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除夕至初二春節期間,物流配送將視情況調整,請依出貨/取貨通知函為主,造成不便,敬請見諒。三民網路書店祝您新年快樂、萬事如意。
1/1
庫存:3
淺草鬼妻日記05:妖怪夫婦與眷屬的小日子
定  價:NT$280元
優惠價: 79221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庫存:3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書摘/試閱

茨木真紀,住在人類與妖怪共同生活的老街區淺草的高中女生,仍保有上輩子身為「茨木童子」的記憶。深冬時分,對鬼而言代表著撒豆節,對女孩們來說則意味著情人節即將來臨。真紀為了前「酒吞童子」天酒馨,還有上輩子的妖怪眷屬水連及深影,照每年慣例卯足了勁做巧克力!
真紀與馨陪深影跑腿、幫水連開發新藥,還協助熊虎姊弟完成漫畫,大夥在這一世也如同家人般互相幫助。這時,守護淺草的七福神似乎出現異狀……「最強鬼妻夫婦」和眷屬們閃閃發光的每一天!

©Midori Yuma 2018

★系列累銷突破35萬冊!《妖怪旅館營業中》作者友麻碧最新力作!
★前「最強鬼妻」出馬,以暴力輕鬆解決淺草妖怪們的事端!
友麻碧
成長於福岡。系列小說《妖怪旅館營業中》大暢銷,漫畫版刊載於B’s-LOG COMIC,也已經推出電視動畫版。
另有「淺草鬼妻日記」系列,以及「鳥居の向こうは、知らない世界でした。」系列(幻冬舍出版)等其他代表作品。

莫秦
擁有四分之一的日本血統,自小即與內斂安靜的和文化結下不解之緣。曾在東京居住多年,喜歡日本人複雜難解卻善良細膩的內心。熱愛自由、音樂、戲劇和旅行。目前為自由譯者。

深夜的東京灣岸邊,槍聲乍響。
擺滿成排貨櫃的工業區,早被布下了「隱遁之術」。就在剛剛,這裡展開一場夾雜著咒術的槍擊戰。
那是一場與通稱狩人的妖怪盜獵者之間的戰鬥。為了救出那些被捉來的妖怪,陰陽局與支援夥伴布下天羅地網,將那些狩人團團圍住。
我,淺草地下街妖怪工會的組長――灰島大和,闖進狩人棄守的船上解救那些從淺草被捉走的妖怪。
「小老闆!大和小老闆!」
「我就知道你會來救我們,小老闆!」
那群妖怪此起彼落地呼喊我,放心下來。就連手鞠河童和扮成人類過正常生活的傢伙,也都被捉來關在這兒。
「大家沒事吧?一乃呢?」
「小老闆我在這。真不好意思,我老是出這種紕漏。」
我們工會的成員,同時負責淺草地下街辦公室櫃台工作的「長頸妖名妓」一乃,從昨天就失蹤了。這次也是因為她拚死在現場留下自己是遭狩人擄走的痕跡,我們才能立刻展開救援行動。
我揹起腳受傷的一乃,帶她離開那艘用於狩獵妖怪的船。
