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3
  • 武俠品賞六部曲05:修訂金庸(上)金庸小說新版評析

  • 系列名:武俠品賞
  • ISBN13:9789863527558
  • 出版社:風雲時代
  • 作者:陳墨
  • 裝訂/頁數:平裝/352頁
  • 規格:21cm*15cm*2cm (高/寬/厚)
  • 版次:1
  • 出版日:2019/11/15
  • 中國圖書分類:武俠小說
定  價:NT$380元
優惠價: 9342
可得紅利積點:10 點

庫存:3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古龍酒、金庸棋,你還知道關於武俠五大家有什麼特別的習慣或寫作特色?
※金庸小說完成多年,為何又要改版?新版本的評價又是如何?
※段譽和王語嫣究竟是不是一對戀人?黃藥師和梅超風之間是否只有單純的師徒情誼?
武俠大師金庸逝世一週年,留給武俠迷無限遺憾。為緬懷金庸,特別規劃《武俠品賞六部曲》,以憶念金庸、重溫武俠!
武俠品賞六部曲1:論劍之譜(上)武俠五大家品賞
武俠品賞六部曲2:論劍之譜(下)武俠五大家品賞
武俠品賞六部曲3:大俠――俠的精神文化史論
武俠品賞六部曲4:武藝──俠的武術功法叢談
武俠品賞六部曲5:修訂金庸(上)金庸小說新版評析
武俠品賞六部曲6:修訂金庸(下)金庸小說新版評析
※兩岸知名武俠評論家龔鵬程、陳墨聯手出擊!
※集結武俠小說五大名家金庸×古龍×梁羽生×溫瑞安×臥龍生共襄盛舉!
金庸想的和你大不同!
他的作品是小說也是文學,是經典更是藝術,
融歷史與想像為一身,集古典與現代為一爐,

飛雪連天射白鹿 笑書神俠倚碧鴛
打通任督二脈 掃瞄五臟六腑
看金庸如何突破金庸 評金庸如何創新金庸

金庸小說研究要想繼續深入,少不了要對金庸小說的不同版本進行比較研究。我一直相信,從連載版或原始結集版與修訂後的流行版的比較之中,或有可能看到這位武俠小說大宗師天才思路的一些雪泥鴻爪。幾年前,金庸先生決定對他的全部小說進行再一次修訂,作者將這次修訂版稱為新修版。如此,想看不同版本的金庸小說的願望居然得以實現。在新修版的閱讀過程中,習慣性地作了一些筆記,這本書就是由我的部分閱讀筆記整理出來的。
金庸的武俠小說,一向是讀者津津樂道的話題,尤其是書中性格特立的男女主角或是情節的發展,總成為讀者討論的重點。也因如此,金庸先生亦針對書中這些引起廣泛討論或有爭議的部分進行了修改,這對於研究金庸小說的人而言,更是不可錯過、需好好探討一番了。本書作者即是長期研究金庸小說的大家,他將舊版與改版後的故事情節及修正內容,做了詳細的分析與評論,不但鞭辟入裡,更是直指核心,讓喜愛金庸小說的讀者日後再讀金庸小說時,能更有一番體會。

◎他強由他強,清風拂山岡;他橫任他橫,明月照大江。――金庸
