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 預購中
極光汽門摺遠的聲納
定  價:NT$600元
優惠價: 79474
可得紅利積點:14 點

預購中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喚醒極光的235首詩
葉雨南以傾斜找尋,品味極光的―第六本詩集

用玫瑰花的刺穿過情書,因為太甜的秘密會蛀牙,只能吻出一道極光,耀眼奪目而轉瞬溶化。
如果每一段記憶都充斥著眼淚、都讓我們付清了光陰,你還願意踏出那一步嗎?

<一封全是錯字的情書刺入心事>
我只會寫著全是錯字的情書像催眠╱刺入兩個人的心事慢慢騰空╱我現在正在種我們以後的房間╱是一封一封情書建構的基底╱但這封情書是錯的╱一滴眼淚就能讓妳的眼神溫暖的╱倒榻


年輕詩人葉雨南,把濃厚的情感,化為一首首綿密的詩文,用他獨特的想像緩慢地掀起漫漫時光的一角。在他的詩裡,每個傷心的人,都彷彿看見自己的故事,每個有故事的人,彷彿都在這裡凝視了繁榮。可以當作極光來凝視、也可以當作愛情與聲納的圖鑑,在風雨中補給自我的前往。


<犧牲短打的時代,失落感是愛>
啄木鳥在你我的背上刺青╱我們無法奪取的坑洞是線路的落點╱櫻花和菊花試著靠近盡頭的甜度╱流滿淚水的旅行袋迅速撿起了宇宙╱「那只是冬天才有的犧牲短打推開彼此就能化解憂傷」

<靠親吻讓游泳有辦法前進,只是燈光太暗>
天國有一萬隻水母在無毒的刺著永夜╱妳無法換氣風沙吹走了呼吸╱有個曾經愛過的人溺水在這裡╱那就靠著親吻讓游泳可以前進好嗎?╱我會帶著妳到沙漠讓水母跟仙人掌交換刺╱讓仙人掌掉進最深的海開始學會重新╱悲傷

跟著葉雨南找到的矜持與極光,到訪一個全新的國度『極光汽門摺遠的聲納』練習吐納吧!
一起進入人心、渴望與流浪,而我們順著他的詩與遠方,感受愛與不愛的餘溫,就再也不需要為了世界和氣候迷路了。
葉雨南
本名葉彥儂,1995年出生,好沙漠的仰角。一直相信自己擁有的第二顆心臟是詩在閃電和雷電間循環的一朵不斷開花的燈。漸漸的認為慈悲是一隻飛行的恐龍在鏡子前看到一塊豬血糕的笑話。喜愛豬血糕的純粹,如果豬血糕可以拍成一部電影不知道世界會不會更有亮度。希望世界不要有身高、希望嬰兒直到老去每天都抱著一盞燈入睡。想要在一個下雪的天氣看一隻燕子那樣和煦的用自己的極光築巢。
曾獲2012好詩大家寫青少年組佳作、2014打狗鳳邑文學獎新詩評審獎、第五屆桐花文學獎新詩佳作、第三屆瀚邦文學獎大眾組新詩第三名、106年苗栗縣第20屆夢花文學獎新詩優選、2017年南投縣玉山文學獎新詩佳作、2018年臺中文學獎新詩佳作。2014年5月出版詩集《真空的夢》、2015年10月出版詩集《雨傘懷孕》、2016年7月出版詩集《我沒有名字只有末日》、2017年七月出版詩集《懸崖邊的舞者》、2018年十月出版詩集《倒著說晚安》。繼續探詢最亮的薰衣草蠟燭是否可以矜持的飛過一首歌的肩膀。

詩的汽門重疊光合作用舒緩日落

日記完整的用淚水包了一顆水餃,那心事的餡是不是繼續繞著時針的肩膀呢?

