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7
定  價:NT$300元
優惠價: 79237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庫存:7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美國亞馬遜網路書店年度最佳童書《第十四條金魚》
充滿溫柔的幽默、令人心動、備受期待的完美續集!

相信一切不可預料!
「失敗並沒有關係。在科學中,實驗是很重要的。在人生中也是。」──摘自內文
「讓我們像一位科學家一樣的勇於冒險、嘗試新的事物、不要害怕犯錯。 因為那是發現過程的一部分。」──珍妮佛‧霍姆

有些實驗改變了世界,有些卻慘敗收場。
但無論哪一種,都能從中學習到非常重要的事!

艾麗的外公梅文是位世界聞名的科學家,擁有兩個博士學位。雖然他已經七十七歲,外表和說話語氣卻像個十四歲的青春期叛逆少年,因為他發現了一種可以返老還童的方法,把自己變年輕。

長達一年的巴士旅行後,外公梅文回來了,沒辦法回到研究岡位,讓他失去了熱情與生活目標。艾麗向外公提議兩人一起組隊參加科展,希望外公再次回到實驗室,振作精神。這次他們要用六角恐龍做實驗,事情的發展卻漸漸失控……

科學的、友情的、愛情的,人生中一場又一場的實驗,有時成功、有時失敗,當艾麗的貓約納斯突然發生意外時,更讓他們的實驗面臨難以抉擇的大考驗。永恆青春、長生不老真的是幸福的關鍵嗎?有時即使是最嚴謹的實驗,也會產生意料之外的結果!

珍妮佛.霍姆
美國知名兒童文學作家,《紐約時報》暢銷作家。自幼成長於醫學家庭,父親是小兒科醫師,母親則是小兒科護理師。對珍妮佛來說,打開家中冰箱看見裡面有裝著血液瓊脂的培養皿,是很稀鬆平常的事,那些是她父親用來培養細菌的。抗生素、沙克,以及科學如何改變了世界,更是她從小聽父親成天掛在嘴邊的話題。

珍妮佛曾三次榮獲紐伯瑞文學獎,和弟弟馬修.霍姆(Matthew Holm)共同創作了榮獲「漫畫界的奧斯卡」美國艾斯納獎(Eisner Award)、深受小孩歡迎的《老鼠寶寶》(Babymouse)和Squish系列漫畫。

目前和丈夫與兩個孩子定居加州,想更了解她,歡迎瀏覽她的網站:www.jenniferholm.com/

鄒嘉容
資深青少年文學小說譯者。曾任高中英文教師,對青少年成長及社會弱勢者等議題一向關注。視文學翻譯為一種社會責任,平日則優遊於音樂及繪畫之中。譯作屢獲《中國時報》開卷及「好書大家讀」等年度好書,並曾獲頒國立編譯館人權出版品翻譯獎項。

譯有《原來如此,美術館!》、《木屋下的守護者》、《達爾文女孩》、《那又怎樣的一年》、《齒輪之心》、《留下來的孩子》、《小畫師的願望》、《便當尋人啟事》、《世界盡頭的動物園》、《褪形者的告白》、《交換》、《不能沒有你,奧多》、《十三歲新娘》、《戰火下的小花》、《沉默到頂》等。

【各界好評】
艾麗和梅文這對祖孫檔,再度挑戰了科學的極限,並從中學習到科學發現不僅止於成功或失敗,而是包含實驗、觀察和冒險。霍姆再次創作出思慮縝密、輕鬆幽默的故事。──美國《出版人週刊》

《第十四條金魚》令人滿意的續集。簡短易讀的章節充滿了鮮活的對話和溫柔的幽默。一本絕不讓粉絲失望、引人入勝的青少年友情故事。──美國《柯克思書評》

霍姆巧妙的將科學元素融入故事情節中(書的最後還補充了故事中提到的科學家小檔案)。艾麗令人印象深刻的第一人稱敘述和梅文對藝術文化感性的一面,讓閱讀更具吸引力。──美國《號角雜誌》

我一直對發現盤尼西林的故事深深著迷。也許因為我是一名醫師的小孩吧!