陳墨,當代著名文學評論家,尤為金庸評論及武俠評論名家。活躍於兩岸三地,現為中國電影評論學會理事,中國台港電影研究會副會長,中國武俠文學學會副會長。著有相關著作無數,包括《張藝謀電影論》、《刀光俠影蒙太奇――中國武俠電影論》、《半間齋影話――陳墨電影評論集》、《陳凱歌電影論》、《影壇舊蹤》、《流鶯春夢――費穆電影論》、《中國電影百年閃回》、《中國武俠電影史》、《中國電影十導演論》、《黃建新的電影世界――成人的遊戲》、《張藝謀的電影世界――青春的呼喊》(新版)、《陳凱歌的電影世界――少年的詩篇》(新版)等。以及金庸小說研究系列:《評析金庸小說新版(上):金庸想的和你不一樣》、《評析金庸小說新版(下):金庸改版令你大驚奇》、《陳墨談金庸》、《細讀神雕:問世間情為何物》、《〈碧血劍〉拍攝秘笈》、《武俠文宗:金庸小傳》、《新武俠五大家導讀》、《新武俠之趣》、《海外新武俠小說論》、《新武俠二十家》等。

自序
愚生也晚,不能像香港一些長輩一樣,有幸親眼見證金庸小說的出世,而是到現在也沒看到過金庸小說連載的原始模樣。和許多大陸金庸迷一樣,我所看到的金庸小說,全都是經過作者修訂的流行版。所以,之前我所寫的所有有關金庸小說評析和研究文章和著作,都只是針對金庸小說的流行版而言。
因此,我一直有一個心願,那就是希望有機會看到金庸小說的不同版本。金庸小說研究要想繼續深入,少不了要對金庸小說的不同版本進行比較研究。我一直相信,從連載版或原始結集版與修訂後的流行版的比較之中,或有可能看到這位武俠小說大宗師天才思路的一些雪泥鴻爪。
幾年之前,金庸先生決定對他的全部小說進行再一次修訂,很快就推出了第二次大規模修訂版。為了與第一次修訂版即流行版相區別,作者將這次修訂版稱為新修版。如此,想看不同版本的金庸小說的願望居然得以實現。在新修版的閱讀過程中,習慣性地作了一些筆記,這本書就是由我的部分閱讀筆記整理出來的。
在正文開始之前,有些話我想在此說說。
首先,當金庸小說新修版問世之初,就有不少的猜測和議論,焦點是:金庸為何要花費精力重新修訂自己成名已久的全部小說?對此問題,我的想法是,作者之所以要對自己的全部小說作品再一次進行大規模的修訂,最根本的原因,應該是金庸先生對自己的作品精益求精,對廣大金庸迷認真負責,具體說,就是作者希望更進一步提高小說的藝術品質,或者說,是進一步提高小說的經典成色。這種認真負責和精益求精的作風,正是金庸先生和其他的武俠小說家不同的地方。沒有任何一個武俠小說家曾修訂過自己的全部作品,而金庸先生對自己作品的修訂則已經一而再,甚至再而三,他的成就傑出並與眾不同處,由此可見一斑。
其次,金庸先生之所以要修訂全部作品,當然也因為這些作品還有修訂的餘地和修訂的必要。我們都知道,這些作品最初都是在報紙上連載的,它們的寫作方式和過程,與通常的小說創作不同。它們都不是先有完整構思然後進行集中的寫作,最後經過修改潤色之後才發表,而是有一個大致的思路,邊構思邊寫作邊發表,每天一段,這一獨特的寫作過程,往往要延續一年以上的時間,有些小說甚至要延續數年之久。這樣的寫作方式和過程,當然不便於作者對小說情節、細節和人物等各方面的整體把握,難免會留下這樣或那樣的缺陷和漏洞。雖然作者已經大規模修訂過一次,但仍然存在一些問題,需要修補或訂正。
再次,金庸成名已久,他的小說也經歷了數十年時間的考驗。從整體上說,金庸小說作品成就卓著,這是我們談論它的基本前提。也就是說,無論有多少缺點和弱點,無論流行版中有哪些漏洞,新修版中又增加了哪些瑕疵,都不能掩蓋這些想像奇特的天才巨著的思想和藝術光芒。按照武俠小說的特點,或按照武俠小說的通常標準,其中的有些問題,實際上完全可以忽略不計。只不過,金庸小說已經大大超出了武俠小說的尋常境界,許多作品大可進入中國文學經典殿堂,評論和研究也就應該按照高標準來嚴要求。
