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 > 10
  • 司命(簡體書)

  • ISBN13:9787559439765
  • 出版社:江蘇鳳凰文藝出版社
  • 作者:九鷺非香
  • 裝訂/頁數:平裝/313頁
  • 規格:26cm*19cm (高/寬)
  • 版次:一版
  • 出版日:2019/12/31
  • 促銷優惠:新書優惠
人民幣定價:39.8元
定  價:NT$239元
優惠價: 79189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庫存 > 10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人氣作家九鷺非香仙俠經典全新修訂版,新增獨家番外
有你在,何處不是家,何處不繁花。

★人氣作家九鷺非香經典仙俠之作,全新修訂版,新增獨家“高甜”番外。

★萬龍遺孤VS天地司命,最美的情話是:“若天待你不公,我便逆了這天又如何。”

★惹人醉愛的雋永長情,不是轟轟烈烈,而是回首處永遠有他在。

★下一世,等我喝過孟婆湯,走過奈何橋,忘記所有,你再來找我吧,我們重新開始。

 

九重天上的司命星君表白被拒,酒後入夢,無意中入了萬天之墟,遇到了因為天命被囚禁的最後一條神龍長淵。
司命得知因果,決定替他改寫天命,以自己為引,寫下“天地龍回”的命簿。
應命簿,司命轉世為爾笙,再遇重傷的長淵。爾笙為救長淵性命,被迫入魔,長淵為救爾笙解脫,自願重回禁地受永生孤寂,以換爾笙能重回天上做無憂無慮的司命星君。
這一世,兩人死別。
當司命再次醒來,意外尋回了當初所寫的“天地龍回”命簿。
原來刻進心裡的人,就算丟失了記憶,也一樣不會忘記。
司命再次計劃解救長淵,這才知道“天地龍回”是天命運簿,而非司命所能左右。
終於,司命救下長淵,長淵卻決定為天地的平衡固守萬天之墟。於是,司命便隨他入萬天之墟,並用手中的筆,為他親自創下一方天地。
從此,一雙人,一世安。

九鷺非香
人氣作家,主寫玄幻奇幻類言情小說,有著天馬行空的想像力,文筆細膩治癒,筆下故事既虐戀又暖萌。
已出版作品:《招搖》《蒼蘭訣》《與鳳行》《我的奇異時光》等。
九鷺非香的作品幽默風趣,書中人物或歡萌可愛,或深情溫柔,一舉一動都被作者塑造地極為生動豐富。行文大開大合,過程一波三折,結局意味深長,往往讓人意猶未盡,且再三品讀感人至深。 
 ——作者 巫山
提起仙俠文,印象中是十本九虐,要麼就是仙凡殊途要麼就各種天劫,不過九鷺非香的《司命》萌萌噠,無大虐,推薦!喜歡這個作者的一系列仙俠文,很有自己的特色,節奏輕鬆明快,看了個開頭就想一氣讀完。
  ——資深讀者余于魚渝
  天地蒼茫,眾生渺渺,所謂天命,不過只是我們在某些轉折的關頭自己做的一些或對或錯的選擇罷了。每個選擇皆是由心而生,說到底,決定我們命運的不過都是自己。——最喜歡書裡的這句話!
  ——資深讀者紅豆只是豆
楔子
第一章 彼其之子,美無度
第二章 他是我相公
第三章 回龍穀
第四章 修仙路
第五章 無方山
第六章 思過
第七章 無極荒城
第八章 女怨
第九章 且共從容
第十章 誰都不許娶!
第十一章 易子而食
第十二章 再回無方
第十三章 長安往事
第十四章 求藥
第十五章 入魔已深
第十六章 殺了我
第十七章 歸位
第十八章 上古蘭草之地
第十九章 以命祭封印
第二十章 繪繁華
番外     龍蛋       
長安番外 一世安
司命長淵番外 有歲月可回首

  楔 子

  司命,主萬物命格。

  然而她卻無法安排自己的命運。若說有願,司命最大的願望便是能按照自己安排的生活來過一次,成為自己筆下的命定之人。

  迷迷糊糊地掉入混沌之中,她不知這是什麼地方,仿似沒有底一般,一片漆黑。

  她閉著眼任由自己不斷地往下墜。忽然,背脊仿似觸到了一塊堅硬如鐵牆般的東西,止住了她的下墜之勢。她伸手一摸,指尖一片寒涼。鐵牆般的東西,微微一動,她定下心神,立即開了天眼。

  不遠處兩點亮光一閃而過,緊接著,她後背貼著的這塊鐵牆般的東西,劇烈抖動起來。她腳下使力一躍而起,飛至空中,回頭一看,即便散漫如她也不由駭然。

  “啊!”

