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瀏覽紀錄
【反詐騙】接到不明來電說:升等為「高級會員」「購物滿意度調查」,這是詐騙!請絕對「不要依照指示操作ATM或網銀」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神變的遊歷
定  價:NT$260元
優惠價: 9234
2022/08/12-2022/08/31
盛夏書日|滿$888再享92折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作者蓮生活佛是先由靈異的接觸(偶然發生的奇緣),然後才開始契入佛法,從此以後,祂自己深入佛法的探究,藉著研究的心得,讚嘆佛法的不可思議,成為一位密教成就者。作者以自身接觸及領悟,告訴讀者人生如同夢幻一場,靈界也一樣夢幻一場,這裡面有很多慧見深思,只是不能普為眾生共知而已。如今,藉由祂的「神變的遊歷」,寫出來一篇篇真實為眾生疑難解惑故事,讓大家共同來認知這物質世界表相之外,靈異的真實存在,因為祂碰觸到,祂願意把這一切寫出來,帶著大家去一個更廣大的世界或是一個深入而人們從來不知的世界。
「不是我要說靈異,
是靈異來碰觸我,
我過的是神變的遊歷。
這不是想像,
而是面對面的真實。」
「神變的遊歷」是時間及空間均不存在的,是一個超想像的視景,作者以「通靈人」自身經歷的一些真實故事,讓大家共同來認知這物質世界表相之外的更深一層。

【本書附贈作者創作封面畫作複製畫一張】
蓮生活佛盧勝彥,西元1945年生於二戰下憂患的台灣,
現旅居於煙雨微微的西雅圖,每日修行、寫作及繪畫,
以實證和慈悲勾勒度眾的文字,如月河流水閃耀智慧的光環。

是真佛宗創辦人
平易親切、慈悲為懷的開解病難憂苦,獲得千萬弟子的景仰皈依。

是一位演說家
深入淺出、幽默風趣的闡述佛法哲理,具有獨樹一格的講演藝術。

是一位畫家
天賦異稟、微妙觀察的書畫自然景物,成就自在任運的揮毫創作。

更是一位著作等身的作家
多元題材、精勤撰寫的抒發心境體悟,紀錄親身經歷的數百冊文集。
1967年第一本創作《淡煙集》問世。
1992年5月完成《第一百本文集》。
2008年5月出版第二百本文集《開悟一片片》。

他是當代能將佛法與藝術結合的第一人,精進與毅力不同凡響。
序 神變的遊歷(序)
我時常想,這一生實在太像夢幻了,因為在我身上發生的靈異故事,對於一個對靈界不能深信的人來說,往往由於難以觸摸、而且難以體驗到靈異的真實存在,便斥為我是在講神話,說寓語。
然而,從我這一生的經歷看來,從學習的轉變,從宗教的歷練上,從精進的修持,從一貫的精神,應該可以看出,我不是一個偶然的說謊者。
我當然相信這一切都是真實的,「神變」及「夢幻」全都是真實的,並沒有一絲一語的虛假,我要告訴讀者的是:
不是我要說靈異,
是靈異來碰觸我,
我過的是神變的遊歷。
這不是想像,
而是面對面的真實。

我是先由靈異的接觸(偶然發生的奇緣),然後才開始契入佛法,從此以後,我自己深入佛法的探究,藉著研究的心得,使我動容讚嘆佛法的不可思議,更堅定我對「般若」的信心。
因為靈異,我面見「釋迦牟尼佛」,這是一場理性及感性的會面,雖是靈異的層面,但確實是我修行多年的果實。
在這場創世紀的會面之中,我想說的是,「神變的遊歷」是時間及空間均不存在的,是一個超想像的視景,是佛學裡面常常述及的:
豎窮三際。
橫遍十方。

到今天為止,我只知道弘揚佛法,寫作說法度眾生,這已經沒有選擇的餘地,是完全不能選擇的,彷彿我這個人是沒有自力的,已經不可能變換職業,這一切完全定型了,是一個通靈人,是一個密教行者,是結出成熟具足的果實的人。
人生如同夢幻一場,靈界也一樣夢幻一場,這裡面有很多慧見深思,只是不能普為眾生共知而已。如今,藉由我「神變的遊歷」,寫出來一本本的書,讓大家共同來認知這物質世界表相之外的更深一層。
其實,釋迦牟尼佛還存在,阿彌陀佛的極樂世界更是存在。諸佛、菩薩、空行、護法、諸天,祂們都存在於另一度的空間。
在書中,我要帶大家起飛,去更遠的地方,去一個更廣大的世界或是一個深入而人們從來不知的世界,在那個世界裡,時間沒有座標,空間也沒有座標,這一切,以我們自己為座標。我相信,我們目前生存的世界,是物質的假相,而那更遠更廣的世界,才是實相。

那世界,人們要臨終的時候才去的,而我根本無須等待臨終,因為我修行禪定,我禪定功深,我甚深意識裡面有種種神變的力量,藉著唯識的神變持念,讓我自己面對那一扇開著的門窗。
我發覺了無限的生命,很多很多美麗的世界(佛土),人生是夢幻之旅,我把自己的「唯識」力量充分的發揮出來之後――
盡情的欣賞。
盡情的逍遙。
盡情的遊歷。
我知道靈界(十方法界)確實存在,我碰觸,我願意把這一切寫出來――
信者自信。
不信者不信。
信不信由您。



