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 4
琳琅花嫁(中)
定  價:NT$250元
優惠價: 79198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庫存: 4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書摘/試閱

寄人籬下的玉琳琅一心一意想要嫁給自己青梅竹馬的未婚夫,
誰知道等閒變卻故人心,設計逼她嫁與豺狼為妾。
不論是末微之時,還是權登巔峰,
她選擇陪他,踏平荊棘!

長平宴會上,她以一手投壺技藝技驚四座。鋒芒畢露,卻招來狠心大伯一家的嫉妒憤恨。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蛻變之後的她,再次引來未婚夫的青睞,這一世,她乾脆利落退了婚,並勇敢地向冤家求親:你未娶我未嫁,咱們成個家如何?
哪知橫生突變,冤家搖身一變,成了當朝第一佞臣。一別經年,她成了建州知名的女富豪,可是心心唸唸的還是他。
罷了罷了,為了他,赴約進京吧!可是,為什麼將將重逢,冤家就當著她的面另娶他人?
望鯨
熱情的白羊座,晉江原創網人氣寫手。在生活中是個傻子,碼字時變身瘋子。堅信筆下的人物活在自己看不到的世界裏,並且活得很美好。

★暢銷作品:琳琅花嫁
第一章  良辰美景
話分兩頭,這一廂,宋正將玉琳琅一路推回家中,方才進了家門,身後突然冒出個人來。
宋正身形微動,待看清來人,不由皺眉道:你近來是屬貓的嗎?
冤枉。周子安輕輕搖了搖頭,輕聲道:我這是刻意不去打擾你們。一路上看著您這郎情妾意,真真是羨煞旁人。
他坐下來,呷了一口茶,抬眼看宋正。
山野中的一朵野花突然冒了出來,清麗可人。周子安生怕她是哪裡派來的奸細,特意讓人把她的底下查了個遍。
查完才發現,這就是個沒爹媚娘的狗尾巴草,這麼多年就這麼頑強地活著。可是從前,這個狗尾巴草,卻一直被另外一個人記掛著。
周子安在一旁好生看著,心裡猜想,他到底是怎麼就能瞧上她的呢。
左相大人不是他周子安。這些年,他為了這個紈絝子弟的名頭,沒少在花叢中浪蕩,什麼樣的女人她都見過。
而宋正呢,滿朝上下都知道,宋正卻從不近女色。人在花叢過,片葉不沾身。
多少女人想要爬上他的床,還未踏一步便被他的眼神嚇退了。也有人曾經把女人剝光了放在他的床上,結果他毫不憐香惜玉就把人踢下了床,讓人抬了出去。
唯一爬上過他的床的女人只有雪竹一人,那天她喝醉了,掙扎著撲上他的床。
兩人在屋裡呆了一夜,隔日大家問起,他只笑道:雪竹是自家妹子、自家兄弟。後來周子安才婉轉知道,當日雪竹脫光了躺在他的跟前,原本想借著酒勁兒大鬧一場,結果宋正一個手刀便將她打暈了,對著一個美貌如花的年輕女子柔美的軀體,他看了一夜的山海經。
在周子安看來,宋正簡直是神跡。這麼多年守身如玉,美人在懷還能充當柳下惠……可為什麼,偏偏就瞧上了玉琳琅。
想起某個人和宋正一模一樣的臉,周子安的臉抽了抽。
半晌才道:我要走了。
嗯?宋正坐下來,抬了眸子看他。
周子安點頭道:我家老爺子讓人八百里加急送來的信,說是老太君病重,讓我早日回去。說完遞上信,周子安打開一看,只見末尾四個字遲則生變。
肏。周子安心裡難受。
左相在建州遇刺身亡這消息在京裡傳開,他料定京裡會有一場風波,他身在建州自以為能當個看客,沒想到外頭戲沒唱起來,祖母那先出了狀況。
父親既說了那四個字,那肯定是情況危急,回肯定是要回的,可是宋正……
我放心不下你。周子安道。
這有什麼放心不下的。宋正道。
李嬤嬤隔著門喊道:周公子,我給您準備了水果,您可以出來用些。
宋正臉上閃過一絲訝異,周子安拍拍他的肩膀道:如今我可是這個家的大恩人,大大方方走進來的,不用做樑上君子。
出了門,李嬤嬤站在院子裡。
玉琳琅剛剛在李嬤嬤嘴裡得知周子安要走的消息,趕忙迎上來道:周公子不是說要看看安平的山水,怎麼這就要走?不能多留自己日嗎?
家中出了點急事,來跟妳道個別。周子安笑道。
這麼急?玉琳琅一隻腳站不穩,身子打了個趔趄,宋正順勢扶了一把,正好挽住了她的胳膊。
周子安看看跟前的人,宋正玉樹臨風地站著,手邊就這麼挽著玉琳琅,一個是著墨色長衫,一個著月白衣襖子,一高一矮,一黑一白,一俊一美,當真是說不出的和諧自然。
我也想多留幾日,只是家中出了點事兒,實在沒法子。周子安嘴巴一咧,露出一口白牙:怎麼,妹妹捨不得我?
周公子幫了我大忙,是我和小滿的恩人,我自然是捨不得的。玉琳琅笑道。
能讓玉小姐捨不得,那可真是我的榮幸。周子安自動忽略前半句,挑釁地朝宋正挑挑眉。
宋正只做沒看到,面無表情地移開視線。
