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瀏覽紀錄
【反詐騙】接到不明來電說:升等為「高級會員」「購物滿意度調查」,這是詐騙!請絕對「不要依照指示操作ATM或網銀」
1/1
庫存:9
定  價:NT$600元
優惠價: 85510
可得紅利積點:15 點

庫存:9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書摘/試閱

「戰爭快結束了。只剩幾星期,頂多幾個月。
撐下去,活下去。」

改編自真實歷史事件,
《外科醫生》作者泰絲‧格里森盛讚:「絕對令人滿意的二戰小說!」

★翻譯超過36國語言,英文版全球暢銷超過200萬冊!
★SONY影業著手拍攝影劇,由「蜘蛛人」湯姆‧荷蘭Tom Holland主演
★榮登亞馬遜小說總榜冠軍,並連續上榜超過兩年的指標暢銷書!
★Goodreads 2017年Top 20最多人閱讀好書,近30萬則網友回響,超過半數網友給予五星滿分
★亞馬遜累積超過四萬篇讀者好評,近九成五讀者給予 4-5 星
★Audible有聲書累積近四萬讀者評價,近九成五讀者給予 4-5 星

納粹占領的義大利,人稱二戰中「被遺忘的前線」──
在這裡,所有冀希和平的盼望,都是勇氣;煙硝亂世裡的愛情,總是悲劇。

《緋紅天空之下》根據一個真實故事,描述當年十七歲的皮諾‧萊拉如何透過所謂的「地下鐵路」協助猶太人翻越阿爾卑斯山逃出義大利,後來為義大利的抵抗組織擔任間諜,小人物成了大英雄。身為間諜的皮諾遇見了德國一些權力最大的人物,也親眼目睹了戰爭的殘酷面。

馬克‧蘇利文為這部小說取材時,與真實存在的皮諾‧萊拉進行了漫長的訪談,兩人更因此成了至交。

★★★媒體、讀者與暢銷作家壓倒性好評★★★

「動作、冒險、愛情、戰爭、史詩級英雄,這一切要素的背景則是人類歷史上最黑暗的章節。馬克‧蘇利文所著的《緋紅天空之下》,是絕對令人滿意的二戰小說。」──「醫學懸疑天后」泰絲‧格里森,著有《外科醫生》

「故事絕妙,文筆優美,高水準的高尚之作。」──詹姆斯‧派特森,《紐約時報》暢銷作家

「《緋紅天空之下》劇情豐富,引人入勝,充滿英雄主義和悲劇,就像一幅描述二戰的經典黑白相片,也像一張帶有希望和淚水的臉龐,一個小人物長成了偉人。」──安德魯•格羅斯,《紐約時報》暢銷作家,著有《The One Man》

「馬克‧蘇利文火力全開,強力又感性的散文體充分表達了藝術家的觸感以及新聞工作者的眼光。《緋紅天空之下》以大師級的文筆描述某個歷史時期,宛如精美刺繡所描述的史詩戰國時代。透過他的文筆,我感受到了一個無比生動的二戰時期義大利。」──格雷格‧赫爾維茲,《紐約時報》暢銷作家,著有《不存在的人》

「《緋紅天空之下》應有盡有:在最黑暗的人性邪惡面前,所展現的英雄主義、勇氣、恐怖、真愛、復仇和憐憫。蘇利文讓我們看到戰爭的真實面貌、複雜性、彼此衝突的忠誠心,以及一些未獲得解答的疑問,但最重要的是,他精彩地介紹了皮諾‧萊拉這號人物,皮諾因為決定『熱情洋溢』地過著人生而拯救了作者。」──約瑟夫•芬德,《紐約時報》暢銷作家,著有《懷疑》和《改變》

「令人腎上腺素爆發的熱血沸騰之作。《緋紅天空之下》是真實故事,屬於一名勇敢對抗納粹的義大利少年。」──《書架意識》網站

「作者透過大量研究而寫出的這本二戰小說,描述一名少年如何成為無名英雄。四個字,『驚心動魄』。」──《浪漫時代》書評

「即使在最絕望的情況、最悲劇的時代,還是能找到無盡的勇氣與愛──這個故事確保了這一點。」──亞馬遜與Goodreads讀者★★★★★五星盛讚推薦!

