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瀏覽紀錄
【反詐騙】接到不明來電說:升等為「高級會員」「購物滿意度調查」,這是詐騙!請絕對「不要依照指示操作ATM或網銀」
1/1
庫存 > 10
怪談九九
定  價:NT$320元
優惠價: 75240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庫存 > 10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人間無處不飛飄
不論是荒郊野外、宮廟神寺,或是巷口站牌、住家暗角,鬼怪無所不在。

通靈港女陶貓貓繼《見鬼之後》,再次翻新鬼怪奇觀!
以九十九個靈異怪談,述說她所看到的世界,在恐怖的背後,反思人與人的關係。
 
日本傳統戲劇歌舞伎的故事裡,有許多都是源自怪談的傳說,在江戶時代(相當於西元一六○三年至一八六七年)有一種流傳下來的「百物語」習俗,就是半夜裡幾個朋友聚在一起,點起許多蠟燭,大家輪流說鬼故事,感受恐怖的氣氛。據說,當第一百根蠟燭熄滅時,真正的鬼就會出現……是一種集體召喚鬼魂的儀式。

說故事的人各個警惕,輪到自己說故事的時候,千萬不要變成最後一個……所以每次說到第九十九個,就會立即打住,沒有人敢再繼續說下去。

陶貓貓在書中如實紀錄了九十九篇親身經歷的靈異怪談,從少不經事到中年入世,從香港角落到亞洲各國,其中包含看房、工作、吃飯、出差、祭拜、跑步、登山……等各種生活場景,可以說是「人界即鬼界」,更映證了「無處不飛飄」,只是並存在不同的平行宇宙而已。

貓貓藉此書向江戶時代的百物語致敬,以九十九篇怪談,進一步探索人與靈之間的關係,人即是靈,靈魂是我們穿越生生世世的媒介,也是不變的唯一,在穿梭陰陽的路途中,她也學會放下憂懼愁苦,看透生老病死。

 

陶貓貓
香港資深編劇林紀陶的神祕學門生,因愛睡、貪吃、愛玩、慢熱、對人類不太熱情,總戲謔自稱為「一隻披著人皮的黑貓」。
擔任香港網路電台「電影誘讀」及「奇論怪」主持人。
出版作品《見鬼之後:通靈港女陰陽眼實錄與靈譯告白》

推薦序
自序

山精
託夢
這樣公平嗎?
靈怨
女也
碎念
開關
看房
分身
咧嘴
戲弄
飯店
來電
貓瞳
老同事
鬼壓
雙瞳
倒吊
貓靈
雨傘
演員
耳環
道別
諾言
LG
沒有毛的公雞
討論區
纏繞
搖搖木馬
透明貓
香水
童夢
二樓
軍服
約定
底片
手扶梯
困擾
白衣
女孩
錢仙
神明
哥哥
靈魂盒子
男人
牙膏
銅像
同學
觀音
買錶
炒飯
揮手
紅衣女郎
怒吼
兒時好友
手機
眉筆

忘不了
鞦韆
酒鬼
無奈
詛咒
鬼國
依依不捨
老伯
祭品
硬幣
手提包
移民
游泳
保險箱
透明人間

試衣間
固執
姑姑
踏水的聲音
離魂
假髮
洗衣機
螃蟹
天地線
汽水
鏡子
黑傘
口渴
黑膠
留言
賞月
口罩
修甲
無頭鬼
三隻手
單車
門鈴
水滴
跟隨
寄居

後記

 

山精

某一年的秋天,我跟幾個朋友第一次約了去爬山,地點是──蚺蛇尖(香港西貢區的一座山峰,為「香港三尖」之一)。

不知誰說秋高氣爽?騙人的!我們都熱得要死!雖然各自都帶了飲料,但還是想喝點涼的。走著走著,在山邊看見一個小攤,一位老伯在賣著冷飲。當下實在太誘惑,我們都掏出錢包,趕快買個冰的來降溫一下。

「伯伯,你是一個人經營這個小攤嗎?今天不是假日也照樣經營?誰幫你把飲料送上來啊?」我們邊喝邊問。

老伯始終一聲不響,沒有回應。

「可能老伯聽不到,算了吧!」唯有自我安慰,接著就離開了。

再次上路 ,眾人議論紛紛,老伯怎會選擇在荒山野嶺、四野無人的山頂開一個小攤呢? 附近不見有人居住,又不見有小村落,難道老伯天天爬上山頂開店?