詩不是日記、詩不是白開水的遍佈:詩如果知道自己是日記或許會充滿疑問。要瞭解詩的汽門?有人思考過嗎?為什麼鱷魚要待在沼澤而不是待在星空?在善意的世界裡詩是指紋的聲納,假設詩的指紋辨識了流星的下墜前途與後途都像三合院和商業大樓的菱形月亮。鱷魚能夠體會善惡的軸心,他們(時代)最好扎實的思考一隻鱷魚為什麼願意在沼澤。因為鱷魚懂得珍惜、因為鱷魚瞭解詩與自尊的磨合。人類應該懂得用量角器量出道德和日落的爭辯,但馬路就黏著劑著一隻鳥的翅膀一顆蘋果的氧化。

有沒有哪個時期可以看到用詩做成的板金當然是非常有可能的,都有人願意相信一隻螞蟻能夠唱歌了,用詩做成的板金也只是一個自我扳起黑洞的光束(存在)但三合院是詩、商業大樓是故事,日記被汽門的蒸氣掩飾了一顆鳳梨的酸澀;現在可能是低個頭就有夢想的時代往往頭抬得高的都還在某個有著最輕盈的角落拉上孤獨的拉鍊,但拉鍊人類也要欣賞它變遷的材質、顏色、自我的凝視;或許因為驚訝了近年來終於探尋到宇宙擁有自己的心跳對自我的言深,想起了自己孩童時的某個傍晚曾在那處都是混濁黑泥土的地方,因為稚氣和無知徒手拿鏟子想要拼命地挖著土,希望能挖出金色泥土當時覺得那黑泥土裡面一定有一個全新的名詞叫『自由』,因為自由就是心跳宇宙也有屬於它自我的心跳,但發現一切都只是一顆沒有數字的骰子,那樣緩慢的像著一隻鱷魚踩在一本日記上凝視日落的恍神。

酒是什麼味道的呢?人類只追逐酒的味道卻沒有讓日記可以得到它自己的味道。但卻日日記得刷牙日日忘記洗臉;某個時針削薄燈火的夜晚,記得那次颱風天我在車子的後座想著落石的凝視(我去的地方有自我和消波塊的純粹)一個品德像一封信把我的未來寧靜地寄到了一盞燈的下方,請讓我繼續秘密,不說出當時要去的地方的地點和事物,只是一個柔軟的豁達、只是一個日光燈底下像一顆聽著宇宙心跳的堅強,因為那是汽門和人心對善意唯一這樣磁磚的堆疊,一直線就這樣蜿蜒到一隻鴿子飛出黑夜的瞬間,那是道德推進汽門的語句啊!

世界還是把雨下得那麼像斷掉尾巴的壁虎,而我這本詩集是願意相信壁虎對待著真愛的。第六本詩集(是不是不說了?)應該要說這是低頭和抬頭之間的第六本詩集了;我晚許歌的奔馳所以這次詩集裡收錄了在音符世界中感受了流浪、人心、沒有準心的愛,收錄了聽完這些歌對他們和她們的一點小小飛行的流淌或許也是心裡得到全新在黑夜下可以那樣歡愉的恍神如字句的墜子;但流浪的孩子要在哪裡回頭?我們對時代的四分音符究竟要如何去渴望呢?

許久不談自己的詩,這次想談著詩集裡的《五月二日分手節》可能因為想通了人類的手其實都不會連在一起這個意境。對於每年的五月二日我沒有記憶、沒有熱氣和冷空氣摩擦的旋律,但我記得飢餓、記得飢餓後的淚水,記憶跟飢餓一定都是分開的,如同關燈後地平線依然油膩如:『五月二日每個人都會長一個悲傷的牙齒○五月二日每個人都會走一段起伏的山崖○這天必須接受蛀牙、接受影子走失○』,而詩集裡的『回甘』是我終於相信了一群願意把心靈放在山脈的眼睛的人們,他們不是因為孤獨才奏樂、他們不是因為疲乏才奏樂,而是找到了:『每次演奏一群鳥都會煽動沉默○每次專注數盞燈都會開啟天亮○生命中的八個音在即將裝進夢境裡揉捏○記憶不要剩得太多○只剩下文化與傳統○終究還是回得到最乾淨的心臟,可能有人會說心臟只是呼吸的第二人稱,但五月二日看見的回甘都像看見那長回尾巴的壁虎在我芒草的夢和現實中又慢慢地斷成了一片開著玫瑰的沙洲。我相信夢想是不會作夢的人類才需要摩擦的心型汽門,去過幾次沙漠嗎?如果還相信沙漠就讓一首又一首的詩承載著風聲的方向盤輕輕地轉成了一個不需要迷路的迷宮。

檢視第六本詩集的某個晚間七點左右海浪擁抱的當下,我突然想到日記應該要塗上一顆黑洞才有它唯一的心跳聲。就像這世界上或許還是有著夜行的臭鼬,慢慢地穿越了一顆花生、一首詩、一輛只有半個汽門的跑車,如果有人發現了,要不要從漆黑的盤子上輕輕地剝開一顆蛋然後擁抱那一切蛋黃柔軟的碎裂呢?

