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5
英明的惡龍閣下01:與勉強堪用的契約者
  • 英明的惡龍閣下01:與勉強堪用的契約者

  • 系列名:異小說
  • ISBN13:9789869755450
  • 出版社:城邦原創
  • 作者:林落
  • 裝訂/頁數:平裝/240頁
  • 規格:21cm*14.8cm*1.4cm (高/寬/厚)
  • 版次:1
  • 出版日:2019/06/03
  • 中國圖書分類:長篇(現代新體)
  • 促銷優惠:新書特價
定  價:NT$250元
優惠價: 79198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庫存:5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書摘/試閱

2017年POPO華文創作大賞幻想組 首獎
繼《召喚師的馴獸日常》之後,最受矚目的療癒系輕奇幻力作!
魔法學園生活 ╳ 清新(?)主僕日常 ╳ 精彩幻想冒險

成為惡龍保母……僕人的條件:
☑忠誠 ☑任勞任怨 ☑隨傳隨到 ☑可愛……(O_O)?

★ 實體書限定收錄暖萌番外〈有惡龍陪伴的暑假還能好好過嗎?〉

「履行契約的時刻到了。」
「什麼?」
「從今以後,你就是我的僕人了。」

如果時間可以重來,希爾絕不會為了多賺點生活費而外出採藥草,
這樣他就不會失足跌入山洞,不幸喚醒了傳說中的惡龍,法洛。
他以為自己會被拆吃入腹,沒想到卻莫名與惡龍締結了主僕契約,
更慘的是,這隻惡龍居然還化為人形,成了他的同學兼室友!

「身為我忠誠的僕人,你必須稱呼我為『英明的法洛閣下』。」

自知無法違抗強大的龍族,希爾轉而努力扮演忠誠的僕(保)人(母),嚴防惡龍為禍。
例如讓出自己的床鋪,避免惡龍閣下睡不好,一個吐息就燒掉整個學校宿舍,
或經常送上新鮮蘋果汁給惡龍閣下享用,令其保持愉快的心情,
還有及時阻止惡龍閣下亂收其他同學當僕人──

「你這樣隨便找人當僕人是很不妥當的!」
「難道你不希望我有新的僕人?吃醋了嗎?」
「才不是!」

不過,與惡龍同居的日子讓希爾慢慢發現,
法洛雖然任性了點、傲嬌了些,又目中無人,卻似乎並不邪惡。
可契約的存在,讓希爾依舊過得膽戰心驚,不敢違抗法洛的意志,
畢竟人龍殊途(?),他們永遠只會是主僕……吧?
林落
耽溺在虛妄世界的腐系生物,
溫馴、內向,歡迎用愛溫柔撫摸。


