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2
  • 中國門窗:窗卷

  • ISBN13:9789863880936
  • 出版社:龍圖騰
  • 作者:莊裕光
  • 裝訂/頁數:軟精/344頁
  • 規格:26cm*19cm*2cm (高/寬/厚)
  • 版次:1
  • 出版日:2019/05/08
  • 中國圖書分類:中國建築
定  價:NT$900元
優惠價: 9810
可得紅利積點:24 點

庫存:2

商品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牖者,窗也。
在牆開孔稱牖,在屋頂開孔曰窗。
窗在建築中有著與門同樣重要的意義。千百年來,從早期不可開啟、功能單一的直欞窗,到規格較高的檻窗以及其他窗,不同時期不同地區的工匠們在社會生活中創造出了形態各異的窗,而且在把窗通風、採光功能做得盡可能完美的同時,還賦以它豐富的文化意義。
門窗雕刻,已成為室內外裝修、商店櫉窗陳列和展廳布置的重要元素。中國門窗,包含著太多技術、藝術和人文情愫。不同的地域,有不同的體系。一些精美的傳統門窗裝飾,已成為古玩家收藏的對象。

【本書特色】

1. 西南地域遼闊,本冊的品讀路線,跨越四川、重慶、湖南、雲南、貴州、廣西、海南等省、市、自治區。
2. 漢闕是珍貴的文化遺產,中國僅存三十餘座,絕大部分在四川境內。
3. 南方絲綢之路的起點在成都,通過雲南與東南亞各國進行商貿和宗教交流,因此西南地域內的佛教香火十分興旺。峨眉山是普賢菩薩的道場,被公認為佛教四大名山之一。
4. 四川又是道教發源地,青城山道教建築不求浮華,自然天成,忠實地表達了道家返璞歸真的哲理。
5. 都江堰水利工程,至今尚在造福人類,實為世界之奇蹟,它與峨眉山和樂山大佛已同時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入世界自然與文化遺產名錄。


