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瀏覽紀錄
【反詐騙】接到不明來電說:升等為「高級會員」「購物滿意度調查」,這是詐騙!請絕對「不要依照指示操作ATM或網銀」
1/1
庫存 > 10
定  價:NT$380元
優惠價: 79300
可得紅利積點:9 點

庫存 > 10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書摘/試閱

《決戰王妃》作者 綺拉.凱斯 全新宮廷愛情巨作!

男人在戰場上兵戎相見,女人則是在花扇和衣裙後較量。
在奢華炫目的王室中,一場爾虞我詐、險象環生的后位之爭正悄悄開戰……


【國外暢銷佳績/得獎紀錄】

◆出版即蟬聯紐約時報排行榜10週以上
◆美國Amazon 4.3星高分、2020年最佳青少年小說編輯選書,上千名讀者瘋狂好評追書!
◆已授出英、美、巴、法、匈、義、波、羅、西、土、捷、德、以、荷、葡、俄羅斯等十多國版權

「《?戰王妃》系列的粉絲們將萬分期待這個全新的二部曲,得以了解荷莉絲的命運。」《學校圖書館期刊》
「荷莉絲是個堅毅勇敢的女主角,凱斯的忠實粉絲將為之傾倒。」《出版者週刊》


【內容簡介】

兩個愛人,一頂后冠,一份真心的想望――

即使出身於貴族,荷莉絲總認為博得國王的寵愛是遙不可及的事,
她只希望能逃離極具控制狂又刻板的父母,與好友德莉亞在宮內盡情度過開心時光。
但在某次舞會上,她意外牽動了克洛亞的年輕國王傑米森的心。
那場舞會之後,他獨排眾議,讓她享盡專寵,
邀她坐上后座迎見外賓,甚至讓她穿戴上克洛亞歷代王后們的珠寶。
君王的傾慕來得如此洶湧、熱情,為了陪伴在他身側,
登上宮中所有女性夢想中的位置――克洛亞的后座,
荷莉絲踏上了步步為營、爾虞我詐的王后爭奪之路⋯⋯
然而,眼前的華服美饌、王室珠寶、國王憐愛的目光,真的是她一心想望的嗎?
傑米森即將在加冕日後宣布婚約,讓荷莉絲成為克洛亞的新任王后;
但即將降臨的幸福之前,卻闖入了一個總能看透她的神祕男子席拉斯。
他是流亡到克洛亞的沒落異國貴族,既無地位也無權勢,
可是那雙湛藍的雙眼彷彿照進她的心底,
一次次引領她窺見從未想像過的未來,
一個她真正渴望能擁有、選擇的愛情與人生⋯⋯
然而為了遵從真心,她是否該放棄克洛亞的后冠與傑米森許諾的未來?


「在你開口說出任何一句話之前,就擄走了我的心。
從那一刻起,我就已屬於你。在我們目光相觸的那瞬間,
我已失去了自己。」
綺拉‧凱斯 Kiera Cass

《紐約時報》青少年文學冠軍作家、暢銷排行榜第一名,著有《決戰王妃》系列與《海洋綺戀》等暢銷小說。畢業於瑞德福大學,現與家人住在維吉尼亞州克里斯欽堡。綺拉19歲以前一直住在海邊,不過大海從未試著吞噬她。想知道更多綺拉的書、影片與她喜歡的可愛蛋糕,歡迎前往www.kieracass.com,並追蹤她的推特(@kieracass)和IG(@partylikeawordstar)。

陳岡伯

1987年生於台中。國立政治大學英國語文學系碩士、英國愛丁堡大學英國文學博士,現為國立臺北科技大學應用英文系助理教授。目前已有《決愛后冠1》、《闇黑之眼》、《巴黎燒了沒》、《匿名女子》、《Little Women 小婦人》、《復活師:傳奇醫師史賓賽 布萊克的失落秘典》等十餘部譯作。
〈謝辭〉


嗨,可愛的讀者們,謝謝你們閱讀我的書,我愛你們。
讓我分享一個小祕密:其實這本書並不是我一個人完成的,所以無論你們是否享受閱讀的過程,請你們和我一起感謝以下這些貴人。他們都為這次的創作計劃貢獻了無數時間和心血。
首先,我要感謝我超棒的經紀人艾拉娜.帕克。我是一個很需要鼓勵與安慰的人,而一直以來,她都毫無保留地支持著我。接著,我要感謝Laura Dail Literay 經紀公司的團隊,尤其是迷人的國際市場經理莎曼莎.法比恩,感謝她將我的作品推廣到世界各地。
我也要感謝才華洋溢的編輯艾莉卡.蘇斯曼,她讓我的文字發出更耀眼的光彩。同時,我也要感謝伊莉莎白.林區,在她的協助之下,我才能順利完成這本美麗的小說。說到美麗,我得感謝為原書封面拍攝照片的葛斯.馬克斯,以及負責設計的艾莉森.多納提和艾琳.費茲西蒙。

