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 庫存:10
像大海一樣的觀想:海印三昧人生練習曲
  • 像大海一樣的觀想:海印三昧人生練習曲

  • 系列名:講佛經
  • ISBN13:9789869613873
  • 出版社:全佛文化
  • 作者:洪啟嵩
  • 裝訂/頁數:平裝/480頁
  • 規格:21cm*15cm*3cm (高/寬/厚)
  • 版次:1
  • 出版日:2019/03/29
  • 中國圖書分類:華嚴部
定  價:NT$540元
優惠價: 9486
單次購買10本以上8折
可得紅利積點:14 點

庫存:10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海印三昧是《華嚴經》的心髓,以大海的森羅萬象作成佛之道的妙喻。由賢首菩薩所宣說〈賢首品〉,顯現出一切華嚴經教的根本及修行的完整次第,因此被喻為「小華嚴經」,體現「華嚴之心、海印之髓」。
本書為洪啟嵩禪師針對〈賢首品〉進行深入的教授,以精闢的現代語言、生動實例,使讀者面對佛法不再仰之彌高、艱深隔閡,而能將《華嚴經》中種種三昧運用於生活之中。當一切妄想滅盡之際,虛妄不生,在究竟心澄中,萬象齊現。如同大海因風起浪,風止息之後,海水澄清,無相不現,圓證海印三昧!
地球禪者洪啟嵩,為國際知名禪學大師。年幼深感生死無常,十歲起參學各派禪法,尋求生命昇華超越之道。二十歲開始教授禪定,海內外從學者無數。
其一生修持、講學、著述不輟,足跡遍佈全球。除應邀於台灣政府機關及大學、企業講學,並應邀至美國哈佛大學、麻省理工學院、俄亥俄大學,中國北京、人民、清華大學,上海師範大學、復旦大學等世界知名學府演講。並於印度菩提伽耶、美國佛教會、麻州佛教會、大同雲岡石窟等地,講學及主持禪七。
畢生致力以禪推展人類普遍之覺性運動,開啟覺性地球,2009與2010年分別獲舊金山市政府、不丹王國頒發榮譽狀,於2018年完成歷時十七年籌備的史上最大佛畫—世紀大佛(166公尺X72.5公尺),在藝術成就上,被譽為「二十一世紀的米開朗基羅」,在修證成就上,被譽為「當代空海」,為集禪學、藝術與著述為一身之大家。
歷年來在大小乘禪法、顯密教禪法、南傳北傳禪法、教下與宗門禪法、漢藏佛學禪法等均有深入與系統講授。著有《禪觀秘要》等〈禪觀寶海〉系列及《密法總持》、《智慧成就拙火瑜伽》等〈密乘寶海〉系列,著述超過二百部。
■序
海印三昧的人生
《華嚴經》是一切眾生成佛的典範,是不退轉菩薩的皈命之處。
《華嚴經》直顯圓滿的佛果勝境,至究竟、至微妙;如果依本來不壞的信心,來信解如來的真實境界,並依普賢菩薩行持來修證者,終將成就毘盧遮那佛的莊嚴境界。所以《華嚴經》可說是以「佛境菩薩行」來做為我們信解、依皈、修證、成就的圓滿開示。而〈賢首品〉是整部《華嚴經》的縮影,它顯現出一切華嚴經教的根本及修行的完整次第,可以說是一部「小華嚴經」,體現了「華嚴之心,海印之髓」。
基於宿緣,《華嚴經》也一直是我修學佛法的力量與明燈。在就讀政大時,我在住處掛著:「惠能禪室」。這是作為從國中到高中時,一直陪伴著我的導師──六祖惠能的感恩。因為在當時,《六祖壇經》一直是我的床頭書,照亮指導我的人生,並解決我生命中的疑惑、難題。除此之外,在臥室中,我並貼上自題的對聯:「海印三昧境」、「如來清淨禪」,橫批是「金剛喻定」,這是我生生世世所修行的依止。
民國七十二年(一九八三)我入山閉關時,唯一攜帶的書只有《華嚴經》。一個人獨處在海拔一千多公尺的無人深山中,以《華嚴經》來印證及導引自己修行的境界並作為依止的根本。而當時經常是有了相應的修持境界之後,才在經典中看到相同的描述。
民國七十五年(一九八六),我出版了隨身版的《華嚴經》,當時這種版本的設計,無論在佛教界乃至出版界,都是開風氣之先,目的是希望讓人人隨時都能閱讀《華嚴經》。民國七十二年(一九八三)我譯成《白話華嚴經》近二百萬字,是史上首部《華嚴經》的白話完整語譯。二○○八年應宜春市政府之邀,於江西進行禪宗祖庭的規劃及考察,至廬山時,寺中的接待者聽說我譯成《白話華嚴經》,非常讚歎!特別安排前往參禮《華嚴經》的譯者覺賢三藏的舍利塔。此塔的地點在山上隱密處,並未對外開放。雖然我的白話翻譯本是實叉難陀所譯的八十卷《華嚴》,而佛陀跋陀羅(覺賢三藏)所譯者為六十卷《華嚴》,但不管如何,能有機會瞻禮,這個因緣實在不可思議!
