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10
狗勇士首部曲之五:絕處逢生
定  價:NT$260元
優惠價: 79205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庫存:10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書摘/試閱

一場風暴讓狗兒們猶疑的內心擺盪不定,
遭風雨橫掃的惡兆即將襲來。

幸運的狗幫戰勝了無懼,但狗幫的處境仍岌岌可危。波光粼粼的湖水盡頭見不著陸地,寬闊湖水帶有奇怪的鹹味。幸運和栓鍊犬小心翼翼地不讓波濤湖水捲走,繼續追蹤荒野狗幫的氣味,並且避免和猛犬狗幫起衝突。
在歷經狐狸圍困、湖水淹滅的苦境,栓鍊犬與荒野狗幫終於又再次會合。但猛犬狗幫次次算計他們,圍困湖水。當洶湧巨浪拍打在岩岸時的怒吼,捲走了艾爾帕,眾狗陷入群龍無首的混亂場面。
殊不知,所有狗都陷入一場狡詐的陰謀算計之中……

隨書附贈精美「立體戰犬卡──艾爾帕」

本書特色

1.作者文筆簡潔,情節高潮起伏跌宕,充滿閱讀刺激,是學生晨讀時最佳讀物。
2.各種犬種的行為動作,遇難的表現,與現實無異,閱讀時讓讀者彷彿身歷其境。
3.全系列緊扣野犬的自然生活習性,並深刻描述自然荒野的生存方法,將人類飼養的狗兒與荒地生存的狗兒顯現出鮮明的對比。
艾琳.杭特 (Erin Hunter)
知名暢銷奇幻小說《貓戰士》系列的作家。其實艾琳杭特是多位作家共筆的筆名,最初有負責統一故事線的編輯維多利亞.霍姆斯(Victoria Holmes)、資深童書作家凱特.卡里(Kate Cary)與基立.鮑德卓(Cherith Baldry),而後陸續加入圖伊.蘇斯蘭(Tui Sutherland)、吉琳恩.菲利浦(Gillian Philip)、茵芭莉.伊西爾斯(Inbali Iserles)、蘿西.貝斯特(Rosie Best)。2017年,維多利亞因為健康因素而離開了艾琳杭特團隊,現在的艾琳杭特,包含了五位HarperCollins的編輯。
艾琳杭特開創的奇幻世界深受全世界孩童喜愛,作家群都是愛護貓狗動物的人們,在他們的想像世界中,動物與人類無異,也有著與人類相仿的煩惱與感受。
熱銷作品:《貓戰士》、《狗勇士》


盧相如
東華大學創作與英語文學研究所畢業,目前為自由譯者。譯作有《晚安,美人》、《記憶游離》、《偷心賊》、《Q&A》(電影「貧民百萬富翁」暢銷原著小說)、《那年夏日湖畔》、《幽暗森林》、《就說你和他們一樣》等多部小說