蓮生活佛盧勝彥聯絡處:
Sheng-yen Lu
17102 NE 40th CT
REDMOND WA 98052
U. S. A.
一九九八年一月‧蓮生活佛盧勝彥寫于美國華州雷門市真佛密苑
序 神變的遊歷(序)
001 秋日的殘荷
002 鼻中人
003 查庫
004 畫天女圖
005 陰判
006 鬼話
007 考局長
008 火天的奇遇
009 替身作法
010 神算數則
011 退隱的心聲
012 附錄一:蓮生活佛傳「穢跡金剛不共大法」
001 秋日的殘荷
一位教小學生美術的中年女老師,突然間暈迷了,被送入「加護病房」。她唯一的兒子,是大學二年級的學生,趕到醫院來看視她,母子感情很好,兒子拉著母親的手,頻頻呼喚著母親,但他的媽媽,始終沒有知覺。
這時,這位兒子猛然想起了什麼,便合著掌,唸:
「嗡。古魯。蓮生。悉地吽。」
一句又一句的密咒,從兒子的口中,真心誠意的誦了出來,兒子一臉虔誠,面貌肅穆,這時的他,不理會外人的眼光,彷彿在他的心中,只有母親及密教的根本上師蓮生活佛盧勝彥。
他唸這一句「上師心咒」,正是一種祈禱,祈求根本上師蓮生活佛垂加護。
這個他,是真佛宗弟子「宋邑生」。在病床上的,正是他的母親「宋孟方秀」。「宋孟方秀」隨著「宋邑生」皈依蓮生活佛盧勝彥。



「宋孟方秀」躺在病床上,一點點知覺也無,手腳均不動,眼閉口閉,只剩呼吸,活像一個植物人。
在潛意識中,她看見有二人至,不是黑白無常,城隍廟的黑白無常令人印象深刻,也不是牛頭馬面,但,這二人穿一身黑衣。
面貌看不清,她感覺對方的手很冷,冷得像死人,拉住她的雙腳,向下拉扯,這一拉扯,她想起夏天晒棉被,棉被從被單拉扯出來,被單拿去洗,裡面白白的棉絮舖在竹桿上晒太陽,或者舖在椅子上。
她被拉扯出來了,被單在病床上,身軀在病床上,而真正的自己被吊在虛空中。
這二個黑衣人,不說話,只顧往下拉,而她則掙扎,她覺得下方是萬丈深淵。
她不喜歡被往下拉,因為人們常說,上方是天堂,下方是地獄。
但是,往下墜的力量始終是非常大的,重力加速度,另外,地球的引力。
眼看著,要墮入地獄了。

這時,「宋孟方秀」耳中傳來一句:「嗡。古魯。蓮生。悉地吽。」,一句一句清晰入耳。
這句真言,她自己沒有唸,但是她常聽兒子唸,兒子在家中設立了一個小壇城,只供了根本上師及觀世音菩薩,弄了八杯水,一個臥香爐。兒子手持念珠唸的正是「嗡。古魯。蓮生。悉地吽。」
她是一種可有可無的心理,兒子要皈依,學佛修密,她起初反對,年紀輕輕,信佛好像有點不對,搞不好信入了迷,出家當和尚了,這宋家就絕了後嗣了。
「學佛有什麼好?」她問。
「諸惡莫作,眾善奉行。」
「學佛會分散你的讀書精神。」她問。
「自淨其意,是諸佛教。」
她無話可說。
她又問:「皈依誰?」
「蓮生活佛盧勝彥。」他答。

「這個人,不行,我看過新聞報導,風評不是很好,很多負面的文章,恐怕不是正道,要皈依,須小心,不要上了當,上了當就來不及了。」
「媽,你放心,我讀了他很多的書,這位活佛,從不開口要錢,不可能詐財。我又是男的,他也不可能騙我的色。」
這一答,令她語塞。
說的也是,一個從來不規定費用的人(一切隨意),一個從來未開口向人要錢的人,怎有可能詐財?
蓮生活佛盧勝彥,未見報導他是同性戀傾向的人,既然如此,皈依他大致無妨吧!
兒子皈依,做媽媽的也隨順皈依,兒子修法,她則可有可無。她沒有淨信。



「嗡。古魯。蓮生。悉地吽。」
這一句咒音輕輕的飄送入耳之際,她仰望無垠的天際,總是懷抱著生命中許多的不解,疑惑,迷迷惘惘不斷充斥在自己的心底,究竟人的一生為啥?她該不該有信仰?怎樣的人生才會變得又充實,又有智慧?
冥冥中,二位黑衣人拉住腳,往下扯,她內心深處知曉不祥,可是手上又獨獨缺少生命生死的指南,她有無力感,她不會唸「南無阿彌陀佛」,她也從未祈禱,她欠缺生命中的導師。
她往下墮落,將成為無數個失落迷茫中的人們。「嗡。古魯。蓮生。悉地吽。」她唸了一句,仍然是可有可無的唸,兒子修法唸誦的咒音,她心中跟著唸過的。
就這一句。
「悉地吽」──這豁然的法界一念。
現前的景象一起,大慈悲的聖者,伸出了雙手,拉住往下跌的她。有人拉住她的雙手。