曾有人問我,佛教史上誰曾證得海印三昧的境界?我認為李通玄和空海是兩位代表性的人物。李通玄著《華嚴經論》,清楚將海印三昧的內境完整表達,而空海大師則將密法以華嚴體現,在「即身成佛義」,他以:「重重帝網名即身」來展現密法的究竟成佛境界,可說是悟眼獨具。
〈賢首品〉是華嚴的心,《華嚴經》的心來自海印三昧。佛陀在講法的時候,會進入相應的特別三昧狀態。例如:佛陀在講說《法華經》時,先進入「無量義三昧」,所以《無量義經》就是法華三昧的前經;進入無量義三昧之後,才講說《法華經》,顯現法華三昧。而佛陀宣說《華嚴經》,則是顯現於「海印三昧」;海印三昧是法界體性的全體呈現;更從海印三昧開出十種三昧,來顯現完整的究竟法界實相。在〈賢首品〉中完整的顯現出這十種三昧的境界,總攝而稱之為:
一、圓明海印三昧門,二、華嚴妙行三昧門,三、因陀羅網三昧門,四、手出廣供三昧門,五、現諸法門三昧門,六、四攝攝生三昧門,七、俯同世間三昧門,八、毛光照益三昧門,九、主伴嚴麗三昧門,十、寂用無涯三昧門。
「海印」是一種譬喻。在法藏的《妄盡還源觀》中說:「言海印者,真如本覺也。妄盡心澄、萬象齊現。猶如大海因風起浪,若風止息,海水澄清,無象不現。」
什麼是海印三昧?就是真如本覺。當一切妄想滅盡之際,虛妄不生,在究竟心澄中,萬象齊現。這就如同大海因風起浪,風止息之後,海水澄清,無相不現,因此名為「海印三昧」。
智儼在《華嚴孔目章‧明性起章》中說:「起即不起,不起即是性起」;因此在實相的狀態中,遠離一切分別的菩提心,一切妄心不起,這就是性起。所以當一切虛妄不起,即是法界體性的生起,在究竟處,海印三昧宛然現成。分別妄想不起,即是性起,這個作用微妙不可思議。
所以,澄觀的《大方廣佛華嚴經隨疏演義鈔》中說:「澄波萬頃,晴天無雲,列宿星月,炳然齊現,無來無去,非有非無,不一不異,如來智海,識浪不生,心念根欲並在智中,如海含象。」這是顯示究竟的清淨之心,正如大海一般波浪澄淨,現前無雲空晴,所有的星宿、月亮等法界眾相,全部清楚的現前。如同大海明印一般無來無去,非有非無,不一不異。所以在如來的智慧大海,意識分別的心浪不會興起,澄明清淨,至明至淨,在無心當下頓現一切眾生的心念根欲。所以,一切心念根欲都包容在體性智慧當中,如同大海含容萬象,而畢竟空寂,這是海印三昧的如實狀態。
在修學《華嚴》的過程當中,我體認到《華嚴經》從來沒有離開過現前的法界;我們所存在的這個法界、乃至於每一個眾生,都是華藏世界海的示現,所以我們都活在《華嚴經》中,活在一大法界的無盡緣起。
就另一個意義而言,《華嚴經》就是法界中每一個眾生從初發心、勤修普賢行願、圓滿毘盧遮那佛果的修證記載。是每一個眾生孜孜矻矻於菩提大道的生命奮鬥史!所以,每一個發菩提心的人都是善財童子,也就是未來《華嚴經》中的主角:「毘盧遮那佛」。
法界就是現前的《華嚴經》,如果願意承擔,我們的一生就在實踐《華嚴經》,就是在圓滿普賢的行願。在這一剎那,我們可以現前的了悟華藏世界海,就是我們所安立的世界,其清淨與雜染,也就在一心當中了。此時,我們能夠澈見四周一切的國土與眾生,現前的證入華嚴法界,現前的示現圓滿佛果;這樣的感受庶幾相應於《華嚴經》中究竟的「海印三昧」了。
〈賢首品〉是《華嚴經》的核心展現,我十分歡喜能將這毘盧遮那佛的心要,呈現給每一位如同毘盧遮那佛的大家。更希望在未來的生生世世當中,能夠永不退轉的護持著《華嚴經》及如佛的有情大眾,祈願人人都能成就偉大的普賢行願,圓證海印三昧,成為究竟的毘盧遮那佛!