又次,按照高標準和嚴要求,我不得不說,新修版並未全部達到完美的程度。這一次修訂固然彌補了流行版的許多缺陷和漏洞,成績不容忽視。但新修版在取得成績的同時,我們也必須看到,增訂的部分也出現了這樣或那樣的新問題,有些修訂不過是畫蛇添足,有些則更加嚴重,破壞了小說原有的肌理和韻味。無論是作者或者是讀者,當然都不願意看到這樣的情況。但這些問題畢竟存在,我們無法、也不應該視而不見。
產生這些問題的原因很多,諸如修訂工程浩大,作者精力有限;作品問世已經數十年之久,作者已經很難像當年那樣熟悉作品的整體肌理乃至每一條毛細血管,從而在修訂過程中雖然沒有傷筋動骨,但卻難免不小心傷害那些血管,尤其是傷害一些無形但卻十分重要的經絡。還有一些原因,可能是出自作者的雜念,有時候是固執,有時候甚至是情緒化的自相矛盾。例如在《天龍八部》的新修版後記中寫道:
「中國讀者們讀小說的習慣,不喜歡自己憑空虛想,定要作者寫得確確實實,於是放心了……我把原來留下的空白盡可能的填得清清楚楚,或許愛好空靈的人覺得這樣寫相當『笨拙』,那只好請求你們的原諒了。因為我性格之中,也是笨拙與穩實的成分多於聰明與空靈。」
而在《飛狐外傳》的新修版後記中卻又說「然而從這位編劇先生的宏論推想,他是完全不懂武俠小說的,他不懂中國小說,不懂小說,不懂戲劇,不懂藝術中必須省略的道理……正如有人批評齊白石的畫,說他只畫了畫紙的一部分,留下了大片空白,未免懶惰……」實際上,小說藝術,如同一切藝術一樣,當繁則繁,當簡則簡,總之,是要按照各自自身的藝術規律和藝術原則辦事。
又次,這部書號稱新修版評析,但其中只包含了對《書劍恩仇錄》、《碧血劍》、《射雕英雄傳》和《天龍八部》四部書的新修版的掃描和評析。另外還有兩篇文章,都與《射雕英雄傳》有關,其一是對新修版中黃藥師和梅超風情感關係改寫部分的分析;另一篇文章則是《射雕英雄傳》原始版本與流行版的比較分析——這是我擁有的第一部金庸小說的原始版本。此外,並增錄了兩篇:「屠龍刀、聖火令、畫眉筆——《倚天屠龍記》新修版中三大問題研究」及「傳奇視野中的人性表現問題——《神雕俠侶》新修版評析」。之所以只選擇這幾篇文章,一是因為這本書的篇幅有限,不能再多;二是因為時間和精力有限,很難在短期內將所有的閱讀筆記全都整理出來。
最後,在後面的閱讀札記中,我將自己的觀點和意見毫無保留地說出,改得好的地方就說改得好,改得不好的地方就說改得不好。但我自己明白,我想所有的讀者也都明白,對於任何藝術的評價和分析都很難完全避免個人的局限。所謂蘿蔔青菜各有所愛,很可能,我說好的地方,有些讀者覺得並不好;或者相反,我說改得不好的地方,而有些讀者覺得很好。更重要的是,有些地方,很難說好還是不好,甚至很難說恰當或是不恰當,要條分縷析,清楚明白,有時候反而會自找麻煩。最重要的是,我知道,幾十年來,我一直閱讀流行版,對流行版雖非情有獨鍾,至少會感到熟悉和親切,甚至難免是流行版之所是、非流行版之所非。儘管,這並不是我故意如此,且我一直努力注意不要這樣。

《碧血劍》新修版閱讀札記

《碧血劍》是金庸先生的第二部小說,在這部小說中,我們可以看到作者在傳奇和歷史兩個方向上的進一步拓展。因為在傳奇和歷史兩個方向上都有所拓展,而要保持小說的張力結構,自然比第一部小說更難。所以,在這部小說中,我們也能看到作者更多的選擇和探索的痕跡。
