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瀏覽紀錄
【反詐騙】接到不明來電說:升等為「高級會員」「購物滿意度調查」,這是詐騙!請絕對「不要依照指示操作ATM或網銀」
1/1
庫存 > 10
定  價:NT$380元
優惠價: 79300
可得紅利積點:9 點

庫存 > 10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MZ世代,即橫跨「千禧世代」及「Z世代」,
本書聚焦討論出生於一九九〇年代的這群人,相當於我國的八年級生。
★ 第一本由MZ世代所撰寫,傳達該世代的真實想法,揭示他人未見之處!
★ 著重組織管理與市場行銷,從工作哲學到購物趨勢,洞悉市場新消費主力!
 
作者企圖帶領外界了解MZ世代的文化、趨勢、思想、價值觀以及消費習慣,
內容提及與他們打交道的方法,以及向擁有經濟實力的他們行銷的方法。
他們可能是大學剛畢業的職場新鮮人、小資男女,
也可能是考慮成家、擔任公司幹部的而立青年,
重點是他們就在你我身邊,已是生活與消費的文化引領者,
不了解他們就沒有未來!
 
【試舉 MZ世代的特質】
〔關於工作〕
準時下班|如果提前30分鐘上班,就必須提前30分鐘下班,工作只是獲得穩定薪水的地方。
拒絕無償加班|八年級生不是拒絕加班,而是拒絕提供免費服務。
避開應酬|下班後藉由安靜地離開公司,以婉拒不必要的應酬。
機會短缺|找不到好的工作,薪資收入普遍少於父母。
〔關於社群〕
獨來獨往|喜歡獨飯、獨影、獨旅,且基於互相尊重的前提下奉行個人主義。
興趣至上|學緣、地緣已非人脈組成核心,習慣跟志趣相投的人組成社群。
瞬變的流行|習慣使用 Instagram,習慣創造新造語或縮略語。
〔關於消費〕
重視體驗|花一樣的錢,與其擁有一樣東西,不如選擇十種不同的體驗。
習慣訂閱|樂於付費購買好的內容,以非法軟體為榮的時代早已是過去式。
追隨網紅|相較於品牌,更愛網紅推薦,經常購買自己喜歡的網紅推薦的衣服和用品。
日常極簡主義與一次性 Flex|消費趨勢是「選擇和集中」,買一個奢侈品,其他用便宜貨。
便利付費|即食調理包和外賣市場的成長,只要方便,再貴都買單。
〔關於人生〕
七拋世代|戀愛、結婚、生子、買房、人際關係、夢想、希望皆已拋,決定不努力了。
專注當下|否定未來,絕望於看不見階級流動的可能,好像什麼事都不可能成功
重視公平|沉迷於比特幣的理由是,在新類型的資產上獲得公平競爭的機會。
不婚不生|不完全是因為沒錢所以不結婚,而是不想踏入婚姻。
注重過程|擺脫結果主義,重視努力的過程,把意義聚焦在挑戰本身。
 
【MZ世代的十誡】
01. 上班打卡09:01很可以,但無法接受08:59
02. 雖然不能成為有錢人,但一定要體驗有錢人生活
03. 用辭職對付頻繁的公司聚餐
04. 電子郵件是老頑固做的事,手寫信是感性
05. 網路上的朋友也是朋友
06. 用惡搞對抗大叔笑話
07. 疼痛不是青春,是生病
08. 364天超商便當,1天名牌族
09. 雖然接受貧窮,但拒絕免費
10. 在公司進行無言修行才是正解(在朋友面前則是多話人)
儘管摸不著頭緒,但一定得知道的MZ世代的真正想法!
高光烈(고광열)
  作為一九九二年出生的千禧世代初期,從高麗大學情報通信系畢業後,現為中小企業人員。
  十六型人格 MBTI 的測試結果是 ENTP(喜歡激烈爭論的辯論家),是個會因他人的信念或爭論議題,從而鼓動群眾的善意批判家。
  作者自認為大韓民國典型的八年級生,想從當事人角度依據理論分析這個世代的人的特質,於是寫了書。作者向身邊的八年級生與九年級生進行問卷調查,傾聽他們的真實心聲,向讀者傳達真正的 MZ 世代想說的訊息。
  另外,本書也研究了上班族心理、主管對待職員的心理,藉此掌握上一代與八年級生的不同特性,希望這本書對經歷世代矛盾的人有所助益。
各界好評推薦!
  末羊子|台灣知名極簡主義 YouTuber
  李明璁|社會學家、作家
  胃酸人|資深韓文老師/YouTuber
  姚詩豪|大人學共同創辦人
  黃銘彰|《VERSE》執行主編
前言:
八年級生,我們是誰?
