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9
定  價:NT$1280元
優惠價: 791011
可得紅利積點:30 點

庫存:9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積七十年人生歲月的體會,參悟人生的「虛幻相對」與「真實究竟」!
這是一本紙張好,設計好,文字好,選圖好,文編好,美編好,裝幀好,字體好……關於《紅樓夢》的夢幻專書!
特別收錄多幀〈康熙南巡圖〉拉頁,一窺清初風土人情,及士農工商的繁華盛景。

小說fiction這個字,原本就有虛構、想像與編造的涵義。
小說《紅樓夢》是作者虛構、自傳或索隱宮廷祕聞?
虛幻與真實的交錯,才是《紅樓夢》作者自身的經歷、家世的與他作品內容之間的關係。
馬以工的《石頭記的虛幻與真實:重讀紅樓夢》從曹家說起,接著介紹與考據《紅樓夢》版本,並論脂硯齋和各種隱喻及意象,兼及十二金釵、大觀園、太虛幻境、廿四節氣……等,以今追古,以古觀今,一探曹雪芹身處的時代與筆下的世界。她積七十年人生歲月的體會,參悟人生的「虛幻相對」與「真實究竟」,借《石頭記》抒發許多自己的見解,稱之為「馬批」。
馬以工「從心」之際,以《石頭記的虛幻與真實:重讀紅樓夢》來見證人世間的多彩與幻化,並分享長年來對《紅樓夢》的研究收藏及講學記述,同時對應時事塵寰人情,來印證曹雪芹的才學。
馬以工
歷任中華大學景觀建築系主任、行政院環保署環評會委員、台北市政府文化資產省議委員、文建會文化景觀審議委員會主任委員、監察委員等。
著有《我們只有一個地球》、《自然之美》、《自然保育》、《環境科學入門》等。曾獲第一屆、第二屆時報文學獎優勝,金鼎獎,吳三連文藝獎,十大傑出青年獎等。
前言
小說fiction這個字,原本就有虛構、想像與編造的涵義。
小說《紅樓夢》是作者虛構、自傳或索隱宮廷祕聞?
胡適提出《紅樓夢》可能是曹家自敘傳之前,清代早已有各種說法;如《紅樓夢》是順治帝與董鄂妃的故事,或反清復明的血淚史,甚而還有康熙末年諸皇子的奪嫡風波等多種。
歷年來學術界對全書的結構、思想、形象及藝術等,多有研究形成紅學,對曹雪芹的家世、創作動機、原稿面貌等等亦有些結果,以曹學或「探佚」為名。只是撰寫書的時間及所描寫的事物究竟為何,迄今仍是一謎。曹雪芹的生、卒日究竟是何年、何月、何日,以及他的親生父親究竟是曹顒、曹頫或其他曹家族人,皆沒有定論。
謎般的批書者脂硯齋,每每在書頁中留下了無數條評語,似對作者敘述的事件聽過、見過或經歷過,脂批雖似是在解釋虛構故事背後的真實,仍沒能讓讀者得到全書更清晰的面貌。
兩百年來吸引著人們好奇心的,不斷希冀解謎的,實是作者的撰寫風格,全書結構如三十一回脂批「草蛇灰線在千里之外」所述,佈滿機關線索,以一些讖詩謎語來吸引讀者,余國藩的《重讀石頭記》中認為,脂硯齋雖說「此書原係空虛幻設」但批語處處顯示,書中片段都是真實的複述,或真相的複製,作者與批者間存在著「在想像的世界中我們共享的真相」的默契,讀者似乎亦必須先有所知,才能與聞。
近年來更有不少人否決曹雪芹的著作權,提出吳梅村、洪昇等清初文人,才是紅樓夢的真正作者,使謎團更加渾沌。各門各派各說各話,但書中並非事事有本,人人有所影射,是解謎者須有的覺悟。書中某些人與事,與現實歷史中曹家的人與事,確有不少的契合,但一部好的小說,就算真的是自敘,也不至於將其家人、親戚與書中的主角個個對號入座。
書未完雪芹早逝,使《紅樓夢》留下怎麼也理不清事實的殘局,這種天殘地缺,更增加了紅學的弔詭,曠世大謎也只好留給後世讀者共同面對,這是一代代紅樓讀者的宿命。
虛幻與真實的交錯,才是《紅樓夢》作者自身的經歷、家世的與他作品內容之間的關係。
第一講 曹 家
從龍入關
皇帝近臣
南巡接駕
三代四世、江寧織造
鑲紅旗王妃
龍翰鳳藻、紅豆相思
曹寅、賈演
謎般的曹霑
蘇州李家