▍故事簡介

皮諾‧萊拉原本一點也不想跟戰爭或納粹沾上邊。
他是個普通的義大利少年,熱愛音樂、美食和女孩,但他無憂無慮的日子所剩無幾。
他在米蘭的家園被炸毀後,加入了「地下鐵路」,
幫助猶太人翻越阿爾卑斯山逃亡,並且愛上了大他六歲的美麗寡婦安娜。

皮諾的父母為了保住他的性命,要求他成為德軍士兵,認為這麼做才能避免他上戰場。
然而,在十八歲那年,皮諾成了漢斯‧雷爾斯少將的司機。
雷爾斯少將是阿道夫‧希特勒在義大利的左右手,也是納粹德國最神秘、權力最大的將領之一。

皮諾有了機會為同盟國取得德軍統帥部的相關情報,因此忍受了戰爭的駭人環境和納粹的占領,在暗處抗戰。
而這一切,全都始於對安娜的愛、夢想以後能一起過的生活,以及在亂世中盼望和平的勇氣……

馬克‧蘇利文Mark Sullivan
暢銷巨作《緋紅天空之下》的作者,同時也是寫了十八本小說的好評作家,其中包括他和詹姆斯‧派特森合著的《紐約時報》最暢銷書《私家偵探》系列。馬克的作品獲得許多獎項,包括WHSmith的新人獎、《紐約時報》佳作獎,以及《洛杉磯時報》年度最佳作品。
他從小在麻州的梅德菲爾德鎮長大,於漢密爾頓學院修得英文學士學位後,成為「和平工作團」的志工,被派往西非的尼日共和國。他回到美國後,在西北大學的美迪爾媒體學院修得碩士學位,開始了調查報導的職業生涯。熱愛滑雪和冒險的他和妻子住在蒙大拿州的博茲曼市,心懷感激地把握人生每一刻。


甘鎮隴
從事翻譯多年,工作內容涵蓋各種領域。小說譯作包括:《星河方舟》、《完美世界》、《闇黑之心》、《玻璃王座》、《魔獸世界》、《星際大戰》、《骸骨季節》系列,《魔獸:崛起》電影小說等。

推薦序 ▍作者分享Q&A

Q:
你在撰寫《緋紅天空之下》的時候,運用了哪些研究和技巧,來確保書中描述的衝突、劇情、場景、對話和角色確實符合當時的時代?你在為這本書進行取材研究的時候,有沒有獲知什麼特別難忘的趣聞?

A:
我很幸運,因為《緋紅天空之下》是依據一個發生在二戰義大利的無人知曉的真實故事,而且書中的主人公皮諾‧萊拉依然健在。
我第一次前往米蘭聆聽他的故事,是在二○○六年三月。我跟皮諾共處了將近三星期,他當時七十九歲了。我們踏遍北義大利各地,好讓我能親眼目睹他描述的一些事發地點。我們駕車前往阿爾卑斯山的高處,造訪了那所天主教男校,該校在納粹佔領義大利期間成了協助猶太人逃亡的準備中心。在一九四三年到四四年的冬季,皮諾擔任嚮導,帶他們翻越阿爾卑斯山、進入瑞士。我也親自在那條路線上攀爬、滑雪。我們在米蘭遇到一位已經退休的神父,他在協助猶太人逃出義大利的「地下鐵路」組織裡負責偽造證件,我們還親自走過皮諾從小生長的時尚區。我們訪談了納粹大屠殺的歷史學家、戰爭歷史學家,還有年事已高的游擊隊成員。
接下來的九年間,為了確認取材的真實性,我在柏林和菲德烈堡的德國戰爭檔案廳待了兩星期,在美國國家檔案和紀錄管理局待了一星期,然後在德國和義大利又待了三星期。最重要的一次努力是在二○一五年,我成功地訪談了某位臨終的女士,她父親就是書中讓皮諾的故事變得十分複雜的納粹大將,我也是當時才明白,為什麼那位將軍沒有因為戰爭罪行而在紐倫堡受審。

Q:
在撰寫依據真實故事的小說時,你在為讀者建立書中世界的時候,覺得過去有哪些部分必須忠於史實?哪些部分則能加以改造?

