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瀏覽紀錄
【反詐騙】接到不明來電說:升等為「高級會員」「購物滿意度調查」,這是詐騙!請絕對「不要依照指示操作ATM或網銀」
1/1
庫存:3
隱士的神力
定  價:NT$260元
優惠價: 9234
2022/08/12-2022/08/31
盛夏書日|滿$888再享92折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庫存:3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作者因修行的境界,已不是一個小小的自我,而是和宇宙意識合一的人,他可以運用神力,看透人世間遭遇,其更深一層的因由,並盡其所能的排憂解惑,但有些定業就是佛也無法滅。書內一則則故事,就在告訴讀者因果業報是真實不虛,今世能得人身要珍惜,勿造惡業,墮入三途。
這娑婆世界的眾生,人人只看表面的那一層皮面,又有誰能認出何者是真?何者是假?世人都是以假為真的。作者因修行的境界,已不是一個小小的自我,而是和宇宙意識合一的人,他可以運用神力,看到那一層眾生所見皮面以下的真實,令人不得不信。

【本書附贈作者創作封面畫作複製畫一張】
蓮生活佛盧勝彥,西元1945年生於二戰下憂患的台灣,
現旅居於煙雨微微的西雅圖,每日修行、寫作及繪畫,
以實證和慈悲勾勒度眾的文字,如月河流水閃耀智慧的光環。

是真佛宗創辦人
平易親切、慈悲為懷的開解病難憂苦,獲得千萬弟子的景仰皈依。

是一位演說家
深入淺出、幽默風趣的闡述佛法哲理,具有獨樹一格的講演藝術。

是一位畫家
天賦異稟、微妙觀察的書畫自然景物,成就自在任運的揮毫創作。

更是一位著作等身的作家
多元題材、精勤撰寫的抒發心境體悟,紀錄親身經歷的數百冊文集。
1967年第一本創作《淡煙集》問世。
1992年5月完成《第一百本文集》。
2008年5月出版第二百本文集《開悟一片片》。

他是當代能將佛法與藝術結合的第一人,精進與毅力不同凡響。
序 靈仙閣的三年閉關(自序)
我於一九八二年六月十六日離開台灣,遠赴美國西雅圖定居,最初居住在距離西雅圖約二十分鐘車程,偏向北方,地名叫「巴拉」的社區。我、蓮香上師、佛青、佛奇均住在那裡。

那時佛青,小學二年級。佛奇讀幼稚園。

那棟房子是老房子,外觀看起來很樸實,用木頭及磚瓦築成,屋子後頭有一棵很大的櫻桃樹,經常長滿了櫻桃,有人說,這象徵「桃李滿天下」。
我們一家人就住在這幢房子?三年。

這個社區很寧靜,我記得的景象是,馬路成井字,站在十字路口,四邊張望,平時連一個人影也沒有,看見的只是花草樹木。

房子是二層,包含地下室共三層,我自己住在木造的小閣樓上,這頂層的小閣樓,四面封閉,只留一窗,約二坪半大,從窗口可以看見西雅圖聞名的「瑞年山」,這小閣樓,我取名叫「靈仙閣」,我就是在「靈仙閣」?,閉關三年。
我在「靈仙閣」修行「密教」。

我依「大圓滿法」、「大手印法」、「大圓勝慧法」、「大威德法」、集中心神去修練。
專注於「拙火」。

我的頭頂是一朵盛開發亮的千葉白蓮花。
而我的臍下是短「阿」字的紅火。
我產生不尋常的意境。

那「拙火」向上延昇,而且愈來愈強烈,那種感覺極為奇特而舒暢,這種境界是「大樂境界」,是?長時間的快樂,也算是極少數人曾有的經驗。

除了大樂境界的體驗之外,我感到我的全身中心,放射出一股水流似的強光,強光愈來愈強,使自己的身子幾乎坐不住,而後強光脫逸而出,四方八面的放射。
我自己已化為淨光。

又意識到這淨光不停的擴張,不斷伸展,愈變愈大,如山如海,在一片光之洋?。
超越了一切界限。
我稱之為「淨光境界」。

後來,我知道,我已經不是一個小小的自我,而是和宇宙意識合一的人,我達到「空無邊處」、「識無邊處」、「無所有處」、「非想非非想處」。
我稱之「大空境界」。

靈仙閣的三年閉關,我是一位隱士。



閉關的後期,有一位婦人來拜訪我。婦人說,她是來拜訪一位偉大的聖賢。
我答:「我足不出戶」。

那位婦人向我透露:拜訪聖賢的理由是,原來她腦?面生了瘤,在心情極惡劣的情況下,向天上合掌虔誠的祈禱,後來便夢見我(蓮生活佛盧勝彥),這個隱士便伸手,慢慢搿開腦部,以手指輕輕探入腦中深處,取出一個像鳥蛋的瘤,還拿給婦人看。
婦人印象深極了。
這時我在她的夢中消失。