戶牖源流
  戶牖,為古人對門窗的泛稱。戶者,門也。單扇稱戶,雙扇稱門。牖者,窗也。在牆開孔稱牖,在屋頂開孔曰窗。這個詞匯的出現,距今已有兩千多年,最早見於道家經典老子《道德經》:「埏埴為器,當其無,有器之用;鑿戶牖以為室,當其無,有室之用。故有之以為利,無之以為用。」這段文字,被國內外建築史學界廣泛引用,被認為是闡述建築空間最深刻的哲語。國際公認的現代建築大師弗蘭克•勞埃•萊特視為「座右銘」,將其懸掛在書房裡。為什麼如此重視此段經文?因為這段文字闡述了建造房屋的本意──使用由牆體圍合成的內部空間。如圍合的是沒有窗戶的牆壁(包含屋頂),那個空間是沒有陽光、不通空氣的黑洞,難以居住使用。
經過很多年的摸索,人們才明白了「鑿戶牖」方能「為室」這個道理,可見門窗在人類文明發展史上的重要性。
  我國歷代詩文也不乏對門窗的吟誦,天津古籍書店影印出版的《分類詞源》一書,匯集從先秦到清末古詩詞中詠誦與門窗有關的詩詞歌賦數百篇,其中,和門有關的達二百五十多篇,與窗有關的也有約一百三十篇。唐代賈島〈題李凝幽居〉詩中「鳥宿池邊樹,僧推月下門」或「鳥宿池邊樹,僧敲月下門」的爭論,引出了「推敲」一詞,成為詩壇典故。「閉門推出窗前月,投石擊破水中天」,被人們視為充滿智慧的文學遊戲,世代傳唱。
  門、窗最早的功能就是通道、通風和採光。大概從西周開始,磚瓦的出現,使建築脫離「茅茨土階」的簡陋狀態,合院式建築開始出現。春秋開始,建築已經基本定型,色彩和造型已成為封建等級的象徵。到戰國晚期,秦都咸陽集六國之精英,已建造得十分雄偉。只可惜項羽攻破咸陽後,一把火把秦都燒的精光,「大火三月不絕」,雄偉富麗的咸陽成一片廢墟。漢朝建立後,蕭何主持首都長安的建設,將宮殿建造的十分雄偉、瑰麗。劉邦擔心宮殿過分豪華會引起百姓反對。蕭何答曰:「天子四海為家,不
壯麗無以重威!」於是,當時長安城的規模,比同時期號稱最強大的羅馬帝國首都大好幾倍。長安城的城門不僅宏偉壯觀,而且按其方向或位置的重要性,還各有意蘊深刻的命名。
  隋唐繼承漢風,城市規模巨大,建築宏偉。在隋大興城基礎上,唐長安城城牆周邊有城門十三座,皇城內的太極宮、興慶宮、大明宮巍峨壯麗,堪稱中國歷史上最恢弘的建築,皇宮的門闕被看作是最能張揚皇家氣勢和威嚴的象徵。此外還有供市民居住的街坊一百零八個,每個街坊都有坊門,大坊四門,小坊二至三門。唐代不僅重視門的形象,還創造了公共空間入口的標志──烏頭門,成為後代牌坊的雛形。唐代民間的門窗在漢代的基礎上,又汲取兩晉以降北方少數民族帶到中原的一些影響,使直欞窗,板式門基本定型,成為後世認識唐代建築風格的典型特徵。
  宋代是我國建築由單個策劃走向標準化製作,可以成批生產的關鍵時期。北宋王安石變法時期留下的《營造法式》,是將作監李誡主持編制的房屋建造法規和標準圖。據史家評述,它是迄今為止全世界最早的建築法規。《營造法式》全書三百五十七篇,三千五百五十五條。它吸收了隋代工匠喻皓所著《木經》以及《唐六典》中關於規範制訂的經驗。其中,除第一、第二卷是總論外,從第三卷開始全面敘述了操作制度、用料標準、藝術品加工方法、用料標準等各方面;第二十六卷以後則是各類標準圖樣。全書多處提到門窗的種類、標準圖式和施工質量標準等可見古人對門窗的樣式、構造、工藝、技術極為重視。