不過,我也很喜歡科學家意外發現了一種藥物,並因此改變現代世界前進軌跡的這種故事。就像梅文可能會說的:真是有趣的結果!何況,我和亞歷山大‧弗萊明爵士有很多共同點。(你應該看看我亂七八糟的書桌。)

當我更深入了解弗萊明和他意外發現的黴菌,我明白了這個發現其實只是故事的開端而已。因為,雖然亞歷山大‧弗萊明在一九二八年就發現了青黴菌,卻又花了十四年的時間,結合許多其他科學家的努力,最後才把它發展成一種可以實際運用的抗生素。一九四二年,盤尼西林成功的治癒了一個病人。一九四五年,亞歷山大‧弗萊明、霍華德‧弗洛里(Howard Florey)以及恩斯特‧柴恩(Ernst Chain)共享了諾貝爾的醫學獎。在英國倫敦的科學博物館,至今仍保存著弗萊明的黴菌標本。

也許,盤尼西林的事真正教會我們的是:成功,就像人生一樣,是辛苦工作、失敗,甚至加上一點魔法所組合而成的。

因此,讓我們像一位科學家一樣的勇於冒險、嘗試新的事物、不要害怕犯錯。 因為那是發現的過程的一部分。

同時,要永遠留意周遭一切預料之外的事。

1. 蘑菇戰爭
2. 罪犯
3. 金髮女孩
4. 雞塊
5. 塗鴉
6. 屬和種
7. 可愛的老鼠
8. 赫雪爾兄妹
9. 莎士比亞
10. 意外出現的黴菌
11. 桌遊
12. 法式鹹派
13. 發生意外
14. 地震
15. 漢堡和麥芽飲料
16. 緊急狀況!
17. 恐怖電影
18. 真人實境的殭屍片
19. 噩夢
20. 任何事
21. 時間
22. 暴風雨
23. 關於我們的假說
24. 得獎
25. 有趣的結果
26. 彗星
27. 實驗
作者的話
  梅麗的科學家博物館

我們發現的往往不是自己在尋找的事物。
             ──亞歷山大‧弗萊明(Alexander Fleming)

第1章 蘑菇戰爭
或許因為我是家裡唯一的小孩,我爸媽一直對我的飲食有點過度擔心。他們堅持我不可以挑食。他們吃什麼,我就得吃什麼,不能另外點兒童餐的雞塊。 如果他們吃花枝或雞肝,我也不能不吃。
事實上,我的胃口很好。作為一個在灣區長大的小孩,我差不多什麼國家的料理都吃過,包括印度、緬甸、墨西哥、中國、祕魯和越南等,只要是說得出來的料理,就連生魚片握壽司也照吃不誤。
我想連我爸媽也無法否認,我從來不挑食。除了一樣東西:
蘑菇。
我第一次吃蘑菇時,還在讀幼兒園。那時我爸媽已經離婚,但仍然維持著良好的朋友關係,我們每個星期都會家庭聚餐一次。
那次是在我最喜歡的一家義式餐廳聚餐。我媽點了一道義大利餃給大家一起享用。我一向喜歡各種義大利麵食,所以很高興。
然後,我咬了一口。
那可愛的麵皮裡,竟然不是包著軟綿綿的起司,而是一些奇形怪狀的咖啡色小疙瘩。味道怪可怕的,像泥巴一樣。
「這是什麼東西?」我問我媽。
「蘑菇義大利餃。妳不喜歡嗎?」
我搖搖頭。絕對不喜歡。
爸媽看起來有一點失望。
第二次吃到蘑菇,是在一家中國餐館。我們剛看完一場戲,時間有點晚了,肚子很餓。爸媽說服我點了一份蘑菇雞肉。
嚐嚐看不一樣的東西,他們說。
可是這次的蘑菇口感簡直糟透了,像在咬橡皮一樣,而且還黏糊糊的。蘑菇這東西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怎會這麼噁心?
我沒有餓死(我吃了白飯和幸運餅乾),可是很火大。對蘑菇火大。對自己居然又吃了一次很火大。
我當場就下定決心,以後再也不要吃到一口蘑菇了。
我的蘑菇戰爭就是從這時候開打的。
但爸媽把我討厭蘑菇這件事看成是對他們的挑戰,他們開始把蘑菇加進所有食物當中。在各種炒菜、千層麵和沙拉中。我猜他們大概以為我會屈服並吃下去。
然而,我絕對不會再犯同樣的錯誤。
最後,我爸媽只好認輸。我打贏了這場蘑菇戰爭。他們接著又把目標轉移到球芽甘藍上。不過,我覺得球芽甘藍的可怕程度差多了。
過去這些年當中,他們偶爾還是會端一些摻了蘑菇的食物給我。但我每一次都會想辦法把它們挑出來,整整齊齊的堆在盤子邊緣。
這樣,至少沒人可以說我的餐桌禮儀不好。
 