婦人夢醒後不久,再到醫院接受醫師檢查,萬分驚喜的發現,腦中之瘤,完全消失不見,一切症狀正常,她對自己突然的痊癒,喜悅無比。
於是,她親自拜訪到我。
這位婦人仆倒在我的腳前,要皈依我。

最後,我仍然要說一句:
信者自信。
不信者不信。
信不信由你。

Sheng-yen Lu
17102 NE 40th CT
REDMOND WA 98052
U. S. A.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蓮生活佛盧勝彥寫於美國華州雷門市真佛密苑
序 靈仙閣的三年閉關(自序)
001 仙池沐浴
002 奪舍的遊戲
003 化蛇傳奇
004 鴿子墳
005 會咬噬的女人
006 美女圖
007 廟夢
008 乾坤中的幻變
009 井鬼
010 魔的聚會
011 古廟人語
012 修氣的口訣
013 安心三根本
014 無常的恐懼與佛畫
001 仙池沐浴
我在禪定的領域之中是大有進展的,在禪定中追尋真理,所揭櫫的,均是嚴謹的。
當然,人類的科學研究,對精神心靈方面,至今仍是一團迷霧,想在科學狹窄範疇之下,一窺宇宙真貌,幾乎仍然遙遙而不可及。科學企圖亦未嘗不是可悲可憫。

我認為:
人的本身極為實用。
人的本身威力無比。
人的本身有更大奧秘。

研究自己的內在心靈,有效澄清存在於個人的心中及天地萬物的互動。
在禪定時,愈是進入甚深空性,愈是奧妙無窮,我有這方面的體驗。
在這方面,屬於精神層面的,是合於理性的。我會一一的寫了出來。



在一次禪定中――
我到了一處完全陌生的地方,此地方遍地花香豔豔,滿旁蘭蕙密密。
而中間有一塘水,但見水清見底,底下的水一似滾珠泛玉般的往上冒。
呵!我到了仙池!

據我所知,神仙之池有九大名池,也就是「濯垢池」、「香冷池」、「九陽池」、「靈山池」、「溫柔池」、「合和池」、「金銀池」、「蓮花池」、「甘露池」。
我是到了「溫柔池」。

這「溫柔池」有一首詩:
池氣無冬夏,無秋水永春。
炎波非鼎沸,雪白似湯新。
分泌滋溫柔,停流湯去塵。
涓涓珠淚泛,滾滾玉生津。
潤滑原非釀,清平還自溫。
瑞祥本地秀,造化乃天真。

我正在欣賞「溫柔池」的風光時,卻見一女子,遠遠而來,這女子容貌標緻,長得很清秀。
我再看清楚時,大吃一驚!
「妳是羅玉?」
那羅玉一見是我,也駭然:
「是盧勝彥,蓮生。」

原來羅玉是寒舍的鄰居,只隔了兩間房子,便是羅玉的家,家中有三姐妹,羅玉排行最小,她的母親很疼愛這位小女兒的。

「羅玉,妳怎在這?」我不敢相信。
「我死了。」
「什麼時候?」
「八月十七日。」
「怎麼死的?」
「遇水而亡,亡後在溫柔池當守護!」

我自家思慮羅玉死的問題,她是我的鄰居,她死了我竟然不知道,這怎麼有可能,羅玉若死,我一定會知道的,她說八月十七日,我自己對日子一向迷迷糊糊,我想著想著,弄不清楚今天是幾月幾號。

羅玉問我:
「你怎麼也到了溫柔池?莫非你也死了?」
「我是神遊!」
「什麼是神遊?」

我無法解說「神遊」是什麼,只得簡單的對她說:「神遊就是別人不能去的地方,我都可以到,不管陽界、陰界、十方法界,我一想到,就可以到,我一個念頭就可以到。」

她的嬌臉如紅霞襯著:
「盧勝彥,你好有本事。」
「那裡!那裡!」我客氣。
羅玉對我說:
「我巡行去了,失陪!」
「好的,再見了!」
我依依不捨。



我出了禪定,細想此事,覺得不可思議,因為我禪定的日子是八月十五日。
而明明羅玉告訴我八月十七日死亡,遇水而亡。
這是怎麼回事?