  從宋代始,儒學創始人孔子的地位愈來愈高,直至其祠廟的修建,可參照帝王宮殿的形制,不僅可以用廡殿屋頂,還可使用黃色琉璃瓦。在孔子故鄉山東曲阜修建的孔廟,從南向入口起,沿中軸依次為聖時門、弘道門、大中門、同文門,然後進入大成門主祭祀區,一座座連續的大門充分彰顯出儒家氣派及儒學理念,不斷的強化孔子在人們心目中崇高的地位,使供奉大成至聖先師孔子的大成殿的位置無比突出。
  明、清北京城的城市格局,把中國傳統文化中「尊重自然」、「天人合一」的理念推到極至,其城門設計也極其講究,充分體現出中國的門不僅具有通行功能,還具有強化封建禮制的特殊作用。明代北京宮城部分的格局,繼承了明代南京皇城的布置。明末,北京陷於兵燹,城市遭到嚴重破壞。清代康雍乾時期開始修復,至清中期達到鼎盛,再現了《考工記》中「周王城,方九里,旁三門。國中九經九緯,經途九軌。左祖右社,前朝後市」的城市格局。而城門、宮門、院門的命名,則極盡「江山永固」、「天下太平」等寓意;沿北京城中軸,從南到北,以永定門為入口,寓意永遠安定;進入內城,首座大門名正陽門,寓意永遠面對太陽,光明正大;皇城的南面正門是承天門,清代改稱天安門,含「奉天承運」之意。故宮中軸線上的九座大門,層層遞進強化了皇宮的威嚴氣勢以及「江山一統」的權力意志。
  窗在建築中有著與門同樣重要的意義。千百年來,從早期不可開啟、功能單一的直欞窗,到規格較高的檻窗以及其他窗,不同時期不同地區的工匠們在社會生活中創造出了形態各異的窗,而且在把窗通風、採光功能做得盡可能完美的同時,還賦以它豐富的文化意義。門窗上的雕飾,多用以彰顯儒家提倡的「孝、悌、忠、信、禮、義、廉、恥」,道家追求的「上善若水,反璞歸真」和佛家主張「慈悲為懷,善惡有報」等哲理,成為對後生和不識字的人進行傳統教育的宣傳畫。門窗家家有,公共建築需要量更大。於是,門窗雕刻成為了一個專門行業,從設計、製作到安裝都有專業隊伍。歷代工匠在圖形設計和傳統文化的結合方面,充分發揮想像力,借助諧音、聯想、暗示等手法,把人們對未來的理想付諸造型圖案,形成了一套門窗雕刻的獨特藝術,如:五隻蝙蝠圍繞壽字或桃子稱為「五福捧壽」,用萬字和壽字(或桃子)組成連續圖案叫做「萬壽無疆」,用花瓶、鵪鶉、如意組合成圖寓意「平安如意」,用花瓶和月季花表示「四季平安」,用穀穗和花瓶隱寓「歲歲平安」,用松樹和白鶴祝願「松鶴延年」(長壽),用穀穗、蜜蜂、燈籠表示「五穀豐登」,用梅、蘭、竹、菊象徵「四君子」,用松、竹、梅寓意「歲寒三友」,用岳母刺字表示「精忠報國」,用王祥臥冰表示「孝敬父母」,用蘇武牧羊寓意「忠貞不屈」等等。門窗雕刻,
已成為室內外裝修、商店櫉窗陳列和展廳布置的重要元素。一些精美的傳統門窗裝飾,已成為古玩家收藏的對象。
  中國門窗,包含著太多技術、藝術和人文情愫。不同的地域,有不同的體系。宮廷建築門窗的莊重,江南園林建築門窗的玲瓏,嶺南建築門窗的細膩,川派建築門窗的淡雅和西北黃土高原門窗圖形的粗獷、千嬌百態、美侖美奐。為了把這些珍貴的文化遺產保留下來,介紹給讀者,本書的作者和攝影師們奔波於大江南北,長城內外,收集到能代表各地主要風格的門窗圖片數千幅。編輯們又進行精心編排、設計,組織了深入淺出的論述文字,歷時三年,終於將這部圖文並茂的中國門窗專著呈現在讀者面前。但願它能給建築、裝修設計、城建、美術、影視、歷史、文博、民俗界等。
專業人士及傳媒、廣告、設計行業的工作者們提供一些有用的資料。
以上是本書出版前我的感想,爰以代序。如有不當,望讀者指正。


