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 > 10
一生一世笑皇途(全三冊)(簡體書)
人民幣定價:79.8元
定  價:NT$479元
優惠價: 79378
可得紅利積點:11 點

庫存 > 10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古風言情經典獎獲得者 君子江山
歡脫•爆笑•舒爽
讀起來酣暢淋漓的古風小說!


1、比《太子妃升職記》更逗比、更爆笑的輕鬆穿越文!
2、君子江山已出版《一生一世笑繁華》《一生一世笑紅塵》《一生一世笑蒼穹》系列均銷量不俗,《一生一世笑皇途》在各項數據上均超過前兩部。
3、臭名昭著的冷豔女主VS威嚴霸凜淩虐人心的男主!
當惡魔遇見殺手,還組了個隊、成了夫妻,其他人就只能四散而逃了!
洞房花燭夜,他撩起她的墨發:“嫁給我,當真只是為了利用我?”
她神情冷若冰霜:“不錯!”
他揚手放下床幔:“被你選中利用,是吾此生之幸!”



北辰皇朝深陷奪嫡之亂,烽煙四起,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

她武功奇高、身負絕學,以一己之力遠赴千里,擒奸賊、殺倭寇、平戰亂。

她說:

“我要讓世人都明白,什麼是公義!我要讓正義不僅永存,而且永不遲到!我要罪惡都去它們應該去的地獄,再不能爬起!我要這世間有明明白白的法則,用來保護所有善良的人,而非那些貴族階層!我要讓孩子們都知道,這是一個美好的時代應該有的樣子!”

他對著她的背影,伸出手,慢聲道:“那麼,讓我幫你好嗎?”

她回眸看了他一眼,風吹亂她一縷髮絲,美豔異常,她問:“這也是你的理想?”

他優雅一笑,雲淡風輕地道:“天下人的生死與我無關,但眼下,你與我有關。你想要正義佈滿天下,我幫你,我可以為你做那把刀鋒。”

君子江山

網絡筆名:惑亂江山。瀟湘書院大神,輕鬆搞笑文代表作家,當代爆笑文第一人,擅長在幽默筆風中,執筆直戳人心軟處,文風令人捧腹而不失細膩,深受讀者喜愛。其作品《一生一世笑繁華》、《一生一世笑繁華•終結篇》(原名《卿本兇悍之逃嫁太子妃》)出版上市後熱銷。《一生一世笑紅塵》(原名《皇上滾開本宮只劫財》)《一生一世笑蒼穹》(原名《報告攝政王之太子要納妃》)暢銷多時,連續斷貨!《一生一世笑皇途》一經推出引發讀者大規模發評、討論、推薦、點贊!

"能給君子江山寫書評,我感到特別榮幸,一直好喜歡大山的書。北辰邪焱是我最心疼的男主,不僅是因為他對夜魅毫無保留的愛,也是因為他為了夜魅能對自己特別狠,這種愛情,真的令人豔羨不已。孤月無痕多麼愛惜自己的生命,卻因為夜魅付出生命。這種愛情,怎能不為之動容。北辰奕傷害過夜魅,最後為了夜魅服下慎思,受盡苦楚,品嘗萬箭穿心之痛。讓人不能多思多慮,一旦多思,這痛苦就會百倍加劇,這樣的愛真的很深沉。看這本書哭過,笑過,就好像他們存在過一樣。
——山皇陛下的小顏辰


《一生一世笑皇途》相比之前的風格略有不同,有所轉變,偏向於正劇,但也更有深度了,一如既往的好看。跟著山哥的腳步一本本的追過來,看著山哥筆下的人物活靈活現,仿佛躍然紙上,各有特色。惡魔和變態的組合,一場陰謀的開始,北辰邪焱與夜魅對於彼此的感情看似相愛相殺,彼此利用,但真相卻讓人動容和豔羨。
——山皇陛下的言小莫