繪者:高橋麵包
為了擁有吃不完的義大利麵所以踏上了成為魔法學徒的旅程,但是每次看到薯條又會陷入迷惘,於是決定在那之前先去修仙。

「不──」
坦頓山脈深處,一道淒厲悲慘的哀號在某個山洞裡迴盪。
希爾,帕米爾帝國魔法學院一年級生,人生目標是進入魔法公會擔任文職人員,安穩度過一生。但現在,這個目標受到了嚴峻的挑戰,正確地說,他根本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過今天。
希爾的運氣一向說不上好,尤其是今天特別差。在墜入山洞的那瞬間,他甚至覺得自己可能不是紅土大陸的子民了,否則光明神辛格里斯怎麼沒有庇佑他呢?
如果人生可以重來,他絕對不會為了多賺點生活費,而在假日外出採藥草,更不會為了收購價稍好的龍舌草獨自來到坦頓山脈。這麼一來,他就不會為了拔一株長在崖邊的龍舌草,一腳踩空跌進山洞。
洞口至底部的狹窄通道近乎垂直,深達數十公尺,希爾在跌落時無可避免地碰撞到岩壁,身上出現多處十分疼痛的擦傷。他只能屈膝並雙手抱頭,避免傷及要害,待落勢好不容易停止後,才發現自己陷入進退兩難的局面。
洞內幽深漆黑,只有斜上方遙遠的洞口處透出一絲微弱光線,照在希爾前方的地面,剛好夠他看清眼前那隻龐然巨物。在強烈的威壓之下,他的身體因恐懼而顫抖個不停,腦袋一片空白,頭皮發麻,連還在流血的手腳都顧不上。
面前的生物至少有十五公尺高,身軀密布堅硬的漆黑鱗片,巨大的蝠狀雙翼收在背上,末端如箭鏃般的尾巴輕輕拍打著地面,揚起一陣漫天煙塵,深紫色雙瞳正居高臨下盯著他,那露出尖銳利齒的嘴似乎正不懷好意地笑著。
龍!
在滅龍戰役後居然還有龍族存在!
希爾簡直快哭了。
他遇見了已經銷聲匿跡五百年的龍族,這到底該說是運氣好,還是運氣差?
即使自滅龍戰役後,就再也沒有龍族的消息,但過去流傳下來的書籍、繪本和吟遊詩人講述的冒險故事裡,仍將龍族的外型描繪得清清楚楚、栩栩如生,因此就算是三歲小孩也能一眼認出龍。
希爾原本以為,吟遊詩人為了吸引觀眾目光和得到打賞,肯定都把龍族的體型及威壓誇大了,他童年時還曾經做過打倒惡龍解救公主的美夢呢。可如今當一隻龍就在面前,他卻嚇得連站著的力氣都沒有,只能跌坐在地,那種震撼是無法形容的──不只是因為他才十六歲,還沒有太多歷練──那是一種人類無法匹敵的存在。希爾如今才真正體認到,能和龍族對抗的人類真的是勇者。
龍沒有開口,希爾卻聽見有個低沉的聲音在腦中響起:「是你把我喚醒的?」
「沒有!我沒有要喚醒你的意思!請繼續沉睡吧!」嚇壞的希爾試圖逃跑,但因為害怕而頓失力氣的手腳令他站都站不穩,顫抖著的嗓音比哭聲還難聽,連話都說不好,「我、我馬上離開!抱歉打擾了!再見!呃,不是,我的意思是最好不要再見面,我不會再來了──」
黑色巨龍瞧著手足無措的希爾,微微偏頭輕笑一聲,似乎饒有興味。
「愚蠢的人類,你以為憑你那不堪一擊的力量,能從我的面前逃走嗎?」
「不!不要吃我!」希爾腦中閃過《不可不知的惡龍劣跡》裡,關於龍族生吃活人的紀載,徬徨無措之下,只能在心裡無比虔誠地向光明神辛格里斯禱告,祈求仁慈的光明神庇佑他逃出巨龍的魔掌。
「無知的人類,你以為高貴的龍族會喜歡人類那一點也不美味的皮肉?」
「不會被吃掉嗎?真是太好了!」希爾高興得都要哭了。感謝光明神!
「能夠喚醒我,代表你一定有些特別的地方,讓我好好看看……咦?你是阿爾法特的後代?」
「傳說中的勇者阿爾法特?不是!不是吧?如果有那麼強大的祖先,我怎麼會淪落到被護幼院收養?而且我沒有任何成為劍士的天賦,入學測驗時,鬥氣值的測驗結果是很悲慘的零啊!」
在護幼院長大的希爾,當然不會知道自己的祖先是誰,不過他知道阿爾法特之所以被稱為勇者,是因為他和亞瑟國王一起除掉了狡詐的惡龍和邪惡的亡靈法師。
天曉得眼前這隻龍會不會想為牠的祖先報仇。本以為逃過死劫的希爾,又陷入愁雲慘霧。
「你當然是,你的血液已經告訴我了。」
「不不不不不!」希爾再度被嚇慘了,他好像看到巨龍舔了舔嘴唇。
若追溯至千年前,也許他身上的血脈真的與阿爾法特有那麼千萬分之一的關係,畢竟一千年來發生了什麼事,誰清楚呢?可阿爾法特除掉惡龍都是一千年前的事了,身為勇者後代沒獲得任何好處還罷了,他不想因為這種理由被一隻龍吃掉啊!
巨龍無視希爾的畏懼,用低沉的聲音緩慢且鄭重地說:「履行契約的時刻到了。」
「什麼?」希爾驚恐地發現,他的身體竟不受控制地飄浮起來,「放我下來!」
為什麼魔法學院裡沒有教過如何應付一隻龍?也沒有教過如何脫離龍族魔法的控制?希爾一邊拚命揮動手腳掙扎,一邊在心裡埋怨。
不過這也不能怪學校的教授們,畢竟五百年來無人見過真正的龍,何況強大的龍族也不是一個魔法學徒能應付的。
巨龍抬起一隻前肢,鋒利的爪尖射出一道絲線般的金黃色光芒,這道光彷彿有生命般,靈動地在希爾身上烙下一個又一個上古符文。
