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瀏覽紀錄
【反詐騙】接到不明來電說:升等為「高級會員」「購物滿意度調查」,這是詐騙!請絕對「不要依照指示操作ATM或網銀」
1/1
庫存 > 10
定  價:NT$440元
優惠價: 8348
2022/5/20-2022/5/31
讀書的快樂 滿$699再享95折
可得紅利積點:10 點

庫存 > 10

 限量贈品
史坎德筆記本詳情
剩餘:88
電子書同步在下列平台販售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繼哈利波特後,下一個奇幻時代即將崛起!


當獨角獸不是來自童話,而是來自黑暗的神祕力量……
最危險的將是魔法,還是人性?


2022年歐美最受矚目奇幻巨作
全球譯本與原文版同步發行
 

★★【三民獨家】2022/12/31前,凡於三民書局購買本書,即贈史坎德限量周邊筆記本一本!數量有限,送完為止!(兩款隨機贈送)
★★《史坎德:獨角獸竊盜者》試閱本搶先看
reurl.cc/6ZyM4V

當你的命運中必定擁有一隻獨角獸,
當你注定能操縱某一種元素力量,
但力量背後,毀滅與拯救只是一線之隔……

★售出超過35國版權,全球同步開啟獨角獸時代!
★美國版首刷25萬冊,跨越成人與青少年閱讀分野。
★電影版權以7位數美金售給索尼影業,現正拍攝中。

人們原以為獨角獸只存在於童話故事之中,但有一天牠們卻踏著鮮血和殺意而來。唯有靠人類騎手孵化的獨角獸,牠們身上的元素力量才得以被控制,但本性依舊嗜血而殘暴。

「在這個密室的某處,有屬於你們每個人的蛋,一顆在你出生之時就出現在這世上的蛋。一隻十三年來一直等待你前來的獨角獸。」

史坎德從小就夢想成為獨角獸騎手,但就在夢想即將實現之際,邪惡勢力悄然來到,劫走了全世界最強大的獨角獸。一片混亂之中,史坎德終於孵化出自己的獨角獸,卻發現與自己結盟的竟是非法元素,而這關係著自己的身世,還關乎整座島嶼與大陸的生死存亡……

新生代作家A. F. 史黛曼顛覆獨角獸的本來意象,以電影般的書寫,融合冒險、懸疑與奇幻元素,在現實中打造超乎想像的魔幻世界,將讓讀者目眩神迷。

 

國內齊聲推薦

吳曉樂︱ 暢銷作家
李光爵(膝關節)︱ 影評人
邱慕泥︱ 戀風草青少年書房
陳郁如︱ 奇幻小說家
賴俊羽︱ 金馬導演

 

國際熱烈好評

  超乎想像,懸疑刺激,且感動人心。 ──《柯克斯書評》

  節奏緊湊、引人入勝、扣人心弦且如史詩般的作品。 ──路易‧史托威爾(《Loki》、《Otherland》作者)

  想像力讓人目眩神迷,我喜愛書中所有讓人屏息的瞬間! ──凱瑟琳‧杜爾尼(《The Storm Keeper’s Island》作者)

  我心中的年度好書,自《哈利波特》以來,我從未對一個系列作品感到如此興奮,讀者肯定都會等不及要看續集。讀完後,它將改變你以往對獨角獸的想像!──多米尼克‧華倫特(《Starfell》系列小說作者)

   從未見過如此兇猛、可怕卻又振奮人心的獨角獸!這本書讀起來非常扣人心弦! ──勞拉・艾倫・安德森(《吸血鬼女孩愛蜜莉》作者)

   真是本了不起的書。我閱讀時,時而著迷、時而高興又時而驚訝。它滿足甚至超越了我所有期待,這本書絕對會變得炙手可熱。 ──漢娜・戈爾德(《The Last Bear》作者)

   《史坎德:獨角獸竊盜者》有狂野的冒險、激烈的空戰、元素魔法、兇猛的獨角獸和可怕的對手。作者的描述有如一幕幕電影場景,自第一頁起便讓人深陷其中,讓人難忘且扣人心弦。這本書高潮迭起、引人入勝,絕對不容錯過。 ──艾斯林・福勒(《Fireborn》作者)

  作者所建構的新世界令人驚艷,書中的角色讓人在讀完許久後仍印象深刻。 ──托拉・奧科古(《Onyeka and the Academy of the Sun》作者)