從笑紅塵到笑繁華,從笑蒼穹到笑皇途,山哥哥的作品一次比一次震撼。她的書,人物特點鮮明,別具一格。毫不誇張地說,她是我最喜歡的一位作者,沒有之一。北辰邪焱,一個玩弄人心的惡魔,卻願意把心交給夜魅,供她玩弄,這是怎樣一種愛。我愛你,便為你傾盡所有,哪怕是——我的命。
——山哥哥的小辭笙

他,本該是高高在上的皇子,卻甘願為她開疆拓土,為之受刑。他,冷心冷情,本該無欲無求,卻一眼動了凡心,放棄一身孤傲只為她。他,足智多謀,與天對弈尤勝一子,卻被情仇蒙了眼,犯下大錯飽受折磨。他,如神似王,卻為一份恩情所束,掌風直指心愛之人,不負天下只負卿。多少愛恨情仇,多少陰謀交織,究竟是誰負了誰?
——山皇陛下的淺黛

記得是剛中考完時看的笑紅塵,僅僅第一章就讓我愛上了君子江山的筆風,輕鬆逗比的劇情中又滲透出這世界上最美好的感情。而後又是繁華,蒼穹,萌妃,棄妃,在一本本的小說中我看到了山哥的成長。笑皇途裡,北辰邪焱和夜魅的感情是最令人心疼的,也是最令人感動的。
——山皇陛下的小翎凰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九章 
第二十章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四章 

第一章
“戰之神護佑,讓暝河之水不死,蒼山枯骨萬里!”
  “戰之神護佑,佑我臣民,安然脫困!”
  “戰之神護佑,若我不死,必要北辰一族,血債血償!”
  血光一濺……女子猛然驚醒。
  