玉琳琅堅持要給周子安踐行,周子安就坡下驢答應了,玉琳琅趕忙去備菜,到了月上柳梢頭的時候,小滿也下了學。
玉琳琅進屋的時候正好宋正和周子安坐在院子裡對弈,玉琳琅視線一抬,就見小滿走路分外艱難,每走一步腿似乎都在打顫,進門時扶了一下門,當下痛得眉心直皺。姐姐,我快走不動了……玉小滿委屈地望著玉琳琅。
周子安霍了一聲,壓低了聲音道:你別是拿當年老將軍訓練咱們的方法訓練小滿吧?你看看他的樣子,像是去了半條命了。我真是怕他熬不住。
妳放心,他死不了。宋正回頭看看玉小滿,淡淡地道:你回來啦。複又轉頭對周子安道:你都能熬得住,他又有什麼不行。
那可不是。周子安搖頭道:我有句話憋在心裡不敢說……
那就繼續憋著。宋正淡淡地道。
別鬧。周子安一蹙眉,嗔道:認真點。當年我一直不敢說,老將軍那會訓練咱們,真是把咱們當牲口練,每天我都懷疑我會見不到明天的太陽,夜裡做惡夢都能夢見他,我爹來看望我的時候,我差點跪在他跟前讓他帶我回家。
你還有人能帶你回家,那我呢?宋正略抬了眼,不鹹不淡問道。
周子安臉上一僵,得意道:這麼一說,我爹似乎比較像親爹。
哼。宋正冷笑一聲,將最後一子落下:你輸了。
啥。周子安看看桌上棋子,又抬頭看看宋正:不能啊,方才我分明就要贏了,怎麼會……
再仔細看看桌上形勢,懊惱地搥胸:這隻披著狼皮的狐狸。運籌帷幄,決勝千里。戰場上如是,棋盤上亦是。
我看你呀,只會比當年老將軍更厲害,小滿可有苦頭吃了。周子安呸了一口,將棋子扔在棋盤上,躍起來沖到玉小滿跟前,看看他的掌心,矮下身心疼道:小滿,你在這過得不舒坦,不如你跟我進京城去,好吃好喝不說,你想上哪個學堂都可以。不然讓我爹收你做門生,保證你升官發財。怎麼樣,明兒就走。
啊?玉小滿怔了怔:周公子你要走了呀?
周子安點點頭,玉小滿糾結了片刻,抬頭看,只見宋正也饒有興趣地望著自己。
他思忖了片刻,搖頭道:周公子,謝謝你的好意呀,京城雖好,可是我的姐姐還在這呢,做人也得有始有終,我既答應了姐姐要跟著葫蘆哥習武,便沒有半途而廢的道理……
齜著牙倒抽了一口涼氣,撇撇嘴道:這前途還得自己掙,旁人給的不穩當。
喲,有前途。周子安笑著,小滿卻又一瘸一拐地走進自己屋子裡去了。
宋正閒適地呷了一口茶道:別看他年紀小,他的心性卻很堅定。
就如她姐姐一般,有著莫名其妙的倔強。
他的口吻裡帶著中奇妙的自傲,就像是提起自家弟弟一般。
周子安一口氣堵在喉嚨口,壓低了聲音問宋正:你可想好了。什麼時候回京?
不著急。宋正輕挑了眉毛,喝一口茶。眼睛卻落在玉琳琅身上。
周子安一片了然,不等宋正開口,忽而走到玉琳琅跟前,從袖子裡掏出個精緻的楠木盒子來遞到玉琳琅跟前,眉毛一挑,示意玉琳琅打開。
玉琳琅疑惑接過,打開一看,只見裡頭是一支渾身通透的白玉簪子,簪頭是朵盛開的玉蓮花,樣式簡單古樸,卻一下入了玉琳琅的眼。
今兒我在街頭瞧見這簪子時,便覺得它應當戴在妳的頭上。周子安笑道:不是什麼貴重的東西,只是因為覺得適合妳,所以才買回來了,妳可得收下。
不是什麼貴重物品?玉琳琅暗自苦笑。
若她還是從前的她或許還看不出這簪子的價值,可她到底重生過一回,上一世在忠勇侯府時,忠勇侯總愛帶著她逛各種首飾店,那些首飾店的掌櫃的見了她就得說道:夫人您看,這玉啊,成色水潤……
她聽多了看多了,多少懂得一些。現下看這簪子,只怕一根簪子,便夠普通人家好些年的花銷。
這簪子委實太過貴重,琳琅無功不受祿。玉琳琅將盒子往周子安跟前一送。
周子安依舊笑盈盈道:鮮花配美人,我瞧著簪子第一眼,就覺得這簪子上刻著玉姑娘的名字。姑娘若是不嫌棄,就收下吧。當時相識一場,我送與妳的見面禮。往後山高水長,何時再見都說不定。
周公子幫了我不少。玉琳琅為難道:託您的洪福,今天村裡的大姑娘們送了不少青菜、雞蛋與我,連隔壁村幾年見不上一面的大娘都得上來同我說上兩句話,再送我一些糕點呢。不知道的以為我在村裡人緣多好,知道的,都知道是看在周公子的面子。我這個受了您恩惠的,才該送上謝禮。
哎呀呀,妳在我跟前怎麼還這麼多彎彎道道。周子安搖搖紙扇,將那簪子從盒中取出,抬了手便將那簪子替玉琳琅簪上,玉琳琅想要取下,他按住她的手道:這俗語說得好,十年修得共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我看這塊玉啊,當是苦練了千年才得此機會能簪在小姐的頭上,陪伴小姐左右,小姐可別辜負了它這般努力才是。
這……玉琳琅不由莞爾,這還能這麼比喻?這人,真是逗。
玉琳琅拿眼色向身後的宋正求救,宋正卻是閒適地喝茶,眼睛不知道瞟向何處。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