難道這就是所謂的「預知預見」,是超自然的現象及靈異事蹟,這即使極其引人入勝,在我來說,仍然不願意這種事會發生。

我在種種經歷之中,自知自己身心有一股奇特的力量,這幾乎是無所不能的,也是真實的,毋庸置疑,但是,這種事情,我一定要阻止它的發生。
我探聽,羅玉根本還在人世,她一切好好的。

我從她家門口走過。
她母親在門口。
我問:
「羅玉好嗎?」
「她很好。」
「她八月十七日出去玩嗎?」
「是的。她和許多同學約好,去海水浴場游泳。」

我聽了,心中大駭,連連說:
「叫羅玉不要去,叫羅玉不要去,千萬不要去!」
她母親很好奇:
「為什麼?」
「她犯水關!」

她母親住寒舍隔壁而已,當然知道我的大名,我一說犯水關,她母親當然緊張,她叫出羅玉,要我親自對羅玉說明「犯水關」。

羅玉出來了,她才情之高,勝過她兩個姐姐,她有兩灣細細的眉毛,一雙似喜非喜的眼,其神態仍然是文靜如嬌花照水一般。
她聽說水關,默默的,安之若素。

「你去嗎?」她母親很緊張。
「我對犯水關的事,不是很清楚,我是很喜歡和同學去海水浴場的,但經盧師父這麼一說,又讓母親如此擔心,我又如何敢去,那不去算了。」

羅玉很孝順母親。
母親鬆了一口氣。
我也放下了心中的負擔。

然而,我始終沒有說出,我在禪定中,在溫柔池遇見羅玉的事。因為這種事,仍是招致爭辯與扞格的,相信的自會相信,不相信的,無論如何也不信。這「預知預見」是超自然,是宗教經驗,還沒有到的事情,如何證明那是真實的,除非事情已發生,才有證驗。
所以,我根本不敢說。
只說「犯水關」。

坦白說,我為了救羅玉,也修了法,這法是「水關絕處逢生」法。
我將一只木頭雕刻的魚。
持到河邊。
右手劍訣,指向魚,共寫了「生生生生生生生」七個生字。

再唸絕處逢生咒:
「生生生生生生生,吾今?神訣,令爾活生生,羅玉羅玉,速速逢生,急急如律令罡。」
將木魚拋入河中,順流而去。

如果羅玉犯水關時,自可逢貴人來救了。
此法修過,我才放心。
過了八月十七日,我看見羅玉,她一切如常。



有次禪定時,那是過了二個月後。
很奇妙的事情又發生了,我竟然又到了溫柔池,此時池中有雲霧,如白絮罩著,非常的美。
池中有女子探出頭。
竟然是羅玉。
我眼睛瞪得大大的。

這羅玉猛然騰身而起,站立在雲霧般的池面上。她身上穿一件織錦綠色絲襖,上肩罩著淺紅的比甲披肩,穿一條鵝黃色的錦繡裙,下映著高底花鞋。羅玉的頭髮與往常不同,是古裝的髮髻,像紗縵,相襯著二色的盤龍巾,頭上又插著朱色的玉簪,翠紅翠白的時花,耳環雙墜寶珠排。

羅玉的臉,比人間更豔,這是:
蛾眉橫翠,
粉面生春,
窈窕多嬌態,
飄飄迴絕塵。
半含笑綻,
緩步蘭噴,
西子動人心,
仙女非凡人。

「羅玉,你怎又在此?」我驚詫。
「蓮生,上回承救護,尚未報德,這回在此謝謝!」
「怎會如此?」我訝然。
「在劫難逃!」
「不可能的,我已施了水關絕處逢生法,就算有水關,也會逢貴人。」

「無得救了!」羅玉說:「蓮生,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凡一切守護法,七七四十九日後,自動解除,除非再施第二次的守護法。」
「啊!我疏忽了!」我突然又想起:「我出定後,照樣可以阻止你犯水關。」

羅玉笑了:
「上回你是預見,這回是即時,我已沐浴仙池,一切來不及了,這回是真的再見了,就算是大羅金仙,你也無法救我。」
我突突怔忡間。
少頃,羅玉化風不見。



我出定的時候,是下午四點。
趕到羅家,羅家一片混亂!

趕到現場,其實現場離寒舍不是很遠,那是一條大溪流,溪流中有一條石頭路,平時溪流乾涸,車子與人,紛來紛往,如果下雨,則綠苔滑絕。
那天清晨,有暴雨傾盆雨下,連下好幾個鐘頭,上游積水全往下游流。
大溪流的石頭路早已被水漫淹,水勢洶湧,滔滔不絕,甚為可怖。
羅玉乘摩托車過溪河,要回家。
有人看見,勸她勿往。
她不聽。

摩托車開到溪河中間,連人帶車被衝走,不知衝到何處去了。無跡可尋。
是有人看見,但,不敢救!
我站在現場,看著大溪河上的漫漫流水,心茫茫然。



羅玉遭劫數的事,令我沉思了很久,其中,一個人的命運暗藏了災禍的詭不可測是無常的可懼,但,羅玉遭逢劫數之後,又能昇入仙界則是可喜的。
可見靈異的面目是神秘不可測的,其現象真的眩人耳目。