詩要行駛的快還是慢?這是英雄和凡人共同譜曲的問題。
『六』這個數字代表著極光、『六』這個數字代表著和平:詩的汽門還要運轉嗎?會的,即使壁虎還那麼地緩慢、即使希望還在半途拋錨,但一百零八條極光一直都在轉述著心臟碰撞了鼓聲的美好徬徨。汽門需要重疊、善惡需要分類,走得夠遠了嗎?還不夠的。如果還不夠遠就觸碰著詩的汽門,找到南方一個二十四小時都下雨的鄉村,點燃一盞沒有傷痕沒有樹木生長沒有空氣流動的燈,讓那盞燈前進到夢中的聲納再因為愛的因果踏在極光那一條線上。

詩真的需要一個家嗎?我想世界末日、低頭的人不再抬頭、貓頭鷹終於不在白天沉睡,這些都矜持的產生之後,我還是想告訴你或妳:『一顆心要變成了文字必須看見霧中的意義,所以就算極光被黑洞啃食,五月二日的雨還有可以指紋辨識孤獨的能力,詩需要家、詩需要有門的家、詩需要有愛的家』。如果你還沒去過沙漠誠摯歡迎前來一個全新的國度『極光汽門摺遠的聲納』不用左轉右轉也不用地址,只要有願意像聲波一樣的冒險精神,汽門重疊就是愛著一塊拼圖健壯地在風雨中種了一朵玫瑰,把拔開來的刺全部都當成極光照映夜晚的詩,讓汽門行光合作用舒緩日落也有的寒冷不那樣完整的讀著自我側面最像潮水的餘溫,撐開有傷痕的傘讓陽光抹滅。
{月亮放牧磁鐵一}﹉吸音花

回甘
  ☆
像一塊夜晚無法脆弱的豆腐―給陳奕迅《穩穩的幸福》
一家咖啡店的名字叫我愛你
我們寧願在夜晚的雨中易碎―給記憶中的太陽餅
妳衝過的浪像我迴盪溫室的血―給茄子蛋《浪流連》
截肢妳的吻
  ☆
緊抱器
即使我們是一隻壁虎也要前進―給茄子蛋《浪子回頭》
   ☆
放射鏡偶像學
這世界上不會有人死亡就像不能去像―給白安《我們的時代》
我姓我我相信我我獲得我我尚未我我只能是哭聲強化那柔軟的我或者別人眼中的我是我的我的我的鑽戒或一顆蘋果輕輕地看到一個我像他們在象牙塔裡面找到了我
妳像一個最冷最冷的笑話我出來就會溶解
一台販賣會痛的吻的販賣機
撿來的回憶―致澎湖古厝模型師蔡樹木
五月二日分手節
    ☆
那場戰爭中有人因為親吻而死去
造神
新圓周率二十四點四的終於
拉斷一百把小提琴就自由了
我是欣賞你的粉絲不要把我川燙
吳權
妳的星座是皺紋座
半導體
步廊慢慢地探出時光―記1949年成立的榮興商店
     ★
崩塔娜斯拉,默劇般的告白
一個女人在阿斯伽迪亞生下長有牆壁的孩子
嗯的感恩嗯的思索
她的死因是不知道一加一等於零
送妳一顆有籽的月亮已經深邃


{刺青擁抱海岸二}﹉緩如真理

一個檳榔大亨吞吐雨傘
一封全是錯字的情書刺入心事
愛人保證書三天後沉入火中
淹沒的真理是遠方―給艾怡良《我不知道愛是什麼》
鐵製牛肉麵
妳的吻推拿了碎裂的玻璃
在妳的蛀牙裡擁抱
他們說刺青是花的碑石
我愛妳正確的學名是在遠方消失
死亡像忘記怎麼親吻
近視相對論
站在鋼索上施放不消失的煙火―給安懂《我不離開》