  閱讀其他世代從社會、文化與經濟角度分析我們世代的文章,是件有趣的事。以探討八年級生為主題的書籍陸續問世,我得以一窺上一代是如何看待我們這群八年級生,那些書中的描述大致屬實。要將我們這一代加以整理並準確分析,想必參考了相當數量的資料,也下了功夫研究。不過,若純粹依賴學術數據加以解讀,免不了會出現八年級生無法認同的地方。
  舉例來說,有些書上描述八年級生「近來愛用手機發電子喜帖」「隨著訂閱經濟(Subscription Economy)蔚為風潮,共享公寓(Share House)也趨流行」。但實際上,大多數的八年級生仍舊會一一約見友人,當面發送紙本喜帖;而共生公寓只不過是一種省錢的選擇,同住者之間鮮少交流。就算是住在學校宿舍,大家也會排斥住多人房,遑論會想和初次見面的人同住一個屋簷下。正如上述所言,我想替我所屬的世代發聲,傳達事實。
  一般而言,外界企圖了解八年級生的動機,大致分成以下兩種:一是想了解如何與八年級生新進同事相處,二是了解如何向有經濟能力的八年級生顧客販售(行銷)商品。企業為了使新進員工早日適應組織文化與業務而嘗試推動多種制度,然而,企圖健全公司制度一事,勢必經歷嘗試錯誤,而這些過程全都是在燒錢。我踏入職場三年,從職場菜鳥到如今某種程度已被公司同化的期間,我的想法有了改變。我多方諮詢公司同事和朋友,傾聽他們的故事與真實想法之後,決定分析八年級生想法之所以改變的原因。
  時下最熱門的問答是平衡遊戲,這是讓人們在兩種困難選項中做出抉擇的遊戲,「工作與生活的平衡」(Work-Life Balance)和「金錢」是平衡遊戲的常見問題。比方說:
 
月薪五百萬韓元(折合新臺幣約十二萬元),但常加班的公司
VS.
月薪三百萬韓元(折合新臺幣約七萬三千元),但滿足工作與生活平衡的公司
 
  如果是這樣的差距,絕大多數人會選擇三百萬月薪。假如把五百萬再減少一百萬,拿月薪四百萬跟三百萬相比,大家肯定會毫不猶豫地選擇三百萬元的選項。選項之間的吸引力差太多,這稱為破壞平衡。雖說選錢的人應該還是不少,但八年級生看待工作與生活的平衡的視線確實有了很大的改變。還有,八年級生開始排斥附屬於某個企業或組織之下。對於工作之外的事務(舉凡公司聚餐或加班等),八年級生有著強烈抗拒的心理,倘若有人希望他們能致力為公司有所犧牲奉獻,就會引發衝突。
  除了上述的第一種職場相關動機,另一種動機則是將八年級生視為顧客。因為我從事行銷相關工作,因此我最常煩惱的是顧客消費心理。理論足以說明人們的潛意識消費行為,但並非每種情況都能透過理論解釋。唯一能確定的是,假如能掌握八年級生的主流消費趨勢,將有助於市場行銷。首先,我在書中提及主流社群媒體 Instagram,也囊括小眾市場的社群網站。
  除此之外,還有 Everytime 應用程式(APP)。Everytime 是韓國大學生主要使用的行事曆 APP,兼具社群功能。這個 APP 是大學生最普遍使用的,但有很多老一輩的人聞所未聞。此外,還有人們常用的 Discord、臉書(Facebook)與 Instagram,跟相對用戶者較少的 Twitter。
  雖然我盡可能客觀傳達八年級生的故事,但說真的,我無法代表八年級生全體,書中內容終究參照我和周遭朋友的故事居多。正所謂同聲相應,同氣相求,我的朋友畢竟與我的價值觀和想法相近,但我還是盡了最大的努力,真實反映客觀現象。
  我邀請熟人替我看稿,並且詢問他們對內容的想法。我請他們指出無法產生共鳴的章節,一人平均選出三到五個地方,幸好每個朋友無法產生共鳴的部分不同。從結果看來,內容準確度約達70%,這是我考慮到或許朋友有些難言之隱而粗略推估的數字。這本書有可能不適用於某些特定對象,但平均而言是可以有效套用的。
  八年級生對預設特定世代立場的文章很感冒,建議讀者實際應用本書內容時應慎重小心,溫和地展現出願意理解八年級生的態度,對方一定會有所反應,畢竟沒有人會敵視想了解自己的人。下一個新世代比起八年級生有過之而無不及,倘若各位能與八年級生交流無礙,必能更好地適應日後的新變化。
前言:八年級生,我們是誰?