我運用自己殊勝的能力去探討――
羅玉原非凡人,是光明天之天女。
因俗緣須到人間轉一劫。
遭逢水關只是回歸本位而已。

再說仙池沐浴――
要知道娑婆世界的人間,爭名奪利幾時休,早起遲眠不自由,騎著驢騾思駿馬,官居宰相望王侯,也愁衣食兼勞碌,也憂身色不夠優,繼子蔭孫圖富貴,更無一個肯回頭!
羅玉惹了塵埃!
想讀好書。
想賺錢孝養父母。
想立志揚名。
想青春貌美永駐。
這些。......
全要仙池沐浴。
俗人凡骨凡胎重,沐浴身輕體亦輕。這一仙池沐浴,就是不一樣。
據我所知,九大仙池均可洗淨凡胎業障的。

這是:
沐浴芳名顯,
十方法界通;
有緣居仙界,
王遣入天宮。

我之所以能夠預見,絕非世俗的賣弄,而是真的有這種精神力量,對我而言,我是印證了釋迦牟尼佛所說的「三際一如」,過去世、現在世、未來世,均可打成一片。

我著重於實修,心靈的鍛鍊,這是無形而?久的,我自覺能夠神通任運的話,更是深遠而尊貴的,這是人生最高境界的意識狀態,是無比光輝聖善的。
對我而言,預見預知不是我謀求自身利益的手段,完全沒有其他的意圖,這只是我修行的過程,如此,才可以遠離一切的紛爭。

在守護法方面――
要修施食。
護輪。
誦咒。(金剛神咒)
修披甲護身。
請息災諸尊。
自著六莊嚴住天幔。
燒護摩供養。

同時要謹記,在守護法的修持方面,至少每一個月要修一壇守護法。


002 奪舍的遊戲
西藏密宗白教的祖師馬爾巴,曾經有這樣的往事――
馬爾巴上師與他的侍者,在河畔散步。

一群獵人帶著獵犬追趕一隻鹿,那鹿奪命似的飛奔,奔入河中,結果淹死了。
馬爾巴上師對侍者說:「這鹿淹死河中,太可惜了,我來施一下奪舍法吧!」
馬爾巴上師馬上對那隻鹿施用了奪舍法。

一會兒,那隻鹿竟然活了起來,躍出水面,一直跑到馬爾巴上師面前才躺了下來,這一躺了下來就又死了。此時馬爾巴上師才停止施法。
獵人們也趕到對岸,馬爾巴這邊。

獵人說:
「這鹿是我們的,我們要帶走牠!」
馬爾巴笑了:
「這鹿原死水中,是我施奪舍法,才又活著走到我這裡,這鹿自然是我的,你們不能帶走牠!」
「我們的!」獵人爭辯。
「我的。」馬爾巴上師說。
「什麼奪舍法,我們不信。」
「信不信由你,但,你們誰也別想奪去!」

雙方爭執不休,在一旁的侍者,便將上師確實作奪舍法的經過告訴獵人。
獵人最後說:「既然是這樣,眼見為憑,就請你再作一次奪舍法,這隻死鹿如果真的再活起來,我們願意將這隻鹿送給你,不再爭辯。」

另有獵人說:
「不只是這隻鹿,甚至我們身上的財物全供養你!」

於是,馬爾巴又施展奪舍法:
那隻死鹿,原本一動也不動的,連心臟都停止了,突然四肢動了。
心臟跳了。
霍然的躍了起來。
在馬爾巴上師的身前身後,繞行三匝。
接著單跪,如同向馬爾巴上師行最大的致敬禮!
最後跳躍舞蹈一番,如同獻供。
等一切結束了,牠才再倒地而亡。

所有的獵人,目瞪口呆,簡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此時,馬爾巴上師才收了奪舍法。
獵人們獻上那隻鹿及所有的供養給馬爾巴上師,同時對上師產生敬信,皈依上師,對過去殺生的邪見深惡痛絕,進行了懺悔。

馬爾巴上師唱了一偈:
仰賴師恩用奪舍,
獲得所許薈供物;
一切希望皆如願,
此是如意寶貝鹿。



馬爾巴上師為了度化愚昧眾生,也曾在人群廣聚的地方,施用了「奪舍法」。
在市場眾人聚集之處,有一頭犛牛突然倒地死了。
這犛牛是一位大施主的。

馬爾巴對大施主說:
「這是我的緣份,你們不用收拾牠,讓牠自己走回自己的地方吧!」
大施主及眾人不信。
馬爾巴即作起奪舍法來!
果然那頭犛牛竟然活了起來,不必用人抬,犛牛是自己走回大施主的家。
大施主及眾人全部皈依敬信。