一朵亮麗的蓮花飛至,蓮生活佛盧勝彥在花蕊中坐定,他的膚色是那麼的美麗莊嚴,並散發出難以形容的至妙香氣,五佛冠戴在他的頭頂上,周身光明映射,顯示他已得證殊勝的法身成就,而且能夠自在的度脫一切有情眾生的神識。
她向上昇了。
二位黑衣人向下拉扯也沒有用,黑衣人在掙扎。
「呸!」蓮生活佛一彈指。
二位黑衣人,被彈入塵埃之中,消失不見。
「宋孟方秀」不只十分詫異,更是震驚非常,但心中卻又一片安詳。



「宋孟方秀」被蓮生活佛盧勝彥帶到一個異常清淨的所在――
這裡的天空布滿清新芬芳的氣息,只見百花正迎風而舞蹈,這裡光明無盡,美麗而奪目,寶樹花草,清白妙華,宮殿連亙,自在的聳立,宮殿全是無上的摩尼珍寶所建,金剛妙石所成。
寶鐸金鈴、寶珠瓔珞處處懸掛。
寶蓋幢幡、奇花雜拂處處莊嚴。
有二座大雙蓮池,池水十分澄澈,宛如明鏡一般,清波密浪,淨泉相繞二十匝,八功德水瀰漫清涼。
眾妙音聲。
聞之和樂。

這時,宮殿中所有的菩薩,都十分欣喜的歡迎蓮生活佛及「宋孟方秀」的到來,甚至眾樹寶花、廣大的宮殿,都豁然現起無際的光明。
「宋孟方秀」看見雙蓮池中,有一朵很小很小,小得不能再小的蓮花,帶著雜色的,她好奇地問:
「怎有如此小的,一丁點?」
「那是初發心的,故只有一丁點。」
「是誰?」
「就是你!」
「宋孟方秀」大駭,慚愧的羞赧了臉。她又發現一朵殘荷,秋日的殘荷,一個教美術的老師,知道什麼是「秋日的殘荷」,她更好奇:
「清淨佛國,怎會有殘荷?」(殘荷是凋零的蓮花)
「是一位老修行,退了道心。」我黯然。

「是誰?」
「不便明說。」
「你告訴我,我不會告訴別人。」
我偷偷附耳,告訴她:「是×××。」
「哦!我不認識。」
「你當然不認識。」
「他好可憐!」她說:「修行修成殘荷!」
「這殘荷只是現了一現,很快會消杳的,修行人貪念一起,便倒退了,然而這裡面,卻也隱含了多少滄桑的人生歷練,多少緣起緣滅。」
我嘆息。
「師尊應該用大力救度這朵秋日的殘荷!」
「我無法,我認真過,但他是提婆達多型。」
「什麼是提婆達多型?」她問。

「釋迦牟尼佛的弟子提婆達多,叛離佛陀,佛陀用盡方法度他,佛在空中說法,他頭朝地,佛在地中說法,他頭朝天,佛在東面說法,他朝西,佛在西面說法,他朝東,佛在北面說法,他朝南,佛在南面說法,他朝北。最後,佛用神通,發出如雷的法音,他雙手掩耳。」
「這是為什麼?」
「這是緣分!」
「宋孟方秀」深深的為這朵「秋日的殘荷」可惜,這位行者,自己絕了自己的路,不再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摩訶雙蓮池了。「秋日的殘荷」會消杳,西方極樂世界,白鶴、孔雀,排列成串,永遠是鳥語花香。
「宋孟方秀」又問我:
「以前我讀過報章雜誌,有一位法師說,你到過西方極樂世界是假的?」
我答:
「如今,你也到過,你怎麼說?」
「我。......」宋孟方秀苦笑。
我答:「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信者自信,不信者不信,這些也是緣分吧!」
「蓮生活佛盧勝彥,你到底是誰?」

我說:
我是法界的祕密主
雙手持杵的金剛心
我是法界的大慧主
持劍的文殊師利
我是法界的大教主
持蓮台的佛王之王
在婆娑娑婆 種下了蓮的菩提
嗡!
在六道的領域
就是我演化的大地
佛法傳播的因緣
一個一個給于心印的授記
一世又一世的轉世輪迴
留下了恆長的記憶



