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瀏覽紀錄
【反詐騙】接到不明來電說:升等為「高級會員」「購物滿意度調查」,這是詐騙!請絕對「不要依照指示操作ATM或網銀」
1/1
庫存 > 10
定  價:NT$1320元
優惠價: 791043
2022/5/20-2022/5/31
讀書的快樂 滿$699再享95折
可得紅利積點:31 點

庫存 > 10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華文世界第一本關於大角星的故事
繼《跨次元互聯網》後,又一全新星際冒險篇章

星際馬雅13月亮曆法之「時間法則」探源
限量附贈──最新「星際旅人13月亮曆法」學習手冊
從理解到應用,讓你全方位認識13月亮曆法


一場巨大的集體失憶,導致一顆行星文明的滅亡,
地球人類的未來,要何去何從?

三百萬年前,大角星人參與太陽星系的進展,以火星作為太空殖民地進行實驗。火星在大角星及心宿二星人的管理下,科技日益進步,文明也蓬勃發展,但就在這個實驗即將圓滿之際,一場巨大的集體失憶,導致這個行星文明完全滅亡,火星人在最後存亡之際,透過集體冥想,將其文明的記憶投影至隔壁的藍色星球――我們美麗的地球。

大角星人告訴我們,是由於這個集體失憶造成的大規模行星事件,火星文明的毀滅,加上馬爾戴克星爆炸的業力碎片,都轉移到地球,造成地球現在的各種問題。為了打破戰爭和苦難的古老魔咒,使太陽系行星軌道恢復和諧共振,獵戶座的星際議會委託「大角星人」擔任「行星調伏師」,參與行星系統的再創造計畫。大角星人跨越不同次元,前往「維拉卓帕銀河實驗區」(太陽星系所在位置)的工作站,並尋求專於操控「時間幻象」的工程師星際馬雅人協助,為新母體模板注入一股生命的原始動力。他們的努力是為了等待有一天,平行宇宙四處響起「失落和弦的發聲」,蘊含宇宙之愛的銀河新光束降臨,帶領地球人類與其他星系的存在,一起回歸最初的源頭。

作者在本書中,與已故的荷西博士(Dr. Jose Argulles),「時間法則」創始人和「13月亮曆法」設計者荷西‧阿圭列斯博士,透過跨次元的心電感應進行對話。靈感來自荷西博士所著《大角星探針》(Arcturus Probe),作者以詼諧幽默的方式,更貼近寶瓶世紀新人類的語境,重新詮釋這些艱深的宇宙知識,為華文世界讀者傳遞這些被遺忘已久的星際故事。

◎關於「時間法則」與「星際馬雅13月亮曆法」

時間法則,是荷西‧阿圭列斯博士(Dr. Jose Argulles)獲得馬雅國王巴加爾‧沃坦(Pacal Votan)傳承,經由預言及心電感應的方式領悟出的一套宇宙知識系統,主張以「時間就是藝術」的曆法來改變「時間就是金錢」的頻率。荷西博士向世人揭露,現今通用的西洋曆法(12 : 60編碼)其實是歐洲歷史上的君王,為了權力及掌控人類世界的欲望所建立的機械性時間。這個不合乎宇宙法則的曆法及時間概念,將人類限縮在三次元內,造成身心失衡與思想偏差,也導致地球的政治、經濟、社會等等陷入混亂。於是,大角星人的調幅任務之一,即是與「時間的領航員」星際馬雅人合作,為地球人類帶來重新和諧頻率的13月亮曆,協助人類透過愛、藝術、與共時的13 : 20新頻率編碼,轉換現有偏差的頻率,與宇宙源頭的頻率校準,打破「時間就是金錢」的幻象,進入更高的意識層次與共時秩序。

◎ 關於大角星與「大角星探針」活動

大角星是一個星系系統,距離地球大約三十七光年,有十二顆行星。他們透過最外邊兩顆雙生行星,發展出一種特殊的多重感官覺受能力,使整個「大角星人」升級,受到星際議會的關注,委託進行「大角星探針」任務。「大角星探針」是一種資訊傳輸的行動,隨著「心電感應力」的培養,將宇宙資訊以諧波方式傳遞,讓偏差的行星系統回歸和諧的狀態。地球人長久以來,失落了宇宙相關的知識,也遺忘自己與源頭的連結,因此從出生以來,便無法掙脫「死亡恐懼」。這個大角星的故事,是一部浩瀚的宇宙記事,讓地球人類對宇宙有更全面的理解,瞭解我們人類並非孤單一人,而是受到許多外星存有們的眷顧,他們一直以無私純淨的愛,為太陽系與地球的和諧平衡努力著。

閱讀本書,是一種宇宙意識的喚醒,更是意識與頻率的躍升。
現在,請你放輕鬆,泡杯茶,
以開敞的心,一起來聽荷西博士說說這個大角星的故事吧!
張之愷╱太陽的紅天行者

2017年以前,穿梭在三次元世界中,以優雅而游刃有餘的身姿,跨界於大學教授、音樂人、演員、導演、編劇、文字工作者與身心靈藝術療癒等等不同的身份之間。

2017年之後,與「時間法則」13月亮曆法的相遇,自此打開穿越四次元門戶。在宇宙共時的機緣中,進入薩滿植物儀式,開啟日後不可思議的各種跨次元之旅,完全顛覆生命,進入一種戲劇化飽滿而豐富的質變與擴展。