馬爾巴上師唱偈:
空行是身語意的秘密,
風脈是菩提心的駿馬;
高高揚起平等之神鞭,
使老犛牛與眾生得法。



關於「奪舍法」,我有一夢甚奇,如下:
先夢見一頭九面鐵身豬,而九頭豬之上,坐著一位一頭二臂三目圓睜,右手持九鈷,左手轉普巴。身上骨冠,骨飾,穿虎皮裙的金剛神。

我一看「九面豬」,就知道是「忿怒蓮師金剛鎧甲」,此尊是蓮華生大士的化身。
專門鎖伏障礙、病魔、瘟神、惡龍、山精鬼怪、毒邪、畜牲、愚昧。......
咒語:「嗡。貝瑪。夏瓦里。吽呸。念巴希。納嘎念。爹雅他。沙爾哇。比里達。哈納哈納。巴借納。拉哈拉哈。梭哈。」

據說持咒滿三佰萬遍之後。
有金剛鎧甲防身,百邪千毒不能侵,具足「智仁勇」三大尊姓,智是文殊菩薩、仁是觀世音菩薩,勇是金剛手菩薩。

忿怒蓮師對我說:
「帶你去一國度。」
我心生歡喜:
「仙城?」
「不,是土撥鼠國。」
「鼠國?」我訝異:「去鼠國作啥?」
「雖是地鼠之國,亦會追逐誹謔,亦然狎寢生雛,與人世間何異?」
「雖如此,去之何益?」
「該國覆亡,須你救護!」忿怒蓮師說。
我聽了,更莫名其妙。

忿怒蓮師,從我的身子中,抓出我的「神識」(元神),這是另一種生存形式,只是一點靈光,被稱為星光身,星光身沒有形體,發光的、清靈的、閃爍的、平和的。與現實世界的齷齪、嘈雜,恰如兩個極端。

忿怒蓮師和我,均用了「神行法」。
順著天河翩翩怡樂的飛行。
我們到了一座很高很高的高原。
我的星光身,能藏身於「地、水、火、風、空、識」之中,所以在天河系中,是空行法。

蓮師告訴我:「要土遁了。」
雙雙進入地中。
我赫然發現,高原地中,原有「土撥鼠國」。
這地中千瘡百洞,曲曲折折。
住著數千隻土撥鼠。此國有國王,有公主,有勇士。

忿怒蓮師要我仔細看――
我看見密密麻麻的居室,看見王族的殿閣,也看見似乎有蘭若。
看見塔陵蔚起,看見花木鱗鱗。

土撥鼠的國度竟然不輸人間,令我大為吃驚,牠們也有大運動場,常常比賽競技。
我看見成群的土撥鼠,隨著一位領導者,在運動場設香几,爇香於鼎,朝空膜拜!
眾鼠,脣吻翕闢,喃喃有聲,不知何詞?
後又焚拜如前。......

忿怒蓮師告訴我:「此土撥鼠國,有一智者,知道鼠國之外,另有世界,牠們的祈禱令人感動。原來鼠國來了一條青面蛇,此蛇巨身修尾,青色項,爬行迅速。進入鼠國,每餐必食五鼠或更多,每日循鼠洞而走,猝然遽撲,土撥鼠無一倖免,如今已食百多頭土撥鼠。國王憂悶欲死,公主誓言為殺蛇者妻,而土撥鼠國的勇士,雖奮勇與蛇鬥,顯得劣弱,無濟於事。」
「如今,又如何?」我問。

忿怒蓮師答:
「因我忿怒蓮師金剛鎧甲,也管了畜生道,見其有難,自然趨前救度!」
「我是觀眾?」我大喜。
「不,你是主角!」蓮師說。
「我最怕蛇!」我大叫。
「你屬雞,是昂星君,怕什麼蛇!」
「那些土撥鼠勇士,鬥不過青面蛇的。」
「鬥得過,鬥不過,試一試,便知道。」蓮師哈哈大笑,發出哈吶哈吶的咒音。

密教「奪舍法」是密法當中的極機密――
喉間脈輪的正中,
四瓣白色妙蓮上,
無量光輝拇指大,
在其頸部正中處,
紅色明點白芥大,
以它清楚為所緣,
珍惜奪舍之修持,
真言(阿魯打熱嗡)

這五個真言,是我元神化現,進入一隻土撥鼠的勇士的身中,此時的我,如在夢幻中。
而土撥鼠的勇士,也如在夢幻中。
此時的我,奪了土撥鼠勇士的軀殼。

在這裡,我要說明一下「奪舍法」,所謂「奪舍法」,是奪舍者的意識,主動觀照的自我,進入其他生物的軀殼之中,與其他生物合而為一,而產生了超個體的經驗。

我要告訴大家的是,這「奪舍法」類似――
精神變態。
人格解體。
人格偏位。
雙重人格。
精神錯亂。

唯一不同的是,密教「奪舍法」是自主的。
而精神症狀者,是混亂的,是無法自制的。
我(蓮生活佛盧勝彥),對發瘋者、精神騷亂者、變態者、偏執狂、癲癇......。了解其問題的核心,所以能夠很輕易的救度這些病患。
因為「奪舍法」和「精神症狀」,其分界何其虛渺!



