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8
說不盡的南北朝(全三冊)(簡體書)
  • 說不盡的南北朝(全三冊)(簡體書)

  • ISBN13:9787510468780
  • 出版社:新世界出版社
  • 作者:邙山野人
  • 裝訂/頁數:平裝/1390頁
  • 規格:26cm*19cm (高/寬)
  • 本數:3
  • 版次:一版
  • 出版日:2020/01/01
  • 促銷優惠:新書優惠
人民幣定價:188元
定  價:NT$1128元
優惠價: 79891
可得紅利積點:26 點

庫存:8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 史學博士、大學講師、民族史專家邙山野人*作品!內容豐富!知識準確!故事好看!
★ 百萬字詳盡講述公元420—589年南北朝近200年的歷史!
★ 南北朝是一個英雄輩出的年代。本書以人物為主線,請劉裕、拓跋燾、馮太后、元宏、蕭衍、高歡、宇文泰等英雄人物先後登上舞台,“說出你的故事”。
★ 全面、完整、生動、客觀、脈絡清晰地展現了南北朝這一混亂的大分裂時代的詳細歷史。
★ 史學博士、民族史專家講述的歷史,史料均來源於官修史書,讀者能夠得到準確無誤的歷史知識。
★ 專業史學背景,可比易中天;故事好看,媲美《明朝那些事兒》!

本書共分三部六卷,詳盡講述了南北朝時期近200年的歷史。

*部含*、第二卷。*卷《劉宋的崛起》重點講述宋武帝劉裕從草根成長為一代帝王的創業史,以及北伐攻滅南燕、後秦兩國的戰爭。第二卷《南北戰爭》講述宋文帝年間南朝與北魏之間的數次大規模戰事。

第二部含第三、第四卷。第三卷《嗜血的皇冠》聚焦兩國內部圍繞皇位繼承展開的權力角逐和內戰,以及宋齊禪代。第四卷《齊亡梁興》描寫了北魏馮太后女主當國、孝文帝改革和梁武帝蕭衍建立梁朝的歷史。

第三部含第五、第六卷。第五卷《撕裂的帝國》講述了北魏帝國的動亂和崩潰,以及高歡、宇文泰的崛起。第六卷《統一之路》敘說了侯景之亂導致梁朝滅亡、北周滅北齊、隋朝統一全國的歷程。

全書以史料為根據,結合歷史學家的研究成果,以輕鬆詼諧的筆法重現了波瀾壯闊的南北朝真實歷史,知識豐富準確,閱讀趣味很強。

 

邙山野人

男,80後通俗歷史寫作者。文學學士,法學碩士,史學博士。一個志在超越蔡東藩的男人。現為西北大學講師,研究民族史。曾出版歷史作品《東晉十六國風雲》。

 

★ 史學博士、大學講師、民族史專家邙山野人*作品!內容豐富!知識準確!故事好看!
★ 百萬字詳盡講述公元420—589年南北朝近200年的歷史!
★ 南北朝是一個英雄輩出的年代。本書以人物為主線,請劉裕、拓跋燾、馮太后、元宏、蕭衍、高歡、宇文泰等英雄人物先後登上舞台,“說出你的故事”。
★ 全面、完整、生動、客觀、脈絡清晰地展現了南北朝這一混亂的大分裂時代的詳細歷史。
★ 史學博士、民族史專家講述的歷史,史料均來源於官修史書,讀者能夠得到準確無誤的歷史知識。
★ 專業史學背景,可比易中天;故事好看,媲美《明朝那些事兒》!

第一卷 劉宋的崛起
01 劉寄奴降生

02 劉裕的野望

03 不如去當兵

04 一道詔令引發的動亂

05 天師降臨

06 華麗的登場

07 牛刀小試戰孫恩

08 蒜山之戰

09 新的威脅

10 進擊的桓玄

11 司馬元顯的決策

12 劉牢之的抉擇

13 北府將的危機

14 桓玄篡晉

15 密謀造反

16 盟友與大哥

17 義旗初建

18 激戰羅落橋

19 覆舟山之戰

20 沒有硝煙的戰場

21 燃燒的崢嶸洲

22 桓玄的末路

23 餘波難平

24 盤龍鎮荊襄

25 謙虛使人進步

26 無聲的競爭

27 入朝輔政

28 劉敬宣伐蜀

29 北伐南燕

30 平原上的移動城堡

31 廣固圍城戰

32 何無忌之死

33 憤怒的劉毅

34 兵臨城下

35 保衛建康

36 南岸攻防戰

37 荊州戰局

38 雷池水戰

39 窮寇宜追

40 劉裕的創業班底

41 權力的賭局

42 王鎮惡奇襲江陵

43 伐蜀博弈論

44 富貴履危機

45 豪門朋友圈

46 翦除司馬氏

47 利害重於是非

48 私利合於大義

49 庸主姚泓

50 假途滅秦

51 禍起蕭牆

52 金戈鐵馬卻月陣

53 潼關攻堅戰

54 青泥奇捷

55 攻克長安

56 劉穆之之死

57 無奈的東歸

58 宋國初建

59 關中得而復失

60 晉宋禪代

61 恭帝必須死

62 強幹弱枝

63 太子和輔臣

64 宋武功過

65 北魏的進攻

66 毛德祖守城

67 少帝被廢之謎

68 範泰的警告

69 廬陵王義真

70 宰相廢王殺帝

71 宋文帝上台

72 薄伐河朔猶未已

73 權相自經究可哀

74 謝晦的結局

 

第二卷 南北戰爭
01 太子監國

02 少年英主

03 定策西伐

04 初攻統萬城

05 再攻克統萬

06 赫連氏死灰復燃

07 崔浩舌戰群臣

08 北伐柔然安北境

09 宋文帝宣戰

10 隆冬將至

11 檀道濟量沙唱籌

12 東征北燕

13 馮氏覆滅

14 李順出使

15 西討涼州

16 朕即太平真君

17 觸不得的逆鱗

18 滅魏者吳

19 太武滅佛

20 宋文帝的病

21 彭城王專權

22 主相之爭

23 自毀萬里長城

24 相王黨的覆滅

25 幼王出鎮

26 妄人與愚人

27 莫名其妙的謀反

28 懸瓠之戰

29 國史大獄

30 崔浩之死

31 元嘉草草封狼居胥

32 三路進軍

33 雍州兵崛起

34 拓跋燾的反擊

35 進抵彭城

36 張李舌戰

37 胡馬臨江

38 和親之議

39 盱眙之戰

 