 
第一章 八年級生的真面目
八年級生,新物種的起源
  八年級生自己也不清楚的八年級生的特徵/八年級生前段班和後段班也不同
八年級生的飯碗遺憾
  比父母更貧困的世代/被 0.1 分劃分人生的時代
決定不努力了
  職場新人消失了/機會短缺/無意義的「無 mean 世代」
數位原住民的機智數位生活
  出生一年後就學會滑滑鼠/八年級生的專注力僅十秒
Instagram 帳號是一定要的,用不用看個人
  八年級生的網路人脈管理/網路上的朋友也是朋友
八年級生的 B 級文化
  不越線的梗/廢到笑和大叔式玩笑之間
創造新詞彙的達人
  新造語的條件/新造語成為流行語的條件
八年級生的獨來獨往文化
  獨飯、獨影、獨旅/飯後用 Kakao Pay 付款
挑戰內容生產者
  積極效仿/挑戰文化的侷限
八年級生的沙龍文化
  拒絕緊密的學緣、地緣/以興趣為中心的網路
八年級生不婚的真正理由
  倒塌的婚姻觀、子女觀/孩子生活大不易的殘酷社會
 
第二章 八年級生的思考模式
有些不同也沒關係
  尊重他人喜好/人生是選擇,沒有非做不可的事
保障國民年金
  到了六十歲即將見底的國民年金/沒錢養老
後物質主義的感性
  陷入復古文化的原因/放下激烈的人生
就算努力,不行的就是不行
  擺脫結果主義/雖然輸了,也是精采的好比賽
不原諒不公
  反抗看不見的階級/八年級生沉迷比特幣的原因
對八年級生來說,節目是溝通
  吃播的核心不是食物/小眾內容侵蝕主流
八年級生的道德主義本能
  一旦被盯上就很難復出/不需要道歉,請永遠退出
串流,是為多元體驗或沒錢
  比起下載,更傾向串流/興趣,連汽車都訂閱
男女已經是平等的
  性別對立矛盾的真相/助長分裂的上一代
不要強迫我,我會自己判斷
  相較媒體,我更相信我的資訊掌握能力/政治也Online
 
第三章 八年級生的工作哲學
堅持準時下班,自有理由
  我們為什麼要為公司工作?/準時下班是合約保障的權利/用斜槓代替升職
八年級生的情緒勞動
  電話一定是新人接?/業務調節和情緒調節的關聯性
慣於平等思維
  靠團隊合作拿學分的世代/平等思維孕育的 Pengsoo
分清楚是補償還是剝削
  未來的補償是今日的剝削/盡情享受應享的權利
不要慰留八年級生
  公司專案於我何益?/八年級生的離職理由
告知具體答案吧
  八年級生理解的方法/區分指責和具體的指示/和不寫電子郵件的世代的溝通方式
公司聚餐是壓力
  一個人吃午餐更自在/不過是增加紓壓購物費
八年級生的分身角色,自發性的邊緣人
  我在公司不會這樣/自發性 Outsider,選擇性 Insider
寫手寫信的八年級生
  表露真心的實體情懷/紙本手帳的成長理由
反老頑固!老頑固鑑定師
  年輕的老頑固一樣無解/八年級生的想當年
 
第四章 八年級生的消費趨勢
世上沒有免費的內容
  訂閱 Netflix 是必要的/免費的內容消失了
瞬息萬變的流行
  人氣遊戲的流行週期/趕錯流行,就淪為馬後砲
相較於品牌,更愛網紅市場
  網紅的藝人等級影響力/賣八年級生想要的東西吧
不是吃超商便當,就是去飯店用餐
  喜歡名牌的最吝嗇世代/只有一天的 Flex
便利付費──只要方便,再貴都買單
  即食調理包和外賣市場的成長/八年級生挑,上一代買
支持優質企業
  樂意共襄盛舉,發揮善之影響力/拒買運動是意見的表述
 
第五章 攻克八年級生的推銷手法
攻克千禧世代的爹地媽咪
  我和孩子的人生都不能放棄/經常請吃飯的漂亮媽媽
八年級生是流行傳播者
  共享興趣的X世代與千禧世代/八年級生的父母還很年輕
驅動八年級生的內容行銷
  八年級生躲開廣告的方法/八年級生,了解之後才知道是廣告專家
Instagram 行銷是必須的
  用圖片誘惑,用體驗招攬/八年級生和品牌加好友
根據用途選用社群平台
  雖然不玩臉書,但是會用臉書 Messenger/社群網站的主流和非主流
傾聽八年級生真實心聲的方法
  留言與評論的影響力/獎勵越優渥,誠實的意見越多
九年級生來了
  不用去學校的第一代/專注於品質的世代
堅持準時下班,自有理由
我們為什麼要為公司工作?
