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8
  • 逆行(簡體書)

  • ISBN13:9787559418326
  • 出版社:江蘇鳳凰文藝出版社
  • 作者:池總渣
  • 裝訂/頁數:平裝/312頁
  • 規格:21cm*14.5cm*1.5cm (高/寬/厚)
  • 出版日:2019/10/31
  • 促銷優惠:新書優惠
人民幣定價:39.8元
定  價:NT$239元
優惠價: 79189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庫存:8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池總渣‧高人力力作‧
心裡有了印記,便會不由自主地追尋


攝影師陳錯加入了一個拍攝消防宣傳片的劇組,並且跟組到了消防中隊裡。
在這裡,她對消防員陸崢一見鍾情,並與之接觸。
可惜陸崢性格冷淡,並不願意同陳錯有來往。
這時陳錯的酒店意外地發生了火災,她被困在浴室裡,陸崢突破火場救了她,從而引發了當年兩人的往事。
陳錯以為自己是對陸崢一見鍾情的,實際上兩人在兩年前的一場地震災害中,就有過接觸。
陳錯依然是被困者身份,在絕望從,有人朝她伸出了手,將她救了出來。
她身上留了一道疤,是當時兩人接觸中所留下的。
可惜他們彼此當時形象狼狽,根本不知道,其實緣分一直纏繞彼此,沒有離開。

池總渣

白熊網站人氣作者,擅寫都市言情,文字從生活滲入故事,有很強的現實主義感,但故事中的感情依舊浪漫,可以帶給讀者無限遐想。
微博粉絲42萬,代表作著有《逢場作戲》、《他看起來很好吃》。
第一章 初識
第二章 拍攝
第三章  你是救我的光
第四章 我要待在有你的地方
第五章 你真無情
第六章 恩人
第七章 軟軟
第八章  多了個保鏢
第九章  命中註定
第十章 吃醋
第十一章 反對也不行
第十二章  受傷
第十三章 出院
第十四章 最溫柔的誤會
第十五章 你是我最美的逆行
第一章 初識
肖春打電話來時,陳錯正躺在浴缸裡。任由手機響了許久,這才疊起雙腿,慢悠悠地接聽電話。肖春開的是視頻聊天,見陳錯接通了,本以為陳錯是衣著完好。誰知一看手機屏幕,就見她裸著纖長美頸和圓潤肩頭。極黑的頭髮正洇著水,恰好擋住了胸前春光。
肖春這會兒在街上,被她嚇得趕緊用手捂著屏幕。陳錯不緊不慢地跟她說:“今天太累了,不去。”聲音沙啞,勾人心弦。肖春切換成語音通話,千哄萬哄,再加上威逼利誘,最後應下數項不平等條約,終於將陳錯從浴缸裡請了出來。
她吹幹頭髮,打扮了一番,然後驅車赴肖春的約。
見面地點在酒吧一條街,此時,酒吧內音樂震耳,群魔亂舞,男男女女很是動情。
