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 > 10
白日夢我(全二冊)(簡體書)
人民幣定價:69.8元
定  價:NT$419元
優惠價: 78327
可得紅利積點:9 點

庫存 > 10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高人氣作者棲見高口碑備受期待之作
點燃你的少女心,治癒你的小確喪!


無所不能的桀驁校霸 VS 外剛內柔的頹廢少女。
我對這個世界所有的溫柔,都來自你明目張膽的偏愛。


我看見白日夢的盡頭是你,從此天光大亮。
你是我全部的渴望與幻想。


荒涼白日裡,我被禁錮在陳朽的黑白夢境中,
這裡烏雲蔽日、寸草不生,萬物都荒蕪。
直到你從荒原中走過。
你踏過之處,世界開始蘇醒,
我看見野花壓滿枝頭沿途狂野生長,白雪滑落樹梢寒梅怒放,
我看見歸鳥蟬鳴,烈日驕陽。
我看見白日夢的盡頭是你,從此天光大亮。
你是我全部的渴望與幻想。

棲見

晉江高人氣作者。
雙子座,歷史宅,次元游離病,甜食控,麻辣火鍋擁護者。
人生終極目標是能過上貓狗雙全的日子,也想寫出所有的少女心。

1、人氣作者棲見高口碑備受期待之作,點燃你的少女心,治癒你的小確喪!
本文背景設定在高中以及大學時期,以青春和成長為主題,講述了男女主角在原生家庭帶來的傷害下相互救贖,掙扎著衝破束縛,追求理想的過程。
作者用流暢的文字,鮮活生動的人物形象刻畫出一幕幕熟悉而歡樂的校園日常生活,將主角們少年時期的拼搏與奮鬥、掙扎著走出挫折苦難的過程描繪得細膩而動人,引人共鳴,讓人身不由己走進故事,感受著青春的熱血,體會那些充滿回憶的、青春的驕傲輕狂和最好的時光。

2、晉江積分45億+,收藏30萬+,評論14萬+!被評為晉江2018年度十佳現代言情作品!
完結至今,現首章點擊量為77萬+,入V前一章點擊量為50萬+,在晉江連載期間連續佔據月榜第一、季榜第一、半年榜第一;長期霸佔VIP金榜第一、千字金榜第一、完結金榜第一!榜榜登頂,刷新言情類作品記錄!在晉江2018年度盤點“校園青春”類排行第一。現已售出影視版權!

3、裝幀精美,甜而不膩。
封面使用了芒果牛奶冰、草莓、橙子、牛奶這些元素,在插畫師夢幻的筆觸下,將作品甜蜜的基調洋洋灑灑地表現了出來。“白日夢我”四個書法字大氣恢宏,跟甜美的插圖結合,起到互相中和的作用,讓人感覺甜而不膩、百看不厭!

4、獨家番外+創意贈品,超值珍藏!
看完正文不過癮?新增獨家番外三則,你想看的內容,這裡都有!更有創意贈品【校園萬花筒】,揭秘多姿多彩的校園青春生活!

5、經典語錄
☆ 酒旗風暖少年狂。他笑著,眼底藏了光。
☆ 你跟著我,倦爺一輩子疼你。
☆ 以後無論我生我死,我都屬於你。
☆ 世界待她不夠好,所以她把自己的溫柔藏了起來,不讓世界看見。她好得應該值得一切。
☆ 不喜歡戀愛,但是喜歡你。不想相信什麼狗屁愛情故事,但是想要相信你一次。因為是你,所以就算心裡其實很沒底,我也想要試試。

上冊:

第一章 很暴躁的社會哥

第二章 和社會哥做同桌

第三章 跟同桌相親相愛

第四章 我說我上面有人

第五章 相逢是緣火鍋趴

第六章 小林教你學物理

第七章 大佬考場秀恩愛

第八章 旋風少女撂大佬

第九章 假學渣與真學霸

第十章 早戀影響我學習

第十一章 運動會上惹風波

第十二章 曖昧不明的醋意

第十三章 想跟你一樣可愛

第十四章 你是不是喜歡我

第十五章 隔壁村頭沈鐵柱

第十六章 籃球場上見真章

下冊:

第十七章 同桌帶你贏比賽

第十八章 不為人知的秘密

第十九章 想當我男朋友嗎

第二十章 校服袖裡手牽手

第二十一章 一生Zui好的風景

第二十二章 養不熟的小野貓

第二十三章 女朋友熱情似火

第二十四章 校霸的笨拙伎倆

第二十五章 無所不能的倦寶

第二十六章 低調少爺遭曝光

第二十七章 家養鯨魚脾氣大

第二十八章 小林老師保護你

第二十九章 我的少年帶著光

第三十章 釘進耳洞的答案

第三十一章 那麼寶貝的姑娘

第三十二章 白日夢盡頭的你

番外一 有你便不再遺憾

番外二 倦爺一輩子疼你

番外三 沈家霸王小丑醜

番外四 臨臨小朋友日記

沈倦在旁邊歎了口氣:“林語驚。”

林語驚轉過頭去。

沈倦看著她:“這事情已經過去了,發生過的事情沒辦法逆轉,生活也不可能一輩子沒有變數。我現在在省隊也好,回來繼續讀書也好,這對我來說其實沒有太大的影響。”

她抿唇看著他,眼睛、眉毛都耷拉著,看起來沒什麼精神:“你騙人。”

“沒騙人,”沈倦無奈地抬手,揉了揉她的腦袋,低聲說,“我無論在哪兒、無論做什麼都能做得好,你別不開心,也別怕,沒人能把我怎麼樣。”

他食指屈起,很輕地在她額頭上敲了一下,笑著說:“倦爺無所不能。”

林語驚愣了愣。

林語驚忽然產生了一種非常強烈的、想要抱抱他的衝動。

他平靜地講著那些讓人難以接受的事情的時候,他短暫幾分鐘有點脆弱、茫然地看著她的時候,林語驚都沒有過這樣的念頭。

直到現在,這個人懶懶散散地靠在沙發裡,笑著說出這句話的現在——

我無所不能,我無論做什麼都能做到Zui好。

沒人能打敗我,倦爺無所不能。

沒有任何人、任何事能夠熄滅他的光芒。

“倦爺。”林語驚極力壓下自己心裡蠢蠢欲動、想要做點什麼的念頭,叫了他一聲,“你每次這麼自稱的時候,我都覺得你好中二啊。你能不能像個成年人一樣,成熟一點?”

沈倦看著她,真心實意地好奇:“你膽子為什麼這麼肥?上一個說我中二的人,現在已經不在這個世界上了。”

林語驚對他的威脅置若罔聞:“人家都是‘哥’字輩的,怎麼就你是‘爺’字輩的?”

“他們都這麼叫,我就習慣了。”沈倦想了想,“可能是因為‘倦哥’不怎麼好聽?”

林語驚把兩個稱呼都默念了一遍,發現好像確實是“爺”字輩的這個順口一點。

“行吧。”她現在的心情好了不少,拉過茶几上的袋子,從裡面抽了聽啤酒,又翻了兩個三明治出來,其中一個遞給他,兩個人一人一個。

沈倦看著她踢掉了鞋子,盤腿坐在沙發上,拉開了聽裝啤酒的拉環,咕咚咕咚地灌了幾大口,然後拆開三明治的包裝。

他知道她的酒量還可以,一聽應該沒什麼問題,也就沒阻止:“餓了?”

“有點兒,”林語驚看了一眼表,快十點了,“我晚飯沒怎麼吃,沒什麼胃口。”

沈倦也看了一眼表:“今天還走嗎?”

林語驚咀嚼的動作突然停住了,轉過頭來看向他。

沈倦直勾勾地看著她,眼眸漆黑,地燈昏黃的光線像暖色的濾鏡,勾勒出曖昧的溫柔。

她鼓著腮幫子,表情有點兒呆,三明治還塞在嘴裡,嗓子下意識地空咽了一下。

沈倦勾起唇角,傾身靠近了點,垂眼看著她:“嗯?走嗎?”