   精彩刺激又充滿想像力的全新故事,書中嗜血的獨角獸將帶給你永生難忘的旅程! ──本傑明・迪恩

  暢銷作家創造出了如史詩般的奇幻冒險,元素魔法、樹屋、獨角獸等等獨特的設定都讓我著迷。《史坎德:獨角獸竊盜者》將成為大家未來最愛的系列小說。 ──艾莎・布希比

   《史坎德:獨角獸竊盜者》會帶你踏上一場有嗜血獨角獸和空戰的大冒險。這本書包準讓你滿意,絕不容錯過。 ──瑞秋・法圖羅蒂

   這是本絕對成功的創作,每個章節都讓我倒抽一口氣,滿足了我對好書的所有期待。 ──梅爾・泰勒・貝森特(《The Christmas Carrolls》作者、Authorfy的影片導演)

 

 

作者
A. F. 史黛曼 (A. F. Steadman)
1992年生於英國肯特郡,現居倫敦。劍橋大學創意寫作碩士畢業。從小著迷於奇幻小說世界,喜歡隨手在筆記本上寫故事。成為作家之前是一名律師,後來發現法律工作其實並不魔幻。《史坎德:獨角獸竊盜者》是她的第一部作品。
 
 
譯者
謝靜雯

荷蘭葛洛寧恩大學英語語言與文化碩士,主修文學。近期翻譯的兒少小說有《聖誕小豬》。 

13歲少年與他專屬獨角獸的故事。驚奇的故事,讓人忍不住持續看下去。但,不只故事精彩無比,還有人生哲理——「誰都可以當騎手!所以孵出獨角獸才會那麼酷。你孵出的是嶄新的機會、新的人生。」  —— 邱慕泥

 

 

 

 

A. F. 史黛曼 作者訪談
 
文/費歐娜.諾伯

「這本書想告訴讀者,真正的朋友能接納最真實的你。
這也是一個關於努力學習去愛的故事,即便愛有時候可能很困難;
這也是關於勇氣的故事,即便堅持去做對的事情有時候令人畏懼。」

起初,A. F. 史黛曼只是想到了一些很不錯的獨角獸的名字。而後有一天,她走進英國水石書店時想通了一件事,此後她便為這些名字發展出了一整個魔幻世界。這就成為了她的第一部作品。
 
《史坎德:獨角獸竊盜者》由一個混亂的場景揭開整本書的序幕:八隻野獸遍地尋找可攻擊的獵物,牠們露出染血的牙齒,展開骷髏翅膀,並用鋒利的頭角對準目標。這些暗黑的獨角獸是你從未見過的。牠們很有意思,像是能抹滅童書裡那些溫馴的、彩虹色的獨角獸意象。「我到現在仍清楚記得這些嗜血的獨角獸是怎麼浮現在我腦海中的,」作者安娜貝爾‧史黛曼(筆名A. F. 史黛曼)從她倫敦北部的家裡打視訊電話給我時這樣說。她起初先在一本黑色的小筆記本上寫下獨角獸的名字,像是「新紀之霜」、「惡棍之運」和「赤夜之樂」,後來她腦海中便浮現了一名男孩騎著獨角獸的畫面。
 
史黛曼將這個想法擱置了好幾年。但今年Simon & Schuster Children’s Books終於出版了《史坎德》這套奇幻小說的第一集,未來將會出版到第五集。這對青少年讀者來說真是個好消息。在書中的奇幻世界裡,獨角獸可能生性兇殘,但好在年輕騎手和牠們縛定之後就能夠馴服牠們。每年,十三歲的小孩都會被召集去參加孵化所考試,通過考試的幸運兒就有機會和自己的獨角獸縛定。這些孩子被送去一座神祕的島嶼上孵化自己的獨角獸,並接受獨角獸騎手的訓練。史坎德‧史密斯就是我們不起眼的男主角,一心只想成為獨角獸騎手。然而就在夢想即將實現之際,邪惡、古怪的反派角色出現在一年一度的渾沌盃上,劫走了島上最強大的獨角獸。而後,史坎德更發現了驚人的祕密,把他的世界攪得天翻地覆。這是一部極其精彩的奇幻冒險小說,正如同許多評論所說的,步調緊湊,情節有趣,讓讀者身臨其境。故事裡不僅有許多英雄、空戰、元素魔法,還有人類與獨角獸之間的強大羈絆。
 