陳錯這幾年一直在修身養性,對這種環境吵鬧的地方是避而遠之。但今天場子是客戶定的,肖春作為經紀人,只負責牽線搭橋。故此,客戶想在哪兒談就得在哪兒談。肖春只希望一會兒陳錯能看在鈔票的份兒上,能多待一會兒是一會兒。
肖春因為行業緣故,早就見多識廣。但長得像陳錯這樣的美人兒,還是極少數。
有些人生來就吸晴,陳錯進來時,酒吧裡本來極快的音樂節奏都好似慢了一拍。酒吧裡燈光搖曳,有人在抽著水煙,白霧般的煙圈股股湧出,沾到陳錯的黑色裙邊,像卷出的朵朵白雲。她紅唇噙笑,眼神倦懶,撩了肖春一眼,作為問詢。肖春朝客戶那邊挪了挪,讓出一個座位給陳錯。
今晚的客戶是做餐飲的,需要拍個廣告片來做宣傳。按理說他們應該找個專業的製作團隊,而不是陳錯這樣的自由攝影師。但前段時間陳錯去國外,拍了個短片回來,肖春負責經營平臺,替她把片子發佈到了網絡上。這部三分鐘的片子節奏快,足夠吸引人的眼球,民俗風情和自然美景完美融合,配上緊湊的背景音樂。畫面唯美、震撼效果跟先前去踩過點一樣。就因為這部片子在網絡上引起不小的轟動,在短短幾天內就被播放了數萬次,所以許多公司都主動找到了肖春,想要跟她合作。
肖春挑挑揀揀,今晚的客戶,就是其中一家。
然而甲方來的兩位男士情商有點兒低,先是盯著陳錯看直了眼,後來更是因為男人見一個愛一個的天性,竟然眯著眼,笑看著跟陳錯說:“陳小姐這麼漂亮,何必幹這麼累的活啊。”肖春心裡一沉,趕緊看向陳錯,好在陳錯經過這麼些年的磨礪,性子早已沉穩了不少,她面不改色地喝了一口檸檬水,沒有答話。
接下來就全靠肖春一個人撐場面,找各種話題,與客戶交流,還要保護陳錯不被語言騷擾。幾十分鐘下來,肖春苦不堪言。陳錯一直坐在一旁沉默不語,中途起身去洗手間,肖春看情況起身跟客戶客套了幾句,便緊跟在陳錯身後。
洗手間很寬敞,金色的燈光投印在米白的地磚上,能映出人的身影。陳錯站在洗手台的鏡子前,擰開一支口紅,塗抹著嘴唇。她看著鏡子裡跟進來的肖春,先是一笑,繼而冷淡地說道:“不接這個工作,回去了。”
肖春苦笑著一張臉,想再勸她幾句,但又怕惹惱陳錯,悶悶不樂地站在那兒不敢言語。見肖春對自己如此小心翼翼,陳錯想:肖春好歹也是照顧自己多年的經紀人,怎樣也得給她留點兒面子。想罷,不由得歎了一口氣,說道:“再待十分鐘。”
肖春忙點頭微笑。
陳錯眼神移到肖春臉上,突然笑著說道:“過來。”肖春眼巴巴地湊了過去,就被陳錯捏住了下巴。一股沁人的清香撲鼻而來,突然她的下唇被什麼觸碰了一下,原來是陳錯的口紅,她替她擦勻了顏色,又將她頰邊的一縷頭髮,順到耳後。陳錯低聲笑著說:“我的經紀人,怎麼能沒點兒顏色。”肖春心跳漏了半拍,臉頓時漲得通紅。被陳錯觸碰過的地方,像觸了電似的,明明跟她在一起這麼久,卻還是毫無招架之力。
陳錯以開了車為由,拒絕了所有敬來的酒。從酒吧出來,驅車到小區樓下,已是淩晨兩點半。或許是因為太累的緣故,在將車駛入停車場倒車的時候,不小心將一輛重機車刮倒在地。她下車看了看,頓覺頭疼不已。