第二講 從程乙本說起
因悲劇勝出
兩頁消失的石頭神話
變調的還淚
結構性的改變
元妃的生與死

第三講 甲戌本
新月
風雅父子
胡適看甲戌本
三大抄本:甲戌本、己卯本、庚辰本
甲戌本凡例
甄士隱釋〈好了歌〉
脂批中罕見的冷淡
天香樓事

第四講 石 頭
三生石
巫峽石
姑蘇?金陵?
石頭城
西園、煦園
甄家
南直召禍

第五講 謎般的脂硯齋
脂批、石見、誰是脂硯齋?
畸笏叟
滿床笏
誰最可能是畸笏

第六講 十二金釵
書名《金陵十二釵》
脂硯齋看十二釵
琉璃世界、白雪紅梅
十二釵、四上四下
排序的玄機
十四
第十四個登場的金釵
飛鳥各投林

第七講 謎
一從二令三人木
製燈謎、悲讖語
暖香塢的春燈謎
薛小妹的未解謎
箏、爭、禛、禎

第八講 大觀園
隨園
江寧織造
蘇州織造府、拙政園、留園
後海、恭王府花園
清漪園、圓明園
山子野、山子張
理想世界
孫公園

第九講 太虛幻境

原點與終站
色色空空地
似夢非夢
北邙山

第十講 三春與三秋
元宵與中秋
煙消火滅的第一個元宵
省親――繁盛極致的第二個元宵
海棠社、菊花詩――齊備的三秋盛景
送別的元宵節――未完成的中秋詩
冷月葬花魂

第十一講 俗眼難測的神機
木石前盟
花木飄零
金木惡緣
金玉良姻
紅樓紀曆
虎兔相逢大夢歸
真實人物的生辰與八字

屠維作噩

第十二講 節氣
二分二至
冷香丸
芒種
灰琯、螢、七十二候
廿四番花信風
開到荼蘼花事了

附錄一:康熙南巡圖
附錄二:南巡圖第十、十一卷中的南京
附錄三:重要紅學家及著作
附錄四:與《紅樓夢》相關歷史人物
附錄五:與《紅樓夢》相關清皇室人物
附錄六:紅樓夢版本簡述

南巡接駕
皇帝駐蹕是曹家的殊榮,接駕造成的虧空是曹家的惡夢,導致日後曹頫被革職抄家。
康熙一生共南巡六次,最後四次分別在康熙三十八、四十二、四十四、四十六這四年,均由曹寅接駕並駐蹕江寧織造署。
《紅樓夢》第十六回,王熙鳳與老家人趙嬤嬤談太祖南巡是「倣舜巡」,可見在康熙之前從沒有皇帝做過這樣的事。書中敘述王、賈兩家先祖都曾辦過接駕,銀子花得跟淌海水似的罪過可惜。十六回前的脂批顯示,作者確是想借省親寫南巡。
接駕是曹家無比的光榮,皇帝還住在江寧織造署,更是鮮花著錦無以倫比,卻也是永遠的痛,因為接駕虧空的銀子,到曹寅死後都補不完,直接導致日後曹家被抄家。
書中賈府為迎接元春,賈赦督率匠人紮花燈煙火,使園內各處,帳舞蟠龍,簾飛彩鳳,金銀煥彩,珠寶爭輝。元妃見到「園中香煙繚繞,花彩繽紛,處處燈光相映…兩邊石欄上,皆系水晶玻璃各色風燈,點的如銀光雪浪;上面柳杏諸樹雖無花葉,然皆用通草綢綾紙絹依勢作成,粘於枝上的,每一株懸燈數盞;更兼池中荷荇鳧鷺之屬,亦皆系螺蚌羽毛之類作就…」離開前說了「…倘明歲天恩仍許歸省,萬不可如此奢華糜費了。」
康熙廿八年第二次南巡時為正月底,記載地方官要老百姓結綵歡迎,康熙事後曾下詔「頃在揚州,民間結彩盈衢,雖出自愛敬之誠,不無少損物力。其前途經過郡邑,宜悉停止。」第二次南巡盛況可從南巡圖上看出,確實處處張燈結綵。曹家所接駕的四次南巡,可能也做了龐大的人工春景,耗資萬千。
曹寅晚年已飽受南巡接駕及長期累積下債務之苦,康熙四十九年皇帝就在他所上「晴雨錄」上批「…虧空甚多,必要設法補完…千萬小心!小心!小心!小心!」次年皇帝仍在「晴雨錄」上追問補虧空情況,曹寅不得不上摺說明公債之數,竟已達五百廿餘萬兩。硃批提醒虧空太多,留心不要看輕。
這些虧空重擔噩夢到曹寅死前仍未了,甚而到李曹兩家被抄都未了結,這種家族從極度的富貴榮華到被抄家後一貧如洗的淪落,也不是一般人能夠經歷的。