■序   海印三昧的人生
■第一篇  賢首品導讀
  佛境菩薩行的實踐
  法報化三身圓具
  毘盧遮那佛始成正覺
  境、行、果圓滿
  華嚴經是一部宇宙成佛奮鬥史
■第二篇  發菩提心與信樂功德
  淨行菩提心的功德
  信為道元功德母
  佛法的信心源於對法的如理思惟
  從淨信發起真實菩提心
  語言和文化的空性
  信於境界無執著
  慈愍度眾生  堅固大悲心
  以法威力獲十地十自在
■第三篇  華嚴十三昧門
  一、圓明海印三昧門
      行住坐臥鬆坦住三昧
      賢首品為華嚴之心
      自他身心總是法界佛
  二、華嚴妙行三昧門
  三、華嚴宗的修證核心:六相十玄門
      六相十玄
      略明因陀羅網三昧等八三昧門
        1 因陀羅網三昧門
        2 手出廣供三昧門
        3 現諸法門三昧門
        4 四攝攝生三昧門
        5 俯同世間三昧門
        6 毛光照益三昧門
        7 主伴嚴麗三昧門
        8 寂用無涯三昧門
      以體起用修十三昧
      不變於大覺隨緣於萬象
      三昧是把會妄動的拿掉
  四、因陀羅網三昧門之解證
  五、手出廣供三昧門之解證
      了悟空性普供諸佛
  六、現諸法門三昧門之解證
      牧心牛、覺意馬、繫心猿
      具足種種自在門度化眾生
  七、四攝攝生三昧門之解證
      華嚴法界無盡緣起
      禪定與三昧
      禪定境界的身心變化
      菩薩三昧以空性和悲心為基石
      四攝攝生三昧使眾生歡心受法
      菩薩攝十種清淨利行
  八、俯同世間三昧門之解證
      以禪觀和悲心具足世間眾技
      最深刻的生命自覺
      無明流轉的路徑
  九、毛光照益三昧門之解證
      身心安住實相是對眾生最大的助益
      光明隨緣起三昧為根本
      具智光明覺悟眾生
      一一法門成就一一光明
      無明寄處正是開悟之處
      見佛光明臨終救度
      賢首品實習之旅
      妙音光明鉅聲無響
      六根六塵清淨光明
      毛光照益三昧相應無量佛智
  十、主伴嚴麗三昧門之解證
  十一、寂用無涯三昧門之解證
        不動道場身遍十方
        從六根中入定,從六塵中出定
        海印三昧練習曲──放鬆都攝六根
          1 眼根
          2 耳根
          3 舌根
          4 身根及意根
        從出世間到入法界
        微密細行淨菩提
        自他雙泯法性空明
        自他互換,主伴圓融
        畢竟空故,三昧自在
        上與十方諸佛同一慈力,下與十方眾生同一悲仰
        不動道場    身遍十方
        諸佛愈加持愈空,不是愈有
        悲心智慧無邊應現
        佛境菩薩行的圓滿顯現
        「智慧的知識」與「知識的智慧」
        體性空寂,妙用無盡
        最深的智慧是慈悲,最深的慈悲是智慧
        寂用無涯福德自在
        海印萬物──究竟平等畢竟空
        海印三昧境‧如來清淨禪
■第四篇  賢首俱樂部
          緣起
          賢首語錄
          賢首問答
          課堂問答
          賢首心詩
■附錄
  附錄一:《華嚴經‧淨行品》原典及白話語譯
  附錄二:《華嚴經‧賢首品》原典及白話語譯

賢首品導讀
本書講授《華嚴經》中的〈賢首品〉。〈賢首品〉可以說是《華嚴經》境界的縮小版,它是海印三昧的濃縮,要掌握《華嚴經》海印三昧的精髓,可以從〈賢首品〉裡面體會。而《華嚴經》這麼龐大的一部經,授課的話可能要花費十年的時間,這在因緣上比較難實現,所以本書將代表整個《華嚴經》核心意旨的〈賢首品〉作深度教授,整部經典亦可參照拙著《白話華嚴經》。