  八年級生拒絕垂直職場關係的不合理待遇,韓國社會也正藉由《職場內禁止欺凌法》等各種方式,導正錯誤文化。如今不再是用「愛之深,責之切」合理化訓斥行徑的時代,過去被認為理所當然的管教方式,現在會被視為虐待兒童。對八年級生來說,職員與公司只是勞雇關係,當公司想用合約上沒有載明的事項限制八年級生時,八年級生自然會抵抗。今時今日,無論是公司管理高層或普通職員,大家接觸到的資訊量相差無幾,所以上級職權不如以往大。
  二〇一九年七月十六日,韓國正式實施《職場內禁止欺凌法》,禁止任何人利用地位或關係優勢,超出業務的適當範圍,造成其他人身體或心靈的痛苦。例如職場「甲方」進行言語暴力或性騷擾行徑,將受法律制裁。政府積極與民眾形成共識,改善不合理行為,改正強迫喝酒、週末指派工作等各種韓國職場弊端。由於新法上路不久,尚有不少問題,加上人際關係很難用白紙黑字寫清楚,是以實情相當混亂。
  《職場內禁止欺凌法》不是世代立場差異問題,也不是彼此互相體諒的問題。職場霸凌從一開始就是錯誤的,哪怕是在過去,也不是可以被輕怠的問題。以前大家都知道這是亟待解決的錯誤職場文化,只是受到社會氛圍壓制,未曾解決罷了。受到職場霸凌的人因為身邊的人告誡「去哪家公司都差不多」「忍一忍吧」,於是更難鼓起勇氣挺身說出自己的遭遇。要是有人對你說:「在以前,這種程度的行為還算可以的。」那麼,那個人很可能曾受過相同的傷害。人類的取向不會因為時期不同而有太大的差異,所以如果以為「這一代人討厭的事,上一代人並不討厭」,這種想法本身是矛盾的。
  教育心理學家伯爾赫斯‧史金納(Burrhus Skinner)博士指出,父母體罰孩子有80%的理由出於「披著訓育外皮的情緒發洩」。許多研究結果顯示,體罰非但無效,甚至會妨害孩子身心健全發育。經多位專家主張,「打是情,罵是愛」如今已成虐待兒童。八年級生在沒有體罰的環境中成長,對他們來說,職場的言語暴力令人困惑。他們活在把互相尊重視為理所當然的社會,很難一下子就接受垂直管理。
  八年級生沒有效忠組織的想法,公司與我只是各取所需的合約關係。如果公司要求我提供超高超的技術,公司就得給出相符的報酬。徵才內容寫著需要精通 Excel、AutoCAD、Photoshop 的人才,時薪卻按最低時薪計算,這種公司在社群網站上變成八年級生的取笑對象。八年級生會抽空自我進修,目的不是為了把公司業務做得更好,而是想提高身價。如果現在任職的公司不認可八年級生的努力,八年級生就會跳槽。
  網路的發展是平等文化立足的根基。這是一個透過網路就能輕鬆取得資訊的時代,不再像過去一樣,只有爬到高位才能綜觀公司全局。實際上,職員與公司高層的資訊差距已經消失,因為網路上能找到大把的公開資訊;就算升職,現在的上級能得到的資訊品質也沒過去好。換言之,高層的實權已受到削弱。
準時下班是合約保障的權利
  準時下班是八年級生最重視的事。老實說,「準時下班」一詞,莫名有種「我理所當然的應享權利,卻被公司當成法外施恩」的感覺,所以最近八年級生不大使用這個詞。每天不停加班,使得八年級生無法利用下班後的時間,不能和朋友約見面,也不能上補習班自我進修,結果下班後的時間變成了被拋棄的時間,因為在無法確定的狀態下,任何行程都不能安排。八年級生認為上班是用自己的時間換取金錢,所以他們謝絕因為不明確的事務而加班,簡直是浪費時間。
  「五點一到,大家當然會想下班吧?過了五點卻突然說要開會,超瞎!如果時間有限必須趕著開會,那就應該馬上進入正題,我搞不懂為什麼在閒聊。」
  光是開無意義的會議就夠讓人煩躁,居然還選在快下班的時間。雖然大部分的職場文化已有所改善,但不下班是美德的陋習仍舊存在。上級要求員工提早幾分鐘到公司、替上班作準備,這也是一種強迫加班。如果你曾接觸過上述這種職場文化,就能理解為什麼有些人一心只想進公家機關,捧公務員飯碗。八年級生不樂意加班,至於不必要的加班更是再合理不過的辭職理由。
……