  朦朧的煙霧繚繞中,剛才她身旁竟是一條蜷縮而眠的巨大黑龍。

  龍,上古神物。早已寂滅在悠遠的歲月之中。

  黑龍醒來,蜷起來的身子漸漸舒展開來,令人戰栗的霸氣也隨之蔓延而去。他轉頭望向立在他身前的女子:“汝乃何人?”

  龐大的氣場壓得女子一陣胸悶,但她素來是個逞強的人,挺直了背脊,直視黑龍的雙目,她道:“九重天上司命星君。”

  “司命?”

  “司萬物命格。”

  黑龍無言地打量了司命半晌,倏爾一聲嘶鳴,其聲渾厚,震得司命肺腑生疼:“天生萬物,區區小物竟妄圖司萬物命格,命由己造,吾且看看你待如何司吾之命。”

  司命一把抹乾淨唇角的血,老實搖頭:“我沒那麼大本事。但是即便我不能書寫你的宿命,我也知道這世間早已無龍。此處氣息停滯,無絲毫靈力流動,比起棲息之地更像是一個囚籠,隔絕了與外界的聯繫。你說命由己造,卻被圈禁至此。連自由都沒有,又怎麼造你自己的命?”

  “出此挑釁之言,不怕吾下殺手?”

  “我心中尚有牽掛,還不想早死。但是現在實力差距很明顯,你若要殺我,不是我幾句好話便能阻止得了的。左右我打不過你,不如在你對我動手之前多說幾句話,最好能將你氣死,如此我倒還能逃出生天。”

  黑龍聽罷這話不怒反笑,倏地騰空而起。卷出的巨大氣流帶得司命一個踉蹌,在空中翻了好幾個跟頭才立穩。

  司命恨恨地望向黑龍:“我是有身份的人,可殺不可辱,更不可褻玩!”

  黑龍道:“你倒有趣。吾在此孤寂已久,能得一物相伴也是趣事。司命,你若能令吾時時開顏,吾便留你性命,如何?”

  司命暗自琢磨了一會兒道:“留我一命並不足以讓我覥著臉來逗你開心,這是個腦力活,我要別的好處。”

  “司命,你是頭一個敢與吾談條件的。”黑龍頓了頓,“且說來聽聽。”

  “古書上記載,龍渾身是寶,我向來不信這話,你給我驗證一下。”

  “如何驗證?”

  司命目光灼灼地盯著黑龍道:“拉坨便便來看看。是不是寶?”

  黑龍無言了好一陣:“換個簡單的。”

  司命不解:“排泄有何困難?若是困難,我幫你掏一掏。掏一掏便通暢無阻,順滑非常啊!”

  “吾數万年不食五穀。何來穢物?”黑龍望著司命,“你這是什麼眼神?”

  司命撇了撇嘴道:“大黑龍,橫豎咱倆現在也是一根繩上的蚱蜢,你出不去我更出不去。咱們要在一起待上許久,這些事你不必瞞我。便秘也是病,得治。”

  黑龍沉默。

  司命捂著嘴偷笑了一會兒,道:“前面皆是我尋開心的玩笑話,你別當真。但是不管怎麼說,咱們現在都待在這個暗無天日的地方,你用我來尋樂子,我自然也用你來尋樂子,獨樂樂不如眾樂樂。讓你開心我才能活命這種話說出來只能增加咱倆之間的隔閡。彼時,我愁眉苦臉,你也沒好處。”

  司命抱拳鞠躬,笑嘻嘻地道:“大黑龍,交個朋友如何?這職位做得太久,我把原來的名字都忘了,你就喚我司命便可。”

  龍身在司命面前盤踞,兩隻在混沌之中閃著幽光的龍眼輕輕眨了兩下:

  “吾名長淵。”

  “長淵,你有一個好名字。”

  “司命,你有一副好性子。”

   