在大乘佛教中,《華嚴經》占有極重要地位,例如《金剛頂瑜伽三十七尊出生義》內容、乃至建立整個《金剛頂經》的核心教義,許多研究者認為是來自《華嚴經》。而前述〈賢首品〉是《華嚴經》境界的縮小版,其牽涉到一個觀點,一個對《華嚴經》的觀點:傳統華嚴宗的觀點十分的複雜,當講到〈賢首品〉,他們多認為是信滿成佛義,也就是〈賢首品〉是十信位的圓滿,即十信圓滿之後可以作佛。華嚴宗認為十信、十住、十行、十迴向到十地等階位,每一個階位圓滿後都有不同層次的佛出現,這和印度佛教所傳十地圓滿後才證得佛果有所不同,所以三乘共同的佛以及大乘宗派的佛,在華嚴宗認為是不一樣的,天台宗也有這樣的看法。
對於這一點,我比較保留。我的看法是,佛始終一貫,並非「十信就能作佛或十地之後才能作,十信跟十地之後的成佛不一樣,小乘的佛跟大乘的佛不一樣。」我沒有這樣的看法,我認為佛是一貫的,佛就是佛,沒有別的。所以,〈賢首品〉不只是華嚴宗的十信宗位,它的意義不僅僅是十信滿成佛,這樣疊床架屋的結構性我不採用;我不用華嚴宗的觀點看待《華嚴經》,而是回到以《華嚴經》的架構來看待《華嚴經》,從經文本身來看待。
佛境菩薩行的實踐
    我對華嚴的宗教觀,就是所謂的「佛境菩薩行」,這是我體會整個華嚴教法,在宗教上的一個體悟。我在這邊提出:《華嚴經》是一切眾生的成佛典範,也是不退轉菩薩的皈命之處。宿世以來,我跟《華嚴經》有很深刻的緣分,年輕時在深山閉關,我只帶一部經典,就是《華嚴經》,這是我依止跟檢證的教典。
    《華嚴經》是在顯現佛果妙境,而所提出的佛果妙境,彰顯的不是釋迦牟尼佛,而是顯現出vairocana,就是毘盧遮那佛。毘盧遮那佛跟釋迦牟尼佛是什麼樣的關係?跟中國常見的盧舍那佛又有什麼關係?
    舊譯《華嚴》將vairocana翻譯為盧舍那佛,在新譯《華嚴》則稱為毘盧遮那佛。中國佛寺在諷誦讚頌時,總是敬稱:「清淨法身毘盧遮那佛,圓滿報身盧舍那佛,千百億化身釋迦牟尼佛。」這是我們習以為常的概念,即:法身是毘盧遮那佛、報身是盧舍那佛,化身則是釋迦牟尼佛。這是受天台宗影響的結果,是天台宗之言。有沒有道理呢?有道理!但是就整個華嚴理趣而言,會發覺到一個很特別的狀態,毘盧遮那佛跟盧舍那佛只是新、舊《華嚴》翻譯不同,他們應該是同一尊佛。這是什麼意思呢?就是在翻譯跟發展的過程中,有些依於同義或是異義所發展出來的詮解差別。
    想簡潔說明這個論點是有困難度的,這困難度來自整個佛法的系統是那樣的龐大,在解說上面是那樣的繁雜,一般通俗的解說是將之簡化,畢竟大眾很難接受「這個又是那個」、「那個又是這個」的複雜關係與概念。當用這種簡化概念再回頭去檢證佛典時,有時候會發覺出現問題。二千多年的佛法流傳系統本來就沒有辦法如此簡化,但是世間又需要單純易懂的概念,現在就是接著來處理這樣的問題。
    毘盧遮那佛跟盧舍那佛在有些佛典會分成兩尊,這是普遍存在這樣的表達方式,但有些地方又是同一個,這怎麼說?再者,毘盧遮那佛演化到密教成為大日如來,這兩個也是同一尊嗎?這又該怎麼解釋?由此才有人認為釋迦牟尼佛、盧舍那佛、毘盧遮那佛的境界不同,譬如說釋迦牟尼佛是三乘共佛,不是大乘的不共佛。
    佛教傳入中國的時候有它特別的因緣,因為是大小乘教法及經典同時陸續傳譯進來,造成中國佛教的僧侶、居士在學習經教時,必須為大乘、小乘的經教作排列、排比,故而發展出宗派的判教思想,這也是為什麼釋迦牟尼佛被稱為「八十老比丘」,同時也把聲聞二乘的佛拉矮拉低,說釋尊是化身,境界較低,盧舍那佛則較高,而毘盧遮那佛最高的說法,這種判教思想在華嚴宗、天台宗都有,尤其天台宗更加極致,因此釋迦牟尼佛才會變成「八十老比丘」。然而這是很怪異的,這樣的佛陀觀變得很奇特,甚至進而產生「我們的佛只有我們宗派有,你們沒有」,這就更詭異了,但這種情形其實在每一個宗派都會發生,所以華嚴有十佛,密教也說「法身佛普賢王如來只有我們有,其他人沒有。」這不是很奇怪嗎?