這本書最大的亮點之一,就是史黛曼創造的魔幻世界及其建構出來的世界觀。史黛曼一直以來特別喜歡現實與架空世界交疊的故事,例如《黑暗元素三部曲》和伊莉莎白.凱伊的《The Divide》,所以她想創造一個感覺能夠真實存在但和現實又有點脫離的世界。「我想讓角色使用魔法,卻又不希望魔法是他們與生俱來,」她解釋道。「我想以元素為主要概念,建構出一個神話。」書中的騎手在進到訓練學校後,會參加一場測試,來決定他們結盟的元素是火、土、水還是氣。史黛曼的故事具有它的內在邏輯,因此情節讀起來是合理的。「創作過程中,有時候遇到情節的漏洞,真的會很想直接拿魔法當藉口去自圓其說,」她承認道,「但我還是抗拒了。我希望故事總是回歸到元素或羈絆的概念上,讓情節比較可信。」這本書帶有濃烈的電影色彩,出現很多像渾沌盃那樣具有戲劇效果的大場面,還把禽巢那些虛構的空間都勾勒得鉅細靡遺。「我是個很依靠『視覺』創作的人。如果『看不見』,我就很難寫出來,一切都必須像電影場景一樣能夠被拍出來。」
 
除了奇幻世界的背景設定,人物關係也是此書一大亮點。故事圍繞著四個孩子展開,他們體會了友情的複雜,同時也和他們的獨角獸漸漸產生了深刻的情感羈絆。史黛曼解釋,「史坎德是個感性大過理性的人。他對友誼很沒安全感,因為曾在學校遭到霸凌,也不太知道怎麼融入群體。」巴比和史坎德相反,「她不在乎別人怎麼想。她狡黠、幽默,而且很好強。」芙蘿是四人組中最溫柔的角色,通常扮演小組內的和事佬。「她也像史坎德一樣,一直招架不住自己的獨角獸。她的課題是要學會勇敢。」而最後一位是米契爾,他太過渴望去達到父親的期待,以至於都忘了要如何做自己。「他們四個人彼此互補,尤其是他們團結在一起的時候。」
 
元素結盟的概念可能讓人聯想到《哈利波特》霍格華茲的四個學院,或是薇若妮卡‧羅斯《分歧者三部曲》裡的派系,但史黛曼巧妙的顛覆了這些既有的概念。史坎德和他的朋友們也許算是「天選之子」,但只有當他們團結在一起時才能成功。「一個火行者,也會擁有不像火行者的特質,而朋友之間總有不同的特質能互相幫助。當我們了解了彼此外顯的特質以及潛在的特質,我們在一起就會變得更強大。只有將所有元素融合在一起,才能發揮出最大的力量。
 
史黛曼在英國肯特郡長大,小時候是個典型的書蟲,不只夢想成為作家,還在十二歲時完成了第一本作品。她喜歡讀兒童奇幻小說、俄羅斯經典名著和南美的魔幻寫實文學。她一度擱置夢想,選擇了一份務實的法律工作。但某一天,史黛曼走進英國水石書店時想通了一件事,於是在2017年開始攻讀劍橋大學創意寫作碩士學位。「我拿起一本書,讀完序言後產生了一個念頭,『我為什麼不自己來寫寫看?』就是那一個瞬間,非常關鍵。」在攻讀碩士的兩年內,史黛曼先寫了一本給成人看的書,然後寫了《史坎德》。她找了經紀公司,想售出那本成人書的版權,但過了九個月都乏人問津。「我努力完成了作品,但什麼事也沒發生。當時真的蠻失望的。」
 
碰壁後,史黛曼翻出了《史坎德》的初稿,然後只寫了一封電子郵件寄給經紀人山姆•柯普蘭,郵件主旨是「嗜血的獨角獸」。柯普蘭看了很喜歡,於是兩人便在2020年英國第一次封城期間,合力完成了初稿的修改,並在同年九月開始銷售版權。史黛曼起初沒抱太大希望,然而《史坎德》卻立刻獲得回響,馬上有多家出版社參與競標,最終由Simon & Schuster UK及Simon & Schuster US以破紀錄的版稅金額標下英美兩國版權。「太驚人了,我當時幾乎不敢相信,」她回憶道。現在《史坎德》的版權已在至少34個地區售出,索尼影業也買下影視版權,且由史黛曼出任電影的執行製作人。
 