第三卷 嗜血的皇冠
01 囚籠中的太子

02 正平事變

03 乳母常氏

04 消失的皇孫

05 馮昭儀講故事

06 子貴母死

07 從貴人到皇后

08 漫長的等待

09 巫蠱之禍

10 東窗事發

11 血濺含章殿

12 武陵王討逆

13 兵發建康

14 孝武帝即位

15 二兇授首

16 荊、江密謀

17 四鎮叛亂

18 分別始是苦

19 獨裁者劉駿

20 血洗廣陵城

21 暴君與寵妃

22 荒主繼位

23 真假天子

24 沈慶之的決定

25 少主的暴行

26 禍福一念間

27 寒人造反

28 “豬王”登位

29 叔侄大戰

30 菜雞互啄

31 北魏盡據淮北

32 太后與少帝

33 獻文帝的煩惱

34 離奇的禪位

35 詭異的暴崩

36 總有刁民要害朕

37 明帝的黑名單

38 蕭道成的崛起

39 暗潮洶湧

40 桂陽王的閃擊

41 斬首行動

42 力挽狂瀾

43 建平王之叛

44 惡魔少年

45 試探眾心

46 七夕驚變

47 沈攸之起兵

48 可憐石頭城

49 頓兵夏口

50 一步之遙

51 宋齊禪代

 

第四卷 齊亡梁興
01 女主治國

02 方山永固

03 俸祿制與懲貪

04 經濟體制改革

05 太后的喪禮

06 孝文帝變法

07 走出平城

08 定都洛陽

09 永明之治

10 禍不單行

11 流產的政變

12 俊美的昏君

13 蕭鸞的陰謀

14 血染的皇冠

15 二馮宮鬥

16 太子出逃

17 孝文南伐

18 奪取沔北五郡

19 輿疾北返

20 幽居的皇后

21 最後的征途

22 宣武帝登基

23 金床玉几不能眠

24 混世魔王

25 一個昏君的誕生

26 陳顯達舉兵

27 將門虎子

28 潛龍在淵

29 雍州用武地

30 蕭懿之死

31 攻心為上

32 郢城鏖兵

33 持續的亂局

34 朱雀大捷

35 東昏侯覆亡

36 改朝換代尋常事

37 魏、梁全面開戰

38 義陽之戰

39 名將韋叡

40 堰水取合肥

41 蕭娘與呂姥

42 進圍鍾離

43 會戰邵陽洲

44 浮山築堰

45 人難勝天

46 皇帝菩薩

47 遁入空門得清淨

48 梁武佞佛

49 可怕的詛咒

50 三後之爭

51 高肇覆亡

 

第五卷 撕裂的帝國
01 京城裡的騷亂

02 愚婦當國

03 元叉政變

04 柔然來降

05 星火燎原亂北疆

06 胡太后反政

07 契胡酋長爾朱榮

08 如虎添翼

09 孝莊帝即位

10 河陰之變

11 削平葛榮

12 蕭樑乘亂北伐

13 七千白袍入洛陽

14 進退失據

15 天柱大將軍

16 爾朱天光西征

17 元子攸的恐懼

18 血濺明光殿

19 爾朱氏復仇

20 劫殺孝莊帝

21 計賺六鎮降眾

22 東出壺關

23 信都起兵

24 南據鄴城

25 韓陵之戰

26 一年三易主

27 高歡的難題

28 借刀殺人

29 賀拔岳之死

30 宇文泰定關隴

31 誰是奸佞

32 天子下殿走

33 逝去的帝國

34 西弱東強

35 小關之戰

36 攻取弘農

37 沙苑秋風蘆如雪

38 渭曲柳色無處尋

39 爭奪河南

40 河橋混戰

41 高澄輔政

42 “六條”治國

43 王思政建玉壁

44 再戰北邙山

45 柔然公主

46 突厥興起

47 韋孝寬守城

48 高歡之死

49 虛假的盛世

50 奇葩王爺

51 “文青”太子

52 金甌無缺

53 侯景降梁

54 慕容紹宗南討

55 師徒交手

56 韓亡子房奮

57 突然發生的謀殺

58 頭號嫌疑人

59 北齊開國

 

第六卷 統一之路
01 侯景叛亂

02 青絲白馬壽陽來

03 十月圍城

04 困獸之鬥

05 無力的救援

06 緩兵之計

07 魂斷淨居殿

08 金樓子蕭繹

09 宇宙大將軍

10 折戟赤沙亭

11 陳霸先舉義

12 命至於此可奈何

13 負隅頑抗

14 豺狼的末日

15 螳螂捕蟬雀在後

16 還都之爭

17 府兵初建

18 大兵壓境

19 烽火照流星

20 突襲石頭城

21 北齊入侵

22 陳朝立國

23 魏周鼎革

24 宇文護專權

25 毒殺周明帝

26 嗜殺成癮

27 威以御下

28 被猜忌的宗王

29 除舊佈新

30 政變前夜

31 殷家弟及

32 短命的蠕龍

33 聯兵伐齊

34 守河椎冰

35 蘭陵王破陣

36 太上皇傳位

37 祖、和爭權

38 內廷壓倒勳貴

39 “女相”陸令萱

40 一場未遂的政變

41 餘波難平

42 自毀長城

43 最後的黨爭

44 周武帝親政

45 合縱伐齊

46 無愁天子

47 平陽之戰

48 逃跑的皇帝

49 周師入晉陽

50 北齊覆亡

51 歷史的轉折點

52 第三代難題

53 楊堅上位

54 騎虎之勢

55 可疑的“鴻門宴”

56 開皇之治

57 遠交近攻,離強和弱

58 興兵伐陳

59 雄兵渡江

60 金陵王氣黯然收

 

參考書目

第一卷 劉宋的崛起
 

01 劉寄奴降生
今日的南京,東晉時叫作建康。在建康東北二百里外的長江南岸,有一個叫作京口(今江蘇鎮江)的小城。

公元363年春天的一個夜晚,京口的某個官舍里傳出一聲嬰啼,宣告一個小生命降臨人間。

是個健康的男嬰。初為人父的郡功曹劉翹很高興。

左鄰右舍都來道賀弄璋之喜。連續幾天,劉家都沉浸在喜悅和忙亂中。

可誰曾想樂極生悲。古代醫學相對落後,缺乏消毒滅菌手段,產婦分娩後極易感染疾病。劉翹的妻子趙安宗不幸罹患產疾,就此一病不起,十幾天后撒手人寰。襁褓中的嬰兒還來不及辨識母親的容貌,母親便捨他而去了!