  北辰皇朝,極北之地,嵐山之中。
  火紅色妖光四起,山間是對峙的幾人。
  而那如狂蟒一般的妖光,是中間那玄衣男子發出,他薄唇揚著優雅之笑,一雙妖邪般魅惑的眼,漫不經心地掃向包圍著自己的眾人。他這番高貴氣度,半點不像被圍殺的人,倒仿佛嗜血噬殺的魔尊,在審視自己的獵物。
  他那張臉,美絕,魅絕,像是邪魔轉世,卻偏偏擁有神的美貌。尤其那一雙眼,但凡掃過,便是愛禍起,蒼生滅,令人為他沉入邪魔之道。
  而這群黑衣人,由兩人帶隊,帶隊的兩人容貌竟然一模一樣。
  他們對著中間那玄衣男人怒聲道:“北辰邪焱,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北辰邪焱,北辰皇朝的四皇子,天下之人最怕的人。不,他根本就不是人,是個惡魔!
  北辰邪焱聞言,緩緩勾唇,姿態雍容地整理自己著的袖袍。那姿態優雅得仿佛一隻波斯貓,語氣更是慢條斯理:“面對敵人,你們就如此欠缺氣質嗎?難道就不能先學焱說一句,很高興見到兩位,十分榮幸與二位切磋武藝?嗯,焱的確很高興見到二位!”
  說著這話,他還微微點頭,紳士般行了一禮。
  北辰邪焱的隨從鈺緯默默看天,不知道是否應該同情那兩人。
  玄衣男人惱怒:“北辰邪焱,你不必裝模作樣,我們二人今日一定將你斬於刀下!”
  北辰邪焱聽了,這才正眼看他們:“戰天佟、戰天決,江湖並列第三的兩位高手,更是孿生兄弟。你們忽然決定替天行道來殺我,是受了我大皇兄的指使嗎?”
戰家兩兄弟:“……”
這話不好答,他們既是受人指使,又怎麼能說是替天行道?
  雖然說殺了眼前這惡魔,對天下人來說,的確與替天行道無異。
  戰天決開口:“大哥,大皇子交代過,不必與他廢話!直接殺了他便是!”
  大皇子與四皇子不合,並不是什麼需要藏著掖著的事,他也不怕說。他也的確是不想再廢話,再說下去,他們都開始質疑自己了。
  “殺!”
  一眾黑衣人隨著戰家兩兄弟一起殺上前來。
  北辰邪焱微微一歎,廣袖輕拂,路邊樹上一根樹枝忽然被他的內息折斷,如淩風利劍,對著那些黑衣人疾射而去!
  纖細的樹枝在內息的駕馭之下,竟猛然沖過去,以不可思議的速度穿過那些黑衣人的胸膛!
  血花飛濺,一個個黑衣人當場斃命,就連掙扎都來不及!
  而殺人的邪魔看著一地屍體,語調卻更溫柔:“大皇兄明知我生性善良,手都握不起殺人的劍,卻還要派人來刺殺我,他的內心真是歹毒醜惡啊!”
  隨從鈺緯:“……”是啊,我的殿下,您的手握不起殺人的劍,因為根本不需要握,一根樹枝就擺平了。
  戰天決和戰天佟握緊手中的刀,深知面前的人不好對付。
  兩人對視一眼,同時出刀。
  然而這江湖排行第三的兩位高手,在面前這邪魔眼中,仿佛只是兩隻不知死活的耗子。
  他薄唇微微揚起,輕輕一抬手,紅色妖光對準那兩人激射而出!
  轟的一聲,那兩人抬起刀運起內息抵擋,卻被炸出去老遠,癱倒在地,刀也從手中脫出,摔到百米之外。
  戰天決與戰天佟眸中掠過一絲驚恐之色,沒想到此人竟然如此厲害,只是一招,就讓他們毫無還擊之力,還身受重創!
  北辰邪焱微笑著,優雅踱步,華服在地上拖出細微聲響。
  他走到那兩人面前,手一揚,帶起一陣內力,百米之外,戰天佟的刀被北辰邪焱的內息帶到了這兩人面前。
  他一雙泛著妖光的眸子裡掠過一絲趣味,眸中似有翡翠般的綠光閃過,美豔異常,也令人驚懼異常。
  他優雅地道:“雖然你們來刺殺我,如此狠心歹毒,但我生性善良,所以決定留你們一條命,向我大皇兄稟報你們的戰果,告訴他,憑他的能耐殺不了我。不過,你們聽清楚了嗎,是你們之間,只留下一條命!”
  兩人渾身一顫,旋即便見那惡魔繼續微笑道:“孿生兄弟,多年來同生共死,可是你們今天只能活一個人。誰殺了對方,就能活著回去!怎麼樣,我對你們是不是很慈悲?”
  戰天決怒喝:“北辰邪焱!你這個惡魔,你休想!我們絕不可能……絕不可能自相殘……”
  可他話沒說完,戰天佟已經拿起那把刀,插向自己的腹部,並深深看了戰天決一眼:“吾弟,好好活著!”
  血光濺起,戰天佟已死。他心知不可能是面前這人的對手,便犧牲自己來保全弟弟。
  這樣的一幕,令戰天決心如刀絞,當即吐出一口鮮血。
  “北辰邪焱!你這個惡魔,我必將你千刀萬剮!”戰天決對著北辰邪焱怒吼。