  六年級生的管理層 C某因為有急務,打電話給已經下班的 D某,結果 D某怨聲載道說:「我已經下班了,這代表已經結束今天的工作。」D某說的沒錯,到頭來,那天的急事只能由管理層 C某獨自處理。(「『到底幹嘛要加班?』你懂八年級生嗎?」,韓勝昆,《亞洲經濟》,二〇一九年八月九日)
……
  實際上,很少人會對獨自加班的職場前輩說出那種話,但我能理解 D某為什麼那樣說。例如和前輩關係不好、對公司心懷不滿的時候,是有可能做出這種舉動的。八年級生通常會諒解下班後的緊急工作聯絡,但如果頻率過高,確實會忍不住說出那種話。
  八年級生不只要求「準時下班」。大部分八年級生都有責任感,會完成自己的分內事,很少有人對加班強烈反彈,若事先有約卻臨時得加班,頂多會感到煩躁罷了。根據《勞動法》規定,公司要求職員加班時應給予額外津貼。公司只要依法給出一點五倍的加班津貼,就算是週末,八年級生也會歡天喜地地出門加班。然而,公司想要的加班不是這種,而是希望職員「無償」加班,理由是工作只需要三十分鐘到一小時就能收尾。八年級生不是拒絕加班,而是拒絕提供免費服務,然而公司卻搞錯狀況,以為八年級生只重視下班。
  其他的已開發國家也會加班。在已開發國家,加班能得到相符的補償,所以沒有引發爭議。我曾和美國派來的合作對象開會,那天不巧會議時間延長,一到晚上六點,對方就致電總公司獲得加班的口頭批准;如果對方沒收到總公司的批准,就算工作還沒結束,他也會直接下班。八年級生在工作還沒完成時照常下班的理由也一樣,八年級生知道如果自己告訴上司說:「如果要我晚一小時下班,把工作收尾,那麼明天我會晚一小時十點三十分才上班。」明擺了會被上司拒絕,所以他們才會問都不問就直接下班。
  有些公司從一開始就以加班為目的,故意壓低職員基本薪資,使員工做滿每週五十二小時工時。雖然八年級生不算特別聰明,卻也不是傻瓜,起碼還是看得出上一代的心思。不管是壓低基本薪資,變相加班的旁門左道,或是嘴上說提供伙食費,實際上是扣掉工資的花招,八年級生都察覺得出來。追求利潤是企業經營的目的,同理,八年級生上班的目的也是賺錢。
  八年級生在平等文化下長大,對不尊重人權的文化感到彆扭。八年級生和公司的關係僅止於勞雇關係,八年級生更重視的是合約內容,如果雙方不遵守合約事項就沒有理由繼續合作。所以,上一代遵守八年級生的下班時間是天經地義,如果有額外的工作,就得支付加班津貼。掩耳盜鈴是行不通的。
用斜槓代替升職
  八年級生討厭加班的原因和上一代大致相同,因為扣掉上班及通勤時間,剩下的個人時間寥寥可數。加班或不加班的差異,取決於個人和公司的地位有多平等。
  法定基本薪資急遽調漲,如今基本薪資和普通中小企業的薪資差距正在縮小。在缺乏競爭力的中堅企業裡,職員薪資和基本薪資根本沒差,這句話的意思是,在中堅企業上班的八年級生不管跳槽到哪裡,都能維持和現在差不多的生活品質,所以最糟的情況頂多是重新找工作。高年薪的大企業在職者也一樣,只有韓國國內無可取代的三星電子、現代汽車與國營事業才能被例外視之。八年級生就算辭職,也有信心找到跟現在差不多的公司,所以他們若覺得現在的公司不適合自己,就很容易離職。
  相反地,上一代不會這樣。上一代受到過去累積的經驗、職位和職業選擇影響,即便明明能很好地適應新公司,也有足夠能力處理好上司交辦的業務,卻畏懼跳槽換新工作。能給予他們理想年薪的公司也不多。就是因為上一代覺得自己得待在現在的公司才能生存下去,導致他們只能被公司拖著走。
  在公司看不見未來的八年級生會選擇斜槓。很少有八年級生會說要當高階主管,但有很多人說要當斜槓青年。一邊拿著穩定的薪水,一邊經營副業,想像哪天副業順利就可以離職。
世上沒有免費的內容
訂閱 Netflix 是必要的
  以非法軟體為榮的時代早已是過去式,最近付費購買內容創作者、作曲家或電視台製作的節目是理所當然的,哪怕是 YouTube 影片或街頭賣場播歌也會被視為侵犯著作權。過去,付費購買微軟 Office 或 Windows 正版軟體的人,會被當成冤大頭;如今,付費買正版才是王道,使用非法服務的人得小心翼翼、看人臉色。另外,現在人人起碼會加入一個類似 Netflix 的串流媒體平台,也會因為不想看廣告,而願意掏錢購買 YouTube Premium。
