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3
定  價:NT$320元
優惠價: 79253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庫存:3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夏洛克•福爾摩斯(Sherlock Holmes),是十九世紀末的英國偵探小說家亞瑟•柯南•道爾,所塑造的一個諮詢偵探。
  柯南•道爾表示,福爾摩斯的靈感,是來自於他當見習醫師時的指導老師約瑟夫•貝爾醫師。他也認為貝爾醫師就是他書中所說的福爾摩斯。因為貝爾醫師平常就是喜歡從看來不相關的細微觀察中,以演繹法導出驚人的結論。在福爾摩斯的故事中,福爾摩斯就是一個才華橫溢,善於通過觀察與演繹法和司法科學來解決問題的人。
  福爾摩斯大多的故事,都是以約翰•H•華生醫師的角度敘述。被翻譯為五十七國的語言而廣為流傳,他受到世世代代的人們所喜愛,更是被譽為一個青少年成長中必讀的十大名著之一。
  但因為原作者柯南•道爾先生寫作向來隨性,完全不管時間,因此在他發表的福爾摩斯系列,毫無時間序可言,有時還故意模糊時間點,更添加了許多福爾摩斯的一些不良習慣。因此,我們重新把福爾摩斯系列按照時間序重新排列,把不適宜的、會引發不好學習的部份全部刪除,並以繪本的方式呈現出來,希望能給孩子們更好、更適合他們閱讀的福爾摩斯。
  名偵探福爾摩斯可說是一堂邏輯思維課,如果你想訓練自己或你孩子的邏輯思維與推理能力,提高個人的洞察力,我相信最好的辦法就是閱讀夏洛克•福爾摩斯,他將讓你受益匪淺。
英國的「偵探小說之父」,生於蘇格蘭愛丁堡。原本的職業為醫生,1886年因成功塑造了偵探人物──夏洛克•福爾摩斯,而將偵探小說推向了一個嶄新的時代。
福爾摩斯的魅力

貴族單身漢案 失蹤的新娘/10
重要的紙條/20
意外的客人/26 波希米亞的醜聞 神秘的貴客到訪/34
意料之外的婚禮/46
節目表演開始/52
福爾摩斯的挫敗/58
證券經紀人的書記員 推理天才的到訪/64
意外的高薪工作/70
不明白的企圖/76