曾任東方設計大學表演藝術學位學程副教授,擁有電子計算機科學學士、戲劇碩士及整合自然醫學博士等學位,音樂上曾獲金曲獎殊榮。左右腦平衡的特質與天賦,使他兼具多項專業,從不同的科際視域中凝鍊出一種新型態的整合方式。近年更將量子理論、表演、聲音與療癒,應用在劇場、音樂與馬雅教學之中。

多元創作包含:量子療癒劇場《零點場。空》、《零點場2―看見未知的創傷》、《零點場3―關&係「與馬雅意識頻率共振連結」》;音樂專輯《陪月亮散步》、《元氣好眠》與《氣血養生》等;以及《畫趣生活》和《穿越亞馬遜》十餘本文字著作。

目前積極投入星際馬雅13月亮曆法的推廣,創作《1320全腦調頻音樂導引》,從事《13月亮曆共時同步曆》全階課程、《全腦共時活化的意識發展科學之441啟動HMP全息心智感知體》等等教學工作坊。
推薦序――史蒂芬妮‧南(Stephanie South)
「所有的共時性、似曾相識、預感,還有所有的夢境――代表你的四次元雙胞正在運算數字――它是要讓你去關注。」
――荷西‧阿圭列斯《跨次元互聯網》

人類需要那些具有前瞻願景的藝術家、音樂家、以及說故事的人,那麼我們才能蛻變,並且超越過去所知道的。這個具有前瞻願景的人能夠跳脫人類既有的感知,看見另一個真實的世界,然後,他能夠帶給這個世界一種全新的視野,使人得以更新。

已故的荷西‧阿圭列斯博士,是我們這個時代中無人可比擬的願景家。他14歲時,站在墨西哥特奧蒂瓦坎的太陽金字塔頂端所看見的願景,開啟了他長達一生的追尋之旅;以此阿圭列斯博士開始挖掘潛藏於馬雅曆法中的數學與預言。他透過解開馬雅的數字編碼發現了時間心電感應的本質。

當之愷告訴我,他透過與荷西的心電感應交流,完成這本備受啟發的小說時,我實在是太激動了!作為一名長期研習佛學靜心的實修者,亦是一位傑出的音樂家;之愷練就了清晰的心智狀態,並兼具身為一位行星藝術家的敞開,以接收來自荷西•阿圭列斯跨越時空所發送的大角星傳訊。

之愷與荷西的意外相遇是個巧妙的提醒。這段相遇告訴我們,只要透過實踐和奉獻,我們每個人都能進入自身存有的新維度,並接收到新的訊息。

你手裡拿著的這本書的靈感,來自荷西‧阿圭列斯所著的《大角星探針》(The Arcturus Probe)。《大角星探針》要提醒我們:所有的我們是一個單一的有機體,分佈在不同的時間與空間,藉由心電感應成為一體。這意味著那同一個心智正在閱讀這些文字時,也已寫下這些文字了。

即便是在看似平凡的日常生活裡,心電感應訊息隨時都能出現。以下是《大角星探針》是如何向荷西現身的過程。

一個晚上,當荷西與家人正在看電視時,他看到一則廣告,上面寫著:「濫用心智是一件可怕的事」。他聽到這句話立刻聯想到「濫用行星是一件可怕的事」。

這個句子不斷在他的腦中迴盪。那時他住在夏威夷,這個標題進入他的腦海:「大角星探針:關於一則持續進行調查的故事與報告」。一股強烈的感受向他席捲而來。突然,他聽到一個聲音,從40光年之外對他說:大角星,那天空中第六亮的星星。他寫道:

「我們已經等待了很長的時間,終於等到機會跟你分享這個訊息,這跟其他的世界有關,以及你稱之為『在不同世界間旅行』的訊息。除非你經驗到你們的粗糙方法所造成的失敗與缺點,以及它們如何殘忍無情地使你離真實的目標和目的越來越遠、越來越遠,否則我們什麼都做不了。但現在你看見了,濫用行星是一件可怕的事。」

打從荷西聽到這個聲音,就無法停止寫作,直到這個故事完成了,才停筆。大角星人告訴他,地球上正在發生的問題是由集體失憶所導致的一件大規模的行星事件;再加上從火星到馬爾戴克星的業力碎片轉移到我們這顆星球。若要打破戰爭與苦難的古老魔咒,關鍵就是要能發出那「失落和弦的發聲」。

「我們是西摩克斯(Xymox)那個失落部族的孩子。
這一段平行時空中的原子歷史,是西摩克斯的失落和弦,讓我們唱給你聽。
我們是未來的歌,只不過是來自平行宇宙的未來。
我們是一場似曾相識的你們當中的有些人或許已然瞥見。

然而,這既視感,我們的歌,對你們的星球來說,代表著:唯一一個可能的真實世界。
儘管如此,請聆聽我們的歌,這是我們使命的一部分。」

這首來自西摩克斯之子的歌,將透過你接下來讀到的內容唱給你聽。願這本書啟動你的記憶路徑,連結你的高我!記起:你是誰!愛吧!愛,是最重要的。


史蒂芬妮‧南(Stephanie South)
電力的紅蛇Kin 185
美國奧勒岡州阿什蘭
Stephanie South-Kin 185
Ashland, Oregon
USA

推薦序――朱衍舞 Rafeeka
嘿!你知道最近市面上最火、最新的一款通訊系統叫「心電感應」嗎?
嘿!「那個」……你,心電感應了嗎?有人要給我們講「那個」大角星的故事!

