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10
黃金劍(簡體書)
人民幣定價:39.8元
定  價:NT$239元
優惠價: 79189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庫存:10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晉江知名作者——困倚危樓
書劍恩仇,俠義江湖,經典重現
 
我有一壺酒,足以慰風塵
一把黃金劍,忠義兩相全

 
逍遙浪子師叔周琰VS呆萌忠義師侄葉敏玉
 
人人都說,周琰是個敗壞門風的浪蕩子
可葉敏玉卻覺得,世人根本不配懂我的小師叔

雨夜中一處破廟裡,淩雲派弟子葉敏玉路見不平拔劍救美,卻因此攤上個風流不羈的師叔──周琰。
區區半張藏寶圖,引得一連串禍事上身,一路上師叔侄遭到追殺不說,就連周琰為之放棄一切的那人,亦現身痛下殺手!
眼見凡事淡泊的師叔儘管滿身血污,卻仍對那人心心念念,葉敏玉竟感到從未有過的悸動──兄弟之間究竟是怎麼樣一回事,甘醇之後怎會這般的苦澀?

困倚危樓

晉江文學城老牌經典純愛頻道作者。擅長古風玄幻小說,文筆細膩,故事曲折。作者以夢為馬,在文學的洪流中砥礪前行。代表作《折枝》、《黃金劍》、《為兄》、《對面相思》等。不少作品被翻譯成繁體、外文出版,微博粉絲12萬 ,作者作品深受讀者喜愛。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九章
第二十章
番外一:送嫁
番外二:師門
番外三:新年
第一章
嘩啦啦——
暴雨傾盆。
茫茫的夜色中,只有路邊的破廟裡閃動著一絲微光。
這廟宇年久失修、蛛網遍佈,平日鮮有人來,只因今日的大雨來得甚急,方有人在廟中生了個火堆,將就著避一避雨。
火光掩映之下,十來個江湖漢子正聚在角落裡賭骰子。不過這賭法與眾不同,旁邊非但無人吆喝起哄,反而人人都屏氣凝神,偌大一間破廟裡,除了骰子的滾動聲外,竟不聞半點聲響。
坐在賭桌兩端的,一個是腰佩長劍的年輕劍客,容貌英俊、神態瀟灑;另一個卻面容醜怪,臉上佈滿了橫七豎八的傷痕,連五官也因此扭曲了。
這一醜一俊,對比極為分明,但圍觀的眾人只緊緊盯著那幾枚骰子,並不朝他們臉上望一望。
擲出去的骰子在桌上打著轉,眼看快要停下來時,忽聽“砰”的一聲,有人慌慌張張地從門外撞了進來。
來人是個渾身濕透的白衣少女。
她衣衫不整,黑髮淩亂,一張清秀的面孔蒼白得可怕,進門之後,雙眼四下亂掃,像在尋找可以藏身的地方。可惜她尚未找到,就有四個黑衣男子追進了廟中。
那四人一模一樣的勁裝打扮,腰間紮一條靛藍的帶子,手中尖刀明晃晃的好不嚇人。他們當然一眼就看見了聚在角落裡賭錢的眾人,但因瞧不透對方是什麼路數,便也不去理會,只一步步朝那少女逼近,獰笑道:“美人兒,我家少幫主好心請你喝酒,怎麼你一點也不領情?你只要伺候好了我家少幫主,自然是榮華富貴享之不盡,總好過在這荒山夜雨裡獨自奔逃。萬一遇上了野獸,那可不是鬧著玩的。”
那少女看似柔弱,脾氣卻極倔強,當即“呸”了一聲,道:“我寧願死了,也不會讓姓方的渾蛋碰我!”
“這可由不得你啦。”為首的黑衣男子哈哈大笑,道,“總之少幫主有命,今日非將你捉回去不可!”
說著他上前一步,伸手去抓那少女的胳膊。
少女咬了咬唇,一邊扭身閃避,一邊望瞭望旁邊的樑柱,打算一頭撞死在這破廟之內。她說到做到,情願血濺當場,也不肯給人汙了清白。
“嗒嗒嗒——”
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遠處驀地響起了一陣馬蹄聲,接著就是勒馬停車的聲響,一道清亮的嗓音問道:“少爺,此處有座破廟,不如進去避一避雨吧?”
那被稱作少爺的人輕輕“嗯”了一聲,聲音低沉溫和,雖只這麼簡簡單單的一個字,卻已讓人覺得如沐春風。
說話間,破廟的大門再度被人推開了。