料理完喪事,劉翹發起了愁。自己一個人,該如何撫養這嗷嗷待哺的小兒呢?

劉翹祖籍彭城(今江蘇徐州)。五十多年前天下大亂,中原大好河山被少數民族佔據,劉翹的爺爺劉混南下逃亡渡過長江,最終僑居在了京口。劉家雖不是高門大族,但祖上好歹也是做過官的。劉翹的爺爺劉混做過武原縣令,父親劉靖更進一步,做了東安郡的太守。可到了劉翹這一輩,就混得差遠了,只弄了個郡功曹的低職。

郡功曹是郡守下面主管考績選任的助手,職能雖然重要,在當時卻被視為“吏”而非“官”。官是有正式編制的,吏則是政府的臨時僱員。郡功曹只是刀筆小吏,俸祿微薄。按東漢的標準,郡功曹秩百石,月薪八百錢,米四斛八斗。這是什麼概念呢?當時每月人均口糧需要米二斛,僱用一個僕役則需花費一千錢。也就是說,僅憑郡功曹的俸祿,是萬萬養活不起一個五口之家的。這還是東漢時的狀況,到了晉朝,官吏的俸祿普遍比東漢時縮水將近一半,低級官吏的俸祿就更是少得可憐了。

而且,劉翹任職的郡只是東晉安置流民的僑置郡,平素很少能撈到工資之外的油水。對於眼下剛剛花了一大筆喪葬費的劉翹來說,要想養活這個男嬰,就得管吃管住再每月花費一千錢雇個奶媽,這實在是個不小的負擔。

可能是由於大喜之後復有大悲,心理狀況不大正常,也可能是權衡利弊後痛下決心的結果,劉翹做出了一個殘忍的決定:丟棄這個嬰兒!

那一刻,他絕沒有想到,眼前這個柔弱無助的男嬰,未來將氣吞萬里、橫掃千軍,建立自己的王朝,被後世稱作“宋武帝”,自己這個不太稱職的父親,也得以被追尊為“孝穆皇帝”。這一切,都差點兒被他自己親手斷送、棄之草澤了!

所幸的是,嬰兒的姨母及時阻止了劉翹的行動。她既哀痛於妹妹的早亡,又憐惜這嬰孩的無依,義不容辭地張開胸膛承擔起乳養的責任。由於童年時一直寄養於姨母家,這個男嬰的小名便被喚作“寄奴”。也許是希望男嬰長大後能夠不再受貧窮之苦吧,劉翹用富裕的“裕”字作為他的大名。

宋武帝劉裕,生於興寧元年歲次癸亥三月壬寅夜,即公曆363年4月16日的晚上。

對於尚未足月的小寄奴來說,人生中面臨的第一個挑戰不過是姨母的乳頭。他貪婪地吮吸著,彷彿要將在母親那裡虧欠的奶水一併補足。眼看小寄奴像狼孩兒一樣將乳房吸空,姨母只好讓自己的孩子提前斷奶,將奶水全部留給了小外甥。

有了姨母的撫養,劉寄奴安然度過了童年。

在這段歲月裡,父親劉翹娶了蕭氏為續弦,隨後生下兩個弟弟道憐和道規。蕭氏待劉裕如同親生,劉裕和兩個弟弟也關係甚好。然而好景不長,大約在劉裕十歲左右時,父親劉翹去世,蕭氏一個人拉扯三個幼子,日子過得更加清苦起來。

身為家裡的長子,劉裕年紀輕輕便要分擔養家之責,要時時上山砍柴,或編織些草鞋到集市上叫賣,這一來便荒廢了學業,以致“僅識文字”,相當於小學文化水平。加以缺乏嚴父管教,又沾染了些市井風習,竟學會了喝酒、賭博。所以雖然劉裕成年後相貌堂堂、“風骨奇偉”,身高一米八五(“七尺六寸”),而且在蕭氏的張羅下娶了妻成了家,鄉里卻仍視其為貧賤無德的流氓混混,時常在背後指指點點,說劉家有此不肖兒,恐怕要從此落魄了吧!

鄰里的風言風語傳進了劉裕的耳朵,他報以一聲冷笑,未予置評。

喝酒、賭博算什麼?當年漢高祖劉邦未發跡時,不同樣是個酒鬼加賭徒?

砍柴、賣履又怎樣?蜀漢昭烈帝劉備家貧時,不也割過蒲草賣過草鞋?

爾等燕雀,安知鴻鵠之志?

我劉裕,是要成就天下霸業的男人!

 

02 劉裕的野望
許多年後,當人們回顧宋武帝劉裕的傳奇一生,在感嘆他的英雄偉業之餘,不免對他的平生經歷附會許多那個年代常見的浮誇與想像。其中之一便是神化劉裕的出身。

梁朝人沈約編著的《宋書》這樣記載:劉裕是西漢楚元王劉交的第二十一代後裔,出生之夜有神光照室,甚至祖墳上都降下了甘露。雖然年輕時家窮沒文化,卻是不折不扣的貴種,來到世間是注定要成就一番驚天動地的大事業的。為證明以上並非虛言,史書還羅列了幾個故事來增強說服力。

故事一:

劉裕有一次從京城建康返回老家京口,途中在一家客棧休息,向賣飯的大娘討酒喝。大娘說後面有酒,要喝你自己去取。劉裕轉進後室,在酒壇旁邊就喝了起來,越喝越來勁兒,直到醉倒在地。這時,名士王謐(音mì)有一個門生路過客棧,也要酒喝。大娘說後面有個人已經在喝了,你們可以一塊兒喝。這位門生進屋一看,乖乖不得了!哪裡有什麼喝酒的人?酒壇旁分明臥了一條五彩斑斕的蛟龍!嚇得趕緊一溜煙竄了回去。待賣酒的大娘再來查看時,劉裕已醒,蛟龍卻不見了。