是的,就是現在!我知道,你和我一樣,正在看《心電感應大角星》。

所有親愛的星際家人們,當我們的時間座標,來到西元2010年12月19日,農曆冬月十四,星期日,「地球時間飛船」航行到新天狼星第一個52年週期的第23年,超頻的紅月年,均衡的韻律蜥蜴之月,紅色啟動之週,等離子體SILIO的第7天,星系印記是KIN255,銀河星系的藍鷹,一張13月亮曆的星際羅盤初次現身在我的生命中,那時真的完全沒有想到能夠看到現在的這一幕――《心電感應大角星:星際馬雅時間飛船計畫》即將在地球上演一齣我們從來沒有聽過的「那個」大角星的故事。

時輪迴圈的奧祕像似夜的末梢迫近破曉一般,轉瞬間極速閃現的一道光,並裝載著足以顛覆我們那些過於老套且破舊的思維的資訊庫,不禁要想:好友之愷肯定就是在神遊時捕捉到那一道充滿奧祕的光束,大角星傳輸的速度之快,可以想像之愷敲打著電腦鍵盤的聲響,充滿了新奇、有趣、活力與遊戲感。原來,我們所知道的一切關於地球與人類的那些事情,竟然存在另一個我們從來不知道的版本;甚至是更貼近真實的版本!

然而,身為一位已經曾經出版十幾本書的作家張之愷來說,我相信,要完成一部小說,肯定是游刃有餘;只是,那個大角星是甚麼東西啊?誰知道呢!更何況還要啃食荷西‧阿圭列斯博士《大角星探針》的書中那些超先進、超新創的專有名詞以及稀有用語;況且還要進一步去消化其中的知識內涵;若非一樁神秘的發生;若非星際大師的傳輸;若非伏藏與伏藏師之間的殊勝約定,我真的很難相信,就在時輪迴圈即將回歸到自己此生第一次接觸時間法則的那個時間座標,2022年5月13日,星系印記是KIN255,銀河星系的藍鷹,就讓我們約好《心電感應大角星》吧!一起來閱讀這一本關於我們、關於地球、關於「那個」大角星的故事。

朱衍舞 Rafeeka
月亮的藍鷹Kin 15
亞洲時間法則


自序
2012年,我從印度錫金拜見上師嘉察仁波切剛回來,Rafeeka突然一通電話,邀請我加入星際馬雅時間飛船的行列,希望我能夠試著製作星際馬雅的調頻音樂,但我完全不知道她所說的音樂是什麼?那個遙遠的神秘馬雅(MAYA)究竟會有甚麼音樂在裡面?難道是一種中美洲馬雅原住民的吟詠古調,需要我去採集嗎?

事實上,那幾年,除了馬雅曆預言世界末日的傳說,在全世界風風火火地四處散佈著,對於大部分的亞洲人來說,與神祕馬雅相關的中文資訊,幾乎是少得可憐,我實在也無從想像,於是隔了幾天,Rafeeka偕同Rebeca,和我相約於東區一家德國茶店,全力來為我解釋,整個過程大約七個多小時,我依稀聽到她們告訴我,這個「星際馬雅」不是地球上的那個「馬雅文明」,而這個曆法其實叫做十三月亮曆,是由一位墨西哥裔的美國人叫做荷西‧阿圭列斯(Jose Arguelles)的藝術史美學博士,花了33年的時間,透過考古研究與接收跨次元訊息的方式所整理出來的。他後續衍生出來一個龐大的宇宙科學知識系統叫做「時間法則」,其中一部分,可以將每天的星際能量頻率,透過一些矩陣公式計算出五個重要的每日調頻音符來。Rafeeka希望我可以把這些音符創作成一些星際調頻音樂,以協助地球亞洲的星際家人們,每日更即時完成這個跨次元的調頻練習……

當然,那個時候的我,對她這個奇妙的「創意」構想,既好奇又興奮,但是卻毫無頭緒,不知從何下手,因為那些來自外星的馬雅信息,實在太難理解了。我想,一則是我的大腦一直周旋在那個古老的馬雅文明上跳脫不出來,我還停留在一種人類考古學的線性思維中,完全沒有想到這其實是一次跨次元外星智慧的訊息傳遞;而另一方面,那時的我,正沉浸在以量子科學理論來解析療癒音樂的創作研究,整個腦袋還糾纏在實證科學和量子科學的辯證裡,所以實在也沒有多餘的大腦去接收這個「特別」的召喚。所以,這七個多小時灌頂下來,我的腦海中只殘存記得三個字,那就是我的星系印記「天行者」,而之所以還記得,則是因為它跟電影《星際大戰》中的路克有一點連結。

我必須承認,一開始我其實非常先入為主把「十三月亮星際馬雅曆法」,當作另一種星盤解析的占卜預言系統,也一直試圖以那樣的邏輯思維去推演它。所以,很難接受這一張相當華麗共有260個格子的卓爾金曆,其中20個太陽圖騰和13個銀河調性,加起來卻只有99句話的關鍵詞解釋,因為這樣的組合機率實在是太籠統了,所以我想,這根本就不會準!(哈,是的……那時的我,想的還是算命!)一直到現在,回顧當初那個扁平的想法,才發現自己真是錯的離譜,原來這張卓爾金曆,是宇宙光束振波在進行跨次元降頻作用時的諧振模板,它,從來不是拿來算命用的,更遑論準不準的問題,它主要是在幫助我們去理解,我們這個三次元現象世界中的生命個體和宇宙整體的互聯關係。它在告訴化身為地球人的我們,每個人透過這個模板所灌注的天賦使命究竟在哪裡?它在指引我們,這一生應該如何活出這股天賦的力量。同時,它更是一張校準我們生命頻率的對照表,是修煉與提升自我並促進地球集體演化的啟蒙途徑。