三代四世江寧織造
曹家一門祖孫三代都被任命擔任同一要職,這個美談的背後竟是如此悲悽的情境。
清代在江南共有江寧、蘇州及杭州三處織造,江寧織造規模最大,負責龍袍等皇室使用的高貴織品。曹家三代做了四世的江寧織造,前後將近六十年,是作者引以自豪的家族歷史。
作者因而似在賣弄織品的獨門知識,第二十八回王熙鳳要賈寶玉幫忙寫禮單,禮品都是絲帛包括「大紅妝緞四十疋、蟒段四十疋、上用紗各色一百疋…」第四十回,賈母提到要拿什麼樣的絲或紗來用,描述軟煙羅、霞影紗及不斷頭卍字錦等特殊織品,顏色與質感都是聞所未聞。
曹璽死後曹寅並未立刻接下江寧織造,隔了九年還先做了兩年半的蘇州織造。曹寅死後不久,康熙特別讓曹寅獨子曹顒立刻繼任江寧織造,一門祖孫三代都擔任同一要職確屬美談。有關曹顒及他擔任織造的政績,並無太多資料留下,只知他字孚若、號連生,約生於康熙廿八年。大家對他的關心都集中在,究竟他是不是曹雪芹的父親。
康熙五十三年冬天,曹顒在北京述職時病逝,康熙竟在曹顒死後,為曹寅過繼他的四侄曹頫為子,並接任江寧織造。當時曹頫十分年輕,得以接任要職純粹是康熙的特殊恩典,為了使曹寅家兩代寡婦有人奉養。曹家三代四世江寧織造的殊榮,是在如此悲悽的情境下完成。
曹頫曾於康熙五十四年三月奏告皇帝,顒妻馬氏已懷胎七月,馬氏產期當在夏日,若是生了男孩,則他的兄長有後了。許多紅學家都認為此遺腹子,必得母親與祖母特別的溺愛,像極《紅樓夢》中的賈寶玉,因而推測雪芹生父就是曹顒,他就是曹天祐,也就是書中的賈寶玉。
曹頫生平為紅學家忽視,認為他不過是《紅樓夢》中的賈政,不少紅學家認為他可能是重要批書者畸笏叟,也有人認為他是雪芹生父。
雍正登基後,立即查抄蘇州織造李煦,曹家暫時倖免。雍正四年曹頫因織緞輕薄被罰俸,次年又因御用褂面落色再被罰,最後又被密告家人匿遁財產,終難逃被革職抄家的厄運,曹頫做了十二年又十個月江寧織造。
革職後的曹頫約為三十歲左右,他還被枷號及須賠償虧空銀兩,是曹家三代四世織造中最大起大落的,也是最具戲劇性的。亦有人以為《紅樓夢》初稿為曹頫所寫,繼而由其子雪芹併入了《風月寶鑑》稿,增刪修改完成全書,符合曹雪芹無論出生多早,都趕不上曹家最風光的時分。

鑲紅旗王妃
以曹家包衣的低下身分,能與皇親貴冑聯姻,是史無前例的殊榮。
曹家最大的恩典殊榮,當屬曹寅長女曹佳氏在康熙四十五年十一月,經康熙指婚嫁予平郡王納爾蘇,納爾蘇是努爾哈赤二子代善之後,平郡王是清初所封八個世襲罔替鐵帽子王之一,以曹家包衣的低下身分,與皇親貴冑聯姻,當時是史無前例的殊榮。
紅學家都同意,作者炫耀家族光榮歷史,元妃有曹佳氏的影子。嫁入王府的曹佳氏一共生了四個兒子,三個長大成人,長子福彭出生還驚動天聽,康熙四十七年七月十五,曹寅在給康熙的奏摺上寫到「臣接家信,知鑲紅旗王子已育世子…」
納爾蘇是皇十四子胤禎西征副將,雍正四年納爾蘇因故被罷爵,未滿十八歲的福彭繼任了平郡王。
平郡王府在北京城西規模非常大,目前王府仍有重要院落保存下來,做為學校使用。過去大宅都坐北朝南,因而平郡王府正面是小路新文化街,背面反而是寬闊的長安大街。
平郡王府與曹雪芹工作過的右翼宗學,或曹家奏摺上提過,有房產在北京的鮮魚口都很近,是構思《紅樓夢》的可能場域之一。