率先進來的是個青衣童子,手上提著一個食盒,衣裳甚是華麗。跟在他身後的幾個丫鬟小廝,也都是差不多的打扮,手中要麼抬著箱籠,要麼捧著書匣,魚貫而入之後,整整齊齊地分立兩邊,竟是一副貴人出行的排場。
到了最後,才見一個二十來歲的年輕人跨進門來。他身上的一襲長衫顏色素雅,只袖口處繡了流雲花紋,腰間懸著一塊瑩然生光的美玉,愈發襯得他風姿俊秀、容顏若畫。
他們一行人鬧出這麼大的動靜,自然驚動了那夥圍著賭錢的人,其中一個黑臉漢子不住地打量著那塊美玉,脫口道:“好一隻大羊牯!”
他旁邊的紅臉漢子瞪了瞪眼睛,立刻喝道:“二弟,咱們還有正事要辦,莫要多生事端!”
他倆說話時並未壓低嗓子,這幾句話在安靜的破廟中顯得尤其刺耳。
但那年輕人卻仿佛未聞,只吩咐身旁的小廝道:“夜裡寒氣重,先想法子生個火吧。”
說話的語氣斯斯文文的,十分溫和。
幾個黑衣男子見他像是個怕事的主兒,便再也沒有顧忌,繼續去抓那白衣少女。少女被扭住了胳膊,痛得叫出聲來,死志剛萌,卻見那年輕人朝自己施了一禮,溫言道:“這位姑娘的衣裳都濕了,若不介意的話,過來烤一烤火吧。”
少女聽得怔了怔,尚未開口回答,為首的黑衣男子已先皺起眉來,罵道:“臭小子,不要多管閒事!”
那年輕人只是微笑:“幾位大哥也可以過來一起坐啊。相逢即是有緣,小生今日去城外的寶善寺進香,不料遇上了大雨,幸好……”
他說話的聲音又輕又軟,煞是好聽,只是未免有些囉唆。黑衣男子不耐煩地擺了擺手,道:“滾開!”
“廟裡地方太小,滾起來恐怕不太方便,只要幾位放開這位姑娘,小生就不再多言了。”
“好呀,你這小子是存心來搗亂的對不對?你曉不曉得我們是何人?”
“正想請閣下賜教。”
“咱們哥兒幾個是沙海幫方幫主的手下,你小子究竟有幾顆腦袋,膽敢來礙我們的事?”
“方幫主的大名,小生今日還是頭一回聽說,不過他老人家的名頭這麼響亮,日後若有機會,我一定登門拜訪。”年輕人邊說邊拱了拱手,當真盡足了禮數。
黑衣男子見他囉唆到了極點,真是越聽越來氣,乾脆揮動手中的尖刀,恫嚇道:“你再不退開,小心我在你身上紮幾個透明窟窿!”
那一刀颯然有聲,幾乎貼著年輕人的鼻尖掠了過去。但他眨了眨眼睛,仍舊只是笑笑,說:“閣下不肯放開這位姑娘,原來是想同我較量武藝嗎?只是刀劍無眼,傷到了人可不太好,咱們還是點到為止吧。”
黑衣男子原本只是想嚇唬嚇唬他,聽他這麼一說,不禁怔住了。
那年輕人卻已轉過了頭,吩咐道:“取我的劍來。”
“是,少爺。”立刻有一個綠衣小廝翻開箱籠,取出了一柄長劍,恭恭敬敬地捧到他面前。
廟內眾人見了這柄劍,全都大吃一驚——原來這劍的劍鞘竟是用黃金打造的,上頭鑲滿了各色寶石,在火光下熠熠生輝,劍穗上則系了兩顆拇指大小的明珠,叮叮噹當地互相碰撞著,端的是珠光寶氣,價值連城!
這樣一柄寶劍,原本該是豪富之家懸在堂內玩賞的,如今卻在荒山夜廟裡,被一個斯文秀氣、溫文爾雅的青年握在手中,怎不叫人驚奇?
圍坐著賭錢的一夥人裡,很有幾個識貨的大行家,這時便忍不住竊竊私語起來。那年輕人只當沒有聽見,緩緩抽出了手中的長劍。不過就連他這拔劍出鞘的動作,也如同執筆描花一般,姿態十分優雅。
旁邊的江湖人士見了,難免有幾分不屑,但等到“當”的一聲,長劍出鞘之後,卻再無人出聲恥笑了。只見三尺青峰猶如一泓秋水,在月光下隱隱透著凜冽的寒芒,明眼人一瞧就知道,這定是柄摧金斷玉的寶劍。
而眾人的一聲“好”字還未贊出口來,那年輕人就已經出劍了!
他手腕輕抬,身形微晃,分花拂柳般在破廟中穿梭來去,不過片刻工夫,就聽“叮叮噹當”的聲響和“哎喲”“哎喲”的叫痛聲不絕於耳。原來他仗著寶劍之利,先用重手法絞斷了敵人手中的鋼刀,接著又劍交左手,並指去點對方的穴道。四個黑衣男子竟連還手的機會都沒有,就已被他點倒!
這年輕人的劍法如何尚不得知,但他的輕身功夫之妙、認穴功夫之精,卻是一目了然。而且果然如他所言,僅是點到為止,並未傷人性命。
“多謝幾位大哥手下留情,看來這一場是我贏啦。”年輕人倒轉劍柄,笑吟吟地走回原處,道,“嗯,可以放過這位姑娘了吧?”
幾個黑衣男子哪裡還說得出話,只是呆若木雞地躺在地上,雙眼兀自睜得老大,像是奇怪自己怎會敗在這文弱青年的手上。