A:
如我先前所述,我在寫這本書的時候,已經獲得了皮諾‧萊拉這個故事的大綱。而且我在實際動筆之前,先花了好幾年的時間研究取材。話雖如此,因為我在聽聞這個故事時,許多當事人早已離開人世,加上納粹在戰爭末期幾乎把所有相關文件都燒得精光,所以我意識到有些事件是我不可能能找回原貌的。在處理這些事件時,我是依賴現有資料來想像它們當時可能如何發生,以便讓劇情在敘事上能前後一致。
最重要的是,我是專注在這個故事的情感體驗上。我希望讀者能像我一樣,在初次聽聞皮諾的事蹟時深受感動。為了達成這個目的,我運用了我所擁有的所有能力,好讓這個故事能更為生動又感人。

Q:
你能不能稍微描述一下《緋紅天空之下》,還有你覺得二戰時期最吸引你的是什麼?

A:
《緋紅天空之下》是以皮諾‧萊拉為原型的真實故事,當時這個十七歲義大利少年帶領猶太人翻越阿爾卑斯山、逃離納粹追殺,他後來成了德軍統帥部裡的間諜,而且愛上了一個令他終生難忘的女人。
「勇氣」在二戰時期變得十分常見,而且敵人也是非常明確地存在著,他們驅使人們決定該成為什麼樣的人,在面對邪惡勢力時該做出什麼樣的行動。對我來說,這就是為什麼那段歷史非常引人入勝。
同樣吸引我的,是義大利如何度過二戰,而且為什麼很少人聽過相關歷史。我得知的越多,就越深信我必須寫出這本書。