  像 Netflix、oksusu、WATCHA這類的線上影音服務稱為 OTT(Over The Top)。八年級生通常在線上觀看 Netflix 節目,不會特意下載。Netflix 製作有「Netflix 原創」(Netflix Original)的獨家節目,例如深受歡迎的韓國喪屍影集《屍戰朝鮮》即屬 Netflix 原創。除此之外,Netflix 也製作不少新鮮特別的主題影集,像是描述搶劫造幣局故事的西班牙影集《紙房子》(Money Heist)。許多人訂閱 Netflix,是為了收看 Netflix 原創。韓國人第二常用的串流影音服務是 WATCHA,不過 WATCHA 目前尚未推出原創電影或影集。除了部分內容有所區別外,Netflix 與 WATCHA 兩者之間有許多內容重疊,所以人們通常只會訂閱其中之一。
  「我原本不打算訂閱 Netflix,是朋友們推薦《屍戰朝鮮2》很有意思。我只想看《屍戰朝鮮》,偏偏只能在 Netflix 觀看,所以才訂閱。沒想到,意外發現這裡有太多好看的影集,於是不停地看下去。」
  朋友們在群組對話裡,一整天都在討論《屍戰朝鮮》,八年級生如果想加入朋友的話題得先看過影片才行。《屍戰朝鮮》是 Netflix 原創影集,無法透過其他平台收看。八年級生心想「反正第一個月免費就先用看看吧」,最後因為有趣的影集持續地推陳出新,就這麼一直看下去,就算把《屍戰朝鮮》追完了,也無法取消訂閱。這是八年級生陷入 Netflix 行銷策略的超典型案例,有趣的是,其他串流服務的使用者很少出現這種情況。
  人們可以「贊助」免費觀看的內容,像是 AfreecaTV 的星氣球。另外,Twitch、YouTube、Spoon Radio 等各種平台都有贊助功能,唯一不同的只有名稱。買一顆一百一十韓元(折合新臺幣約三元)的星氣球,能贊助最喜歡的實況主。實況主透過獲得的星氣球數,能掌握觀眾對直播內容的反應,同時把星氣球變現用於內容製作。一般的實況主將星氣球變現時,得付40%手續費。隨著實況主等級升等成 Best 實況主 或 Partner 實況主,手續費會跟著降低。
  雖然我們收看 AfreecaTV 時,會看見不斷爆炸的星氣球,意味著觀眾源源不絕地贊助頻道,可是我身邊幾乎沒人有贊助那些實況主的經驗。大家都是純粹觀看直播,儲值五千韓元(折合新臺幣約一百一十八元)加入粉絲俱樂部就算很了不起了,畢竟贊助一顆星氣球就能加入粉絲俱樂部。有一百八十萬訂閱者的 YouTuber 晉龍辰(音譯)的「告訴各位那件事」頻道,曾拍過影片,揭曉那些 AfreecaTV 的豪氣贊助者的真實身分。每年花幾千萬韓元贊助頻道的人,很多都是上班族或事業家,其贊助理由多是想幫實況主一把。
  看 YouTube 一定會聽到「請訂閱、按讚、開啟小鈴鐺」這句話。訂閱者越多,YouTube 的曝光機率就越高,「按讚」和「開啟小鈴鐺」也同理。八年級生觀眾知道自己的「按讚」和「訂閱」相當於是給內容製作者的實質金援,正因為知道自己的觀看有助於提高整體觀看數,讓 YouTuber 荷包滿滿,所以八年級生回饋意見給 YouTuber 時,也不會感到壓力。不想直接贊助金錢的人,會改以「按讚」和「訂閱」的方式贊助頻道。
免費的內容消失了
  八年級生最常看的內容就是電競。根據大學明日研究機構統計結果顯示,72.2%的八年級生會固定收看電競內容影片,五名中有一名表示最近一年曾看過電競聯賽。在八年級生的支持下,《英雄聯盟》(LoL)的 Faker(李相赫)選手,被《富比士》(Forbes)選為「二〇一九年最具影響力的三十歲以下亞洲娛樂與體育類別三十名傑出領袖人物」之一。儘管 Faker 的年薪沒被正式公開過,但據說居韓國所有運動員之冠。換言之,Faker 非但在職業電競玩家中,而是穩坐所有職業運動選手收入排名的冠軍寶座。