百思不解之中,我們把零錢掏出來一看,竟全都變成小石頭!朋友們嚇得將石頭通通掉在地上……唯獨只有我。

我很想知道老伯是何方神聖,心想何不把小石頭帶回家做一次交感,查個水落石出。

年輕真好,做任何事總沒什麼顧忌。現在的我,可不會這樣處理。

好不容易走到下山,決定先去市中心吃點東西再回家。來到一家咖啡廳,坐了下來,吹著涼風,喝著咖啡,把剛才的事盡訴一下。

這時有兩位年輕人把鮮魚送進咖啡廳,看他們的樣子和打扮,猜想應是當地的漁民。但他們的舉止很奇怪,送完鮮魚後,經過我們這桌,忽然停了腳步,看著我們幾秒才離開。

雖然有點古怪,但是我們沒有理會,繼續剛才的話題。

臨近黃昏,我們離開咖啡廳準備回家。剛才送鮮魚的兩位年輕人突然出現並攔住我們:「對不起,有些事情想跟你們談談。」

由於他們非常有禮貌,我們便停下腳步跟他們交談。

「你們今天上了蚺蛇尖吧?」他們問。
「對啊!你們為何會知道?」朋友A答,並把今天發生的事和盤托出。

「我們是西貢在地的漁民,對靈異事情十分敏感,知道這區域的一些事,我看妳也是一樣吧?」他們盯著我,接著說:「妳拿了不該拿的東西……還是把它們拋下海比較安全。」

眾人瞪大眼睛看著我,無奈下我只好把小石頭拿出來。

「妳傻了嗎?帶回家幹嘛?」

「你們遇到的老伯其實是山精,它可以幻化成其他物種,有頗多登山客也見過,這次算是你們走運!」他們一邊說,一邊拿走我手上的小石頭並拋進海中。

「可以回家了,記著下一次遠足,別因風景優美而被吸引,要對身邊的人和事敏感一點!」他倆叮囑我們。

之後如何?我們沒敢再去爬山了。

後記:
聽說有很多山精妖魅存在於各山頭之內,雖然我也遇過幾次,但我覺得其實也不用太擔心,畢竟登山遠足也是一種有益身心的活動,而且也不是人人都有靈異體質、能接觸靈體,只要不在惡劣天氣下進行便可。

願諸君登山愉快!

託夢

靈體託夢這回事,相信很多人都曾經遇過,但同時間有十多個靈體向你託夢並有所要求,你們試過嗎?

那一次正值清明時節,我和家人前往新界沙田區某紀念館掃墓。那天的天氣不穩定,天陰陰的並下著毛毛細雨。到達紀念館的禮堂之後,家人正忙著處理祭品,而我就負責擦淨先人的紀念碑。

我發現周圍多了一些新的紀念碑,一一細看,有長者亦有年輕人。當時沒有想到什麼,看到它們的「本尊」也當作沒有看到,因為我知道只要一想,就會和它們交感起來,那就麻煩了。

掃墓完畢,我們打道回府。

晚飯後,不知道是不是飯氣攻心,覺得很累很想睡,在不知不覺間,我睡著了。夢境之中,我看到有十多人排隊在我面前,它們竟然就是我在紀念館見到的先人,向我各自講述它們的要求!

要求實在眾多,有要求我代為通知家人前來拜祭;有要求我通知館主,說工作人員並沒有依時上香打掃;有要求我聽它們的未了心事;有要求我……數之不盡。

我好像一時承受不了那麼多外來能量,頓時驚醒過來,滿身大汗。

夢中所求我已經印象模糊,唯獨有一個年輕男生交託我辦的事情我記得一清二楚,因為它留了媽媽的手機號碼給我,說很想念她,可惜家𥚃裝有神像,它進不去。

我在思考要不要替它打這通電話,因為萬一人家以為我是騙徒,駡我一個狗血淋頭,心裡一定不會好受。但我還是硬著頭皮打了這通電話。

「喂,找誰?」電話那頭傳來一位成熟女士的聲音。

「妳好,我是一位法科師傅,昨天我到紀念館做法事,妳兒子的骨灰也放在那裡,對嗎?我接收到它的一個訊息,說妳很久沒有去拜祭它了,它很想念妳,但是因為家𥚃有神像,所以進不去,只能站在門外。」為免把她嚇壞,我把自己說成一名法科師傅,並一口氣把它拜託我辦的事說出來。