我這樣說,證據是作者在此書流行版「後記」中說:「《碧血劍》曾作了兩次頗大的修改,增加了五分之一左右的篇幅。修訂的心力,在這部書上付出最多。」1在最近的新修版中,作者的說法稍有改動:「《碧血劍》以前曾作過兩次頗大修改,增加了四分之一左右的篇幅,這一次修訂,改動及增刪的地方仍很多。修訂的心力,在這部書上付出最多。初版與目前的三版,簡直是面目全非。」2前兩次增加的篇幅到底是四分之一還是五分之一,不在本文討論的範圍。
本文只討論這部小說的最新修訂情況,即比對、分析和評論流行版到新修版的變化。從此次改動情況看,作者此次修訂工作的大方向,仍是要努力將虛構的江湖傳奇納入歷史和人性的描寫框架,對一些為傳奇而傳奇的內容,即不符合歷史常理或人性常情的情節和細節進行了清理或改寫。
本文將從細節、情節、結局三大方面去掃描討論。具體分為一、刪除部分掃描,二、改得好的細節舉證分析,三、改得不好的細節舉證分析,四、應該改但卻沒改的細節舉證分析,五、宛兒的情感線索,六、有關惠王的情節線索,七、何鐵手的形象設計,八、阿九和袁承志的情感線索,九、小說的結局部分等九個方面。最後,將有一個非常簡短的結語,總說我對這部書的新修版的看法。

一、新修版刪除的部分
首先我們要看新修版刪除的內容。新修版中,刪除的內容較多,但情況卻有所不同,有些內容被刪除了,有些則是被替換,即刪除一部分內容,用改寫的新內容替換掉刪除的部分。這裏所舉證的刪除部分,是只刪不改的部分。
新修版第一回中,刪除了流行版的一段:
「遐旺王奏稱:小國後山,頗有神異,乞皇上賜封,表為一國之鎮。成祖便封其山名為『長寧鎮國山』,親製碑文,並題詩一首,詩曰:
炎海之墟,渤泥所處。煦仁漸義,有順無忤……王德克昭,王國攸寧。於斯萬年,仰我大明。
成祖皇帝的御制詩文,便刻在渤泥國長寧鎮國山的一塊大石碑上。」3
當年作者要寫這一段,是想多介紹渤泥國與中國明朝之間的外交史料,讓人瞭解更多的歷史背景。但這裏所引述的明成祖詩文,一來與小說的敘事關係不大,二來多少有些為明朝皇帝歌功頌德之嫌,與小說主題不合,所以在新修版中刪除了這一段。現在我們看到,刪除上述一段後,非但絲毫不影響小說敘事,相反,使得小說的敘事顯得更加簡潔。所以,這一修訂大有必要。
再如,在新修版第一回中,作者還刪除了袁承志打虎的段落,從流行版的「說聲未畢,忽然一陣狂風吹來,樹枝呼呼作響,門窗俱動,隨即聽到虎嘯連聲,甚是猛惡,接著門外牛馬驚嘶起來。姓應的道:『說到曹操,曹操就到。』姓倪的站起身來,從門後取出一柄鋼叉,倉啷啷一抖,說道:『今兒不能讓牠逃走了。承志,你也去。』……」直到打虎結束之後:「……楊鵬舉見這兩人這般輕而易舉的殺了這一頭大老虎,心下惴惴,看來這批人路道著實不對,多半是喬裝的大盜,自己和張氏主僕糊裏糊塗的自投盜窟,這番可當真糟了。張朝唐卻不以為意,極力稱讚小牧童的英勇,撫著他的手問道:『小兄弟姓什麼?你名叫承志,是不是?』那牧童笑而不答。」
應該說,流行版中的這一段,寫得相當精彩,具有傳奇性,給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小說的主角這樣出場,可以說是一個非常精彩的亮相。