西元二○○九年仲夏於城北雨鳴軒

前言
  窗為設在房屋頂上或壁上用以透光通風並供人張望的口子,大多有窗扇。作為建築內外的空間分隔,窗及閘構造基本相同,但窗不落地。窗子最初僅被作為通氣透光的設施,《論衡•別通》中說:「鑿窗啟牖,以助戶明也」。
  六朝唐宋以降多直欞窗,後來漸漸出現與隔扇相近的檻窗,窗開始同門一樣進入了越來越注重精巧的階段,甚至發展出比隔扇門形式還要豐富的各種窗式,如支摘窗、什錦窗等。
  由於裝修工藝水平的提高,窗格的式樣也日趨新穎,圖案傾向於較為複雜的花紋,單純用直線條、橫線條、方格子構成的已經很少。各種類型的窗戶,早期的大多是糊紙,講究的糊絹,清代中葉以後開始使用玻璃。
  窗在古代建築文化中顯得相當活躍,是一種獨具文化意蘊與審美魅力的重要建築配件。在中國傳統建築中,各種諸如木雕、石雕、磚雕、彩繪等裝飾手法的應用十分普遍,被靈活巧妙地裝飾在各個建築部位,而窗是承載這些裝飾的最為重要的介面之一。豐富的裝飾內容和題材,如日月星辰、江河湖海和各種植物、動物以及宗教故事、民間傳說等等,亦在窗中得到了充分的表現。中國古建築中窗的樣式和圖案的變化靈活豐富、千姿百態,窗飾與建築空間及周邊環境和諧而統一,成為營造空間氣氛、表達審美意趣、表現建築性格、體現建築民族特色的重要裝飾手段,不可或缺。
  與建築本身一樣,窗的發展也受到了中國傳統文化和審美的影響。作為中國傳統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窗對中國文化也有著不可磨滅的作用。這種作用不僅表現在其實用性、具象性、綜合性,更加在於它的高度形式性、意象性和符號化。窗包含了社會、宗教、倫理、歷史、民俗、審美等深層的文化內涵,傳載著中華民族對生活的一種不懈追求和美好願望。其精美絕倫的裝飾功能、對於空間的創造性、強調人與自然的和諧,以及借景寄情、意境創造等也給後人很多啟示。

前言
第一章 窗的形成和演變
  第一節、窗的形成
  第二節、窗的演變
第二章 不同地區和不同建築的窗
  第一節、不同地區的窗
  第二節、不同建築的窗
第三章 窗的不同樣式與構造
  第一節、直欞窗
  第二節、檻窗
  第三節、支摘窗
  第四節、什錦窗
  第五節、橫披窗
  第六節、空窗
  第七節、其它窗
第四章 窗與中國傳統文化
  第一節、窗與禮制思想
  第二節、窗與風水學說
  第三節、窗與民俗文化
  第四節、窗與古典文學
  第五節、窗與古代美學
圖版
小辭典
參考文獻
編後記


圖版目錄
第一部 不同地區和不同建築的窗
  不同地區的窗
    北方四合院窗
    晉中大院窗
    徽州地區窗
    江浙地區窗
    東南沿海地區窗
    贛南土樓窗
    雲貴地區窗
    湘西民居窗
    四川民居窗
    西北地區窗
    西藏地區窗
不同建築的窗
    宮殿窗
    寺觀窗
    民居窗
    園林窗
    塔窗
    窯洞窗
第二部 窗的不同樣式與構造
    直欞窗
    檻窗
    支摘窗
    什錦窗
    橫披窗
    固定花窗
    磚石窗
    空窗
    其它樣式窗
第三部 不同題材的窗飾
    幾何紋樣窗飾
    人物題材窗飾
    動物題材窗飾
    花卉題材窗飾
    博古寶器題材窗飾