這輛機車停在公共車位上,現在這個時間找物業也無濟於事,也查不到是誰家的車。陳錯只好留了張名片,寫了張字條放在那輛機車上,然後回家了。
第二天一早,肖春來接她,去拍那個餐廳的廣告宣傳片。
團隊是臨時組的,燈光音效各方面都需要協調。陳錯雖然脾氣不是很好,但勝在敬業,磨合了三天,基本還算順利。等餐廳的宣傳片拍完,又過去了好幾天,她到小區地下車庫取車時,發現那輛被她刮倒的重機車仍倒在她的車旁,絲毫沒有被挪動過。
陳錯在機車上找到了自己的名片,確定機車的主人跟自己一樣,許久都沒有回來過。這讓她感到有些疑惑,開始仔細地端詳起這輛奢侈地佔用了一個車位的機車。雖然這車倒在地上,還摔壞了右視鏡,車漆有些損壞,卻仍然能看出車型的帥氣與流暢。只看車身的高度,若它的主人沒有一雙大長腿,還真駕馭不了它。端詳了一會兒,陳錯駕車離開,把這件事拋諸腦後。
過了幾天,肖春又聯繫她,這次拍攝的是消防宣傳片,用時比較長,一些拍攝現場也比較危險。
肖春接下這個單子的初衷,是認為能跟政府部門打上交道,可以為今後事業更上一個臺階打下基礎。更何況陳錯當年滿世界跑的時候,更危險的事情也不是沒有經歷過,為了這個愛好,她還當過一段時間的戰地攝影師。陳錯在敘利亞那段時間,肖春每天都為她提心吊膽,生怕會突然來通電話,叫她去替陳錯收拾殘局。
意料之中,沒做過多的猶豫,陳錯便應了下來。
這次是由製片方和消防部門接洽,陳錯只需簽好合同,等到了約定的時間,收拾行李出發即可。剛撂下手機,鈴聲又響起。陳錯以為是肖春還有事要說,拿起手機直接就按下了接聽鍵,略帶調戲的口吻說道:“你乾脆來我家吧,想說多久就說多久,徹夜長談都行。”
話音剛落,就聽見一聲悶笑。一個有些粗糲的男聲從電話那頭響起,磁性沙啞,不算難聽,只是讓陳錯有點兒想縮起脖子,躲一躲。她拿著手機,看了一眼電話號碼,一串陌生的數字,是打錯了吧。
把手機重新放到耳旁,就聽那道男聲說道:“徹夜長談就不用了,只需賠我一筆修車費就行。”這會兒陳錯正好走到窗邊,她將窗簾拉開,淡金色的陽光劃過她的眼睛,略有些刺眼。她聲音恢復冷淡,說道:“好的,請把你的賬號及賬單,發短信告訴我。”
對方也是個利落性子,應了一聲便掛斷了電話。不久,一條彩信便發送到了她的手機上,是機車修理費的單據。陳錯揚眉,真沒見過這麼一板一眼的,不過不糾纏,倒也輕鬆。她將修理費轉過去後,這事兒也算是結束了。
可誰知一天后,她出門赴約,喝了一些酒,叫了代駕。這個代駕是個年輕小夥子,眼睛總是通過後視鏡往陳錯身上瞟。等進入地下停車場,只聽到“砰”的一聲,又撞倒了車。陳錯驚醒過來,下車查看,發現又是那輛重機車,不過這次倒的方向不同,摔的是左視鏡。
代駕小夥子這時候也從車上下來了,看見撞倒的是一輛重機車,愈發的局促不安。陳錯蹲在車旁邊,確認了還是她以前撞倒的那輛車後,就揮了揮手,讓代駕小夥子走了。她這會兒酒勁兒正上頭,只想趕緊回家躺在自己床上,好好睡上一覺。