固定在每天晚上十二點放煙火的烤肉店
把妳的樣子刺在海上
在一顆包子裡塞滿我愛妳
     ☆
死在溫室的一顆石頭
星期二我們就要撐起單槓扯壞它的悲傷
我們汲取的曲棍球料理
     ☆
候爾蘭福的三角函數
會算命的人算得到今天有幾滴雨嗎
最酸的吻讓我們駝背
蓋一座車站給妳流浪
椅以已以倚已苡以蟻佁已如果所有的鏡子之壁
在水裡閉氣一天的妳
那件衣服的指紋像妳畏寒的梯
為妳的吻取一個很冷的名字
僅給更緊的窗一個美名讓它要是他
洋芋片蛤蠣洞悉哭聲的電磁波
布丁文


{骰子覺醒琉璃三}﹉醬油的緊抱

明天開始一天二十五個小時妳還忍得住貧困嗎
星期五的啤酒都因為渴望比較酸
他吃了一塊排骨他只是吃了一塊排骨他只是因為想要把世界都排成了骨
冷氣機漏水的聲音像我愛妳
 ☆
五十個英文字母在告白
夏天吹冷氣只不過是要你回到冬天被蚊子叮咬
上緊了二手菸發條―悼一個橡皮擦的反芻
游泳到阿姆斯特丹只差換氣
髒髒包漸漸的乾淨彷彿我們像是吃了麻辣鍋接連煽動平頭
一個只有娃娃機的國家不畏懼死亡
月亮的籽挖出來是礦
如果我的愛人是隱翅蟲
我們在雨中刮痧
每個人都用吻來買賣一切
妳的肺是郵筒我只能擁抱
剖開一顆西瓜放入一件外套
涼麵人
     ★
嗨與殘骸的一些襖襖再見
嬰兒以為婚姻是一百公尺十二秒二零
鐵頭功蠟燭
瘦肉之日乾而尬
留妳一人在拖吊場飄浮
一個偵探在喝酒時發現自己的無知
月亮的的的的如和果
我沒見過妳但一起霧我就會愛妳
我愛妳像賓果遊戲
雨水計算機
  ★
摔跤選手的戀愛沉在海底
在高樓外層擦窗戶的女人找不到出口
雙面流星,百般竊意
縫紉機粥


{燈塔水母飛行四}﹉防淚軟體

沒有肺的人才能對著鏡子抽菸
只有在七夕不能說我愛妳
我們開發一種溫和又如此甜美的鹽酸好嗎?

在海底舉行的婚禮
一個禮拜一天愚人節
她身上的刺青像一把剪刀輕輕剪斷安全島上一個人顧慮安全的捉迷藏藏在進化論的生肖讓最深的河生效我們看到那鯨魚的擱淺依然柔軟的勾芡一幅她畫出陌生的籠子燙平旅人的咳波瀾了骨牌潛水艇駕駛技巧刺在背上的紅綠燈回聲
你咳拉絲的倦養
初戀是溫開水在夜晚傾斜
妳會迷路是因為路在迷妳

妳的身上刻著我的電話號碼只有這樣才會聽見風聲
吞下一兆個我愛妳依然土質流失
妳在娃娃機裡行光合作用
用一把刀縫合妳愛人的傷口
炸而化之的夢境水母漂浮於儒
他的父親職業是幫人挑魚刺卻告訴那些人偶爾還是要長滿傾斜的刺
    ★
水中布袋戲掌聲淺入插座觸電一幅油畫資深的拖把團員三角形的固執從容布幕拓展水泥凝固後一個無法看清世界的人那心房的蒸氣
半夜三點剪頭髮、只有風聲在直徑以上
在亞馬遜生活的戀人練習淋雨
記憶只有三十分鐘的金魚矜持的想看永遠記得他人的海
酒做的電梯
靠親吻讓游泳有辦法前進,只是燈光太暗
颱風天在高速公路擁抱
鴨肉鵝肉贅肉燈塔肉
像是舞者腹中生髮的鋼琴
油豆腐唱盤
   ☆
迷路的菸在伸出螢火蟲的肺
為了寫下妳的名字我爬了三座山