當然,那個時候的我,還沒有這麼清晰的體悟,所以我也只是將這顆神秘的星際種子,默默埋藏在我的意識田中,心想,就先放著,等待未來時機成熟的時候再說吧…

妙的是,就在五年之後,2017年初,我邀請Rafeeka來高雄參與我所創作研發的量子療癒劇場《零點場II:看見未知的創傷》的沉浸式演出,由她帶領了蘇菲旋轉和南美的薩滿儀式。演出後,她再度提出製作「星際調頻音樂」的邀請。這次,我心動了。那一年暑假,正好智利的Katamama以及塞爾維亞的Ana老師,都來到台灣教授全階與專題課,所以我一口氣從六月底上到八月上旬,真的是學好學滿的概念。聽完課,我不僅大開眼界更是腦洞大開,我幾乎覺得這一生的準備好像都是在等待這套知識系統的降臨,於是,我在地球上的星際馬雅人生,就在那一年正式啟航了。

有看過我上一本書《穿越亞馬遜:紅天行者的狂人手札》的朋友們,就知道,上完星際馬雅全階課,我大病了一場,病癒之後,我帶著「時間法則」傳承人紅皇后的一本書《獵戶瞳孔》與我的三個妹妹,一起去了南美洲秘魯四十幾天,我們進入亞馬遜叢林體驗傳統的薩滿草藥儀式,也一起去到安地斯山脈烏魯班巴外星UFO經常出沒的莊園遊歷,最後還去了的的喀喀湖體驗了聖佩卓仙人掌的薩滿旅程,我真心覺得,經歷的那幾個月根本就是一場場向過去告別,徹底洗心革面的重生階段。等到十一月回台之後,我竟就被Rafeeka安排,開始了我星際馬雅曆法的學習分享課程。由於,我是帶著調頻音樂的製作任務進入這艘星際時間飛船行列的,所以我必須從高階的全腦活化意識科學下手,而不是那充滿著神秘色彩又好玩的圖騰和印記入門,因此在台灣,我只能獨自拿著Katamama高階的上課講義和筆記,閱覽美國時間法則官方網站上的告示板內容,以及翻著祖師爺荷西博士那讓人看不太懂的原著,當然,還有紅皇后那本必須用參的《獵戶瞳孔》,一個人孤孤單單地摸索著。每每,一感到沮喪,就只好上網看看荷西博士的訪談視頻,聽聽他的聲音,又或者對著荷西博士的照片發呆,自言自語,但沒想到,我就這樣不知不覺,養成一個與荷西博士隔空對話的習慣。

2018年初,「1320全腦活化每日調頻音樂與音頻導引」的第一期,終於如願研發成功,並在線上發行,得到許多亞洲星際家人們正向的支持與反饋,一直到今天,我已經進入第六期,完成超過1500個日子的每日音頻製作。這幾年,這份工作更像是我個人的戒律與精進的持續修煉,每一期除了製作全新的等離子背景音樂之外,我也調整冥想導引內容的模板來陪伴大家,希望能夠帶給大家,更貼近荷西博士與紅皇后所期許的練習方向。

2019年七月,紅皇后在墨西哥太陽金字塔,召集一次全球星際家人和平匯聚的活動,Rafeeka帶著亞洲時間法則數十位星際家人們同往,而我卻還懷帶著另一個任務而去。因為那一年的十月,我排定參加由台北藝術大學所主辦的「關渡藝術節」中的一場公開演出,我打算要把馬雅元素放進我的量子療癒劇場系列的第三號作品《零點場3:關&係》中,希望能在中美洲墨西哥馬雅金字塔的活動過程期間,進行采風並蒐集一些相關的創作素材與靈感。

後來,演出終於順利圓滿結束了,但我嶄新的星際馬雅旅程,卻仍在火熱地持續著……
2020年全球疫情爆發,兩位外國老師Katamama和Ana都無法來台,我被亞洲時間法則委予重任,擔任台灣地區持續推廣全階課程的帶領師資,我自是誠惶誠恐。我不像Katamama有機會在荷西博士生前,長時間跟在他的身邊如實學習,我只能把在大學教書之餘的時間,全數都拿來閱讀與整理荷西博士與「時間法則」相關的原典資料,並試著重新梳理出一套更適合亞洲人學習的教學脈絡。還記得2020年我在讀完了紅皇后自傳體的新書《 無名狀:皈依時間的中心》(The Uninscribed)之後,似乎更理解了「時間法則」知識系統的發展始末,於是,懷著更殷切的自我期許,希望能夠把博士宇宙科學的思想根源弄得更清楚些。當然,有著藝術史學術背景的荷西博士,其一生的著作相當浩瀚,從早期《馬雅元素》、《地球揚升》、《大角星探針》、《跨次元互聯網》、《時間動力學》、《巴加爾沃坦的召喚:時間乃第四次元》、《時間與技術圈》以及與紅皇后合著的七大卷《宇宙編年史》等等,每一部著作都需要花上大量的時間去閱讀與參詳,而我就是這麼一點一滴透過反覆咀嚼這些文字,以一種跨次元的精神連結方式向博士學習。

一整個暑假,我在學校的研究室,每日從早到晚,閱讀大量的資料以及整理相關的內容,也順手翻譯一些重要的資料篇章。我總是被那些巨量的專業術語給折騰地頭昏眼花的,其中還包含許多博士為了指向跨次元存有而新造的複合性描述,這一切著實讓人難以理解,更讓人完全無從得知這些文字的來源以及它真實的含意究竟代表什麼?