那年輕人朝白衣少女點了點頭,正欲還劍入鞘,卻聽有人高聲嚷道:“且慢!”
接著就見兩道人影從角落裡躍了出來,一左一右地將年輕人圍在當中。他們一個臉色黝黑,另一個紅光滿面,相貌卻極相似。其中一個粗聲道:“小子,你的劍法不錯,也來跟俺哥倆比畫比畫。”
“他們輸了留下女人,你若輸了……嘿嘿,就留下手中的寶劍吧。”
這番話一說,分明是想奪寶了。
那年輕人卻只笑了笑,彬彬有禮地說:“晚輩學藝不精,豈敢在兩位前輩面前獻醜?”
“哦,那你是打算乖乖奉上寶劍了?”
“此劍乃是長者所賜,晚輩不敢自專。不如待我回府稟明家父之後,再去拜會兩位……”
“廢話少說,撤劍!”
說話間,黑臉漢子出手如電,直扣那年輕人的脈門。
年輕人早有準備,不急不緩地後退一步,輕而易舉地避開,同時舉劍一撩,道:“既然如此,晚輩只好得罪了。”
劍光一閃,三個人很快就鬥在了一處。
那兩個江湖漢子本是同胞兄弟,使的兵器都是一支鐵拐,不過一個用右手一個用左手,兩人同時出招,一招一式互相配合,威力大增。他們識得寶劍的厲害,所以出招之時故意避其鋒芒,連過了一二十招,竟一次也不和劍刃相交。兩支鐵拐舞起來沉穩有力、虎虎生風,實在叫人膽寒。
好在年輕人的劍法也不弱,出手疾若迅風,身形飄逸靈動,憑著絕妙的輕功與那兩人遊鬥,雖是以一敵二,卻絲毫不落下風。一時間只見劍光閃動,仿佛四面八方都是他的影子,身姿優美,翩若驚鴻。
觀戰的眾人見了這一場打鬥,禁不住高聲叫好。當中卻有一人哈哈大笑,朗聲道:“錯啦,錯啦,剛才這招‘玉女投梭’原是該取敵要害的,但是傻小子手腕抬得太高,出劍又太慢,反倒將自己的要害送上了門去,真是好笑。”
說到最後幾個字,他又是一陣大笑。
他的聲音雖不響亮,但是一字一句都像在眾人耳邊響起一般,每個人都聽得清清楚楚。
大夥兒循聲望去,這才發現說話之人便是那個坐在賭桌旁的俊美劍客,他原本是在跟疤面人賭骰子的,不知何時也抽出了腰間佩劍,忽道:“鄭老二,我要刺你左肩了!”
他身形動也不動,左手照舊按著賭桌,只右手一揚,直刺那黑臉漢子的肩膀。
這一劍使將出來,竟與年輕人先前的招式一模一樣,只是出劍更快、威力更甚,黑臉漢子明知他要刺向哪裡,卻是避無可避,“哇”地一聲大叫,左邊肩膀已是血流如注。
同時叫出聲來的,還有那個年輕人。他黑白分明的眸子裡露出一絲驚訝之色,道:“前輩剛才所使的,可是本門的追風劍法?晚輩葉敏玉,斗膽請教前輩高姓大名。”
那俊美劍客已經收回了佩劍,輕輕抖落劍尖上的血珠,沉聲笑道:“傻小子,你連師叔也不認得?”
他相貌如此出色,任誰見過一面之後,都不可能輕易遺忘。
因此葉敏玉更覺驚愕,一邊應付紅臉漢子的鐵拐,一邊喃喃道:“師叔?弟子福薄緣淺,雖在師門數年,卻從來不曾與前輩會過一面,不知……不知是哪一位師叔……”
聞言,那俊美劍客又是數聲大笑,眼睛裡神采飛揚,反問道:“咱們淩雲派門下,難道有好些個放浪不羈,以至被逐出門牆的不肖弟子嗎?”
葉敏玉怔了怔,腦海裡立刻跳出一個人的名字來,不禁問道:“師叔可是姓周?”
他們這一問一答並未避著旁人,何況淩雲派在江湖上亦非籍籍無名,所以當場有人大叫出聲:“周琰?!”
那俊美劍客微微一笑,道:“正是在下。”
“周琰”這兩個字在武林中名氣忒大,倒不是因為他高明的劍法,也不是因為他俊美的皮相,而是因他性情灑脫、放浪不羈,雖說出身名門正派,卻愛與一些旁門左道的人結交,最後鬧出好大一場風波,甚至被逐出了師門。
此事鬧得盡人皆知,那些正道人士見了他,總要退避三舍,免得傳出些風言風語來壞了自己名聲。
眾人對周琰的身份議論紛紛,那疤面人倒是怡然自若,只冷哼了一聲,涼涼地說:“輪到你擲骰子了。”
他倆人賭的乃是大小,誰擲的點數大便算勝出,不過十幾局下來,始終不分勝負。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45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