只不過,這樣的亮相雖然精彩,卻也有幾點讓人疑慮的地方:一、袁承志年齡很小,此時還不會多少武功,是否有參與打虎的能力?二、應、倪、羅等人是否會讓這樣的一個小孩子去冒此打虎風險?袁承志可是他們的老上司袁崇煥唯一的骨血啊。三、他們即使要打虎,是否偏要在這一天?他們隱居在此,不欲讓人知道,那就不該隨意顯露自己的任何異常之處,以免別人懷疑。綜上所述,刪除這一大段雖然有些可惜,但還是得多於失。沒有這一打虎傳奇段落,反而使得小說的情節敘事更合乎常理。
又,新修版第九回書中,刪除了流行版中的一段情節,即青青說:「大哥,有人陪你捉迷藏,你倒快活,可沒人陪我玩耍,我不如作一篇文章,也免得閒著無聊。」然後就作了一篇題為《金蛇使者劍戲兩傻記》的文章,配合袁承志與閔子華、洞玄的打鬥。僅從情節上看,這一段十分生動,文章和武功配合巧妙,相得益彰,且妙趣橫生,令人噴飯。問題是,這一段雖然好玩,但對閔子華師兄弟卻是最大的侮辱,武林中人最講面子,這樣的侮辱往往比殺了他們還要令人難以接受,勢必會留下無法消弭的深仇大恨。進而,袁承志和青青插手此事,並不是要幫一邊打另一邊,而是要充當和事佬,即並不是要得罪閔子華,而是要拯救焦公禮。如此,就不應該對閔子華如此侮辱。最後,即使青青性格偏激,不怕得罪人,袁承志的性格卻並非如此,所以不可能與青青如此配合。所以,新修版刪除這一段,實際上是消除了流行版中的一塊硬傷。
又,第十回書中,袁承志帶領青青、啞巴、洪勝海等人押運十車財寶上路,來到山東地界。新修版中刪除了袁承志和青青等人在禹城歇宿和探訪盜蹤等十四個自然段,即從「這天到了禹城,投了客店,青青便邀袁承志出去玩耍……」到「沙寨主道:『既是如此,明兒就動手。咱們在張莊開扒,大夥兒率領兄弟去張莊吧!』眾人轟然答應,紛紛出廟。」
刪除了這一大段情節,不僅對小說敘事沒有什麼影響,反而消除了一些不應有的漏洞。例如,一、青青為何要上街去玩耍?她明明知道有不少強盜匪人盯住了這十大車財寶,她的江湖經驗要比袁承志豐富得多,且對袁承志鍾情已深,無論如何都會選擇和袁承志在一起保護財寶,並給袁承志提供意見和建議,而不應該獨自上街遊玩。二、青青雖然年輕,卻是一個老江湖,從小就幹盜賊勾當,不僅精明過人,且又富有江湖經驗,如何會如此大意無能,讓山東的一些小毛賊在自己的身上作了記號而不知?三、山東盜賊為何要在青青身上作記號?他們的目標既然是財寶,而不是青青這個人,只要派人盯緊了財寶也就是了,根本不必派人盯梢上街遊玩的青青,更不應該在青青身上作記號,打草驚蛇。四、袁承志開始拒絕與青青一起出去,後來竟然又主動和青青一起出去抓毛賊,這就有些自相矛盾:若覺得客店裏比較安全,則開始的時候就不應該拒絕青青的一同出遊的請求;若覺得客店裏不安全,那就後來也不應該和青青一起出去。五、山東盜賊要開會,哪裡不能開會,偏偏要跑到三光寺來?六、更重要的是,所有的這些情節安排,無非是要讓袁承志出去尋找盜賊的蹤影。實際上,這一情節完全沒有必要,因為只要十大車財寶上路,必然會有盜賊跟隨,根本不必費心去尋找盜賊的蹤跡。而流行版中,讓袁承志發現沙寨主等人商量如何分配財寶的消息,非但對後面的情節敘事沒有任何幫助,反而提前洩露機關,減弱了小說情節的緊張懸念,完全得不償失。袁承志忙活了半天,啥也沒做,啥也沒有改變,為何還要保留這段情節呢?