  第一章

  彼其之子,美無度

  三界外,上有萬天之墟,下有無極荒城。皆是無日月、無生靈的死寂之地。有進無出。與幽禁罪大惡極之徒的荒城不同,萬天之墟更為寂靜清冷,因那處乃是囚龍之地。

  囚了這世間最後一條龍。

  村頭的百年大樹下,老夫子正在給他的學生們講述傳說中的故事。藍天白雲,柔和的微風,認真傾聽故事的學生,一切平淡而美好。

  夫子很滿意。

  突然,一滴略帶粘膩的液體滴落到夫子臉上。夫子不甚在意地抹去,望瞭望遠處的天空,並未見有半分下雨的跡象。

  “啊!”學生小胖三呆呆地望向夫子頭頂的粗壯樹枝,“夫子,爾笙。”

  抬頭一望,一個十二三歲的女孩像貓一樣趴在樹枝上,四肢無力地垂下,臉貼著樹幹睡得正香。微張的唇邊蜿蜒而出一抹晶亮的液體,滑過樹枝,滴下。

  “哎呀!”

  正中夫子的眼睛。

  學生們哄然大笑。夫子擦乾了眼睛,怒極而起,想抓住爾笙好好打一頓。

  被學生們的大笑吵醒的女孩見形勢不妙,一個利索的翻身,跳下樹,身形靈活地躍過了兩個小土丘,轉過頭來不忘對夫子啐了口唾沫,隨後急急忙忙地跑不見了踪影。

  夫子氣得跳腳,鬍鬚都豎了起來。學生們見了,更是笑得開心。

  適時,陽光和煦,晴空萬里。

  “臭老頭。”爾笙踢開腳下的石子,邊走邊嘟囔著,“有點窮酸氣就了不起哦!會講故事了不起哦!我才不稀罕聽你的故事呢!”賭著氣,爾笙將腳下的一塊石子狠狠一踢,腳趾立即傳來尖銳的疼痛,還不等爾笙叫出來,一聲高呼便自田坎下傳來。

  “誰扔的石子!”

  爾笙心道不妙,顧不得腳下的疼痛拔腿便跑。田坎下做農活的漢子已經看見了爾笙,大聲喝罵道:“又是你個小王八羔子!有娘生沒娘養的狗崽子!”

  等跑遠了些,爾笙估摸著漢子暫時抓不到自己了,便對著他的方向拍了拍屁股,又做了個鬼臉回敬道:“關你屁事!你個挨小王八羔子打的大王八羔子!”

  漢子徹底被激怒了,放下農具便追過去:“看老子今天不收拾你!”

  爾笙向漢子的方向吐了口口水,轉身就往村後的樹林裡跑。村人們迷信樹林裡有妖怪,漢子不敢追進去,便站在樹林外面破口大罵。有村人聽不下去,勸道:“你跟她一個孤女計較什麼,那孩子命中帶煞,一家人都被克死光了,你小心跟她接觸。”

  漢子啐了口唾沫:“真噁心。”甩著膀子走了。

  爾笙對著他的背影做了個鬼臉又重重地“哼”了一聲,轉身便往林子深處走去。

  沒想到越往林子深處走,視野反而越開闊。樹林的最深處有一汪幽深的潭水,沒有來源沒有去處卻常年保持著清澈。無風無波時能清楚地看見潭底的殘木斷枝,也不知是什麼時候掉進去的。潭邊四季都開著不知名的白色小花,毛茸茸的,看起來十分可愛。

  爾笙對村人的膽小很是不屑,她想,迷信什麼上古傳說、妖魔鬼怪,他們不到這林子裡來走一走,永遠都不知道這裡到底有多美。

  爾笙坐在潭邊的一塊石頭上,脫了鞋,把臟兮兮的襪子隨手一扔,掰著腳丫子看了一會兒,大腳趾的指甲蓋已經踢翻了,在跑動的時候出了不少血。她咬牙,忍著疼痛生生將翻過去的腳指甲給扯了下來。鮮血流出,爾笙將腳泡進冰涼的潭水中,嘴裡嘀咕著:“居然敢噁心姑奶奶!今晚就去你家後院拉幾坨屎,糊在你家菜籃子上,噁心不死你。”