我也要感謝來自HarperTeen 的團隊:奧布里.丘奇瓦德、夏儂.考克斯、泰勒.布萊菲勒、薩布里娜.阿巴勒和其他所有給予靈感和建議的朋友。說真的,在這方面有太多人要感謝了。
出版一本書需要很多人的共同努力,我對所有參與其中的人心懷感激。諾斯達爾.丘奇不斷給予我支持,也時常為我祈禱。還有我的閨密們:艾莉卡、潔妮、瑞秋以及凱倫。她們每週都聽我講述這篇故事,感謝她們不但沒有感到厭煩,還持續地鼓勵我。
感謝我親愛的卡拉威,他是全世界最棒的老公,我知道你們都因此而嫉妒我,但你們不知道他有多愛我。
還有我的小蓋伊丹,他繼承了母親給予溫暖擁抱的天賦。這真的很棒,因為我隨時都需要一個吻與擁抱。我的小祖祖則是世界上最優秀的啦啦隊長,她的鼓勵總是能讓我不再懷疑自己,勇往直前。
最後,同時也是最重要的,我要將無盡的感謝獻給上帝。當我如溺水般陷入低潮時,祂賜給我寫作的動力,那是一條讓我攀附的希望之繩。一直到現在,救主基督的仁慈與大度依舊如滔滔不絕的暖流般淹沒著我。祂賜給我向世人說故事的機會,為此我依然感到無比驚奇……而這僅僅是祂恩典的涓滴細流。
就像我過去已經虔誠地說過無數次,讓我此刻再說一聲:感謝主。祢成就了一切。
本故事出自《克洛亞王國編年史第一卷》

