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瀏覽紀錄
【反詐騙】接到不明來電說:升等為「高級會員」「購物滿意度調查」,這是詐騙!請絕對「不要依照指示操作ATM或網銀」
1/1
庫存:4
北斗(簡體書)
人民幣定價:48元
定  價:NT$288元
優惠價: 79228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庫存:4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千秋》《無雙》作者夢溪石民國懸疑探案新作!北斗長庚明,滄浪河漢清,總有一日,華夏定會滌蕩妖魔,海晏河清。

★岳定唐.凌樞,表面儒雅溫文實際記仇?的上司vs閱盡繁華之後混吃等死?的下屬攜手破案。

★內外雙封,知名設計師操刀裝幀設計,內附8P精美彩插,極具收藏價值。

★他想做什麼,我攔不住,他只管往前衝,但我會跟在他身後。

 

一夜之間,天翻地覆。

凌樞從混吃等死的小警察,變成被千夫所指的犯罪嫌疑人。

他別無選擇,只能奮力求生,為自己脫罪。

岳定唐就看不慣凌樞成天那副得過且過、能偷懶絕不勤快的死樣子。

直到某一天,他忽然發現,自己想找碴兒想改造的物件,好像並非懶死無用,而是——

扮豬吃老虎?


夢溪石

人氣作家,以考據詳實、文風詼諧、世界觀大氣、三觀端正贏得眾多讀者喜愛。

代表作品:《千秋》《無雙》《北斗》


孤月滄浪河漢清,北斗錯落長庚明。民國探案文,有家國大義,也有浪漫情深。

——豆瓣讀者

 

一下子就將人帶到那個崢嶸歲月中,看得眼眶發熱,真的很感謝那個年代中的能人誌士們。

——微博讀者

卷一 情敵重逢,豪門魅影

“我們懷疑兇手是你。”

卷二 神秘的預告信

這是第三封死亡來信了。


纖長細瘦的手指在翡翠白玉煙槍上輕輕摩挲片刻,隨手丟至床上。

女人打了個哈欠,慢騰騰起身,一搖三擺走到盥洗臺前。

擰開水龍頭,輕輕撥弄,眼神慵懶迷離,身體面條似的提不起勁兒。


身後傳來動靜。

女人從鏡中看見來者。

“你怎麼來了?”

她懶懶一笑,風情萬種。

“正好,過來幫我選件旗袍,今天……”


話未竟,鏡中的表情轉為驚恐。

“你做什——啊!”

正欲發出的尖叫隨即被堵在喉嚨,她拼命掙扎扭動,去抓去摳對方的手,平日保養得宜的蔻丹因用力掐入而折斷,血從縫隙流出,分不清來自誰的傷口。

可,這只能引來對方窮兇極惡的響應。


女人下意識張大嘴巴。

她呼吸不到半點急欲攝入的空氣,反倒加速自己死亡的進程。

平時一笑就能令男人神魂顛倒的面容此刻扭曲猙獰,額上青筋暴起,眼珠一點點往上翻,天昏地暗之際,一閃而過的念頭令她恍惚察覺,勒住自己脖子的衣物,正是自己剛剛丟在床上的睡衣外袍。

那件絲綢外袍,上個月被買回來之後,她就喜歡得很,常常穿著。

拖鞋被踢開,身體被拖著往臥室走,赤足在地板上留下兩道濕痕。

勒住她的人沒有半點憐香惜玉之心,見她還有力氣掙動,便又加了幾分力道。


對一個瀕死的人而言,生命被縮短在分秒之間。

漸漸,她的雙腿停止蹬動。

香軀癱軟在床上,杏眼卻還圓睜,直直瞪著天花板。

死不瞑目。

…………


雅琪興致勃勃擺弄著自己桌上的化妝品。

她在雙妹和夏士蓮兩個牌子的雪花膏之間猶豫半天,終於忍不住挑了新買的夏士蓮。

新包裝的瓶口擰開時有些發澀,但抹在臉上的撲鼻香氣很快磨滅她最後一絲不舍。


看著鏡中的自己,雅琪的心情也隨之明媚起來。

於她而言,這只不過是萬千個夜晚裡的平凡一夜。

可這個夜晚,因為一個人的到來而發生了微妙變化。


“雅琪,凌少來了,想見你!”