  對著自己在潭水中慢慢散開的血望了一會兒,爾笙仰頭躺在石頭上,睜著眼看著藍天之上飄過的朵朵白雲。

  “妖魔鬼怪?哼!如果有妖魔鬼怪為什麼不出來讓姑奶奶看看?”回應她的只有風穿過樹林的沙沙聲,爾笙哼了一聲,“村子裡的老傢伙們就知道編排故事騙人。”

  她閉上眼,在水中晃著腿,一搖一搖地醞釀睡意。

  天空中一道黑影蜿蜒劃過,籠罩過她的身體,爾笙敏感地睜開眼睛。天還是那片天,雲還是那幾朵雲。微風依舊徐徐地吹,樹木依舊沙沙地響,沒什麼不一樣。

  她撇了撇嘴,暗罵自己疑神疑鬼。

  忽然,一陣狂風大作,徑直將她扔在石頭上的髒襪子刮走。她碎碎罵了句不太文雅的話。緊接著地面似乎被什麼巨大的東西撞擊了一下,猛地顫動起來,爾笙被抖得從石頭上滾了下去。

  饒是她天生膽大,此時也被這陣詭異的妖風和奇怪的抖動弄得有點怔然。

  艱難地從石頭後面爬出來,耳邊忽聞一聲駭人心魄的動物鳴叫,其聲渾厚,震得她胸口劇痛,生生嘔出一口血來。腦子暈乎成一片,她通紅著眼睛望向傳來聲音的那一處。

  那巨大的黑色影子在她眼中投影成此生絕不會忘記的驚悚印記。爾笙張大了嘴,恨不能將眼睛凸出來:“妖……妖……”

  一條、一條……猙獰的巨大蛇妖!

  身覆黑甲,頭有兩角,有腳而五爪,後背有鰭,身粗如參天大樹之幹。

  “妖蛇!”

  爾笙的心臟驟停,雙眼一翻,身子僵直,像塊木板一樣往後一倒,嚇得幾乎暈死過去……本來她是可以如願暈死過去的,但倒下去的那處恰巧有塊碎石頭,後腦勺磕在石頭上,一陣尖銳的疼痛之後,她又稍稍摔清醒了些。

  原來村後的林子裡真的會出現妖怪。爾笙迷迷糊糊地想,村里的老頭子們說的那麼多屁話當中居然有一句是真的。

  但是既然有妖怪了,為什麼還沒出現鬼魂呢?阿爹阿娘的鬼魂為什麼不到這裡來游盪遊蕩呢……

  蛇妖的嘶鳴只有那麼一聲便消失了,而爾笙的耳鳴卻持續了好久。暈暈乎乎地捂著後腦勺坐起來,她呆了半晌,才恍然想起此時自己應該往村子裡跑,逃命才是。

  搖搖晃晃地站起來,爾笙不知是顧不得穿鞋,還是根本就忘了穿鞋,尋了一個大致的方向就踉踉蹌蹌地往那處奔去。腳步比喝醉的酒鬼還要虛浮縹緲。

  路邊的白色小花越走越多,樹木越來越少,遠方儼然成了一片白色的花海。爾笙迷糊的腦子全然顧不得周遭的景色自己是不是熟悉,此時在她腦子裡就只有逃命一個念頭。

  爾笙不知不覺中已經闖入了樹林的腹地,跌跌撞撞,像個誤入仙境的莽撞凡人,跑過之地驚起無數飛絮亂舞。

  奔上一個小坡,爾笙居高臨下地遠遠一望,倏地怔住。

  遠處是一棵巨大的參天之樹,樹冠繁茂,比村中最老的老榕樹還要大,而在大樹之下,一名渾身是血的黑袍男子靜靜地倚著樹根,閉眼坐著。

  白色的花,黑衣的男子,漫天絮絮繚繞的落英在他身邊紛飛成了一幅極美的畫。將那方天地描繪成另一個世界。


精彩語錄:

1.他若為魔,我便是捨了神格,與他一道墮魔又何妨。

2.有你在,何處不心安,何處無繁花。

3.司命,主萬物命格。然而她卻無法安排自己的命運。若說有願,司命最大的願望便是能按照自己安排的生活來過一次,成為自己筆下的命定之人。

4.在長淵看來,爾笙這一輩子結局如何他無法預料,唯有拼命護著便是了。

5.這一次我來尋你,以後換我來對你好,讓我許你一世安好。我們,從最初之時再開始。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45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