{萵苣擺盤如傘五}﹉回音逆行

從來沒做過夢的人喝了一碗湯
愛的念法是下雨天浪漫的滑倒
我愛妳是綱目中毒素較強的堅韌
一百五十歲當天的生日蛋糕滲透了鐵鏽的殘渣
人是入入是簷
心肌梗塞的年代風聲不斷
妳在摩天輪的座位上放了一個充滿漩渦的吻
爾塌琉璃像淡過水晶燈的斑馬
板塊中的百合花淹沒岩壁
   ●
有一種行業叫做幫人在泡麵裡插上玫瑰花
我與父親在冰島吃一鍋馬鈴薯燉肉但我們都看不見彼此只看見自己的多餘還有那麼多時間保有溫度的繩索
抬痣遠
知心如果能那麼的芝心也許一件T恤
寅華如腐家居醋
他們把說謊視為人類的本能
有些帶刺的晚安削薄
那台鋼琴彈得出咖啡的聲音
取代吸管的方式是把人顛倒過來
輕易發電固態液態決明子
請停止努力就算古蹟向你接近
花生和水果在人體和拼圖的反芻定向
風箏拉著變壓器一顆星褪色
    ☆
妳敲破十盞燈寬恕瀑布的漆黑
妳的眼淚是紙類我撕成一道光線


{高貴的予啜泣六}﹉慢速節

風吹過一盞燈的高雅―鹿港糕餅街
豪雨特報發佈:流血的人小心淋濕
哭出妳的擁抱打結
破相的海
早上才有的夜市
高寒顫
清澈的痰在雨中劃開
癒合苞公路
變色龍幫人類挑魚刺
象群的蜘蛛網心態
買一個郵筒回來悼念
貝洛得一挽螺絲開花的星期日啤酒肚都已經汽水狀
初回如道
  ●○
鹹酥雞女孩沉入海底
已經脫節但水泥還是要那麼乾的擁抱
親吻子彈的人留下空心
用洗髮精製作一幅世界地圖
卡通應該在每天晚上十二點給充滿墜落的人觀看
打光照常舞會中無法會面如琵琶
吃根辣椒發財
其實自負是穿錯衣服的河
菸味炸雞,年輪的浪費
爬了九層塔那人闖入露珠
波羅的標準時間皇褪黑框履帶中中想
動物煙火學
蝶式霏瓣


{頭髮堆疊靜謐七}﹉禁止努力

別學會努力那只是肋骨不停斷裂而已
   ★
一天要切兩百顆西瓜的他渴望寒冷
用一塊牛奶餅乾寫書法
        ☆
破音的我愛妳震碎圍籬
每天剪一根頭髮祈禱世界
    ★
鱷魚掉進郵筒因為太過乾淨
那支全壘打擊中了百合花
河豚在一朵蓮花上中毒
龍舌蘭電鑽
一隻孔雀在濕滑的雨中灌籃
小丑拋著五顆月亮卻只在自己的背面找到一顆
沾光―(術)
在妳眼裡借了一本書就回神
負荷式蘿蔔胰島素像愛過於超重
害怕世界不再販賣衛生紙我們用火擦拭
剪刀石頭不鮪魚肚小蠻腰型路障紅綠燈起霧我們你們他們承認南部中部踮步想要開一間只賣海浪的店但剪刀太像布石頭越過鮪魚開礦的夜
哭泣含有維他命E但是我們都忘了
 ★
嬰兒像摩天輪留下悲傷脫氧
和者惑者思慕者虱目魚者
羊閃了傘後陽傘崩解
水龍頭像是削開的鳳梨我們不至於膚淺
只要達到一定門檻體內都會撕裂
熨斗鐵路輕浮如鼓
犧牲短打的時代,失落感是愛


{面目海嘯光臨八}﹉長繭去放晴

每年都有人在討論在哪裡發現了外星人彷彿體內那顆星也那麼像人
為什麼雞肉要做冷盤的?
   ―★
七月一日是薑絲炒大腸日
創造世界的規則是不創造世界
十七月一日十七月二日十七月三日牙刷彎曲的幅度已經接近到了火星
一位木雕師傅的晚年
心包經拉鍊你我
哭聲有豬的味道―新竹豬屠埤
兩個胃的女人重疊心願
我煮的那碗泡麵剛剛我在上面衝浪只要浪傾斜就更能脆弱
烽火之外妳有流星―記尼姑山遍地徘徊
不願意被擁抱的嬰兒
讚美與責備中間只是一個松露
霧在你眼裡擁抱
缺氧節
尜愛之人
 ★
阿斯巴甜
P型磁鐵的喜馬拉雅Y
月亮消化太陽世界咬痕還有岸上
一些塞內加爾的燕削尖幾幅畫