報化三身圓具
    我們回到《華嚴經》來看這三尊佛,首先,建議大家看經典先不要看注解,這些注解對理解經典有時候會是加分,有時候卻是減分,反而讓人愈來愈看不懂經典。《華嚴經》拿起來讀,其實是看得懂的,還有很多經典本身直接看就能明白,去看注解反而會看不懂。
    從《華嚴經》的經文綜攝來看,我發覺「盧舍那佛」跟「毘盧遮那佛」竟然只是翻譯的問題。釋迦牟尼佛和毘盧遮那佛的關係,經典裡面說,「毘盧遮那佛」在娑婆世界稱為「釋迦牟尼佛」,這是代表什麼意思?若不說明就不能發現其中很有意思。
    我們重新檢閱法、報、化三身:例如我現在站在這邊,假如我是佛的話,那我到底是法身、報身還是化身?因為肉身會生滅,這肉身的化身滅了,那法身在不在這裡?報身有沒有離開過?經此我們回看另外一種狀態,釋迦牟尼佛於兩千六百年前在印度示現降誕、出家、苦行、悟道的這個緣起,他證悟了什麼?他證悟了毘盧遮那佛。是他證悟了毘盧遮那佛,還是毘盧遮那佛給他證悟呢?這就有意思了!
    當釋迦牟尼佛證悟時,他是不是毘盧遮那佛?是的!所以說釋迦牟尼佛比另兩尊佛的位階較低,這是說不通的。釋迦牟尼成佛時證悟了毘盧遮那,在這邊示現的是這個肉身。為什麼示現這個肉身?以另一個觀念來看:法身遍滿一切處,無相、無形,請問眾生怎麼辦?眾生如何依止?如何歸信?因為法是法,眾生是眾生,眾生尚未起信時,這兩個是不同的。此外,如果這個世界只有初地以上的菩薩,沒有欲界眾生時,佛要用欲界身來示現嗎?如果這個世界全部是無色界的天人,五蘊中的「色」沒有了,只有受、想、行、識,沒有任何色相的存在,佛陀會以身相來示現嗎?
    佛陀的示現完全是緣起性的,他的實相不變,這叫做「千江有水千江月」,不論他示現壽命的長短,都不會限制佛陀法身。佛陀會示現什麼,是以世間因緣來決定,這世間的變化不會限制到他的法身,但他必然是要以這世界的狀態來示現。而這是「大悲」所現,是「首楞嚴三昧」賦予他這樣的狀態,是故他能夠在一切世間中示現。所以法、報、化三身的解說,是解說佛身的一個完整內容,並不會限制他是不是佛。
    我們聽的法都是誰講的?釋迦牟尼佛。有些人說:「佛陀講的法不算!」因為他是小乘,在日本就有這類說法,密教裡也有這種說法。日本日蓮宗的日蓮上人曾引用《法華經》來處理這樣的問題,他認為《法華經》的前面部分是化佛說,也就是釋迦牟尼佛說的,報身佛還沒有出現之前,化身佛說的算數,報身佛出現之後,報身佛說的算,化身佛說的不算了。而報身佛是誰?就是日蓮上人他自己。日蓮宗是現在日本發展很強力的宗派,但是在佛法內涵上,我對此有相當不同的意見。他們說釋迦牟尼佛是「八十老比丘」。
    藏密有時候也認為蓮花生大士超越釋迦牟尼佛,我認為這沒道理;他們的宗派祖師超越釋迦牟尼佛,這是沒道理的。又如對普賢王如來或金剛總持的看法也都同樣,其實這只是為了凸顯全然法身的概念,但是把法身的概念弄到世間去作高低評比時,就已經失去「無我」的原貌了。
    在我看來,釋迦牟尼佛在世間八十年的示現,自身就是一個圓滿。但是在世間的因緣中,他就是跟我們一樣生活的人,佛在世間示現為人,有肉身在,但是法身不滅。處裡這問題的時候,就有一個所謂「有漏五蘊」跟「無漏五蘊」的說法。有漏五蘊是他的色、受、想、行、識,那無漏五蘊是什麼?就是戒、定、慧、解脫、解脫知見,也就是五分法身。五分法身的發展到最後是以報身的形式來展現,依法成身;而法身是空性不可見,這是後來的法身觀。法身觀跟報身觀後來還有更複雜的發展,早期的法身觀是後來的報身觀,因為他是依法成身;所以大慈大悲成一個身,佛頂是一個身,佛眼又是一個身,金剛頂瑜伽三十七諸尊都是佛陀的定、慧、悲心所顯現諸身。基本上當你成佛時,瑜伽三十七尊就是你的慈悲、智慧、定力所現。