第2章 罪犯
我和我媽很喜歡看電視上的法庭劇。她說這是很棒的人性研究。她特別愛看那些律師針鋒相對的場面,尤其是他們大喊「抗議!」的時候。我媽在國中教戲劇,所以對任何戲劇化的東西都很熱中。
雖然律師很有趣,但我的心思最近都擺在那些罪犯身上。 因為我可以體會他們的感受。國中感覺就像一座監獄:食物很糟,強迫你運動,每天過著千篇一律、照表操課的無聊生活。尤其是校園裡的那些建築物,讓你感覺自己就像個囚犯,既沒色彩,也沒特色,而且每樣東西聞起來都有一股髒襪子的臭味。
唯一的例外是自然科學教室。暑假期間,實驗室改裝過了,搖身一變,變成一間好萊塢版的高科技實驗室。可是我的自然科學老師──韓老師,看起來一點都不像好萊塢的科學家。他很年輕,喜歡打一些蠢蠢的花領帶,很少穿實驗袍。今年是我第二年上他的課了,因為他往上調了一個年級。
「今年春天,我們要舉辦本郡的科展,」他宣布:「我希望你們每一個人都可以參加。參加的人可以獲得額外的加分,也可以找同學一起組隊。」
儘管我的課堂成績已經夠好了,但一想到外公,我仍然有點心動。我知道他一定希望我參加,因為他是一位科學家。
我已經一年沒見到我的外公梅文了。他正在放長假,在全國各地搭巴士旅行。我很想念他的一切,想念他那種穿黑襪的時髦老人風格,想念他總是在中國餐館點蘑菇雞片、偷偷夾帶醬油包回家。我尤其想念跟他說話的感覺,他很跋扈、很固執,總是認為自己比任何人都聰明,因為他有兩個博士學位。
也許這是真的吧!

最後一堂課的下課鐘響時,每一個人都衝出教室,就像被釋放的囚犯一樣。
我瞥見雷杰在我的置物櫃旁等我。他是一個很難讓你忽略的人,長得又高又瘦,站在其他小孩當中有如鶴立雞群。而且不只如此,他全身上下都是哥德式風格:到處打洞、一身黑衣,連那雙破舊的馬汀靴和茂密的頭髮也都是黑的,嗯,除了前面那一綹藍色的挑染之外。那一綹長長的挑染非常醒目,讓他看起來像個巫師。
「嘿!」我跟他打招呼。
「所以妳決定不染了,是嗎?」他打量著我的頭髮問。
這原本是我的主意。我想要來點不一樣的改變,想要讓自己看起來很特別,看起來不太一樣。我覺得我的頭髮很無趣,所以想要染色。我媽很贊成,她自己也老愛在頭上染各種稀奇古怪的顏色,簡直就像家常便飯一樣。
可是,我還是很緊張。對我來說,這似乎是很大的一步。
雷杰建議我只要挑染一綹頭髮就好了。他說他也會跟著一起染,因為我們是夥伴!
我們一直爭論著要染哪種顏色。他想要紅色,我喜歡粉紅色。我們都反對綠色(那只有在愛爾蘭傳說裡的小矮妖身上還能看),最後,我們決定藍色。
可是,上個周末我去髮廊的時候,忽然又膽怯了。萬一這是個錯誤,怎麼辦?萬一我挑染成藍色很難看,怎麼辦?會不會像一隻藍色的臭鼬?
最後,我還是跟平常一樣,只剪了頭髮(大概三公分),沒有挑染。
「沒關係!」他說。
「你不生氣?」
「當然不。」
我頓時鬆了一口氣。我知道雷杰是不會說謊的。
因為他是我最要好的朋友。我知道他的置物櫃密碼,他也知道我的。
我們並不是一開始就很要好。但在過去的一年當中,不知不覺就變成這樣了。我媽說,交一個知心朋友,就像學一種外國話。一開始總是結結巴巴的想要找正確的字眼來說;然後,突然有一天,賓果,一切豁然貫通。
「我下個星期有一場西洋棋比賽。」雷杰說:「我想問妳要不要來?地點就在學校。」
「好啊!」我說。我從來沒有參觀過西洋棋比賽。
雷杰露出了笑容。「太好了!喔,我必須走了。去西洋棋社團。晚點見。」
「晚點見。」我說。
我看著他消失在人群裡。