  電競聯賽有著「粉絲隨選手移動」的特性。相對地,職棒是以地區分隊,不管支持的選手去到哪一隊,球迷也不會因此變心支持別隊,籃球或排球等大部分的體育競賽都是看地緣,唯獨電競不是如此。電競迷加油的對象是選手,雖然有些人會因為團隊色彩或隊伍戰鬥風格而支持某隊,不過大多數電競迷喜愛的是玩家選手的表現,而不是該團隊。這是電競與地緣為主的體育文化的差異。
  我的朋友朱某是英雄聯盟 DRX 戰隊的粉絲。他一直都很喜歡電競,但不是一開始就支持 DRX。在二〇一九年年底,DRX 引入多位 FA 選手,組成了粉絲心目中的夢幻戰隊。在英雄聯盟二〇二〇年韓國冠軍夏季賽中,DRX 首戰告捷,擊敗 Faker 效力的 T1 戰隊。朱某喜歡打法激進的選手,而不是選手所屬的隊伍,當明星選手全都離隊,隊伍成績不佳時,就會改為別隊加油。
  大學明日研究機構以代表 MZ 世代的五百名八年級生為對象進行調查,結果顯示88.8%的人在最近六個月內有使用付費內容的經驗。八年級生最常使用的付費內容就是「音源」。使用者付費,天經地義。八年級生也愛買聊天貼圖,也會因為朋友們對自己買的貼圖有好的反應而感到滿足。
  隨著八年級生習慣付費購買好內容,新型態的雜誌應運而生。韓國雜誌《iiin》的原則是不打廣告。該出版社劃分出不同的雜誌線,有專攻廣告收益的雜誌,至於《iiin》則是首重內容品質,這種作法和人們付費就能不看廣告的 YouTube Premium 類似。根據《iiin》二〇一八年的訂閱者年齡層調查結果顯示,74%訂閱者為二十歲到三十歲族群。這是一種依賴訂閱者付費訂閱就能創造穩定收入、持續經營的新型態事業模式。
  此外,韓國免費網漫網站「夜兔」在二〇一八年關站,現在的網漫平台結合了免費觀看制與付費觀看制。韓國最有名的 NAVER Webtoon 能讓使用者免費看漫畫,但付費使用者可以搶先看二到五集,一集漫畫的租金是二百韓元(折合新臺幣約四點七元),直接買一集是三百韓元(折合新臺幣約七點一一元)。儘管耐心等一個月就能免費看,但急著追進度的人寧可直接付錢。還有,像是 Lezhin Comics 等部分網漫平台沒有免費觀看制。「夜兔」是因為免費提供所有內容,靠著非法廣告賺錢,是對於著作權敏感的八年級生所不樂見的,因此群起反抗。八年級生認為內容就是得付錢買才對。
不是吃超商便當,就是去飯店用餐
喜歡名牌的最吝嗇世代
  如果說,看到八年級生享用昂貴食物、購買高價名牌的模樣,就說八年級生是 YOLO 族,比起為了未來而犧牲現在,更享受當下的話,我認為實際情況恰好相反。在各方面,八年級生極端節儉的情況更多。省吃儉用,是為了把錢投資在自我滿足的昂貴事物。八年級生經常旅行,會買名牌,有時會吃奢華美食。為了做想做的事,犧牲良多。如果單純以為八年級生是月光族,那就無法理解八年級生。
  貧富兩極化是長久以來的問題。根據國際勞工組織(ILO)「全球勞動收入分配報告書」的數據,二〇一七年,48.8%的全體勞動所得被上層10%的人占據,下層50%的人的收入只佔全體勞動所得的6.4%。八年級生不認為個人能解決國際性問題,儘管不能成為有錢人,但想體驗有錢人的生活,就算沒錢也想買名牌,享受一下奢侈的快感。重點是因為不能每次都花大錢,除了想嘗試的事物之外,八年級生對剩餘的其他部分都很節儉。
  按貝恩管理諮詢公司(Bain & Company)「二〇一八年全球奢侈品市場研究報告」的內容,二〇一八年33%的全球奢侈品市場銷售額由二十歲到三十歲族群貢獻。古馳(Gucci)是二十歲到三十歲族群最喜愛的品牌之一,二十歲到三十歲族群占了古馳的65%銷售額。現在陸續進入職場的八年級生這輩子無緣當個有錢人,但八年級生擁有名牌包、名牌表和名牌皮夾等等。八年級生不是 YOLO 族,一邊斤斤計較著性價比,一邊購買奢侈品,理由單純是為了自我滿足。
  性價比又叫「心價比」,意思是相較於價格,能獲得高心理滿足。就算要花大錢,只要我能感到滿足就行了。八年級生反感於買錯一點東西,就會被抨擊的氛圍。指責八年級生不量力而行的人犯了錯。八年級生認為反正花的是自己的錢,沒必要被干涉。八年級生無法合理說明為什麼購物,純按感性行動。因為每個人會被感動的點不一樣,就算別人說了,也模仿不了別人的感動點。