毘盧遮那佛始成正覺
    《華嚴經》的本義,在經文中清楚的顯示釋迦牟尼佛於成佛的時候,為了表現其超越性,在菩提樹下金剛菩提座上始成正覺,所以毘盧遮那始成正覺,從悉達多太子開悟成為毘盧遮那,他的心靈境界、他的全體法身境界就叫作vairocana。
    我曾經在紐約大覺寺主持禪十。在美國,佛教的信息相當多元,有藏密、南傳、漢傳、越南(屬於中國佛教的一支)、韓國、日本。那時有一位女居士問我,她說曾問過一位南傳法師什麼是毘盧遮那佛?法師直接說是太陽神。Vairocana是光明遍照,光明遍照怎麼具體說明?只能用譬喻方式,佛法是以譬喻得解,所以用太陽譬喻光明遍照,結果毘盧遮那佛卻變成太陽神。這都是因為無知,才有此曲解。
    有一位神父寫了大量研究佛教的書,他說什麼是涅槃?月亮。什麼是佛?月亮。所有佛法的名相都是月亮,可能十幾本書都在寫月亮。論文可以這樣寫嗎?可以啊!而且很容易,只要有相關的指涉,就可以蒐集引用以資證明;即使沒有相關證據,也可以證明有關係,這是隱喻,裡面只要有一個字跟月亮相關,就是佛法。
    世間學術的討論沒完沒了,就算可以找到強力的論證,論證也是虛妄,也無可奈何,大的論文題目多被寫完,要寫只有寫出獨特的創見。而說到創見,本來只有一分,他卻可以創見出一百分。
    以上這些都是屬於人間的生活,是世間的論證,非關出世間的解脫。
    那麼「毘盧遮那」是什麼意思?當悉達多太子在菩提樹下開悟成為毘盧遮那,他悟到了毘盧遮那,始成正覺,這是心性的現證。
    《華嚴經》裡面有一個很特別的隱喻。我帶團到印度禪旅,參禮藍毘尼園時,曾引用一篇很重要的經文〈入法界品〉,是善財童子五十三參裡的一部分,提供了很豐富的關於佛母摩耶夫人的資料。在〈入法界品〉中說,摩耶夫人修持的法門是一種三昧,這三昧是專門當佛陀的母親,所以她生生世世當佛的母親,不只是悉達多太子的母親而已,她要當一切佛的母親、一切毘盧遮那佛的母親。這就很有意思了!她修的三昧就是當法界中一切毘盧遮那佛的母親,把她的身體當作是佛的宮殿。這裡請各位注意,是「一切毘盧遮那佛」!毘盧遮那佛是實相的狀態,這種實相你證得了,你就是毘盧遮那佛。悉達多證得了,他生於釋迦族,所以被稱為「釋迦牟尼」,在實相上叫做毘盧遮那。
    每一個人都要成為毘盧遮那,《華嚴經》就是在闡明這個道理。
境、行、果圓滿
    整個《華嚴經》分為三個部分:境、行、果。經中首先標出一個目標,一個觀點,就是毘盧遮那佛,接著是毘盧遮那佛如何成就、如何顯現。
    毘盧遮那佛包括幾個部分,我簡單用佛、眾生、器世間這三個概括,而這些就是整個法界。這三個必然是完全統合在一起的,當毘盧遮那成佛時,一切眾生成佛,一切器世間成為淨土。
    《華嚴經》在一開始就標出這樣的狀態,他的互動是自我的互動,一切菩薩、天神、各個天界、一切眾生、一切主林神……等等各種境域的精神體,跟他完成了圓滿的對話,一切器世間跟他完成了圓滿的對話,整個法界就是摩訶毘盧遮那佛。佛達到這種境界,要經過深刻的內省,這種深刻的內省是在境界圓滿同時的當下就必須達成,當佛在菩提樹下打坐、圓滿境界的同時,透過這深刻的內省,他自我印證,這個自我印證就是「悟了」!自我印證在禪宗叫什麼?自印可;威音王佛前自印可。在密宗叫什麼?大灌頂。
    在《金剛頂瑜伽三十七尊出生義》中就可以看到行者開悟之後自我認證的過程。這自我認證過程確然就是如此,所以說自佛自加持。這灌頂是來自於外還是內?自我認證是自我的消融,在自我消融的徹悟過程中,他體證不可思議的圓滿境界,他看到──自成佛,一切眾生都是佛,一切外境都成為淨土。