‧‧‧‧‧‧‧‧

有時我不禁想,要是我有兄弟姊妹的話,我的人生會不會不太一樣。爸媽似乎對我有點過保護。我發現那些大家庭的父母通常比較沒那麼緊張。就像我的老朋友布雅娜,她是家裡四個小孩當中最小的。剛滿十歲那年,她媽媽就讓她一個人待在家裡了。而我?一直到去年都還需要找個保母。
今年,我媽才終於放棄了這個念頭。
「不過,妳一放學回到家就要傳簡訊給我。」她要我保證。
我對於放學後回到空蕩蕩的家並不覺得緊張;因為我知道約納斯會在家裡等我。
約納斯是我家養的貓。
雖然我一直很想養一條狗,但約納斯真的是一隻很棒的貓。 牠來我們家之前已經受過貓砂訓練了,而且不會亂抓家具。我們是在一家叫做「九條命」的動物收容所領養牠的。我們去的那一天,那裡有好多可愛的小貓咪。但我就是沒辦法把眼神從那隻安安靜靜的待在角落裡、年紀比較大一點的灰貓身上挪開。我覺得牠有一種說不出來的特質。收容所的志工說牠已經在那裡待了很長一段時間。可能是主人搬家被棄養的。這聽起來很荒謬,卻是事實:有時,人們會把自己養的寵物當成舊沙發一樣的遺棄。 我們那天就把牠帶回家。
我走上車道時,約納斯就坐在屋前的門廊上。牠跑過來在我腳邊繞個不同。
「我最喜歡的保母還好嗎?」我問牠。這是我們之間的小玩笑。
我傳簡訊告訴媽我回到家了,並打開門鎖。
屋子裡很安靜。我踢掉了鞋子,把鑰匙丟進門邊的雜物籃。 那裡面塞滿了電影票根、半融化的口紅和單隻耳環。自從我媽嫁給班之後,又多了一些男生的東西,例如:袖扣、乾洗單和冬青樹口味的口氣薄荷糖。
我朝廚房走過去,空氣中殘留著一股加熱過的起司墨西哥捲餅的味道。這有點古怪。通常會熱墨西哥捲餅來吃的人是我,不是我媽。而且,她今天放學之後還要排練新戲。
「媽?」我喊道,沒人回答。
我走到廚房的流理臺,看到微波爐旁丟著空的墨西哥捲餅紙盒。 紙盒旁還有一瓶杏仁牛奶。
我是十輩子也不可能把牛奶瓶就這樣扔在流理臺上不管。我猛然一驚。
有人在屋子裡!
而且,那個人喝了我們的牛奶,還吃了我們的冷凍墨西哥捲餅。 
有那麼短暫的一瞬間,這好像很有趣,就像《金髮女孩和三隻熊》的童話故事。可是,緊接著,我就瞥見那扇通往露臺的後門。門把周圍的玻璃被人敲碎了,掉得滿地都是。我才意識到這不是什麼有個可愛的金髮女孩進入我們家,嚐了粥或睡了床之類的故事,而是有人打破了玻璃門。
是真正的罪犯。
我立刻掏出手機來撥號。
「這裡是九一一。請問有什麼緊急事故?」一個精神抖擻的聲音問。
「有人在我家。」我緊張的小聲說。
「妳現在一個人嗎?」那聲音冷靜的問。
「對,我是說,不是!」我費力的解釋:「那個闖進來的人可能還在!他吃掉了墨西哥捲餅!」
「妳附近有出入口嗎?」
我猶豫了一秒。我不想從那扇破掉的後門出去,我怕那個人還在那裡。
「呃,有!前門!」
「想辦法出去,而且不要掛斷電話。」
「收到!」我小聲說。警察都是這麼說的,我想我可能看太多電視了。
我躡手躡腳的沿著走廊走。就在快抵達前門時,一陣聲音傳來,把我嚇得愣在原地:是沖馬桶的聲音。
那個罪犯居然在用我們家的馬桶?
緊接著,我又聽到水龍頭嘩啦嘩啦的水聲。我歇斯底里的想,至少這個罪犯的衛生習慣還滿好的。我應該要逃出去才對,可是我的腳卻僵住了。
浴室門砰的一聲打開,我倒抽了一大口氣。
一個棕色長髮、綁著馬尾的男孩走了出來,一臉不耐煩的表情。他身上穿著卡其褲、襯衫,腳上穿著一雙休閒鞋……搭配黑色襪子。
「我需要一根吸把。」他說:「馬桶堵塞了。」
九一一總機的聲音冒出來把我嚇了一跳:「妳還在線上嗎?」
我做了一個深呼吸,把手機舉到耳邊。
「沒事了,」我告訴她:「是我外公。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