天空敞開水閘,大雨滂沱而下。
皮諾跟著米莫朝時尚區飛奔而去,不在乎被淋成落湯雞。安娜會跟他一起去看電影,她答應了。這令他開心得幾乎精神錯亂。
閃電劃過天空的瞬間,渾身濕透的兄弟倆躲進「阿爾巴尼斯行李店」,這是他們舅舅開的商店兼工廠,位於皮特羅維里大街七號的一棟鏽色建築之中。
兩名渾身滴水的少年走進狹長型店鋪,新鮮皮革的濃郁氣味包圍而來。貨架上堆滿高級的公事包、手提包、小背包、手提箱和行李箱。玻璃櫃裡展示著編織皮夾、華麗加工的香菸盒與文件夾。店裡有兩個客人,一個是在前門附近的老婦,另一個是位於店鋪深處、身穿黑灰雙色制服的納粹軍官。
皮諾看著他,但聽見老婦說:「我該選哪一個,阿爾伯特?」
「讓妳的心來決定吧。」在櫃臺後面等她做決定的男子答覆。此人體型魁梧,胸膛厚如圓桶,面帶鬍鬚,身穿精美的鼠灰色西裝和漿白襯衫,脖子上繫著色彩鮮豔的藍色波卡圓點蝴蝶領結。
「可是我兩個都愛啊。」客人抱怨。
男子撫撫鬍鬚,咯笑道:「那就兩個都買嘛!」
她遲疑片刻,呵笑幾聲。「也許我真的會這麼做!」
「好極了!好極了!」他揉搓雙手。「葛芮塔,妳能不能幫我這位品味絕佳的貴婦拿幾個紙盒過來?」
「我正在忙,阿爾伯特。」皮諾的奧地利籍舅媽葛芮塔回話,正等著納粹軍官做決定。她身形高瘦,一頭棕色短髮,面帶親切微笑。德國軍官抽著菸,打量一只裹以皮革的香菸盒。
皮諾開口:「我去幫你拿紙盒過來,阿爾伯特舅舅。」
阿爾伯特舅舅瞥皮諾一眼。「你先把身子弄乾再碰紙盒。」
皮諾走向舅媽和德國男子後方的工廠門扉,滿腦子都是安娜。軍官轉身看著從旁經過的皮諾,因此露出翻領上象徵「上校」軍階的橡葉別針,軍帽的扁平正面上是一幅小小的骷髏標誌,其上方是一隻抓著納粹萬字符的老鷹。皮諾知道這人是蓋世太保,希特勒的祕密警察當中的高階軍官。這名納粹的身高體型中等,鼻梁細長,嘴脣不帶笑意,深邃雙眸沒透露一絲情緒。
皮諾被他嚇得有點心慌,走過門扉,進入天花板挑高的工廠,這裡的空間遠比店鋪寬敞。裁皮匠和女裁縫師們剛忙完今天的工作,正在收拾東西。皮諾找到幾條抹布,擦乾雙手,然後抓起兩個印有店舖商標的紙盒,轉身走回店內,開心地又想著安娜。
她很美,年紀比他大,而且……
他遲疑幾秒,然後推門而入。蓋世太保上校這時走出店外,來到雨幕之下。皮諾的舅媽站在門口,目送上校離去,點點頭。
她把門關上的瞬間,皮諾覺得鬆了一口氣。
他幫舅舅把兩個手提包裝進紙盒裡。最後一位客人也離去後,阿爾伯特舅舅叫米莫鎖上前門、在窗前放上「打烊」的告示牌。
米莫照做後,阿爾伯特舅舅開口:「妳有沒有問他叫什麼名字?」
「黨衛軍的旗隊領袖瓦爾特‧勞夫,」葛芮塔舅媽答覆:「北義大利的新任蓋世太保首長,從突尼西亞過來的。圖里歐正在暗中觀察他。」
「圖里歐回來了?」皮諾感到驚訝又開心。圖里歐‧加林貝堤比他大五歲,是他的偶像,也是親密的家族友人。
「昨天。」阿爾伯特舅舅說。
葛芮塔舅媽接著道:「勞夫說蓋世太保要接管女王酒店。」
她丈夫咕噥抱怨:「義大利究竟是誰的?墨索里尼還是希特勒?」
「這不重要,」皮諾試著說服自己:「這場戰爭很快就會結束,美國人會來,到時候遍地都是爵士樂!」
阿爾伯特舅舅搖頭。「這得由德國人和咱們的領袖決定。」
葛芮塔舅媽說道:「你是不是忘了時間,皮諾?你母親要你們倆在一小時前回到家,幫忙為派對做準備。」
皮諾感覺胃袋下沉。讓他母親失望絕對沒有好下場。
「晚點見?」皮諾走向前門,米莫跟在一旁。
「我們絕對不會錯過派對。」阿爾伯特舅舅說。