目前史黛曼已經寫完了《史坎德》的第二集。「當我對角色了解越多,越能抓到故事的趣味所在。我總是不斷問自己,要怎樣寫才能讓故事更精彩、更有趣、更感人?」史黛曼的作品會吸引兒童讀者,她自己創作時就想塑造出她弟弟九歲、十歲或十一歲時會想交的那種朋友。不過她到底希望讀者從書中體會到什麼呢?「這本書想告訴讀者,真正的朋友能接納最真實的你。這也是一個關於努力學習去愛的故事,即便愛有時候可能很困難;這也是關於勇氣的故事,即便堅持去做對的事情有時候令人畏懼。」
 
(原文載於The Bookseller)
 
序幕
第一章  盜賊
第二章  門外
第三章  孵化所考試
第四章  鏡面峭壁
第五章  生者隧道
第六章  惡棍之運
第七章  死亡元素
第八章  禽巢
第九章  斷層線
第十章  銀刃的麻煩
第十一章  島嶼的祕密
第十二章  突變
第十三章  巧克力卡士達
第十四章  火慶典
第十五章  獸群狂奔
第十六章  空戰
第十七章  靈窟
第十八章  勝利樹
第十九章  墓園
第二十章  訓練試賽
第二十一章  織者
第二十二章  家
致謝

所長的指示在史坎德的腦海裡打轉。十秒鐘。抓住蛋。被刺到。會流血嗎?會痛嗎?他覺得噁心想吐。

「手掌……放下!」所長低吼。

新騎手們將手往下貼在眼前白色的蛋頂端。蛋殼比史坎德原本預期的還溫暖,而且非常光滑。他很想閉上眼睛,怕真的目睹獨角獸的頭角刺進他的掌心。興奮和恐懼在他腦海並肩奔馳;他可以感覺脖子的脈搏在鼓動。他等了又等。那顆蛋動也不動。

「退開,」所長說,「沒人試第一次就成功的,這算正常。反正你們會找到注定屬於你的那顆蛋。今年這裡只有四十三個人,而有五十多顆蛋需要孵化。」所長嘆口氣。「有可能到最後一顆,才會找到自己的獨角獸。耐住性子。耐性是必要的。」史坎德並不覺得所長的語氣很有耐性。

大家全都移往下一顆蛋。「手掌……往下!」既然朵里安‧曼寧把話講白了,能否找到蛋都靠命運,史坎德平靜了些。三秒鐘後,兩顆蛋之外,傳來一聲輕叫。幾位新騎手,包括史坎德,都轉頭去看。他認出那個叫薩克的男孩,史坎德之前看到他推開門。

「不管發生了什麼,手掌繼續貼在蛋上!」曼寧所長警告,「如果你錯過自己的蛋,就必須重輪一回,我們就一直要在這裡待到明年的孵蛋期!我才沒有那個閒工夫!」

史坎德試著在不轉頭的情況下,去看薩克。眼角餘光看到他將蛋從鉤爪裡提出來,揣在懷裡,深棕色的額頭上浮現汗水。史坎德已經可以聽到蛋殼裂開的聲音,獨角獸開始掙扎著要破蛋而出。蛋似乎很重,薩克踉踉蹌蹌往孵化室跑。他將鐵欄門鏗鐺關上後,史坎德就看不到他了。

「解決一個了。」所長咕噥道。

他們換了一次又一次。又有兩個騎手在第一批蛋裡找到了屬於自己的那顆蛋。他們順著密道前往放第二批蛋的地方。史坎德站在留著深色長髮的大陸女生旁邊,他記得她叫莎莉卡,這時有頭角刺穿了她的蛋殼。她沒叫出聲,但她抱著蛋走進孵化室時,他看到她的掌心滴下血來。