「宋孟方秀」女士,在加護病房共暈迷十天,十天後醒活過來,「宋邑生」非常高興。
她忍唆不住,淚水奪眶而出的先告訴了兒子,進入另一層時空的經歷。
兒子很興奮,他對蓮生活佛師尊,更有信心,誓言護持真佛宗。
她也像個弘法者,很開懷的告訴學校的其他老師,他們瞪大了眼珠,像在聽一個遙遠而不可及的故事,每一個聽故事者會對她說:「你身體未完全康復,好好休息,不要想太多。」
背後,她聽到一些閒言――
「見鬼了。」
「發夢而已。」
「為自己的暈迷,而做的解說。」
很少有人願意與她同步修行。然而,宋孟方秀與兒子宋邑生的壇城,佈置得更莊嚴美觀,這回,他們母子同修真佛密法。
她終於明白,信與不信,全是緣分的道理。

002 鼻中人
王國棟是一位建築商,在建築界小有名氣,奔馳商場,交際應酬,不持儀節,舞場酒家常見其蹤影。
友人喜歡戲呼:「喜愛粉味。」
無「粉味」則不歡。其外號就是「粉味」。
有一天,王國棟星期天與家人到郊外爬山,偶然看見一廟,便閒步進去參觀。
廟內供奉的主神是「金英娘娘」,是一位女神,除了主神之外,另外又供奉青衣小婢數位,又有一小轎子,是供「金英娘娘」出巡的時候乘坐。
主神殿朱拂繡縵,香火裊裊。王國棟走近前,稍稍的近看了一下,看見「金英娘娘」容色絕美,約二八女郎,紅妝艷麗,尤其眼神如秋水,栩栩如生,勾魂攝魄,是平生難得一見的。
王國棟在目眩神奪之下,意亂情迷之中瞻戀不捨。他早已忘了這裡是神聖的廟,腦海裡早已是遐思連連,他想到臉貼著臉,身貼著身。
鼻子嗅著粉味的脖子。

說也奇怪,廟裡點的香,原本是檀香,也變成香水味的粉香了,肉香四溢。
王國棟更進一步的遐想,他不但把「金英娘娘」摟得緊緊的,甚至他的手也極不安份,伸入了女神的重裙之中,而鼻子更是全身亂嗅。
這原本是世俗人的慾念:
一、見色。
二、聽音。
三、聞香。
四、觸肉。
五、吻口。
六、意迷。
由這些慾念,產生世俗人快樂的覺受。王國棟在「交抱」的遐思之中,上下騰挪。



突然,一陣陰冷的風吹拂王國棟的臉,他全身打了一個冷顫,一下子毛骨聳然,不得不驚醒。
漸覺兩鼻之中,蠕蠕似有物。用手挖之,並無東西,但明明是有物,掏之則無。
王國棟覺得鼻子不舒服,驚疑而返!
當晚睡覺,鼻子如塞住,呼吸不暢,撥視之,則鼻孔內像長了小翳,愈來愈覺得不舒服,淚水簌簌而下,他自己懊悶欲絕。
他找醫師。
醫師檢查了半天,無物。
他甚煩躁。
X光掃描。
一切正常。

醫師及X光檢查是確實沒有東西,鼻子也一切正常,然而,他始終覺得有東西塞住,不但呼吸不順,連一切味道也嗅不出來了,他失去了嗅覺。
他晚上睡覺,因為鼻塞,輾轉失眠,愈來愈嚴重。
他失去鼻子功能,嗅覺喪失,覺得人生乏味。
商場交際――
他一反常態,「粉味」不要了,他不再抱著女生的脖子拼命的嗅了。因為嗅也嗅不到什麼!
他只有呆呆的靜坐一旁,看著別人尋芳作樂,而自己悶悶寡歡。
大班叫他:「粉味!你來了。」
他怒斥:「去你的,不要吵我。」



一天夜晚。
他聽到左鼻孔有小語如蠅聲:「悶死了,黑洞洞的。」
右鼻孔回應:「不但黑洞洞,臭氣薰人。」
「怎辦?」左鼻孔說。
「我們出去玩。」右鼻孔說。
「不行。金英夫人有令。」
「偶而一下,只是呼吸一下新鮮空氣總可以吧!」右鼻孔不服氣的說。
左鼻孔安靜下來。
左右鼻孔的人,雖說要出去玩一下,但畢竟主人有命令在,他們不敢越雷池一步。說他們完全守戒律,其實也不是,他們之間,也有爭吵,互相責罵對方。
「金英夫人不喜歡你。」左鼻孔。

「金英夫人才不喜歡你,她說你是一個沒膽的人,沒卵泡的。」右鼻孔。
「誰說?」
「我說的。」
「我打你。」
「你敢,你不是我的對手,我三下二下,就叫你鼻青臉腫,跪在地下求饒,哈哈哈!你再敢說打一個字,我就叫你真正的去勢!」
.........。
這些話,王國棟聽到,大吃一驚。
他愈聽愈多,漸漸明白,原來鬼神界和人類沒有兩樣。他覺得藏在他左右鼻孔中的人,蠻有一點人味的,只是他不舒服的是,每當他想睡覺,兩位鼻孔人愈說話愈大聲,不但如此,更撞得鼻孔「咚咚」的響,撞得痛,影響睡眠,一個晚上,要吵個四、五次,最多九次,想想看,一個晚上醒九次,王國棟快變成中國大陸的「熊貓」了,不知情的人,還以為他縱慾過度呢!