最近狩人的行動相當囂張。
只要再晚個一時半刻,想救出一乃他們就會變得難如登天。
那些傢伙殘忍又大膽,一想到此,我就不禁因焦躁擔憂而微微顫抖。我勉強維持平靜,把一乃交給矢加部照顧,繼續幹活兒去。
「真是得救了。青桐先生,謝謝你們願意幫忙。」
「哪裡,我們也一直因狩人大傷腦筋。不過他們居然正大光明地對淺草的妖怪出手了。」
「這是我們的疏忽,讓他們突破淺草的結界。如果我們淺草地下街可以自行解決就好了……但我的力量實在不足,真的很感謝你們。」
我朝著陰陽局晴空塔分部的青桐拓海先生,深深鞠躬致謝。
他一向積極處理狩人的問題,在這次對戰中也布署了優秀的術師幫忙。
「我們希望今後也能和淺草地下街保持良好關係,互相幫忙囉……啊,喂?茜。咦?有一個逃走了?原來如此,那個『雷』也在呀。」
青桐先生伸手按住耳上的通話器,與正在追捕狩人的津場木茜對話。
雖然棄船逃跑的狩人幾乎全數被逮,但似乎有個需要特別注意的傢伙也在裡面卻沒能抓到他。
就算在狩人之中,也被視為特殊異類分子……代號是「雷」。
「這件事你也會跟他們說嗎?」
「他們……是指天酒和茨木嗎?青桐先生。」
「對。那兩個大妖怪要是得知這件事,肯定會十分憤怒,說不定願意出借他們稀有的力量。」
「這個呀……不行。他們現在已經是普通人類,而且只是高中生,我怕狩人發現他們的存在。」
冰冷海風呼嘯不休,我與青桐先生遠遠凝視著漆黑海面另一頭,浮現在黑夜中的都會摩天大樓。
「你真是位不可思議的人呢。明明沒有特殊能力,卻讓這麼多妖怪都服氣。跟那兩人也不是在前世有過什麼緣分,卻盡心盡力守護他們的安穩生活。不過就是因為你是這樣的人,那對前大妖怪夫婦才會願意出手相助吧……不好意思,我剛剛講的話實在很沒禮貌。」
青桐先生伸手摀住嘴巴,但我只是淡淡地回:「沒事。」
如果借助他們的力量,問題或許真能輕鬆解決。可是不知道為什麼,我內心就是有個強烈的念頭──必須守護他們安穩的生活。
「他們說過很喜歡妖怪能夠和平生活的淺草。只要他們還安安穩穩地在淺草生活的一天,我就能對自己的工作感到自豪。正因為如此,我更不想將他們捲進人類醜陋的事物裡頭。」
「……這樣呀。」
青桐先生是接受了我的回答嗎?還是怎樣呢?他對著在一片漆黑中,從他身後俐落出現的一頭黑狼出聲吩咐:「魯,差不多了。」
狼嚎聲隨即響遍這一帶,橫跨廣大範圍的隱遁之術解除了。
繃緊的神經一放鬆突然就感受到深夜的寒意,身體不由自主地顫抖,一旁的矢加部替我將大衣披上肩。
「小老闆,你可不能著涼。」
「哦,矢加部,謝謝你。日期已經換一天了,但要做的事還堆積如山呢。」
「小老闆,今天是情人節喔。」
「……真的嗎?哈,那還真是無緣。」
然後我便與夥伴一同回到淺草。
要處理的問題多如繁星,我一想到就覺得頭跟胃都要發疼了,表情不禁凝重起來。