到了第三批時,剩下四位騎手,包括史坎德和那個黑髮的眼鏡男孩。史坎德不害怕了,只剩下氣餒。現在,每次只要把手貼在堅硬的蛋殼上,他最渴望的,莫過於扎刺帶來的疼痛。

「用這種方式找我們的獨角獸,實在不怎麼有效率。」黑髮男孩隔著幾顆蛋嘀咕著。

十二顆蛋排成一排,史坎德往前走到第二顆。第三顆和第四顆已經被取下了。「手掌……往下!」所長從他身後喊道。

心跳三下之後,史坎德的手底下傳來響亮的破裂聲,右手掌竄過一陣強烈的疼痛。接著,掌心滴下血來,他不假思索的將蛋從銅爪裡取出來。比他預期的重。史坎德用胸膛承接著蛋的重量,踉蹌走向後面的孵化室。他可以看到裂痕在蛋的表面擴散,好似冰凍的湖面裂開一樣。他將欄杆門關上時,一小塊蛋殼落在地上。

孵化室由牆面的一把火炬照亮。一把搖搖欲墜的鐵椅獨自立在閃爍的光線之中,一條繩子掛在椅背上方。史坎德突然覺得自己應付不來。他不可能要負責孵出自己的獨角獸吧!要是他做錯了呢?

蛋在史坎德的懷裡顫動,手掌的血流滿了白色蛋殼。他必須把蛋放下來,可是任它在冰冷的石地上滾來滾去,感覺不大對。問題是,眼前沒有任何柔軟的東西,除了……他看看自己身上。他身上的兜帽衫。

史坎德小心翼翼跪下。心中慶幸還沒看到那尖銳的頭角。他盤腿坐著,將蛋兜在懷裡。他抖下背包,將兜帽衫脫下。一手穩住那顆蛋,另一手將兜帽衫攤開在地板上,捲成一個窩的形狀。為了加強阻礙,他從脖子上摘下媽媽的圍巾,沿著蛋的邊緣圍好。想到她會為他驕傲,他忍不住咧嘴笑開。「寶寶,我保證給你一匹獨角獸。」她對著還是嬰兒的他說過這番悄悄話,爸爸是這麼說的,而現在他人就在這裡,準備孵出獨角獸!

能夠把蛋放下來,讓他鬆了口氣。在腎上腺素的作用下,蛋感覺比實際上輕一些,但現在史坎德感覺到手臂用力過後的痠痛。

史坎德熱切的看著那顆蛋。感覺全身興奮得像有電流穿過,從腳趾到手指指尖。他真不敢相信。他終於走到了這一步。他歷經千辛萬苦終於來到這裡。只要再過幾分鐘,他就會跟自己命定的獨角獸面對面……可是那顆蛋不再動了。他恐慌的告訴自己不需要恐慌。為了讓自己分心,他開始研究從椅背垂下的裝置。這一定就是所長提過的頭圈和牽繩,跟一只金屬搭扣相連。

史坎德憂慮的再瞥蛋一眼。蛋在顫動,但非常輕微。偶爾一塊蛋殼會落在兜帽衫上,或是滑過硬地板,令史坎德一驚。他可以聽到附近的孵化室傳來奇怪的聲響,但那些聲音他都聽不出來是什麼。可以確定的是,沒人在說明下一步該怎麼做。史坎德撥弄繩子上的搭扣,但冰冷金屬碰到刺傷的手掌時,立刻痛得他嘶嘶叫。

史坎德走進孵化室以來,頭一次細看自己的手。血已經止住了,但那個圓形的傷口已經變成猙獰的暗紅。史坎德心一慌,湊近托座上燃燒的火炬。火光中亮著五條線,從掌心的傷口往外生長,悄悄爬向他每隻手指的末梢。

史坎德一直以為,騎手會在手掌紋上特別的刺青。事實上,他很確定自己是在某個地方讀到這件事,所以他在馬蓋特才會認出艾格莎是騎手。可是那根本不是刺青;是傷痕。而且會痛,好痛。

那顆蛋現在安靜不動。史坎德有點心急,忖度自己是不是該做些什麼來幫忙。他想到小雞孵出來的情形。母雞會做什麼來加速那個過程?除了坐在蛋上面之外,他覺得母雞並不會多做什麼。但獨角獸的頭角那麼銳利,讓他去坐在蛋上面似乎不太明智。反正獨角獸也不是小雞,牠們是,唔,獨角獸。

他嘆口氣,跪在蛋旁。「你不想出來嗎?」他悄聲問,「我希望你願意,因為外頭這裡可怕又陰暗,我孤伶伶的,所以……」他越說越小聲,覺得跟一顆蛋聊天似乎很荒唐。有點像是在跟自己的早餐說話。