預想中的痛苦並未襲來,希爾只感覺身體暖洋洋的,彷彿每烙下一個符文,他就多了一分力量。流血不止的傷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止血、結痂、脫痂,皮膚很快光滑得看不出曾經有過傷口。
注意到傷口逐漸癒合,希爾慢慢放棄了抵抗。全身被修復、充滿力量的感覺很好,說不定巨龍真的沒有要傷害他的意思?
被烙印完畢後,希爾對龍族的害怕削弱許多,內心還莫名生出了一種親近感。他忍不住懷疑那些金色絲線有拉近雙方距離的效果,說不定是什麼裝熟的魔法?
金色絲線將希爾放回地面後便消失了,接著巨龍再次開口,將他拉回現實。
「阿爾法特,你的後代我就收下了!」
巨龍深紫色的眸子裡閃過一絲得意,希爾腦中的那個低沉嗓音宣示:「從今以後,你就是我的僕人了。」
聽了巨龍的主僕宣言,希爾只覺得莫名其妙,雖然仍畏懼著龍族,他還是忍不住發問:「那個,為什麼我是你的僕人?」
「你已經和我締結了主僕契約。」
「等等!契約不是必須雙方同意才能締結嗎?你沒有問過我的意願,這個契約是無效的!」
成為一隻龍的僕人?這是多麼荒謬!他不想把一生都奉獻給一隻龍!
「我和阿爾法特訂過契約,你是我應得的報酬。」
「什麼?」千年前的勇者阿爾法特和這隻龍立下了契約,還把後代作為報酬?這沒道理啊!史書裡的聖騎士阿爾法特是勇敢、機智、光明磊落的代名詞,怎麼可能是將後代抵押給龍的無良之人?
「契約已經生效,你可以看看自己的胸口。」
希爾趕緊扯開身上破爛的法袍,看向胸口處,發現左胸上有一個精緻的金色符文,正流轉著淡淡光芒。
他在書上看過,這是契約剛成立時的現象,代表這個契約是有效的,只要違反契約,他的心臟就會遭受程度不等的疼痛,甚至碎裂而死。
希爾先是捏了捏自己的大腿,結果痛得要命,並不是做夢,於是他也不知是哪來的膽子,撿起了腳邊的一顆小石頭,往巨龍的方向用力一丟,隨即感到胸口傳來撕心裂肺的劇痛。他痛得在地上打滾,趕緊默念光明神的祝禱文,疼痛卻沒有減輕的跡象,這才不得不面對現實──他成了一隻龍的僕人。
對於希爾一連串的舉動,巨龍只是微微瞇起眼眸,靜靜觀察著牠的僕人從否定、反抗到妥協之間的心理掙扎。
好不容易從疼痛脫離的希爾摀著胸口大口大口喘氣,開始思考自己為什麼會被一隻龍看上。
「你要吃我嗎?」
「人類最難吃。」
「你要我去採草藥嗎?」
「靠你這種會掉進山洞的身手?」
「你要我幫忙離開這個山洞?」
「我只是在這裡睡覺,誰說我被困住了?」
「你要我整理房間,不,整理山洞?」
「我不認為這個除了你和我之外沒有任何東西的山洞需要整理。」
「難道,你覺得我⋯⋯可愛?」這個問句讓希爾有些難以啟齒,但他從小到大確實曾被不少大人捏著臉頰說可愛。
巨龍沉默下來,希爾臉上一熱,有點尷尬,索性豁出去直接問:「你想要我做什麼?」
也許有什麼是人類才能做到的事?只要做完就可以自由了?希爾心存僥倖地想。
「我是個明理的主人,不會要求你做超出自身能力的事。」
「太好了!」
希爾雀躍不已,黑龍卻不悅地撇撇嘴。牠看起來像是會提出無理要求的龍嗎?
不過既然已經簽訂了主僕契約,有些規矩還是得說清楚。
「首先,身為我忠誠的僕人,你不能違抗我的意志,而且必須稱呼我為『英明的法洛閣下』,或者尊稱『您』。」
面對懸殊的實力差距,希爾即使內心不情願,還是配合地喚了一聲:「英明的法洛閣下。」
法洛點了點頭表示滿意,並用眼神示意希爾可以繼續發問。
「英明的法洛閣下,身為……呃,身為您忠誠的僕人,我怎麼知道您的意志是什麼?還有,違抗會發生什麼事?」接收到巨龍不善的目光,希爾趕緊討好地補了一句,「我只是問問,問問可以吧?」
「我忠誠的僕人,很高興你對我們的主僕關係有了認同,我很樂意教育你。我說的話、我想做的事就是我的意志,至於違抗的下場……」
法洛輕笑了下,續道:「你身上的咒紋會告訴你。」
希爾默然,再次後悔自己不該出門、不該來坦頓山脈、不該跌進這可惡的山洞,同時不死心地向光明神祈求,希望能擺脫主僕契約,他願意付出一切──雖然他窮得只剩十個銅幣。
「現在是什麼年代?」
「紅土曆一千七百九十二年。」
「已經過了一千年了啊!沒想到睡了這麼久。」
聞言,希爾瞪大眼睛,內心升起不安:「你說你……好吧,英明的法洛閣下,您在這個山洞裡沉睡了一千年?」在法洛不悅的注視下,希爾默默改為使用尊稱。
法洛點點頭。
一千年前和阿爾法特打過交道的龍──希爾記得歷史課本中有提及。
「您不會是……惡龍米格底里斯吧?」
「惡龍?原來忘恩負義的人類是這麼稱呼曾經給予恩惠的龍族!」法洛憤怒地高聲說,卻沒有否認,牠的聲音在山洞裡迴盪,震落了許多石塊。
希爾左閃右避,好不容易才沒被落下的石塊砸中,同時在內心崩潰吶喊。
天啊!中大獎了!
有什麼比和龍族簽訂主僕契約更可怕?
有!就是當那隻龍是傳說中的惡龍的時候!
希爾過去十六年所受到的驚嚇加起來,都沒有現在這一刻多。
為什麼千年前的惡龍會出現在他的面前?
為什麼已經被勇者除掉的惡龍還活著?
為什麼他會變成這隻惡龍的僕人?