第一章

萬里無雲的夜裡,幸運抖著身體醒來。狗兒們聚在河岸邊的矮樹叢底下。彼此的體溫不足以抵擋刺骨寒風。風拂過水面,吹過幸運身上的金黃色毛髮。
他環顧四周,看見貝拉的頭枕在瑪莎龐大的黑色身軀上,而恬恬─不,她現在是雷霆─蜷縮在瑪莎這隻善於涉水的大狗腳邊。噢,雷霆,你為什麼要喚作這個名字?幸運的胃一陣翻攪。他無法擺脫這個名字帶來的惡兆。在不斷糾纏著幸運的噩夢中,這隻小猛犬是否也扮演著其中一個角色?
風暴之犬?
他依舊不瞭解夢境的意義,或是何時發生......但夢境卻再真實不過。他清楚感覺到,在激烈的打鬥中,彼此銳利的尖牙相互啃咬,他的尾巴垂在身後。
此時雷霆看上去一臉平靜,把頭枕在棕色的前腳上、雙耳緊貼腦後。但幸運實在無法從心中抹去那個畫面......雷霆殘忍地攻擊著崔奇狗幫的瘋狂領袖─無
懼。
崔奇側躺著,裸露出殘肢。月亮仰躺著,倚著幸運的身體,她的腳掌掩住雙眼,這隻農場犬抖顫的嘴唇露出其中一顆尖牙,她輕聲嗚咽,「費瑞,我在
這裡......我在這裡......」
她肯定是夢見了她的伴侶,或許這隻偉大的狩獵犬在她的夢裡逃過一劫。
如果當時他們能夠及時返回荒野狗幫,或許就不會有事。費瑞的病痛與死亡一直令幸運感到罪惡,他忍不住回想狗花園裡,在巨型籠車上搭建陷阱屋的長爪們,身穿著黃色毛皮、臉龐蒙上一層黑。救援小隊的狗兒們發現費瑞跟其他動物,像是狐狸、兔子、土狼......等,甚至還有一隻薑黃色毛皮的利爪被關在籠車裡,每隻動物都染了病。
狗兒們釋放所有遭到囚禁的動物,帶著費瑞一塊逃進森林,卻不幸遇上了無懼的狗幫。
幸運渾身發顫,費瑞一直以來都是勇敢的鬥士,但是籠車陷阱屋使他變得如幼犬般虛弱,一點反擊的力量都沒有。幸運回想起曾經強壯無敵的費瑞,最終身形枯槁,不禁眼眶泛淚、輕聲嗚咽。
他身上的味道難聞極了......流出的血也有怪味道,就跟被污染的河水般發出惡臭。
待救援小組趕到費瑞身邊,一切都已經太遲了,可憐的費瑞......
那晚狗兒們準備入眠時,在月亮身邊圍成一圈,像是在守候著、安慰著失去伴侶的她,並一起對抗冷冽寒風的侵襲。幸運小心翼翼地起身,以免驚擾月亮,他跨過崔奇的尾巴,鑽出矮樹叢。綠葉上結了一層霜,在月光的映照下閃閃發光。在刺骨寒風的侵襲下,就連幸運身上的毛髮也變得僵硬。
他來到矮樹叢外圍,俯瞰茂密的田野、層疊起伏的山巒與山谷。他轉身走向河邊,腳踩在河岸邊結凍的草地,嘎吱作響。尚未結冰的河水刺痛著他的舌頭,所以他只喝了少量的水。
幸運從夜晚的冷空氣中嗅聞到鹹味,狗群沿著河水順流而下時,這股味道愈來愈強烈,但是他卻聞不出味道來自何方。幸運低下頭、聞到了艾爾帕、甜心及狗幫其他成員的氣味,他很肯定他們曾經過這邊,應該就在前方不遠處......最多一天的距離。幸運一想到甜心寧可跟著狼犬離開,也不願前去營救遭長爪囚禁的費瑞,不免感到心痛。但幸運仍很感激,甜心如同她所保證的,仔細地沿途留下氣味。
月亮跟救援小組其他成員返回狗幫後,想必會快樂些,但幸運自從與無懼跟他的狗幫結束一場大戰後,不免鬱鬱寡歡─就連勇敢、強壯的費瑞都這麼輕易倒下的話......他忍不住低頭。無懼那個發狂的狗幫仍在某處,猛犬狗幫的威脅也尚未解除。他跟其他狗返回荒野狗幫會比較安全。
寒冷的氣候也讓人擔憂,楓紅時節退去,冰風季來臨。他曾度過冰風季,不過那是在大城市裡,長爪的高聳建築阻擋了強勁的冷風。如今身在這片曠野中,刺骨的寒風讓幸運冷到了骨子裡。媽媽曾在他幼年時告訴他,冰雪不會帶來任何傷害,但就算待在城市裡,情況也不見得安全。
幸運還記得獨行犬雪貂牙,曾在美食屋外搖尾乞憐,他獨自在寒風刺骨的夜裡、蜷縮在公園中,便再也沒有醒來。幸運並未親眼瞧見他的模樣,不過聽說這隻老狗跟冰霜一樣,凍得又冰又僵硬。儘管媽媽一向都很有智慧,但幸運得承認她並非無所不知......
幸運像甩開毛髮上的雨水般,搖頭甩掉傷心的回憶。他環顧四周,發現他們仍待在無懼狗幫的領地裡。他站在河岸邊,在風中聞到這群狗的淡淡氣味,回頭望向熟睡中的狗群,不得不佩服身處其中的那隻長耳犬。崔奇離開艾爾帕的狗幫後,不幸失去了一條腿,卻為了求生而選擇加入另一個狗幫。儘管帶頭的無懼脾氣向來陰晴不定,瘸腿犬仍想辦法存活下來。
無懼的狗幫欠缺秩序與紀律,他們將如何面對群龍無首的窘境?幸運希望他們能夠因此更團結緊密、舉止溫和,不再繼續對其他狗幫宣戰。
幸運搖著頭、坐在結霜的草地上。