***

兩名少年來到位於蒙特拿破崙大街三號的萊拉手提包店,發現爸媽開設的這家店已經打烊。一想到母親,皮諾不禁膽戰心驚。他希望父親會在場,幫忙安撫母親這團活生生的龍捲風。兄弟倆爬上樓梯,食物香氣撲鼻而來:燉煮中的羊肉和大蒜、剛剁碎的羅勒香草,還有剛出爐的熱麵包。
他們倆開門進入這個家庭的華麗公寓,裡頭熱鬧非凡。全職的女僕和兼職的傭人在飯廳裡忙碌,擺放水晶杯、銀器和瓷器。一名雙肩下垂的高瘦男子站在客廳裡,背對著他,手持小提琴和琴弓,演奏著一首他不認得的曲子。男子拉錯某個音符,停止拉琴,搖搖頭。
「爸爸?」皮諾輕聲呼喚:「我們是不是有麻煩了?」
米歇爾‧萊拉放下小提琴,轉過身,咬著口腔內側。他還來不及答話,這時一名六歲小女孩從廚房沿走廊跑來。皮諾的妹妹琪琪在他面前停步,質問道:「你跑去哪裡了,皮諾?媽媽在生你的氣,還有你,米莫。」
皮諾沒理她,而是盯著一輛穿著圍裙、從廚房裡慢慢走出來的火車頭,相當確定母親的耳朵裡飄出蒸氣。波爾吉雅‧萊拉比長子矮至少三十公分,也輕至少二十公斤,但她大步走向皮諾,摘下眼鏡,拿在他面前搖晃。
「我明明叫你四點回家,但現在五點十五分了,」她說:「你表現得就像個小屁孩,你妹妹還比你可靠。」
琪琪抬起鼻孔,點點頭。
有那麼幾秒,皮諾不知道該如何答覆,然後他靈機一動,擺出落寞的神情,彎腰駝背,抓住肚皮。
「對不起,媽媽,」他說:「我吃了一些路邊攤,結果肚子痛,然後我們被雷雨困住,只好在阿爾伯特舅舅那裡躲雨。」
波爾吉雅把雙臂抱在胸前,盯著他。琪琪也擺出同樣的懷疑姿勢。
母親瞥向米莫:「多米尼克,他說的是真的嗎?」
皮諾忐忑地瞥向弟弟。
米莫點頭:「我跟他說了那條香腸看起來不對勁,但他就是不聽。皮諾為了接連跑廁所而在三家咖啡館逗留。而且阿爾伯特舅舅的店裡來了個蓋世太保上校,他說納粹要接管女王酒店。」
母親臉色蒼白。「什麼?」
皮諾眉頭緊蹙,彎腰彎得更厲害。「我現在就得去廁所。」
琪琪還是一臉狐疑,但母親的怒火已經轉為擔憂。「去吧,快去!上完廁所後記得洗手。」
皮諾匆忙沿走廊離去。
他身後的波爾吉雅開口:「你想逃去哪,米莫?你又沒生病。」
「媽媽,」米莫抱怨:「皮諾為什麼每次都逃得掉?」
皮諾沒停下來聽母親說了什麼,而是快步經過廚房和從中飄出的神奇香味,爬上樓梯,來到公寓二樓的廁所。他在廁所裡待了至少十分鐘,每分每秒都拿來回想他跟安娜度過的每一刻,尤其她在街車軌道的另一頭對他回眸一笑的那瞬間。他沖了馬桶,點了一根消臭用的火柴來掩飾他其實根本沒上大號,然後回房躺在床上,把短波收音機轉到英國廣播電臺,聆聽他幾乎從不錯過的爵士樂節目。
艾靈頓公爵的樂團正在演奏《棉尾兔》,這是他最近最喜歡的曲子之一,他閉眼聆聽,對班‧韋伯斯特的次中音薩克斯風獨奏讚嘆不已。皮諾第一次聽過比莉‧哈樂黛和萊斯特‧楊的《沒有你,我提不起勁》之後,就愛上了爵士樂,他這種想法簡直就像異教徒,因為歌劇和古典音樂在萊拉家裡才是王道,但皮諾還是深信爵士樂才是最偉大的音樂型態。也因為這個信念,他一直渴望造訪美國,爵士樂的發源地。這是他最大的夢想。
皮諾一直很好奇,美國的生活是什麼模樣。語言不是問題,因為他是由兩名保姆輪番帶大,一個來自倫敦,另一個來自巴黎,他幾乎打從一出生就學習三國語言。美國是不是到處都是爵士樂?是不是每一刻都籠罩於如此酷炫的天籟之簾?而且美國的女孩兒是什麼樣子?她們是不是也跟安娜一樣美?
《棉尾兔》逐漸淡去,換上班尼‧固德曼的曲子《搖擺》,一開始的舞曲節奏轉為單簧管獨奏。皮諾跳下床,踢掉鞋子,開始跳舞,看到自己和美麗的安娜跳著瘋狂的林迪舞,周圍沒有戰爭,沒有納粹,只有音樂、美食、美酒和愛情。
然後他意識到音樂開得太大聲,於是轉低音量,收起舞步。他不想氣得父親又因為音樂而上樓來跟他吵架。米歇爾唾棄爵士樂。上星期,父親逮到皮諾用家裡的史坦威鋼琴練習米德‧路克斯‧劉易斯的舞曲《頹喪之犬》,情節嚴重得彷彿皮諾褻瀆了聖人。
皮諾沖了澡,換了衣服。大教堂鐘聲報時傍晚六點的幾分鐘後,皮諾爬回床上,望向敞開的窗外。雷雲已經遠去,聖巴比亞的街道傳來熟悉的聲響。最後幾間店正在打烊,米蘭的有錢人和時尚人士紛紛趕回家,他們朝氣蓬勃的嗓音彷彿化為街頭合唱,女子們對某個小確幸發出歡笑,孩子們對某個小悲劇發出哭聲;男子們爭吵不休,純粹因為義大利人就是熱愛拌嘴和假裝發怒。
樓下傳來公寓門鈴聲,把皮諾嚇了一跳。聽見寒暄致意聲,他瞥向時鐘,現在是傍晚六點十五分,電影是七點半開始,去戲院跟安娜會合要走很長一段路。
皮諾把一條腿伸出窗外,摸索著外頭的一小塊平臺,這時聽見身後傳來尖銳笑聲。
「她不會出現啦。」米莫說。
「她當然會出現。」皮諾爬出窗外。
這裡離地至少有九公尺高,而且平臺不算寬廣。他不得不背靠牆面,側身挪向另一扇窗,爬進裡頭,再爬下一條位於公寓後側的樓梯。總之,一分鐘後,他已經來到公寓外頭的地面,前往目的地。