克洛亞人恪守所有律法,
正所謂一法弛,萬法廢。


/////////

每年到了這個時節,晨曦中都還透著寒霜。此時冬季已經接近尾聲,花朵也開始綻放,對新季節的美好展望使我心中充滿期待。
「我一直在夢想著春天到來。」我輕嘆一口氣,凝望著窗外飛鳥劃過藍天。德莉亞・葛瑞斯將最後一束蕾絲固定在我的禮服上,並引導我走到梳妝台前。
「我也是,」她答道:「比武大賽和營火晚會……加冕紀念日就快要到了。」
她的語調似乎在暗示我應該對此表示出不同於其他平凡女孩的興奮之情,但我還是有我的矜持,只回答了:「我想也是。」
我可以從德莉亞的雙手動作感受到她的不悅。「荷莉絲,妳肯定能成為國王陛下在節慶時的舞伴!我真搞不懂妳為什麼還能這麼冷靜。」
「感謝諸神,今年國王終於注意到我們了。」我依舊維持著輕快的語調,看著德莉亞將瀏海前的裝飾編織成穗狀。「否則這裡又會像墳墓一樣冷清。」
「妳把國王的擇偶大事說得像是場遊戲!」她有點驚訝地說。
「這本來就是場遊戲,」我堅持說:「他早晚會把目光移開,所以我們得即時享受樂趣。」
我看見德莉亞在鏡前咬了嘴唇,目光低垂。
「怎麼了?」我問。
她很快抬起頭,擠出一個笑容。「沒什麼。我只是不太明白妳怎能對國王陛下這樣漫不經心。我覺得他對妳的關注另有深意,只是妳沒注意到罷了。」
我低下頭,手指輕彈著梳妝台桌面。我喜歡傑米森,只有瘋子才不想親近這位俊美、富裕且貴為一國之君的男子。不僅如此,他還是很棒的舞者,更懂得如何逗身邊的人開心。當然,這得是在他心情不錯的時候。但我也不傻,在過去幾個月裡,我見過他和好幾個女孩調情――包括我在內至少有七位,這還只是宮中人盡皆知的數目。我決定在父母將我嫁給某個蠢漢之前好好享受和國王調情的樂趣。至少在我變成一個無聊的老女人時,我還能夠甜美地回憶這段日子。
「陛下還年輕。」我說:「我看他還得在位幾年之後才會定下終身大事。而且他的婚事關係到政治利益。這方面我可一點都幫不上忙。」
此時敲門聲響起,德莉亞一臉失望地前去應門。我知道她是真心認為我會得到國王的青睞,我馬上為剛才的尖酸感到些許罪惡。這十年來我們一直都是好朋友,總是互相扶持,但最近的情況似乎有些變化。
身為宮中仕女,我們的家人都有女僕服侍。但是那些王家成員和高階貴族淑女擁有的是正式的宮廷女侍官。女侍官不僅僅是僕人,她還是心腹、隨從和護衛;她是淑女在宮中的一切。德莉亞・葛瑞斯已經開始扮演這樣一個還不存在的角色,深信我將來一定會成為一位真正的貴族淑女。
我難以用言語表達這其中的涵意,也無法回應德莉亞的期待。如果一位摯友相信妳能夠做到遠超過自己能力之外的事,妳該怎麼辦?
德莉亞回到我身邊,她手上拿著一封信,眼中閃爍著光芒。「這上面有王家印記。」她聲音裡帶著挑逗。「不過既然妳一點都不在乎陛下對妳的感覺,那也不用急著打開來看。」
「給我瞧瞧。」我急忙起身,伸手去拿信。但她立刻抽回了手,臉上掛著頑皮的笑容。「德莉亞・葛瑞斯,妳這個壞女孩,快把信給我!」她急退一步,然後在下一秒鐘,我們就繞著整間臥室追逐了起來,一面尖聲大笑。我兩度差點將她困在角落,但她的動作還是比我快了一步,總是在我逮到她之前溜開。
最後,好不容易我才抓住她的手腕,差點因為劇烈奔跑和笑鬧而喘不過氣來。她很快地想把信拿到我搆不著的地方,就在我奮力想把她的手拉過來時,我的母親推開了門,從隔壁房間走了進來。
「荷莉絲・布萊特,妳瘋了嗎?」她破口大罵。
我和德莉亞連忙分開彼此,將手藏在背後,快速地行了屈膝禮。
「隔著牆我都聽得到妳們野蠻的叫聲。妳如果繼續這樣下去,我們要怎麼替妳找到合適的對象?」
「對不起,母親。」我低聲說,表現出痛悔的模樣。
我大著膽子偷眼瞧去,只見母親擺出了那副平常跟我說話時會出現的惱怒神情。
「柯普蘭家的女孩上週剛剛訂婚,德瓦家現在也在談婚事。而妳卻還像個小孩子一樣。」
我無聲地吞下這句責難,但德莉亞永遠都不知道要閉上嘴巴。「您難道不覺得現在就替荷莉絲定下親事還太早了嗎?她和其他女孩一樣,有很大的機會能贏得國王的心。」
母親幾乎掩飾不了臉上輕蔑的微笑。「眾所周知,國王陛下的目光總是四處游移。荷莉絲根本不是當王后的料,難道妳不同意嗎?」她一邊問一邊揚起眉毛,彷彿在看我們是不是有膽量反駁。「更何況,妳有什麼資格談論這件事?」
德莉亞費勁地吞著口水,臉孔變得跟石頭一樣僵硬。這副表情我已經看過不下千百次了。
「妳們最好安分一些。」母親扔下最後一句話,清楚地表示她對我們的失望,然後轉身離去。
我嘆了一口氣,轉頭對德莉亞說:「真抱歉她這樣對妳。」
「這些話我之前也不是沒有聽過。」她說,然後將信遞給我。「我也很抱歉,我不是故意要讓妳惹上麻煩。」
我從她的手中拿過信,撕開蓋有王家印記的信封。「沒關係。就算不是因為這封信,還是會有別的事惹到我媽。」她扮了個鬼臉,表示同意。於是我展開信紙,讀了起來。「天啊!」我驚叫出聲,摸著凌亂的頭髮。「妳恐怕得再幫我整理一下。」
「怎麼了嗎?」
我笑著揮動手中的信,宛如一面在風中飄揚的旗幟。「國王陛下要我出席今天的遊河盛會。」

/////////

「妳覺得今天會有多少人參加?」我問。
「誰知道呢?不過陛下確實很喜歡身旁有萬人愛戴的感覺。」
我噘起嘴唇。
「這倒是。我希望能有那麼一次,他只屬於我一個人。」
「剛才誰在堅持說這只是一場遊戲?」
我望向她,兩人一起笑了。這就是德利亞・葛瑞斯:她總是能夠看透那些我不想明說的想法。
我們繞過門廳,看見每一扇門都已經敞開,迎接新春的陽光。走廊底端出現了一道高瘦但結實的身影,披著一件華美的紅色貂皮長袍,我的心跳瞬間飛快了起來。雖然那人並沒有面向我,但僅僅意識到他在此的念頭就讓空氣中充滿了愉悅的暖流。
「陛下。」我屈膝深深地行禮,垂首望著那雙閃亮的黑色長靴朝我轉了過來。