代駕小夥子一聽陳錯要他走,二話不說趕緊開溜。陳錯又好氣又好笑,在車旁抽了一根煙,歎了一口氣。拿出手機找到今早才轉帳的賬戶,又轉了一筆跟之前一模一樣的款項,連小數點後面的數字都不差毫釐。她用手機對著倒在地上的機車拍了一張照片,畢竟好歹也是撞過兩次的緣分了,留個紀念。
第二天上午八點半,車主打來電話。此時,陳錯還在睡夢中,聽到手機鈴響,在被子裡掙扎了半天,終於還是敵不過手機的不斷震動,伸手按下了接聽鍵,語氣很不友好地說道:“我不管你是誰,有什麼事,請晚一點兒再打電話來,OK?”說罷,她掛斷電話,把自己又重新卷回被子裡。
再次醒來時,已是下午一點半。陳錯喝了一大杯水,再捂著發疼的胃熬了一鍋粥。浴後關火,熱騰騰的一鍋粥便熬好了,正好暖暖胃,將她因為宿醉而離體一半的靈魂給拉扯了回來。
喝完粥,才想起早上有人來過電話。
翻看通話記錄,發現有一條未讀短信,發送時間是早上六點十五分。短信裡只有一個問號,來自於那位重機車的車主。打開支付寶轉帳頁面,是車主將錢轉回的提示。陳錯猶豫了一會兒,可能是車主還不知道她今天淩晨又把他的車子給撞倒了,她決定打電話給車主說明一下緣由,畢竟不管怎樣,是自己把他的車子撞倒了兩次。
電話接通,陳錯態度良好地跟對方說:“不好意思我沒有轉錯款,很抱歉,我今天淩晨回來的時候,不小心又把你的機車給撞倒了。”
對方沉默了好一會兒,語氣生硬地說道:“陳小姐,我真誠地建議您換一種交通工具。”
陳錯早已料到對方的態度不會友好,但陳錯並不想認識對方,也沒有一味要去點頭奉承的道理。她也語氣生硬地回話道:“謝謝你的建議,我也建議您將您的機車停在該停的地方,而不是佔用別人的私家車車位。”
那人被她堵得無話可說,不想再多做什麼解釋,便說道:“我修好車後,賬單會發到你的手機上。”便掛斷了電話。
陳錯還沒這樣被人單方面掛斷過電話,驚愕地看著手機生了好一會兒悶氣。
陳文音是陳錯的堂妹,兩人在同一座城市。她週末通常會聽母親的話來看堂姐,順便捎上她母親煲了三個小時的靚湯。陳文音到陳錯家門口時,發了條信息給陳錯,沒回。本以為堂姐不在,只好輸入電子密碼進門,卻看見陳錯穿著一條吊帶睡裙,不修邊幅地靠在沙發上抽煙。
陳文音看到這一幕,將手裡的保溫瓶放下,走到陳錯身旁說道:“姐,你得注意一點兒形象啊。”
陳錯將煙碾滅,對著陳文音說道:“你媽不是腰才好嗎,怎麼又弄這些,讓她多休息吧。”
陳文音擺擺手:“我媽知道你才跟完劇組回來,要給你補補身子。”
陳錯摸了摸陳文音的頭髮,關愛地說道:“生活費夠用嗎?”
陳文音忙說道:“夠了,夠了,我媽說我再敢花你的錢,就打折我的腿。”
陳錯揚眉:“我賺錢就是為了給我在意的人花,不然賺來幹嗎。”
她話音剛落,陳文音就撲將過來,一把摟住她的腰,笑嘻嘻地說道:“姐,你怎麼這麼好呢,我以後可怎麼辦啊,嫁不出去了啦。”
陳錯嗤笑一聲:“你還怕嫁不出去?”