***

因為燈火管制的新規定,所以戲院門口的遮篷沒開燈。但是皮諾在海報上看到佛雷‧亞斯坦和麗塔‧海華斯這兩個名字的時候,還是感到心花怒放。他熱愛好萊塢的音樂劇,尤其是有著搖擺樂的那些。而且他曾經夢見麗塔‧海華斯,至於在夢中做了什麼嘛……
皮諾買了兩張票。其他客人魚貫進入戲院的時候,他站在門口,在周圍的大街小巷尋找安娜的身影。他一直等下去,直到心中出現一種空虛又沉重的覺悟:她不會來了。
「我跟你說了吧。」米莫來到他身旁。
皮諾很想發脾氣,但發不起來。他在心底其實很喜歡弟弟的膽量、坦率、機智和街頭智慧。他把一張票遞給米莫。
兩名少年進入戲院,找了位子坐下。
「皮諾?」米莫輕聲說:「你從什麼時候開始發育的?十五歲?」
皮諾強忍笑意。弟弟總是為身高的問題煩惱。
「其實是從十六歲開始。」
「但有可能可以更早?」
「有可能。」
場內熄燈,銀幕上出現法西斯宣傳新聞影片。領袖出現在銀幕上的時候,皮諾還因為被安娜放鴿子而感到難過。貝尼托‧墨索里尼跟一名戰地指揮官走在利古里亞海上方的懸崖上,一身元帥打扮,外套上別滿徽章,腰間繫著皮帶,身穿束腰外衣、馬褲,以及黑得發亮的高筒馬靴。
旁白說明,這位義大利獨裁者正在檢視防禦工事。在銀幕上,領袖行走時把雙手扣於身後,以皇帝之姿把下巴對著地平線,拱起背脊,鼓起的胸膛對著天空。
「他看起來像隻小公雞。」皮諾說。
「噓!」米莫輕聲道:「小聲點。」
「為什麼?每次看到他,他看起來就像隨時準備咕咕叫。」
弟弟竊笑幾聲,新聞影片繼續炫耀義大利的防禦工事,以及墨索里尼在世界舞臺上越來越重要的地位,但這些全都只是大內宣。皮諾每晚都聆聽英國廣播電臺,知道銀幕上看到的都不是真的,所以新聞結束、電影開演的時候,他感到開心。
很快地,皮諾被捲入電影的喜劇劇情,深愛海華斯跟亞斯坦共舞的每一場戲。
「麗塔,」皮諾讚嘆。一連串的旋轉動作使得海華斯的裙擺就像鬥牛士的披風那般飄起。「她真優雅,就跟安娜一樣。」
米莫皺眉。「她放了你鴿子。」
「可是她真的很美。」皮諾呢喃。
空襲警報突然響起。觀眾發出怒吼,從座位上跳起。
銀幕畫面停格,特寫鏡頭下的亞斯坦和海華斯臉貼頰地共舞,嘴脣和笑意正對著驚慌失措的觀眾。
銀幕上的影片融化時,戲院外頭傳來高射砲的爆裂聲,第一批看不見的盟軍轟炸機打開彈艙,朝米蘭降下由烈火與毀滅組成的序曲。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