    完全融攝為一之後,他開始展現出與一切法界的互動,從無上正等正覺開始轉化,這種智慧就開始顯現,顯現出佛跟佛的自我對話,這叫什麼?法身。完全的對話,所以心、佛、眾生三無差別,惟佛與佛乃能究竟了知。
    這是一佛或是多佛?哪有一佛,哪有多佛!非關時空,怎麼會有一、異?佛所住的世界為真如本性,無生滅變化、無煩惱擾亂,而有智慧之光,故稱常寂光土。這境界是純然的境界,勉強表達就是法身佛、常寂光土,這也是勉強說的。這時候是一種圓滿的內化,圓滿的超越,圓滿的境界,佛陀親自跟你我完全地、圓滿的對話,你我跟他完全無異,否則他怎麼成佛?你我的細胞、整個器世間也完全無異!他已經圓滿、已經超越分別,所以化解成最根本的本初,用另外一個名詞來比喻,就是無初的境界。所以佛陀法身所居的淨土是名「常寂光」。
    「常」者,不變。這不變不是在時空,時空一定變。「寂」者,是究竟之處,究竟的寂滅。「光」是什麼?寂滅光明,光明寂滅,這種境界實然不變,所以法身常寂光。這完全是自我的認證,這個自我認證之後就是金剛三昧、金剛喻定。在這剎那間,他把過去所有的因緣圓滿的淨化,完美的呈現出無始劫以來所有的經歷,這叫做一大法界無盡緣起,十方三世同時炳現,或說十方十世剎那現起。時空、自我完全消失了,這時候是什麼?就是海印三昧。透過海印三昧,世間的種種幻相才得到完整的淨化,鏡照無痕。如果沒有經過這樣翻轉,他本身是粗重隨業的,這是轉識成智的過程,業全部清淨了,這是圓滿報身,各種莊嚴、各種自受用大樂就出現了。
    報身又牽涉到兩種:自受用圓滿報身與他受用報身。法身常寂,無法起作用,但是佛陀自受用圓滿報身,是智慧、慈悲與過去生生世世一切功德所產生的一切受用,就在這時完全自受用。這是不共的,每一個如來雖有同樣的狀態,但因不同的因緣所起,所以不共。他受用報身是佛的一種報身示現,讓我們能少分得見,就像我們讀〈賢首品〉,就開始能見到佛的一分法身,這時候就受用了。其實這有多種的說法,系統很龐雜,有些說到十地初分法身,但其實沒那樣困難,就是你真正的見法,真正得初步的開悟。
    什麼是見到法身?就是開悟那一剎那看到了真實的空性,跟空性完全相應,無我無他,三輪體空,那一剎那跟法身得到了觸動。這時候,世間的一切困擾、種種外在的煩惱,都障礙不了那一顆活活潑潑的明珠之心啊!
    各位或有被煩惱烏雲遮住的時候,但是總會見得那一分的清淨光明,法身是這樣的狀態。若有這樣時時具有覺性的人,就跟報身佛完整的相連,因為他看到了這部分的法身。就像經典中說,我們見這世界是荊棘遍地、種種混亂,當時佛陀有些弟子想:佛陀怎麼在這種地方成佛呢?這裡真的是佛的淨土嗎?於是佛陀以足趾按地,剎那之間大地清淨無比,《楞嚴經》中說:「如我按指,海印發光,汝暫舉心,塵勞先起。」由此可知,到底什麼是淨、不淨?你能看到這一分,你就受用了報身。
    因為報身願力的行持只相應於見到空性的人,沒有普遍性,必須在特別條件裡才能相應,但是佛陀在海印三昧境顯現的時候,這海印三昧就開始顯現出無邊的幻化,這幻化跟什麼在一起?三昧耶,也就是願力,佛的大悲願力俱起。你過去發過什麼願,就會跟那樣的世界相應,度脫那樣的眾生。我倒是要恭喜各位,就我了解,各位都跟佛的三昧耶相應,而且是很親近的相應,不是只有「眾生都會成佛」這樣的概括說法。
    當這三昧耶、願力相應時,佛陀在哪裡顯現?釋迦牟尼佛成佛時不是在菩提樹下嗎?是啊!只是在菩提樹下嗎?
    釋迦牟尼佛成佛之後在七個地方,每一地在七天時間裡自受法樂。他以三昧耶現起,悲心現起了,有緣之處,他就一定顯現。各位,他顯現在你面前,你看得到嗎?或說你看不到就受不到他的加持嗎?沒有這回事!