陳錯打算帶陳文音出去吃飯,她回房間簡單地收拾了一下,就和堂妹坐電梯到了地下停車場。上車前,她特意留意了一下旁邊的車位,那輛重機車已經沒在那兒了。見陳錯扶著車門盯著旁邊的空車位看,陳文音從副駕座上探過身子,問道:“怎麼了?”陳錯搖搖頭。
吃過飯後,陳錯帶著陳文音去買了幾件衣服,然後給陳文音的媽媽買了一些補品,再把她送回了家。
等回到她住的小區,已是晚上八點多鐘。她停車的時候,竟然又看到了那輛重機車。不知出於什麼心態,她把車停好後,又走到那輛機車前轉了一圈,抬頭一看,這次這輛機車停的竟然還是私家車位。陳錯心想,這人怎麼總把自己的機車停在別人家的私家車位上,該不會是亂停亂放吧,素質堪憂啊。再仔細端詳這輛價格不菲的機車,刮花的地方已經添補上了新漆,看起來威風凜凜。
不久,消防宣傳片的拍攝也提上了日程,陳錯收拾好行裝,等肖春過來接她。在參與拍攝前,肖春就說過,拍攝過程態度要端正,不要抽煙。實在忍不住了,就吃一個棒棒糖。於是陳錯的行李箱裡,被塞了一桶各種口味的棒棒糖。
正值夏日,天氣炎熱。陳錯隨意地將頭髮挽了個髮髻,她戴了一副墨鏡,穿著一件黑背心和破洞牛仔褲,嘴裡還含著一個棒棒糖。從肖春車上下來的時候,劇組裡幾乎沒人知道她就是大名鼎鼎的攝影師。直到肖春將場務找來,將後車廂的攝影器材一一搬下,這才有人過來跟她打招呼。
不知是不是宣傳方沒有跟消防隊的領導溝通好,他們一行人剛來就被堵在了大門外,不得入內。而肖春也只將她送到消防隊大門口後,交代了幾句,留下了一個助理,便驅車離開了。助理是男孩兒,叫許家,是個還沒畢業的大學生,這次跟著陳錯過來實習,主要是想學點兒東西,他很喜歡陳錯的拍攝風格。
烈日炎炎,大家在大太陽底下站了許久,很多人紛紛躲到了一旁的樹蔭下。陳錯顧不上火熱的太陽,將單反從包裡取出來,開始擺弄起她的相機。她一屁股坐在行李箱上,鏡頭對準守在門口且站得筆直的兵哥聚焦拍攝。
她白皙的小臉藏在單反後面,鏡頭就像一隻巨大的眼,將整個世界都籠在裡面。那個人出現的時候,陳錯的鏡頭還停在那道鐵柵門後,被陽光拖長的陰影裡,那只鳥兒才是她的模特。還未等她按下快門,就有人過來把她的鳥兒驚走了。
迷彩褲攏在軍靴裡被收緊,隱約可感受到小腿肌肉的緊繃。陳錯將嘴裡的棒棒糖,用舌頭頂了頂,換到了另一邊。她扶著鏡頭,從那人的小腿,一路往上拍。這雙腿很長,臀部結實高翹,腰身被軍用皮帶扣著,勒出一道有力的弧度。她用力地吮了口嘴裡的棒棒糖,舌尖上甜意氾濫,她的鏡頭終於將那人的臉收了進來。嗯,果然沒有浪費他那副好身材,這人長著一張極其俊俏的臉。
陳錯微微眯起眼,她這些年拍攝的模特,上到明星,下到男模,哪個不是讓人看第一眼就覺得驚歎的。
可這個男人不一樣,他身上有股勁兒,很鮮活、很野性。陽光被軍帽切割出一方陰影,他的雙眼藏在陰影裡,卻格外明亮、清澈。似有火種,在他眼睛裡生生不息。他的下唇有肉,一張一合之間盡顯性感。
是很適合接吻的唇,她情不自禁地想著。
陳錯抿了抿嘴唇,按下快門。許是她通過攝像頭,傳去的窺視感過於鮮明,那人眉頭一皺,朝她這邊看過來,陳錯的目光對上這雙眼,她的心不由得一顫,跟著手也一抖,手中的相機差點兒摔到了地上。她用力咬住了棒棒糖的塑料棍,在上面留了一個深刻的牙印。
突然,她的小腹有股像過電一樣的酥麻感,她緩緩籲了一口氣,盡是潮熱的鼻息。雖被人發覺,但陳錯非但沒有放下相機,而是趁著對方直視鏡頭時,連續按下快門。緊接著她垂下頭將剛才那幾張照片調出來看,可惜太陽光有點兒大,拍出來的照片反光嚴重。陳錯放棄查看照片,把單反放回了包裡,再抬眼看時,剛剛入她境頭的那位消防員已經不見了蹤影,只剩站姿挺直的守門衛兵。