他忍不住了,叫:
「拜託你們小聲一點好不好?」
「不好,我們吵到別人。」左鼻孔說。
「不對,不對,我們是來與此人做對的,干擾他正是工作之一,怎可忘了任務?」右鼻孔說。
「嘿!我住久了,就忘了。」左鼻孔的人猛打了一下自己的腦袋,「拍」的一聲。
「我們要鬧他個夠。」右鼻孔說。
左右鼻孔的人,彷彿看過《西遊記》,孫悟空藏在牛魔王的胃裡,用「定海神針」變的「金剛如意棒」,左撞一下,右打一下,又在胃裡翻筋斗,搞得牛魔王痛得在地上打滾叫爹叫娘,哭爸哭媽!
他們打他的鼻壁,打到流鼻血,又抓他的癢處,讓他「哈搶!」「哈搶!」,叫他淚水及鼻涕四溢,衛生紙擦了又流,流了又擦,鼻子早已成了敏感鼻,這種痛苦只有身歷其境的人,才清楚明白。

「你們是什麼人?」王國棟問。
「金英夫人的人。」
「金英夫人又是什麼人?」
「是我們的主人。」
「這個,我當然知道。」王國棟問:「我的問題是,她是仙?是神?是鬼?」
「我們不告訴你。」他倆很謹慎祕密。
「那兩位的身分及工作性質?」
「嘿嘿!」右鼻孔的人發話了:「我兩人,一個是天不怕,一個是地不怕,我們的功夫厲害,百發百中,百中百發,只要我們藏在腦,那人就得精神病,藏在眼,就得青光眼,藏在鼻,就得鼻竇炎,藏在心,心肌梗塞,藏在腎,就得尿毒症。......」
「你們可以饒了我嗎?」王國棟愈聽愈怕,哀哀求告。

「不行。」
「為什麼?」
「因為你沖犯金英夫人!」
「沖犯會怎樣?」
「因果報應。」
「我要找全世界上最知名的醫師,把我的毛病給治好。」
「醫師治病?」右鼻孔大笑:「醫師治假病,真病無藥醫。醫師若能治病,這世界豈有死人。再說醫師能治病,自己能不死嗎?醫師自己患絕症死的,多的是。」
王國棟聽了聽,覺得無理,但,又無法反駁,是無理中的有理。
「那我如何救治,請指示明路?」
「明路?我們不能告訴你。」

「為什麼?」
「告訴你,我們就不是纏身靈了。」
王國棟告訴幾位知己友人纏身靈鼻中人的故事,他們聽了覺得非常驚異。
「是睡覺打呼的聲音吧?」
「是做夢的嗎?」
「精神科只聽說腦海裡有人講話,沒聽過鼻子裡也有人講話的?」
這種事,大部分的人是「存疑」。
其中有一位友人,讀過我很多本靈異的書,他告訴王國棟,去找「蓮生活佛盧勝彥」,這位友人告訴王國棟,這位活佛,見多識廣,說不定有法可以治。



王國棟輾轉找到了我,一五一十把經過情形告訴了我,我說這是鬼神病,得罪了鬼神,得罪鬼神的,要速速懺悔,懺悔自己的意念不清淨,迴向自己的身體心理快快健全。
「如何懺悔?」
「唸《高王觀世音真經》一千遍,藉著經力,化解你自己的業障吧!」
「《高王觀世音真經》有力量?」
「不錯,經中有言,唸滿一千遍,重罪皆消滅,能滅生死苦,消除諸毒害。」我又說:「你既然唸經懺悔,但實際的行動也要做到,以後風月場所不要去走動,正心誠意,做一個品德端正的人,如此一來,自合懺悔的真旨。」
「你不把鼻中人趕走?」

「他們領有金英夫人的法旨,我亦有瑤池金母的法旨,如果法旨比法旨,我當然可以請鼻中人走路。佛道密宗之法,有剛猛的降伏法,亦有柔順的息災法,你的這等事,是咎由自取,罪在自己,既然罪在自己,解鈴還是繫鈴人,自己要靠自己。」
王國棟頗思自己懺悔,他開始唸《高王經》,他供奉由我開光的觀音,每日持經,剛開始唸經時,心中亦不平,頗覺煩躁,後來漸漸心中自安,而且晚上不出門,只有長跪誦經,記載篇數。
說也奇怪,他一唸經。鼻中人完全安靜了,一句話也不吭,彷彿不見了。
王國棟忍不住,問:
「嗨!你們在不在?」
「我們在聽經。」

這兩位鼻中人,原來還在,只是在聽經而已!
一直到唸滿一千遍。
王國棟夜間一夢,他夢見觀世音菩薩出現在虛空之中,用淨瓶楊枝灑了幾滴水在自己的身上,而自己全身大震盪,突然鼻孔中,跌下兩個小人,如蚊子大,見風略長,仍然大不及蠅,施施然竟出門去了。 
二、三日後。
王國棟再問:
「嗨!你們在不在?」
「......。」無聲無息。
他發覺鼻子清爽了,嗅覺完全恢復。他仍然繼續持《高王觀世音真經》,他相信唸經的力量。
在我(蓮生活佛盧勝彥)這方面,我發現有二小物要鑽入我的鼻子中,我悶哼一聲,一道鼻光,把二小物捲到天邊海角去了。