 

 

 

 

 


第一章  揭開序幕的情人節(上)


「小麻糬,預備囉――鬼出去,福進來。」
「噗咿喔~!」
「哇,這是在幹嘛?」
我,茨木真紀,一打開千夜漢方藥局的門,就讓外表是企鵝寶寶的「小麻糬」撒了一身豆子。
沒錯,今天是二月三日,也就是節分(註1)。
小麻糬看起來並不了解節分的涵義,只是覺得朝我們擲豆子很好玩,一個勁兒地丟個不停。
一塊兒過來的天酒馨,在我身旁一面防禦豆子攻擊,嘴上一面發牢騷。
「沒想到一放學就被豆子攻擊。」
「也是啦,我們以前的確是鬼。」
過去我是被稱作茨木童子的鬼,而他是酒吞童子。
自己講這種話有點自吹自擂的嫌疑,但我們是妖怪界無妖不知、無妖不曉,最強的大妖怪。
不過茨木童子與酒吞童子過去是夫婦的這個事實,或許只有一小部分人清楚。無論如何,我也跟著加入了撒豆大戰。
「小麻糬~你快朝鬼爸爸丟豆子,媽媽示範給你看。」
「痛、超痛。真紀,住手!妳丟的豆子殺傷力可是有機關槍等級!」
我們抓起我的眷屬八咫烏影兒拿來的一升豆子,朝著被前眷屬水蛇阿水戴上鬼面具的馨丟個痛快。馨舉起書包當盾牌,逃出阿水的店。
「呼,驅鬼成功。小麻糬,太棒了呢。」
「噗咿喔~」
我高舉拳頭擺出勝利姿勢後,接著換「福進來」,準備朝室內撒豆子。小麻糬也抓起一把把豆子往榻榻米上砸去。不過……
「……噗……咿喔……」
撒了滿地的那些豆子越看越好吃,他撿起豆子放進口中吃了起來。
嗯……貪吃鬼。
「鬼進來,福進來。」
「哎呀、影兒,鬼也可以進來嗎?那就不能驅邪了喔。」
影兒撒豆子的口號非常奇特,讓我感到不可思議。
但他理直氣壯地回:「當然可以!」
「茨姬大人,我今天在電視上看到,奉祀鬼的寺廟與神社會說『鬼進來』喔。對我們來說,鬼可是一定要讓他們進門不可的存在呢。」
或許是受到影兒體貼心意的感召,馨取下面具從玄關外面探頭觀察這邊的情況。
爸爸辛苦了。小麻糬正忘我地吃著豆子,根本忘了撒豆子這件事。
這時,正好阿水在客廳的暖桌上擺好各式各樣的豆子。
「好了好了,大家過來,幾歲就吃幾顆豆子。有花生、杏仁果和腰果,這些原本我是買來要當下酒菜的。啊,還有千葉屋的『拔絲地瓜』和『蜜糖地瓜片』喔~」
「哇、是千葉屋耶!我跟小麻糬都最愛這家了」
千葉屋是一間位在淺草言問街上的拔絲地瓜專賣店,喜歡地瓜的小麻糬對拔絲地瓜是愛到無以復加,一旦讓他看到可就不得了。
平常他都是可愛地撒嬌喊「噗咿喔~」,但這時會「噗咿喔噗咿喔噗咿喔!」地叫個不停,興奮得雙翅上下劇烈拍動。現在也在我大腿上發瘋。
不過千葉屋的拔絲地瓜,就是好吃到這種程度。
一般的拔絲地瓜,是在酥炸過的番薯裹上一層帶著少許鹹味的糖衣,但這家連地瓜內部都均勻滲透著糖蜜,口感濕潤又美味、甜度也適中,總讓人忍不住一口接一口吃個不停。
「嘿嘿,這是我一早就跑去買回來的喔!」
「影兒去買的嗎?你真棒耶,蜜糖地瓜片老是一轉眼就賣完,我好久沒吃了。」
蜜糖地瓜片和拔絲地瓜不同,是將切成薄片下鍋油炸的番薯裹上相同的糖蜜製成。可以算是稍厚的地瓜片吧?口感酥脆、非常美味,但因為是熱銷商品,總是一下子就賣光光。
拔絲地瓜和蜜糖地瓜片,跟阿水泡的濃綠茶好搭喔……
「啊……好幸福。」
美味地瓜令人無比愉悅,也吃掉與自己年紀相同數量的豆子了。
「說起來如果得吃掉跟自己年紀相同數量的豆子,那阿水跟影兒就要吃下一大堆耶。」
「是呢,得吃超過一千顆。不過我話說在前頭,講到活過的歲月,影兒可是遠比我年長,那就真的需要分量嚇人的豆子了……雖然他精神年齡感覺上只有小學五年級啦。」
「誰小學五年級啦!阿水你去死~~!」
「你們看就是這樣,果然是只有小學五年級的程度呀。」
影兒作勢要搥打阿水,於是阿水單手護住頭,露出一臉真拿他沒辦法、既無奈又傻眼的表情。
眼看這對兄弟眷屬就快像平常一樣吵起來,我便出聲當和事佬。
「別這樣嘛,影兒只不過一直是老么個性呀,而阿水又特別成熟穩重。一旦活得久了,實際年齡多少就不重要啦。」
阿水認為自己受誇獎,得意洋洋地說:「對啦,我可是成熟男人了。」