{妳人還在樂句九}﹉極光情書膨脹遠近

請妳明白淋雨的人就會近視
溫泉裡釣魚阿啼拉飽
反鎖之後妳敢吃臭豆腐了
除夕險,好來羊群放鴿
花黑盆後我們的臨盆像賞櫻
一個只會把情書變不見的魔術師害怕夜晚
火中的水母正在開花
   ★
六月三十號的早餐是血流不止後的我愛妳
     ★
六月二十五日有人發明了記憶復原術
星期一的插電面具像半熟的山脈烤雞
週末最後一碗粥的末端蛇爬過
是與不是的是都是是是在包裝是的誠實的纜車是準則的是
當梅花三大過紅心二妳託付獨木舟凝聚
因為愛吃素的人類不知道素是不存在的環境心臟擴音器年輪流星的匯率珠算的齒縫素的實現跨界的預言美食的小丑它在大馬路的勾芡下串升氣球的鐵軌龜裂的點滴蠟燭如三角鐵的針線蔬果的放射線聽筒迴路蕩氣外太空的藍莓環
冷氣水煮蛋燻梳船桅的圓嵐
如果世界沒有文字牆壁照射的光會更亮
月亮挖了一個洞放進一億個不沾鍋蜿蜒
萊卡棉起火時我們不厭倦
送報紙的人看日落晃動
衣服加點辣比較好吃
妳人
 ☆
實話節
麵包與面子的正負說
歐德的一生驢子和火驢的踮高
保齡球的相愛模式
妳衝過的浪像我迴盪溫室的血―給茄子蛋《浪流連》
流血了嗎?順著夢的直升機在溫室擁抱彩色的茄子
妳的傷是輕微的帶有風雨的餘震只有我的無知有待包紮
把一支有遠見的傘撕成一道一道帶有疤痕的閃電
我們吃的那顆蛋剩下浪流過的那朵願意承受谷底的蓮
「氣象說:明日大浪,留下來凝視傷口的人請在胸膛別一朵蓮花」
妳說:青春是臭豆腐、腦海是茄子疼惜的蛋
我可能想說:流了那些血就不會再憶起風雨的擱淺
我胸膛別的那朵蓮花彷彿一個被稱為流浪的節日
那一天我們流下八百萬滴血輕輕地綻放一台鋼琴的探望
「九月是流浪節我們的耳朵長出茄子孵育的溫泉蛋」
讓孤獨衝破我們的肋骨彷彿還未上岸的人已經費時上岸
「氣象預報暫停一周:因為浪留戀的只剩下化石和遙遠」
妳的身上有著茄子的含苞我把自己折成害怕漩渦的牡丹與閃電
稻米發芽了搖錢樹開花了稻米為我們的血一一的綑綁
「我們在蒸氣室流下眼淚彷彿是浪在輪迴風聲和雨聲的虛偽」
一條藏有天燈的吐司輕輕地掩飾了牆壁內側的心事
還有兩滴血需要流下和留下:流下比留下容易
有疤痕的閃電在一條棉被裡扭曲一個虔誠的窗信
一顆像海嘯的花生剛剛才淹過我的嘴唇
「氣象說:明日的茄子在岸上欣賞溫度絕佳合適」
我們吃過的那顆蛋輕輕地露出一條茄子的感嘆
我們已無血可流那就拼命用自己的遠方延展成慈祥的傷口
「一個承受告別的人把他的皺紋送給我們的凝視」
鯨魚在一顆充滿理想的茄子上攀岩。
茄子長出了最堅硬的尾巴卻願意放下世界的艱澀
「晚上十二點的氣象說:此刻衝過的浪是遠超過愛的溫度
如果岸上的戀人還需要凝視請在自己的喉嚨裝上美好的茄子」
但我們找到了足以懷念著胚胎的那一滴沾滿風雨的血
「天使被浪衝走了、未來被浪流下了:妳衝過的浪像我迴盪溫室的血
不會再受任何的傷因為妳身上的血傾斜地沖刷我胸膛的屋簷」
流浪的節日那盞燈周圍的蓮花只能壟罩一顆隕石和我們結痂的浪
「挖開心裡沉睡的酒扔進洗衣機妳就緩慢地衝過我只能閉上一隻眼的徬徨」