有時候,我只能傻傻盯著一篇天書,一遍又一遍,十分鐘、二十分鐘、半個小時……但,不懂就是不懂,讓人好不沮喪。有一回,真的性子來了,乾脆拿出荷西博士的照片,衝著他窸窸窣窣埋怨著:「老荷呀,你這也太不夠意思了,我的人類大腦實在不夠用,你要不來個心電感應教一下我吧,你這說的都是什麼呢?這些信息這麼多元複雜,又有幾個人看得懂啊?我想,這不應該是你留下這些信息的初衷吧?現在,我沒有什麼人可問,也只能問你,你若收到我的求救信息,那麼不論你是入我的夢,還是用什麼方法,都請幫我一把吧?」

是的,這也的確是一個相當奇妙且難以言傳的生命經驗。

我從來沒有想過,以前弄音樂搞創作時的那種鍥而不捨的精神,全在這次鑽研博士論述的過程中充分發揮。但更妙的是,自那天起,做個夢、洗個碗、拖個地、散個步啥的,似乎都會出現一種,像是博士對某個問題給我的解答或關鍵思考點,就是那種從虛空中冒出來疊加在大腦思惟中的瞬間靈感,那還真是無法形容,每回都像是「啊?!原來是這樣的啊!」的驚喜與讚嘆,當然,每次有了清晰的體悟後,我自是會跟老荷道謝,這習慣,不知不覺就變成了我的日常。

去年,2021年的五月,台灣的疫情突然變得嚴峻起來,大部分的人都被迫待在家中警戒。那時,我才剛教完台北全階的大課回到台南的小窩,台北疫情一下子嚴重起來,心想,那我就不回去了吧,但是待在家裡,哪也不能去,就突然會多了很多自己的時間,我索性就把那本翻讀好幾次,但最後還是放棄的《大角星探針》(Arturus Probe)給拿了出來。說實話,就在那一瞬間,我感受到一種非常清晰的召喚感,依稀聽見博士在虛空中,隱隱告訴我說,這份資料記載的就是和整個太陽系發展有關區域的根源資料,它會讓你知道星際馬雅人為什麼會來到地球上,而那些我們一直感到模糊的星系脈絡,以及所謂的12:60人造時間頻率的由來,都可以在這裡一一找到清晰的解答,於是,我清晰聽見博士在我的耳邊低語,告訴我說:「《大角星探針》它從來不是一本書,它是49(+1)篇完整的跨次元傳訊紀錄,快看吧,然後用你一切的可能性,讓更多的人知道這些信息,因為大角星人的星際任務還在持續……」。

由於這幾年的生命旅程中,我幾乎已然經歷過太多不可思議的轉變,所以,對於大腦中突然出現這些深切又奇妙的「聲音」,也不會有太爆炸性的質疑,反而是過去那顆完全被「實證科學」限制住的扁平大腦,如今,似乎已經可以挪出更大的靈活空間,讓更多的可能性得以顯現。

於是,我牙一咬,自忖著:「老子這次就跟你拚了吧,再難都要把它給吞了!」於是乎,我開始一個字一個字查,一句話一句話參,又把荷西博士身著白衣白褲、胸前掛了花圈的那張玉照擺在工作桌上,時不時就跟「他」聊了一下天,反正疫情警戒期間,時間多,我也不急。

愈看著這些資料,我才有些恍然大悟,天啊,原來大角星人才是前來調伏我們整個太陽系的主要外星智慧體啊?原來,心宿二星人來到AA中繼站,星際馬雅人之所以來到太陽系化身為地球上的馬雅人,也都是拜大角星人的召喚所賜?原來這些所有的傳訊資料都在告訴我們,我們都是來自於跨次元光束降頻所顯化的生命體,而我們在地球上所飽受的那些被剝削的痛苦、人為的災難以及荒謬的悲劇,也都是因為某些無可抗拒的銀河業力以及某個原本想篡奪太陽力量的高次元存在體,所帶來的巨大影響,原來我們正在一個四次元「時間」頻率革命的延續之中,原來,只要提升我們的意識頻率波段,我們就能夠回歸到那個和諧演化的軌道之中…

原來,原來,原來這份傳訊資料是如此重要。

我花三個月的時間,把它給翻譯完,但,卻又更沮喪了。

因為這些跨次元的原始資料,實在是太難讓一般人去理解。除了各種龐雜的天文知識與神話典故,還有非常巨量的宇宙科學術語,多重語境,以及來自不同次元的存在思維邏輯。所以,即便它是中文,還是一樣沒有幾個人看得懂!於是,我感到很挫折。