崔奇現在將何去何從?他既勇敢又有決心,協助救援小隊找到費瑞,最後還打敗了無懼。他理應得到充分的休息與安慰。他應該留在荒野狗幫,跟他的妹妹春天一起待在這裡將安全無虞。
幸運用後腿抓耳朵,艾爾帕絕對不會接納崔奇返回荒野狗幫,他在他身上烙下叛徒的記號,還警告他再也不許歸隊。但是崔奇也無法回歸在他的協助下慘遭殺害的狗幫。或許,就像幸運當初在森林中撞見他踽踽獨行那般,他注定成為一隻獨行犬。
大咆哮發生前,我自己也是隻不折不扣的獨行犬,幸運心想,覺得往事不堪回首。
他踱步回河邊,月亮之犬高掛天空、露出渾圓的模樣。月影投射在寂靜的河水上。遠處的河岸露出泛著魚肚白的黎明。
幸運嘆口氣,返回熟睡中的狗群身邊,輕輕舔舐著每隻狗的鼻子並輕聲呼喊,「該起床了。」
雷霆眨眨眼睛、抬頭打了個哈欠,露出尖銳白牙,「天還沒亮耶......」
「荒野狗幫肯定天一亮就動身了,我們現在出發才有機會趕上他們。」雷霆起身、不再抗議,崔奇跟著伸展四肢,撐著三條腿起身。
貝拉忍不住打了個寒顫,「真冷。」
幸運點點頭。
「試著動動腿。像這樣。」月亮開始甩動四肢,甩開身上凍結的冰霜。
貝拉模仿她的動作,用力甩動毛髮,幸運跟著加入。月亮大半輩子都生活在荒野,自有辦法對抗寒冷。
雷霆也想跟著其他狗兒的動作,前腳卻打了結,一時失去重心跌倒。月亮用鼻子蹭她、舔舔幼犬的耳朵,對她重複一遍動作,「如果會頭暈,就別動得太快,只要前後輕輕地動一動就行。瑪莎,你也動動身體、甩掉身上的冰霜吧。」
幸運望著雷霆再度嘗試,這次成功許多,月亮試著幫助其他狗幫成員、舔去他們毛髮上的冰霜、鼓勵他們動動身體,他很感動。可憐的月亮,幸好她找到方法,幫助她度過失去伴侶的哀慟。
「我現在覺得好多了。」貝拉說完舔舔腳掌,跟著月亮走向河岸邊。狗群們紛紛喝起冰冷的河水。瑪莎的黑色大腳往河裡一踩,竟然撲通一聲跳進河裡,沿著河岸邊游著,她滑動四肢,宛如巨型籠車。
貝拉伸長脖子,「鹹味似乎愈來愈濃烈。」
崔奇嗅聞空氣,「你覺得這是什麼味道?」
「我也不是很清楚......」貝拉闔上眼思索了一會兒,「不過味道很熟悉,有點像是從前身為栓鍊犬時吃過的食物。」
崔奇並不認同貝拉的說法,「這味道聞上去不像是食物。」
「我倒覺得是獵物。」雷霆說,「鹹鹹的味道......聞起來像血。」
幸運見到幼犬將舌頭從小尖牙間吐出時,內心感到惶惶不安。他迅速轉移話題,轉而詢問瑪莎的意見,「你在大咆哮之前,曾經身為栓鍊犬,對這個味道你有什麼看法?」
瑪莎頓了頓、望向漆黑的河水,「我不知道,但我同意貝拉的看法,這味道聞起來的確很熟悉。」
幸運聽見低沉的隆隆聲響,不禁豎起耳朵,聲音是從雷霆的肚子傳來。她低頭、一臉愧疚地望著幸運,「我克制不住。」他沒聽說過會游泳的兔子。他正打算開口時,動物突然探出頭來。牠的圓臉和短下巴更接近利爪的模樣,而不是兔子,牠還有一對小耳朵。牠的身體長長的且肌肉結實,牠忙著在河裡戲水時,幸運瞥見牠有條長長的尖尾巴。他見到動物仰躺在河面上、腳爪伸向半空中,輕鬆自在地順著水流而下。
「我們必須待在下風處、保持安靜。」月亮警告狗群,她沿著河岸行走,瑪莎與幸運緊跟在後。崔奇、貝拉跟雷霆則保持不動。獵捕動物的過程常是繞著獵物打轉,其中幾隻狗負責引出獵物,前面的同伴則阻擋獵物的去路。幸運不知道這些技巧如何應用在水裡游的動物,但是他們又有什麼辦法可想?河水對狗兒來說太過冰冷,甚至連瑪莎都難以忍受。他們沒有誰能夠游得過這隻動物唯一的希望是等到獵物來到陸地,但是誰能阻止獵物往遠處的岸邊接近,屆時一樣難以獵捕。
月亮、瑪莎跟幸運躲在河岸邊的草叢後。他們靜靜地觀察眼前這一幕,舔著下巴、望著這隻河兔在清晨的第一道陽光下戲水。這隻動物在水面上翻過肚皮、游近河岸。幸運驚訝發現,這隻獵物靠近的地點十分接近狗兒們的埋伏處,只見瑪莎的黑色身影突出草叢上方。瑪莎與月亮交換眼神,看著獵物不費吹灰之力地踏上結霜草地、抖落渾身的水珠。只見瑪莎往前一撲,將全身重量撲向獵物,獵物拚命掙扎、發出劇烈的尖銳叫聲。霎時,獵物掙脫了瑪莎的壓制,沿著河岸奔逃,瑪莎、月亮與幸運則緊追在後。幸運判斷得沒錯─這隻動物來到陸地的動作,果然不如狗兒敏捷。獵物拚命用牠的短腿衝向河水,牠應該知道這是牠僅存的希望。幸運衝向前擋住牠的去路,獵物發出尖銳叫聲、轉身逃竄,這時瑪莎往牠身上一撲,用她巨大的腳掌制服獵物,用下顎扣住獵物的長脖子。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