刪除了這一大段情節,作者在新修版中重寫了一段,包括兩大自然段,即從「袁承志卻自沉思卻敵之計,雖盼能引得群盜為了爭寶而自相殘殺,但想萬事不可托大,倘若盜首中竟有焦公禮一般的老成智士,或能避過自相殘殺,那便如何應付?……」這一自然段,和「青青白他一眼,說道:『那有什麼客氣,自然伸手便搶啊!』袁承志道:『要是我跟你討交情呢?分一些財寶給你,你肯跟我做好朋友嗎?肯聽我話嗎?』青青道:『你不用分財寶給我,我不但跟你做好朋友,還跟你結拜,叫你做大哥。我不但聽你話,而且死死活活都跟著你,永遠不分開了。』她……」這一自然段。
這一修訂,消除了上述情節敘事的漏洞,而增加了兩個閃光點,第一,是袁承志主動設想對策,運籌帷幄,使得袁承志這個人物的主體性得到加強。第二,是青青借袁承志商量對策之機,再一次強調了自己的情感態度和立場,這不僅表達了自己心中的濃烈情意,也是對袁承志的一種情感約束。
又,第十一回書,群雄聚會選盟主,流行版中,沙天廣推薦袁承志,說:「我說的就是這位袁相公……我聲明在先,兄弟與袁相公還是最近相識,跟他既非同門,又非舊交……」新修版將後面的「既非同門,又非舊交」幾個字刪除了,避免了同意反覆,前面說了「最近相識」,當然也就意味著「既非同門、又非舊交」,後面的解釋就變成了多此一舉,刪除這句,理所當然。
又,第十二回書中,寫到袁承志發現胡老三,新修版中刪除了兩個自然段,即:「只聽一人道:『這裏怎麼走得開,要是出了點兒亂子,哥兒們還有命嗎?』另一人道:『安大人這件事也很要緊啊。眼前擺著一件奇功,白白放過,豈不可惜?』……袁承志心想:『他們在這裏有什麼大事走不開?又有什麼安大人和奇功,這倒怪了。』」這一段沒有任何對小說敘事有實際意義的內容,只是讓袁承志偷聽到一些無關緊要的例如抽籤決定誰去執行任務之類的消息。新修版刪除這一段,只說袁承志和青青「兩人矮著身子,到每間店房下側耳傾聽,來到一間大房後面,果然聽到有人在談論,正要竊聽,房門推開,有人出來……」這一修改,對小說的情節發展毫無影響,而且還再次減少了袁承志偷聽的機會,使得小說敘事減少一次不必要的人為痕跡。
又,第十三回書,寫到袁承志問安大娘是否還記得自己,新修版刪除了「這時是崇禎十六年六月,離袁承志在安大娘家避難時已有十年」一句。這一來,上下文顯得更加緊湊,而且,刪除了具體的年代,更符合武俠小說模糊時空的寫作習慣,若是嚴格按照歷史時間書寫,會給小說寫作帶來許多不必要麻煩。
第十三回書中,流行版中說:「經過這一場小小風波,兩人言歸於好,情意卻又深了一層。」新修版將上述最後一句話刪除了,即只說兩人言歸於好,卻不再說「情意卻又深了一層」。這可以說是一個重大的修改,刪除了這句話,當然是因為袁承志對阿九有了想法,情感態度開始恍惚,因而很難說他和青青兩人的情感深了一層;與此同時,也表明作者對這兩人的情感深度的描寫開始加以控制,不讓他們兩人的情感深入一層。真實的情況當然是,青青對袁承志的情感肯定會深入一層,但袁承志卻未必有與之相應的情感專注,遑論深入一層?