林語驚回過神來:“你這是什麼犯罪邀請嗎?”

“我這是禮貌詢問。”沈倦掃了一眼她放在茶几上的袋子,看見裡面的兩提酒,“天天半夜跑我這兒來喝酒,這麼放心我?”

林語驚不知道為什麼,話題忽然就轉到了這種不清不楚的午夜劇場,雖然今天說這個可能不太合適。

但是擇日不如撞日,破罐子破摔吧。

她把嘴裡的三明治咽下去,又把手裡的用塑料包裝包好,放到茶几上,扭過頭來,很認真地看著他:“沈倦。”

“嗯?”沈倦漫不經心地應了一聲。

“你想當我男朋友嗎?”林語驚問。

沈倦懶洋洋的表情定住了,他安靜了至少十秒,問了一句:“什麼?”

“……”

林語驚沒什麼表情:“不想就算了。”

她說著就將身子往前探過去,要去拿三明治接著吃。

沈倦飛快地坐直了身子,抬手直接推開了她放在茶几上的三明治:“想。”

沈倦盯著她,重複道:“我想,沒有不想,你接著說。”

林語驚有點想笑,她垂著頭偷偷彎了彎唇角,然後抬起頭來看著他:“然後呢?假如你現在是我男朋友了,你打算做點什麼?”

沈倦茫然了。

他還真的沒有刻意去想過,之後要做點什麼。

沈倦的目的很明確,他自己的心思確定了,林語驚的心思基本上也瞭解了個七八成,他就不想磨磨蹭蹭的了。

很單純地,想在這個人的身上刻上他的名字。

他的姑娘。

然後呢?擁抱嗎?

再然後……呢?

林語驚這個問題一問出來,沈倦的腦子裡迅速飄過了一千八百多種想法。

以前和蔣寒、何松南他們一起看的那些不能說的小電影,開始嘩啦嘩啦地在腦子裡飛快地過了一遍。

他才意識到原來自己記憶力那麼好。

他看的時候也沒覺得走心了啊?怎麼到了要用得上的時候都這麼積極踴躍?

這種有色思想一旦出現,就像培養皿裡的細菌一樣不斷地滋生,正值十八歲青春躁動的沈倦同學,開始有些不淡定了。

就在他差點沒忍住瞥一眼自己褲子的時候,餘光掃見林語驚忽然湊過來。

沈倦抬眸。

林語驚還盤腿坐在沙發上,單手撐著靠墊傾身靠過來,上半身壓著,從下往上地看著他:“你是不是忘了我才十六歲。”

沈倦:“……”

沈倦感覺像是有人按著他的腦袋,把他往雪堆裡一紮,瞬間就清醒了。

什麼這個那個的小電影,全沒了。

不僅沒了,這電影開始倒帶,連接個吻都退回去了,回到了擁抱。

林語驚還往前趴著,她換了個姿勢,手肘撐在沙發上,托著臉,斜歪著腦袋,眨巴著眼看他,勾起唇角:“哥哥,十六歲能幹點兒什麼?”

沈倦眼皮子一跳。

他呼吸屏住了兩秒,垂眸看著她,聲音有點啞:“林語驚,你以後一口酒都別給老子碰。”

林語驚終於忍不住,倒在沙發上笑。

沈倦看著她在旁邊整個人團成一團,笑得止都止不住,忍不住磨了磨牙。

他癱進沙發裡,沉沉地看著她,被她磨得半點脾氣都沒有:“玩我好玩嗎?”

林語驚終於止住笑,抬起頭來:“我沒開玩笑,很認真的。我總得瞭解一下你心裡在想些什麼。”她頓了頓,“沈倦,我是不想談戀愛的,我覺得……有點耽誤事兒。”

林語驚抬起頭來:“你以後不喜歡我了怎麼辦?”

