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2
告別依戀
  • 告別依戀

  • 系列名:戀小說
  • ISBN13:9789869755467
  • 出版社:城邦原創
  • 作者:煙波
  • 裝訂/頁數:平裝/272頁
  • 規格:21cm*14.8cm*1.5cm (高/寬/厚)
  • 版次:1
  • 出版日:2019/07/01
  • 中國圖書分類:各體文學
定  價:NT$270元
優惠價: 9243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庫存:2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書摘/試閱

沒有辦法擁有的人忘掉最好,
不留一絲依戀,不給自己任何餘地。

也許這世上,誰會跟誰在一起都是注定好的。

我從小就長得漂亮,很多男生喜歡我,我總是輕易能獲得他們的愛情,
除了祖治淵與譚緯文,前者讓我覺得新奇,後者讓我傷心欲絕。

正確來說,我曾經獲得過譚緯文的愛情,只是很快就失去了。
譚緯文是我的初戀,第一眼見到他的時候,我就喜歡上他了,
很不理智的一見鍾情,但愛情本來就是不理智的。

是不是就是因為愛情是不理智的,
兩個禮拜前還把我捧在手心裡的譚緯文,才會突然跟我提分手?
他喜歡上了別人,那個人還是我親姊姊。

如果知道分手會這麼痛苦的話,也許我就不會同意跟譚緯文分手了。
既然有其他人喜歡我,我能不能躲在他們的懷抱裡療傷,
等著有一天能斬斷那些無望的依戀?

祖治淵不贊成我這樣,但他也像其他喜歡我的男生一樣,
為我展開了溫暖的雙臂……

也許有一天我真的可以愛上他,但如果沒有那一天呢?
煙波
畢業於古典文學氣氛濃厚的中文系,卻老喜歡寫一些不切實際幻想故事。喜歡發呆,經常被誤會成反應慢。患有寫小說成癮症,一天不碼字就會焦慮,在路上看到有趣的事情都想立刻記下來,熱愛偷聽隔壁桌客人的對話,然後都拿來寫成小說。
目前在POPO生根發芽,希望有天會變成一棵大樹。
曾出版:《大神給我愛》、《向日葵不開》、《終於失去你》、《烏雲不能愛》、《我與你的未完成》、《花季太晚》、《盛夏花開》、《錯過的星光》、《倒數三百天》、《微光北極星》、《薄霧後的月亮》、《你送我半片日光》。

個人專頁:www.popo.tw/users/iljun
FB粉絲團:煙波茶館www.facebook.com/yanpo28

光是遠遠看著他,我的心境就無比明媚。
他身高一百八十公分,體重七十公斤,一直都是學校籃球校隊的一員,還曾經做過平面模特兒,外表帥氣挺拔不說,一舉手、一投足都輕易吸引眾人注目。只是後來他實在太忙,加上並不缺錢,也就沒再繼續往模特兒這條路上走了。
我開心地朝他跑去,譚緯文也眼尖地一下子就發現我。
我撲進他的懷裡蹭了兩下。
「怎麼這麼晚?」他揉揉我的頭髮,「發生什麼事了嗎?」
我把今天的行程簡單交代了下,他聽完,微微皺眉,「怎麼不打電話給我?那我就會去圖書館接妳了。」
「不用啦,你今天下午不是還有事嗎?」我挽著他,「我們晚餐要吃什麼?」
「妳想吃什麼?」譚緯文語氣柔和,「還是我帶妳去學校附近走走,這樣以後妳就知道該往哪裡找美食了。」
「下次吧,學校附近的餐廳多得是機會去吃,不急於一時。我出門的時候剛好遇見我媽,她給了我零用錢,今天可以吃點貴的!」我笑嘻嘻地說。
「跟我出門什麼時候讓妳花過錢了。」譚緯文露出無可奈何的寵溺表情,「不然我們去逛逛百貨公司?順便幫妳買幾件衣服,慶祝妳正式成為大學生。」
我想了想,欣然應允。
走去捷運站的路上,我看了眼他的穿搭,「你今天穿得特別好看。」
譚緯文低頭審視自己,「是嗎?因為要跟妳約會,我特地挑了妳可能會喜歡的衣服款式穿。」
「真的假的啊?」我笑得眼睛瞇瞇的,拿臉頰磨蹭著他的手臂,像隻小貓,「你怎麼這麼喜歡我?」
「妳可愛啊。」譚緯文伸手捏了捏我的臉,「在我心裡妳最可愛。」
我心滿意足地笑了,忽地想起什麼,忍不住向他抱怨:「可愛有什麼用,我今天躲雨的時候遇見班上同學,他說正妹淋了雨,身上的味道也是臭的。」
譚緯文愣了下,低低地笑了幾聲,「感覺那人就是個注孤生啊,即便是實話,也不能這麼老實地當面說出來吧?」
「注孤生?」
「注定孤單一生。」譚緯文解釋。
我想了想,不認同地搖搖頭,「他長得滿好看的,應該不會是注孤生吧?」
「嘿,」譚緯文捧起我的臉,對上我有些困惑的眼神,「不可以喔,妳只可以覺得我好看,別人都不行。」
「你在吃醋嗎?」我笑著問。
「當然啊,我最可愛的女朋友說別的男生好看,怎麼可能不吃醋?」譚緯文的口氣裡半是正經,半是玩笑。
我朝他勾勾手指,等他彎下腰後,湊到他耳邊:「那我最喜歡你,這樣你還吃醋嗎?」
我望進他那雙笑成月牙的眼睛,聽見他低聲說:「我原諒妳了。」
「明天我和朋友要去玩漆彈,跟我一起去吧?」坐在美式餐廳裡,譚緯文問道。
我偏過頭,「漆彈啊……可是我沒玩過耶。」
「總會有第一次嘛,而且我也想跟朋友炫耀我的女朋友有多漂亮。」譚緯文餵我吃了一根薯條。
我朝他笑瞇了眼,「所以你覺得我漂亮?」
「當然。」他摸摸我的頭,「我沒見過比妳更美的女生。」
「你該不會對每個女生都說這種話吧?」我知道自己不是譚緯文的第一個女朋友。
他揪著胸口,擺出傷心的表情,「我對妳說的每一句話都是真心的。」
明知道他是裝可憐,但我還是心軟了。我安慰性地摸摸他的手,「那我們明天什麼時候集合?要約在哪裡?」
譚緯文立刻歡悅地笑了,「明早我開車去妳家巷口接妳。」
「好啊。」我把玩著他的手指,「你的朋友會很難相處嗎?」
「當然不會,妳明天看見他們就知道了。」