雅琪倏地回頭,又很快扭過來,抓起離自己最遠,還未開封過的丹祺唇膏。

打開,旋扭,對著鏡子仔細上色。

這是她新近從永安百貨買到的洋貨,好幾天都沒舍得用。

後面的大班笑嘻嘻地走近。

“聽見凌少過來這麼開心呀?”


雅琪對著鏡子美目一掃:“我看你比我還開心,嘴巴都快咧到耳朵去了!”

大班道:“凌少又俊俏,說話又好聽,又會哄人,誰不喜歡?可惜比起真正的闊少還差了點兒,不過那麼俊俏的臉足夠了,也不知道他今晚買不買你的出街鐘,要是年輕個十幾二十歲,我寧可倒貼,也要跟他出去的咯!”

雅琪撇撇嘴,沒說什麼,只顧著端詳鏡中的自己。

烈焰朱唇,映出妝容精致的娟秀面容。

凌少應該會發現她今晚的不一樣吧?


說話間,大班瞥見旁邊怯生生的年輕女孩。

“愣著做什麼?跟我一起出去啊,凌少還帶了朋友過來,正好!”


年輕女孩叫蘿絲,幾天前剛剛應聘上翡冷翠的舞女,還不太懂規矩,也沒見過太多場面。

“凌少是誰?這兒的常客嗎?”她好奇道。

三人穿過燈光閃閃的回馬廊,高跟鞋在地板上踩出清脆的節奏韻律。

雅琪沒有作答的興致,也就是大班回了一句:“快跟上來!”

蘿絲只好“欸”了一聲,努力適應高跟鞋帶來的不適。


她家境本來還算小康,本人也在中學讀書,前幾年父親得急病去世,家裡沒了頂梁柱,一夜之間塌了天,為了供弟弟上學,蘿絲只能選擇到翡冷翠來上班。

如此遭遇的人,舞場大班見得多了,這個時代,最不缺的就是身不由己的漂萍。

最起碼,當舞女的收入是很不錯的。

蘿絲這個半中半洋的名字,也是進了舞場之後大班起的,算作藝名。

在偌大的上海灘,翡冷翠自然沒法跟百樂門、仙樂舞宮、大都會、維也納這些舞場相比,但也算小有名氣,而且來者不拒,面向的客人階層更廣。

不像百樂門那些地方,進入者非富即貴,不是一般人消費得起的。

若蘿絲肯努力,一個月下來,供弟弟上學綽綽有餘,也許還能剩餘不少。


蘿絲很快就見到大班口中“俊俏又會說話”的凌少。

對方穿著一身灰黑色相間的洋服,理著時下許多年輕人一樣的發型,只是沒抹發油,蓬松又有幾分清爽。

打扮並不出奇。

蘿絲見過一身華貴的公子哥兒,也見過更加花枝招展的孔雀。

但她是頭一回知道,一個人如果足夠好看,穿什麼就無關緊要,因為他能將平凡的衣裳穿出不平凡的感覺。

世上多的是人靠衣裝,像凌少這樣衣裝靠人的,千裡挑一,寥寥無幾。


“凌少!”

蘿絲看見雅琪像快樂的小鳥一樣飛過去,高跟鞋在她腳下竟然有了輕盈的感覺。

凌少臉上掛著懶洋洋的笑容:“雅琪,你用了新口脂?比上次見又漂亮了啊!”

雅琪果然又驚又喜:“你發現了?”

凌少:“大老遠就看見了,烈焰紅唇,人未到而香先至。”

雅琪開心道:“這是丹祺唇膏新出的顏色,整個上海只有永安百貨限量發售,我托人去排了好久的隊哩,差點兒就買不著了!”

她走過去抱住凌少的胳膊嘰嘰呱呱說起來。

蘿絲則被大班推著走向凌少旁邊的年輕男人。


來舞場就是為了跳舞的。

在音樂的旋律下,蘿絲有些尷尬拘謹,陪伴對方邁開略顯拙劣的舞步。

跳舞很快拉近雙方的距離,她從年輕男人口中得知,凌少全名叫凌樞,其實是江灣區警察局的一名警察,跟她跳舞的這人叫程思,是凌樞的同僚和好友。

程思樣貌也端正,但跟凌樞在一起,難免還是有月華和星輝的對比。

蘿絲的目光,忍不住再次隨著舞場燈光追逐那道身影。


凌樞的舞跳得很好。

舞步輕快矯健。

沒抹發油的發絲在步伐的挪動中輕輕跳躍。

一下一下,就像蘿絲怦然的少女心。

她將目光落在對方的眼角。

流光牽出一絲飛揚,瞬間在胸口炸開烙痕,朱砂桃花,鮮艷奪目。


“人長得好看就是不一樣,還能有舞女倒貼小費!”