“不會。”他低聲說。

“那我不喜歡你了呢?”林語驚說,“十六七歲的喜歡能保持多久?”

沈倦沒說話,沉默地看著她。

這兩個問題直接導致氣氛有點凝固,兩個人安靜了好一會兒後,林語驚先動了,她跳下沙發踩上鞋子:“我要回家了。”

沈倦看了一眼表,快十點半了。

他深吸了口氣,站起身,抓過沙發上搭著的外套:“我送你。”

“不用。”林語驚剛剛在沙發上拱了半天,頭髮有點亂,她抬手重新紮了紮,“我家很近,我自己回去就行。”

沈倦轉過身來:“十點半了。”

林語驚沖他眨了下眼,長長的睫毛撲閃了一下:“我到家給你發個消息?”

沈倦抿著唇看了她兩秒,歎了口氣,妥協道:“發個語音。”

“行,語音。”她答應得很爽快,推門走到鐵門口,轉過身。

沈倦也跟著走了過來,將手裡的外套遞給她:“穿著,冷。”

林語驚接過來,慢吞吞地套上。

沈倦把手抄進口袋裡,沒說話,就這麼垂眼看著她。

外套大了一圈,袖子很長,她抬起手臂來甩了甩,手指從袖口被解放出來。

小姑娘滿意了,抬起頭來。

風挺大,沈倦幫她立了立外套的領子,遮住裸露在外面的脖頸:“去吧。”

林語驚沒動,站了兩秒,她忽然往前走了一步,抬手,露出袖口的一小截白皙指尖,搭在他的肩膀上,靠了過來。

沈倦沒反應過來,就感覺到她撐著他的肩踮起腳尖,可高度還是不太夠。

她抬手拽著他的衣領子往下拉了拉,腦袋湊到他的耳邊,聲音又輕又軟:“晚安,小哥哥。”

她的唇貼著他的側臉,輕輕碰了一下。

沈倦還保持著那個姿勢站在那兒,半點反應都沒有。

過了五六秒,林語驚能感覺到自己的耳根在迅速燃燒,火苗躥上耳尖,臉頰也跟著有點發燙。

她不知道自己現在的臉是不是紅的,但是她剛剛那麼熟練又老司機地撩了他一把,這會兒不能露怯。

林語驚說完以後轉身撒腿就跑,都沒敢看沈倦是什麼反應。

 

這一片地段繁華,出了老弄堂就是一片寬闊明亮的地方。她套著沈倦的外套,靠著路邊走,過了好一會兒,才緩過神來。

她偷偷回頭看了一眼,身後沒人,沈倦沒追上來。

他竟然沒有追上來。

跟電視劇裡一點都不一樣,怪不得當不了男主角。

嘖。

林語驚是真心實意地不想談戀愛。

沒有什麼別的原因,她單純地覺得喜歡啊愛啊這種事情不靠譜。

買件當時很喜歡的衣服,可能吊牌都沒摘,買回來就不喜歡了;買支覺得色號特別美的唇膏,塗個幾天會覺得也就那樣;追個星,還三天兩頭換一次“老公”。

結婚了很多年的人說分開就分開,那麼多年的磨合和感情,甚至加上孩子,都無法和相看兩生厭的巨大力量相抗衡。

感情是說變就變的,沒人能保證什麼。

更何況是這麼青澀、懵懂的年紀。

相比較來講,現在這個時間點,她能夠抓到手裡的、很實在的東西,比如分數什麼的,更讓人安心一些。

但這個人是沈倦。

林語驚在心裡Di一千兩百萬次糾結。

她想無視,又做不到那麼灑脫,心裡念一萬遍“關我屁事”,還是會不受控制地被他影響、被他吸引、被他拉近。

那還能怎麼辦?

哪有什麼事情是百分之百有把握的?高考還可能拉肚子失利呢。

不喜歡戀愛,但是喜歡你。

不想相信什麼狗屁愛情故事,但是想要相信你一次。

因為是你,所以就算心裡其實很沒底,我也想要試試。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45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