*  *  *

「GO ! GO ! GO !」
漆彈打在我身前的障礙物上,發出碰的一聲。我背靠著鐵桶不斷喘氣,同時轉頭看了譚緯文。
他剛好也看向我,視線交會的瞬間,我真的有一種感覺,彷彿彼此是戰火中倖存的幸運兒。
趁著對方攻擊的空檔,譚緯文一個翻滾來到我身旁。
「還好嗎?」他喘息著,聲音裡滿是笑意,「沒想到妳第一次玩漆彈就上手,存活這麼久。」
「我──」
正要開口,我背後的鐵桶又慘遭一連串漆彈襲擊。
譚緯文一伸手,把我攬進他懷裡,另一手護住我的頭,好像我確實有可能會因此而喪命。
「等等我掩護妳,妳趁機把他們的得分板搶下來。」譚緯文手上縮了縮,我感到些許疼痛可就是這樣,我內心反而更開心了。
「不不,我的準頭不好,應該犧牲我。」我攔下他,他臉上閃過一絲詫異,「就這麼說定了。」
沒等他回應,我往一旁滾了出去。
我運氣不錯,暴露自身位置引來對方的炮火,居然沒被漆彈打到,甚至還有餘裕架起槍反擊。
譚緯文趁此機會,依照我們議定的戰術,往敵方基地衝鋒陷陣。
見到這一幕,我的心臟也被高高提起,更是拚命扣下板機射擊敵人。那一刻,我恍惚以為我們是一對在亂世戰火中掙扎的情侶,都願意付出一切努力,甚至犧牲自己,只為了讓對方存活下來。
遊戲結束後,我們在附設的餐廳裡休息,順便吃點東西。
「都瘀青了。」譚緯文見我腿上七、八個瘀青,臉上滿是心疼,「下次不帶妳來了。」
他的手指輕輕地從我的淤青處滑過,低聲問:「痛不痛?」
我點頭,「有一點。」
「都是我不好,沒想到妳皮膚這麼薄,被漆彈打成這樣……」譚緯文少見地露出懊惱的表情,「我還是帶妳去看醫生吧?」
我笑出聲,「這點小事也要看醫生的話,會被醫生拿掃把趕出來吧。」
譚緯文被我形容的畫面逗笑了,正想說話,就見他的朋友唐恩德探頭過來瞄了眼我的大腿,賊兮兮地說:「捨不得了?」
譚緯文一把將他的頭推開,「滾。」
我有點不好意思,不著痕跡地拿外套蓋住了腿。
「唉唷,幹麼這樣,我只是想跟你們說一聲我有帶止瘀消腫的藥,要抹一點嗎?」唐恩德笑嘻嘻的,像是沒把我們的反應當回事。
「還不趕快拿出來!」譚緯文笑著又推了他一把。
我在一旁笑看著他們邊打鬧邊走到隔壁桌。譚緯文的人緣一向不錯,當年他雖然只是偶爾回學校社團指導,還是累積了不少人氣,滿多學弟妹都喜歡他的。
不一會兒,譚緯文就拿著藥膏回來了。
他擠了一點凝膠在我的瘀青處,用手指抹開,動作輕柔,但當他那略帶粗糙的手指緩緩摩挲過我的皮膚,仍帶來一陣陣酥麻感。
等他幫我把傷處都抹上藥膏後,我甚至有點遺憾自己怎麼就這麼幾個地方受傷。
我真的好喜歡他小心翼翼呵護我的樣子,好像我是他的心頭寶。
「在想什麼?」譚緯文對上我的視線,笑著問:「第一次被人服侍抹藥嗎?」
我低下頭,輕笑:「第一次被你抹藥,想著,我怎麼這麼喜歡你。」
譚緯文幫我抹藥的那一刻,宛如全世界只有我們兩個,只要看著他,就覺得好滿足。
「怎麼這麼傻?」他揉揉我的劉海,「那是因為我也很喜歡妳。」
趁著周圍的人都沒注意時,他飛快地在我的唇上啄了一下。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