  北辰邪焱卻絲毫不在意他的怒氣,邪氣的眼看向戰天決,微笑道:“看看你兄長為你犧牲了自己,他是多麼有情有義的人,可是你呢?多麼醜惡,明知道自己死了兄長就能活,卻遲遲不動手自盡,等著你的兄長先死。我是惡魔,難道你就不是嗎?你才是害死你兄長的罪魁禍首啊!”
  戰天決一聽這話,便想反駁,卻驟然白了臉,不知道如何反駁。他的確知道自己死了兄長就能活,但是他根本就沒想到自盡這上面來,豈能說是自己遲遲不自殺害了兄長?
  可北辰邪焱的話也沒錯,自己的確沒自盡,兄長才……
  這麼一想,他心中已經亂了,兄長死在自己面前,自己也打不過面前這惡魔無法報仇,兄長的死還與自己有關……
  多方打擊使得他神志不清,眼神狂亂:“我?是我害死兄長?我……是我?不不不,不是我……是我,我……”
  鈺緯在邊上看著,不知道該說啥了。作為四皇子殿下的隨從,看殿下這樣玩弄人心,逼死逼瘋人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了,殿下心情好或者不好的時候,都喜歡這樣尋人玩弄。殿下不主動去找人玩弄,這群人就應該謝天謝地了,竟然還敢自己找上門來。
  看戰天決似乎已經瘋了,北辰邪焱一抬手,一絲內息灌入對方體內。
  戰天決又有了力氣,站起來往皇城狂奔而去,整個人卻已經神志不清,在胡言亂語了。
  鈺緯:“雖然他已經成了這樣,但想必一定會把您的話帶給大皇子!不過殿下,您又逼瘋了一個人……”
  北辰邪焱優雅勾唇,慢聲道:“我逼瘋了他嗎?我只是讓他認清他不願意及時為兄長犧牲的現實,讓他明白他自己的自私自利,這分明是在幫助他看清楚真實的自己,怎麼能算逼瘋他?”
  鈺緯:“……”您長得美您說什麼都對!
  旋即,北辰邪焱優雅的聲再一次響起:“鈺緯你說,回到京城之後,我捏斷大皇兄的脖子可好?雖然我非常善良,不忍心殺人,但從大皇兄派人刺殺我的行為我已經看出,只有我殘忍地報復,才能讓我的其他幾位兄弟知道殘害手足是錯誤的,友愛兄弟才是人倫天性,教誨他們謹守道德底線,日後對我這樣善良柔弱的兄弟,多一些關懷,少一些惡念。”
  鈺緯:“您高興就好!”
  他其實很想對殿下說:“善良柔弱”可能與您不太搭。
  至於您一本正經胡說八道的這些話,以及您要殺大皇子的事,您的確是自己高興就好……
  他這話音剛落,忽然一陣地動山搖,天空中浮現一個旋渦,從中掉下來一個人。
  如此情景,即便北辰邪焱也沉了沉眼眸。
  天空中掉落的人?他看錯了嗎?
  北辰邪焱微微揚眉,掃向半空中的那人,接著便見著一張絕美的臉,是個女人。
  而這時,夜魅也正睜開了眼,與他對視。
  看見他這張臉,她眸中浮現難掩的驚豔之色。
  下一瞬,北辰邪焱忽然笑了。
旋即,他慢條斯理地伸手,優雅地解開自己腰間的衣帶:“有美人從天而來,我自當脫衣候之!”
鈺緯默默地歎了一口氣,同情了一番這個可憐的姑娘。
  按照慣例,姑娘們見著這樣一個美男子說出這種話,都會故作羞澀,違心地說自己不想看殿下寬衣解帶,但神情都無比嚮往,恨不得過來直接幫殿下把衣服給脫了。
  然後,殿下就會以她們待人接物不夠誠實、口是心非、惡毒地欺騙善良的他為由,將人都給殺了。
  這姑娘也是倒黴,正巧撞上殿下處理了兩隻惱人的蒼蠅,殺性還未平的時候。
  鈺緯如是琢磨著,並用一種悲天憫人的眼神看著夜魅。
  夜魅聽到北辰邪焱的話又是一愣。
  此刻她整個人正從天上垂直往下掉,偏頭一看,自己身側是一座山峰,眼見自己還有六米就要落地,直接這樣掉下去,定會摔死。
  她眼神一冷,飛快地抽出袖中匕首,狠狠插入身側的山石上!
  刺的一聲後,匕首狠狠插入山石中,和人一起下滑。她雖然還是在下落,但速度已經慢了下來!
  離地還有半米時,她縱身一躍,平穩落地,除了手因為緊握匕首而充血,虎口發麻,身上沒見一點兒傷!
  匕首一轉,收入袖中,她面色依舊冷淡,也沒有半分劫後餘生的惶恐,仿佛方才險些摔死的危險,在她眼裡根本不算什麼。"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45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