為了節約經費,整個攝製組在消防隊拍攝的這段時間,吃住也都在消防隊。這個決定引起了諸多人的抱怨,以往不管條件好壞,大家都住在酒店。現在要睡硬板床,很多人不習慣。
這些事情陳錯是不在意的,她得知自己住的是哪間宿舍後,就讓許家把她的行李一一搬到宿舍去。自己則專心地捧著單反,一邊爬樓一邊翻看裡面的相片。
剛剛那位消防員的這幾張照片,還未經過任何加工,但仍然可以看出他英俊無比。陳錯意味不明地笑了笑,也不知在想些什麼。許家搬著她的行李累得氣喘吁吁,一回頭就看見陳錯這副表情,不由得脊背一麻,本能地意識到,陳錯這是在謀劃什麼。
陳錯的宿舍在五樓,她和化妝組的兩個小姑娘同住一個宿舍。陳錯進門時就看見兩個小姑娘在那兒了,她沖兩個小姑娘笑了笑,權當是打招呼。她把一張單人床整理好後,就坐在那兒,取出筆記本,拿出相機內存卡,把照片導出來。
從家裡出來,整整忙活了一下午,汗了一身,陳錯想要洗個澡。部隊裡都是公共澡堂,這時陳錯無論說什麼都不幹了,她讓許家去找製片來解決這個問題。因為部隊有嚴格規定,雖然這是個很簡單的要求,卻讓製片很為難。
所幸最後還是解決好了這個問題,同宿舍的兩個姑娘也開心地拿上洗漱用品,跟著陳錯一起高高興興地洗澡去了。陳錯回到宿舍,兩個姑娘還沒回來。她用毛巾將頭髮絞了絞,就撥弄到了一邊,拿起煙盒,走到陽臺上抽煙。
陸崢走到宿舍門口時,恰好有股風穿堂而過。風中揉雜著一種香味,是沐浴後女人身上獨有的體香。他一抬頭,看見有個女人靠在陽臺上,背對著他。這時的太陽還沒落下山去,沐浴著陽光的女人肌膚雪白。穿一條貼身的背心裙,兩條白皙的大長腿露在外面,她腳踩著人字拖,腳趾甲上塗著深紅的甲油,整個人看起來透露著那麼一點點風情。可這點子風情陸崢卻很看不過眼,他皺著眉頭敲了敲門,女人回過頭,濕潤蜷曲的頭髮在空中劃出一道弧,更是讓人欲罷不能。
陳錯的臉上還殘餘著浴後的紅暈,一撮捲曲的發,貼在她的頰邊。她的睫毛顫了顫,再抬起,一雙眼睛聚焦在來人的身上,很明顯的,她雙眼一亮,沖來人笑了笑,問道:“有事?”
她剛想到這個人,這個人就出現在她面前,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心有靈犀?
男人的眼神從她臉上淡淡掃過,像看到一件無關緊要的東西一樣,最後停在她夾煙的手上。陳錯下意識地摸了摸臉,難道是因為沒化妝,這幾天熬夜熬得氣色不好?
仍站在門口的男人這時開口說道:“你好,我負責過來帶你們去開會。請你記得通知其他人,五點十分在樓下集合。”
陳錯喜歡聽他富有磁性的聲音,有心逗一逗他,便說道:“我頭髮還沒幹呢,時間不夠怎麼辦啊。”
她語調裡帶了點兒嗔意,本就是女低音,聽起來不算嬌,卻意外的性感。可惜男人假裝充耳不聞,轉身就離開了。陳錯錯愕地愣在原地,手上的煙燃了一大截,才回過神來。她不怎麼在意地將煙抽完,長得好看的人,都有任性的權利。有挑戰度的事物,對她來說才更有趣。她伸了個懶腰,活動了一下全身的筋骨,心想這次為期一個月的拍攝,不會太無趣。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45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