一聲尖鳴響起。史坎德東張西望。然後又一聲響起,他這才意識到是來自蛋裡頭。他跪得更近。不敢相信剛剛他對蛋說的話似乎起了作用。

史坎德深吸一口氣。「欸,我想見見你。真的想。你跟我,我們會成為搭檔。我可能會需要你多照顧我一點,因為,唔……我從大陸來,但你是當地的,所以──」那顆蛋再次發出尖鳴,一大片蛋殼噴向他的左耳。

「我想那是我們最小的問題,」史坎德知道自己在胡言亂語,但蛋殼就在他眼前裂開了,「我連孵化所考試都沒參加。不要跟別人說,好嗎?是有人幫忙我,帶我到這裡來,我擔心自己會漏餡。有個女生,巴比,她就起疑了。還有織者在外面橫行霸道。不過,也許我應該等你長大一點,再跟你說那件事。總之,我想我會需要你,你也會需要我。」

尖鳴現在持續不斷,那個聲音有點像馬的嘶鳴,又像是老鷹的啼叫和人類的尖叫。獨角獸的角刺第二次刺穿蛋殼;黑如縞瑪瑙,散發光澤,而且史坎德早已知道,它非常尖銳。它左右晃動,破開更多蛋殼。接著傳來大聲的裂響,蛋殼頂端整個脫落。史坎德抓起較大片的蛋殼,摸起來黏答答。他把蛋殼拋到房間角落。他跪起身,可是就在俯視那顆蛋的時候,剩下的蛋殼裂成兩半,散落開來。

那匹獨角獸趴在孵化室的地板,四腳攤開,肋骨快速的上下起伏,身上的黑色細毛因為汗水和黏液而發亮。頸子上頂著烏黑的鬃毛,因為費勁掙脫蛋殼,一綹綹的毛髮糾結成團。雙眼還沒睜開,但史坎德驚奇的盯著那個生物時,怪事開始發生。牠小小的黑羽翅膀劈啪竄過電流,孵化室的地板為之震動,一道白光閃現,牠身體周圍升起詭異的霧氣,遮蔽牠的身影,然後──

「啊啊!」史坎德往後一跳,頭一次看到自己的獨角獸的那種純然的歡欣,迅速轉為慌張。獨角獸的腳蹄著了火,四隻腳蹄剛剛爆出了火焰。史坎德朝獨角獸湊過去,想把底下的兜帽衫抽出來,希望可以撲滅火勢,但只是徒勞無功。這種事正常嗎?還是只有他碰到這種會自燃的獨角獸?可是就在他扯動兜帽衣角的時候,獨角獸睜開了眼睛。

史坎德跟那雙暗色眼眸對望時,同時發生了兩件事:他感覺快樂有如氣球在胸口裡鼓漲,右手卻竄過灼熱的痛楚。他挪開視線,將手舉至眼前,在昏暗的光線中,看到傷口正在癒合。可是隨著傷口癒合,那些線條逐漸拉長,往他五根手指的指尖延伸。同時,獨角獸黑色腦袋的中央開始浮現一道粗粗的白紋。人與獸的目光互相緊扣,直到那道紋路完全形成、史坎德手上的傷痊癒為止。

「謝謝?」史坎德不確定的說,電流、震動、光、霧氣和火同時消失,彷彿有人關了開關。男孩和獨角獸盯著對方。史坎德讀過關於騎手和獨角獸之間那種隱形羈絆,可是他沒想到自己竟然感覺得到:胸口被某個力量緊緊拉扯,彷彿心弦現在和別的地方相連,在他自身之外。他滿確定,如果你順著那條心弦去找,最後會在另一端發現這匹小小黑色獨角獸的心。

接著獨角獸似乎破除了什麼魔法,發出微小的吼聲,但不知怎的,史坎德並不害怕。他倆之間的羈絆,帶給他這輩子前所未有的安全感,彷彿他打開了一扇通往世上最舒適的房間的門,可以將其他人擋在外頭,自己一個人想在房間裡的火爐邊坐多久就多久。他想放聲大叫,想繞著孵化室跳舞,甚至想放聲高歌。他的獨角獸搖搖晃晃站起來時,他想學牠那樣放聲吼叫。