該起靈異事件隨後經由那位門生傳進了王謐的耳朵。這王謐可不是凡人,乃是東晉初年權傾天下的宰相王導的孫子,是一等一的高門士族,當時官拜驃騎長史。聽說京口有人蛟龍附體,他當下興趣大增。多年來當地一直流傳著一個預言,說曲阿(今江蘇丹陽)、丹徒(今江蘇鎮江東)兩地之間有天子氣,未來將有帝王產生。京口正當曲阿、丹徒間之地望,難道此人便是真龍天子?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王謐隨後派人密切關注劉裕的動向,並與劉裕結識互粉,聯絡起了感情。

後來,劉裕賭博蝕了本,欠下三萬錢長期不還。債主刁逵是著名土豪,家裡奴客縱橫,號稱京口一霸,派人將劉裕綁在拴馬樁上一頓毒打。王謐得知後,私下用自己的錢還了劉裕的欠賬。三萬錢可不是一筆小數目,相當於當時普通人家資產總額的三分之一。事後,劉裕把王謐對自己的恩德和刁逵對自己的折辱都深深地記在了心裡,許多年後他將用實際行動來回報當初的恩仇。

故事二:

一次,劉裕為了編草鞋,到河邊去砍蘆葦。蘆葦叢中突然竄出一條數丈長的蟒蛇,劉裕揮刀猛擊,蟒蛇受傷而逃。第二天,劉裕又來砍蘆葦,卻聽見河岸邊傳來“篤”“篤”的怪聲。走近一看,原來是幾個青衣童子在用杵臼搗藥。劉裕上前探問,童子說:“我家大王被一個叫劉寄奴的人砍傷,我們正在製藥用以療傷。”劉裕吃了一驚,心說:難道昨天砍傷的蟒蛇是個妖精?又問:你家大王既是神靈,怎麼不去找那個劉寄奴報仇?童子答道:“那劉寄奴不是凡人,是命中註定的王者,我家大王不敢害他。”劉裕聽了心下暗喜,大喝一聲道:“我便是劉寄奴!爾等妖孽,還不速速退下!”諸童子頓時作鳥獸散。劉裕便順手牽羊,將那些治療蛇精病的藥一股腦兒全都歸了自己。

故事三:

還有一次,劉裕在下邳(今江蘇邳州)遇見了一個和尚。和尚對劉裕說了一句話:“江表不久將有禍亂,只有你才能撥亂反正,救民於水火!”接著從懷中摸出一包金創藥送給了他。劉裕接過藥,和尚瞬間消失了踪影。對此來歷不明的藥丸,劉裕當然要試上一試。他手上有處舊傷經年不愈,已經結了好大的膿瘡,用這藥抹上一次,嘿,太神奇了,立馬化膿生肌,疤痕都不見了,皮膚還很光滑呢!上好金創藥,你值得擁有!出來混打怪升級,最重要的莫過於補血靈藥。以後劉裕但凡帶兵打仗受了傷,只要用上蛇精病藥或和尚送的靈丹妙藥,立馬傷口癒合滿血復活!

更絕的是,除補血靈丹之外,劉裕身旁還有通靈神獸相伴。《宋書·符瑞志》上說,從小到大,劉裕經常看見有兩隻小龍跟在自己的屁股後面轉悠,最初尚小,後來越長越大。這事過於荒誕,容易引發劉裕可能是維斯特洛的坦格利安家族後裔的推論。編寫《南史》的史官也覺得這事寫出來難以置信,乾脆加上一句說,每當劉裕漁樵山澤之時,同行的小伙伴們也曾親眼目睹兩條龍的存在。這意思是你要說我胡謅,你自己找證人核實去!

《南史》還記載,當時有一個著名的風水先生叫孔恭。劉裕有一次和他一起上山,途中經過劉裕老爸劉翹的墳墓。劉裕表情淡定,假裝此墓與己無關,故意問孔恭:你看這個墓葬的風水如何?當年劉翹死的時候家裡窮,墳墓也修得比較寒磣。誰知孔大師只瞄了一眼,便頷首道:“此非常地,貴不可言。”什麼身份地位才當得起“貴不可言”呢?那自然是黃袍加身的九五至尊了!所以聽了這個評價,劉裕嘴上不說什麼,心裡卻樂開了花,從此以後信心爆棚,對自己的宿命有了更加清楚的認知。

上述荒誕不經的故事,俱載於正史。

熟讀史書的朋友們肯定知道,類似的靈異故事在古代帝王的傳記裡是常見的劇情,在科學昌明的今天,很少有人會相信確有其事。就劉裕而言,第一和第二個故事明顯是《史記》中漢高祖劉邦故事的升級版,至於仙人送藥、相面堪輿之類,也是史籍中用濫的橋段。史臣不羞抄襲、不惜筆墨杜撰此事,無非是為了神化君主的形象,強調受命於天的統治合法性。我們當段子看看即可,不必當真。至於說劉裕是楚元王劉交的第二十一代後裔一事,恐怕也是攀高枝抱粗腿的成分居多,不可盡信。

但有一點,我相信史書所說並非虛言。那就是,雖然年輕時的劉裕家道中落、生活貧苦,道德品行上也不足為人楷模(“不修廉隅”),但他既不怨天尤人,更非自甘墮落,而是心懷夢想、胸有大志,對未來充滿了野心和渴望。

現代年青人的夢想,是成就事業,走上人生巔峰!

古代年青人的夢想,是出將入相、光宗耀祖!

其實從本質上來說,大家的夢想都差不多,無非是物質上更優裕,生活得更有尊嚴。我相信劉裕也是一樣。

古語有云:“有志者,事竟成。”

周星馳說:“人如果沒有夢想,那和一條鹹魚有什麼分別?”

馬雲也告訴我們:“夢想這個東西還是要有的,萬一實現了呢?”