/////////

「荷莉絲小姐。」國王開口,我伸出了手,他手指上的戒指閃爍著光芒。我任由他執起我的手掌,站起身來,抬頭深深望進那雙美麗的棕色眼眸。每次相處時他對我的關注都似乎另有深意,這讓我同時感到溫暖和暈眩,有點像是和德莉亞跳舞時不小心轉太快時的感覺。
「陛下,我很高興受到您的邀請。我很喜歡柯爾瓦德河。」
「這妳之前有提過。妳看,我總是過耳不忘。」他說,一面握住了我的手掌,但他隨即放低了聲音。「我還記得妳說妳的父母最近對妳有些……過度管教。但是為了不失禮數,我還是得一併邀請他們。」
我偷眼瞄向國王身後,看見了一大群人,這趟郊遊的大陣仗有些出乎我的意料。我的父母和樞密院裡的幾位大人也在其中。我還看見許多仕女正不耐地等待傑米森離我而去,好讓她們也有親近國王的機會。只見諾拉揚著鼻子瞪著我,安娜索菲亞和賽西莉站在後面,一臉自鳴得意的模樣,顯然是認為我對國王的糾纏很快就會結束。
「別擔心。妳的父母不會跟我們同船。」傑米森向我保證,我的微笑裡帶著感激。但很不幸地,這樣的好運並沒有延伸到那段前往河道的蜿蜒馬車路程。
傑米森國王居住的克瑞斯肯城堡座落在博拉蒂高原的頂端,那裡有著壯闊無比的景致。我們的馬車必須緩慢地駛過王都托巴爾的街道,才能抵達柯爾瓦德河畔。這得花上一段不短的時間。
我的父親眼睛發亮,因為他知道這是和國王長談的絕佳機會。「陛下,最近邊境的情況如何?」於是他開了口:「聽說上個月我們的軍隊被迫撤退。」
我費了一番力氣才忍住不大翻白眼。我的老爸怎麼會認為提醒國王他最近的軍事失利會是開啟話題的好方式?不過面對這個問題,傑米森倒是一派從容。
「沒錯,我在邊境部署軍隊只是為了維持和平。他們並沒有想到會遭遇攻擊。根據情報,昆廷國王堅持伊索特王國的領土應該一路延伸到泰伯倫平原。」
父親迎合地露出嘲諷的微笑:「那片土地世世代代都屬於克洛亞王國。」但他並不像表面上的那樣冷靜;我注意到他正用力扭著食指上的戒指,這是他緊張時的習慣動作。
「毫無疑問。但我無所畏懼,伊索特軍無法攻擊到王都,而克洛亞人都是勇猛的壯士。」
這個關於邊境小衝突的話題實在無聊透頂,我轉頭望向窗外。傑米森的陪伴能帶來無比的愉悅,我的父母卻徹底毀了馬車裡的美好氣氛。
馬車最後在碼頭旁停下,我踏出這個令人窒息的密閉空間,忍不住鬆了一口氣。「看來妳對妳父母的描述一點也不誇張。」在我終於能和傑米森獨處之後,國王如此說道。
「你絕對不會想邀請他們參加宴會,相信我。」
「但他們卻孕育了全世界最迷人的女孩。」他說,低頭吻了我的手。
紅暈湧上我的臉頰,我急忙轉頭,看見德莉亞也爬出馬車,接著是諾拉、賽西莉和安娜索菲亞。德莉亞快步向我走來,緊握的雙拳透露出她也同樣經歷了一段難以忍受的旅程。
「發生什麼事了?」我低聲問道。
「還不是老樣子。」她挺起胸膛,身形更高了些。
「至少我們可以在同一艘船上。」我向她保證。「來吧,想想她們看到妳登上國王座船時的表情,豈不是很有趣嗎?」
我們一起來到河畔的平台,傑米森國王執起我的手,扶著我登上船艙,一股熱流瞬間湧過我全身。德莉亞也跟著登船,除此之外,還有國王的兩位重臣。我的父母和餘下的賓客奉命一起被護送到其他船隻。傑米森的王旗飄揚在桅桿上,克洛亞王國驕傲的紅色如火焰般在河岸的微風中閃動。我滿懷喜悅地在國王的右手邊坐下。在他扶著我就坐時,我們的手指依然交纏著。
船上早已備好美饌,還有毛毯幫助我們抵禦涼風。這一刻彷彿我所有的渴望都已經實現:只要能安坐在國王身畔,我別無所求。而我依舊對自己這樣的心境感到無比驚訝。