「把它寫成小說吧……」有一天,我突然聽見腦海中的博士這麼對我說。

「讓我化身在你的小說裡,讓我把這些大角星人的故事一一說給你聽,然後,你有任何的問題,任何腦袋轉不過來的地方,都可以在小說中直接問我,不疾不徐,我們可以慢慢來,你放心,我會幫你的,這幾年,我們不都是這麼一起走過來了嗎?」我聽見博士這麼繼續對我說。

我聽懂了。於是,我沒有多做考慮,提筆就寫,那一個晚上,就把序場給寫完,然後,第二天,完成第一章,總共兩萬字左右。所有的書寫方向是如此清晰明確,沒有任何障礙,我深刻知道,博士正在幫著我,或者,博士其實也正在透過我的手,完成他想在華人區域完成的跨次元傳訊任務。

三個月後,這部將近三十萬字的小說便完成。我感覺我似乎也完成了某種博士交辦下來的一份星際任務,又或者,其實是大角星人在更高的次元中,主導著這一切的發生,我不再去多想,只是全然交託與臣服,一如走進西方的蛻變之宮,讓智慧蛻變為正確的行動, 然後完成我們必須完成的……

這本敘述跨次元星際故事的小說,正好完成在這個全球疫情蔓延,以及「元宇宙」概念啟蒙的蛻變年代,相信這樣的共時性,必然有其深意值得我們去持續探索與體會!
你曾經聽過這個大角星的故事嗎?如果沒有,那麼請你立刻打開這本小說,開始跟著我一起漫遊在星際的跨次元維度裡吧!我想,你將會和我一樣,頃刻間,就能窺見到穿梭在平行時空中的那個清晰的自己……

張之愷
太陽的紅天行者 Kin 113
2022.3.18 於台南住所
推薦序――史蒂芬妮‧南(Stephanie South)
推薦序――朱衍舞 Rafeeka
自序

第一部
01 楔子:意外的邂逅
02 遺忘彼此的火星故事
03 大角星的美麗宣言╱邂逅大角星的祕密時間分享者異質體
04 打敗十聯盟╱發現脈衝符碼
05 輻射磁能與大統一原始藝術╱中央星系輻射子與銀河聯邦
06 三個身體與時間旅行的大角星探針╱心電感應力的自我監管
07 大角星自治區:探針覺醒╱神祕的維拉卓帕銀河實驗區
08 大角星:第七力量的牧羊人之星╱走進感官知曉的盛宴
09 打造夢語境╱藍色銀河魔法護盾的圓桌╱永在的門諾希斯
10 出沒南河三星的梅林╱阿爾法半人馬座的悲劇
11 瞥見路西法╱行星記憶印跡的祖夫雅迴路
12 神出鬼沒的同質體╱邂逅帕希瓦爾與湖中仙子
13 第五力量轉移的行星調伏行動╱造訪狗與鯨魚的平行宇宙
14 龍的宇宙──回到母體矩陣的根源
15 對焦維拉卓帕實驗區的匯流長老群╱建立AA中繼站

第二部
01 死亡的隱蔽與揭露
02 金尼奇‧阿豪與阿卡爾巴拉姆的冥想輪旋曲
03 宇宙共振全息子╱雙性五角星形輻射子的華麗登場
04 星際馬雅人的到來╱二十個時間部族的復活
05 時間之戰一:馬爾代克星的殞落與梅林的預言
06 時間之戰二:被追蹤的路西法
07 門諾希斯之子
08 星際馬雅人的時間飛船設計╱甦醒的特拉蓋亞
09 進入地球的時間飛船卡美洛╱路西法最後的巴比倫
10 金星上的路西法╱白蒼鷺之女的召喚現形
11 亞特蘭提斯公司的機器世界╱跨次元的介入行動
12 大角星棋盤的奇蹟
13 最後的輻射聲波──西摩克斯之歌
14 既是結束又是開始的尾聲:無須憐憫的宇宙之愛

附錄:詞彙表
楔子:意外的邂逅

我,從來沒有想過,荷西博士(Dr. Jose Argulles)──或者說他的跨次元分身,會以這樣的方式,出現在我的生命中……。

凌晨 1:44 分,倚在窗邊,透著頂樓的窗玻璃望出去,看到那個已經足以作為我們這個星球地標的黃色速食雙拱門標記,很醒目地矗立在那兒,帶著一點得意與驕傲。還記得,年輕的時候初到法國巴黎遊蕩,人生地不熟,語言又不通,中午一個人沿著塞納河畔的店家逛著,沒有想像中的浪漫,反而是帶著一種不知道中午要吃什麼的焦慮,直到看見了這個黃色雙拱門標記,彷彿找到家似地,竟然立刻升起了一種熟悉的安心感。這商業文明蓬勃發展的情感鏈鎖,竟是第一個透過五感的味覺,打破了國族、地域以及文化鮮明界限的產物。我雖然不是特別愛吃,但在完全不知該如何選擇的異域,這兩道黃色的門,起碼為我鬆開了味覺與荷包上的極度不安全感。

安全感,是的。人活著,這三個字似乎特別的重要。但是,人類大腦的基因設計中,對於「不安全」的認知界線,究竟是從哪裡來的呢?我們只是為了保全個體生命的延續而產生出強烈的危險意識呢?還是這其中,藏有更多其他的參數在裡面呢?為什麼,我們的內在總是有一堆說不出來的恐懼,隨時都會因著外來的變化而四處竄流無法扼制呢?