第一章 窗的形成和演變

第一節 窗的形成

  窗在東漢許慎的《說文解字》中的解釋為:「通孔也,從穴,悤聲。」可見,窗字的古義明晰,即為通風之用。
  窗字古寫為囪,囪是開在屋頂上的窗,既可以透光,也可以出煙。《說文•囪部》有:「在牆曰牖,牖,穿壁以木為交窗也。在屋曰囪,屋在上者也。」屋頂之囪,如《禮記•月令》疏所載,是「復穴皆開其上取明」。
  牖,專指開在牆壁上的窗,今廢少用。牖的孔洞開得很小,《禮記•儒行》中有「蓬戶甕牖」之說,《淮南子•說山訓》有一段更形象的描述:「受光於隙,照一隅;受光於牖,照北壁;受光於戶,照室中無遺物。」又說:「十牖畢開,不若一戶之明也。」可見牖的面積非常小,十牖不若一戶。後來洞口開得大了,用木棒橫直在洞口作遮攔,名為「交窗」。
(插圖006-2 開在屋頂上的窗,可以透光,也可以出煙,洞口開得大些了,用木棒橫直在洞口作遮攔,名為「交窗」。)
  最早的窗是舊石器時代原始人居住的自然洞穴的洞口,它們既供人進出,也通氣排煙,還能採光增加洞內亮度,這些自然洞口既是門洞,也同時是窗洞。新石器時代的袋形豎穴,上部覆蓋著樹枝雜草製成的頂蓋,為了上下出入和通風採光,頂蓋一側留一缺口,這一缺口兼有門和窗的雙重功能,這可謂是人類歷史上第一次創造出來具真正意義上的窗了。當穴居逐漸發展為半穴居,進而演變成原始地面建築,圍護結構分化成牆體與屋蓋兩大部分時,出現了在固定的屋頂上開口用以通風排煙和採光的結構式樣,即「囪」。陝西西安半坡村的仰紹文化遺址上,中部塌落的草筋泥防水凸棱,可以證明頂部設有排煙通風孔「囪」。
  此外,當地出土的仰韶時期的有窗圓形陶屋模型上還可以看到,在圓形陶屋的入口處一側的屋蓋上,開有天窗,形狀是一個條形、兩端圓弧形的通孔。囪的樣式一直保持到商周時期,商周時期屋上的通風口,基本上保持半坡形式,囪及閘形成對流,排煙效果良好。
(插圖007-3 雲南出土的銅質干欄式建築模型,巨大坡頂解決了防水問題,在牆上開孔解決排煙通氣和採光的「牖」產生了(此模型藏於雲南省博物館)。)
  囪雖然解決了室內通風、排煙和採光的基本問題,但很難解決雨雪的侵襲。當原始的巢居和穴居建築的錐形屋頂逐漸演變成兩坡屋面時,在側面開孔來解決室內排煙排氣和採光照明需要的「牖」產生了。牖在很大程度上解決了防水問題,是中國古代通風技術的一個重大進步。
  囪在漫長的歲月中逐漸細化,演變成天窗和煙囪等形式,而牖也發展成簷下的通風窗和橫窗。隨著古代建築的發展和生活的需要,通風和採光的面積逐漸擴大,牆上的通風口越來越大,數量也越來越多,當門的一側或兩側出現了較大的採光通風口,這時真正意義上的窗也就出現了。到後來,窗與牖已沒有了太大的分別,以至漸漸通用了,在現存的許多古文獻中「窗」與「牖」是相通的。