龍翰鳳藻、紅豆相思
康熙四十七年六月廿六卯時,愛新覺羅福彭誕生。
福彭十歲左右與胤禎嫡子弘明,被康熙接到宮中扶養,三、四年後乾隆才初次見到他的祖父康熙。
雍正即位後,福彭仍被留在宮中,並在雍正四年繼任平郡王。雍正六年,十九歲的福彭初次與十六歲的皇四子弘曆相見。
有些紅學家認為福彭為弘曆伴讀,據史料顯示雍正的皇子們都是六歲開始讀書,這時弘曆已娶妻生子,是否仍需伴讀?況貴為鐵帽子王亦不適合當伴讀。
雍正八年福彭奉詔代雍正往盛京修理皇陵前水道,雍正十一年四月,廿四歲的福彭進入軍機處。此處為雍正首創,因鄰近皇帝正寢朝夕處理皇帝親自交辦事項,並提供皇帝策略,是清朝權力的核心。福彭原來就是天潢貴胄、入軍機更貴為天子近臣,年紀輕輕就權傾一時。
同年八月福彭任定邊大將軍,率師討噶爾丹策零,臨行聲勢如日中天,等同皇太子的寶親王撰文送行「…知王之果可大用也,遂有定邊大將軍之命,而統西征之師…王器量寬宏,才德優良…而與言政事,則若貫驪珠而析鴻毛…」
弘曆即位前,將自己詩文輯為《樂善堂全集》一書,卷首有福彭作序,詩集中顯示,乾隆皇子時代獲增詩文最多的友人,就是福彭。
夏日炎炎時,弘曆有「夜臥聽雨」憶福彭長達二十八句的長詩…
芭蕉響滴殘夢醒,醒後悠悠動遠思。
思在龍堆連雪嶺,如心居士在軍營…
猶憶去年煙雨中,綠簑共泛滄波艇。
清宵蝶夢亦偶然,人生何必嘆浮梗。
借有好風吹送詩,知君應在三秋領。

秋日,弘曆又想起一年前的此時,福彭奉命西征,離別的一周年又是長詩:
徘徊倚石欄,閑望抒清吟。
卻憶昨年秋,令夕選知音…
撫景懷契闊,躊躇思不禁…
月明人盡望,壯士秋思沉。

冬日,弘曆也有思念福彭遠在苦寒邊塞:
暖閣薰爐刻漏移,閒情萬里憶相知,
高齋趣永三餘樂,絕塞風寒列戍悲。
約計凱旋應指日,欲緘書寄更無期,
難堪剪燭清吟夜,念到寒更毳幙時。

詩中弘曆稱福彭為如心居士,緣於雍正十一年春夏間,宮中曾舉辦歷時半年的法會,雍正親自宏揚佛法。經指引而證道者收為門徒,計十四人。其中王族包括皇弟允祿號愛月居士、允禮號自得居士、皇子弘曆號長春居士、弘晝號旭日居士、多羅郡王福彭號如心居士。
乾隆即位時,福彭正統兵烏蘇里雅蘇台為大將軍,被召回與允祿等共任總理大臣,地位等同宰相之尊。
高陽以「鳳藻」是宰相文筆,推測曹雪芹以元妃封鳳藻宮影射福彭。
不久福彭似退出權力核心,乾隆亦不再贈詩福彭。紅學家在極有限的史料中,推測是否福彭捲入乾隆四年時,胤礽子弘?的奪權紛爭中,導致失寵。
乾隆十三年福彭的名字才又見於史書:諭旨稱「平郡王宣力有年,恪勤素著。今聞患病薨逝,朕心深為軫悼。特遣大阿哥攜茶酒住奠,並輟朝二日。諡曰『敏』。」
對福彭研究甚深的紅學家高陽認為,乾隆並未親往奠祭顯示已無友情,但他忽略乾隆一朝因悼念亡者而輟朝不多,帝師朱軾得一日、嫡子永璉得七日、皇后富察氏得九日。乾隆第二任皇后被他貶以貴妃級的喪禮下葬,更遑論輟朝。他的皇叔不論受重用的允祿、親叔叔允禎,都沒有這種殊榮,重臣如張廷玉、鄂爾泰也沒有。但福彭死時,乾隆輟朝二日以為哀悼,對這個老友乾隆是懷念的。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