我進入土撥鼠的身中。
想不到這隻土撥鼠的勇士,是一隻病鼠,在勇士中,自覺慚怍,伏而不動,蠢而不覺。
當青面蛇趨前。
眾勇士後退。
那病鼠呆若木雞。
國王叫一聲:「要糟了!」

眾勇士發現了,要拖病鼠退下,已來不及。
青面蛇伸出長舌撩撥土撥鼠的鬚,病鼠仍然不動,再撩撥一回,仍然不動。
青面蛇反而嚇到了,伏良久,最後忍不住了,張開口,急趨而吞。眼看病鼠已在尖齒之下,眾勇士莫知所救。

突然,病鼠搖尾伸鬚。
騰身而躍。
抓住蛇頭。
直齕敵眼。
蛇眼被啄中,一下子雙眼全瞎了。
青面蛇甚有力,拚命翻滾,想把土撥鼠翻倒在地。

想不到病鼠亦甚有力,抓住蛇頭不放,用牙齒拚命咬其頭頸,振奮作聲。
國王及眾勇士駭立愕呼!

再看到青面蛇伸頸擺尾,而病鼠力咬不釋。眾勇士一擁而上,每位咬一口。
把青面蛇咬個稀爛,皮破身亡。

病鼠被所有的勇士抬得高高的,而病鼠也翹尾矜鳴,成了大英雄。
國王大悅。

忿怒蓮師看見了這一幕,豎大拇指,直叫:「了得,了得,天昂星了得!」
我收了「奪舍法」。

病鼠又病了,僵臥不動,眾勇士愣然,搖一搖病鼠,但見神氣痴木,奄奄欲睡,彷彿剛剛的一場奮戰,是一場夢幻一般!



那是一場盛大的婚宴――
公主依誓言嫁給戰勝青面蛇的勇士。
蓮華生大士的變化身,忿怒蓮師,加持了病鼠,令牠的病痊癒,變得英武異常,

證明了:
無病一條龍。
有病一條蟲。
那勇士土撥鼠。
丰姿英雄,相貌軒昂,
齒白如銀砌,鼠鬚伸四方,
頂平嘴尖天倉滿,目小眉清地閣長,
雙耳小小真勇士,尾巴不俗是才郎。

我看那公主:
肌似羊脂,毛如翠羽,臉襯桃花瓣,眼小帶桃紅,秋波湛湛,細腰纖纖嬌媚姿,手腳春笋細細,蓮步輕移動玉肢,也算鼠中嫦娥,宮妝巧樣非凡品。

宮殿大喜宴――
舖設庭臺,也有大宴會,也有擺駕的,看看雖是土撥鼠國,那陣勢不亞人間國宴。
也有彩車,也有開導,有笙歌音美,有絃管聲諧,有歌舞助興,鼠鼠一片歡情,鼠鼠無邊喜氣,也有旌旗招展,更有鮮菓米飯。
筵宴一開,眾鼠,放開肚子,只管喫起。

勇士及公主卻入了床鋪幔帳的洞房,接著是,貼胸交股和鸞鳳,活潑潑春意無邊。

忿怒蓮師對我說:
「若不收了奪舍法,你現在就是駙馬爺!」
「駙馬爺作啥?」
「現在公主,就在懷中。」

我大喊一聲:
「NO!」
忿怒蓮師哈哈大笑。
「土撥鼠國與人間,並無不同啊!」



蓮師說:
幻變之門如同大海,「離舍法」及「奪舍法」是真正仁波切(活佛)不可缺的。「離舍法」是莊嚴的光圈,能進入五部如來的淨土,充滿浩瀚無邊的法界均可去得。
而且,二十四聖地及三十六地域,全是用「身心分離法」(離舍法)去修練,真正前往聖地。

譬如到烏仗那聖地,不管你住在可怕的屍陀林,有水、火、山、林、霧、塔、龍、食肉羅剎。只要一「離舍」,馬上可至由紅寶石建造的無量宮,勇父及瑜伽母是眷屬,七寶莊嚴一切齊全,享受神聖無上的無漏安樂,可見金剛舞,可聽金剛歌,一切服飾最勝。

「離舍」成就者,可得部主的灌頂,在定中得大樂,在定中得淨光,得到廣大的法流,獲得圓滿的體會。

蓮師說:
「奪舍法」是一切轉世之所必須,仁波切(活佛)轉世,全得仰仗「奪舍法」,例如進入母體之胎位,要認明六角形之法源,形象鮮明,要進入妙蓮太陽座之中,其色如珊瑚。