有人說他怕死,所以恐懼;有人說他不怕死,但依然恐懼;所以,這份陰魂不散的恐懼,或許跟生不生、死不死可能並沒有直接的關係,而和野生動物為了求生存的危機意識,也是兩回事。我想,這份無以名狀的恐懼,應該是人類才會有的特殊產物吧!

「那是因為一個巨大的集體失憶!」

突然,一個既熟悉又陌生的低沉聲音,毫無方向性地在耳邊竄了出來,把我嚇了一大跳。我自己一個人住,家裡沒有其他人,況且剛才的疑問,我並沒有說出口。於是,我下意識地四處張望,想尋找這個聲音的來源。

才一回過頭,就瞥見了我放在桌上一張荷西博士的照片,照片裡的他,滿頭白髮,穿著白衣戴著綠松石的頸鍊,脖子上還掛著兩串大花環,兩手插在褲袋裡,很帥氣地斜倚在被綠色植物爬滿的白牆邊,瞇起眼微笑著。

不會吧?!我嘀咕著。

「Why not?」我的耳裡又冒出來一句帶點兒玩笑口吻的回應,而且我確定這是英文。我一下愣住了,思忖著,這應該不是藍猴調皮的顯靈儀式吧?

「人們總是因為三次元中有限的『經驗』,而把自己限縮在一個狹隘的認知邏輯中,所以不相信這個宇宙充滿了任何的可能性。是的,是我,你口中調皮的藍猴來了。這幾年我們倆處得還不錯,你不覺得嗎?」

我被這一連串先聲奪人的氣勢給震懾住了,只能呆呆地望著照片──或著說「他」,啞口無言。

「你先聽我說,什麼事都別急著下定義。有些地球上人類原本就該知道的事情,他們早晚都會知道。二十九年前,我被賦予一份重任,要傳達拓展人類認知框架的宇宙歷史資訊,而二十九年後的今天,這份資訊應該要以一種新的方式,開始在地球「龍」(#F)的區域,重新被擴大瞭解。這個區域也就是鄰近你們所居住的區域,你們這裡有大部分的居民,都根源於這個區域,它代表著地球舊世界文明的發展重鎮,所以這個行動,其實是一個關鍵性的回歸。對整個地球而言,它是持續進行的宇宙記憶回歸,但對文明的發展來說,則是共振區域上的回歸。你先不要懷疑,究竟我代表著誰?是藍色的猴子?你的靈性導師?一個曾在地球上花了三十三年時間埋在馬雅研究的考古學家?一個整理出 13 月亮曆法的星際藝術家?還是,外星人?這些,其實都不重要,真正重要的關鍵是,接下來我想要跟你……談談心……」

「談心?!」我有點不知所措。

「對,談心!像好朋友一樣聊聊天、談談心。彼此很信任,什麼都可以說,什麼也都可以問。」他的聲音接著這麼回答。

「那我要做什麼?」我還是很遲疑,因為這個突發狀況,實在太超乎我日常生活的想像了,我捏一捏自己的臉頰,確定真的不是在作夢。

「放輕鬆吧!你和朋友聊天還要什麼『儀式感』嗎?這不是在上課,也不是在賦予你什麼星際任務,你不是尼爾(Neil),也不是尼歐(Neo),更不是奇異博士(Dr. Strange),所以,聽你想聽的,問你想問的,然後做你想做的,That’s all!」

他說完後,突然靜默好一會兒,空氣瞬間像是被凍結住,窗外的汽車聲消失了,四周安靜到連根針掉在地上都能聽見,但我還是不太敢相信我「耳朵」所聽見的。我看著桌上的照片,心想,還好他沒有從照片裡飄出來坐到我的面前說話,要不然我一定會嚇得屁滾尿流、哀爸叫母的。

我轉過身去,遠遠望著窗外那閃著黃光的兩道拱門標誌,有一種時空錯亂的感覺。我想,這有可能是因為此次全球性的疫情,把大家關太久的後遺症吧!

「你還在等什麼?」同樣的聲音又再度冒了出來,不過這次有很清楚的方向定位,離我有一段距離,但我不敢回頭,怕看見什麼無法招架的畫面。

「放心吧,你看不到我的。接下來你只會聽到我,但為了能享受那種朋友聊天時的輕鬆和自在,我選擇讓『我的聲音』離你有點距離,好方便你有第三者的投射,這種感覺會比較真實浪漫一點,不是嗎?」

「所以……您是……荷西博士?」雖然我心裡已經很確定,但還是忍不住開口問問。

「是,也不是。在我是荷西之前,我還曾經是好多好多的『別人』……而我現在也正準備要進入下一個『身分』的狀態……我也可以是你呀!哈哈哈!」博士很淡定地回答了我的問題。

我還在適應他這種藍猴式的冷幽默,可能是過去博士還生活在三次元地球上的時候,已經太習慣這種其他次元信息來訪的跨次元活動,所以,他不知道,此情此景對一般人來講,幾乎是可以放鞭炮、衝直播的大新聞了!

「你先去泡杯你最近愛喝的台灣紅烏龍茶,找個舒服的地方坐下來,開始和我聊天談心吧!」博士語帶炫耀地告訴我,他完全知道我的個人癖好,還好咖啡因對我不會有什麼大影響,不然在這大半夜喝茶聊天,是還讓不讓人睡覺啊?

