方是搭配各色蜜餞,牛肉乾,巧克力花生核桃酥氣死蛋糕冰淇淋烤雞披薩義大利麵……它寫得越好,我吃的越多。所以,關於《無愛紀》,我給它的評分是:「三公斤」。這是我在閱讀本書的一個禮拜裡所得到的「長進」。這兩段文句,絕對不是一般人會形諸文字的,也與寫《萬人情婦》、《恐怖時代》的袁瓊瓊大不相同。作者的這一個面向,與我們認識的她比較接近。如果要我按照上述的評分方式給這本書一個評分,答案是:「-0.5公斤」。因為好看的作品會令人廢寢忘食,而廢寢忘食可以讓您消耗部分的卡洛里。從這個角度來看,這也可以算是本減肥書。但是您如果順藤摸瓜,按圖索驥找他介紹的書來看,那我就不敢保證了。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