現在的問題是,對於家境貧寒、不學無術的京口遊民劉寄奴來說,該通過何種途徑去追尋他的夢想,又用什麼手段去實現他的志向呢?

 

03 不如去當兵
青年劉裕生活的那個年代,上距西晉末年的永嘉之亂已有七八十年。北方的中原地區先後被匈奴、羯人、鮮卑和氐族建立的政權瓜分佔據,不願被異族統治的中州百姓和世家大族紛紛南下,在長江以南擁立司馬氏皇族建立了東晉政權。東晉立國數十年來,上層統治權力一直被以王、謝為代表的世家大族構成的門閥集團牢牢把持,形成了特有的門閥政治格局。在當時的社會上,也自然而然地形成了“高門”“次門”和“役門”三個階層。

所謂“高門”,即上等士族,以太原王氏、瑯琊王氏、潁川庾氏、譙國桓氏、陳郡謝氏為代表。這些家族在朝廷世代做五品以上的大官,有權有勢,甚至掌握司馬家皇帝的廢立,以致民間流傳有“王與馬共天下”“桓與馬共天下”的說法。他們有文化、有身份、有地位,自認為血統高貴,與人交往極重出身門第,認為普通的庶民百姓與自己就像麻雀與鳳凰一樣高下立判、貴賤分明。經濟上,他們田連阡陌、財富驚人,擁有無數的奴婢和田客;生活上,他們鮮衣怒馬、奢侈豪放,喜歡飲酒嗑藥、彈琴賦詩,號稱名士風範、魏晉風度,乃是社會時尚的領導者和流行文化的踐行者。總之一句話,這些人就是當時豪門中的豪門、貴族中的貴族。

“次門”,則是比高門差一等的士族。這些家族雖然也有人做官,但通常只能做五品以下的小官,在身份、門第上都比高門大族差了一截。例如我們的男一號劉裕,其家族就是典型的次等士族。他爹劉翹只是個不入流的郡功曹,不提也罷;爺爺劉靖是東安太守,五品官;曾祖劉混,武原縣令,七品官;親姥爺趙裔,平原太守,五品;繼姥爺蕭卓,洮陽縣令,七品;岳父臧儁(音jùn),也是郡功曹,不入流;大舅哥臧燾,國學助教兼臨沂縣令,也是七品。可見劉裕的出身不是平頭百姓,也並非大富大貴之家,只是由於家道中落再加上不學無術,這才被鄉里所賤。當時次等士族當官,多出任幹活多、俸祿少、品級低的“濁官”,升遷又難,跟那些高門士族隨隨便便就“平流進取、坐至公卿”,活干得不多錢拿得不少的待遇簡直是天壤之別。

“役門”又叫庶人,則是普通的平頭百姓。因為不像前兩個階層,庶人沒有身份上的特權,按規定必須要服徭役,所以稱作“役門”。役門出身的人即便有機會當官,也大多出任不入流的吏職,除非被皇帝特別恩准,自己和家人仍舊要服徭役。

次門出身的劉裕比上不足、比下有餘,本來應該遵循父祖的前例,弄個小官出仕,進入官僚階層,然後熬年頭熬資歷,混得好的話也可以搞個太守、縣令噹噹。這條路雖不能保證大富大貴,但至少可以衣食無憂,總比賣草鞋當小販強多了。然而東晉當時的選官機制是所謂的九品中正制,所有有資格當乾部的人都要接受本鄉本郡中正官的考察和品評。考察和品評的標準,一看德行,二看出身:出身好、德行佳的評為上品,有資格出任行政級別高、工作清閒又重要的“清官”;出身寒門、德行欠佳的評為中品、下品,中品只能去出任“濁官”或者不入流的佐吏,下品則根本沒有當官的資格。這便是所謂的“上品無寒門,下品無勢族”。

其實單論出身,劉裕倒是夠格當個六七品的小官,壞就壞在德行這一點上。前面已經介紹過,劉裕年輕時又是賭博喝酒,又是欠錢不還,雖說不是大流氓,也算是個小混混。這“無行”的名聲免不了要傳到本鄉中正的耳朵裡,對他的品第評定大為不利。再加上劉父早亡、家道中落,在官場無人照應,對劉裕來說,想通過常規途徑起家出仕顯然難度不小。即便他削尖腦袋擠進了吃皇糧的隊伍,發展前景恐怕也極為有限。況且,以劉裕大大咧咧、意氣粗豪和勇猛好鬥、不懼挑戰的性格,他也未必喜歡去做那蠅營狗苟、案牘勞形的刀筆小吏。

當今時世,究竟去幹什麼才能真正發揮自己的能量,實現自己的人生價值呢?

織蓆販履之餘,劉裕在想;夜不能寐之時,劉裕也在想。

幾乎每個人在年輕的時候,都會有一段迷茫期。

我也一樣,曾經在二十多歲的時候,不知道自己究竟想幹什麼,不知道未來的路在哪裡。

慢慢地,有些人會想通想明白,然後不再猶豫,向著自己的目標步步前行;而有些人則想不清楚,或者不願再想,不再找目標和方向,就那樣渾渾噩噩隨波逐流地了此一生。

劉裕二十一歲的時候,淮淝前線的戰報傳來:東晉的八萬北府兵大破前秦苻堅大帝率領的八十七萬大軍,取得了開國以來對陣北方政權的最輝煌的勝利。京口是北府兵的大本營,北府軍人驍勇善戰、保家衛國的英雄事蹟肯定傳遍了京口的大街小巷,年輕氣盛的劉裕聽了,八成也會熱血沸騰,生出立功疆場、踏破賀蘭山缺之心。然而從史籍中透露出的線索來看,之後數年,劉裕並沒有穿上戎裝投奔軍旅,而是一如既往地在京口的尋常巷陌裡過著小市民生活。個中緣由,一是劉裕的女兒興弟剛剛出生,老婆孩子都需要照料;二來恐怕就是這時的劉裕還處在猶豫徬徨的迷茫期,並不知道自己究竟該選擇什麼樣的道路。