003 查庫
我曾經如此說過,人對自己的生命,充滿了迷惑及疑問,很多人雙手不停的勞動,但一生皆在困厄之中,人們無法了解自己的福分,所以他們會去祈求相師的指點。
我說,我慈悲天下眾生,我願為蒼生指點迷津,解脫他們的痛苦,求得幸福人生。
然而,我亦然知道,人的福分是有定數的,也就是說,依照三世因果的律令,一個人吃多少米,賺多少錢,其地位多高。妻、財、子、祿,原來全有個定數,這定數是千真萬確的。
再說,雖然有個定數,這定數很難改變。然而,我們亦然知道,學佛修行可以改變命運,大慈大悲可以改變命運,行大善可以改變命運。我常常運用自己任運的法力,進入另一時空之中,去「查庫」,追尋福分的源頭,安詳地一一為眾生解說「庫藏」的問題。
「庫藏」就是福分。
「查庫」解說每一個人三世因果中,原具有的福分有多少之意也。



有朱龍若來我處,問福分。
這位朱龍若年約五十,面團圓,穿著昂貴西服,走路從容徐步,舉手投足,眉鼻眼口,均是富貴相。
我觀察面相,我說:
「有七個財庫。」
朱龍若答:
「不準。」
朱龍若再問:「盧大師看我身價若干?」
我答:「二億一千萬美元的身價。」
朱龍若哈哈大笑:
「更不準,更不準,你這個盧大師,我要拆了你的招牌。」
我面紅耳赤。

朱龍若告訴我,他這一生,是做了不少事業,每到成功的邊緣,就差一步,發生其他的事故,就倒了。
如今年紀五十歲了,仍然一事無成,可以說,身無分文,更不用講二億一千萬美元的身價。
朱龍若奇怪的是,他自己相貌很好,每一個人看見他都說是富貴相,氣色甚佳,手腳也豐厚,他自己也喜歡到處找相士,隨眾受教,每一個相士都說他的財富是碩大芳馥,財富纍纍,但,事實上是一名窮措大。
朱龍若告訴我,連盧大師都會失算,這天下已無奇人,以後不再找人算命了。
我一聽,更加羞赧,我簡直見笑於世人。

我說:「我再靈測如何?」
「再求一試,但你已知答案。」朱龍若說。
「無妨!」我用屈指神算,屈指神算的結果,仍然是七座財庫,二億一千萬美元的身價。
「亂來,亂來,所謂命理,不可信也!」
我實在沒有辦法了,我說:「我去查庫。」
「什麼是查庫?」
「查你三世因果的庫藏福分,這是最後的辦法,也是最實際的辦法。」
「好吧!你去查庫,我等大師的答案。」



當夜,我見一吏駕一車乘至,對我恭敬的說:「請蓮生活佛查庫。」
「如何不準?」我責怪。
吏不言,只是回答:「查了便知。」
這位官吏駕著車乘,急速而行,到了一座大城市,如同王都一般,其中宮殿均非常壯麗。
宮殿之間,有一棵如天一般的大樹,大樹枝葉扶疏,倏而花,倏而實,可以說大樹的果實纍纍。官吏扶果實,由我觀之。
上有七顆果實,全寫了朱龍若的名字。
「七座寶庫。」我大駭,明明是七座財庫的,怎會是一文不名呢?
我還要告訴大家,這寶庫果實,不是世間的水果,世間的水果是圓的,而寶樹長出來的果實是方的,四四方方的,如同倉庫一般,故稱「寶庫庫藏」。

據我所知道的,「寶庫」有無窮盡的數量,這「庫藏殿」又在世界各地宇宙十方法界,這些是不可思議的,也很難令人想像的。
彷彿是所有眾生的資料,在不同時空因緣當中,存檔在「地大」、「水大」、「火大」、「風大」、「空大」,隨眾生的因緣不同而存檔。
這些庫藏,是眾生的「福分」、「智慧」的總合,明白了「庫藏」,一切宿命全一清二楚,有了「庫藏」,遍知一切眾生的救度。
為了救度一切眾生,使有著深重習氣的眾生得到調伏,可以「查庫」,在這種的因緣下,能使大眾產生信心皈命信仰。

「庫藏」的地點,因人而異,約分有五:
一、總統及國王。
二、榮華富貴的人。
三、工、農的人。
四、修行人。
五、貧苦的人。
據我所知,有很多修行人的「庫藏」,裡面是充滿智慧的法本,他們將智慧握在手中,「庫藏」內並不一定有什麼福分,他們只是將智慧發光,使一切眾生得到成就,而他們的福分就是「自在」。