在等待法洛息怒時,希爾絕望地回憶起在《不可不知的惡龍劣跡》一書中,讀到的關於惡龍法洛特摩斯頓‧ 米格底里斯的惡行。狡猾、奸詐、易怒、破壞村莊、襲擊王都、擄掠王族……
「我很想讓狡詐的亞瑟和阿爾法特得到教訓,但脆弱的人類顯然活不到千年後的現在。」
「是的,英明的法洛閣下,亞瑟國王和勇者阿爾法特已經逝世九百多年了。」希爾戰戰兢兢地說,深怕被惡龍遷怒。
希爾溫順的態度令法洛的心情平復不少,牠滿意地點點頭,對自己的僕人宣布:「我忠誠的僕人,我們就從今天開始遊歷紅土大陸吧!你英明的主人想看看千年後的世界有什麼改變,雖然帶著你很不方便,不過我允許你追隨我的腳步。」
「是的,英明的法洛閣下……」希爾反射性回答,但話剛說出口就發覺不對,趕緊大聲反對,「不行!」
「哦?看來你似乎想違抗我的意志?」
「不、不,請恕我不能陪您去遊歷,我必須回學校上課⋯⋯」
「學校?」
「是帕米爾帝國裡最難考取的帕米爾帝國學院,我目前就讀魔法學院的一年級,只要三年就可以畢業了!您先去遊歷,我畢業之後再去找您好嗎?」希爾用乞求的目光看著法洛,試圖激起惡龍那從沒被書本紀載過的同情心。
他心想,如果爭取到三年的時間,說不定惡龍在旅途中玩得開心,就會忘記在帕米爾還有個僕人,到時候他便自由了。
「魔法學院?我注意到了,你身上是有一些少得可憐的魔力,沒想到人類的魔法水準下降這麼多。」
「我才一年級。」希爾紅著臉反駁。雖然他的確是以最後一名的成績入學,可他的魔法資質依舊比一般平民好得多。
「好吧,那紅土大陸遊歷計畫的第一站,就決定是帕米爾帝國學院。」
「不會吧!您要去摧毀學校嗎?」
「為什麼要摧毀?遊歷當然是指遊玩和觀察。」
「您不會要這樣去吧?」希爾在心中哀號。天啊,他要帶著一隻十幾公尺高的龍去學校嗎?
聞言,法洛的眼中流露出鄙視:「我忠誠的僕人,你不會見識淺薄地以為,尊貴的龍族不會擬人術這種小把戲吧?」
說著,法洛龐大的身軀迅速縮小,黑色巨龍瞬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名看起來年紀和希爾差不多的少年。
少年比希爾高了半個頭,黑髮紫瞳,模樣俊美英挺,淡色薄唇掛著一抹高傲的微笑,說話的聲音和巨龍近似,不過多了幾分人味。
渾身散發自信的少年走到希爾身前,發現忠誠的僕人愣愣地盯著他瞧,於是戲謔地問:「你英明的主人好看嗎?」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