第二節 窗的演變

  夏、商時期的建築遺址,門址可考,但窗已無據可考。窗的名字在周代的《考工記》中正式出現,周代的窗可從出土的青銅器上略見一斑,陝西扶風縣出土的西周中晚期的刖人守門鬲上,兩側與後面開有田字形的窗洞,窗洞與房屋牆面的比例很大,符合《周禮•考工記•匠人》:「四旁兩夾窗」,《注》:「窗助戶為明」的說法。這種窗洞從建築的屋頂、側面的高處下降到適合人在室內向外窺視的高度,也可讓人在室外向內窺視。這正符合《釋名•釋宮室》所說:「窗,聰也。於內窺外為聰明也。」這一時期的窗已從排煙通氣的屋蓋通孔,發展到根據室內需要加大建築室內的採光面,用擴大窗口的方法解決採光。
  先秦以前的門窗功能原始,可以想見其裝飾甚少,有的甚至沒有窗櫺。戰國時期的窗子通常裝直欞,也出現了斜格和瑣紋等較複雜的形式,還在窗外另加籠形格子,或在門窗內懸掛帷幕。山東臨淄郎家園出土的春秋時期漆器上有宮室圖案,門洞上面有斜網格的窗圖案,這是至今所見最早的斜紋窗櫺圖案。
  秦朝的官制建築高大,但門窗較小,功能不發達,窗的形式以橫窗、方窗為主,通風重於採光。漢代時,社會生產力得到復甦與發展,建築也發生很大進步。漢代的木造結構形式已經明顯地分出了兩個系統,一是樑柱梁柱式,一是穿斗式,兩者都具有「牆倒而屋不塌」的架構特點,圍護體不起承重作用,因而分間靈活,使得門窗的開設非常自由。漢代出土的畫像石、陶屋、陶樓等證據顯示,窗的樣式更加豐富。窗的形狀有長方形、方形、圓形,以長方形居多。漢時住宅,前面辟門,門側或閘上或山牆上辟窗,窗已不再是單一的通孔了,窗內出現窗櫺,窗櫺的圖案從先秦時期的斜網格紋,發展到有菱形重回紋、鋸齒紋、方網格紋、直欞、橫欞等多種幾何圖案紋飾,並在一處窗櫺圖案上出現三種幾何圖案。窗櫺以斜方格居多,少數為直欞,還有做成籠狀,扣於窗外。窗框也不只是一個簡單的框邊,而是採用有多層次線條對窗框進行裝飾。
(插圖007-1 漢代陶倉,上部有窗(此模型藏於陝西省博物院)。)
(插圖007-2 漢代陶樓示意圖。模型顯示了當時民居建築的結構。)
  直欞窗是不可開啟的固定窗,是在窗框間用稱為「欞」的豎向木條左右有間距地排列成行,這種窗的出現是建築門窗的一大進步,它不僅增大窗的面積,而且使窗洞變小,關堵不再是難題。「欞」橫向上下等距排列的,稱為臥欞窗。
(插圖008-2 漢代的陶樓,已經有完整成形的門和窗,窗的形式也開始向多樣化和裝飾方向發展(此模型藏於中國古代建築博物館)。)
  「欞」還可以交叉組成正方格及斜方格等的形式,造型要素以直線為主,構圖為幾何形,整體風格樸素簡潔、明朗大方。漢代的窗已從排煙、透氣、採光照明、內外窺視等功能,發展到了有裝飾性要求,用各種圖案的窗櫺來美化窗,進而美化建築了。漢時的窗上還不能裱糊紙張,雖紙在西漢已經發明,但用於窗戶還是幾百年後的事情。《後漢書•梁冀傳》有載:「窗牖皆有綺疏青瑣」。李賢注:「綺疏謂鏤為綺文。青瑣謂刻為瑣文而以青飾之也。」綺為織物,遮風透光。可見當時窗上多用織物,而且使用花紋作裝飾。窗有了遮擋,大大增強了房屋避風寒功能,加之漢代織物發達,裱糊窗上,實用而且美觀。
魏晉時期,直欞窗大量出現,許多住宅圍牆上設有成排的直欞窗。窗外形出現券形、方形等,且製作非常精細,有的窗四角處也被刻意雕琢,有放射狀或纓絡、金屬裝飾的紋樣。梁思成在《中國建築史》上寫道:「石窟壁上有開窗者,多作近似圓券形,外或飾以火焰或卷草。佛光寺塔及魏碑所刻屋宇,則有直欞窗。」魏晉士大夫的逃避現實、歸隱山林的隱逸觀,形成對自然景觀和人造景觀的迷戀,文人造園運動在此時風起雲湧,這使得窗的社會功能複雜起來。窗置身在景觀與屋內的交界處,起到了「隔」的效用,同時把人的視線由室內引向室外。窗上懸掛竹簾,由於窗與簾的若有若無的隔離,使得室內觀景朦朧有致,滿足了士大夫玄虛自許的心態。謝靈運在〈山居賦〉寫道:「羅層崖於戶裡,列鏡瀾於窗前。」謝朓在〈新治北窗和何從事詩〉中有云:「辟牖期清曠,開簾候風景。」或用借景,或作移景,將自然景觀羅列於門窗之前,使建築融合在景境之中,景色收納於戶牖之內,大大昇華了窗的美學意義。

(未完待續……)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