一台販賣會痛的吻的販賣機
「只要十元就能和一個戀人分手」
「要選哪個吻呢?喜歡悲傷的吻
喜歡離別的吻、喜歡擁抱他人的吻
喜歡像被遛狗的吻、喜歡忘記自己的吻」
「要選擇之前得先敲碎自己的畢生願望」
「有時光的隱藏版,不斷膨脹的吻」
那一百公分大的吻讓人地層下陷
你選擇了:一個像點滴輕輕會痛的吻
再也不缺水累了還可以泡麵
「販賣機的洞口掉下了你自己的回憶和未來」
越來越多人拿十元去割捨陌生的城牆
「吻綁住了每個人的心事」
「吻慢慢地剝落每個人的心事」
你想起和她在海底的吻是多麼像琴鍵
漏了個升降音彼此就越來越遠
販賣機的吻呢?只是一個自我
「你的戀人在錢幣上等你拋擲」 
「正面是她的哭泣、反面是她的晚安」
「你拋擲的硬幣卡在販賣機的心臟」
「她是一台會痛的吻的販賣機
也是妳回憶裡的手曾經握住的心事」
所以在她張開眼睛時選擇哪個吻都是灰燼


撿來的回憶―致澎湖古厝模型師蔡樹木
枯枝呼喚岸邊像父親昔日摩擦木材
你撿起枯枝的回憶湊合在歲月裡
那興仁社區的復甦在模擬著青春
撮合出生與離去的臍帶聯繫時間
回到每個夜晚圍著想念用餐的凝視
是每根枯枝、廢棄家具黏著的希望
再生了回憶的氧氣擴散老去的回音
組合睡前的記憶投射在日子的模型
你緩慢的步伐像從前父親推開的門
現在你推開他的回憶黏著在模型
穿過一條小徑讓風車轉出父親的叮嚀
風聲是被馬公養大的嬰兒
這裡的海充滿著清晰的愛
迴盪你的雙眼像背影摩擦著回憶的攜伴
一個人拄著一個社區的歷史在向前走
那是海浪拍打了石頭都無法反射的愛
你僅剩下的皺紋像回憶的黏著劑
黏在每個社區的門上盼他們睜開眼
看見你長繭的手是夢與島嶼的翅膀
不斷地泅泳的生態和日子的美好
迎接不知是否還能留下的記憶被懸吊
你是活在模型與現實的一棵吶喊的樹木
那些撿來的回憶都開滿了歷史的花朵
你讓花朵的影子跟隨著房屋的聲音扭轉
只是馬公就像一顆愛心不停地回贈彼此
是不是只要把你期待的回憶撿起來
拼湊成一棟又一棟的房子就能繼續相愛
那是剪斷臍帶後又開始期待枯枝的血脈


鹹酥雞女孩沉入海底
妳的樣子像一隻佈滿強光與灰燼的鹹酥雞
有些人餓了就來找妳完成不該靠近的夢想
礁岩口味的鹹酥雞、炒麵口味的鹹酥雞
死去之後依然渴望在兩道門中一一展翅
剁碎的花園還是有妳開放慕名的滾落
每天都要換油讓油交錯進行著絕望
那隻去環遊世界過的雞曾經是妳的黎明
那些浪費的真相提高自我標價的鐵鎚韻律
頹彎了肺妳戴著口罩在油鍋裡慢慢地親吻
讓油漬在嘴唇爆裂被那暗紅的燈輕輕推開
我們要撞到那沒有愛的礁岩了
吻一個人超過三秒鐘會慢慢地死去
靈魂換了油漏進了妳的名字
被我鬆開手掌那樣地寫下了

我們都未滿孤獨可能樣子太乾脆了
每根針在夢裡穿透現實的翅膀
炸得那麼多餘
炸得那麼狼藉
讓擁抱後的油炸像把手伸進暴風圈
又掉下一隻有愛的雞的心事
今天不換油了我們的悲傷夠髒了
誰要吃我們的悲傷呢?
五分熟的鹹酥雞跳躍在明鏡之中
那隻雞剪過了頭髮
妳卻還未為我而剪
但妳已是一隻渴望在油鍋裡死去的鹹酥雞
那些燙傷是妳的衣物妳的活著
我看到吃過夢想的人都無法張開嘴了
妳慢慢地像脫皮又偏鹹的鹹酥雞
沉入我胸膛的海底
我只要一直駝背妳就不會死去
當我挺身向前妳只是那麼靠近懸崖的
每根記憶都去骨的
光影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