當史籍中再次出現劉裕的身影,一晃已是十幾年之後了。這時的劉裕,已是一名北府兵軍官。

北府,是東晉人對徐州鎮治京口的稱呼,因徐州位於京師建康之北而得名。早在東晉初年,以京口為核心的地區就一直是北方南來的流民聚集之地。自從七十多年前郗鑒任兗州刺史坐鎮京口開始,當地的流民便多次被招募起來當兵。京口一帶地少人多、民風彪悍,流民本來就是半武裝集團,基本上都是從少數民族佔領區一路打著仗過來的,所以稍加訓練便能形成很強的戰鬥力。自此,北府兵成為東晉手裡拱衛都城建康、抵禦外敵入侵的一支重要武裝力量。

與歷朝歷代的軍隊相比,北府兵還有一個鮮明的特點,那就是重在募將而不是募兵。“火車跑得快,全憑車頭帶”,軍官是一個軍隊的靈魂和骨幹。太元初年,當時執掌朝政的宰相謝安為了應對前秦的軍事壓力,命侄子謝玄統領北府。謝玄招募勁勇,募得劉牢之、何謙、諸葛侃、高衡、劉軌、田洛、孫無終等一干猛將。正是在這些將官的帶領下,北府兵才取得了淝水之戰的巨大勝利。初出茅廬的劉裕,便投靠在了孫無終的帳下。

史書記載,劉裕“初為冠軍孫無終司馬”。

孫無終是晉陵郡(今江蘇鎮江、常州一帶)人,時任冠軍將軍,跟劉裕是一個郡的老鄉。將軍手下有兩個副手:長史排行在前,掌文職;司馬排行在後,掌武事。比長史、司馬官位還低的,是數量不等的參軍。這些官職既可以受中央任命,也可由將軍自己選授。劉裕初來乍到,便當上了三把手司馬,大概是靠自己次等士族的出身和跟孫無終的老鄉關係。

此時的劉裕,已經三十五六歲了。

在平均壽命不過三十來歲的古代,他已經不再年輕。

他扔下用了多年的鋤頭和柴刀,抱了抱伶俐乖巧的女兒興弟,向繼母蕭氏重重地磕了三個響頭,囑咐髮妻臧氏照顧好家中的一切,轉過身走出家門,走上了從軍的道路。

在那個年代,當兵常被視為入了賤籍,武事被看作鄙陋的行當,稍微有點兒身份地位的人是不願意穿上戎裝的。而且從軍就免不了上陣打仗,真刀真槍地上去,缺胳膊斷腿是常事,搞不好連命都沒了!無論從哪個角度來說,選擇從軍對劉裕來說都是一個極為重要的決定。

這一去,是血濺征袍,馬革裹屍?還是南征北戰,慆慆不歸?抑或是破軍殺將,萬里封侯?

無論怎樣,我劉裕絕不後悔!

 

 

 

第六卷 統一之路
 

01 侯景叛亂
今日安徽省馬鞍山市西南的採石磯,自古以來便是溝通長江南北的重要渡口。兩千多年前秦始皇東遊會稽,便是由此過江;魏晉南北朝時代,這裡也多次成為各路諸侯往來爭奪的要道。所以南宋大詩人陸游曾經有言:“古來江南有事,從採石渡者十之九,從京口渡者十之一。”這是古時候此地江面比較狹窄的緣故。

太清二年初冬,在距採石不遠的江面上,幾十艘載著八千士兵和數百匹戰馬的大船正乘風從江北駛來。士兵們皆身穿青袍,頭戴鐵面,黑色的幡旗迎著江風烈烈作響。為首的將軍則身高不滿七尺,疏眉高顴,滿臉狠戾之色,手中拿著一根江東特有的樹枝。

此人正是侯景。

自從去年年底敗給慕容紹宗之後,侯景雖然在壽陽站穩了腳跟,但心裡一直焦躁不安。

原因很簡單:連吃兩場敗仗之後,自知無力北伐的梁武帝蕭衍又開始向東魏示好求和了。而當時尚未身死的高澄在收復了河南東部之後,正專注於收復潁川和謀求篡魏,也有意與梁朝休戰,就通過被俘的蕭淵明放話給梁武帝說,如果兩國修好,他就把俘虜放還。

梁武帝動了心,回信說自己不久後將派遣正式的使團。

好死不死,蕭淵明派來傳信的使者回東魏的路上途經壽陽,正好被侯景偵知。當下扣住一問,便知曉了梁魏兩國通好的動向。這下侯景不干了:我是東魏的叛臣,你現在收留我卻又跟東魏交好,且不說面子上過不過得去,高澄那邊要把蕭淵明放回來,你蕭衍怎麼辦?難道拿我去交換?

當下侯景就命人寫了一封長長的奏章,痛陳絕不可與東魏求和的道理給朝廷送了過去,同時還不忘捎給朱异三百金賄賂讓他幫自己說話。但朱异並不願違逆梁武帝的想法,金子雖然收了,這奏章卻沒往上遞。

不久,梁朝向東魏正式派出了使團。於是侯景更急了,再次上啟請求梁武帝跟東魏斷交。梁武帝回复說,出來混,最重要的就是講義氣(“朕與公大義已定”),雖然我跟北邊講和,但是不會拋棄你滴,不要憂慮!

侯景這輩子早已見慣了昨天還磕頭結義、今天就翻臉捅刀子的事,你跟他講大義這種東西,還不如講大愛無疆靠譜。

他又上啟一封。不過這次的措辭明顯強硬了許多,甚至暗含威脅的意味。

梁武帝不大高興,答复說:“朕是萬乘之君,怎可失信於人?該說的話我已經說了,你以後不要再寫信來!”

到了這一步,侯景已經想明白了。

從來就沒有什麼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既然蕭衍這老匹夫根本靠不住,那就只能是靠自己了!