  八年級生的消費趨勢是「選擇和集中」,買一個奢侈品,其他用便宜貨。皮夾買幾百萬韓元的古馳,但衣服買平價的 SPAO 或是買雜牌衣物。八年級生會嫌四千五百韓元(折合新臺幣約一百零六元)的超商便當貴,改買三千八百韓元(折合新臺幣約九十元)的,然後隔天去飯店吃一頓十萬韓元(折合新臺幣約二千三百元)的大餐。八年級生的消費不能一概而論,他們會在不能讓步的事上一擲千金,在其他地方省錢。
  為了幫助大家理解,所以說得極端了點,但實際上不到那種地步,現實是沒錢買幾百萬韓元的名牌。重視褲子版型的人會買二十五萬韓元(折合新臺幣約五千九百元)的卡爾文‧克雷恩(Calvin Klein)褲子,搭配一萬韓元(折合新臺幣約二百三十六元)T 恤。大部分購物時間花在挑褲子上。
  在美國時事週刊《大西洋》(The Atlantic)的報導中,將八年級生稱為「最吝嗇世代」,不買不必要的東西,就連購買需要的東西時也要找出最低價,然後靜待打折才購入。市調公司 Symphony IRi的「消費者網路報告」指出,相較其他世代,八年級生受到打折或優惠券的影響更大,再麻煩也要找出更便宜的方法,把省下來的錢拿來買自己想要的東西。
  PB(Private Brand)商品瞄準八年級生喜歡計較性價比的傾向而大舉成功。PB 商品指的是超商等流通企業的自有品牌商品。No Brand 超商專賣性價比高的 PB 商品,因創造與現存超商的差異化而獲得成功。雖然有些商品能暢銷數十年,必有其過人之處,但基本上是因為人們習慣尋找從小就熟悉、慣用的品牌,畢竟花同樣的錢,選擇熟悉的品牌可說是人之常情。不過,對於處處要省錢的八年級生來說,差幾百塊韓元足以成為更換品牌的原因。
  這種消費趨勢的代表事例就是美式連鎖餐廳的沒落。美式連鎖餐廳主要是想和家人或戀人吃一頓像樣的一餐而去的地方,但這對八年級生沒有魅力。八年級生對於「像樣」的標準提高,美式連鎖餐廳已無法達標;若說是去美式連鎖餐廳吃一頓「簡單的」,似乎又太貴,不如多花點錢去昂貴的餐廳。VIPS 是韓國代表性美式連鎖餐廳之一,如今開始發展外送服務,進軍家庭即食調理包。中庸位置難以生存在現今市場。
只有一天的Flex
  「Flex」是八年級生用來形容奢侈的詞彙,每個八年級生至少都說過一次。這個詞先在美國流行,後來被 GIRIBOY 等韓國饒舌歌手使用,所以也在韓國流行起來。八年級生購買名牌或奢侈品後,會在 Instagram 上標記「#先 Flex 再說」主題標籤。在 Instagram 上,有二十二萬則貼文放上「#Flex」主題標籤,三萬則貼文放上「#先 Flex 再說」。購物後或吃了奢華大餐後會上傳這種貼文,不一定只有 YOLO 族才會奢侈,按自己的標準花大錢享受就是 Flex。
  消費習慣的改變與經濟發展有關,最糟的情況是輾轉多份打工,餓著肚子但死不了。就算不努力,也不會淪落到窮得要死的程度,吃便宜的東西、穿廉價的衣服,是有可能活下去的,相較於過去吃不飽的時代,已算富饒。八年級生基本上是個人主義,不在乎別人的經歷、實力,不是不好奇,而是尊重彼此,認為以父母的職業和房屋坪數的多寡去衡量一個人,其實更累人。
  反正錢是賺不完的,比起追求沒有盡頭的滿足,八年級生更喜歡把錢花在自己喜歡的地方,其他地方就追求極簡主義。世界變得越來越富裕,八年級生開始回顧自身,專注在日常上,只買必要的物品,忍耐著些許不便。八年級生的極簡主義是為了享受奢侈的過程,只是因形式極端才貌似極簡主義。省了又省,然後,先奢侈再說。
  八年級生同時消費奢侈品和廉價品,在哪些地方花大錢,因人而異。男性買手表,女性買包,也有很多人經常旅行,用打工存的錢看演唱會,但在演唱會花大錢之前,處處節省支出。八年級生過著日常極簡主義與一次性 Flex 的生活。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