我們乘船順流而下,兩岸上的人民在看見王旗時都停下腳步,鞠躬行禮,或者高呼對國王的祝福。傑米森莊重地點頭答禮,昂然端坐有如一株參天古木。
我不清楚是否每一位君王都長相俊美,但傑米森確然如此。他很用心打理自己的外貌,保持著俐落的黑色短髮和柔軟的古銅色肌膚。他一向踏在風尚的前端,但又不顯浮誇。當然,身為一國之君,他難免還是會想炫示所擁有的一切。這趟在初春舉辦的遊河盛會就是很好的例證。
我對此並不反感。也許是因為現在坐在國王身邊的不是別人。這讓我感受到王室無可比擬的榮耀。
在河道一側接近一座新建橋梁的地方,座落著一尊飽經風霜的雕像,她的影子投映在斜坡上,延伸到藍綠色河面。在船隊經過時,所有男士都遵照傳統起身,女士則是懷著敬意低下頭。許多古籍都記載了艾布拉德王后的故事。當時,伊索特趁著夏恩國王在摩爾蘭處理國事時發動入侵。於是王后代夫出征,馳騁在克洛亞王國國土上,擊退來犯的伊索特軍。國王歸來之後,在全國各地建立了七座王后的雕像。從此之後,每年八月時所有宮廷仕女都會手持木劍跳舞,紀念艾布拉德王后的勝利。
綜觀克洛亞王國的歷史,歷代王后總是在人民的記憶中有著比國王更鮮明的形象。而艾布拉德王后還不僅是最受推崇的一位。遠古時代的霍諾薇王后曾經走到克洛亞最遙遠的地方,用她親吻祝福過的樹木和石頭劃出邊界。一直到今天,克洛亞人還會尋找那些被王后吻過的石頭,他們同樣也會親吻這些石頭,以求得到好運。同樣活躍在人民記憶中的還有拉赫亞王后。當時一場大瘟疫席捲了克洛亞王國,因為染病而死的人身上的皮膚都會變成有如伊索特國旗般的湛藍色,所以這場災難被稱為「伊索特藍死病」。在疫情達到高峰時,拉赫亞王后勇敢地走進瘟疫肆虐的城市,親自救出那些倖存的孩童,並且將他們安置在新家庭裡。
即使到近代,傑米森的母親拉米拉王后的仁慈名聲也在全國傳唱。她和丈夫馬瑟魯斯國王在性格上是兩個極端。馬瑟魯斯喜歡在還沒談判之前就發動攻擊,而王后則是以追求和平著稱。透過她溫和且理性的交涉,克洛亞至少逃過了三次可能爆發的戰爭。全國上下的年輕男子都對她懷抱無窮的感激。當然,他們的母親也是。
克洛亞歷代王后的傳奇在整個大陸上留下了不可抹滅的印記。這也是傑米森身為國王的另一個迷人之處。他不但英俊富有,他還能夠讓妳成為王后;妳不但能成為王后,還能成為傳奇人物。
「我喜歡待在水面上。」傑米森說,將我從歷史洪流中拉回到美好的當下。「我還小的時候最愛和父王揚帆航向薩比諾。」
「我記得先王是一位傑出的航海家。」德莉亞說道,硬是插進了我們的談話。
傑米森熱情洋溢地點頭。「那是父王的諸多才能之一。我有時候覺得自己繼承了更多母后的特質。但對於航海的興趣絕對來自於父王。啊,還有對旅行的熱愛。妳呢,荷莉絲小姐?妳喜歡旅行嗎?」
我聳聳肩:「我從來就沒有這樣的機會,我從出生到現在都生活在克瑞斯肯城堡和瓦林哲爾廳之間,但我一直都很想去伊拉多爾看看。」我吸了一口氣:「我很喜歡海,而且我聽人說伊拉多爾的海岸是舉世無雙的美景。」
「此言不假。」傑米森微微一笑,轉頭看向遠方。「聽說現在很流行新婚夫妻完婚後一起去旅行。」他的目光與我相觸。「妳可得嫁給一位願意帶妳去伊拉多爾的丈夫。妳的美貌在白色海灘上會更光彩照人。」
國王再次移開目光,將莓果拋進口中,夫妻和旅行對獨身的他來說彷彿是無足輕重的話題。我看向德莉亞,她回望著我,眼中閃著驚訝。如果現在只有我和德莉亞兩人的話,我們一定會仔細推敲這一刻的所有細節,弄清楚傑米森的話究竟是什麼意思。
他是在表示他認為我應該結婚嗎?還是他在暗示我應該……嫁給他?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