於是侯景不再上啟,而是偽造了一封鄴城方面的來信送往建康,說為了促進梁魏兩國邦交正常化,梁朝應該拿侯景來換蕭淵明。

梁武帝便召眾臣商議。雖然中書舍人傅岐認為,如果答應這一要求,侯景一定不肯束手就擒,但朱异等人卻說,他侯景不過是個奔敗之將,手底下總共就千八百人,派一個使者就能將他擒獲,不服又能怎樣?梁武帝也覺得還是東魏那頭的利益更重要,侯景這顆棄子沒什麼捨不得,就回信說:“淵明旦至,侯景夕返。”

侯景得知後對左右道:“我就知道這吳兒老公是個涼薄心腸!”再加上之前他曾向梁武帝求與王、謝高門通婚遭到了拒絕,一時新仇舊怨湧上心頭,惡狠狠地道:“將來我非把吳兒家的女子配作奴隸不可!”心腹王偉也勸他說,反正聽人處置也是死,舉兵辦大事也是死,不如乾他一下!就此下定了造反的決心。

其實從盤踞壽陽的那一天開始,侯景就沒少向朝廷要人要物,一般只要不太出格,梁武帝也不拒絕。這時既已決定反叛,侯景便公然從轄區屬民中招募士兵,不願從軍的百姓子女則盡配給將士,還向朝廷索要東冶鍛工打造甲仗以及錦緞萬匹來做軍服。朝廷居然不加懷疑,除了以御府錦緞僅供賞賜為由換成了青布之外,其他請求一概批准。

剛渡過淮河的時候,侯景手裡只有八百來人,但壽陽曆來是北來流民匯聚之所,招募士兵並不太困難。而且侯景並不貪財,當初在東魏之時,他就常常將戰利品盡數班賜將士。再加上他馭軍嚴整,很擅長在短期內將一盤散沙的流民捏合成有戰鬥力的軍隊。所以沒過多久,他便在壽陽武裝起了一支七八千人的部隊。

然而,光有這些軍隊還不夠,侯景認為,要想成事就最好找些內應。長久以來,他對蕭樑宗王在梁武帝的寬縱下彼此猜忌不和的狀況早有耳聞,更知道臨賀王蕭正德曾經因為不滿失去太子之位而逃奔北魏的事蹟,於是便派徐思玉挾密信聯繫了身在建康的蕭正德,說現在天子年高、奸臣當道,將來非出禍事不可,大王你本來就應該是儲君,天下義士都對你失去儲位十分憤慨,我侯景雖然不敏,願助大王早登尊位。蕭正德早已陰養死士、儲米積財以備國家有變,此刻得了侯景這封信,頓時高興得鼻涕冒泡,道:“侯公之意,與我暗同,此乃天授我也! ”回信說“僕為其內,公為其外”,勸侯景盡快舉兵。

侯景這麼大張旗鼓地折騰,鄰近的合州刺史(鎮治合肥)鄱陽王蕭範很快察覺到了異樣,就密報朝廷說他可能要造反。梁武帝答复說,他侯景就像個要人哺乳的嬰兒,生怕斷奶還來不及,怎麼可能造反?蕭範仍然堅持,同時請求率領合肥的軍隊前去討伐。梁武帝不但不許,還回复說:“朝廷自有處分,不須你深憂。”朱异也對蕭範的使者道:“鄱陽王怎麼容不下朝廷有一客呢!”此後蕭範再有啟奏,他乾脆攔下不再通報了。

直到侯景邀請駐軍淮上的前司州刺史羊鴉仁同反,羊鴉仁扣留侯景使者後禀報朝廷,而隨侯景北伐的元魏宗室後裔元貞也於此時逃歸建康,梁武帝這才意識到了侯景反叛的可能性。但朱异又滿不在乎地表示,他侯景不過數百叛虜而已,即便作亂又有何能為?

這時節侯景也不用遮掩了,他給梁武帝寫了最後一封信,說:“請乞江西一境,受臣控督。”如果不允許,那他就只有“領甲臨江”了!梁武帝雖然並不答應這一要求,卻仍回复說:“普通人家養十個五個客人都不成問題,朕只收留了你這麼一個還沒弄好,看來朕確實也有做得不對的地方。”

於是在太清二年八月初十,侯景在壽陽召集將帥,登壇歃血,以討朱异和“三蠹”(指徐驎、陸驗、周石珍,梁武帝的三個佞臣)為名,正式舉起了反旗。

 

02 青絲白馬壽陽來
侯景起兵並攻陷鄰近的馬頭、木柵二戍的消息傳來,梁武帝不以為然,笑道:“是何能為!吾以折棰笞之。”老夫折一根木棍兒就能收拾他!於是一邊頒布賞格,宣稱但凡能斬侯景者,不論是南人還是北人,皆封兩千戶,兼一州刺史;一邊調兵遣將,命合州刺史蕭範為南道都督、北徐州刺史蕭正表為北道都督、司州刺史柳仲禮為西道都督、通直散騎常侍裴之高為東道都督,四路進討,由邵陵王蕭綸持節督統諸軍。

按梁武帝的構想,這東西南北四路大軍,如同一隻合攏的巨掌,攻克壽陽、拿下侯景,還不跟拍死只蚊子一樣容易?

然而蚊子雖小,勝在輕靈,尤其是在它尚未吸飽鮮血之時。

侯景的軍師王偉認為,當前的形勢是彼眾我寡,若等梁軍來攻,勢必被困孤城,倒不如棄壽陽迅速東下,直搗建康。到時蕭正德反其內,我軍攻其外,天下不足定!兵貴神速,應該馬上出發。

侯景深表同意。

於是在九月二十五日,他詐稱遊獵,留外弟王顯貴把守壽陽,自領主力出了城。十月初三,侯景軍神不知鬼不覺地出現在了譙州(今安徽滁州)城下,守軍沒怎麼抵抗便開城投降,接著揮師南進,於二十日攻克了歷陽。

歷陽太守莊鐵投降後急於表現,勸侯景說:“如今國家承平日久,人不習戰,聽聞大王舉兵,內外震駭,宜乘此際速趨建康,可兵不血刃而成大功。若使朝廷徐得為備,內外小安,遣羸兵千人直據採石,大王雖有精甲百萬,也難以渡江了!”侯景便用莊鐵為嚮導,直奔採石磯而來。

沿江鎮戍迅速將險情報進了建康。

梁武帝沒想到侯景來得這麼快,便問羊侃該如何應對。羊侃說,應該派兩千人馬迅速佔據採石,再令邵陵王綸襲取壽陽,這樣侯景必將進退失據,他召聚的烏合之眾也自然瓦解冰消。這時候,朱异又出來搗亂,堅稱侯景“必無渡江之志”;再說,之前朝廷已經派寧遠將軍王質領水軍三千巡江防遏了,侯景又無舟楫,長江天塹,他怎麼過得來?