保護「庫藏」的護藏神,都是極其威猛忿怒的護法,因為他們的使命,就是使每一個的庫藏都非常安全,因為所有的「庫藏」都是每一個人歷世轉劫的殊勝因果,有著甚深的宿命因緣。能夠明白「庫藏」之理,能夠「查庫」,也只有具足殊勝福德的人,才能見到「庫藏」,這種人在人間寥如晨星。
我見到朱龍若的「七座庫藏」,確定他是實有財富的人,也就是榮華富貴的人。
我疑惑。
官吏要我打開。
我一一打開,吃了一驚,因為裡面的「庫藏」全是空的,並無一物。
現在換我迷糊了,有七座寶庫,但全是空的,這是怎麼一回事?
我問護藏神。
護藏神答:「追溯朱龍若,此人前世修行,修出了七座庫藏,今世是大富大貴之人,可惜的是,他年輕時,風流成性,飽暖思淫慾,他原有妻室,又有第三者。其妻浮屍在家後院的游泳池。」
「游泳溺斃?」
「其妻根本不會游泳。」
「是失足落水?」

「這是朱龍若說的。」護藏神回答:「朱妻水淋淋的亡魂,帶著已有七個月身孕的胎兒之魂,再隨著一位穿黑衣裳的老太太,是朱之岳母。他們三位持著文疏前來,把七座寶庫的庫藏全數分光,三位亡魂帶著庫藏的緣分轉世去了。」
「朱妻之名?岳母之名?」
「朱妻是施玉圓,其岳母曾知慧。」
「為什麼其岳母曾知慧也可以來分用他的庫藏呢?」我大惑不解。
護藏神答:「原先朱龍若一切經營的資本,全是曾知慧的。」
「哦!我明白了。」我約略明白朱龍若這一世的來龍去脈了。這裡面隱藏著靈異,其實也不算是靈異,而是現實的反映,這些過程的諸端現象,當中都有因果存在,一丁一點也不可疏忽,在這種情形之下,生命輪迴的現象,也就更加的明晰!



那天,朱龍若來了:
「查庫了沒?」他的嘴角輕佻的帶著笑意。
「查了。」我正等著呢!
「幾座寶庫?」
「七座。」
朱龍若帶著嘲笑的口吻說:
「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用斗量。」
我說:「不錯。」
我反問朱龍若:
「你的岳母曾知慧,儲蓄錢嗎?有錢嗎?」
「是的,她曾去過唐山學醫,回來後開始行醫救人,她是有錢人,後來先生早逝,守寡一生茹素。」......。

朱龍若有點詫異:「你怎知,我前妻岳母之名?」
「我還知道你前妻之名呢!她是施玉圓。」我說。
「你還知道什麼?」他吃驚了。
「失足落水,帶著胎兒。」
「是的,失足落水。」
「那是你說的。」我大聲的說。
「盧大師,你是什麼意思?」朱龍若漲紅了臉:「你查庫不查,查這些幹什麼?」
「這是查庫的插曲。」我坦白告訴他:「你命中雖註定了七座寶庫,但寶庫卻是空的。」

「被他們分了?」
「你很聰明。」
朱龍若不說話了,他沉思了很久,默默的喝了幾口茶,猛然的站立了起來,身子施施然的,拖著一條長影,走出我家的門。
臨走時回頭對我說:
「你查的,算你對。」
後來,有很多位陌生的客人找我,他們都說是朱龍若介紹來的。
朱龍若對他們說:「如果要知道命運,誰都不用去找了,要找就找盧勝彥大師。」



有一次,有四、五位朱龍若的朋友到我處,其中的一位瘦小的男子,請我「查庫」。
我禪定,觀察他的心。
我要告訴大家的是,這三千大千世界當中,到處都有庫藏,這其中包括人的身體,人的出生及成長,示現在我們身體上的,即是三世因果埋下的福慧實相的庫藏,我們身體即是庫藏的外相,如此了解,就明白為何我一見朱龍若,就知道他有七座寶庫的原因。
所以,我「查庫」,先看人體外形,據我所知,人在受胎時,庫藏微微開啟,誕生之時,庫藏就成了,在成長之中,庫藏隨之變化,而在寂滅的時候,庫藏消失。
我觀察後說:
「先生的庫藏全是酒。」
他的朋友,人人笑得打跌。

「多少酒?」
「目之所視,萬瓶攢攢。」
他的朋友豎起大拇指,說:「盧大師高明,他有錢就喝XO,沒錢就喝米酒,無酒不歡,頃刻而盡,天天爛醉如泥,外號糊塗的燒酒仙。」
「我除了酒庫之外,還有什麼?」燒酒仙問。
「還有一些蘋果。」我答。
「答對了。」他的朋友大叫。
原來「燒酒仙」在梨山種蘋果。



我查別人的庫藏,然而,對自己的庫藏亦非常的好奇。(每一個人看團體照的照片時,第一眼先看的,一定先看自己,這是每一個人的心理)
我問護藏神。
護藏神答:「蓮生大師哪有庫藏!」
「沒有?」我驚呆了。
「你要看,自己去看吧!」
我觀照自己的因緣,順著因緣在法界中流轉,很多緣起緣滅,很多的世世代代,我來到一個繁華的都城,到了一個艷麗得青青的天空。
我竟到了「太極宮」,正北是前殿「太極殿」,我猛然憶起,這是長安城北方,是居中的大位,是坐北朝南,南面為王之意。
站在「太極宮」向南望,「承天門」正是南中門。
這是長安城,我到了長安城。
古都長安,可以說是規模空前的都城,矗立在關中平原。
長安大城,城周三十六公里,面積八十四平方公里。
城中道路完全是棋盤形的,完完全全井然有序,南北十四街,東西十一街,分東市、西市。