要看見蔚藍色的心間脈輪,進入其中守持,等待轉世,則奪舍必定成功。
仁波切(活佛)的轉世,預先知道轉世的時間、地點、自己的未來母親,未來的父親,全靠「奪舍法」。

蓮師說:
蓮生活佛盧勝彥,已經行了二十四聖地、三十二及三十六地域,諸多菩薩淨土,五部如來的佛國,在無量的勇父及大海般的瑜伽母會眾中,順利的獲得大密圓滿的灌頂及教誡,得到「幻變」和「離舍」、「奪舍」之法門,並且可以安住於無量和不可思議的幻變三摩地中,得到現證自在的智慧。

我說:
感謝傳授教誡的尊貴上師。
感謝無上妙法。
感謝無盡......。


003 化蛇傳奇
石城,少年老實,是鄉間農夫。他的父親原是該鄉最大的地主,其父生下石城的時候,就去世了。由於母子均年幼,孤兒寡婦,他的父親將全家之財產托其叔叔管理。

石城的叔叔,石浮見財物浩大,生出非份之想,暗中設計,將所有財產歸入自己的名下。
接著逼迫石城的母親改嫁。
再將石城趕出家門。
石城不勝哀憤,但無可如何,只有依靠自己的體力,在鄉間幫人種田而已。

石城老實,任勞任怨,常對人說:
貧富命也,
倘命薄,
就算土地莊園錦繡,
也會失去!
如果命厚,
則貧無幾時!
鄉人則笑他:「賤骨頭了不長進。」



石浮得了石城的全部產業,鄉人皆知,但天下事往往是以黑為白,以白為黑。
石浮有了錢,鄉人敬重之。

而石城,鄉人見輒遙遙避開,石城無顏面入鄉里,往往躲著眾人,憂悶欲死。石城被鄉人欺負,理不得伸,而隱忿中結,只有對著田野的土地公廟訴說一番。

一夜。
夢一駝背老土地公來。
石城詣問:
「理得伸否?」
土地不言,只交給他一紙,上寫:
「找盧勝彥。」

石城再想問,土地公一轉身,已絕無蹤響,至此,夢就醒了過來,而「盧勝彥」這三個字,卻深印腦海之中。
盧勝彥是誰?
誰是盧勝彥?

石城根本就不知道,如何去找?這位石城能找到我,也是很奇特的機緣,有一回,他到媽祖廟,在一堆善書的贈送品中,夾雜了一本破舊的書,書名是「靈與我之間」,他挑出來一看,作者就是我盧勝彥。

石城嚇呆了。
他想,夢中駝背老土地公說找盧勝彥,卻真的有一位作者的名字是盧勝彥,只是他不明白,老土地公指的,是不是這一位盧勝彥。

石城來找我了。
對於駝背老土地公的指點,我笑一笑而已!
對於在媽祖廟看到「靈與我之間」,我感到很驚訝!

至於,石浮奪產,我很感嘆,但,這不是新聞,密教有一位大祖師爺米勒日巴,他母親及自己的所有產業,還不是一樣給叔叔伯伯嬸嬸姑姑全部給奪走了,這世間就是這麼一回事,弱肉強食。米勒日巴後來學習黑教的邪法,就是為了報仇雪恨的。

這世間,奪人財物的,有夠夭壽!
君不見,現代大城市?,光天化日之下,到處都有歹徒搶劫嗎?親人爭產反目,毫不稀罕,而佔人產業,比比皆是啊!

石城問我:
「理得伸否?」
我回答:
「依法處理。」
石城說:
「石浮廣行賄賂,莫可控訴。」
我聽了搖搖頭。
「有辦法,讓石浮良心發現嗎?」石城一問再問。
我默默無語。
「有法否?」
我不說話。
「是駝背土地公要我來的!」石城很急。

我閉上雙目,我知道在這世界中,這一類典型的例子,多得像?河沙數,這其間原委,就算是有道理的,也不一定有理說得清,財產應該是兄弟得?夫妻得?父子得?其間的分界何其虛渺,而人間親屬的親疏,其分別的方式,又在於什麼?是法律上的幾等親幾等親嗎?還是每一個人的靈魂及其品格與德性?

人類在爭財產時,可曾想到――
官居極品富萬金,
享用無多白髮侵;
惟有存仁並積善,
千秋不朽在人心。

我似乎在無意中觸動了隱藏在身體內極端深奧難解的意像,這不是幻覺,所見的光影愈加的強烈,耳中聽聞日益清晰,一種神奇古怪佔據我的整個心思,所發生的一切看起來都那麼不尋常。……