耳邊傳來程思的嘀咕。

蘿絲定睛一看,果然看見雅琪將一團包好的小手帕塞到凌樞手裡。


這年頭,舞場分三六九等,去舞場的客人也分三教九流,但再吝嗇的客人,也得給舞女開一瓶酒,花點小費。

那些出手闊綽的,也許還會一擲千金,帶舞女出街,甚至常年包下酒店房間,買下寓所,金屋藏嬌。

但,蘿絲還是頭一回看見舞女倒貼客人的。

本該震驚的心情,卻在看見凌樞的時候悄悄平復了。

蘿絲甚至覺得可以理解,要換作是她,說不定她也……


一曲舞畢。

雅琪還想繼續,程思卻松開蘿絲的手,朝凌樞走去。


“你看那邊的禿子。”

手肘撞撞凌樞的胳膊,程思抬起下巴朝前點了點。

“怎麼?”

“這禿子早上因為人家拉黃包車的沒看路,不小心撞了他一下,他就把人給狠揍一頓,那人走的時候還一瘸一拐,挺慘的。”


聽這意思是想整人?

凌樞:“你查過了?”

程思嘿嘿一笑:“這人這麼橫,我還當有什麼背景,後來一查,也就是舅舅在警察總隊當個中層警官罷了,這後臺還不如你呢!”

凌樞木著臉:“我能有什麼後臺?我就是一個混吃等死的小警察,別扯我。”

程思:“行行,不扯你!等會兒我過去找碴兒揍他一頓,怎麼樣?”

凌樞挑眉,忽然壞笑:“我有更好的法子。”


黃禿子對自己的舞伴很不滿意。

他老早就盯上不遠處的雅琪。

礙於對方身邊已經有客人,而他又不知道客人的來歷,不敢貿然上前。

誰都知道大上海臥虎藏龍,一不留神就會撞上某個大家公子哥兒或洋買辦,這些人都不是黃禿子招惹得起的。

尋了個機會,黃禿子隨手抓住去送酒的適應生,塞了小費,詢問對方兩人的情況。

在得知程、凌二人既不是什麼豪客,也不像有什麼大來頭之後,他放下心,朝對方走去。


“兄臺貴姓,我姓黃,來一根?”

黃禿子自來熟地把煙遞過去,伸手不打笑臉人,根據他混江湖的經驗,這一招百試百靈。

對方肯定會問他在哪裡辦差,他就順勢將舅舅亮出來,不看僧面看佛面,這漂亮舞女今晚他是要定了。

但接下來的發展完全出乎他的意料。


程思接過他的煙,忽然“咦”了一聲。

“我是不是在哪裡見過你?”

黃禿子愣了愣,笑道:“不會吧,我覺得兄臺挺眼生的。”

“想起來了,去年那個一家五口滅門慘案的通緝犯!”程思拉扯凌樞的胳膊:“你來看看,畫像跟真人是不是一模一樣?”

凌樞上下打量,認真嚴謹:“還真有點像。”

黃禿子怒道:“什麼亂七八糟的!我姓黃名嵩,聽清楚了,是嵩山的嵩,跟通緝犯有什麼關係?我舅舅是誰你們知道嗎?!”

程思一本正經:“就算你舅舅是上海市市長,跟你是否犯罪也沒關係,我們是江灣區警察局的警察,勞煩這位兄臺跟我們走一趟,要是查明無辜,自然就會釋放你了。”

說罷他抓上對方的手腕,摸出黃銅手銬就要給人銬上。


黃禿子又驚又怒,哪能想到自己近乎沒套上,漂亮舞女沒勾搭上,反倒把自己給套進去了。

“我舅舅是黃銘,警察總隊的黃銘你們知道嗎?還敢亂抓人?!小心他回頭把你們都撤了,你們的狗膽也太大了……哎喲!”