    此刻我給大家一支最深刻、最直接的鑰匙,就是海印三昧的鑰匙。要記住、要記住、要記住這句話,這句話也是我不斷地跟修藥師法的人講的話:「藥師佛成佛的時候,必然看到大家俱成佛。」祂沒有看到大家成佛,必然沒辦法成佛,所以藥師佛十二大願的第一大願就是「生佛平等」,要大家都成佛。他現在成佛了,你如果把心打開,他就在你心中。同樣地,在海印三昧的境界裡面,人世間的因緣都障礙不了,如果因緣可以障礙,那一切都沒辦法了。唯一的障礙是什麼?就是你關閉他。當你的心整個徹底的了解─佛陀成佛的時候,祂看到我們都成佛了,就這麼清楚、這麼明白,這時候就會發覺到我們人生所有的事情真的障礙不了,生生死死、死死生生,真的是很小的事。
華嚴經是一部宇宙成佛奮鬥史
    一九八三年,我在台灣南投仁愛鄉別毛山上閉關,親見這個事的時候,我明白了,所以「全佛」就這樣出來了。「全佛」對我來講,永遠不是一句話、不是一個名詞、不是一個要修證的境界,這永遠是一個事實。這個事實本身是有動能、有力量、能圓滿;所以「全佛」這句話我提出了,法輪就轉動了。
    二○一六年,我在印度菩提伽耶立起「菩提伽耶覺性地球碑」,詮釋了三層法輪的轉動:第一層是核心祕義,就是佛菩薩的應許跟印可;第二層內義是佛教所有的教派開始在轉動,他們都在議論什麼是「覺性地球」;第三層外義是整個地球的文化界領袖跟世界領袖會開始討論,而且一定會認為這是他們的想法。不丹前總理吉美.廷禮就在德里三百五十萬人參與的世界文化節中,對五十個國家、全世界領袖(包括政治、文化,各界領袖的參與)發表演講,內容是覺性地球!可見這觀念已經、必然成為先驅者的內化觀念。
    胎藏界曼荼羅同樣在宇宙中不斷地、不斷地重述這件事。三層的法輪:第一個是中台八葉院,也就是諸佛共許、諸菩薩共持,五佛四菩薩這是最核心處,在菩提伽耶摩訶菩提寺的金剛座前,覺性地球碑矗立著,之後變成由摩訶菩提寺來立此碑,就展現這樣的緣。第二個是世界各國僧侶開始討論「覺性地球」,所以摩訶菩提寺是第二層法輪。但是各位!世間是一個很特別的狀態,真正熱鬧的絕不是核心,核心這裡發生事情時,宇宙寂然無聲,就像法身一樣;報身的話,就像海水的底層,表象看不到。但現在熱鬧的事即將產生,就是再往外一層,也就是一切諸佛菩薩的外在運轉,所有的教派、宗派,都得到覺性地球的概念。如同曼荼羅最外圍是外事,屬於世間的諸天,這代表什麼呢?代表現在世界一切外在的文化、經濟、宗教、政治等各方面的轉動,這一層轉起來就大了。現在是三百五十萬人在動了,所有的政治領袖聽了、講了以後,變成他們的東西。但這是誰的?這不是誰的,我不能承認是我的,我只要發起就好;如果有人說「這是我的」,那麼其他人就不會去推行了,若是「他們的」,就會有許多、許多人去推行。
    同時,這也是在處理什麼呢?心是第一個法輪,身跟境是第二個法輪,第三個是整個宇宙全部要轉動起來!而《華嚴經》是每一個生命在宇宙中奮鬥到成佛的圓滿歷史,它是一部法界的大劇本,以毘盧遮那佛為中心。毘盧遮那佛的出現,標示出一個狀態,再告訴你如何達到毘盧遮那佛的境界:十信、十住、十行、十迴向、十地、等覺、妙覺圓滿而成佛。
    歷史上那麼多人學佛、那麼多人讀《華嚴》、那麼多人在修證,為什麼不能成就?因為他們把《華嚴經》當作釋迦牟尼佛的經典,而不知道《華嚴經》是自己的。釋迦牟尼佛在幫你演一場宇宙大戲,你學會了,你自己當導演。這個境界是〈離世間品〉,之後接著要〈入世間品〉;毘盧遮那佛顯現後,再來是什麼?主角就是普賢菩薩,所有菩薩道就是普賢。普賢再下來是什麼?〈入法界品〉,如何行普賢道?必須以文殊為首,做什麼呢?發無上菩提心。文殊代表智慧,象徵是具智慧的抉擇,所以善財童子從文殊學習發無上菩提心。整個五十三參即是行普賢道,乃至最後成佛。
    「善財」就是實踐,是因位普賢、因位的毘盧遮那,普賢是道位的毘盧遮那,道位的善財是誰?我們就是善財,我們要學習成為善財。善財到任何地方只有一句話:「我已發無上菩提心,請聖者教我怎麼作!」
    五十三參代表一切參,代表一切的法門,代表我們生命中無量無數的一切經驗,必須匯整到無上菩提心。這裡面必須包括三個部分:第一是「大定」,每一個菩薩都教導他一個三昧「大定」;第二是「大智慧」,這三昧裡面一定有「大智慧」存在,否則不能成為幻化法門;第三個是一定要有「大慈悲」,因為沒有大慈悲,這三昧無法推動,只能夠自解脫、自我入滅。這是很明顯的,各位要把它當作珍寶,別把它當成外在的東西,不是!它是內在的。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