讀一讀李白的詩,就知道:
憑崖望咸陽,(咸陽即長安)
宮闕羅北極;
萬井驚劃出,
九衢如弦直。
又白居易說:「百千家似圍棋局,十二街如種菜畦。」
最寬闊的道路是正中央的「朱雀門街」。
長安最北的門是「通化門」,是通往函谷關的大道。
東門叫「春明門」,可以到長江以南。
南門叫「明德門」,正對終南山。
西門叫「金光門」,通往昆明池。另「開遠門」是長安通西域的絲綢之路的起點。
我看了「皇城」,「鴻臚寺」、「太常寺」、「太廟」,這一切彷彿在夢幻之中。

李白的「飲酒詩」:
五陵少年金市東,
銀鞍白馬度春風;
落花踏盡遊何處,
笑入胡姬酒肆中。
想一想昔年的長安城,繁華異常,如同國際大都會,四方珍奇百貨均匯聚於此,交易熱絡。
這是元宵的燈虹。
照亮長安的月空。
這是,遊歷在時空中的心路歷程,這是行走在娑婆世界的一個點滴痕跡。
我問護藏神:「我的庫藏呢?」
「這一切即是。」
「什麼是一切?」
「你是轉輪聖王。」護藏神說。

在虛空之中,有聲音告訴我:
你應當如是的思惟,
長安皇城是授託的天上宮堂,
風光秀麗是龍脈的頸項,
這裡的天氣最是清涼。
你的庫藏是最美麗的圖樣,
不但有財,也有佛法的寶藏,
茫茫四海,無邊無盡,
你是菩薩化現的轉輪聖王,
庫藏裡湧現快樂善良。



在禪觀中,我是轉輪聖王,擁有「一切」,又是菩薩的化現,那我的庫藏不只在人間,在大聖西天善法極樂世界,也應該有我的庫藏才對。
我應該看見:
寶燄金蓮映目明,
八功德水更微精,
金沙鋪地無窮麗,
和合天音入耳清。
眾寶花樹人罕見,
心想事成兼長生,
佛法僧修最清淨,
奇珍異寶果位增。

我應該看見「千層金閣」、「萬層寶殿」,因為我不但是「轉輪聖王」,也是「西天法王」,我當看見,霞光瑞氣,籠罩千里,彩霧祥雲,遮漫萬道。
正想像中,我竟到了一地――
此地陰風颯颯,黑霧漫漫,再一望,是一座大山,山不生草,峰不插天,嶺不行客,洞不納雲,澗不流水,是一座惡山窮水。
再看到岸前皆魍魎,嶺下盡鬼魔,洞中有魑魅,澗底隱邪魂。
我說這是「大陰山」。
「大陰山」之後就是十八層地獄――吊筋獄、幽枉獄、火坑獄、酆都獄、拔舌獄、剝皮獄、磨捱獄、碓搗獄、車崩獄、寒冰獄、脫殼獄、抽腸獄、油鍋獄、黑暗獄、刀山獄、血池獄、阿鼻獄、秤杆獄。

這裡正是:
人生且莫把心欺,
神鬼昭彰放過誰;
善惡到頭終有報,
只爭來早與來遲。
我說:「我蓮生活佛盧勝彥的庫藏,應該在大聖西天善法極樂世界,怎麼會在幽冥地府?」
護藏神答:「不錯,西方極樂世界有庫藏,幽冥世界怎能沒有?」
「此地有何庫藏?」
護藏神說:「此地陰司有庫藏官,也有護藏神,故人之福分,有天福者,有人福者,有地福者。」
「何為地福?」
「幽冥世界有六道輪迴所,地福多的,還生人道,轉生富貴人家。若生飛禽走獸,也是獸中為王。」

我想到,釋迦牟尼佛是佛教教主,未成佛時,也曾轉生為「象王」、「鹿王」、「猿王」、「雁王」。......
「我有庫藏在此?」
「不錯。」護藏神說:「你有燒紙寄庫。」
「那只是燒燒紙錠而已。」
「燒燒紙錠用心否?」
我答:「用心。」
「用心即是。」
「有多少?」我問。
「四百餘庫。」
「怎會那麼多?」我嚇了一跳。

護藏神答:「你難道忘了,佛經上說,一沙一塔,一花一世界,一紙一庫嗎?」
我唸一偈:
善哉真善哉!
行善果無災!
多寡均不拘!
用心大道開!
我在這裡,教人切切記住的是,作善作惡只在一個心而已。善惡一念之間,務必勿生惡念。另外,行善事,也非有錢人才能作得,窮苦人家也一樣作得善事,作善事,只要盡心,就是了。
護藏神說的,一沙一塔,一花一世界,一紙一庫,全憑用心而已!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