博斯科姆比溪谷秘案
福爾摩斯的案件邀請/86
審判時的矛盾自述/92
犯案現場的足跡/102
無法公佈的真相/110

駝背人
夜訪華生/116
離奇的腳印/126
駝背的人/130
通敵賣友/136

海軍協定
一封老朋友的求救信/144
毫無進展的失竊案/152
福爾摩斯布局/162
消失的海軍協議/168

貴族單身漢案
 案件發生在一八八八年十月,也就在華生結婚前的幾個星期時,這是華生婚前最後一次接觸的案子,案件結束不久,華生就搬離貝克街與他妻子一同居住了。

失蹤的新娘
  在我快結婚的幾個星期前,一天下午,福爾摩斯收到一封看似非常高貴的信,於是,我很好奇的問了他。
  我說:「顯而易見,這是一位貴族寫來的,是吧?」
  「沒錯,華生,還是英國地位最高的貴族之一。但對我來說,我感興趣的是他的案情。你最近是不是把報紙的內容都看完了?」
  「是啊,最近我沒有別的事可做。」
  「那麼,你必然知道關於聖西蒙勳爵和他婚禮的消息吧?」
  「是的。」我說。
  「那很好,我手中這封信就是聖西蒙勳爵寫來的,我讀給你聽聽,他是這麼寫的。」
  我說:「現在已經三點,那麼一小時內他就會來了。」
  「華生,德維爾•聖西蒙勳爵,是巴爾莫拉爾公爵的次子,現年四十一歲,繼承了安茹王朝的血統。
  現在,你可否幫我翻一下報紙,看看報紙登載的內容寫了些什麼?」
  由於這事情發生不久,我一下子就把報紙上的報導找了出來。
  「福爾摩斯,幾周以前《晨郵報》的公告欄裡寫著:羅伯特•聖西蒙勳爵與美國阿洛伊修斯•多蘭先生的獨生女哈蒂•多蘭小姐,最近即將舉行婚禮。」
  「另一份《社交報》寫的更清楚,上面說:多蘭小姐是一位獨生女,她的嫁妝將大大超過六位數字,而聖西蒙勳爵除了菲薄的產業之外,一無所有。」
  「還有別的嗎?」福爾摩斯聽了這些無聊的八卦,打著呵欠問我。
  「有,《晨郵報》上還有另一條報導說:婚禮將在漢諾佛廣場的聖喬治大教堂舉行,一切從簡,新婚夫婦將在巴克沃特勳爵別墅歡度蜜月。這都是新娘失蹤以前的報導。」
  「這位小姐失蹤以前?她是在什麼時候失蹤的?請你把細節全說給我聽聽。」福爾摩斯驚訝的問我。
  「昨天晨報上有一篇《上流社會婚禮中的奇怪事件》,讓我讀給你聽聽。上面寫說:羅伯特•聖西蒙勳爵是前天上午在聖喬治大教堂舉行婚禮,除了雙方親人參加之外,別無他人參加。婚禮後,一行人即前往阿洛伊修斯•多蘭先生寓所,寓所裡早餐已經準備就緒。此時,一個姓名未詳的女子試圖強行闖入寓所,聲稱她有權向聖西蒙勳爵提出要求,所幸被管家攆走。當親友一起就座共進早餐時,新娘突然感到不適,就回到自己的房間去了,但卻從此消失。」
  「據她的女僕告知,新娘只到臥室逗留片刻,很快拿了一件長外套和一頂軟帽,就急急忙忙下樓到走廊去了。一個男僕也聲稱他有看到一個女子離開寓所,但不知道那就是他的女主人。阿洛伊修斯•多蘭先生在知道女兒失蹤後,就和新郎一起向警方聯繫。但直到昨天深夜,這位失蹤的小姐依然下落不明。據說警方拘留了那個最初引起糾紛的女人,認為她可能與新娘奇怪的失蹤有牽連。」
  「肇事的女人,名叫芙羅拉•米勒小姐,以前在阿利格羅當過芭蕾舞女演員,和新郎相識已有多年。就是這些了。」
  「看來這會是一件非常有趣的案子。」福爾摩斯說。
  這時,門鈴響了,我們高貴的委託人羅伯特•聖西蒙勳爵來了。他帶著一副金絲眼鏡,慢慢地走進房內,眼睛從左邊看到右邊。
  「你好,聖西蒙勳爵,這位是我的朋友和同事華生醫生。」福爾摩斯說。
  「福爾摩斯先生,這是一件叫我痛心疾首的事,我想,你也看過各報紙上的報導了吧?」
  「是的,我已經看了全部報導,我想我還是直接問你一些我要知道的事情吧!」
  「你請說。」
  「你第一次見到哈蒂•多蘭小姐是在什麼時候?」
  「是在一年以前的三藩市,當時我正在美國旅行。」
  「你們是在那時候訂的婚嗎?」
  「不是,我們當時只是有往來。」
  「她的父親很有錢嗎?他是怎樣發財的呢?」
  「相當有錢,據說幾年前,他挖到了金礦,於是投資開發,從此飛黃騰達成了暴發戶。」
  「你妻子的個性怎麼樣?」
  「她是一個頑皮姑娘,性格潑辣又任性,不受任何習俗的約束。她很性急、暴躁,但也很正直,任何不名譽的事情都是她所深惡痛絕的。」
  「你有她的照片嗎?」
  「有的。」聖西蒙勳爵打開懷錶,裡面就放著一張非常漂亮的女人照片,福爾摩斯仔細看完後,就還給了勳爵。
  「那麼,是你妻子來到倫敦後,你們又重敘舊情?」
  「是的,她和她父親來參加倫敦的一次活動時,我們數次碰面,因此締結了婚約。」
  「婚禮的前一天,你見過多蘭小姐嗎?」
  「見過,她還一直談著我們在未來的生活應當做些什麼,十分愉快。」
  「那麼,在結婚那天早上她也是很開心嗎?」
  「是的,高興極了。」
  「婚禮結束後,她依然沒有什麼變化嗎?」
  「老實說,婚禮結束後她的脾氣有些急躁,當時,我們從教堂要走出來時,她才剛走過前排座位,她手裡的花束就掉了,座位上的先生幫她把花束撿起來遞給她。我看這束花依然完好如初,但她卻似乎為這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而心煩意亂,實在令人可笑。」
  「這位先生有沒有可能是你妻子的朋友呢?」
  「不會,他只不過是一般群眾。」
  「那麼,你們回到寓所後,她做了什麼事?」
  「我看到她和她的女傭人在說話。」
  「她的女傭人是什麼人?」
  「她名叫艾麗絲,是從加利福尼亞和她一起來的一位美國人。」
  「喔,是她的一名心腹傭人。她和這位艾麗絲談了多久?」
  「幾分鐘。」
  「你沒有聽到她們說些什麼?」
  「當時我正在考慮一些別的事,只有隱約聽到什麼『強佔別人土地』的話,也不知道她指的是什麼。」
  「談過話後,她又做了些什麼事?」
  「她一個人到吃早餐的房間。等我們大家一起用早餐時,她講了幾句道歉的話,就離開房間,然後就消失了。」
  「據我瞭解,那位女傭人艾麗絲看到她的女主人出去了?」福爾摩斯說。
  「是的,之後還有人看到,她和現在被拘留的那個女人芙羅拉•米勒,一起走進海德公園。」
  「關於這位芙羅拉•米勒,我想知道你和她的關係。」福爾摩斯說。
 「我們已認識多年,關係友好,她過去常在阿利格羅,但當她聽說我要結婚的時候,給我寫過幾封可怕的信。老實說,我之所以這樣悄悄地舉行婚禮,也是怕了她。」
  「她到禮堂去大鬧時,你妻子是否知道?」