「這其實是一個很長的故事……」我泡好茶,端著純白的花茶杯盤,還沒走到沙發坐下來,博士就開口了。說實話,我有一點被打鴨子硬上架的感覺,或者說,其實我根本還沒搞清楚,此時此刻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還有,我對自己怎麼反應如此淡定,那種強烈的人格分裂感,也非常納悶與不解。

「是關於什麼樣的故事啊?」我深吸了一口氣,邊問邊坐下。突然,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浮上來,我好像被一種難以形容的強大力量引導著,然後,我發現自己很快就習慣了。哈,真想不到,人在面對這種令人匪夷所思的突發狀況的適應力,可比想像中的還要強大啊!
「我在回答你剛才的疑問啊!」聽聲音,感覺「他」也坐下了。

「什麼疑問?!」發生這一連串混亂的狀況,誰還會記得疑問是什麼。

「恐懼啊!那種難以言語形容,怎麼樣都消除不了的恐懼。」被他這麼一點,我倒是瞬間就想起來了。我喝口熱茶,回了回神,感覺他── 應該說「博士」的聲音質感,很像一個慈祥的長者,充滿著智慧,又像一個鄰家大哥哥,很親切有耐心。

「是啊!我發現大部分的人,不論什麼年紀、什麼性別、什麼職業,幾乎都會被一種莫名的『恐懼』給重重包裹住,甚至有時候連承認這份恐懼都很難,根本就是一種恐懼『恐懼』的恐懼。」我覺得我開始會運用某種藍猴式的幽默了,這一串中文繞口令希望博士能懂,哈!

「很好,我喜歡你的 Beatbox,動次!動次動!呵呵。不過,這一切,都要從銀河系的一個遙遠的恆星系統上所發生的故事,開始講起……」博士把我回答的說話聲音,當成是一種人聲模仿器樂演奏的形式,好,他的藍猴再度得分。

但我開始好奇,為什麼我們心中揮之不去的恐懼,會跟其他的星系有關呢?我又喝了一口茶。仔細地聽著博士繼續講下去。

「你聽過大角星(Arcturus)嗎?」他問。

「嗯……從您的著作中,曾經看過。」我不想騙他,說實話,當今一般喜歡涉獵身心靈領域或是 New Age 的人,比較熟悉的應該會是昴宿星,頂多是火星或天狼星吧,而大角星,其實對大部分的人來說有點陌生。

「沒有關係,我會仔細介紹的,大角星的英文是這麼拚的:A-r-c-t-u-r-u-s。你們中文就叫它做『大角』,很大的號角,中國人認為它是「帝王的宮殿」,就好像中國首都北京的紫禁城一樣。這其中也暗示,它的存在對太陽系整體的演化過程,扮演著某種具有關鍵性影響的角色。」

我突然感覺,博士現在就好像一個中國古代的說書人,坐在一張高腳的木桌旁,翹起二郎腿來,手上打著板兒,準備要從盤古開天闢地的故事開始講起了。
「我們這是談心呢?還是談星?」我突然丟出一個自己覺得還蠻幽默的雙關語。博士沉默了好一會兒,沒有回答我。

「您還在嗎?博士」我試探性地問了問。

「呵呵,還在的。我只是琢磨了一下你的問題,覺得你的雙關語很有意思。是的,我原本是想和你談談心而已,但你影射到了談星,讓我覺得也許這是個好的時機點,可以來跟你談談星,而不只是談談心而已,只不過,你願意嗎?因為這可能會花掉你不少的時間……」博士很誠懇地說。

「您的意思是說,本來我們是隨機的聊個天什麼的,現在要變成上課就是了……」我俏皮地誇大了一下他所說的話。

「其實也沒有這麼嚴肅啦,只是資訊量多了一點。就一如我在二十九年前曾經試著將某些我所接收到的宇宙信息傳遞給人們一般,這次我可以用更白話的方式講給你聽,當然如果你願意的話,我們可以慢慢來,不急。」博士再一次地解釋。

「那上這個課,要不要考試啊?」我問。其實當老師久了,比學生都還不喜歡考試,但大腦總是立刻會出現這種制式的反射性問題。

「哈哈哈,我不會考試的。這是一個打開大腦意識認知限制的談話,目的是要幫助你得到意識上的解放,而且,認知打開了就是打開了,不需要考試的。考試的概念正是因為要以狹隘的物質主義或線性時空的思考,來堆砌『知識』,而那個做法所帶來的結果,是更多的限制,而不是解放,所以,我們之間會發生的只有討論,而不會是考試……你就放心吧!」博士一下子就把考試解釋得很清楚,我突然想到我們現今普遍教育體制的僵化,還有,我為什麼始終那麼討厭考試的真正原因了。這倒使我對這個「談星」的課程,開始有了不一樣的期待。

「這真是太好了,博士,那您開始講吧,我準備好了。」但我不小心打了個長長的哈欠,才轉眼間,夜,又更深了。

「明天吧!我看你累了,今天我的出現,對你來說,心裡上上下下,大概就像在坐雲霄飛車吧!你先去睡吧,好好休息,我會隨時在你的夢裡與你相見的。下一次碰面,我們再好好從大角星開始聊起……不急……」

博士貼心的叮嚀,真是太讓我感動了,我的確眼皮也有點沉重,瞄了一下手機的時間,4:41,但我整個人斜靠在沙發上,連爬起來回到床上的力氣都沒有。我翻個身,又打了個哈欠,恍惚中,似乎看見那個遊蕩在塞納河畔的 20 多歲的自己,帶著好奇的眼神,遠遠朝我走來,越走越近、越走越近……。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