史坎德警覺的往後退開。「你確定你已經準備要──」可是獨角獸,他的獨角獸,已經站起來,朝他蹣跚走來。史坎德確定牠正在長大,現在幾乎到了他的腰。他想,獨角獸既然擺脫了蛋的箝制,現在成長的速度會快上許多,畢竟牠們等了十三年的時間。獨角獸搖搖擺擺,停在史坎德面前,叫了一聲,頭角直接指著他的屁股。「我不知道你的──」史坎德開始說,接著目光停在自己的背包上。

史坎德一面盯著獨角獸,一面拉開前袋拉鍊。在家裡的時候,他從肯娜床邊小桌的祕密寶盒裡抓了一包軟糖,免得路上肚子餓。他胡亂翻出那袋軟糖。剛剛才癒合的傷口還很柔軟。獨角獸走得更近,又發出一聲尖鳴。

「好吧,給你。」史坎德輕聲說,拿出一顆紅色軟糖,平放在完好的左手掌上。獨角獸嗅了嗅,鼻孔賁張,從他手裡一口嚼住糖果。牠吃東西的聲音有點令人不安。彷彿在吃人,而不是吃東西。牠嚼啊嚼,發出滿足的低吼,於是史坎德又倒了幾顆在地板上,然後坐在椅子上端詳他的獨角獸。

牠的毛皮全黑,除了從頭角下方開始的那道白色粗紋,穿過雙眼之間,往下延伸到鼻子那裡。史坎德曾經有一整個星期都在看一本關於獨角獸顏色的書,那是他從圖書館借來的,書裡完全沒有關於白紋獨角獸的記載。但那個記號看起來卻滿熟悉的。

獨角獸吃完少少那點軟糖之後,再次朝他走來。隨著每個步伐,走路的能力跟著增長。所長講過的話在他腦海裡飄過:獨角獸,即使縛定了,骨子裡都是嗜血的生物,偏好暴力和毀滅。也許以前在大陸的那個史坎德對自己的下一步總是想太多,老是問姊姊該怎麼做,甚至試圖在書本裡尋找。可是他現在是個騎手了,他感到自豪,也許這是生平頭一次有這種感覺。而身為騎手,重點不就在於要有膽識嗎?

於是史坎德伸出一手,輕撫獨角獸的頸子。他的皮膚接觸到獨角獸時,奇怪的事情發生了。史坎德發現自己知道他的獨角獸是公的,而且曉得牠叫什麼名字。惡棍之運。史坎德立刻喜歡上這個名字,滿適合這匹小獨角獸的,但聽起來也像是渾沌盃那些獨角獸的名字。就像總有一天會贏得比賽的名字。

史坎德繼續撫摸著獨角獸,牠柔聲嘶鳴,聽起來更像馬了。「很高興認識你,惡棍之運。」史坎德笑道。「簡稱惡棍好嗎?」獨角獸胸口發出隆隆聲。史坎德謹慎的用手又餵了一顆軟糖給獨角獸,一面將頭圈套上牠的頭角,將牽繩扣好。

附近爆出震耳欲聾的尖叫聲。惡棍之運一聽到,便對著史坎德的耳朵尖呼,讓他的耳朵更崩潰,接著惡棍開始在孵化室裡到處亂竄。

又一聲尖叫。史坎德下了決心,輕輕扯著惡棍的牽繩,引著牠走向孵化室門口。他推了推門上的鐵欄,門為男孩和獨角獸開啟。

第三聲尖叫。史坎德循聲走到隔著兩個門的孵化室。「哈囉?」他說,聲音微微顫抖,「你受傷了嗎?需要幫忙嗎?」

那間孵化室裡已經有三個孩子和三匹獨角獸。戴眼鏡的黑髮男孩正緊緊抱住血色的獨角獸。史坎德也認出巴比,她身邊伴著一匹淺灰色獨角獸。第三位騎手是個女生,頂著雲朵似的蓬鬆黑色捲髮,被閃亮的銀色獨角獸逼到了角落。她雙手抱頭,尖叫聲中摻雜著啜泣。

「需要幫忙嗎?」史坎德更大聲的再問一次,因為沒人將目光從銀獨角獸上移開。

戴眼鏡的男孩終於轉過頭來。他目瞪口呆盯著惡棍之運。「我想我們現在需要了。」他說。角落裡的女孩抬起頭,指著史坎德的獨角獸,然後尖叫得更大聲。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