其實,梁武帝困於朱异之說,不發兵守採石也就罷了,千不該萬不該,他又在二十一日任命了蕭正德為都督京師諸軍事,屯守丹陽郡城,等於把建康外圍的軍事指揮權都交給了這個內鬼。蕭正德於是派遣了大船數十艘,詐稱是去裝柴草,到北岸接上了侯景軍。偏偏在這時,名將陳慶之的兒子、臨川太守陳昕啟奏說:“採石急須重鎮,王質水軍輕弱,恐怕不能濟事。”梁武帝覺得他是將門虎子,必能立功,就派陳昕為雲旗將軍,代替王質戍守採石。王質離開採石的時候,陳昕還沒到,沿江的防守出現了一個短暫的空當。侯景這一輩子首次見到浩浩長江,本來他還擔心渡江時會遭遇王質水軍的襲擊,這時間諜來報,說王質已經走了,他一時還不大相信,就叫間諜折下江東特有的樹枝為信物。史書上沒有記載這是什麼樹枝,當時已是初冬,江東氣候較暖,我猜可能是柑橘、枇杷或是楊梅這種常綠果樹。總之,當間諜將樹枝交到他手中後,侯景大喜道:“吾事辦矣!”於是便率領八千人馬從橫江南渡採石,在二十二日順利抵達了長江南岸。

當天晚上,得知侯景渡過江來的建康朝廷才開始宣布戒嚴。

太子蕭綱見事態急轉直下,連忙戎服入宮,要求梁武帝將戰時的指揮權交給自己。梁武帝道:“這當然是你的事,何必再問?眼下內外軍事,都交付於你。”於是蕭綱便停居中書省,佈置防守事宜,詔以揚州刺史、宣城王蕭大器都督城內,而以羊侃為副;太府卿韋黯分守宮城諸門及朝堂;南浦侯蕭推駐守東府城;西豐公蕭大春守石頭城;輕車長史謝禧守白下;寧國公蕭大臨屯新亭;而內鬼身份仍未暴露的臨賀王蕭正德則被安排屯守建康的南大門—朱雀門。

如今的建康城,已經將近五十年不曾見過刀兵,城內外的士庶百姓早已習慣了清平歲月,此時聽說賊寇來襲,頓時陷入恐慌混亂之中,御街上人相劫掠,不復通行。由於京師的兵力有相當一部分此前已經隨邵陵王蕭綸北伐壽陽而去,蕭綱擔心軍力不足,遂下令赦免東、西冶等衙門的刑徒和囚犯,統統分派出去守城。所有府庫的公款也全部搬運至德陽堂,以充軍實。

侯景來得遠比蕭綱預想得要快。二十三日,派去屯守新亭的蕭大臨還未及出發,叛軍已經抵達了建康之南三十里的板橋。

為了探知城中虛實,侯景先派徐思玉進城求見梁武帝,上啟說自己之所以興兵犯闕,是因為朱异等奸臣弄權,所以才帶甲入朝,來清君側。梁武帝也派中書舍人賀季、主書郭寶亮回訪。侯景雖然仍舊北面受敕,表面上恪守臣禮,但當賀季質問他“今者此舉何名”之時,他卻脫口而出道:“欲為帝也!”一旁的王偉忙進前遮掩說:“朱异、徐驎等亂政,是為誅除奸臣而來。”

南朝建康城的佈局,前面已經有過介紹,最內是皇宮所在的台城,台城之外有一圈週回二十里的都城,再外圍則是這時已擴張到“西至石頭城,東至倪塘,南至石子岡,北過蔣山,南北各四十里”的龐大外郭,擁有人口二十八萬戶。在晉、宋時代,都城一直都以竹籬為牆,以六門為界,直到齊高帝蕭道成即位後,才正式修築了夯土城牆。至於外郭,則除了秦淮河橫亙東西之外,更沒有可供防禦的城牆。所以城外的百姓這時聽說叛軍已至,都爭先恐後地湧進都城來,更加劇了城內混亂無序的狀況。士兵們也爭相闖入武庫,擅自掠取甲胄武器,有司攔都攔不住,最後還是羊侃連斬數人,才遏止了這一勢頭。

二十四日,身騎白馬、青絲為轡的侯景率軍進至朱雀大航以南。統領一千餘人把守大航的乃是大才子、建康令庾信,而在其背後駐防宣陽門的正是蕭正德。之前太子蕭綱曾有意叫庾信早點斷開浮橋,以防止叛軍渡河,但蕭正德說還有許多百姓來不及進城,這麼早斷橋,民心一定驚亂,宅心仁厚的蕭綱便聽從了他的建議,指示庾信等敵人殺到再斷橋不遲。

此時庾信望見叛軍前來,急忙下令撤航斷橋,又見叛軍士兵皆頭戴猙獰鐵面,個個如同惡鬼一般,頓時心跳加速,口乾舌燥,便退到朱雀門後,要了一根甘蔗來嚼。古代製糖不易,甘蔗是江南貴族嗜吃的食品,據說東晉大畫家顧愷之吃甘蔗,喜歡從頭往根部吃,這樣越吃越甜,名為“漸入佳境”。這邊庾信剛開始嚼,一隻箭嗖地飛來,正中他身旁的門柱,頓時嚇得他一激靈,手中甘蔗也落了地。吟詩作賦是庾信的強項,領兵禦敵實在非他所長。大詩人當下腳底抹油,跑了!

這時,浮橋剛撤掉一舶,庾信一跑,手下的士兵也就跟著退。而附近的南塘遊軍沉子睦部,正是蕭正德一黨,隨即趕來合攏浮橋,將侯景接了過來。本來蕭綱是派了王質領精兵三千來增援庾信的,沒想到剛進至領軍府一帶就遇上了叛軍。王質來不及列陣,也潰敗北走。蕭正德率部來迎侯景,兩人馬上交揖,一同進入了都城南門宣陽門。之前蕭正德手下的士兵全穿碧裡絳袍,現在則反過來穿,和穿青袍的侯景軍合在了一處。

叛軍乘勝直抵闕下,包圍了台城。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60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