我張開眼,我說:
「有答案了。」
「什麼答案?」石城問。
「目前不能告訴你!」
「我怎麼做?」
「你不用做什麼,大約一個月後,諸事明白。」我答。

石城不明白。
我不管他明白不明白,我只是伸出手,按在他的頭頂上,一道光進入他的身體,進入他的心中。
石城莫名其妙的回去了。



石城回去後,得了重感冒,發高燒,人暈暈沉沉,他的身心恍恍惚惚之中,竟然又來到寒舍,他進到寒舍,看見我冠帶整整齊齊,莊嚴肅穆,坐壇城前。

「你發高燒。」
「是的。」石城答。
我從箱中取出一衣物,略帶花紋。
「穿上這衣,這是冰涼衣,穿了退燒。」
石城穿上冰涼的花紋衣。

石城穿上衣後,又自覺恍恍惚惚之中,來到一座山嶺,這山嶺他認得,這是父親的產業,現在則是叔叔的產業,種滿了梨子。

石城怎會一下子在盧勝彥的家,一下子又出現在父親的山嶺,他自己也搞不懂,他又自視,令他更驚訝的是,他自己盤在梨子樹的樹枝之上,他自己已化為一條毒蛇,他又驚恐又害怕,這怎會如此?

正在此時――
山嶺小徑,走上一個人,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石浮,侵佔自己財產的叔叔,他自己一個人,無巧不巧的來巡山,看山上長的梨子如何?

石城一見,心中怨恨交集,嗔心昇起,說時遲,這毒蛇飛射而出,撲上石浮之脖子,齕其咽喉,只咬了一口,兩個深深的洞,毒液進入石浮的血中。
血循環至心臟。
石浮蹶然遂斃。

當毒蛇咬石浮時,石浮自然反應,橫手用力一掃,掃中毒蛇之尾,尾亦痛楚至極。
石城痛的大叫。……

這一大叫,自己就醒了過來,原來在自己的床上,還好燒已經退了,全身酸麻,又自覺腳痛的厲害,用手一摸,才發覺黑青了一大塊。

在痛楚中,想想一下子在盧勝彥的家,一下子在山嶺,一下子化為一條毒蛇,一下子咬噬叔叔,一下子又在自己床上,恍若夢醒,自己也覺得好笑。
石城重感冒好了。
腳黑青痛楚也好了。

這時莊園的人來告訴他,石浮,他的叔叔在巡山時,被毒蛇咬死,此蛇是百步蛇,走一百步,毒性攻心,當場斃命,沒得救了。
石城聽了,啞然。

他算一算日子,正好在盧勝彥家中問事後一個月。
石城百思不解自己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為何自己的身體能化為一種完全異常的蛇形,這一次的經歷,明明如同作夢一般,但,事實上叔叔卻真的死了。
這化蛇,身體完全任人擺佈,任由某種力量擺佈,對於種種的變化,他完全一無所知。

石城內心一片激盪,就像一陣暴風雨。
暴風雨停止之後,一切要面對現實。石浮死了,他有一個女人,只是姘居,根本就沒有小孩。
一切產業又歸石城所有。這些產業,任何人都知道,原是父親留下來給石城的。
現在,是物歸原主了。
在財物方面,我這裡有詩三首:

其一:
榮枯本是無常數,
何必當風使盡帆;
東海揚塵猶有日,
白雲蒼狗剎那間。

其二:
富貴榮華何足論,
從來世事等浮雲;
登場傀儡如作戲,
且看化蛇這一回。

其三:
富不必驕,
貧不必怨;
要看到頭,
眼前不算。



石城來找我。
「是你作的法術?」石城問。
「沒有。」我否認。
「你有冰涼衣?」
「沒有。」我否認。
「你什麼都說沒有,但幻中歷歷,又是怎麼回事?」
「就是這麼回事!」我哈哈大笑,說:「天理昭彰,報應不爽,如此而已!」

我告訴石城――
每一個人的身心是妙趣無窮的,偶而,心神是可以出遊的,這種就是「身心分離」,身心永遠的分離,就是「死」,而暫時的分離就是「出神」。
如果是一位修行人,這種出離法,就是「離舍出神法」,可以自主的遊行十法界,是輕飄飄的,是清晰的,也是輕易的,沒有時間空間的限制。

有一咒是:
「赫赫陽陽,日出東方,星月隱晦,宇宙祥光。一迸而現,元神昭彰,靈性專一,十方遊玩。一氣化現,精進神方,下至幽冥,上極帝鄉,如跨鸞鳳,以翱以翔。急急如律令。攝。」

這是修行人的「出陽神咒」。
至於一般人,那只是偶然性,也不是法術,可以說是碰巧,機緣成熟一次而已。
初次嘗試時,要使心神可以隨意十方遨遊是不可能的,往往是不由自主的飄蕩,出現的景像也會糢糊不清,不能隨心所欲,如同夢境一般。

我告訴石城:
「你是初次出神。」
「怎會化蛇?」
「心神入蛇中。」
「怎會咬叔叔?」
「心中含嗔。」
「夢幻也是真?」
「問你自己。」我笑了。

我告訴世人,人生榮華富貴,眼前全是空花,你看是實相,我看全是夢幻啊!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