又,新修版的第十四回的結尾和第十五回的開頭部分,刪除了有關五毒教長老齊雲璈耍蛇的大段情節。其中包括十四回結尾的六個自然段。即從「坐了半日,眼見天色將晚,兩人收拾了食盒回家。經過一座涼亭,只見一個乞丐臥在一張草蓆上……」直到最後的「兩人不再上前,隨著他眼光向雪地裏一看,原來是條小蛇,長僅半尺,通體金色,在白雪中燦然生光。」還包括流行版第十五回開頭的六個頁碼二十七個自然段,即從「只見那金色小蛇慢慢在雪地中游走,那乞丐屏息凝氣……」到「單鐵生提起鐵尺,發足追去,喝道……那乞丐猝然收招,反身一個筋斗,躍出丈餘,隨著兩名紅衣童子去了。」所刪除的部分,包括袁承志贈酒,齊雲璈捉蛇,齊雲璈奪冰蟾,單鐵生追贓,齊雲璈掩護盜銀童子等情節。
作者設計這一情節段落,主要的目的,是要為五毒教與袁承志等人的進一步衝突進行鋪墊,新修版中突出了「金蛇營」名聲的影響,使得五毒教不斷找袁承志等人的麻煩有了更加合理的基礎,從而不必使用齊雲璈覬覦冰蟾這一線索。庫銀的追蹤也另有安排,齊雲璈的接應也就可以省去。畢竟,有關齊雲璈的這段情節非常離奇,雖然看起來比較匪夷所思,符合傳奇的敘述路線,但其中還有不少人為的痕跡。刪除這一段情節,對小說敘事沒有多少損失,那就是最好的理由了。至於修訂部分仍然有這樣或那樣的缺陷,那是另外一回事。
新修版第十八回書中,還刪除了齊雲璈「九刀穿洞,為奴盡忠」向何鐵手請罪形式的大段情節。即「袁承志快步出堂,搶出門去,只見一個人赤了上身,下身穿著一條破褲,雙手按地,頭下腳上的倒立在門口……只見他肩頭、背上、雙臂一共插了九柄明晃晃的尺來長尖刀,每把刀都深入肉裏,卻無鮮血流出……」及其後的若干自然段。在流行版中,齊雲璈「九刀穿洞」的把戲玩了好多天,看起來確實十分傳奇,甚至匪夷所思。新修版將「九刀穿洞」這一傳奇情節設計刪除了,因而只剩下了何鐵手與齊雲璈的對話,以及最後的結局:「何鐵手嘻嘻一笑,道:『你既誠心悔過,便饒了你這遭,死罪可免,活罪難饒……』伸手正要去拿圓筒,身上劇毒初清,突然間雙足發軟,身子一下搖晃。」緊接著的下一個自然段,就是何紅藥殺死了齊雲璈。
新修版的修訂,是按照前述原則,即儘量往歷史真實和人情物理真實的路線上走,對純粹的為傳奇而傳奇情節則儘量減少和刪除。這一敘事路線的選擇和整頓,自有道理,這也正是金庸小說的與眾不同處。在這部小說中,齊雲璈這一人物本來是一個相對次要的人物,只不過因為他玩金蛇、玩穿洞,才給人留下了深刻印象,細想起來,這些情節只是為傳奇而傳奇,並無多大的審美價值,所以將它們刪除,讓齊雲璈還原成次要人物,留出篇幅寫好其他人和故事。
又,新修版中還刪除了何鐵手自殺的段落。何鐵手不再愛戀女扮男裝的青青,當然也就不會有發現青青真實性別後的絕望和自殺的衝動,這一情節的刪除就是理所當然。不過,流行版中,何鐵手借此獲救機會來要脅袁承志傳授武功,能夠體現何鐵手的特殊性格,刪除了多少有點可惜。
最後,新修版第十九回中,刪除了流行版中金蛇郎君骨灰爆炸的情節。即「眼見拉著兩人將到山頂,突然峭壁洞穴內震天價一陣巨響,煙霧瀰漫,山石橫飛……這時峭壁中爆炸聲一陣接著一陣,不知山洞之中怎會藏有這許多火藥,又不知誰在內中搗鬼,各人面面相覷,茫然不解……」流行版中解釋說,是金蛇郎君的骨頭變成了炸藥。作者修訂時大概想到了,金蛇郎君雖然聰明,但恐怕也沒有學會這種超高科技技術,所以將這一設計刪除掉,以保持小說敘事的情理脈絡。


 

(上)金庸想的和你大不同
《碧血劍》新修版閱讀札記
一、新修版刪除的部分
二、成功改寫部分的舉證分析
三、改寫不成功的舉證分析
四、該改但卻未改的例子舉證
五、宛兒與袁承志的關係
六、有關惠王爺的情節
七、何鐵手故事新線索
八、袁承志與阿九的情感線
九、小說結局部分的修訂
十、簡短的結語

《天龍八部》新修版閱讀札記
一、改得好的例子
二、改得不恰當的例子
三、應改而未改的例子
四、有關段譽與木婉清
五、有關段譽與阿碧
六、有關少林寺的情節變動
七、有關馬夫人的秘密
八、關於丁春秋
九、關於「往事依稀」
十、關於王語嫣
十一、關於三兄弟的最後表演
十二、關於遺留問題的簡短小結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