凌樞往他後膝蓋彎一踹。

張牙舞爪的黃禿子撲騰著往前跪倒,正好把手腕主動送上門,啪嗒一下,黃銅手銬跟肌膚親密接觸,程思對抬頭的黃禿子咧開嘴笑。

“走吧,兄弟。”


甭管黃禿子他舅是警察總局的還是市政府的,他們把人銬走折騰一晚,讓他長點教訓,上面來了人就二一添作五,難不成對方還能跟他們計較?

黃禿子哪肯就範,身體被制住了,嘴巴還不幹不凈罵個不停。

雅琪和蘿絲都被嚇著了,連大班也過來勸說,讓程思他們給點面子,別在這裡搞事。

凌樞直接從旁邊拿起一個面包,往黃禿子罵罵咧咧的大嘴裡一塞。

世界重歸安寧。


“他現在是嫌疑人,按規矩是要配合調查、審問清楚的,你們放心,我們不會冤枉一個好人。”

凌樞對舞場大班說完,又對程思道:“行了,你帶人先回去吧,我等會兒再走。”

程思瞪他:“不仗義啊!”

“雅琪小姐多難約的一個人,我能隨隨便便說走就走嗎?總得讓我們多相處一會兒吧?”

凌樞朝雅琪笑笑,後者的臉馬上紅了。

程思氣得牙癢癢,湊到近前,壓低聲音:“三頓德興館,我轉身就走!”

凌樞沒好氣:“你搶劫嗎?一頓,再多沒有!”

程思:“兩頓,再少我也不走了,就帶著黃禿子在這兒看你們跳舞。”

凌樞趕蒼蠅似的揮手:“兩頓,趕緊滾!”

程思笑嘻嘻,也不遺憾今晚沒跟蘿絲多相處了,心滿意足拽著黃禿子離開。


“好了,從現在開始,今晚就是我們彼此的時光了。”

凌樞紳士地向雅琪伸手。

“不知雅琪小姐是否有雅興與我再來一曲?”

“榮幸之至。”雅琪含笑。


但她今晚的快樂注定無法維持多久。

在舞曲進行過半時,由外而內,一陣小小的騷動傳來。

當先迎出去的是幾名舞場大班,很快她們又折返,而且臉色不大好看,還得強顏歡笑,將嘴角扯起來。

拋開懵懵懂懂的蘿絲不說,雅琪這種常年混跡歡場的人,一看就知道不得了。

這是來了大人物。

不是像黃禿子那樣虛張聲勢的人,而是真正惹不起的大人物。


許多客人和舞女不明所以,卻不由自主為對方讓出一條路,自覺往兩邊退開。

走在最前面的是兩名高鼻深目的洋人警察,俗稱洋捕,一看就是租界過來的。

但吸引眾人注意力的,卻是在他們後面的兩個人。

一個是洋人,一個是華人。

洋人穿著警服,是租界裡的高級警官。

這年頭,在上海灘,洋人屬於惹不起的那一類,但凡有洋人出現的地方,簡單的事情往往會變得復雜起來。

而那位與他並肩走來的華人——


禮帽下面的臉,半藏在光影交織之間,輪廓模糊,卻更引起觀者的探究之心。

然後,他微微抬起下巴。

整張臉隨即暴露在燈光之下。

很多人隨即在心裡發出一聲贊嘆,但這贊嘆很快又為對方氣勢所懾,一時分不清自己剛才那聲贊嘆,到底是出於氣場還是出於容貌的緣故。


凌樞和雅琪也停下舞步,看著對方穿過重重人群,朝自己的方向走來。

雅琪有點慌,開始在腦海裡搜索自己得罪過洋巡捕的記憶。

凌樞則微微瞇起眼。


锃亮的皮鞋在花格子地板上踩出千軍萬馬莫可匹敵的氣勢。

雅琪心驚膽戰,自然也沒有發現,大衣男人的眼神,自始至終都在凌樞身上。


凌樞忽然懶洋洋笑了一聲。

“哎,這不是岳先生嗎?以您的規格檔次,不去百樂門和仙樂舞宮,怎麼會跑咱翡冷翠這種小地方來?”


雅琪有些疑惑。

這句話聽起來,兩人似是舊識。

咫尺之遙,卻又針鋒相對。

還未厘清,她就聽見大衣男人說話了。

“杜蘊寧死了。”


凌樞漫不經心的臉色微微一變。

然後男人旁邊的高級警官道:“我們懷疑兇手是你。”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60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