「啊!是啊!我大兒子的骨灰在紀念館……但師傅妳如何知道我的電話號碼?」隔著話筒我可以感覺到她的驚訝和疑惑。

「妳還是抽個時間去拜祭一下兒子吧!」說完這句話我就掛了電話。

之後我並沒有把此事記在心上。

日子一天天過去,又是清明時節,我和家人仍舊依時前往紀念館進行拜祭。我突然想起那位年輕男生,於是看看它的紀念碑,噢!居然換了一個新的,那即是有家人前往探望了,我的心不其然高興起來。

但那天很奇怪,我在紀念館居然見不到一個靈體!唯獨那位年輕男生。它幽幽地站在一旁凝視著我,並示意我走出禮堂外。

它穿著時尚的年輕人服飾,並戴上一頂帽子。

「嗯!我的家人有來探望我了,並替我換了一個新的紀念碑,畢竟已經二十年,照片也看不清楚了……無論如何,我都要親口向妳說聲謝謝。」

「別客氣,有幫到你就好了!」

後記:
其實我認為,如果百年後沒有後人拜祭的話,不如採取花葬、樹葬等更能回饋大地的方式吧!

這樣公平嗎?

我還在奇怪為何在紀念館的禮堂內不見有其他靈體,只見到那名年輕男生。我以為那是一件美妙的事,殊不知「好戲壓軸」,正留待晚上才出現!

晚上睡不著,於是起床到樓下廚房抽起菸。

「這樣公平嗎?」有幾把凶惡的聲音從窗外傳進廚房,直入耳朵!

下意識地望向窗外,驚見一大班人站在我窗外怒吼著:「這樣公平嗎?」

如此情況,不用交感也知道它們全都是靈體!在這「陣容龐大」的壓力下,我急急返回房間。

我想起來了,它們全都是上次在紀念館看到的靈體!

這樣的怒吼維持了大約三週,令我煩擾不安,卻又無法可解。但是某一天,它們突然全都消失了,直到現在再也沒有出現過。

後記:
想了很久,我究竟做錯什麼事情惹怒它們?大概是因為我只幫助那男生辦事,而沒有理會它們……但天呀!我畢竟不是什麼師傅,更不是小天使,如何能一一實現它們的願望?這事煩擾了我三星期,但我堅持不跟它們交感,想來是正確的,我可不想沒事找事來做啊!

靈怨

這年因為武漢病毒疫情持續擴散的關係,政府決定取消所有盂蘭勝會。難怪走在路上感到的陰氣跟往年不一樣。

盂蘭節前兩週我已開始頭痛不堪,吃藥、看醫生也無補於事。通常是它們為數眾多且怨念極大,我的頭就會痛得如爆開一樣!而我所認識的通靈朋友,也跟我有著同樣的困擾,大概是因為龐大的靈體們向我們這班人發出訊息,而我們真的承受不了所致。

因此,我也減少了晚上在外面亂跑的機會,就算出門,也盡量在晚上十一點前回家,免得自討苦吃。

我一直都是在農曆七月十四那天燒金紙、拜拜,因為今年多了些「手足」(2019年香港抗爭活動中抗爭者對彼此的稱呼),固此我買衣包祭品也慷慨了些。

那晩一直燒,旁邊的遊魂也不停地催促我手腳快點,我實在很無奈,我就一雙手能有多快?

半小時後,我將所有衣包祭品燒完,正在收拾殘局,突然旁邊有個男靈體,拍一拍我肩膀,並說:「喂!只有這麼少,如何夠分配啊!」

我沒有理會它,趕快收拾並離場。

後記:
的確今年的靈體諸多投訴,我已不下一次聽到它們抱怨分配不均。但我們這些小市民,經濟不景氣,能夠做的已經盡力了。只希望疫情快快過去,人和鬼也有好日子過!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