 

重要的紙條
  「不知道,這還真是謝天謝地。」
  「那麼,後來怎麼會有人見到你妻子和這個女人走在一起?」
  「據蘇格蘭場的雷斯垂德先生認為,應該是芙羅拉設下了某種圈套,把我妻子誘騙了出去,所以雷斯垂德先生認為這件事情很嚴重。」
  「這只是一種可能,你也是這樣想嗎?」
  「我並不覺得可能是這樣,因為我所認識的芙羅拉,是連隻螞蟻都不肯傷害的人。」
  「你們是不是坐在早餐桌上就可以看到窗戶外面的情況?」
  「是的,能夠看到馬路的另一邊和公園。」
  「那麼,我想問的已經都問完了,我以後會再跟你聯繫。」
  我們的委託人走了之後,雷斯垂德卻是渾身濕透,一副垂頭喪氣的樣子走了進來。
  福爾摩斯看著說:「雷斯垂德出了什麼事啦?看你怎麼把自己搞的這副模樣。」
  「我剛才在塞彭廷湖裡打撈,弄得自己渾身濕透,卻還是一點頭緒也沒有。」雷斯垂德說。
  「天哪,你在打撈什麼?」福爾摩斯問說。
  「我在尋找聖西蒙夫人的屍體。」
  福爾摩斯聽到這句話,仰身靠在椅子上,捧腹大笑了起來,說:「你撈到什麼東西了?」
  雷斯垂德這時打開他的提包,將浸了水的結婚禮服、白鞋以及一頂新娘的花冠和面紗,倒在了地板上,還拿出了一枚結婚戒指。
  「噢,這些東西是你從塞彭廷湖中打撈上來的?」福爾摩斯問說。
  「不是,這些東西是一個園丁在湖邊發現的,所以我才認為在旁邊塞彭廷湖裡打撈,或許能找到屍體。」
  福爾摩斯諷刺的說:「依照你的理論,每個人的屍體,都應該在他的衣櫥附近能找到。」
  雷斯垂德生氣地喊著說:「福爾摩斯先生,這些衣服確實給了我一些重要的線索。」
  「怎麼說?」
  雷斯垂德從衣服上的口袋拿出一張便條紙,扔到桌上,讓福爾摩斯看這上面寫的內容:
  接著就說:「我認為這就是芙羅拉•米勒簽署的便條,毫無疑問,是她把紙條塞給這位夫人,將她誘騙出去,讓她落入她的控制之中。」
  福爾摩斯笑著拿起那張紙條,卻一下子被這張紙條吸引住了,並很滿意地說:「這的確非常重要,而且極其重要。」
  雷斯垂德看到福爾摩斯看著紙條的模樣,卻很納悶的說:「福爾摩斯,你看反了,紙條背面才是她用鉛筆寫下的線索。」
  「喔,雷斯垂德,恰恰相反,這才是正面,這是一張旅館的帳單。」
  雷斯垂德說:「那上面我也看過。不過是寫著:十月四日,房間八先令,早飯二先令六便士,雞尾酒一先令,午飯二先令六便士,葡萄酒八便士。」
  「這難道有什麼問題嗎?」雷斯垂德說。
  福爾摩斯說:「你可能看不出什麼來,但它確實是十分重要的。」
  雷斯垂德看了我的同伴一眼,搖了搖頭說:「福爾摩斯先生,我不能在這裡浪費時間了,相信這次我會比你更早查個明白,再見了。」
  他剛一走出去,福爾摩斯就披上外套說:「我必須出去一趟,等我回來一起吃晚餐,華生。」
  到了七點左右,兩個點心鋪的夥計,送來了非常豐盛的晚餐擺在我們寒酸寓所的餐桌上,這是一個五人份的晚餐,想必待會兒會有客人過來。但到八點多福爾摩斯才一個人回來。
  福爾摩斯一進門,我便問他說:「你有客人要來嗎?」
  「是的,我只是奇怪,為什麼聖西蒙勳爵還沒有到?」
  福爾摩斯話還沒說完,樓梯上就傳來了急促的腳步聲,聖西蒙勳爵果真急忙的跑了進來。
  「你的信我收到了,福爾摩斯先生,你所說的話有確實的證據嗎?」聖西蒙勳爵氣喘吁吁的問。
  「我有相當充分的證據。」
  聖西蒙勳爵聽到後,用手指敲著桌子,十分氣憤的說:「這是一種羞辱,十分嚴重的羞辱啊!」懷特•梅森說道。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