「何止是成熟男人,都快一腳踏進大叔的領域了。」
「我可不想被馨你這樣說。你才是咧,明明是高中生,卻一副歷盡滄桑的樣子。」
「少囉嗦。我可是熱愛少年漫畫、貨真價實的高中男兒。」
「你們知道嗎?聽說最近反倒是大叔更熱衷看少年漫畫喔。」
「……咦?真的嗎?」
小麻糬吃得嘴巴都黏滿拔絲地瓜的糖蜜,我一邊幫他把糖蜜擦乾淨,一邊聽馨和阿水沒什麼營養的對話。影兒非常體貼地替我拿來濕紙巾。
「啊、對了。欸,阿水你最近有看到凜音嗎?去年底之後,我就一直都沒再見到那孩子。」
「凜嗎~?不知道耶,那種不良弟弟誰管他呀。」
阿水的反應有些冷淡,但影兒似乎想起什麼,
「茨姬大人,我看過他一次喔。」
「咦?影兒,真的嗎?」
「嗯,有一次我幫阿水送藥去給南千住的客人時,從空中看到的。凜音在一棟高樓的屋頂上,但他在做什麼我就……」
「……這樣呀。」
「我也想過用這隻『黃金之眼』查探他到底在想些什麼,但他現在也有一隻相同的眼睛,力量相互抵消毫無收穫。真對不起……」
影兒垂頭喪氣,於是我輕摸他的頭,柔聲安慰道:「沒關係的。」
影兒因為被凜音搶走一隻眼睛,現在右眼總包著繃帶。凜音肯定是有什麼目的,才會奪走昔日夥伴影兒的黃金之眼。
他引發的這些騷動每每令人傷透腦筋,但既然他沒有遠走高飛……那就還有機會碰到面吧。
畢竟他的行動,全都與我有所關聯。
「對了影兒,我一直想著要問你,你知道木羅羅的下落嗎?」
「……木羅羅嗎?」
「千年前是你拿著那株樹苗吧?」
影兒的臉龐蒙上一層陰影。
木羅羅是過去身為茨姬四眷屬之一的藤樹精靈。
同時也是酒吞童子與茨木童子開創的狹間之國的結界守護者。
不過千年前,名叫水屑的九尾狐妖放火一把燒了他,只有樹苗倖免於難。當時應該是影兒拿著那棵樹苗的……
「在狹間之國滅亡後,我就一直保護著木羅羅的樹苗,不過……有段時間我遭到賴光那夥人追殺,就把木羅羅藏進一座森林,種在一個他們很難找到的地點。後來我也好幾次去找木羅羅,可是……」
「卻連自己也找不到在哪了對吧~影兒。」
「啊、你不要多嘴啦,阿水!」
遭人揭露結局,影兒雙頰漲紅,又開始用力搥打阿水。
不過太好了,木羅羅的樹苗有被好好地種在某處。
「連大致位置也不曉得嗎?之後去找找看,憑我的結界能力或許能找到也說不定。」
「!」
「嗯,也是呢。馨現在的力量已經能鎖定地點,所以影兒你放心,不用哭成這樣啦。」
影兒抽抽噎噎地哭起來,或許是因為沒能守護木羅羅到底,心下依然十分懊惱吧。我溫柔地伸手抱住他。
就連剛剛眼裡只有拔絲地瓜的小麻糬,一發現自己最喜歡的影兒在哭,也跑過去安慰他。
「我把木羅羅種在富士山腳下的廣大森林裡,我想他一定有好好成長茁壯,但後來樹海越來越大片,就找不到了……」
「啊啊……」
「富士樹海呀,那就沒辦法了。」
我跟馨面面相覷。
富士樹海是位在富士山西北側的茂密森林,傳聞只要一踏進去就再也出不來。但我從來沒進去過,不曉得真相究竟是如何。就連在妖怪界,大家也說那地方磁場紊亂,會讓靈力受到嚴重干擾。
既然連影兒都會迷失方向,可見那是多麼龐大的樹海,應是蘊藏了特別力量的靈力源點吧。
「這樣呀……不如春假時去一趟吧。從這裡過去也不遠,我開車載大家一起去喔~」
「真的嗎?!阿水。」
「當然,我也想要見木羅羅呀。他雖然搞不清楚是男是女,但是個可愛的小朋友……」
「木羅羅是樹木精靈,沒有性別啦。我雖然都叫他次男,但感覺起來也像個女性好友呢。」
雖然就連那棵藤樹苗有沒有順利茁壯,還有昔日夥伴木羅羅到底有沒有寄宿在那棵藤樹上都不曉得……但搞不好能見到面的一線希望,就令我很開心。
內心的期待逐漸漾開,身旁的馨也發現了我的心情。
「希望能找到呢,木羅羅的樹苗。」
「嗯、嗯,好想見他喔。」
因為這也是我這一世必須要確認的事情之一。


我們從阿水的藥局走回野原莊的路上買晚飯時,一個充滿紅色、愛心與巧克力的專櫃突然抓住我的目光。
對耶,情人節快到了。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